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7章-壞習慣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0章-我只是忽然不急了,站這兒等妳。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臺劇腐劇《永遠的第壹名》同人文第17章, 哈哈,其實自己眼中的世界跟別人眼中你的世界始終是有區別的,書逸的後知後覺,小白兔很早以前就被灰狼盯上啦!

習慣了他的存在,習慣了他的糾纏,習慣了習慣,並不是一種好的習慣。
忽然有一天,你發現他身影難覓,發現他對你唯恐躲避不及,發現不習慣……這是一種壞習慣。
原來,你早已習慣了他。
……

周書逸發現那個平日裏陰魂不散,在他眼皮下招搖的高仕德蹤影難覓了。
曾經他偶爾擡首即可看見的人,如今任憑他頻繁搜視都找不著了。從前他一腳踹開他,他又會在不多時滾回來證明地球是圓的人,而今他不滾回來了。過去他千萬百計要擺脫的人,現在等他後悔轉身相迎時,他不在了。
怎麽回事?
大概是……先撩者賤!
周書逸找遍了學校每個他可能會出現的地方,例如籃球場、遊泳社、圖書館……他曾經在籃球場上看過高仕德與人打球的場景——
那時高仕德一躍而起,投了個完美的三分球後,朝站在看臺上的他擠眉弄眼、炫耀顯擺,舉止張揚令人作嘔。那時的自己作狀作嘔回擊,隨即轉身就離開。
如今回想,高仕德完美投籃的樣子其實很帥。
他也曾在遊泳社見過高仕德與人比賽自由泳——
那時高仕德明明先遊到終點,卻趁對手還遊完之際,一腳蹬出,繼而遊返回來。最後在起點處停下來,仰望著受邀前來觀賽的自己,得意一笑。面對赤、裸、裸的囂張挑釁,自己比中指以作回擊。
而今想起,高仕德不作停歇遊向自己那一幕是何等美好的記憶片段。
他還記得高仕德在圖書館埋頭苦讀的模樣——
那時高仕德不喜歡有人坐在旁側,於是拿未開封的飲料放在座椅上,有意霸占一席。被他發現了,又看見椅座上放著的飲料正是自己喜歡的檸檬水,便故意拿起飲料坐在椅子上喝了起來,喝光後發出空吸的雜音,有意要擾對方清靜。
看著高仕德就這樣無可奈何的盯著自己將飲料喝個精光,也不敢吱聲,那時他只覺惡作劇得逞,朝對方做鬼臉後就閃人了。
現在回憶,高仕德停下筆來,全程盯著自己喝飲料的那眼神……哪分像無可奈何了?
怎麽辦?
原來他早已習慣了高仕德的存在,習慣了他的糾纏。
如今,忽然發現他身影難覓,發現他對自己唯恐躲避不及,發現不習慣……這是一種壞習慣。
周書逸找過籃球場、遊泳社、圖書館後無果,偏偏在路過保健室門口聽到熟悉的聲音。
“嗨!好久不見,我又來了。”對,是高仕德的聲音。
“好久不見?又?你最近天天都往我這兒跑,所以你說的好久不見,是不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那麽久?你有這麽想我嗎?”是校醫裴守一的聲音。
“我是想你保健室這兒的床,趁沒人在,讓我躺躺。”
“好啊,你躺床上去,我要扒、光你的衣服看看你什麽毛病。”
“啪——!!”保健室大門被踹開。
裴守一與高仕德循聲望去,看見周書逸站在保健室門口,氣急敗壞的樣子讓人摸不著頭。
“這位同學……你怎麽了?”坐在辦公桌的裴守一放下手中的馬克杯,打量起周書逸。“你哪裏不舒服?還是受傷了?”
而高仕德則立於人體骨架前擺弄著骨架手指關節。
剛才聽二人對話極為曖昧,誤以為這二人要行茍且之事,殊不知踹門一看,兩人清清白白。他本來不舒服的心,一下子轉移到腳了。
“我、我……我腳受傷了。”周書逸剛踹門太用力了,聽得人問他哪裏不舒服,頓時覺得腳有點麻痛感。
“一般自、殘行為所受的傷,我都會見死不救的。”裴守一認出眼前這男孩就是自己可愛的小表弟高仕德心儀的人,拿起馬克杯繼續啄飲,並扮作不經意地瞟向高仕德。
見沒人理睬自己,周書逸只得自己找臺階蹦下去……佯裝傷勢嚴重,一瘸一拐的走進來。
沒走幾步,果然高仕德還是不忍心,走來摻扶他坐下,然後蹲下來給他瞧傷勢。
嘻。周書逸心中竊喜,於是更賣力的演。本來是一條腿痛,後來痛感好似感染上另一條腿,痛得想要高位截肢的錯覺。“哎,別,疼疼疼——!”
“你應該是扭到了吧。哎,裴校醫,快來救死扶傷。”
“救死扶傷不包括作死啊。”
見裴守一無動於衷,高仕德短嘆一聲,自行走去後倉庫拿跌打酒、繃帶。這個地方他熟悉得很。“我去吃跌打酒和繃帶,周書逸,你別亂動。”
周書逸應了聲好。
保健室裏只剩他和裴守一兩人,兩人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誰把誰當敵人了。
裴守一忽然放在馬克杯,走了過來,搬椅子坐在周書逸對面,湊近與之對視“看什麽看?”周書逸不悅,本不喜歡這人,如今這近距離已經侵犯到他的安全距離了,更是拒絕。
“看……你演技有多爛啊,呵。”裴守一戲謔,“明明喜歡在意,又要扮作不經意,演技生硬成這樣,也就高仕德看不出來。小鬼,好的東西可不止你一個人喜歡,我也很喜歡,而且我也勢在必得。”
“你死心吧,高仕德說喜歡的是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周書逸是沒有底氣的,因為他不知道那晚高仕德在山溪邊對自己的告白是否真情實意,還是惡作劇之舉。這般叫囂,實屬輸人不輸陣的可笑之舉。
“哦?真的嗎,高仕德?”裴守一扮作愕然的望向校醫室門口方向。
周書逸回頭,看不知幾時站於身後的高仕德一臉茫然不知所措。
“裴守一,你——”你先出去一下。
可是高仕德話未說完,就被周書逸撲過來按住:“不準去!”
“……”高仕德看著這人的雙腿無恙,曉得這人又惡作劇尋他開心了,於是閉眼深呼吸了一口氣。
那晚在山溪邊,他按捺不住趁周書逸熟睡告白,竟沒想到被聽了進去。既然知道他的心意,醒來假裝不知也罷,何故要急不及待向COCO展開攻勢追求呢?除了讓他死心外,也別無他圖了吧。
他已識趣地躲避多日,現下他的惡作劇又是為哪般?難怪只是純粹想看看鐘情於自己的宿敵是如何卑微臣服,圖個樂嗎?“周書逸,你鬧夠了沒?你到底想我怎樣?”
“我想……和你相親相愛呀。”
果然,周書逸不過是為了討好COCO,從而百般糾纏要與他化敵為友罷。他不稀罕這種相親相愛。“滾!”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7章到這裏啦,烈女怕纏郎,這個梗是過不去了,最近看起了天涯客的小說,溫客行,周子舒太好磕了,幸福的3月份!

文章來源:Miwa730 b站:29732157

上一篇: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6章-唯一的觀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