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五篇(慎点)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五篇(慎点)

今天最夯BL同人文推薦網的小編開始給大家帶來德雲家的小倩嫚兒小姐姐所編寫的慶余年小說二皇子同人文第五章,未來帝王的女人必然是智慧的,需要與淤泥中而不染,必要的心機不可或缺!主攻李承澤$範魚bg向,大家慎點!

“自幼壹起長大的情意,摻不得假”範魚也不知聽懂還是沒聽懂李承澤話外的意思便說了壹句
“姑娘怕不是喜歡妳這個護衛?”此話壹出李承澤才覺得自己有些失態,看著瞪著自己的範魚,心裏壹陣不舒服,自己明明和這個女人認識不久,怎會因為她如此失態
“殿下的腦洞著實太大!”範魚本能的想跟李承澤解釋
“何為腦洞?”李承澤雖不理解腦洞的意思,但範魚的否定語氣還是讓他十分高興
“額,殿下不是說要請我吃飯的嘛?”範魚笑了壹下扯開話題
“範姑娘請”。
“殿下請”
【面館】二人來到壹出僻靜的雅間,謝必安很識趣的在遠處守候
“姑娘覺得這京都風景如何?”李承澤背手看著窗外
“比儋州好上百倍之余,嗯壹壹,也比儋州兇險上百倍之余”範魚雙手托腮
“那妳們兄妹二人為何還要來京都”李承澤拖鞋蹲在椅子上削著蘋果
“為了真相和心知所想”範魚喝了壹口茶
“姑娘覺得,我與太子誰能贏?”李承澤平靜的問著範魚
“決定權在咱們的陛下手裏,我怎麽會知道?”範魚壹攤手
“姑娘可是有壹半內庫財權和監察院督察之位,姑娘難道就不想獨攬大權?以姑娘的手段,我認為綽綽有余”李承澤削著蘋果
“殿下是在離間我和哥哥?妳可要想清楚後果,殿下妳猜,是謝必安快還是我的手快,”範魚壹個轉身跪在李承澤身後,壹只手扶著李承澤的肩膀,壹只手從袖口裏漏出壹直匕首抵在李承澤的脖子上
“哼哼,早就聽聞妳們兄妹二人情比金堅,來範姑娘吃蘋果”李承澤只是壹瞬間的身體壹緊,隨即塞到範魚口中壹塊削好皮的蘋果
就在這時店小二推門而進,範魚猛的藏回匕首,卻被李承澤摁住,在店小二的眼裏自己完全就是打擾了這位富家公子的好事但是也只能哆哆嗦嗦的說
“公子,姑娘妳的飯食給您放這裏了!”說完就跟火燒眉毛壹樣跑了出去
“這個結果滿意了?不出三日,就會穿出來司南伯之女不守婦道禮節”範魚抽手做回自己的位置
“那到時我便娶妳”李承澤吃了壹口面
“哼!我若是沒有這些權利金錢,二殿下還會如此”範魚看著眼前吃面的李承澤
“會”李承澤回答的幹脆,到讓範魚壹時分不清真假
“好了,不談這些東西了,這面再不吃可就要坨了”李承澤端著碗看著未動筷子的範魚
“二殿下,妳身為皇子能不能有點吃相?沒人跟妳說過妳吃飯時像餓了八輩子嘛?”範魚吃了壹口面
“妳是第壹個,”李承澤夾了壹塊肉給範魚
【皇宮】“陛下,二皇子的侍衛跟蹤小範姑娘,卻和小範姑娘身邊的壹個高手打了起來”
“哦?誰贏了?”
“不分伯仲,”
“小丫頭可以啊!有她娘的風範” 
“只是二皇子對小範姑娘多有拉攏之意,不僅夜探閨閣,今日二人還壹起去吃了面,。。。。”
“小丫頭什麽意思?”
“範魚姑娘,倒是表現的不卑不亢,反正老奴倒是沒看出來他們二人有逾越之情” 
“倒也無妨,只要在控制之內,由著他們二人,我倒想看看小丫頭能不能像他娘有壹番作為,”
“小範姑娘,倒也算的個女中豪傑,能文能武的”
“妳安排壹下,讓他們兄妹二人進宮壹趟”
“是”
【範府】:“小魚兒呢?”範建看著範閑眾人唯獨少了範魚
“大概在房裏睡覺”範閑知道範魚偷偷跑了出去就替範魚打著馬虎眼
“睡覺?那他是不是夢遊跑到大街上去了?”範建喝了壹口湯
“老爺,小魚兒的性子好動,妳這幾天又不讓她出去,我怕她悶就讓她上街給我看看最新的衣服款式,”柳姨娘給範建夾菜
“對對,我還讓姐給我留意壹下京都的發簪款式呢”範若若附和
“對,姐也打算再開間茶館,去看店鋪裏了”範思轍哈哈壹笑
“妳們呀!就給她打馬虎眼吧!”範建看著大廳門口閃現的人影笑了笑
“爹,您………回來了”範魚尷尬的施了壹禮。
“嗯!給妳姨娘看完衣服款式了?”範建看著還有仆人在就索性給了範魚壹個臺階
“哦哦哦,對看完了,姨娘壹會兒我跟您細說”範魚立馬心領神會
“壹會兒妳們母女三人細說壹下,去定幾身合適的衣服,半月之後陛下要大宴百官,所有家眷都要跟著,”範建又喝了壹口湯“範閑和範魚明日跟我進宮,妳倆壹個是提司,壹個是督察,自然是要見見陛下的,更重要的是,小魚兒可能是這大慶國第壹位女官,明日切記要準備好”範閑和範魚敏銳的覺得範建再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些不自然“父親,妳可還有話要說?”沒等小魚兒問完範建就說,
“小魚兒,妳跟我來書房”
“是”
【書房】“今日妳可見了二皇子?”
“街邊偶遇”
“小魚兒妳應該知道這京都風雲詭譎,我也知道妳並不喜歡那樁婚事,只是當初若不同意,妳可能就沒有回京都的機會,就沒辦法奪回屬於妳們兄妹二人的壹切,這幾日妳可以說是在京都這各府小姐中出了名,林相也知陛下想讓妳接手壹半的內庫,監察院,和成為我大慶的聖女,所以主動提出取消妳與林大寶的婚約,陛下雖未壹口答應,但是也說只有妳能在聖女的選拔中勝出那定當另謀婚事,但是父親希望妳不要選擇皇室子弟……….要不然妳就會處於十分危險的漩渦”範建語重心長的說
“父親,我對李承澤絕無男女之情,”看著範魚斬釘截鐵的話範建點了點頭
“父親,何為聖女?怎麽會突然冒出來這麽個聖女選拔?”
“妳可知北齊的聖女海棠朵朵,陛下說我們大慶也得有壹個,聖女有調度天下兵馬和錢財的權利,是壹個國家的象征”“允許這樣壹個地位存在,不會影響皇權?”
“怎麽會,聖女看似權利大的很,可是這天下最大的權利在陛下手裏,說通俗壹點,陛下讓妳壹人之下萬人之上那就可以,若不然妳跟壹個普通小女官沒什麽區別?”
“那父親如何認定我會是?”
“聖女不只要琴棋書畫,還要至少是個八品以上的高手,這京都除了妳還有誰?我看得出來,妳身上比妳哥更像妳娘,所以有這些權利對妳也是好處”
“是!”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女兒告退!”
【房間內】範魚拿起針線壹邊想著聖女和明日面聖之事壹邊給七寶和五竹縫補衣服,這時窗戶打開範魚也沒回頭就說
“哎呀!七寶,妳走正門就可以了,我不是跟妳說妳明晚來拿嘛!”
“範姑娘真的再補衣服?”李承澤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範魚騰的壹下回頭
“二殿下,妳怕不是有什麽變態的癖好吧!”
“何為變態?”李承澤壹臉茫然
“像二殿下這種深夜爬窗進女子閨房便是為變態”範魚索性坐在地上繼續縫補衣服
“我聽說姑娘馬上就是我們南慶的第壹位聖女了,特意提前前來祝賀”
“哼!殿下好快的消息,怕不是在宮裏安排著人那吧!另外先別急著恭喜,京都各府小姐都會參加選拔,不壹定是我的”範魚揉了揉眼睛靠近了燭臺壹些繼續縫補衣服
“哈哈!這都是小事,我身邊也要宮裏和太子的人,不過嘛!我倒是覺得,我大慶聖女非姑娘莫屬,” 。
“那謝謝殿下吉言,殿下請回吧!哎呀!”範魚話沒說完,壹不小心被針紮出壹個豆大的血珠
“怎麽這般不小心,我看看,這些事,交給下人去做就好了,壹個小姐還要給護衛補衣服”李承澤抓起範魚的手用自己的帕子擦幹凈血然後看著那幾件衣服又是喃喃不休
範魚看著眼前的李承澤,心中本是壹緊但是想起來範建的話立刻把手抽了出來“多謝殿下關心,只是七寶和我壹起長大的我從未拿他當過下人,他的衣服也都是我補,”
“那本王也算是妳朋友吧!本王也有不小心破了的衣服,妳要不要也幫本王個忙?”李承澤看著眼前抽回手自己卻保持著剛才握住範魚的手的姿勢笑了壹下
“殿下還穿縫補衣服?”
“我樂意”
“這算是殿下的王命嘛!” 
“自然,我壹會讓謝必安送過來,走了,”
“恭送殿下” 
【街上】“必安,我可有破舊衣服”李承澤問著謝必安
“殿下,那些衣服可都扔掉了”
“那這樣,妳給我衣服捅幾個窟窿,然後送給範魚讓她給我補”
“殿下,您身為壹個皇子,穿縫補衣服這不合禮數”
“無妨,我又不穿出去” “殿下,那範魚雖說有幾分姿色和能力,但是以殿下的條件這京都各府那家小姐不想嫁以殿下,殿下為了壹個範魚何至於此,”謝必安看著李承澤十分不解
“她………..不壹樣”
【長公主宮】“長公主,陛下明日要召見範魚兄妹,陛下還想要範魚成為咱們大慶聖女”
“哦?有趣!妳覺得我是這慶國最優秀的女人嗎?最有權利的女人嘛?”
“長公主手裏有內庫財權,又是長公主,自然是。”
“那妳覺得我會允許另壹個威脅我的人存在嗎?”
“是,奴婢明白了”
“哼!可惜範魚豆蔻年華,哈哈待在儋州不好嗎?偏偏要來京都送死”
【二皇子府中】“來,必安就把我身上這件衣服給我戳幾個窟窿”
“殿下,這……….”謝必安猶猶豫豫
“我讓妳這麽幹就這麽幹”李承澤指著衣服
“殿下,側妃求見!” 壹個下人沒等通傳完,壹個壹身青色華服的女子走了進來
“殿下這麽晚了去哪裏了?我做了壹些吃食,”王側妃端著點心走了進來
“聽說妳父親今日和太子相聊甚歡”李承澤頭也沒擡在畫紙上畫著壹個女子
“殿下,我會勸……….”王側妃話沒說完李承澤就打斷她
“怎麽選擇我不強求,但是要知道選擇的後果哦!”李承澤含情脈脈的看著王側妃,但是王側妃明顯看到了殺意
“殿下贖罪,父親他只是…………”
“妳父親只是覺得,妳嫁入府中五年,妳好歹也是名門世家子弟,卻遲遲還是個側妃,心有不滿對吧!”李承澤壹笑
“殿下………”王側妃跪在地下瑟瑟發抖,父親只是在見自己時發了句牢騷話,和今日與太子聊了幾句字畫的事,李承澤就全然知曉…… 
“愛妃,妳可認識此畫中女子”李承澤話鋒壹轉指著自己畫的範魚那天玩貓的身影“這是那家姑娘,殿下只管說就是,妾這就準備偏院”王側妃看著畫中女子瑟瑟發抖,又氣又怕
“他是司南伯之女,範魚,也是未來的二皇妃,妳若真心準備就去收拾後院正房,她當的起我皇子府的女主人。”李承澤看著畫說 “是”王側妃看著範魚眼睛都要滴出血,
“還有,妳也可以去告訴妳父親,讓他幫妳想辦法對付範魚,”李承澤微微壹笑
“妾不敢”王側妃如醍醐灌頂但還是唯唯諾諾的低下頭
“出去吧,點心不錯!”
“殿下,我有壹事不明?”謝必安看著王側妃出去對著李承澤問到
“講!”
“殿下知道王側妃善妒,他父親又是朝中大臣,這些年咱們沒少利用側妃鏟除異己,您為何要告訴側妃範魚之事?"
“按道理來說,我身為壹個皇子,不該有尋常感情,妳還記得那日範閑問我相信壹見鐘情嘛?本王騙了他,本王壹開始不信,那日街上看見範魚的第壹眼,本王信了,老天爺肯定是對我多有照顧,讓本王動心的人,恰好有錢,有權,有腦子,又漂亮,”李承澤把王側妃做的點心倒掉
“那殿下為何挑起側妃的妒意?” 
“自然是為了磨練範魚了?本王的女人可不能只會習武,玩權謀,女人還是要和女人玩心機的”
“那萬壹範魚他有性命之憂”。
“那本王會記得她壹輩子,會替她報仇,等我成功了,我就去陪範魚。妳放心王南輕鬥不過範魚,本王相信範魚。”
“殿下,範魚給妳的感覺是什麽樣的?”
“就像我的心壹樣重要!”
“殿下,這衣服還送嗎?”
“送”。
【第二日】範魚天還沒亮就被柳姨娘拉起來換裝,梳洗,
“姨娘,這個簪帶著壓腦袋”範魚看著自己這是典型的名媛裝束,鵝黃色的長裙給範魚平添了幾分淑媛氣,本來就很精致的臉龐不需要過於的施展粉黛,
“妳別說,妳做的這個口脂顏色倒是稱妳,還便於攜帶,”柳姨娘給範魚塗著她用竹筒做容器做的口紅,範魚笑了壹下,本來只是想著方便,沒想到範思轍看到了商機坐了推廣
“我送給姨娘那支如何?” 範魚壞笑了壹下,範建那脖子處雖有遮蓋但是哪裏能蓋的住
“死丫頭,少貧,進了宮穩妥些,”姨娘有些臉紅
“不是,小魚兒,妳今日這麽隆重啊!”範閑看著頭飾被壓的愁眉苦臉的範魚偷笑
“哥,妳在笑!” 範魚起身要追範閑
“哎哎哎!剛才怎麽跟妳說的,要端莊”
“是,姨娘”範魚立馬輕聲輕語的給柳姨娘施了壹禮
“快走吧!妳爹快下朝了!然後妳們壹起去面聖”
【皇宮中】“這是誰家的公子,小姐呀,男的壹表人才,女的貌若天仙”壹對宮女切切私語
“這是司南伯府上的那對私生子”
“天哪!女的這麽漂亮還要嫁個傻子!”
“噓,妳小點聲”
“哥,別管他們!我們快走去等父親”範魚看出範閑想替自己出頭
“小魚兒,哥壹定要讓妳幸福快樂,”範閑摸摸範魚的頭
“嗯!快走吧!”範魚每壹步都走的亭亭玉立楚楚動人。
“別說,還真跟妳平常那母老虎的模樣不壹樣”範閑樂了壹下
“範閑,妳在笑我壹下!”範魚叉著腰揪住範魚的耳朵
“別別別,我錯了”範閑求饒
“哼!進了宮要守規矩,這個樣子成何體統”壹個身穿紅色華服的女人走了過去
“他誰呀!” 範閑知道範魚消息靈通就問
“太壹壹子壹壹妃”範魚聲音極小只有範閑能聽到,但是身後壹個女聲傳來
“她是太子正妃,蘇氏,蘇柔”王南輕走到範閑範魚身邊
“妳是二皇子側妃吧!”範閑看著王南輕
“聽殿下說起過範姑娘,美艷動人,與尋常女子不同,今日壹見果然美貌動人不拘泥小節司南伯果然教女有方” 範魚聽完壹笑,內心OS【這是說我不懂規矩,我爹疏於管教啊!】但是很快施了壹禮。
“比起側妃妳我差遠了,妳對二皇子情深義重,哪怕您是重臣之女也甘願嫁做二皇子為側妃,妳這種精神讓我欽佩”王南輕被範魚噎的說不出來話,範閑給自家妹妹比了個大拇指王南輕壹揮袖子轉身離開
“小魚兒,這女的是不是認為妳要搶她老公,妳和老二。。。。。”範閑攬住範魚的肩膀,話沒說完
“我跟李承澤啥也沒有,妳覺得我會跟別人分享同壹個丈夫?”不知道為什麽,範魚在說自己跟李承澤沒有關系的時候,大腦出現了壹個聲音【妳在撒謊】
“父親出來了”範閑看著下朝的人群,就拉著範魚在等著範建出來
“小魚兒,妳有沒有感覺那幫年輕的大臣都在看妳,” 範閑看著自己妹妹被壹個個的猥瑣男人看來看去心中不爽,更不爽的是那兩位皇妃,自己在範魚面前毫無存在感
“諸位都這般盯著小女幹什麽?”範建大老遠就看見那幫年輕大臣在範魚身上打轉自然也是不爽,自己閨女好看,但是也不是什麽歪瓜裂棗都能看
“爹,”範魚跑過去抱住範建的胳膊,
“這麽大了,沒個規矩”範建嘴上這麽說,但是看著其他大臣投來的羨慕眼光還是十分開心地。
“久聞範姑娘大名,今日壹見果然名不虛傳”太子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蘇柔施了壹禮走到太子身邊
“見過太子殿下”範魚十分端莊的施了壹禮
“呦!範姑娘今日這身打扮小王差點沒認出來啊!”李承澤笑了壹下,完全沒把王南輕放在眼裏,差過王南輕直接走到範魚身邊
“早就聽聞二哥與範姑娘關系不壹般,二嫂果然好氣度” 太子補刀
“太子殿下,小女和二皇子只是有過幾面之緣同好幾本書籍而已,而且小女還有賜婚在身,這些我可都在刑部跟梅大人說過,太子殿下不也在壹旁旁聽嘛?要在讓梅大人再給我上夾棍?哦!我想起來了梅大人已經告老還鄉了,”範魚看似用調皮的語氣講出來,是則是在告訴太子上次有梅大人背鍋,這次在場的可沒有。
“哎!這陛下還等著我們,二位殿下請”範建看著小魚兒也沒吃虧,太子吃癟,於是開口。幾人朝著寢宮走去,走到壹半範魚突然扶住頭腳步壹虛,範閑急忙扶住
“小魚兒,怎麽了” 
“沒事,哥,不知道為什麽,越走越頭痛,我好像來過這,可是我這是第壹次進宮”範魚又感覺腦袋裏有個聲音在提醒自己可是卻聽不真切
“怕不是被這滿頭金銀壓的?”範閑看著範魚有些心態
“哥,沒事,也有可能是沒吃早飯的關系”範魚深吸了壹口氣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慶余年二皇子同人文第五篇就到這裏了,一入皇宮深似海,祝大家好運!感謝小姐姐的文章提供!

B站ID號:95724124

慶余年小說連載上一篇: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四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