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妳丫上癮了-悸動青春第6章-剝瞭他一層皮!

妳丫上癮了-悸動青春第6章-剝瞭他一層皮!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純愛妳丫上癮了原著小說在線閱讀第6章,顧海就是這麽自己壹步步把自己掰彎的,然後再壹步步把因子掰彎,誰說他不聰明呢?這不很厲害嘛。有多少人能跟他壹樣!


“白洛因,你出來一下。”
自習課上,白洛因被語文老師叫瞭出去。
“我不知道你對我有什麼意見,還是說你對我留作業有意見。即便真有,你可以直接說出來,沒必要和我玩這套。本來我對你的印象很好,可你這一次的做法,確實讓我有點兒失望。”
白洛因被批評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給我解釋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語文老師往白洛因的身上砸瞭一個作文本。
白洛因打開一看,裡面一個字也沒有,唯一的一篇作文,還被人撕瞭。他仔細回憶瞭一下,自己就是按照老師要求寫的作文,雖說文筆一般,可也沒到被撕被罵的地步啊!
“你說,你交一個空作業本是什麼意思?”
“空的?”
這句話,讓白洛因的眼神瞬間呆愣。
語文老師氣得不輕,“別給我裝,我教書這麼多年,什麼花花腸子沒見過?回去補一篇,順帶寫一份檢討書。”
“不是……”白洛因略顯焦急,“老師,我真寫瞭,不知道讓誰給撕瞭。”
語文老師慢悠悠的回過頭,幽靈般的眼神打量瞭白洛因良久,“你的意思,是我給你撕的?”
“不是,我沒這個意思!”
“下節語文課別上瞭,在外面反省,想明白瞭為止。”
白洛因站著沒動。
語文老師轉過頭又咆哮瞭一聲,“別以為我好欺負!!”
……
這是誰欺負誰啊?白洛因暗自咬瞭咬牙,他大爺的,要讓我找到撕我作業的混蛋,一定剝瞭他一層皮。
崇文門外大街的一傢火鍋城,顧海正和自己的兩個哥們兒一起吃飯,這倆人是他的發小,三個孩子在軍區大院裡長大的,臭味相投瞭十幾年。
“老爺子這幾天真沒找你?”
“沒有。”
“哎呦,這回老爺子夠能沉得住氣的。”
顧海哼笑一聲,擺弄著手裡的酒杯,語氣不冷不熱,“他哪是沉得住氣,他壓根顧不上我。要我說,他早就想讓我走瞭,就是不好意思轟而已。”
“好歹是親兒子,不至於這麼狠吧?”
李爍給顧海倒瞭一杯酒,三個人碰瞭下杯,都是一飲而盡。
“你剛知道他狠啊?你記不記得我小時候和他頂嘴,他把我吊房梁上抽?要不是我媽在,我都活不到今天。”
周似虎不住的點頭,“反正我迄小看到你爸就犯怵。”
“對瞭,上次你說有人破壞你的計劃,把設備搶走瞭,逮到那人沒有啊?”
一想到這件事,顧海就氣得牙癢癢。
“我在二手貨市場找到那兩臺設備瞭,可賣主用的是假身份證,查起來比較麻煩。不過再麻煩我也得查,我倒要看看,是誰敢搶我的東西。”
李爍笑著搖搖頭,“這人慘瞭。”
周似虎一邊往鍋裡放肉,一邊朝顧海問,“我聽說那女的還有一個兒子呢,你看見過麼?”
“最好別讓我看見。”
李爍笑著調侃道,“你就不怕他哪天騎在你頭上?”
顧海朝李爍飚過去一個冷銳的目光,差點兒把李銳碗裡那幾片熱騰騰的肥牛給凍上瞭。
周似虎拍拍李爍的肩膀,笑嘻嘻地打圓場,“得瞭得瞭,別扯這些沒用的瞭,趕緊吃飯。”
“白洛因!”
白洛因回過頭,看到高一的同班同學董娜,董娜笑得和朵花似的,兩隻腳習慣性的內八字,一邊走一邊從27班的後門口往裡面瞄。
“問你個事唄。”
白洛因掃瞭董娜一眼,“直說。”
“你們班有一個帥哥,坐在倒數第二桌,叫什麼名啊?”
“倒數第二桌好幾個男的呢,誰知道你說的是哪個?”
董娜想瞭想,眼睛環視四周,特神秘地湊到白洛因耳朵說:“就那個總穿著一個格子衫,耳朵上插著耳機,喜歡聽音樂的帥哥,我們班女生都覺得他特酷。”
白洛因知道董娜說的是誰瞭,可他沒想起來尤其的這些魅力之處,腦子裡隻有一抽屜的鼻涕紙。
“你說,我要是追他,他能接受我不?你瞧瞧姐姐這姿色,有戲不?”
白洛因急著回傢吃飯,就敷衍地回瞭一句,“有戲,有戲。”
“真的啊?”董娜拽著白洛因不撒手瞭,“那你告訴我,他喜歡什麼?我看你倆天天在一起。”
白洛因把董娜的手從自己的胳膊上劃落下去,很誠懇地告訴她,“你就送他一袋衛生紙,記住,不是一卷,是一袋。”
說完,大步朝樓梯口走去。
董娜在後面喊,“是12卷一袋的還是10卷一袋的?”
白洛因差點兒從樓梯上滾下去。
楊猛屁顛屁顛地從白洛因的身後追瞭上去,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嘻嘻哈哈一頓鬧哄。
“我們班今天評選班花瞭,集體投票,有五個女生票數都差不多,長得都不賴。要我說最好看的,不是被選上的那個,是左眼角有一顆痣的那個……”
白洛因頗具殺傷力的眼神一直沿著墻上的紅磚縫遊走著。
楊猛推瞭白洛因一把,“你聽見我說的沒?”
“聽見瞭,你說你奶奶買瞭一斤生柿子。”
楊猛狠狠朝腦門上拍瞭一下,剛才那些話全白說瞭。瞧見白洛因還在一旁愣神,試探性地問:“你是不是想石慧姐呢?”
聽到這兩個字,白洛因眼睛裡的波動一閃而過。
“不是。”
“那是什麼?”
久久之後,白洛因才開口說道:“我在想,誰把我的作文本給撕瞭。”
顧海臨時租的房子有一百二十平米,隻有一間臥室,一個衛生間,其餘所有空間都給瞭運動器材。在運動這一方面,顧海純粹是被顧威霆給逼的,打五歲開始就在部隊和士兵一起訓練,後來離開部隊,他卻得瞭強迫癥,每天不給自己搞些任務,就好像一天少吃瞭兩頓飯。
二百個俯臥撐輕松搞定,跑步機高速運轉一個小時,然後狂打沙袋,把沙袋當初顧威霆和薑圓,還有那個他見也沒見過一面的偽兄弟,打得那叫一個歡暢。
運動完已經晚上八點多瞭,顧海這才把手伸進書包裡,掏出來的是一張作文紙。
欣賞瞭一番之後,顧海將作文紙用透明膠條貼在瞭寫字桌上,然後拿出一張薄薄的紙遮在上面,開始拓寫。
他喜歡極瞭這個字,不是標準的楷書亦或是行書,這是白洛因自己創造的一個體兒,猶如一個人舒展著四肢,自由,放縱,卻帶著剛勁不屈的力量。
早上,尤其從後門走進教室,像往常一樣,漫不經心地把書包甩到桌子上。結果這一甩不要緊,甩到地上一大袋的衛生紙。衛生紙下面壓著一張紙條,這張紙條被衛生紙的慣性一帶動,脫離瞭尤其的桌子,飄啊飄的,飄到瞭白洛因的桌子上。
四周的同學瞧見這陣勢,全都偷著樂,暗想這尤其也忒能拉瞭,一次性拿來這麼多衛生紙。
尤其無視周圍的目光,抱起一大卷的衛生紙,抽屜裡塞不下,隻好立在座位旁邊。就在他轉身的時候,瞧見身後的桌子上有一張紙條。
“送你的。”
尤其一陣驚愕,白洛因送我的?他送我衛生紙幹什麼?目光轉向自己的抽屜,愣瞭一會兒。想明白瞭,白洛因坐在他後面,天天看到他抽屜裡那麼多鼻涕紙,肯定是覺得不夠用,特意買給自己的。
行啊,這小子平時看著挺冷漠的,內心這麼火熱啊!
早自習開始後二十分鐘,白洛因才進教室,在全班同學註視的目光中,從容地走到最後一桌,拿起自己的英語書,準備到教室外面背書。
這是班級規定,但凡遲到的同學,都要在教室外面站著上自習。開學一周以來,白洛因從未在教室裡上過一節早自習。
“誒!”尤其拽住瞭白洛因,手指著旁邊一袋衛生紙,“謝謝瞭啊!”
白洛因雙目聚光,心中驚詫,這丫頭也太二瞭,讓她買她還真買瞭。
“不是我買的,不用謝我。”
尤其笑中帶邪,邪中帶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又不是送我一袋衛生巾。”
“操!”
自打尤其收到這袋衛生紙之後,就像魔怔瞭一樣。本來就頻繁地擤鼻涕,現在更猖獗瞭,一天得用一卷衛生紙。每次擤完,都得回頭朝尤其會心一笑,那副模樣就和情竇初開的小丫頭一樣,要多矯情有多矯情。
白洛因實在是看不下去瞭,尤其一米八的大個,長瞭一張金城武的臉,私底下卻總幹這麼缺心眼的事。
“我說,衛生紙真不是我買的,你別寒磣我瞭成麼?”
尤其才不管那一套,擤鼻涕的聲音一下比一下大。
最後白洛因無奈瞭,連頭都不抬瞭,作業早早地寫完,上下眼皮開始打架,趴在桌子上就睡著瞭。
尤其這麼鬧騰,班裡誰沒有意見?可就是沒人敢提醒一句。班裡一半的女生都對尤其有意思,剩下的一半就是書呆子型的,有個地雷爆炸瞭都聽不見。男生玩遊戲的玩遊戲,聊天的聊天,壓根沒人註意到這一塊。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
最北排的倒數第二桌,有個閑人,此人做什麼事都是雷厲風行,別人兩節課寫完的作業,他半個小時就搞定瞭。尤其這左一聲右一聲的動靜,顧海自然而然會朝那個方向看過去,結果每次第一眼看到的都不是尤其,而是白洛因。
他又在睡覺?
……
顧海特別納悶,白洛因每天晚上都去幹什麼?他怎麼就那麼困呢?他是真睡著瞭還是在那待著呢?要是真睡著瞭,為什麼每次上課點名叫起他來,他都能對答如流。
“你在看誰呢?”
一個聲音從前面傳過來。
顧海把目光從白洛因的身上移開,轉到前桌的女生臉上。此女生樣貌精致,聲音悅耳,京腔裡面混雜的一嘴港臺味兒,絕對能聽得你一身雞皮疙瘩。
“你認識他麼?”
顧海指指白洛因。
單曉璇柔情款款地看著顧海,“誰不認識他啦,以前我們班班草,我還追過他呢,可惜人傢沒瞧上我。我和你說,他這個人特個性,而且特聰明,以後你就慢慢知道瞭。”
單曉璇的一句話,無疑勾起瞭顧海對白洛因的興趣。
“那他以前也這麼愛睡覺麼?”
“睡啊!他每天都這麼睡,上課下課都睡。而且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別告訴別人,白洛因沒有媽。”
這句話,是用一種八卦的口氣對顧海說出來的,卻紮得他心口窩疼。沒有媽,對於一個被母親寵在懷裡的孩子而言,隻是一個神秘的悲劇,隻要不在他們身上上演,他們總是用一件奇聞來看待。
“你熱不熱啊?我看你都出汗瞭。”
單曉璇拿起一個小扇子,用特別漂亮的姿勢給顧海扇著風,引來周圍男生陣陣咳嗽。
顧海隻是掃瞭那群看熱鬧的男生一眼,集體噤聲。
下課,顧海走到白洛因的課桌旁,看瞭看他桌面上擺放的文具。一支磨白瞭的鋼筆,在碳素筆和水性筆橫行的年代,鋼筆是練字的人才有的文具。五毛錢一瓶的墨水,已經快用到瞭底兒。一把刻度磨沒瞭的尺子,一個簡易的文具袋。抽屜裡面是一個雙肩背包,背包的帶斷過幾次瞭,上面縫著的線什麼顏色都有,顯得很突兀。
說實話,窮人顧海不是沒見過,但是敢把自己的窮展現得這麼淋漓盡致的人,顧海還是頭一次見。
放學,一輛軍車靜靜地停靠在距離校門口不遠的大樹下,這個地方本是不允許停車的,但是此車的車牌號早已成瞭這個區域做權威的標志。別說停靠在樹下,就是停靠在樹尖上,也沒人敢來鏟走。
“我都說瞭多少次瞭,不用來接我,我自己打車就成瞭。”顧海對著身邊的人,總是耐性極低。
司機陪笑著點頭,“這不是怕你出事麼?這邊的交通秩序這麼差,司機素質這麼低,萬一被坑瞭怎麼辦?……來,上車吧,我的小公子,你和首長置氣,犯不上折騰自個。”
顧海往校門口掃瞭一眼,突然瞥見一個身影,定定地瞧瞭幾秒鐘,迅速邁開大步朝馬路對面走去,還沒等司機反應過來,攔瞭一輛出租車就顛瞭。


國產BL網絡劇《妳丫上癮了》文章來源原著作者,版權歸原作者 柴雞蛋,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妳丫上癮了-悸動青春第5章-這個字念什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