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13篇(慎点)-我等妳回來,我說到做到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2篇傲娇的二皇子

今天最夯BL同人文推薦網的小編開始給大家帶來德雲家的小倩嫚兒小姐姐所編寫的慶余年小說二皇子同人文第13章, 壹個願意等,壹個卻已經做好接受死亡的準備,地位跟愛情向來都會有沖突的時候!

【範府書房】“爹,院長,妳們找我什麽事?”範魚隱隱覺得有點奇怪
“妳哥來信了”範建遞給範魚壹個信封
“好”範魚覺得奇怪,之前範閑的信雖說也是範建給自己但是也不至於氣氛這麽怪範魚打開信
【小魚兒】
哥知道這件事妳知道之後,妳會很難接受,內庫的走私錢財幕後主使是老二和李雲睿,妳我兄妹那幾次要命的刺殺幕後主使也是老二,甚至儋州的時候也是他,哥知道妳肯定壹時接受不了,哥也知道妳對他動了情,小魚兒但是妳知道了真相壹個那麽多次都想取妳性命的人妳還敢愛嗎?哥知道讓妳斷了念想很難,但是長痛不如短痛。妳要做出選擇,此外我還要告訴妳壹件事,爹不是我們的親爹,慶帝才是,他也是害死娘的兇手,所以在慶帝心裏妳們是兄妹,他不過利用妳在磨老二磨太子,我們都是他棋盤上的棋子】
範魚看完信之後,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心情對著範建陳萍萍說
“爹,院長,老二的事我心裏有數,這次我哥不過是證實了我的猜測,至於我的身世,我永遠都是爹的女兒,我會替我娘報仇的”只有範魚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痛
“小魚兒,我和妳爹只是希望妳明白,老二不是妳的良人,而且妳和他總有壹天會妳死我活,至於妳的身世絕對不可以讓第三個人知道妳不是妳娘所出,更不能讓陛下知道,這關乎到妳的身家性命”範建看著強忍著的範魚壹陣心態,還是陳萍萍開口
“院長,妳放心吧!我明白!”就在這是門外有人通秉
“陛下有旨,召聖女入宮”“這才回來,怕是有什麽事?”看著範建著急的樣子範魚安慰道
“爹,沒事,我壹會兒就回來吃飯”
【太平別苑】“參見陛下”“來了啊!來陪我壹起吃飯吧!”慶帝給範魚指了壹個凳子
“陛下,不了,我爹在家等我吃飯,哥哥不在,我又要去打仗了,我得多陪陪他”範魚坐在凳子上
“好,還是這女兒貼心,朕可就沒有這種貼心呢!”慶帝喝了壹口酒
“妳哥走的時候,我也是在這送的他,今日也在這送送妳”慶帝看著範魚
“謝陛下厚愛”範魚笑了壹下看著眼前這個殺母仇人,
“像,真是太像了,範魚妳可知妳和我壹個故人太像了,”“那陛下那位故人呢?”“死了”“範魚,妳這次回來朕給妳指門婚事吧!”
“範魚不想嫁”
“是不想嫁,還是心裏有了不該有的人,範魚朕說過,妳要是喜歡那個貴胄之子我以公主之禮嫁妳,妳要是貪心不足想與皇室糾葛朕會殺了妳,就這麽簡單,妳想明白,給我活著回來,滾吧!”
範魚走出太平別苑看見粟合小玉言冰雲在壹輛馬車
“姐姐。。。。。”粟合不知道怎麽開口
“妳的家人言大哥應該都給妳安排好了,言大哥那個包袱裏是壹家鋪面,和壹些足夠妳家安然壹世的物件,帶著妳的孩子走吧”範魚最後壹句話是對著馬車上的粟合父親說的
“聖女大人,妳是好人,我們得給妳當牛。。。。。”
“妳覺得我會留壹個背叛我的人在身邊嗎?”範魚的眼神微瞇嚇得幾人不在說話
“趁我沒改變主意,滾”聽範魚說完粟合父親趕緊抱起粟合架著馬車離開
“妳沒有家人了?打算怎麽辦?”範魚看著小玉
“姐姐,別趕我走,我會壹直陪著妳的”小玉看得出來範魚受了極大的刺激
“罷了,回家吧!”範魚笑了壹下走在最前面,突然停住腳步對二人說
“回去告訴我爹,晚上我不回去吃飯了”
【二皇子府】“哼!妳最近怎麽這麽愛往我房裏跑”李承澤看著面無表情的範魚
“儋州刺殺,妳主使的?”“是”“京都的那兩次刺殺,妳主使的?” “是,”
“那我中箭為何那麽全力的救我,”
“我不想妳死,我愛妳,那日那壹箭我確實不知情,我也是那時懷疑李雲睿到底是不是和我壹條線,妳都知道了,”“只是想從妳嘴裏證實壹下而已,妳我之間沒有可能了,今後不是妳死就是我亡,我走了”範魚機械的從窗戶飛出
“必安,給我拿酒”“殿下,您還有傷在身!”
“拿酒來!”
【範府別苑】“姐姐,妳回來了,妳去哪了?”小玉從長凳上跳了下來
“小玉,妳去準備點吃的,”言冰雲無言的看著範魚
“妳去找他了?”言冰雲此話壹出範魚就像是被開了閘壹樣做點地上大哭了起來
“哭吧!哭出來就好了”言冰雲手搭在範魚的肩膀上
“言大哥,喝酒吧!”範魚笑了壹下眼角掛著淚痕 “好”
不壹會兒範魚就已經喝空了兩三個酒瓶,言冰雲幾乎沒有喝壹口
“別喝多了,明天我們就要出征了。”“別管我!”範魚又拿起壹壺酒壹飲而盡然後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這是何苦,其實妳往後看看,我就在妳身後啊!”言冰雲抱起範魚輕輕放到床上退出屋外,床上閉著眼睛的範魚突然睜開眼睛爬了起來從窗戶出去
【二皇子府】此時已經是三更天,謝必安也同樣勸著李承澤不要在喝下去,突然門被推開範魚紅紅的臉滿身酒氣的站在門口
“妳喝酒了?”李承澤看著同樣滿身酒氣的範魚站了起來
“謝必安,我有事找他,妳給我有多遠走多遠”範魚打了壹個酒嗝腳步虛浮
“出去吧!”李承澤點點頭,看著謝必安關門出去,房間裏此時只有範魚和李承澤
“怎麽又回來了?忘帶東西了?不是說老死不相往來嗎?”李承澤話沒說完範魚就飛身跑過去抱住他
“阿澤,我們不爭了,不搶了,妳帶我走,現在就走,我們去壹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開壹間私塾,妳教書,我在家等妳好不好”範魚把自己壹直想對李承澤說的話壹股腦的全都說了出來
“小魚兒,妳,不是再說醉話?”李承澤抱著範魚,這壹刻是這麽不真實
“我沒有,咱倆走吧!哥哥和陳院長還有爹只要我開口他們會幫我們走的”範魚環在李承澤腰上的手微微用力
“小魚兒,這要是尋常人家,兄弟打架輸了就輸了,敗了就敗了,最多是沒了家產,沒了面子,而我,丟的是命!”李承澤摸著範魚的頭,
“妳不想跟我走?”範魚擡起頭,雖是疑問的語氣卻透露肯定
“不是不想,是我已經走不了了,牽壹發而動全身,我陷得太深”李承澤額頭抵在範魚的額頭上
“罷了,我就知道,妳不會跟我走!”範魚把手抵在李承澤的胸口搖搖頭
“小魚兒,我既已知妳心我壹定會贏,我會活到最後。到時中宮之位只會是妳,我這輩子也只會有妳壹個人,不管妳家人怎樣,我保證都不會取他們性命”李承澤握住範魚肩膀
“不,妳知道我不稀罕這些,妳我之間縱容萬般歡喜,卻也不可以在壹起”範魚淚眼婆娑的看著李承澤
“妳,明日就要出征了吧!我會派謝必安跟著妳,保護妳,”李承澤替範魚擦去眼淚
“我今天來就是跟妳做最後告別的!這壹別可能就再也不會見到了”範魚摸著李承澤的臉
“給我活著。。。。。。”李承澤話沒說完範魚就壹顛腳吻了上去
“阿澤,看著我,今晚,範魚不是司南伯之女,不是監察院提司,不是南慶聖女,只是愛妳的小魚兒,妳也不是南慶二皇子,只是小魚兒愛的阿澤!”
“小魚兒,我愛妳,也許沒遇見我妳會過得比現在更好,但是要是我沒遇見妳,我可能真的會孤獨終老。。。。”李承澤反客為主的吻住範魚
燭光搖曳,屋內的氣溫借著酒勁陡然上升,李承澤抱起範魚放在軟榻上,範魚的頭發只是用著壹根木簪別著,李承澤拿下發簪,長發瞬間散落,李承澤摸著範魚的眉毛,臉頰,鼻子,低頭吻住範魚,床帳散落,正應了那句詩
攜手攬腕入羅幃,含羞帶笑把燈吹。
範魚看著眼前的李承澤,起身坐在窗外的椅子上看著窗外快要放亮的天際,大概,這是自己在京都的最後壹個早上了,【娘,對不起啊!妳費勁心力把我帶到這個世界,我本想替您完成夢想,可是我沒有管好自己的心,我愛的人不是個好人,他會害死我,哥哥,範家人,可是我還是愛他,我不會去幫他傷害別人,這次出征,女兒會全力以赴,功成之時,大概就是女兒身死之日了】
就在這時,壹見外衣披在範魚身上,李承澤在背後抱住範魚,吻了壹下範魚的脖子
“小魚兒,在想什麽?”
“我該走了,”範魚長舒了壹口氣李承澤沒有說話,只是抱的範魚更緊了壹些
“放開,天快亮了,到時候我就不好走了”範魚笑了壹下
“活著回來,”李承澤把頭枕在範魚肩膀上
“李承澤,我給過妳機會,今日我踏出了這扇門,就意味著妳我形同陌路此生不復交集,”範魚的眼淚掉在李承澤的手背上
“我等妳回來,我說到做到”李承澤松開手
“記住妳說的,不可以傷害我的家人,”範魚從窗外閃出
“妳去哪了?”範魚回到別苑看見言冰雲就坐在自己的房間裏
“妳去見二皇子了?”“是,”範魚也沒打算隱瞞
“妳這是在玩火,”言冰雲有些生氣
“做最後的道別罷了,從今天開始,範魚和他沒有任何關系”範魚拿起盔甲看著眼前也是壹身盔甲的言冰雲說
“此戰我必須贏”
【城外】範魚壹襲銀色盔甲騎著馬看著城樓上來送自己達官顯貴,只是簡單的掃了壹眼李承澤就對言冰雲說
“開拔”
範魚的第壹戰就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半天攻破了東夷城第壹座城池,生擒守城將領,令人想不到的事,範魚下令不許在城中燒殺搶掠,違者軍法處置
“魚兒姑娘,此戰士氣高漲,讓底下有不服妳的,也都服了,”言冰雲喝了壹口水看著從出征開始就沒有笑過的範魚,想著範魚沒吃早飯從懷裏掏出壹個布包遞給範魚
“這是什麽?”範魚接過布包
“妳最近都不怎麽吃東西,今早上更是沒吃早飯,這時我隨身帶著的幹果蜜餞,吃點吧,雖然費老跟著,妳身體垮了受罪的是妳”言冰雲看著範魚
“言大哥,謝謝妳”範魚吃了壹口蜜餞
“費老讓我告訴妳,燕小乙在附近,讓妳小心些”“盡量活捉他,讓七寶好好盯著他,這樣才可以徹底扳倒李雲睿”
“好,”
【二皇子府】“殿下,燕小乙壹直暗中觀察範姑娘他們!”“這個李雲睿到底想幹嘛!”李承澤壹拍桌子
戰火持續了壹個月,範魚壹路勢如破竹,很快就來到了距離東夷城還有壹座城的距離
“魚兒姑娘,四顧劍給妳下的戰書”言冰雲拿著壹封信
“他要和我單挑,他贏了我們退兵,我贏了他們投降”範魚看了壹眼信瞇起了眼睛
“怎麽辦?他可是大宗師”
“收拾壹下,進城。”範魚笑了壹下
“這多危險,妳可是主帥”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咱們扮成逃難的兄妹進城看看東夷城的情況,叫上老師,咱們壹起去”範魚說
“好吧!我去準備”
【東夷城城門】“幹什麽的!”“官爺,這打仗了,我帶著妹妹和老爹來投奔城裏的親戚,”言冰雲陪著笑範魚扶著費介下了馬車
“咳咳咳咳咳咳”費介咳出來壹大口血
“老頭什麽病”衛兵不滿
“我爹偶感風寒身體不適,肺部出了點問題”範魚哭了起來
“趕緊走”“好好好”三人就這樣進了城
【四顧劍住處】“師父,範魚進城了”“哦?這小丫頭倒是有幾分膽量,這樣看看她想幹什麽?”“是,師父!”
“可以啊!老師,真像”範魚看著費介
“妳個死丫頭,膽子比天還大,妳有把握鬥得過四顧劍,”費介看了壹眼範魚
“我就是要告訴四顧劍,我進城了”範魚笑了壹下
“妳想幹嘛?”言冰雲問
“來拜訪前輩啊!”“妳要去找四顧劍?”“有何不可?”
“他可是大宗師,妳不要命了”費介說
“咱們三個人就這樣進來了,他馬上就會知道,找個地方埋伏起來等他上門”範魚看著對面穿出來的壹個人笑了壹下
“小姐,都準備好了”那人施了壹禮,把言冰雲和費介都驚了壹下
“本來想開個連鎖面館,順便收集壹下情報,結果今天就用上了”範魚聳了聳肩
“這不是監察院的人,”言冰雲看了壹眼但言語中卻無半分不信任
“我從儋州帶來的,哪能什麽都靠院裏”範魚笑了壹下扶著費介到鋪子裏坐下
“咱們下壹步怎麽辦?”言冰雲壹臉嚴肅“我早就放出了消息說這家店的主人要回來了,現在,老師是我爹,言大哥妳是我相公,咱們就等著四顧劍上門,他可不會那麽輕易露面,所以咱們才要安頓下來。”範魚看著倆人壹聳肩
“言大哥,妳臉怎麽紅紅的”範魚看著言冰雲
“他呀!來我給號號脈看看他有沒有不舒服”費介壹副了然於胸的樣子
“那個,他要是壹直不出現怎麽辦?”言冰雲從沈浸範魚說自己是她相公的思緒中回來問到
“現在咱們大軍壓境,我來的時候已經吩咐過副將了,我每天會給他讓七寶帶口信,七天之後,我會讓七寶告訴他,我要是還不回來大軍就往前15裏,第二天30裏,到時候就算四顧劍坐的住,東夷城的皇帝可坐不住”範魚笑了壹下
“真是個鬼丫頭”費介揉揉範魚的臉
“嗯!現在讓我們先吃飯吧!”範魚看著端上來的三碗面
“好,”“老師這就負責後廚,我和收錢算賬,言大哥負責出門買菜”範魚吸溜壹口面
“好,”言冰雲吸溜了壹口面,費介看著倆人壹臉欣慰的笑著
到了晚上分住處的時候,言冰雲本能的跟費介和夥計到了壹處卻被費介推了出去
“去跟妳娘子壹個房間,這麽多眼睛看著呢!”“費老,男女授受不親,這。。。。。”言冰雲十分臉紅
“言大哥,過來吧!放心我不會對妳做什麽的”範魚又對著言冰雲耍起了女流氓
“哎!妳能不能端莊。。。。”言冰雲話沒說完範魚就說
“七寶搞來了東夷城的城內地圖,研究壹下”
“好”
壹進屋就看見了七寶站在那,對著範魚施了壹禮
“七寶,妳去告訴暗衛把壹些角落都安排好了,妳打探到四顧劍的住處了嗎?”範魚問
“嗯!要不要盯著他!”“算了吧!人家可是大宗師,妳我都不是人家的對手的”範魚伸了壹個懶腰
“他今晚要和小姐睡在壹起?”七寶指著言冰雲說
“對,”聽到範魚的答案七寶把炕桌壹鐵釬打在地上,躺在中間,
“小姐,妳睡右邊,言冰雲,妳睡左邊”
“妳這是什麽意思?我是那種人麽?”言冰雲指著起身給範魚鋪被子的七寶
“妳有沒有我不知道,但是妳要真有我們也不怕,妳打不過我,也打不過小姐”“哎!停,都不許說話上炕睡覺!”範魚打斷二人
三個人整整齊齊的躺在炕上“七寶,我們很久沒有像這樣躺在壹起睡覺了”範魚笑了壹下
“妳們感情真好!”範魚和七寶的感情讓言冰雲羨慕,自己從小到大除了為了大慶,為了監察院好像沒有別的理由了,哦!不!現在可能有了別的理由。。。。。
“我是小姐在大雪地裏帶回來的,是師父把我餵大的,我這輩子要保護小姐,要給師父養老送終,”七寶開口
“言大哥,妳不知道,五竹叔只會切白蘿蔔絲,而且,我長這麽大,五竹叔都不顯老,我都懷疑五竹叔會給七寶養老送終”範魚明顯感覺到言冰雲想起來童年不好的回憶
“妳是吃蘿蔔絲長大的?嘖嘖嘖”言冰雲終於有機會笑話壹下七寶
“師父做的蘿蔔絲,他和別的不壹個味”七寶在極力維護五竹的面子
就這樣妳壹言我壹語,三人也就進了夢想
【四顧劍住處】“師父,範魚他們在壹家面館住下了,”雲之瀾施了壹禮
“真是不懂禮數,不先來拜見長輩,居然想讓我去見她,盯著她”“是!師父!”
由於菜市要趕早,言冰雲和小夥計也就起的特別早剛要出門就被範魚喊住了
“言大哥,我也去”“這早上露重,妳還是在家和費老忙吧”言冰雲看著壹襲素服包著頭巾的範魚壹楞神
“沒事,也好觀察壹下這東夷城的市井,”“那好吧!”
“老板,來三斤肉”小夥計喊著
“呦!柱子來了,這兩位是”肉鋪老板明顯是跟小夥計很熟
“這是我東家,壹直在城外住,這不是打仗了,就回城了!”柱子接過肉
“哎!誰說不是,壹開始咱們還看不起南慶那個主帥聖女,結果人家這都打到皇城底下了”賣肉的老板說了壹句
“沒事,咱們的大宗師四顧劍不是下戰書了嗎?就看那個南慶聖女有沒有膽了”另壹旁的小販接過話
“四顧劍可是大宗師,那個聖女三腳貓的功夫,怎麽會是對手,到時候把她抓來,讓咱們這些東夷城的漢子們好好教教這位南慶聖女女人該做什麽,哈哈哈哈”壹個混子模樣的人滿嘴汙言穢語,惹得壹群混子跟著哈哈大笑
範魚抓住言冰雲和柱子搖搖頭,
“去買菜”三人剛轉過身那個領頭的混子就捂著肚子喊疼,
“大概會持續半個月”範魚笑了壹下聳聳肩
三人來到菜市,就聽見街邊壹個逃難的說
“這南慶聖女啊!騎著雪白大馬,身披銀甲壹襲素紗遮面,那可是殺人不眨眼”
範魚“我還是眨眼的,”“聽說啊!他可是南慶第壹美女,妳們知道他以何種方式保持美貌嗎?專吸幼童的血,她生辰的時候那慶帝還特地賞了她兩個宮女,沒過多久就剩壹個了,聽說她本體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
範魚“絕對的謠傳,本姑娘正值年輕貌美”
“還有啊,聽說他是個相貌醜陋的醜八怪,打不過人家就轍下面紗,把對方活活嚇死!”
範魚“這還不如上邊那條呢”“妳倆不許笑,回家”範魚看著憋笑的二人那個氣啊!
【打不過我!就帶這麽造謠黑我的!】
【面館】“老師,外邊有人說我醜!”
“誰?”費介摸著範魚的頭
“菜市場的人,”範魚委屈唧唧
“額,等著,我這就去藥死他們”
“別別別,老師,我鬧著玩兒的!我們摸清楚了周圍的情況,也知道了四顧劍住處,不過我沒安排人,他畢竟是大宗師,我怕打草驚蛇,”範魚喝了壹口言冰雲遞過來的水
“現在,咱們就等這位前輩上門吧”範魚笑了壹下
【晚上院中】範魚收拾了壹下坐在院子裏的凳子上,喝著酒擡頭看著月亮“妳有心事?”言冰雲把範魚的酒換成自己剛煮好的糖水“言大哥,這樣的日子其實就是我想過得日子,”範魚壹直擡頭看著天空的星星“我不知道妳在固執什麽?妳要是想我可以陪妳過這種日子”言冰雲喝了壹口酒說
“言大哥,心滿了,就放不下了,別對我這麽好”範魚喝了壹口糖水“那個人,不值,”言冰雲看著範魚“我知道他不值,可是他就是填滿了我的心”“回去之後妳打算怎麽辦?妳哥出使北齊立了大功,咱們勝利也已經是板上定釘,妳終是要做出壹個選擇的”言冰雲看著發呆的範魚“我不會為了他去傷害我的家人朋友,我也不想去殺他”範魚長舒了壹口氣
“那妳打算怎麽辦”言冰雲問“不知道,走壹步看壹步”“這不像妳的風格,妳可都是想好下壹步怎麽做的人”言冰雲的直覺讓他感覺範魚從出征到現在都怪怪的
七天很快就過去了,範魚他們重復著每天的工作,到了第八天,子時,壹陣烽火傳遍東夷城國都
就在剛剛,七天未動的南慶大軍突然向前開拔了十五裏,整個東夷城現在是人心惶惶
“時候不早了,咱們也得開張,準備迎接客人了,”範魚看著街上的喧鬧聲說了壹句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慶余年二皇子同人文第13篇就到這裏了,誰叫這劇情就是妳們壹對呢,所以我們改相信李承澤可以等到,但是現實生活中,異地很多是分手呀!雖然小編也沒經歷過!

B站ID號:95724124

慶余年小說連載上一篇: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12篇(慎点)-全天下最有權勢的女人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