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八篇(慎点)-誰也不準傷害她!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七篇(慎点)-我就不信妳心裏沒我

今天最夯BL同人文推薦網的小編開始給大家帶來德雲家的小倩嫚兒小姐姐所編寫的慶余年小說二皇子同人文第九章,沒有我的允許妳許受傷,更不允許死,這美好的愛情呀!主攻李承澤$範魚bg向,大家慎點!

【範府】
“小魚兒,”範閑看著李承澤渾身是血的抱著昏迷的範魚走下馬車,雙眼通紅,壹臉怒意的接過昏迷的範魚
“二殿下,請回吧!“
“這是小王府上的大夫,本王留在著也好幫襯壹些”李承澤壹臉慌亂,範閑不在說些什麽抱著範魚走進房間,李承澤頹廢的坐在臺階上,壹個時辰,兩個時辰,仆人壹盆壹盆的往外倒著血水,灑在李承澤面前,李承澤看著那壹片殷紅慌了心神
“殿下,多謝妳送小女回府,我找了壹身範閑的衣服殿下去換壹下吧!”範建施了壹禮
“不用!我在這等!”李承澤眼神堅毅“殿下,小女初入京都幸得殿下垂愛,多有照顧,只是小女自幼頑劣,著實配不上您這種皇室子弟!”範建的語氣中有些不悅“司南伯,我這次欠範魚壹條命”李承澤看著屋內“殿下臣不敢,若是殿下當真這麽想,以後離小女遠遠的就好!” 範建說了壹句
“不可能!”李承澤有些急了就在這時範閑推開屋門,
“怎麽樣?”李承澤上前詢問還被臺階絆了壹下,“家妹已經醒了,只是比較虛弱!” 範閑失了壹禮李承澤也沒聽完就闖進屋子範閑攔都沒攔住
“範魚,妳怎麽樣”李承澤壹路飛奔又被門檻絆了壹下,李承澤覺得今天大概是他這輩子最狼狽的時候。
“咦~二殿下,妳咋還沒回去,”範魚依舊臉上掛著笑,只不過臉色蒼白
“看看妳死沒死,我告訴妳,妳就算是死也只能是我殺了妳”李承澤收斂了情緒,大概也是發覺了自己失態
“我肯定走在殿下後面”範魚話還沒說完範閑就走了進來無視李承澤“小魚兒,聖旨來了,我扶妳出去接旨” , 聖旨的大概意思就是範魚救駕有功,實乃我大慶女子之楷模 ,即日起範魚便是南慶第壹位聖女,掌內庫壹半財權,居監察院督察之位,婚事有陛下親自定奪,範魚接過這壹紙聖旨苦笑壹下,這短短兩天自己就在閻羅殿走了那麽壹遭,那個拼命不想讓自己成為聖女的人,怕是想不到自己會幫自己提前拿到了這些身份地位“聖女,陛下說了,妳先安心養病,上朝冊封的事,可以暫緩,“
“多謝公公!” ,送走了壹行人,範魚壹回頭看見李承澤已經十分自來熟的蹲在院子裏喝茶,範建看見範魚十分疲憊就說
“殿下,小女需要休息,殿下跟我移步正廳”
“大人,太子殿下求見”壹個下人走過來,
“他來做什麽?”李承澤問了壹句,“回二殿下,是來看望小姐的”,“哎呀!哥,我腦瓜子疼,扶我回房”範魚適時的溜了,範建和李承澤則是去了正廳
【範魚房中】
“哥,他們走了?”,
“嗯!”範閑給範魚捏捏被角,
“牛欄街和今天,怕是同壹夥人所謂,射中我的箭和昨天壹樣” 範魚說“怕不只有北齊的參與,或者是程巨樹和今天那幫殺手只是個幌子,”範閑餵了範魚壹口藥 “如今有三個人,長公主,李承澤,太子,第壹長公主要殺我們,是因為我們會奪走他的內庫財權,我會成為聖女,那麽她這個長公主聲望,權利什麽都沒有了!第二,李承澤要殺我們,原因也很好解釋,我們兄妹二人背後的東西太多,選他,他會如虎添翼,選太子,他會多了個威脅,第三太子也會因為和李承澤壹樣的角度殺我們”範魚看著範閑“以老二對妳的態度,我看八成不是他出的手”範閑試探著範魚,他自己的妹妹,自己最清楚“不壹定,他頗有城府,反正以後我們提防著他們就是” 出乎範閑的意料範魚否定了範閑的說辭
“小魚兒,妳喜歡老二”範閑問了壹嘴,“是”  範魚沒有猶豫,對哥哥她不需要猶豫
“那妳知不知道,老二是妳不能喜歡,不能接近的人,他有多狠妳的消息不比我知道的少”範閑看著範魚。
“我知道,哥,咱倆壹起活了兩輩子,坐了兩輩子的兄妹,我愛李承澤這件事只有妳知我知,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我也很清楚他我不該愛,他不是個好人,甚至是個濫殺無辜的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但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哥,我能感覺得到,他對我的真心,可是他是頭狼,狼的真心我不敢要。所以哥,我不會幫他去奪嫡,我只想繼續老娘的遺願,看著妳和嫂子成親,我們壹家人快樂幸福的生活在壹起,”範魚眼角帶淚的看著範閑
“傻姑娘,哥壹直以為這輩子可以保護妳,但是哥卻不知道妳憋了這麽多事” 範閑擁範魚入懷輕輕哼著小冤家哄範魚睡覺
“小魚兒可睡下了”範建看著輕手輕腳走出來的範閑“是,父親,太子和老二都走了”範閑和範建走出別苑“嗯!小魚兒如今是聖女,還是離這些皇室宗親遠壹些的好”
“父親,小魚兒心中有分寸“
“剛才太後來傳話,要五日後見小魚兒,到時我讓妳姨娘和若若陪著壹起進宮”
“還是父親想的周全” 
【長公主處】
李雲睿憤怒的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推到在地,壹眾宮女嚇得魂不守舍的跪下“長公主息怒”
“人沒殺成,反倒讓她壹步登天了!”李雲睿憤恨的說“殿下,太後要在五日之後召見範魚,”
“哦?對了範魚這次是為了救老二受得傷吧!” 李雲睿眉毛壹挑“是,聽說當時二皇子在範府極為失態”
“把這個告訴明月,還有告訴太子,在不拉攏範魚,她可說不準就是誰的了”李雲睿長舒了壹口氣
“那明月郡主能鬥得過範魚嘛?”,“壹個探路石罷了”,有書則長,無書則短,範魚養傷這幾日每天有範若若陪聊,範思轍帶來坊間傳聞,言冰雲帶來的監察院和朝堂動態,柳姨娘每天變著法給自己做好吃的,當然自己現在是南慶第壹位聖女少不了各種大臣的慰問,不過都讓範建和範閑以需要安心靜養給退脫掉了,太子自然是少不了來幾趟,還有李承澤是天天都來,都要範建和範閑以同樣的理由推了出去
今天天氣好,範若若就讓人在別苑中央安了兩把躺椅和範魚出來曬太陽“姐,明日我和姨娘壹同陪妳入宮”範若若繡著女紅
“如此甚好!”,“姐,不得不說妳這恢復能力也太好了吧!這才五日這傷就好了這麽多”範若若看著範魚,這也是範魚驚奇的地方,他總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確實有些不壹樣。。。。。 ,沒等範魚開口,範思轍跑進別苑手裏抱著壹個紅色的盒子
“大姐,大姐,二皇子來了”
“妳慌張什麽,爹和哥不是說了姐不方便見客嘛?”範若若眉頭壹皺“爹和哥都不在,娘也攔不住………..” 範思轍話沒說完就聽見躺椅上的範魚笑了出來“妳怕是為了妳懷裏這顆人參把我賣了吧!”
“姐,這個可是好參價值不菲………….”範思轍話沒說完就被範若若揪住耳朵
“好呀妳!看我今天不打死妳“
“若若!妳先帶他下去,”範魚聽見壹個由遠及近的腳步聲
“是”範若若揪著範思轍走了
“幾日不見,消瘦了許多”李承澤走到近前範魚閉著眼睛手壹擡
“殿下隨便坐吧!我就不施禮了” 李承澤十分自然的躺在範魚旁邊的壹張躺椅上拿起壹串葡萄吃了起來
“殿下來可不只是為了吃我家串葡萄吧!”範魚閉著眼睛笑了出來“我想妳了,念妳了,掛念妳了”李承澤擡頭望天
“殿下不必說這些,我是不會選妳幫妳奪嫡的 ,我救妳是因為那天我在馬車上說的原因,殿下不要多想”範魚晃動著小腳丫“妳會選太子”李承澤又拿了壹串葡萄,“我只想安穩活著,護我範家周全”範魚拿起壹個蘋果咬了壹口
“那倒也是,妳如今貴為聖女,確實該離我們遠點”李承澤的話倒是出乎範魚的意料
“殿下,怎麽今日不嚷嚷著要是我不選妳就殺了我了” 
“範魚,我知妳心裏有我的,所以妳就算不選我也會不會選太子,這樣也好妳保持中立,對大家都好”李承澤突然抓住範魚的手,可就在那麽壹瞬間範魚抽回來手
“我對妳,沒有壹點愛慕之情,男女之愛,”範魚說出了這句自己已經練習了百遍的話“妳在撒謊”李承澤笑了壹下“殿下若是沒事!請回吧!”範魚睜開眼睛看著李承澤
“聽說妳明日進宮面見太後和各宮娘娘,” 李承澤笑了出來
“是又如何” 
“我來給妳講講那幫後宮的女人,讓妳心中有數”
“洗耳恭聽”    李承澤說完之後,範魚遞了壹杯茶水,李承澤喝了壹口
“大姐,大姐,太子殿下來了”範思轍捂著泛紅的耳朵“請進來吧!妳都把這位大神給放進來了”範魚坐起身
“姐,那些禮物……”,“妳去處理吧!”範魚看著範思轍“範姑娘的傷可好些了?咦~二哥也來了”太子走進別苑“我還與範姑娘相談甚歡”李承澤朝範魚眨巴了壹下眼睛
“太子請坐” 範魚施禮請太子坐下
“範姑娘這幾日可好些了“
“多謝太子掛念,“
“聽說妳明日要進宮見太後,不如我給範姑娘帶路,正好我也挺長時間沒有見太後了”太子喝了壹口茶
“殿下不必了”範魚剛說完就看見太子看著壹旁躺在躺椅上的李承澤“殿下放心,我也沒有答應二殿下,明日我自然是和姨娘,若若壹起進宮” 
“哦!那自然是最好”太子喝了壹口茶 , 範魚打了壹個哈欠太子立馬起身看了壹眼李承澤“範姑娘早些休息吧!”
“恭送太子!”看著太子走遠範魚看著躺在那的李承澤
“二殿下,我累了”
“好吧!本王明日再來看妳!” 
“我希望妳離我遠壹點,”範魚看著李承澤的背影說
“範魚啊!妳我都是壹種人,我不會輕易放棄和動妳,但是妳也要記住妳說的話”李承澤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難受緊,範魚這個丫頭,怎麽就這麽擰範魚也沒在說話轉身回房只是再無睡意。。。。。第二天,範魚早早的起來等著柳姨娘過來給自己洗漱,“小魚兒,這麽早就起來了!”柳姨娘有些震驚,
“去見太後,總該有點規矩”範魚坐在梳妝臺旁支著腦袋“念在妳有傷在身,不用穿那朝服 ,咱們簡單收拾壹下就行”
“好”
【後宮】
“姐,哥已經跟我說了讓我幫妳留意這後宮路線”若若小聲說話
“好!”,“姨娘,咱們先去見太後?”範魚開口問到“先去見宜貴嬪,“
“妳那個堂妹?”,“是”到了宜貴嬪,宜貴嬪看著範魚笑著說“前幾天妳哥自個兒進宮,還說妳頑劣得很,今日這麽壹見,倒是壹位傾國傾城的可人呢!”
“謝娘娘誇獎,”範魚看見宜貴嬪和柳姨娘相談甚歡就借了個由頭和範若若去了別處
“若若,我們現在去哪?”,“寧才人” 
“大皇子生母?東夷城的那位娘娘” 範魚問到
“是,前幾日哥哥前來拜見,在寧才人處吃的午飯,所以他這次特地讓宮人傳話先見妳”範若若笑了壹下範魚也無奈的搖了搖頭寧才人到真如範若若所說,見了範魚聊了幾句武道之事之後就下了逐客令
“若若,我們接下來是不是就得去見淑貴妃了”
“嗯!姐。。。。。。妳放心淑貴妃最好應對”若若也是知道範魚的心事,“我只是好奇什麽樣的母親會生出李承澤這樣的兒子!”範魚笑了壹下,“哈哈!妳到時候就知道了!”若若笑而不語
【淑貴妃處】
“兒臣給母妃請安,”李承澤和王南輕先行來到了淑貴妃處
“兒臣給母妃帶來幾本孤本,”李承澤把書放在淑貴妃的桌子上。
“行了,放這吧!妳反正也不是特意來看我的,妳想見的人馬上就來了,壹邊坐著吧!”淑貴妃看了壹眼李承澤,李承澤也是習慣了在壹旁找了個地方坐著“臣範魚,臣女範若若拜見娘娘,”範魚壹進來就想有壹種撞墻的感覺,怎麽哪裏都有李承澤
“呦!二殿下也在啊!”範魚沒好氣的說給李承澤施王南輕施了壹禮“我許久未見母妃,今日特地來請安”李承澤喝了壹口茶水
“明明是為了偶遇小範姑娘,莫要那我當幌子”淑貴妃此言壹次壹出範魚立馬噗嗤壹聲“不知範姑娘可有讀過什麽書?”淑貴妃問到“不知娘娘可曾聽過壹千零壹夜”
“未曾聽過“
“這個故事是這樣的。。。。。。。。。”範魚趴在淑貴妃的耳朵上嘀咕了壹會兒,說完朝淑貴妃壹笑
“這故事倒是新奇,“
“謝娘娘誇獎!”
【長公主處】
“明月郡主,範魚已經到了淑貴妃處了,二皇子也在”
“哼!這個狐媚子,照計劃安排下去,我要看看她這個南慶第壹位聖女能不能做的安穩“
“是” , ,第二十三回“娘娘該用午膳了”壹個宮人過來“怕是妳也壹時半會的見不著太後,就留在我在吃五膳吧!”淑貴妃抓起範魚的手,
“是,”若若被宜貴嬪有事叫走 ,範魚見狀因為只能答應了下來,眾人落座,範魚看著這壹桌子的吃眉頭舒緩,自己打小挑嘴,若是不對口自己寧可餓死,這也就是範魚不愛去人家席面原因可是淑貴妃今日準備的這壹桌子卻都是自己愛吃的
“承澤說妳挑嘴,特意囑咐禦膳房的”淑貴妃看了壹眼李承澤,確實有那個母親不像兒子好呢!
“多謝殿下”範魚失了壹禮又看了壹眼王南輕他手裏的手帕可都要被他扯斷了。
“範姑娘的婚事也退了,不知姑娘可有中意的人”王南輕給李承澤夾菜
“這個跟妳沒關系,”範魚笑了壹下
“妳……..是,聖女的事自然不是我壹個柔弱女子所問的“
“既然知道 ,哪就閉嘴!”李承澤呵斥
“範姑娘,吃菜“
“謝娘娘”  , 眾人用過午膳,範魚就借口離開,由於太後還在午休範魚就來到了禦花園裏閑逛,“妳可是喜歡獨來獨往”範魚壹擡頭看見明月站在不遠處
“呦!明月郡主,好巧啊”範魚看著來人“妳可真是命大,”明月惡狠狠的看著範魚“謝郡主誇獎”範魚拱了拱手
“妳和承澤哥哥什麽關系?”明月壹步步逼近
“明月郡主喜歡二殿下?”範魚壹步步後退看著不遠處的人影和宮女範魚笑了壹下,這個東夷城的公主不是壹般的沒腦子
“是,承澤哥哥的正妃只能是我”明月停下腳步“是妳的,是妳的,就是妳的”範魚壹個閃身要走。“妳說,堂堂壹個聖女,把東夷城的公主南慶的郡主推下湖了結果會怎麽樣?還有目擊者”明月抓住範魚的手“公主殿下,妳這招老套且愚蠢”範魚翻了個白眼,“那我們就試試”明月本想撒開範魚的手往後仰卻發現範魚死死的拉住明月。
“殿下,妳看看那邊,陛下過來了”範魚看著明月驚慌的眼神把她往前壹拽結果自己往後壹仰,和明月擦肩而過的時候說“妳猜,陛下看見妳壹個東夷城的公主推南慶第壹位聖女到湖裏會怎麽辦?”
“撲通”壹聲範魚掉進水裏,事先埋伏好的宮女大喊壹聲“郡主落水了,”到近前壹看落水的居然是範魚皆都大驚,可是此時太後,慶帝都已經趕來了,再說落水的範魚,剛壹入水就覺得自己腳踝壹緊有人往下拽自己,就憋了壹口氣潛到水下,壹腳踹開那個黑衣人拿出隨身攜帶的匕首紮了那人壹刀 再說岸上, “怎麽回事?”慶帝看著眾人
“陛下。。。。。。範姑娘失足落水了”明月有些結巴
“是這樣的嘛?”太後的聲音傳來
“快救人!”就在範建大叫的時候範閑剛想下去就看見範魚冒出頭來,同時還拽上來壹個黑衣人
“小魚兒,”範閑跳入水中拉著範魚“呸呸呸!陛下妳這禦花園的湖裏不養魚,養人啊”範魚活動了壹下肩膀,已經有絲絲血跡“陛下這是伺候明月郡主的太監”宮典解下黑衣人的面罩“陛下,不是我,”明月跪倒在地,他確實不知道湖裏怎會有人
“妳們說,若是撒謊我壹個不饒”慶帝指著那群宮女
“是,是聖女不小心落水的”
“那這個人怎麽解釋”慶帝大怒
“陛下,兒臣有事啟奏,”這是太子扶著太後走了過來眾人皆是施禮 , 範魚凍得打了壹個哆嗦李承澤脫下自己的外披披在範魚身上
“說吧!”
“剛才兒臣陪太後在禦花園閑逛,聽見明月公主是因為愛慕二哥,範姑娘救了二哥新生嫉妒想要嫁禍範姑娘“
“陛下饒命啊!這些都是郡主讓我幹的他想讓我在湖中淹死範姑娘”那個黑衣人突然磕頭認罪 , 明月聞言大驚!自己從未交代過這些!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慶余年二皇子同人文第八篇就到這裏了,些許小虐,但無傷大雅,範魚的性格很討喜呢!!哈哈!感謝小姐姐的文章提供!

B站ID號:95724124

慶余年小說連載上一篇: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七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