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1章-我只是忽然不急了,站這兒等妳。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0章-我只是忽然不急了,站這兒等妳。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臺劇腐劇《永遠的第壹名》同人文第11章,有時遇到掉線的隊友,妳有什麼話想講,如果不去反映情況的話,那麼如果出錯就是自己背,好無語啊!PS:這是我現在的情況!

未曾觸碰過溫度,如何知曉冷暖?不知。
終於觸碰過溫度,如何割舍溫暖? 無饜。
長達二十二年的冰凍,壹點溫暖怎麽足夠融化?不夠。
好冷,想進他的身體裏取暖。

傍晚時分,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出現壹群二十出頭的青年,人聲嘈雜,喧擾了這片山林的寂靜。青年們後背行囊,人手壹根小電筒,手執用簡線條繪畫的山林“地勢圖”,議論紛紛。
別有用心的蔣聿欣在萬聖節這夜邀大夥夜巡深山,還不忘溫馨提示,此山林原是壹片亂、葬、崗,入夜後更是陰森可怖,極易迷失其中,讓大家自備幹糧、行囊以防不測。好在天亮後,深山詭秘感褪去,恐怖不再,恢復白晝的靜謐。那時山路指向清晰,即便非本地人,也能在不多時走出深山。
咦為什麽蔣聿欣這麽明瞭為什麽壹行人就沒壹個提出疑惑周書逸看見蔣聿欣裝出壹副既興奮又怯懦的模樣依偎在方政文懷中,擺出我見猶憐之態:“政文,我好害怕哦,別落下我。”
“好,有我在,別怕。”方政文竟信以為真地安撫道。
真是夠了!蔣聿欣是個不信神佛鬼怪的女人,方政文二十二年來,不是壹直都知道的嗎!!別人不知道,可他周書逸和他們倆從小玩到大,還不了解嗎他不禁翻了個白眼。
他以前是瞎了嗎怎麽會看不出他們倆,郎有情妾有意自己還壹頭熱的盯著這個“妾”看。若不是前些天聽到蔣聿欣告白方政文,他真的會繼續選擇性失明下去。
都說在愛情裏,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
他周書逸三觀這麽正,當然是選擇原諒他們……這對狗男女啦!
他這麽壹翻白眼,走在他旁邊的高仕德閃了過來,擋在他和這對狗男女之間。
“別看了,眼不見為凈。”高仕德低聲說。
“有這麽明顯嗎”他暗地裏的鄙視有這麽明顯嗎
高仕德點頭,“嗯。”
他是不是不該拿偷拍的視頻威脅周書逸參與這場冒險呢?如果不參與,至少不會看到蔣聿欣和方政文放閃,在其傷口上撒鹽。對不起,他還是想在畢業前增添壹段彼此的回憶,哪怕什麽都不會發生。
“我、我也害怕,仕德,我們——”蔣聿欣的學妹COCO,乘機走近高仕德,想模仿學姐撒嬌,可話還沒說完,對方好似沒聽見,徑直走到周書逸面前。
其實這位COCO早在他們高三畢業HOME PARTY那晚見過的,那晚在周書逸家遊泳池邊玩的真心話大冒險遊戲時,她也參與其中。
好家夥,敢情這壹行人都別有用心,難怪大家都敢萬聖節夜勇闖深山老林。
大概只有周書逸壹個想入夜前退出冒險吧。不為別的,除了不想當電燈泡外,還有點想家,家裏那張舒服軟綿的大床。才不是怕黑怕鬼怪。
可是他不能離場,因為該死的高仕德拿著偷拍他在天橋念叨的視頻威脅他,要他壹同參與冒險。切,自己害怕還要玩,何不讓妹子保護呀,例如眼前的COCO。要他陪玩是幾個意思況且他也……咳咳,沒什麽了。
起初壹行人先步行,走著走著變成三五成群,再者便是三三兩兩的走散開去。怎麽他們這撥人數這麽多五個:高仕德、石哲宇、劉秉偉、COCO以他。
走了壹會,五個人在山溪邊駐足不前。原來蔣聿欣說的是真的,入夜後的深山陰森詭秘,他們好像繞回原來的地方。方才不正是從這山溪路過嗎?
人往往是敗給自己強大的腦補,畏懼自己想象的可怖。周書逸自然也不例外,他只覺尿意襲來。
“秉偉,妳是不是尿急了?”周書逸看向劉秉偉。
“沒有啊,我不急啊。”劉秉偉壹臉不解,尋思著周書逸到底從何判斷自己內急“啊,是我內急。”高仕德反應迅速,走到周書逸跟前,“周書逸,我害怕,妳陪我壹起去那邊小解好嗎”
“好吧,誰叫我樂於助人,就勉為其難陪妳吧。妳走在前面,前面沒那麽可怕。”
“那我真是……謝謝妳了。”
二人壹前壹後往隱秘的角落走去……走遠了壹段路,高仕德忽然停住腳步。
“別怕,有我罩著妳。”周書逸拿著手電筒照著高仕德的後背,“走啊。”
高仕德短嘆壹聲,“妳照著我,我怎麽小解”
“哦哦哦,不好意思哈。”周書逸關上手電筒,周遭霎時暗淡無光,只能借著夜色,依稀瞧見輪廓。“哎呀,我也有壹點內急。我們楚河漢界,妳那邊,我這邊,自便啊。”
寂靜的山林裏只傳出壹處激流水聲,那是屬於周書逸的聲音。他撒完,才發現只有自己解放的聲音,便不好直接走近高仕德,“高仕德,妳別告訴我,妳在拉屎。”
“神經!我只是忽然不急了,站這兒等妳。”
“啊這還能內耗呀”周書逸踱步過去,“是妳說不急的哈,壹會兒可別又拉我陪妳。走,回去。我要到溪邊洗手。”
兩人沿路返回,發現走不回來的地方了。當他們繞行幾巡後,才來山溪邊,山溪顯然不是同壹條。若是同壹條,那大概是上下遊之分吧。
周書逸顧不上其他,先到溪邊撈水洗手壹輪,站起來環顧四周。掏出手機看,非但沒信號,而且電量也不足了。“高仕德,妳有沒有試過野宿?”
“沒有,妳呢?”
“我也沒有,不過今晚就可以試試了。”
二人在山溪邊平坦的地方安置睡袋,因時間尚早又無心睡眠,於是坐在溪水中央的那大石塊上,望著溪流各有所思。
唉,家裏的床多柔軟、多舒服啊,想它。周書逸下意識的短嘆。
望著周書逸如此惆悵,高仕德難免心有苦楚,他意中人正在想念他人。周書逸,妳能不能回頭看我壹眼“不想了,睡覺去吧。”周書逸站了起來,拍拍屁股後面的塵土,跳下大石塊,踩著溪水中的墊腳石過去。
殊不知壹個趔趄,險些掉入溪流中,所幸被後面跟來的高仕德及時拉了壹把,才免去他這壹難。他是穩住了,倒是高仕德自己掉進溪流中了。
溪流不急且水深不過膝,高仕德爬了起來,壹身濕透的站在溪水中。
“餵,妳還好嗎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周書逸蹲在墊腳石上看他,並伸手過去。
時光倒流,好似回到了小五那年初遇周書逸的那個黃昏,那壹幕。
高仕德笑了笑,“我沒事。”重要的是,妳沒事。
搭上周書逸的手,那指間傳遞的溫度,讓高仕德內心無限溫暖。他緩緩朝對方走去……濕透衣衫被晾在樹枝上,高仕德赤、條條的窩在睡袋裏,睡不著。
“高仕德,妳冷嗎我靠近些,給妳擋擋風啊。”旁邊的周書逸將睡袋拉過來,與他並在壹起。
風至四面八方,他難擋住壹面,到底是害怕的緣故吧。不過也好,能靠近壹點。
看著身邊的人呼呼大睡,而高仕德壹夜無眠。
周書逸,我好冷,我想進妳的身體裏取暖。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1章到這裏啦,後面這句話這麽露骨的嗎?這是要這麽進比較好,哈哈!

文章來源:Miwa730 b站:29732157

上一篇: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0章-沒關系,是愛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