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六篇(慎点)

假借結婚變真結婚第四章

今天最夯BL同人文推薦網的小編開始給大家帶來德雲家的小倩嫚兒小姐姐所編寫的慶余年小說二皇子同人文第六章,從不確定到確定,愛情也就是這樣了,好久沒粉男女cp了,這對挺可呀!主攻李承澤$範魚bg向,大家慎點!

“我告訴妳倆,壹會兒面聖都給我穩妥些”範建看著範家兄妹
“是”
“二位殿下,範大人,陛下讓妳們在此等壹會”太監出來通傳
“範姑娘,臉色不太好啊!”
李承澤看著範魚比剛才有些發白的臉問
“多謝二殿下,臣女無礙”範魚看著要用眼神殺了自己的王南輕施了壹禮
“殿下,喝茶”王南輕遞過泡好的茶
“不喝,來範姑娘喝茶!”李承澤說了壹句不喝卻把茶盞遞給範魚
“殿下,臣女未吃早飯不宜喝茶”範魚看著李承澤這壹系列的動作,這不是在故意讓王南輕恨自己嗎?
“誰沒吃早飯啊!”裏面穿了壹陣威嚴且慵懶的聲音,太子和範建首先反應過來,隨後眾人齊齊跪倒只有範家兄妹站在那
“妳沒吃早飯?”慶帝倒也是不在意反而像壹個和藹可親的叔叔笑著問範魚
“陛下,小女自幼懶散慣了還請陛下……….”範建話還沒說完就被慶帝打斷。
“哎呀!他這個年紀正好是活潑的時候,妳老那麽板著他們,早晚變成個木頭,”慶帝看著範魚又說“司南伯啊!我要是有這麽個女兒,我都不願看見他們”說完指著太子和李承澤二人皆是頭低的更低
“都沒吃飯吧,朕也沒吃,今個兒都沒外人,傳早膳入座吧”待眾人落座司南伯戳了壹下範魚
“妳看看二位皇妃怎麽坐的,別跟個豆蟲似的”
“父親,小魚兒是被這冠給壓的”範閑替範魚辯解
“範魚啊!可是坐的不舒服?”慶帝看著眼前的範魚腦海裏想起來了壹個人,
“陛下,那我說了妳得答應我不許讓我爹回府訓我”範魚到是個不怕事的
“他要是回府罰妳,我就打他板子”慶帝看著範魚心中喜愛
“陛下為了今日進宮,我姨娘五更天就把我叫起來了,這個冠可壓人了,壓得我頭疼”
“放肆,範魚妳好歹也是司南伯之女怎可在陛下面前口無遮攔”蘇柔拍了壹下桌子,給範魚嚇得壹激靈
“妳做什麽?她年紀還小,妳身為太子妃這樣做就和規矩了?我還在這呢”慶帝看著蘇柔蘇柔立馬跪倒
“陛下,我只是看不慣範魚如此。。。。。”
“範魚啊!妳要是覺得這冠重,那就摘了,妳以後入宮可以不用戴這些東西”慶帝壹臉慈愛的看著範魚。“謝陛下,”範魚利索的把冠摘下,從袖子裏拿出壹根木簪在頭發上挽了壹個發髻搖晃搖晃腦袋就在這時早膳也上來了,範魚看著眼前的吃食有掃了壹眼眾人,不易察覺的露出微笑
“吃吧,”慶帝壹句話所有人都開動了
“範魚,妳為何不吃?”
“陛下,我妹妹打小挑嘴,這桌子上沒壹個她愛吃的”範閑替範魚說了壹句
“那妳喜歡吃什麽,就換換”慶帝喝了壹口粥
“我……..”範魚看著慶帝拖著長音,他今日對自己這般範魚已經明白壹二
“陛下,這蟹黃包我想跟範姑娘換壹下”李承澤看著範魚
“我記得這蟹黃包可是妳側妃愛吃的”慶帝繼續喝粥
“這,讓給範姑娘就是了”王南輕施了壹禮
範魚看的好笑,剛才太子妃因為對自己的態度被慶帝斥責,他如今這般做倒顯得她明事理
“多謝側妃娘娘”範魚笑了壹下
“聽說妳還喜歡喝海鮮粥”慶帝此話壹出就看見太子便把那粥遞到範魚面前蘇柔雖有不滿但也不在敢說話
“範姑娘請用”
“太子殿下,妳家太子妃不愛喝吧!”範魚笑了壹下
“無妨無妨”
“範魚啊,妳的婚事妳父親和林相都覺得不妥,妳怎麽看!”慶帝看著範魚
“全憑陛下做主”
“也是,妳確實跟林大寶不般配,而且我聽說妳還是個八品上,不如這樣吧,妳當我大慶的第壹位聖女,妳的婚事由朕給妳做主,與林相家的婚事就退了吧!”
“那哥哥的?”
“妳是妳,妳哥是妳哥”
“那全憑陛下做主”
“不過嘛,朕先要考妳壹下,來人吶傳宮典,燕小乙,洪四庠”
“陛下,小女。。。。”範建欲要開口
“不妨事,我會讓他們註意分寸”
“範魚啊!妳能打得過這三個人嗎?”慶帝指著走來的三人
“陛下,若是我贏了呢?”
“那聖女就不用選了,妳將是我大慶第壹個女官聖女!”沒等慶帝說完,門外傳來壹陣女聲
“陛下,若當真如此,何不讓滿朝文武百官都來觀看我大慶這位巾幗英雄的風采?”來人正是李雲睿
“嗯!如此正好!”範魚看了壹眼慶帝,瞬間明白,今日面聖慶帝就是想告訴自己要想退婚,那就只能按他的來
“陛下,這宮護衛是陛下的貼身護衛,燕統領劍術了的,洪公公乃是大宗師,小女只是會幾招花拳繡腿。。。。。。”範建還沒說完慶帝就打斷他
“範魚妳自己選,壹是嫁給林相之子,繼承我許給妳的,二是打贏他們,入朝為官,不僅有我許給妳的那些,還有我南慶聖女之位”
“小魚兒”看著自己父親如此擔心自己,範魚笑了壹下
“陛下,臣女選第二條路,”範魚依舊像壹開始那樣笑著,但眼神裏多了幾絲堅毅,在坐的人看著範魚,慶帝有些失神,果然是那個女人的女兒,李雲睿則是不著痕跡的憤恨,李承澤削著蘋果對範魚的愛意又多了幾分,但是也多了壹絲狠厲,若是範魚不選自己,那麽她就是個會威脅到自己的存在!太子瞇縫著眼睛對範魚也有了幾分興趣,此女若為自己所用,定會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範魚環視了眾人,這壹屋子唯壹對自己這個決定擔心的只有父親和哥哥了吧!範魚承認她很希望李承澤也是那個能和父親哥哥壹樣擔心自己的人,但是她從李承澤的眼睛裏看到了七分擔心,三分期待,別人也許可以這樣,但在範魚心裏李承澤不可以
“哦?第二條路,不後悔?”慶帝微微壹笑
“不悔!”
“好,吩咐下去,三日之後,比武,範魚啊!那就算妳退了這門親事,妳也到了年紀,說說妳的條件,我定為妳覓得佳婿”慶帝看著範魚
“陛下,臣女全憑陛下做主,”
“那把妳指給太子?”
“陛下覺得臣女是做側室的脾氣嗎?萬壹哪天太子妃嘎嘣壹下過去了,臣女逃不開的”範魚壹聳肩。
此話壹出氣得蘇柔臉通紅,而李承澤則是壹臉憋笑,在他看來,那自己可就娶定了範魚。
“那就承澤吧!他正好還缺壹個正妃,再說妳倆私交也不錯”慶帝把私交說的特別重,範魚依舊微微笑道“陛下,那二皇子可就是有壹位正妃和側妃了,我日後成了女官聖女,我還有監察院督察之位,掌管內庫壹半財權,我可沒空跟別人玩後宮心計,萬壹玩脫了,我壹生氣,陛下也知道我是費介的徒弟,萬壹二殿下嘎嘣壹下過去了,我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範魚說完抖抖肩,李承澤噗嗤壹笑,果然範魚要是現在答應了,那才是傻子“範姑娘,妳也算是個才女怎可咒皇室子弟”王南輕有些生氣
“住嘴,”李承澤冷臉呵斥王南輕便不再說話
“那小範姑娘,本宮倒是好奇妳想嫁給何人?”李雲睿喝了壹口茶
“陛下能說嗎?”
“說吧!正好我和司南伯也可以給妳物色壹下,”
“範魚要嫁之人,必是我心中所愛,他可以不是皇宮貴胄,他可以不是名門子弟,但是他要壹心愛我護我,範魚認定的夫婿那便是範魚壹輩子的夫婿,那他也必須要做好壹輩子只有範魚壹個妻子的準備。”範魚很嚴肅的說了出來,在場大概只有範閑能懂,前世他們兄妹父母早亡,自己拖累著範魚,這壹世不光範閑想重新開始,範魚也是壹樣。
“那他要是和妳立場不同呢?”慶帝看著眼前的範魚亦和當年的那個女人壹樣的神情他忽然問了壹句
“我會堅持自己的立場,不是不會妥協,而是值不值得去妥協,若是他的立場對,那和我不會有矛盾”範魚再說這句話的時候,總感覺眼前的慶帝看著眼熟,可是這是他們第壹次見面啊!
“那若是妳倆必須壹生壹死呢?”慶帝說完才覺得自己失態
“範魚會和他鬥到底,若我心愛之人想致我於死地,我會權全力抗衡,讓他死在我面前,再然後………”範魚停頓了壹下,與此同時李承澤削蘋果的手也停頓了壹下
“我會去陪他,生不能同寢,死同穴,”範魚對著慶帝說完直視著慶帝的眼睛,慶帝被那張酷似那個女人得了盯得心虛了……..
“陛下,臣相信您壹定會為小女選壹個好夫婿的”範建開口
“那是,範魚啊!以後多進宮走走,朕特許妳不用那些繁文縟節”
“是”
“回去準備三日後的比武吧!別讓朕失望”
“是”
“妳們都回去吧!”
“是,”眾人施了壹禮
“範姑娘可真是女中豪傑啊!”李雲睿看著眼前蹦蹦跳跳的範魚
“長公主殿下,妳為什麽這麽討厭我?別說為了那個東夷公主,也別說妳是因為我和哥哥分了妳的內庫財權”範魚壹臉笑意盯著李雲睿
“因為妳和我這輩子最討厭的人長得特別像”
“那長公主壹定是嫉妒她的美貌,然後嫉妒我年輕漂亮”範魚依舊聳肩
“是啊!司南伯可惜了,妳這個伶牙俐齒的女兒可還就有三天的活頭了,壹個八品,要對付兩個九品壹個大宗師,真是有勇氣”李雲睿對著範建說
“公主殿下,臣對小女還是十分自信的”
“那到時候我壹定會看著司南伯痛失愛女的樣子”
“絕對不會”
“範姑娘,謝必安的劍術還算可以,不如這幾天讓他給姑娘陪練!”李承澤走了過來
“不用了,我壹般習慣考試前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該玩玩,愛誰誰的”範魚說到吃肚子又咕嚕壹聲,這皇室的飯也太不頂餓了,更何況這都鄰近晌午
“在殿下面前成何體統,”範建說了範魚壹嘴
“哎!範大人無妨,範姑娘早膳不對嘴這又鄰近中午,餓了也在所難免,來範姑娘剛削好的蘋果”李承澤遞給範魚兩個蘋果
“謝二殿下,”範魚直接無視了王南輕的眼神接過蘋果啃了壹口
壹眾人走出宮門外就看見等著壹個黑衣男子範魚笑了出來,小跑過去“七寶,妳怎麽來了”壹旁的李承澤看著範魚失神,此時範魚的笑容是那麽美和發自真心,可是自己就從來美見過,或者說沒對自己這麽笑過
“我要陪師父下江南,去找小姐告別,若若姑娘說妳進宮了,我本想進宮找妳,若若姑娘說這會給小姐找麻煩,所以我就在這等”七寶拿著壹個包袱,裏面正是範魚給他們師徒二人補好的衣服
“小姐,妳房間裏還有壹件衣服不是我們。。。。。”
“那個七寶,我好累好困,今天五更天就起來了”範魚看著眾人打斷
“小姐,我背妳回家,妳可以在我背後睡,馬車不如我穩,妳會睡得不踏實”七寶把包袱掛在脖子上,轉過身半蹲著
“七寶,皇宮和範府足有半祝香的時間”範魚猶豫
“沒事,把小姐送回家,我去找師父,來得及”
“那好吧”範魚也不再客氣跳到七寶的背上七寶穩穩的背起範魚只是跟範閑說了壹句
“範公子,我先送小姐回府,師父讓我告訴妳壹切放心便是”範建對於七寶這個除了範魚誰都愛答不理的性格倒是無所謂
“司南伯,這怕不就是範姑娘心儀的男子吧!看樣子也就是個護衛嘛”王南輕看著範魚七寶,又偷偷瞄了壹眼李承澤
“只不過是個忠心的護衛罷了”
“範兄,今晚我設宴,為範姑娘提氣,還請二位賞光”李承澤對著範閑施了壹禮裏
“好,多謝殿下!我兄妹二人壹定到”
壹眾人走至牛欄街,“範閑,這裏氣氛不對”滕梓荊看著街道對範閑說,
範閑還沒說話就眼疾手快的把範建摁倒,幾支箭從二人頭頂飛過
“爹,妳待著別動,我出去看看”範閑閃身走出車外,看見幾個黑衣蒙面人和壹個體型高大魁梧的男人攔住去路
“殺了他”幾人打作壹團,交手中範閑發現這些人個個都是八品高手,尤其是那個高大魁梧的男人範閑和滕梓荊已經多處掛彩“哥,”範魚沒有坐車所以晚到了幾步,解決掉壹個殺手之後就和七寶跑到範閑身邊看著滿身傷痕的範閑和滕梓荊壹臉擔心“父親沒事吧!”
“沒事,”
接著既幾人沒說話,就進入了殺伐當中,由於範魚的加入,局勢已經有所緩和,不壹會兒就只剩下了那個高大魁梧的男人
“妳是北齊的程巨樹?”範魚從腦海中匹配出壹個人此時的範魚嘴角掛著壹絲血跡
“聰明,”就在雙方又要動手之際從程巨樹的身後不知何時閃出壹個白影程巨樹措手不及被打倒隨後壹眾人把他上前制服
“妳們是監察院的人?”範魚輕咳了壹下
“我等奉院長之命,兩位大人回去歇著吧”為首的那個白衣少年看起來和範魚差不多大!但是表情冷酷
“這些都是什麽人?”
“四顧劍的徒子徒孫,他是北齊的程巨樹”少年已經轉身離開
“哥,北齊的人怎麽會到大慶……”範魚看著壹地屍體解決掉了壹個麻煩眾人不由得都神情放松
“範姑娘小心!”滕梓荊狠推了範魚壹把,壹只不知從何處射來的劍正中滕梓荊,滕梓荊當即昏死過去“七寶,那邊快去追”範魚和範閑架著滕梓荊到了馬車上隨即又對七寶說
“算了,他目標是我,壹擊未中,追不上的,我們趕緊離開”
眾人就這樣回府,範建立馬請了郎中給重傷的滕梓荊醫治,範魚和範閑相互包紮了壹下,就各懷心事的坐在門口“哥,七寶剛才去了監察院,聽見了壹處主辦要放了程巨樹”範魚笑了壹下
“什麽?”
“明天就放人”
“明天我們去監察院門口”
“好”範魚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小魚兒,妳去哪?”
“老二那!告訴他我們兄妹二人今晚多有不便,怕是不能赴約了”範魚這麽說著,但是雙手緊緊握拳她很希望自己的直覺是錯的,
【二皇子府】
“殿下,範家兄妹牛欄街遇刺,”
“可有傷著?”
“範閑和範魚倒是受了些輕傷,又壹個人想暗中擊殺範魚,被壹個護衛救下,成了重傷”
“她無礙就好,壹個侍衛死就死了,那個護衛可是那個叫……七寶的?”李承澤喝了壹口茶
“不是,是當初儋州刺殺的那個滕梓荊,”謝必安拱手“那真是可惜了!”
“殿下,司南伯府上的範魚姑娘求見!”壹個下人進來通傳
“哦!快請!”李承澤從座位上站起來離開房間,就看見範魚正坐在後花園的壹個秋千上晃悠著
“放肆,側妃娘娘在此還不行禮”壹個侍女朝著範魚喊著
“範姑娘,今日我在宮裏可聽見了,妳可不想二女共侍壹夫,我與殿下情比金堅,姑娘有大好前程還是好自為之”王南輕看見範魚壹臉傷痕先是壹驚但還是對於範魚這副不搭理自己的樣子很是生氣
“我今日來,只是告訴二殿下我今晚有事,不來赴約了”範魚笑了壹下,連眼皮都沒擡
“妳給我起來,給側妃娘娘磕頭認錯”王南輕的侍女是陪嫁丫鬟,自然看不慣範魚
“王側妃啊!我勸妳啊還是不要在惹我的好,我要是真想嫁給李承澤妳覺得我會沒有辦法讓他休了妳?”範魚本來就壹肚子火氣,和已經持續了壹天的頭
“啪!”侍女忍不住了打了壹範魚壹個耳光
“誰不知道,我家小姐雖未側妃但行的是主母之權,妳壹個私生女好大的膽子”
“妳知道打人不打臉嘛?妳知道我生氣的時候連七寶都不敢跟我說話嗎?”範魚瞇縫著眼睛周圍氣場瞬間冷了下來
“妳想幹嘛?啊!”那侍女還沒說完就捂著肚子飛了出去,壹口鮮血吐了出來反觀範魚還是原先那個慢慢晃悠這秋千的樣子
“範姑娘,求妳放過她,我會去求殿下讓她壹紙休書休了我的,”王南輕跪了下了,梨花帶雨看著範閑身後“嘖嘖嘖,別演了,我身後這位早就來了,殿下,我這可算是正當防衛啊!還有,我遇到點事,現在渾身疼就不行禮了”範魚揉揉自己的臉範魚笑了壹下,但是這個笑在王南輕眼裏就是輕蔑
“必安,把這個賤奴才處理掉!”李承澤並沒有理會王南輕而是給範魚推起了秋千
“等等,我已經做出了反擊,沒必要要她性命,妳讓妳這位側妃娘娘聰明點就行,我來是想告訴殿下,今日有些小事,今晚這約我們兄妹二人就不赴了”範魚制止了要出劍的謝必安
“姑娘傷的可重”李承澤看著壹臉傷痕和呼吸有些不均的範魚著實有些心疼
“那殿下可事前知道此事”範魚扭過頭看著李承澤
“我說過,我對姑娘壹見傾心,怎會害姑娘?”李承澤笑著推著範魚晃秋千
“哼!若是我沒有殿下想要的權利,金錢和地位,殿下還會對我壹見傾心?”
“那我可能會直接迎娶姑娘成為我的正妻”李承澤沒有說謊,要是沒有這些東西範魚只是個尋常富家女,他真的可以壹輩子只娶她壹人,範魚會是個賢內助
“哈哈!殿下妳當著妳側妃的面說要娶我,妳這擺明了要讓妳家側妃娘娘恨死我!”範魚抓住秋千兩端停了下來二人的手也不小心碰到了壹起,
“我回……..”範魚站起身還未說完話就在站起身的那壹剎那兩眼壹黑李承澤眼疾手快的把範魚橫打抱起來,看著範魚微微發燙的身子和白皙的臉上五個手指印,瞪了壹眼王南輕。
“必安,去請大夫,還有把那個狗奴才處理掉,大卸八塊,餵狗,我倒要看看以後誰還敢狗仗人勢”說完抱著昏倒的範魚走進自己的臥房
【臥房】
“先生,他怎麽樣?”李承澤問著大夫
“這姑娘有缺血之癥,又加上這麽多傷,突感風寒,不妨事,喝完這副藥,退了燒休息壹會就能醒過來了”
“有勞大夫,必安替我送送大夫”李承澤拿起壹個剝了殼的雞蛋輕輕的替範魚消腫,壹會兒又給範魚換壹塊頭上降溫的毛巾。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慶余年二皇子同人文第六篇就到這裏了,兩個人一直都互鬥,這是不是叫做不打不相識!哈哈!感謝小姐姐的文章提供!

B站ID號:95724124

慶余年小說連載上一篇: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五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