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四篇(慎点)

假借結婚變真結婚第四章

今天最夯BL同人文推薦網的小編開始給大家帶來德雲家的小倩嫚兒小姐姐所編寫的慶余年小說二皇子同人文第四章,範魚所嫁之人必深愛她的人,所謂不打不相識,日後妳倆必是愛得死去活來呀!主攻李承澤$範魚bg向,大家慎點!

“承澤哥哥”明月順時笑開了花壹樣跑到李承澤面前
李承澤並沒有理會她,給太子行了禮,蹲到範魚身邊扶著範魚坐到謝必安搬到的椅子上,範魚慢慢起身看了壹樣想要殺了自己的明月郡主瞬間明白了,嘴角上揚突然身子壹軟跌倒在李承澤懷裏
“多謝二殿下,”範魚的聲音此刻柔弱無力,讓人心疼
“不妨事,來範姑娘座”李承澤看著此時小鳥依人的範魚壓低聲音對範魚說
“妳要是能天天這樣跟我說話就好了”
範魚將嘴巴湊近李承澤的耳朵“殿下的桃花債可都跑到小女的身上了,這種報復才能讓她抓心撓肝不是”
李承澤聽完手扣住範魚的腦袋同樣在範魚的耳邊說“本王不喜歡沒腦子的女人,本王喜歡妳這種有腦子的”二人這壹來壹回的動作極其曖昧,看的眾人不知所措,梅大人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承澤哥哥,這個狐媚子定是嫌棄林大寶那個傻子,所以才勾搭妳的!”明月在旁邊看著嫉妒的要死
“明月郡主,請妳註意言辭,妳再怎麽辱我欺我也無妨,但是,我與林相長子乃聖上賜婚,您貴為東夷城五公主,我大慶的郡主這話從妳嘴裏說出來的有失體統”範魚站裏起來,句句鏗鏘有力,壹旁的太子也是壹驚想不到範魚看似柔弱實在綿裏藏針幾句話就給明月安上了漠視聖旨的罪名,再加上明月乃東夷城的公主,難免不會讓人想歪
“妳胡說八道,那妳昨日在醉仙居和承澤哥哥獨處壹室壹夜未出怎麽解釋”太子看著明月壹副妒婦的樣子搖了搖頭但是也並不打算就此攔住,範魚聽完明月的話,眼淚打轉緩緩開口:
“明月郡主,您是堂堂東夷城送來與我大慶交好公主,那醉仙居是何等地方妳我不是不知,其實我們這等女眷能去的,而且我與二殿下也只是同好幾本書有過數面之緣,您作為東夷城的公主,大慶的郡主就如此誹謗我,我無話可說,但是妳不能辱我大慶皇子,罷了!我作為司南伯之女,定不能為了自己的命去侮辱了我範府門庭和二殿下的聲譽”
說罷範魚就朝著壹根立柱奔去順帶還狠踩了郭寶坤壹腳
“範姑娘”李承澤壹把攔住不知範魚是有意還是無意撞在李承澤的胸口上特別大力
李承澤悶哼壹聲
“用不用這麽用力,我差點就信了”接著就扶起梨花帶雨的範魚大聲說
“範姑娘,您是重臣之女,不止於此,小王身正不怕影子斜,況且有太子殿下在這,定會還我清白”
“哎呦!我的傻妹妹,妳這是何苦呢!”
“哥哥,我在這公堂之上被人當眾侮辱,我還有何臉面存活於世”範閑立馬和範魚演了壹出兄妹情深.
太子瞇縫著眼 看著三言兩語就把從郭寶坤狀告範家兄妹變成了東夷城質子當著吏部公堂侮辱大慶重臣和皇室子弟的範魚微微壹笑
“請太子殿下定奪!”李承澤微微施禮,就在太子剛剛想說話壹道聖旨從天而降,解決了郭寶坤之事,另外對於明月失禮的行為,禁足長公主宮十日,
“承澤哥哥,我。。。。。。”明月看著對自己愛答不理的李承澤
“明月郡主,趕緊回到姑姑身邊吧!” 李承澤壹回頭就看見和範閑走出吏部的範魚,雖然沒有了剛才的柔弱之態但還是有些腳步虛浮
“妳。。。。” 明月看著此時得意洋洋的範魚氣的說不出來話.
“呦!郡主殿下,妳怎麽還在這,還不快回宮禁足!這可不是東夷,”範魚看了看自己流血的雙手
“二殿下,家妹今日吃了不少苦,我先帶她回府”範閑失了壹禮扶著範魚路過明月身邊,剛沒走幾步,明月就捂著頭蹲在地上
“呵!哥,妳給她下了什麽藥,”範魚靠在範閑懷裏
“她禁足的這十日每日吃什麽吐什麽,頭痛不止,”範閑小心翼翼的扶著範魚
“可有解藥?”
“無解,十日之後不在頭疼,但是還是吃什麽吐什麽,大概半個月之後就自己好了”
“哥,妳夠狠”
“誰要她欺負我妹,活該”
“承澤哥哥,我頭好痛啊!”明月可憐巴巴的望著李承澤
“這慶國上下誰人不知監察院三處主辦費介的手段,他的弟子個個用毒了得,別人避之不及,妳卻主動招惹,還壹下子招惹兩個,愚蠢” 李承澤看了壹眼明月轉身離開明月來到監察院求藥,三處早已知道事情始末,開了幾副藥,結果沒有好轉之勢反倒日益嚴重,就這樣求生不能的過來壹個月才算好起來,。。。。。。
“天哪!這怎麽成了這個樣子?”柳姨娘看著傷痕累累的範魚
“姨娘不打緊的,”範魚笑了壹下
“別說話了,來我扶妳回房,若若,幫我給妳姐上藥”柳姨娘扶著範魚
“好”範若若也扶起範魚
“二夫人,這是二皇子差人送了的藥,說大小姐能用的上”壹個家仆拿著壹個白色的藥瓶
“二夫人,二殿下親自來了,說十分關心大小姐的傷勢”又壹個家仆前來通傳
“若若,思轍妳們先把妳姐送回房間,範閑妳和我去看看”
“謝謝姨娘”
範魚微微壹笑
“放心!這幾日不管誰來我都說妳不方便見客,妳父親讓我告訴妳,他已經去跟皇上說那明月郡主對妳用私刑的事了。”說罷柳姨娘就和範閑來到了正廳
“拜見二殿下”柳姨娘和範閑施了壹禮
“夫人好,”李承澤回禮
“夫人,不知範姑娘的傷勢如何,可否讓小王進去看看”李承澤壹臉擔憂的表情竟讓範閑看不出真心還是假意
“勞煩殿下惦記,小妹已經服過藥了,”範閑說了壹句
“王爺如此掛念小魚兒,是她的福氣,只不過男女有別,更何況小魚兒還有婚約在身,不合禮法”柳姨娘欠了欠身子
“那罷了,這些東西留給範姑娘調理身體吧!”李承澤說完就離開範府
“小魚兒怎麽會和二殿下扯上關系?” 柳姨娘擔心的問
“姨娘別擔心,這些事小魚兒會處理好的!”範閑寬慰
“那還弄得壹身傷,算了去看看小魚兒”範魚躺在床上,趕走了伺候的仆人,和範閑說了自己想安靜壹下之後倒也沒人來打擾,除了父親來看了壹下,說了幾句話範魚倒也樂的安靜的睡了壹下午,再睜眼已是大半夜,範魚活動了壹下,疼的吸了壹口涼氣,範魚趴在床上看著窗戶就道
“進來吧!我這房間沒什麽值錢的” 順著範魚的聲音,從窗戶跳下來壹個黑衣人,範魚看了壹眼隨即松了壹口氣“謝大護衛,妳家二殿下呢?”
“看不出來,範姑娘對小王這麽掛念”李承澤從窗戶進來對著床上的範魚壹挑眉
“殿下,我出去看著!”謝必安適時的出去
“殿下這大半夜不睡覺,爬窗進女子的閨房,不合禮數吧!”範魚本想活動壹下,結果又扯得後背疼的吸力壹口涼氣“都這樣了,嘴還不饒人,別動了”李承澤快步上前蹲在床前摁住範魚,此時二人的距離近的可怕,彼此的呼吸都打在臉上
“咳!二殿下隨便坐,茶自己倒就行”範魚扭過微紅的臉
“今日妳倒是演的不錯”李承澤索性直接坐在範魚的床榻的地上,範魚趴在床上,雖看不到李承澤的臉,但是倒是壹扭頭就能看見李承澤那微紅的脖子和耳朵
“今日殿下為何要幫我們兄妹!”範魚拿起壹個蘋果啃了起來。這是範閑準備的,範魚今日並未怎麽吃東西,範閑就叫人準備了這些果木,
“欣賞妳哥哥的才華,文韜武略,愛慕妳的壹切”李承澤也不客氣的拿起壹個橘子
“說真話!”範魚口氣冷淡了不少
“是真的”
“別以為我受傷了就沒辦法了”
“因為妳哥和妳各有壹半內庫,監察院繼承權,我和太子勢如水火,他與妳們兄妹二人交惡,我與妳們交好理所應當,而且據我所知,妳來京都不久,手底下可有不少。。。。”李承澤話沒說完範魚就打斷他
“妳查我?”
“以妳的本事,我想查的,壹定是妳願意讓我,或者是太子,哦!還有宮裏的查到的”李承澤把沾滿汁水的手順勢擦了擦
“哼!倒是聰明!”
“範魚!嫁我,助我登上皇位,妳便是後宮之主,妳範家壹人之下萬人之上!”李承澤沒有看範魚倒是拿起壹副範魚的女紅把玩起來.
“殿下,真的那麽喜愛權利?”範魚笑了
“範魚,這比交易妳穩賺不賠!”
“我範魚要嫁之人,壹定是真心愛我護我之人,我的心絕不是我用來交易的工具!”
“那妳會支持太子”李承澤站起來看著眼前的範魚
“我只想保命,保護我的家人!”範魚擡起袖子,看著上面的汙漬眉頭壹皺
“敢問二殿下,您剛才可是用這個擦的手?”
“範姑娘,明日小王定給妳送來十匹錦緞賠罪”李承澤在範魚的枕頭要打到自己的時候跳窗跑了
【大街】“殿下,範魚可是沒同意?”謝必安問到
“倒也不出我意料,她不是壹般女子。”李承澤笑了壹下
“那著實浪費殿下今晚這壹行。”
“無妨,至少本王知道她已無大礙”這就話李承澤說的極輕,以至於謝必安都沒聽到
“殿下在笑什麽?”
“必安,妳明日準備十匹上好的錦緞,送到範府,司南伯若是問,妳就說是本王和範魚有生意往來欠範魚的”
“是!”
範魚在家中躺了幾天也就能下地了,不過司南伯還是借著這個由頭關了幾天範魚,可是範府豈是能關住範魚,範魚本想讓範閑帶自己出去,可是範閑打死都不同意,範魚到是沒糾纏,來到自己小院後墻根翻墻出了範府,範魚壹路上逛到了監察院,出示了自己監察院督察的腰牌,得知範閑已經來過,並且在葉輕眉裏的石碑站裏良久,範魚也看了石碑,感觸良多的離開,壹路上自己心裏都在想
“娘,我雖未見過您,但是我很佩服您的理想,可是女兒覺得,這個理想很好,但是絕對非壹個葉輕眉,壹個範魚就能改變這個世界,就像範府裏的下人,範魚對他們平等對待反而會讓他們誠惶誠恐,所以,改革要先改變思想,所以,女兒會去努力。。。。”範魚正在想著突然胡同口閃過壹個黑影範魚定睛壹看原來是自己在儋州大雪地裏救回來的七寶,年紀和範魚壹般大,範魚就讓他跟著五竹學藝,倒也是和範魚壹起長大,此次回京都範魚也帶著他壹同回了京都
“七寶,妳怎麽來了”難怪範魚會這樣驚訝,到了京都為了掩人耳目她便讓七寶藏在了暗處
“師父要離開京都找些記憶,我想陪著師父去,但是不放心小姐”七寶不愧是五竹的徒弟,這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五竹2.0的味道
"妳去吧!妳也能照顧到五竹叔生活方面,我有能力自保,哥哥那邊有滕梓荊呢,七寶,妳怎麽受傷了?”範魚看著七寶的手,順勢拿出藥粉用自己的手絹包了起來.
“和人打架了,”
“那人已經跟蹤小姐好幾天了!”七寶看著自己已經包好的手
“是不是壹個擅長用劍的人”範魚看了看七寶破了的衣服
“小姐知道?”
“我知道,所以這是打輸了?”範魚摳著七寶衣服的破洞
“小姐,我沒輸,他也被………..誰?出來”七寶話沒說完就看見他把範魚護在身後用自己的鐵釬指著暗處
“範姑娘,幾日不見,看樣子傷是好了!”李承澤走了出來,身後跟著臉上有幾處血痕的謝必安
“二殿下這是跟蹤小女?”範魚示意七寶沒事
“小王對範姑娘壹見傾心,自然想多多了解姑娘,就想著讓謝必安暗中保護姑娘,想不到姑娘身邊還有如此高手!”李承澤看了壹眼七寶
“我何德何能能讓二殿下如此掛念,七寶只不過是護我周全的普通護衛罷了,至於其他二殿下還是死了這條心吧!”範魚施禮壹禮
“範姑娘,能讓殿下這麽上心的女人妳可是第壹個!姑娘不要不識擡舉!”謝必安看了壹眼七寶
“我家小姐妳主子配不上”七寶懟了回去
"我家殿下乃皇家子弟,豈容妳放肆”謝必安抽劍
“必安,不得無禮,範姑娘,前邊有家面館不錯,不如壹坐” 李承澤拱了拱手
“七寶,我沒事,妳回去收拾壹下吧!把妳的外套給我,我知道妳不愛穿新衣,我給妳補壹下,晚上來我房中拿”範魚倒是沒有直接回李承澤,轉而對七寶說“小姐,師父就給我縫了!”七寶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完全沒有剛才對謝必安的那種劍拔弩張
“妳可拉倒吧!叔的衣服都是我給縫的,給妳選,是我給縫補,還是我給妳置辦壹身新衣”範魚壹聳肩
“那謝謝小姐,師父也有幾件,您知道我手笨,我壹會送妳房間!”七寶把外套脫下給範魚
“妳…….”沒等範魚說完七寶就施了壹禮對李承澤謝必安冷冷的說
“妳們要是敢傷我家小姐,拿命賠!”說完就施展輕功頓時消失
“殿下,把這個給謝大護衛,畢竟是我的護衛傷的”看見七寶離開範魚轉身給李承澤遞過去壹個藥瓶,
“放心,只是壹般療傷的藥,無毒”範魚看著謝必安忌諱自己是費介的學生
“多謝範姑娘!”謝必安接過藥
“看不出來,範姑娘和妳這個護衛倒是不壹般,範姑娘都可以為其縫補衣服”李承澤自己都不知自己的話語裏帶了壹些吃味。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慶余年二皇子同人文第四篇就到這裏了,人啊多去探討自己內在的聲音的話,那麽可能少走彎路!所以二皇子,喜歡上了就這麼簡單!感謝小姐姐的文章提供!

B站ID號:95724124

慶余年小說連載上一篇: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三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