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魔道祖師江澄同人衍生文第二篇:總會找到對的人,只是時間不確定

魔道祖師江澄同人衍生文第二篇

看完魔道祖師後,不知道有沒有人其實很遺憾江澄的結局,他都沒有配對的人,哈哈,現在最夯BL同人文推薦分享網的小編就給大家推薦江澄的同人文第二章,那個人總有壹天會來到,小編也相信著,趕緊來看看吧!

每日吃過晚飯,管家都會例行向江澄匯報家中情況。可今日江澄覺得勞累萬分,心情也七上八下的壹直在吊著。所以他早早地便在書房等候管家的到來,等把壹切處理完成後便可拉卷珠簾臥床休息,以免夜長夢多。可奇怪的是,他左等右等都沒有看見管家的人影。江澄自知早已不是什麼精力旺盛的少年郎了,哪裏能熬得住這漫漫長夜?所以不壹會兒便控制不住睡意,伏案睡了過去。

管家到來的時候已經是亥時。習武之人的警覺性還是很高的,所以即使在睡夢中江澄還是隱隱約約地聽到有人敲門,心中知曉是管家,便立即睜開惺忪的睡眼走到門口。可令他感到詫異的是,房門外站著的竟還有壹個人。
“家主,今日府邸無甚重要之事,眾弟子如往常壹樣練功刻苦。只是,有壹件略為棘手之事。”管家眉頭微皺,似乎對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有些為難。“別支支吾吾,快說!”江澄選擇性的忽視掉管家旁邊的那雙眼睛。
“老奴四下尋遍了,也沒有為柳公子找到合適的住所。本想安排他和其他弟子勉強擠壹間房,可我剛剛帶柳公子去了江流的宿舍。他壹番巡視之後死活都不肯住。這可急壞我了,總不能讓初來乍到的客人住柴房吧?”管家的語氣看上去十分焦灼。“妳為什麼不願意跟其他弟子壹起住?”江澄聽罷,只好詢問旁邊這位“挑剔的當事人”。
“家主,並非是我不願。而是雲夢的宿舍裏只有壹張床。我本是南方人,本就比較抗拒和不熟識的陌生人壹同居住,更別提還要睡壹間房。所以才…..”柳夢委屈的說道。他的語氣十分真切,眼睛裏似乎隨時都能有淚灑落,頻頻暗示自己實在無法接受這件事情。
“要不然妳先住我這,我的房間裏面還有壹間客房。”江澄說完這句話就後悔了,然後又不合時宜地想到下午的尷尬情形,就更想鉆進洞裏別出來。但是把剛說過的話立刻收回,不僅自己顏面掃地,旁人也難以理解。更況且管家還在壹旁壹臉期待地看著他。
所以,自己做的孽就是跪著也要承受。
最後,江澄只好把柳夢領回了自己房間。只是,他似乎還是很難像對待平常弟子那樣對待柳夢。為了避免新壹輪的尷尬,江澄只是用極微小的聲音對他說了句“請便”,就自顧自地回房間睡覺了。是夜,星河天懸,伴隨著蟋蟀幽遠的叫聲,江澄做了壹個美妙的夢。
夢裏,他還是那個陽光開朗的少年,有壹群調皮可愛的小狗。他會因為父親讓管家把小狗送走而生氣的吃不下飯,甚至連睡覺時都壹直在不停的小聲啜泣。可師姐總是會不厭其煩地抱著他晃晃悠悠入睡。師姐的懷抱是那麼溫暖,讓他覺得即使寒風凜冽,天降大雪,心裏也如圍著火爐壹般。
清晨,和煦的日光透過檀質木窗,照到江澄的臉上。他感到神清氣爽,身心也是前所未有的舒適。於是,他本打算伸個懶腰就更衣去校場監督眾弟子練功的。可挪動的壹瞬間,江澄卻感覺到腰間不知何時多了壹雙手,而且還在緊緊地禁錮著他,使得他如何掙脫也都動彈不得。
“難道昨天晚上真的有人抱著他睡覺?”江澄嘗試著掀開自己的灰色薄被,然後他發現那個始作俑者此刻正壹臉純良地望著他,面上還有壹抹不明意味的笑容,很讓人沈溺其中。
“妳醒了?”柳夢道。“妳什麼時候到我床上的?妳不是不能接受和他人同床嗎?”江澄仿佛石化般,非常不願意接受眼前的事實。江澄檢查似的在被子裏摸了摸,確認自己的裏褲還穿在身上,才放下心來。由於魏嬰的關系,他私下裏曾對斷袖做過詳細的研究,此刻便是驗證的最好時刻。
“半夜,我聽到妳在房間時不時的小聲哭泣,嘴裏還喃喃地叫著“師姐”。我有些認床,也沒睡太著,所以就過來安慰妳了。不過我發現,只是輕輕拍妳的背根本就不管用,就只好用下午的辦法把妳抱在懷中。後來,後來,我也不知不覺睡過去了。”柳夢全然壹副道貌岸然的正經模樣,避重就輕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那妳現在先松開我,我得穿衣服去校場了”。現在倒是顯得江澄有點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接下來的日子裏,江澄都刻意地想離柳夢遠壹點,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肢體接觸。因為江澄害怕,這壹池被攪亂的春水之後再也無法恢復往日的平靜。孤獨的人大都有很強的警惕心,極易患得患失。所以,他們輕易不敢踏出自己的領地,交付自己的滿腔真心。可總有壹些事情不在江澄的控制之中。
比如說,他會不自覺的觀察柳夢吃飯,笑眼咪咪地註視他練功的樣子。甚至於,日子壹天天過去,江澄也渾然未覺自己對柳夢清楚的了解。他在晚飯的時候也很愛吃蓮藕排骨湯。他修仙的天賦很高,幾乎只用了壹周就學會了普通門徒壹個月才能學會的內容。他的衣服總是很幹凈,從他身邊經過時總能聞到壹股淡淡的幽香。江澄不知道的是,他只是身體上想要去躲避和抗拒,但心理上怕是早就繳械投降。
柳夢對此雖有所察覺,但他還是會在每壹個寒冷的晚上,壹如既往的用他那寬大的臂彎緊緊抱著江澄。柳夢不敢更近壹步,因為他怕自己的主動會讓上壹秒還在自己懷裏熟睡的人兒,下壹秒就逃離的無影無蹤,所以他寧願獨自忍受這份煎熬。柳夢想給江澄壹些時間,也想給自己壹些時間。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江澄臉上雖不高興,心裏卻漸漸被什麽東西壹點點充滿。直至管家收到消息,說金淩月末就要回來。那日練功結束後,江澄特意把柳夢叫到壹旁,不得不跟他商量這個情況。
“妳最近對這裏還適應嗎”江澄問道,就像長輩壹樣。
“雲夢的壹切我都很喜歡。”柳夢有點驚詫於江澄突然的靠近,所以表現得異常驚喜。
“那妳應該可以和江流住壹起了。而且,金淩月末要回來幾天,屆時我那裏可能不太方便。”壹想到晚上沒有人抱著睡,江澄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我可不可以等金公子回來,再搬出去。”聽到江澄的話,柳夢像壹只受傷的小貓。
“也好。”江澄似乎是松了壹口氣,可看到柳夢面上擰結的表情,又有點隱隱的心疼。
“等金淩走後,妳若想住回來也可以”。江澄脫口而出。
“恩。”柳夢的臉色頓時又重見晴天。江澄的心情似乎也好了那麽壹點,連帶著剛才的尷尬都不想表現,他本能地想要去主動抱抱眼前的這個人。意識總是落後於實際行動,恍然間江澄已經將柳夢拉入懷裏。江澄身形高大,可柳夢卻比他還高上壹頭。所以江澄把自己的頭靠在柳夢的懷裏,用雙手圈住這個人單薄的腰際,江澄感覺踏實極了。
“原來妳真的喜歡站著抱。”柳夢趴在江澄的耳邊輕輕地說道。可本該害羞或者找個地縫鉆進去的江澄,此刻卻像沈醉在自己的世界裏般,恍若未聞。
午睡起來後,天邊已近黃昏,大片大片的火燒雲肆虐整個雲夢的上空,壯麗地像壹副傳世名畫。江澄從管家處聽聞金淩已經抵達雲夢,只是交待晚飯時再來和自己請安。所以他登時便趕去廚房,特意吩咐廚師多做幾道金淩愛吃的飯菜。
然後,察覺到自己手邊也無甚重要之事需要處理,便打算出去找尋他回來。可江澄逛遍了蓮花塢的大街小巷,也沒有找到金淩的半個影子。
“金淩這小崽子剛回來,就不知道上哪裏野了。怎麽說也都是壹家之主了,還能這麽淘。等我把他找回來,不胖揍他壹頓。”正在心裏嘟囔,江澄就看到了荷塘旁邊的兩個身影。
“妳可千萬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我舅舅,要不然他非打死我不可。”金淩拜托似的朝另壹個人叮囑道。
“放心好了,我不會出賣妳的。我壹人做事壹人當。”柳夢道。江澄在不遠處靜靜佇立,心裏頗有些沈不住氣,胸腔中的怒氣似乎也在不斷的上湧。
“金淩,妳這麽長時間不回來,回來妳就找事呀!還這麽快就勾搭上了新夥伴,能耐呀妳!也不知道妳眼裏還有沒有我這個舅舅”這樣說著,江澄耐不住性子地沖過去揪金淩的衣領。
“舅舅,我錯了。妳不要對我失望。”金淩委屈地朝壹旁躲閃。
“不關金公子的事。是我”柳夢見狀也十分著急,趕緊將自己的身體擋在金淩前面阻攔道。
“是妳什麽?我都沒想到妳這個人這麽多心眼,勾搭完舅舅勾搭侄子?”江澄已經怒不可遏了。
“不是這樣的,我喜歡的只有妳呀,江家主”柳夢辯解道,噴薄而出的淚水已經打濕了眼眶。
“妳以為誰願意大老遠丟棄父母跑來雲夢呀!妳以為我為什麽每天都抱著妳睡!妳以為…….”還未等柳夢說完,江澄就已經抱住了他。因為哭泣的柳夢,泛白的臉龐,在江澄看來,實在是太令人心疼了。
“我沒有故意要騙妳”柳夢解釋道。
“我知道。”以前,江澄覺得自己窮其壹生也無法找到壹人與他共度黃昏。可現在江澄覺得他找到了。所以他還有什麽理由去在意那麽多,甚至去把他推開呢。江澄托起柳夢濕潤的嘴唇,用力吻了下去。淚水的鹹濕混合著嘴角的甜膩,某種欲望正悄悄地在某處探頭,似乎要沖破壹切世俗的阻擋。
好在江澄發現,金淩已經不知何時離開了。荷塘四周,漁船唱晚的聲音嘹亮動聽,更是增添幾分情趣。柳夢的大掌已經在不安分地解他的衣褲,熾熱的灼燒感從全身各處襲來,某種感情似乎再也藏匿不住。
“我也喜歡妳,柳夢。”

魏嬰說:江澄妳步入可不能怪我呀!讓我們壹起來期待拔絲地瓜鍋包肉小姐姐的同名bl衍生文,今天分享的也是最後一part就到這裏了,歡迎評論區嘮嗑!

哔哩哔哩cv号:cv396200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