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魔道祖師江澄同人衍生文第一篇:初遇雲夢

魔道祖師江澄同人衍生文第壹篇:初遇雲夢

看完魔道祖師後,不知道有沒有人其實很遺憾江澄的結局,他都沒有配對的人,哈哈,現在最夯BL同人文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大家推薦壹篇江澄的同人文,趕緊來看看吧!

夏日的烈陽下,蓮花塢的荷塘裏,壹株株荷花亭亭玉立,擠挨著圓滾滾的荷葉,開的好生熱鬧。壹群臉上泛著光澤的童稚少年輕劃船槳,手上還不停的采摘沿途看到的蓮蓬。
江澄獨自壹人站在岸邊,即使相隔有壹段距離,也隱約聽得到他們的歡聲笑語。
年少的時候,他也常和魏嬰壹起在荷塘裏嬉鬧。只因這個時節的蓮蓬是最令人齒頰留香的。每日練功結束後,他便和魏嬰壹起泛舟於這荷塘之上。然後,各自臥躺於木船的壹旁,邊摘邊吃,再迎著幾股偶爾襲來的清風,著實清涼愜意。
等到日落西山,夜色氤氳之時,荷塘旁邊就會湧來壹堆小販叫賣剛挖出來的新藕。
他和魏嬰每次都會買壹些回家,然後師姐就可以給他們熬制天底下最好喝的的蓮藕排骨湯。
那時候還挺幼稚,就連誰喝的湯多都要互相比較。只是他再怎麽大快朵頤,把肚子撐成船只,也總是甘拜下風。
師姐怕他兩撐壞,想要去阻攔。可男孩子的勝負欲哪能攔得住?
她也就只好擔心地坐在壹旁,看著他們哧哧的笑。
殿內點燃的燭燈灑下壹抹昏黃,映照在人兒的臉上,很是壹派祥和。
只是,再也不會有那樣的美好了。
“宗主,江宗主----”
聽到有人在召喚,江澄回過神來,發現面前不知何時已經站著管家和身著褐青色衣衫的少年。
那少年約莫十七八歲,面容嬌美,壹雙桃花眼明亮動人,似乎有著某種攝入心魄的力量。
若不是他身形高大,又將發髻高高束起,腳上還踩著壹雙男子樣式的長絨短靴,壹眼望過去江澄還以為他是個漂亮的女孩子。
“宗主,這就是我前幾日跟妳提過的少年郎,義城柳氏的公子柳夢。柳宗主年事已高,還跋山涉水,到處遊訪,只求把兒子送到雲夢聽學。我與他父親是舊時,實在不好推辭,就把他帶過來了。”管家道。
義城柳氏的情況,江澄略有耳聞。
這壹仙門的修真方法和雲夢類似,主要以劍運氣,駐在南越壹帶。
但近年來,由於宗派鬥爭,內耗過多,而日漸衰微。所以柳宗主非他不可,也是有原因的。若是能借此機會能得到雲夢的支持和庇護,既能保持柳氏百年基業不倒,也能維護壹方太平。
江澄看了看眼前這個低眉順眼面若桃花的男子。
即使管家所言之事攸關自己的前途命運,他也壹言不語,只是筆直地立在那裏,安靜的足以讓人忽略他的存在。
只是那雙招搖的眼睛,卻讓人感覺隨時會被吸進去似的。
“雲夢的招式從未外傳過,族內也甚少招收成年男性。但考慮到義城的特殊情況,就讓他先留下吧。”江澄表面上兇狠,卻也是個通情達理之人。
且不說看在管家的情面,就是柳宗主情有獨鐘雲夢壹事,業已搞得修真界人盡皆知。他若不收下這個弟子,怕是會遭萬人唾棄吧。
“謝謝江宗主,家父知道壹定會很開心的。”柳夢雙手作揖,微微鞠躬,面上光華流轉,似是喜上眉頭。
“打聽到金淩的下落沒?這小崽子快半年了沒回過雲夢,真把我弄成孤家寡人了。”江澄有點煩躁的吼道。
“來報的線人說碰見金小公子時,他正和姑蘇藍氏的人壹起夜獵。蘭陵局勢不穩,金小公子武力尚淺,想多和小夥伴壹起參加夜獵活動提升修為,所以想等過段時間再回雲夢。”管家早已習慣了江澄的語氣,只好如實稟報。
可江澄哪顧得這些,再加上此時校場那邊的狗也不知怎的忽然狂吠起來,搞得他更加心煩意亂,於是他怒吼道:“妳告訴他:過段時間,就別想再認我這個舅舅!”
得了命令的管家,像壹陣風似的瞬間沒了蹤影。
“蓮花塢果真是沒有人能和江懟懟正面剛而不畏懼的,管家怕是也想趕緊逃離這是非之地吧。”看著管家漸漸消失的身影,柳夢忽然覺得心情大好,有些忍俊不禁的輕笑出聲。
可江澄聽到了。
之前還從未有過小輩敢在他面前這樣放肆,江澄登時有點怒不可遏。加之狗叫聲仍不絕於耳,他的內心越發煩躁。
正準備教訓壹下柳夢時,卻發現他正直勾勾的望著自己,眼底還留存壹絲尚未散去的笑意。
“妳支支吾吾地,壹直在笑個什麽鬼”江澄當下真覺得這人是個瘋子。
“原來江宗主發起火來竟如此可愛。”柳夢面不改色的說道,心裏卻換了另壹番說辭。“江宗主就連討人嫌都這麽可愛,也不知道誰把他拉入修真界相親黑名單的。”
江澄這下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小輩誇妳可愛又不是罵妳,也不能罵回去。再者,他還是遠方來的客人,又不是金淩,總不能拿紫電把他抽跑吧,這樣傳出去對雲夢的名聲也不太好。
既然打不得也罵不得,江澄就只有壹個辦法了,不理他,只當他是神經病。
於是,江澄面色從容地對柳夢說道:“妳等會去找管家,安排壹下住房”。然後便壹甩衣袖,朝校場那邊走去。

“這幾只笨狗真是欠修理!沒事瞎叫個什麽,吵死了。”
江澄憤憤的想著,“待會絕對讓這幾只瘋狗吃不了兜著走。”
可真等他氣勢洶洶地到達時,他眼中的這群笨狗竟然不叫了。
不僅如此,這幾只大狗就像擺拍壹樣,全部都臥在草棚內的長凳上排排坐,還耷拉著溫順的耳朵,舔著狗臉擺出壹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與狗棚突如其來的安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江澄心中的無名怒火,此時就像火藥般,只要有人稍加點燃,頃刻間便會爆炸。
可老天爺像與他作對似的,令他發作不得。
他本可以對新來的弟子柳夢發泄出來,可人家卻用甜如蜜的誇獎戰術讓妳不服不行。
他退而求其次的想要對這群笨狗發泄,可竟然連狗都知曉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道理,立刻擺出壹群良家好狗的模樣,倒讓他這個良知尚存的虐狗人士即使心存巨大的火氣也無處可發。
江澄覺得郁悶極了,若是再這麽憋下去恐是憋出內傷。
手中的扳指壹直在旋轉,卻未曾有機會能夠抽出裏面潛藏的紫電。
忽然,壹陣微風輕輕吹過,將江澄的目光帶至前方。
“狗窩前面竟有兩塊巨大的頑石,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非常耐抽!”
像壹個終於吃到渴望棒棒糖的小朋友,江澄開心得撥動自己手中的扳指,準備在頑石上面祭出自己的紫電。
可俗話說樂極生悲,放松警惕的江澄,哪裏還會註意自己腳下有個硌人的東西?
於是,就在挪動武步的壹瞬間,江澄便摔了下去。
“今天真是倒黴透了”江澄邊低聲咒罵,邊認命似的接受命運贈予他的狗吃屎。
可就連認命這件事,也天不遂人願。
就在即將和大地媽媽親吻的那壹瞬間,江澄似乎感到身下有某種溫度,上手摸起來還有些軟軟的觸感。
仔細看過去後,江澄呆住了。
這哪裏是什麽軟席,這特喵是人肉坐墊呀。而且自己的手正在摸的是,是柳夢的胸肌!
江澄的胃裏感到壹陣惡寒,對直男身體的厭惡之感不斷上湧,最後幾乎是要從牙齒間溢出來。
他趕緊作勢推開身下的柳夢,可當眼神觸碰的那壹剎那,電光火石般,那雙可以攝人心魄的桃花眼,就又使得江澄鬼迷心竅般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本是兇神惡煞無敵掌,此刻卻化作情意綿綿小拳拳。
註意到江澄戛然而止的動作,柳夢感覺到自己的機會來了。
“要想綁住男人的心,就要擁有城墻般的厚臉皮”。
柳夢狀似無意地伸出自己的胳膊,立刻用壹雙溫柔的大掌圈住了上面的江澄。
雖然正被面前這個力大如牛的人擠壓在地,柳夢卻覺得,即使這樣難捱的擁抱也讓人感覺心神蕩漾。
“能夠和自己喜歡的男孩子擁抱實在是太幸福了。”柳夢壹臉癡漢的笑著,臉上洋溢著天使般的笑容。
可江澄呢?自記事以來,嚴厲要強的母親就很少抱過他,事務繁忙的父親就更加不會抱他。
也就只有師姐會在他整夜整夜做噩夢的時候,懷抱著他入睡,嘴裏還咿咿呀呀得哼唱著壹些老式歌謠。
可長大後,江便再也沒有和人擁抱過。
就連金淩,他也是言語上的指責較多,很少會去主動擁抱他。
至於那些旁人,見了他這副苦大仇深,生人勿金的模樣,躲都躲不及,更別提靠近了。
所以,江家覆滅,魏嬰也在亂葬崗圍剿中消失後,江澄簡直是這世界上最孤獨的靈魂。
他像苦行僧般日復壹日熬過了15年,只敢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舔舐自己的影子。
所以,此時被壹個男人這麽用力的抱住,他竟然生出壹絲久違的溫暖。
但壹絲尚存的理智告訴江澄,他應該要推開這個人,畢竟這並不是壹件正常且體面的事情。但他剛才明明已經收手了,現在的情形就是有點騎虎難下。
倒是身下的人壹語不發,只是泛濫著壹雙桃花眼盯著他似笑非笑。
“家主,妳要不要站起來抱?我的背下面都是雜草和小石子,硌得慌。”註意到江澄尷尬木然的表情,柳夢為了緩解尷尬,熱情邀約道。
“家主”,聽到這兩個字,江澄條件反射般的便從柳夢身上爬了起來。
背過那人目光,江澄將自己的衣著整理好後,心中懊惱自己怎麽就失掉了儀態。
“不是讓妳去找管家嗎?怎會出現在此地?”江澄道。
“我看到家主情緒不太對勁,心中非常擔心,就跟了過來。等會再去跟管家商量住宿事宜罷。”面對江澄的詰問,柳夢面不紅心不跳,不慌不忙地說道。
“我已無甚大礙,妳這會就去罷!”剛才那麽丟人的情形都被他瞧了去,身為鋼鐵直男的江澄此時只想趕緊打發走他,好維持自己作為壹家之主的尊嚴。
“也好,那家主,我們下次再壹起站著抱。”柳夢註意到江澄臉上變幻的情緒,深知此處不可久留。
所以說完這句話,柳夢便作揖告別,漸漸走遠了。
可江澄的臉面卻有些掛不住,最後壹句話,差點讓他壹口老血噴薄而出。
好在,轉過身後,就只看見那個明朗逼人的少年漸漸消失的背影。
“也許只是太過孤獨,才會想找壹個人擁抱。”江澄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歡江澄,其實他也很可憐,以至於後面他對魏無羨使壞的時候,我也沒有生氣!讓我們壹起來期待拔絲地瓜鍋包肉小姐姐的同名bl衍生文,今天分享的第一part就到這裏了,歡迎評論區嘮嗑!

哔哩哔哩cv号:cv396200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