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九篇(慎点)-妳給我等著吧!

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九篇(慎点)-妳給我等著吧!

今天最夯BL同人文推薦網的小編開始給大家帶來德雲家的小倩嫚兒小姐姐所編寫的慶余年小說二皇子同人文第九章,沒壹遍遍的詢問,壹遍遍的測試,只是想知道妳心裏有沒有我!主攻李承澤$範魚bg向,大家慎點!

“陛下,我沒有”明月這才覺得自己仿佛被人擋槍用了
“老二,明月和妳。。。。。。”慶帝倒是問著李承澤
“回陛下,雖說明月郡主對我有意,但我絕無此意,明月郡主雖說自幼在我大慶長大,但她終歸是東夷城的人,他居然想害我大慶聖女,請陛下嚴懲”李承澤跪倒在地
“承澤哥哥”
“那妳對範魚可有男女之情!”慶帝看著李承澤
“陛下,我與二殿下也只是同看過幾本書,有些話題,臣身為大慶聖女,定當為大慶鞠躬盡瘁”範魚也跪倒在地
“快起來,還有傷,又落了水,”慶帝把範魚扶起來
“陳萍萍,妳說這事怎麽處理”
“陛下,這明月郡主畢竟是東夷城的質子,壹個質子就敢傷我大慶聖女,保不齊就是東夷城在背後指使,依我看先把明月關入監察院,這些個宮女就殺了吧!然後去問東夷使團此事怎麽辦?實在不行,咱們大慶不怕戰”
“陛下,臣覺得這些宮女罪不至死,把他們壹並關入監察院就是”範魚還是忍不住開口
“還是心太軟,”慶帝看著範魚又朝陳萍萍點頭
壹旁的太後說話了,“罷了,搞出這麽多事,範魚我也見了,回去換身衣服吧!”
“是”範閑把範魚擁在懷裏,小心翼翼的走出宮
“妳覺得是哪個笨蛋公主幹的?”範閑問著
“壹半,他想設計我推她入水是真,但我估計他應該是不知道湖裏有人”範魚打了個噴嚏
“長公主?”
“也有可能是太後,”
“太後有什麽理由殺妳”
“我打聽過了,太後不喜歡東夷城的那個傻蛋,我現在位同女宰相,太後也不喜歡我這麽大的權利,那傻蛋喜歡老二,不如就這個由頭叫我二人爭個妳死我活,”範魚的步子輕浮
“大人,這是怎麽弄的?”守在宮外的言冰雲跑了過來
“天特熱,有了個泳”範魚壹聳肩結果扯到了傷口
言冰雲見狀壹言不發壹個橫打抱把範魚抱了起來
“言冰雲,妳放我下來”範魚大驚失色
“保護姑娘,是我的職責”言冰雲絲毫沒有要放下範魚的意思
“大哥,我腳又沒受傷!”範魚壹臉懵逼
“言公子,那個這是我妹!妳就當著我的面抱她”範閑不爽
“提司大人,我先送我家大人回家,在下告辭”言冰雲說了壹句範閑差點沒氣的吐血
“老範啊!妳覺得言冰雲怎麽樣”陳萍萍看著範魚和言冰雲
“不怎麽樣,又不是沒有馬車,幹嘛非得抱我閨女,這小子居心不良”範建壹臉自家白菜被豬拱了的表情
壹旁的李承澤看著走遠的範魚和言冰雲對著謝必安說
“必安,好像她身邊的人每壹個人都在全心全意的對她好只有我自己再利用她”
“殿下,妳何嘗不是真心喜歡範魚,只不過是她在往外推妳”
經過這件事,範魚總算是有了壹個月的清凈,當然要是除了太子和李承澤隔三差五的拜訪範魚會更開心,範魚壹直在想明月的事索性就換了官服準備去監察院
“哇!大姐妳也太威風了,我這以後出去說我爹是戶部侍郎,我姐是聖女,我哥掌管監察院和內庫,誰敢欺負我”範思轍看著壹襲銀色官服的範魚
“我告訴妳,妳要是敢借著爹和哥姐的名頭去魚肉鄉裏看我不揍死妳”範若若揪著範思轍耳朵
“我哪敢呀!我就是想著這樣我那書局不就不用交稅了了不是”
“妳敢”
“不敢不敢”
“小魚兒,妳身子還沒好利索,去監察院那種陰寒的地方幹嘛,妳哥在不會有事的”柳姨娘有些擔心
“沒事的姨娘,我好歹也是聖女,有些事該過問壹下的!午飯就不用等我了”
“好,路上小心”
“大人,準備好咱們走吧”言冰雲進來給眾人施了壹禮
“好”
【監察院】“大人,妳養傷期間範提司把北齊暗探司理理抓了回來,現在就跟明月公主關在壹處”言冰雲邊走邊說
“東夷城那邊可有消息”
“使團代表只是進了宮面了聖說明月公主所做之事絕對不是東夷城的意思,想怎麽處置任由咱們辦”言冰雲說到
“哼!她倒也是個可憐人,”範魚嘆了壹口氣接著範魚就直勾勾盯著言冰雲
“大。。。。。大人我臉上可有什麽不對?”言冰雲有些結巴
“小言同誌!我說過很多次了別大人,大人的叫我!妳我是同齡,叫我小魚兒就行”範魚把手搭在言冰雲肩膀上。
“妳壹個女孩子又是聖女,怎麽能如此頑劣”言冰雲的個子要比範魚高壹點,所以腰也就彎了壹些
“妳是我朋友,在儋州我們認為是朋友的就可以這樣!”範魚說完看著言冰雲還想說話就說
“走走走,去會會那位北齊暗探,和東夷公主,”
【地牢】“嘖嘖嘖,這醉仙居的花魁,也能住這種地方?”
“嘖嘖嘖,東夷城高貴的公主也能住這種地方,”言冰雲看著範魚的樣子捂臉,這也太欠了
“範魚,妳最好放了我,否則東夷城不會放過妳的”明月叫囂著,別說範魚壹旁的司理理都是看傻子壹樣看著她
“言公子,把使團的話轉述給我們公主殿下聽聽”範魚看著無可救藥的明月冷笑壹聲“南慶陛下親啟,為了兩國交好,我當初特地送幼女明月來南慶,陛下也對他諸般疼愛,可是不想明月竟企圖傷害南慶聖女,此時與我東夷城絕無任何關系!至於明月全憑南慶處置”言冰雲語氣冰冷的說完明月無力的倒在地上,像是看穿了明月範魚蹲在牢房門前說
“也不要指望著那位撫養妳長大的公主殿下,昨個剛跟我說完此時她不知情!”
“不不不,長公主不會的,她對我那麽好!還去替我求了郡主之位,都是妳!都是妳這個明月歇斯底裏“嘖嘖嘖!醒醒吧!妳壹個從小被送來的質子,有誰會對妳付出真心,”範魚不知道是該同情她還是嘲笑她“不會的,長公主說過,我做什麽他都會幫我”
“所以,這次也是他的安排?” 範魚壹下子抓住了重點明月壹驚也不在說話範魚笑了壹下到也不在逼問轉而對司理理說 “
我哥把事情都告訴我了,妳放心,我們兄妹會保妳的,言大哥,把那個包袱拿過來”言冰雲被範魚壹聲言大哥叫的有點蒙過了好壹會兒才遞過去範魚帶來的壹個包袱 “這裏邊有換洗衣服和女子用的東西,別的我也做不了什麽”範魚把包袱交給司理理 “多謝範姑娘”
“甭客氣,我還得謝謝妳手裏沒啥精英,要不我可就掛了,”範魚壹笑 “,妳不會嫁給承澤哥哥”明月咒罵
“好歹我也算是他們爭相巴結的對象,妳李承澤連看妳壹眼都不多看!”範魚摳摳耳朵對司理理說
“妳要是嫌他吵,就說,我給妳換地”
“等我出去,我壹定殺了妳”明月趴在地上
“等妳出來再說吧!對了,秋圍要開始了,今年我也會去,妳承澤哥哥也在哦”範魚說完轉身離開沒在乎明月在後面的咒罵
出了牢房言冰雲說“這事和長公主有關系?”
“八九不離十吧!我來也只是確認壹下,不過長公主做事倒是聰明用那個傻瓜身邊的人,自己有沒參與其中,完全可以脫身”範魚依舊笑著“那妳打算怎麽辦?”
“只能防著,這事兒已經塵埃落定了,也不會查到李雲睿身上,”範魚聳了聳肩膀
“小魚兒,我會站在妳這邊的”
“知道了,好餓,咱倆吃碗面吧!我請客,妳付錢”
“為什麽我付錢”
“妳是我大哥嘛!”
倆人剛坐下就看見王啟年跑了過來
“聖女大人妳快去看看吧!小範大人和郡主出去踏青,結果太子冒了出來,結果又出來了壹群匪徒把太子劫走了”“劫了太子跟我有什麽關系!”範魚喝了壹口茶
“小範大人,林相都在!”
“妳不早說,”範魚打聽了地址施展輕功就跑了過去,言冰雲付了錢也就趕了過去
到了地方剛好看見謝必安在和範閑打鬥,謝必安的劍落在範閑的脖子上的同時,範魚的甩棍也落在了謝必安的肩頭
“哎哎哎!沒必要,都放下吧”李承澤走了出來
“妳幹的?”範魚看著著壹地屍體,微微皺眉
“這不是為了就我的太子弟弟嘛!”李承澤歪嘴壹下,踏著屍體繞過血跡走進房間,範魚看著他的背影,像極了在獻血中飛舞的蝴蝶,毫無美感,只有血腥和陰冷
“哥,妳沒事吧!”範魚反應過來
“沒事,離他遠壹點吧!”範閑拍了拍範魚,範魚沒有說話接著二人也走進了屋裏,只是範魚不知道的事,剛才自己發呆的那壹幕剛好被走進來的言冰雲看見了。
屋子裏,太子,李承澤,林相共同演了壹出心知肚明的好戲,
“範姑娘怎麽也在,這身官服正適合姑娘”太子看著範魚壹堆誇獎
“臣女出來辦點事,聽聞哥哥遇見兇險,就特地趕來了,”
範魚施禮“範姑娘的話也可以這麽理解,我是來就我哥哥的,和太子妳沒有壹點關系”李承澤對太子說
“這血濃於水,自然是無法割舍,二殿下妳不也趕來救自己的弟弟了嘛?保護您們乃是我們這些做臣子的本分和義務”範魚對著李承澤施了壹禮,可以看得出來,範魚和李承澤在互嗆
“聽說範姑娘近日跟監察院的言冰雲關系密切”李承澤說了壹句臉上全無笑意
“只是朋友罷了,殿下問的有點寬了吧!”
“哎!範姑娘,若真有心儀之人我們也可幫妳在陛下面前說壹嘴啊!”太子說到
“太子殿下,我範魚既以是大慶聖女,那我便是嫁給了大慶”內心OS【伊麗莎白奶奶,千萬不要怪我】
“範姑娘,當真女中豪傑也,佩服佩服”林相及時奪過話
壹旁的李承澤聽見範魚這句話心裏突然冒出來壹句
【那我做了大慶之主,妳便嫁我】“魚兒姑娘,這些屍體怎麽處理”見眾人走出來言冰雲走上去低聲問到
範魚把言冰雲拉到壹旁在他耳邊低語“都是些可憐人,既然收不了屍,就給他們的家人壹筆錢吧!有幼子的給他們壹筆足夠的錢,咦監察院的手段,找到他們不是難事”
“魚兒姑娘,妳為何這麽做?萬壹落人口實”言冰雲看著範魚
“就當給某人積陰德了,殺業太重,不好”範魚說了壹句
“放心吧!交給我”言冰雲和範魚的壹舉壹動皆被壹旁的人看著眼裏
“二哥,看樣子聖女不會選我,也不會選妳啊!”太子笑了壹下
“那可未必!賭壹把?”李承澤看著範魚
“賭什麽?”
“命吧!”微風吹過李承澤的劉海空氣中彌漫著絲絲血腥味
“好!”
這件事也算是有驚無險的度過,範魚又瞎逛了壹天就回到了範府,由於之前的事範魚並不想吃晚飯就說了壹聲回自己的別苑
壹路上範魚滿腦子都是那壹地屍體血流成河,而李承澤就站在那邪魅的笑著,要不說人不能有心事,會導致警惕性下降,範魚喜暗所以別苑裏光線暗,剛打開自己房門就被壹個外力拉進了屋子,把範魚抵在墻上,接著範魚就感覺唇邊壹軟,壹股熟悉的味道傳來
“李承澤,妳幹什麽!瘋了”範魚推開李承澤,推開他的同時李承澤也在範魚的唇上留了個記號月色透過窗戶照在李承澤的陰沈的臉上,也照在範魚的臉上,以及範魚嘴角那壹絲微微的血跡!
“妳和言冰雲什麽關系!”李承澤結結實實的範魚來了個壁咚
“李承澤我警告過妳,離我遠壹點!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範魚掏出匕首抵在李承澤的下巴上!鋒利的匕首在月光下閃著銀白色的光
“好那妳就殺了我吧!”李承澤微微自己壹用力,匕首就劃出壹道血口子
“臣女不敢,謀害皇族可是要誅九族的”
“那我問妳,妳和言冰雲什麽關系?”李承澤攬住範魚的腰往懷裏壹帶
“妳明知道那些人是林相試探我哥的,錯抓了太子,妳為何讓謝必安都殺了他們”範魚透過月光看著李承澤的眼睛
“小魚兒,妳知道嗎?我之前只是想在太學院修書,到年紀了有塊自己的封地,娶個心儀的女子,當個逍遙自在的王爺,結果陛下壹句承澤亦有當皇儲的資質,我就要去爭去搶”李承澤看著範魚,這些話他從未對外人講起
【那我們不爭了好不好,我們離開這,我陪妳離開這裏】
範魚看著李承澤的眼睛心裏很想抱住她把這句話說給他聽,但是她知道李承澤不會答應所以就開口
“那就要殘害無辜嘛?那些人也是別人的兒子,是其他女子的夫君,是其他孩子的父親,他們就這樣成了妳的犧牲品”範魚掙脫開李承澤
“當今陛下又何嘗不是這樣子登位的”
“李承澤,妳其實很明白,妳只不過是個棋子,用來提拔太子的棋子,所以妳才不甘心,妳不甘心妳就這樣當壹個棋子,所以妳要爭,但是這些都不是妳濫殺無辜的理由!”範魚背對著李承澤
“對,不只是我,妳和妳哥也不過是他用來分李雲睿權利的棋子”李承澤眼角帶淚“範魚,妳心裏可有我!”
“殿下,我累了,傷還沒好利索,想要休息了”範魚雙手握拳
“妳早些休息,總有壹天我會讓妳親口告訴我的,秋圍會待壹個月,天冷多帶幾件厚衣服”李承澤說完跳窗而出聽見李承澤走遠的聲音,範魚坐在地上,再也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這時候七寶不知道什麽時候進了房間“小姐,他讓妳這麽難過我真想殺了他”看見範魚淚眼婆娑的擡起頭剛想說話七寶搖了搖頭
“他要是死了,小姐會更難過!”
第二天是範魚第壹次上早朝的日子,範魚收拾整齊就和範建範閑壹同進宮,到了朝堂之上壹些官員來問候範魚,壹些老頑固則認為範魚不應該這般拋頭露面
“眾愛卿都有何時啟奏”
“陛下,臣女有奏”範魚站裏出來見範魚未行跪拜之禮不免有點黑臉
“聖女,妳只是我南慶第壹位聖女,花瓶罷了,莫要當真打擾陛下”壹個大臣走了出來
“那大人妳母親生出妳這麽個兒子,就是為了讓妳出言鄙視女人的?陛下還沒說什麽,妳就替陛下回絕了?”
“陛下,臣不敢”
“妳年紀大了,是該告老還鄉了,”慶帝看著奏折
“是”
“範魚,妳接著說”
“陛下,臣女希望可以在我們南慶境內多蓋幾所學堂,不是那種只能王宮貴族才能上的學堂是讓那些平民的孩子也能上的學堂,這樣我們大慶的未來肯定會更好,還有,若有女子想要學習也可以進入學堂,”
“那,這可是筆不小的銀錢”慶帝說
“陛下,這是為了我們慶國未來的希望,實在是惠民之舉”林相壹帶頭,不少官員都附議了起來
“此事等秋圍之後再做定奪吧”慶帝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
【監察院地牢】
牢房裏由於明月壹直大吵大鬧,範魚就把她單獨關在壹個地方,這天送飯明月掰開壹個饅頭看見裏面有個紙條,歪嘴笑了壹下
“範魚,妳給我等著吧!”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介紹慶余年二皇子同人文第九篇就到這裏了,李承澤又要天下又要範魚,可是有時兩者註定是不可兼得的!哈哈!感謝小姐姐的文章提供!

B站ID號:95724124

慶余年小說連載上一篇:二皇子與範魚同人bg向第八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