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11篇(慎点)-不想徒增殺業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11篇(慎点)-不想徒增殺業

今天最夯BL同人文推薦網的小編開始給大家帶來德雲家的小倩嫚兒小姐姐所編寫的慶余年小說二皇子同人文第11章,範魚的身世其實有點不太說得過去,但是呢!人類貴在想象力,能有文嗑就很不錯啦!!主攻李承澤$範魚bg向,大家慎點!

【二皇子帳中】“殿下,妾陪妳出去走走吧!”王南輕想著和李承澤拉近壹下關系
“好”李承澤答應著,心裏卻想著說不定可以見到範魚
與此同時,坐在石頭上發呆的範魚被聲音吵醒,“姐姐,我們壹起去放風箏吧”小玉和粟合跑了過來
“好呀!”範魚拉起二人就走就看見言冰雲背著手走了過來
“言大哥,”範魚叫了壹聲
“這個給妳”言冰雲把花環遞給範魚帶到範魚頭上
“這個,那個,我們在搭帳篷,這花被碾碎了可惜了,就。。。。” 言冰雲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哎!言大哥妳這樣子怎麽撩妹”範魚笑了壹下
“何為撩妹”
“沒什麽,走吧小玉粟合咱們放風箏去嘍”與此同時,這壹幕剛好被走出來的李承澤和王南輕看見“這聖女和言公子倒是般配”“別以為我不知道妳這句話的意思,少對我玩這些心機”李承澤看了王南輕壹眼,走了下去,獨留王南輕惡狠狠的看著範魚
範魚帶著風箏跑了幾圈 ,風箏便高高的飛上了天空,暖陽打在範魚的臉上,範魚笑的十分開心,李承澤看著範魚笑了,自己也想擁有這範魚這種笑容結果卻只能這樣看著,看著壹旁的言冰雲以及粟合和小玉李承澤居然看到了自己和範魚帶著孩子出來踏青的畫面,壹回神發現卻是言冰雲現在和範魚玩的不亦樂乎,不禁出言“風箏看似飛的自由,其實說到底還是人在地下把控”
“參見二殿下”除範魚外幾人皆行禮“我說二殿下,妳有意思嗎?非要破壞氛圍”範魚翻了壹個白眼
“本王只是在闡述壹個事實”
“殿下還是多關心壹下您的美嬌娘吧!省的他天天用那種妒婦的眼神兒看我”範魚朝李承澤身後努努嘴
李承澤回望去看見王南輕又是壹副眼含秋水的模樣
“嘖嘖嘖,殿下這是娶了個變臉大師啊!”就在範魚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嗖的壹聲壹支箭射落範魚頭上的花環,以及發冠,及腰長發瞬間散落
“呦!小乙,妳在傷著我們聖女,我只不過是問花被誰采去了,何至於如此啊”長公主從後面走過來身後跟著壹個背著箭的少年
“長公主喜歡的,別人不配擁有。。。。。” 燕小乙話沒說完就感覺脖間壹涼七寶的聲音傳來
“找我家小姐的麻煩,找死,小姐他是死是活”
“姑姑,妳看玩大了吧!”李承澤笑了壹下
“長公主,這花是我們采的,不是誰先看上就是誰的,東西也是壹樣的道理,妳可以霸占很久,但是遲早要還的!七寶,我們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放開這位燕大統領,我困了回去睡覺,哦對了,長公主殿下,您的人把我的發冠弄壞了,得賠哦!晚些時候,您差人給我送過來就行” 範魚背著手轉身回了營帳言冰雲施了壹禮也離開了“這個護衛是誰?”李雲睿有些憤恨
“姑姑連聖女身邊的護衛都不知道?哎,侄兒告退,哦姑姑,別忘了給人聖女送個新發冠,那個可是陛下賞的”李承澤大笑著離開
“殿下!她身邊那個絕對是個高手”燕小乙說
“哼!我就不相信她有以壹敵十的本事,反正有明月那個替死鬼”
【範魚帳內】“姐姐,我和小玉去守門”粟合很識趣的拉著小玉在賬外
“這個燕小乙什麽來頭”範魚用壹根木棍把頭發盤起來
“長公主身邊的人,箭術了的,上壹次妳哥也差點載他手裏,”言冰雲說“他是個九品箭手,今日也是他沒動殺心,要不然小姐妳很危險”七寶開口
“看了我兩次被刺殺的暗箭,怕是都跟這個燕大統領逃不出幹系”範魚喝了壹口茶
“小姐,我去殺了他”七寶起身
“不可,這怕是會生出許多事端”範魚拉住七寶
“放心,我們會小心提防的,不會再讓妳受傷”言冰雲施了壹禮
“那之前小姐可是受了兩次傷”七寶反駁
“都別吵了!我自有辦法”範魚分開倆人“這二皇子可真如傳聞中那樣啊!”範魚言冰雲巡視著營地周圍,走到李承澤帳篷之外就聽見裏面傳來壹陣陣鶯歌燕舞的聲音,範魚自然是明白這不過是李承澤的偽裝但還是不自覺的握緊拳頭
“魚兒姑娘,剛才我爹告訴我,明月逃出監察院了”言冰雲說著
“毫發無損?”範魚看著言冰雲
“院長已經下令徹查院裏了,最近不少東夷暗探出城,院長讓我們小心提防。”
“嗯”
“魚兒姑娘,妳覺得。。。。。二皇子是個什麽樣的人” 
“極度危險的人”
“魚兒姑娘,妳臉色又不是很好,”言冰雲看得出來範魚今天玩了壹天,因為晚飯是烤羊肉,範魚又不喜歡吃羊肉所以就沒吃,所以現在臉色蒼白
“言大哥,妳身上可有糖塊兒之類的?”範魚看著言冰雲
“沒有,妳可是感覺到了頭暈”言冰雲扶住範魚
“我們回去” 範魚只覺得現在眼冒金星,雙腿發軟,帳外的嘈雜引起了李承澤的註意   “外面怎麽了?”“殿下,聖女好像有些不適,”沒等護衛說完李承澤推開身旁的人走出帳外看著範魚瞬間明白了指定是今日的飯菜不合胃口就沒吃,導致低血糖又犯了
“先去我帳中休息壹下!”李承澤把言冰雲壹推扶住範閑
“不用勞煩殿下了,”沒等範魚說完李承澤立馬抱起範魚對著言冰雲說
“站著幹什麽?趕緊去備碗糖水”
“李承澤,這麽多人,妳最好放我下來”範魚的話李承澤置若罔聞走進帳中
“滾,都給我滾”李承澤吼著眾人那幫鶯鶯燕燕
“妳神經病啊!”範魚有些頭暈對李承澤同樣吼道
“自己什麽毛病自己不明白啊!飯菜不合胃口能不能讓下邊的人給妳重新做,餓著了,餓暈了妳就舒服了”李承澤叉著腰對範魚說,壹旁的王南輕看著握緊了拳頭,自己嫁給李承澤五年,他從未這般關心過自己,摸了摸自己袖子裏的父親偷偷遞給自己的藥,眼神兒壹冷
就在此時,言冰雲端著壹碗糖水走了進來,壹向懂禮數的言冰雲無視李承澤把糖水遞給範魚
“姑娘,喝吧”“謝謝,言大哥”
“妳們就是這麽照顧自己的主子的嘛?她生性頑劣大大咧咧沒心沒肺就算了,妳們難道不知道到隨身帶著些幹果蜜餞啥的嗎”李承澤對著言冰雲說,言冰雲低著頭聽著
“二殿下,今日的事多謝妳,但是,言大哥不是我的下人,我身邊的人通通都是我的夥伴,我的事自然也不需要您插手”範魚站起身推了李承澤壹把
“言大哥,我們走!” 
“言大哥,妳去調查壹下王南輕的父親最近都在和什麽人接觸,”範魚走出帳中對著言冰雲說
“怎麽突然想查她?”言冰雲問
“剛才我進帳,除了酒肉氣就還聞到了壹股三處毒藥的味道,就是王南輕身上的,她肯定接觸不到監察院,那就只有她爹了”範魚眉頭壹皺
“好,我通知我爹”
“這件事要快,今晚必須查出來,老師是三處主辦,我去問問他”範魚剛想走被言冰雲拉住   
“我去,妳現在好好休息,我已經讓粟合給妳做吃的了”
“好,”範魚也不在推辭,
“小姐,師父說樹林裏出現了很多東夷城暗探,”七寶走了進來
“先不要打草驚蛇,吩咐暗衛好好看著他們,讓暗衛千萬不可以在慶帝面前出手”範魚揉揉頭
“好”
“看樣子,我是時候該做出反擊了”
夜深露重,言冰雲從門外走進來,小玉和粟合已經睡了七寶和範魚在火堆旁用樹枝烤著土豆
“言大哥,怎麽樣!”範魚遞給言冰雲壹個土豆
“王南輕他爹是管著和東夷城使團接洽的,最近倒是沒什麽接觸,三處壹個打雜的是王南輕他爹壹個同鄉,”言冰雲說
“那打雜的能接觸到藥嗎?”範魚問著
“那是自然,費老派冷師兄去查了,剛好丟了些砒霜,砒霜在三處裏算不得什麽入眼的藥,所以也就沒什麽查覺但是。。。。。”
“他肯定知道監察院的砒霜雖然不入眼但和壹般砒霜還是會有差別,用監察院的藥來下毒,還可以讓陛下對監察院產生懷疑” 範魚冷笑壹聲
“把藥給王南輕,他是要給二皇子下毒?”言冰雲吃了壹口土豆
“哼!王南輕給誰都不會給老二,她倒也癡情”範魚搖搖頭
“那是。。。。”言冰雲話沒說完看了壹眼範魚瞬間就明白了,
“沒錯,殺我的”範魚把烤好的土豆遞給七寶,拿過七寶那個烤成碳的土豆搖搖頭又烤了壹個
“那她可知其中利害,她畢竟是二皇子的妃子,出了事二皇子脫不了幹系”言冰雲十分不解
“這就是這個女人沒腦子的地方,我讓妳去查也只是確認壹下,這種女人,我不放在心裏”範魚話沒說完七寶指著門口
“誰?”
“晚飯不好好吃,結果在這偷吃好吃的呢!”慶帝壹人走進帳篷,言冰雲施了壹禮範魚站裏起來施了壹禮
“妳知道我是誰嗎?”慶帝看著壹動不動的七寶
“皇帝”七寶說
“那妳怎麽不跪”“小姐沒跪,我為何要跪”
慶帝看著眼前的範魚和七寶腦子裏全是當年那個女人隨手壹擡讓言冰雲起來自己坐在火堆旁邊拿起壹個土豆吃了起來
“陛下都聽到了?”範魚問著
“聽到了,妳打算怎麽辦?”慶帝看著範魚
“別人都要殺我了,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斃”範魚說了壹句
“範魚,妳剛才說王南輕是因為嫉妒妳,妳跟老二可有私情?”
“陛下,臣女忠於大慶”範魚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
“範魚啊!妳要想嫁給誰都可以,朕會給妳比公主還要盛大的婚禮,但是妳若是想嫁入皇室,朕會殺了妳”慶帝丟進去壹顆木炭
“陛下,臣女之心日月可鑒”
“算了,朕回去休息了,林子裏那堆獵物就交給妳和妳哥處理了。”慶帝走後,七寶和言冰雲都不知道怎麽安慰範魚,慶帝剛才壹番話是人都能聽明白就在這時範閑和五竹走了進來
“小魚兒,妳沒事吧!”
“我沒事哥,鑰匙找到了?”範魚看著範閑
“那我先出去把風”言冰雲說著要走範閑和範魚同時把他攔了下來
“大家都是朋友,夥伴,不需要猜忌”
   二人打開箱子輸入密碼看著眼前的東西作為特殊安保人員的範魚怎會不知道箱子裏的狙擊槍,言冰雲三人倒是壹頭霧水,範魚隨便扯了個理由就糊弄過去了,範魚拿起留給兄妹二人的信看了起來
【親愛的女兒,妳好嗯!準確的來說我並不是生妳的媽媽,在妳的那個時代克隆人是禁止的,可是在我那個時代是可以的,媽媽懷妳哥哥的時候就預感不好,所以就克隆出了妳,希望在這人世妳們二人可以彼此依靠。在通過數據傳導把妳和妳哥哥的數據意思傳導過來,另外媽媽把自己的壹部分意識也輸入給妳,這部分意識基因決定了妳的相貌性格,媽媽希望妳可以快樂的長大,嫁人,生子,去傳遞媽媽的信仰,】
範魚看完信感覺自己受到了強烈的沖擊,範閑也是壹樣,
“小魚兒,妳大概已經知道了吧!妳和妳哥即是兄妹,但是又非血親”五竹開口
“這怎麽可能,院長都說魚兒姑娘和哪位創建監察院的大人壹模壹樣”言冰雲反駁
“我不知道,小姐是怎麽把小魚兒弄回來的,小姐會壹種蠱術,他把自己的血,範閑的血餵給小魚兒喝下,那他們就是血脈相承的兄妹,然後追兵就來了。。。。。。。”五竹疼愛的看著範魚
“是誰要害我娘?”範魚問著
“宮裏的人,”
“小姐,那個側妃的事。。。。。”七寶問著
“這是二殿下的家事,我們告訴他壹聲,讓他自己處理,我可不想插手”
“那我去!”言冰雲起身被範魚拉住
“他未必信妳,我去” 範魚看了壹眼巡邏的衛兵
“那妳小心”範魚點了點頭閃出帳外,躲開衛兵來到李承澤的帳篷後面,閃身進入,繞道床前看著熟睡的二人,範魚心裏壹陣不舒服點了王南輕的昏睡穴看著在裝睡的李承澤說
“殿下,妳不行啊!這美嬌娘在側就這麽衣衫完整的睡” 
這時正好門外士兵打著火把路過李承澤壹下把範魚拉入懷中
“那妳可以試試妳躺著我身邊會不會衣衫完整”
範魚看著衛兵走過推了李承澤壹把爬起身,坐在椅子上範魚喝了壹口茶
“我可找殿下有事,這可關乎殿下姓名,哦!不對殿下應該會知道,我是來給殿下送大義滅親的機會的。就看殿下舍得不舍的了”
“別喝茶了,這壹天妳怕是都沒有好好休息,喝茶會更睡不著”李承澤搶過茶杯給範魚換了壹盞熱水
“殿下既然不問我是什麽事,那大概就是知道妳這位美嬌娘和他爹的事了,他爹這些年可沒少打著妳的名頭收受賄賂,還想和我爹比肩,嘖嘖嘖,壹家子沒腦子”範魚看著李承澤壹副了然於胸的樣子,覺得自己簡直是多此壹舉就要起身離開結果被李承澤壹下拉入懷中抱緊
“為何不多穿些衣服過來,身子這麽涼”
“殿下,我可不敢保證床上那位什麽時候醒”範魚覺得李承澤的懷抱溫度暖到讓人感覺不想離開,但是自己必須要離開
“妳的手法,沒個兩三個時辰醒不來的,妳就不打算問問我怎麽處理這件事?”李承澤附在範魚的耳邊低語
“殿下的手法我也是見識過的!”範魚側過臉李承澤則是趁機在範魚的脖子上吻了壹下,抓住範魚藥發作的手
“妳特地來實在擔心我,怕會讓別人給我安上壹個滲透檢察院意圖不軌的罪名,” “妳想多了,我要是插手更不好解釋,畢竟牽扯到妳,我可不想跟妳們有過多接觸”
“王南輕和他爹只是想殺妳,妳打算怎麽辦?”李承澤給範魚暖著手
“那是妳媳婦兒和老丈人,反正他倆的罪名不是害我或者害妳那皇帝老爹就行,妳有辦法治他倆的,我回了”範魚掙脫開閃身出去了
“必安,妳去跟王大人說,長公主都鬥不過範魚,他能行嗎?他要是不聽我的建議,他跟他女兒落到監察院手裏可就壹個都保不住了”李承澤看著範魚走的方向
“是”
思緒回到現在,李承澤讓謝必安把王南輕和她父親壓了上來,起初王大人並不相信李承澤的話,如今看來也只能是聽李承澤的了
“陛下,老臣壹時糊塗,恨二殿下和小女成婚五年既不納正妃,又不讓小女轉正,就夥同老臣的同鄉偷了監察院的毒藥,想毒死二殿下,這樣我女兒可就是府上的女主人了!” 王大人跪地磕頭
王南輕再蠢也看清楚了形式,這個時候承認殺範魚必定會成為長公主幫兇,長公主現在可是有叛國之嫌,若是說想賭殺陛下,就會坐實二皇子想要反,這個理由蠢到家了,王南輕看著李承澤,她第壹次覺得自己愛的人從未真心對過自己
“這事兒,妳女兒知道嗎?”慶帝看著範魚笑了壹下倒是精明把自己摘出來
“小女不知,全是老夫壹人所為” 王南輕看著父親,下意識的找那包本來想毒殺範魚的砒霜卻發現早已不見,他不知道昨晚範魚已經拿走了
“為什麽要留他性命?”陳萍萍問範魚
“不想徒增殺業”範魚笑了壹下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慶余年二皇子同人文第11篇就到這裏了,人若犯我,我也不壹定犯人,範魚的大愛之範很好呀!王南輕愛而不得,也很可憐,只是想說,如果愛而不得就選擇放手,尋找真正的真命天子才是上策!

B站ID號:95724124

慶余年小說連載上一篇: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十篇(慎点)-危機四伏,範魚小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