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悸動青春第1章-我媽我爸要結婚瞭!

上癮》同人文《妳丫上癮了》評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純愛妳丫上癮了原著小說在線閱讀第一章,我爸要結婚了,我媽也要結婚,我要砸場子,我也要砸場子!

我媽要結婚瞭!

“爸,我媽要結婚瞭。”

“祝你媽新婚快樂!”

白洛因一個激靈醒瞭過來,耳根子後面、脖子上全都是汗,暑伏天氣還沒過,每天早上都是被熱醒的。他用手隨便胡嚕瞭一下,手心都滴答著汗珠子,一大早就讓人冒火。

拖著兩隻趿拉板,白洛因懶洋洋地走到水龍頭底下,腦袋一垂,冰涼的自來水順著脖頸子直接流下來,心裡終於痛快瞭一點。

白漢旗,也就是白洛因的父親,此刻正在掃院子。一米八五的大個頭,每天窩在傢裡操持內務,如果他能把傢裡打理得井井有條也就算瞭,偏偏還做不好。

所以白洛因一直看他不順眼。

刷牙缸子裡的水被白洛因吞到嘴裡再吐出來,他打開水龍頭,想把這些白色泡沫沖下去,結果發現水池子裡的水越來越多,貌似又堵瞭。

一個分鐘後,白洛因用一根木棍挑起水池裡的一塊破佈,水流很快順著水池子的眼兒流瞭下去。

“爸,您又把我的褲衩倒水池子裡瞭。”

白漢旗剛掃到一半,聽到這話,猛地頓住,扔下掃帚就朝晾衣桿走過去。一個、兩個、三個……數瞭好幾個來回,都少瞭一條內褲。不用說,肯定洗衣服的時候落下一個,連同洗衣粉水一起倒進瞭下水道。

“哎,別扔啊!洗洗還能穿。”

白洛因氣得鼻尖冒汗,“得瞭,您留著自己穿吧。”

走出傢門,繞過一個胡同,碰巧遇到剛出門的楊猛。

楊猛,名字和人大相徑庭,他父親年輕那會兒是村裡有名的小白臉,比娘們兒長得還水嫩,可惜瞭,那會兒的民風不開放,但凡長成這樣的都遭人膈應。於是楊猛的父親為瞭改善下一輩的基因,委屈自己娶瞭一位壯妻,楊猛出生的時候,其父將全部的厚望都寄托在這根獨苗子身上,所以賜他一個“猛”字。

可惜瞭,這孩子自小就隨他爸,人傢同齡的孩子都在外面活泥巴、上樹,他躲在傢裡剪紙、做針線活。為此楊猛沒少挨打,他爸每次打完他,都會自己抹一會兒眼淚,然後義無反顧地繼續他的訓子之路。

“你頭發呢?”

楊猛摸摸自己的頭頂,俊美的臉上浮現一絲哀愁,“得瞭,別提瞭,大早上醒來就沒瞭。”

“你爸昨天晚上偷偷給你剃的?”

“廢話,除瞭他還能有誰!”

白洛因哼笑一聲,“咱倆還真是同命相連。”

楊猛突然想起來什麼,一巴掌拍在白洛因的脖頸上,“昨天你給我打電話,說到半截就掛瞭,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白洛因沉默瞭半晌,淡淡回道:“我媽要結婚瞭。”

楊猛聳然直立,“你還有媽呢?”

白洛因深吸一口氣,“你以為我爸是蚯蚓啊?第5節能和第6節交配,自己就完成受精瞭?”

楊猛笑得肩頭直顫,“你別逗我,我說真的呢,迄小我認識你,就沒見過你媽。”

“胡扯!去年我媽還回傢住過一個禮拜,你忘瞭?我媽經常去你傢那邊倒車。”

“哦,我想起來瞭,那是你媽?怎麼比我侄女還年輕?”

“你是不是找抽啊?”

“不是,我侄女剛生下來沒幾天,一腦袋抬頭紋。”

“新生兒都那模樣兒。”

這下楊猛沒詞瞭,瞧見白洛因面無表情地走在旁邊,心裡突然掃進一層陰霾。他最好的哥們兒,自小和他爸過著稀裡糊塗的窮日子,現在他媽又要改嫁,心情可想而知。

“這樣吧,我找一群人,去他們婚禮現場砸場子,你覺得怎麼樣?”

“就你?”白洛因擺出一副鄙視的模樣,“你能找來什麼人?一群唱戲的小白臉?和一群部隊官兵作鬥爭?”

“部隊官兵?”楊猛面露驚詫之色,“你媽這是要嫁給誰啊?”

“一名少將。”

楊猛舌頭打結,“這……這麼高軍銜啊……”

“繼續說。”

“說什麼?”

“說你要找的人。”

楊猛俊朗的面孔被頭頂的陽光一照,白得都快透明瞭。

“我要是再找,就等於找死瞭。”

白洛因突然站住腳,定定地瞧著楊猛,眼睛裡有一團暗藏的火焰,正在緩緩地壓抑著,馬上就要迸發出來的感覺。

“沒關系,你就告訴我你一開始的想法。”

楊猛收住呼吸,略顯底氣不足,“我大舅是哭喪隊的大隊長,我開始是想讓我舅找一群人,去婚禮現場哭一通,現在……”

“挺好!”白洛因突然打斷瞭楊猛的話,“怎麼聯系你大舅?”

“你別害我們,我們就是平常老百姓。”

“你放心。”白洛因的嘴角溢開一抹狡黠的笑容,“會把你大舅撇出去的。”


我爸要結婚瞭!

“小海,酒席已經訂好瞭,咱們明天什麼時候出發?”

“我說過我要去瞭麼?”

孫警衛緊閉的嘴角微微開瞭一條小縫,一股清涼的氣體沿著鼻翼爬到眉梢,這小子真難搞定,從小到大都這副犟脾氣,軟硬不吃。

“首長說瞭,這是命令,不容反抗。”

顧海站起身,挺拔的身姿彰顯瞭軍人世傢的風范,他在屋子裡溜達一圈,即便是以一種散漫的姿態,都散發出血氣方剛的男兒氣魄。

“那就讓他把我綁過去。”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孫警衛的兩個外眼角多出三層褶子。

“你何必呢?夫人都走瞭那麼長時間瞭,首長不過四十來歲,總不能讓他年紀輕輕就單過吧?”

孫警衛的話戳中瞭顧海的傷處。

“我媽的事,我記他一輩子。”

孫警衛忙不迭地跑到顧海的身邊,小聲說道,“小海,這話可不能亂說,要是讓首長聽見瞭,他得扒瞭你一層皮。你媽的事情純屬意外,法醫都鑒定過瞭,你怎麼還能懷疑你爸呢?……”

“行瞭,別說瞭,我心裡有數。”

孫警衛往後撤瞭一大步,敬瞭個標準的軍禮。

“那我明天來接你。”

顧海在擊劍俱樂部玩瞭一下午,摘下護面,被一雙充滿韌性的手捂住瞭眼睛。

“別鬧。”

金璐璐把手拿下來,瞇著眼睛打量著顧海,顧海則把手放在金璐璐的臉蛋旁,輕輕拍瞭幾巴掌,惹得金璐璐不時地發出爽朗的笑聲。

金璐璐,顧海現役女朋友,一米七二的個頭,四十多公斤的體重,用飛機場來形容她都有些牽強,更恰當的形容詞是前胸貼後背,真是要什麼沒什麼。若是你覺得她這張臉會出彩,那你就錯瞭,此人皮膚略黑,單眼皮,鼻子不挺嘴不翹,五十米開外看不出是女的。

就是這麼一位屌絲女,偏偏讓我們各方面都極其優異的太子爺看上瞭,而且一好就好瞭三年。

“你怎麼又曬黑瞭?”

顧海微微一笑,窗外的陽光全被他的臉吸瞭進來。

“這程子總是去遊泳。”

金璐璐隨著顧海一起到休息區,抽出兩張紙巾給他擦汗,每次靠近顧海,都能聞到一股煙草夾雜著汗液的獨特氣味。閉上眼睛,會把這個人想象成三十歲的成熟男人,可是睜開眼,卻瞧見一張少年老成的面孔。

“傻丫頭,看什麼呢?”

顧海伸出胳膊將金璐璐圈到懷裡,輕輕嘆瞭一口氣,“我爸要結婚瞭,婚禮儀式明天低調舉行。”

“這麼快?”

金璐璐的頭抬起來,炯炯有神的眼睛瞪著顧海,“那你呢?你去參加你爸的婚禮麼?”

“你說我是去還是不去?”

“去啊!為什麼不去?你就得讓她明白,這裡不光一個當傢的,她沒有興風作浪的份兒!”

顧海把心中的無奈藏得很深,“我是真的不想瞧見他倆,你知道麼?在我媽出事之前,他倆就認識瞭。像我爸這樣的身份,絕對不可以二婚的,所以,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明白。”

“或許是你把事情想復雜瞭。”

顧海咕咚咕咚喝瞭兩口水,喉結處一跳一跳的,金璐璐笑呵呵地捏瞭一下,顧海險些嗆到。

“我問你,假如我找來一群記者,對明天的婚禮大肆報道,會不會給他倆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金璐璐一驚,“你想砸場子?”

“我想報復老爺子很久瞭。”

“我覺得,記者不好請,就算他們采集到瞭新聞,電視臺不讓報也白搭。”

“你錯瞭,我的目的不是讓他們報道,是讓他們扛著相機設備到現場攪局,反正誰也別想痛快。”

“哦——”金璐璐尾音拖得很長,“我明白瞭,是不是記者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陣勢,得給婚禮主辦方和當事人造成心理恐慌對吧?”

“你很聰明。”

顧海的黑眸裡透出異樣的光亮。

國產BL網絡劇《妳丫上癮了》文章來源原著作者,版權歸原作者 柴雞蛋,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