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8章-愛情躲貓貓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臺劇腐劇《永遠的第壹名》同人文第18章,轉眼間,也要快大結局了,好幾次都沖到微博熱搜版,很給力,而且新出的history4也很給力,太幸福了,所以可以忽略不幸福的事情了!


有些人,你為他做一百件事情,都不如一句“我愛你”那麽真切。
你不明說,他也不願多想。
有些人,你對他說一百句“我愛你”,都不及一個擁抱來得實在。
你沒行動,他也不肯輕信。
有人勇敢前跨一步,有人怯懦後退一步,開始你追我躲。

下午的選修課課堂上,周書逸全程心不在焉,間或盯手表秒針跳動,間或擡首望教室窗外雨落紛紛。
他尋思著如何與躲避自己多日的高仕德化敵為友,繼而化友情為愛情。雖然兩人關系八字還沒一撇,但不妨礙他提前考慮日後生活在一起時是養狗還是養貓,彼此生老病死後是否需要合葬等諸如此類的問題。
“轟隆!”窗外傳來一記響雷,將他的思緒拉回現實。老天好似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讓他清醒一點——首先,他得將高仕德追到手!
他如夢初醒,所以一聽到下課鈴響,就朝剛才高仕德今天上必修課的所在教室那兒跑。別問他為何知道高仕德上必修課或在哪兒上課,問就是從COCO那兒獲悉的。
奈何周書逸出現在高仕德教室門口時來勢洶洶的樣子,被教室裏的其他師生一致斷定為來找高仕德的茬,於是強行將他隔在教室門外,一頓好生勸告——“同學,別打架、別打架,有話好好說。”
“是啊,同學之間應該互助互愛。”
大家又不約而同的想起去年那次,這兩位高材生險些大打出手的事,所幸當時得校長感化,二人才化幹戈為玉帛。
那你們倒是別擋著老子和高仕德好好說話,阻礙我們互助互愛呀!周書逸無奈翻了個白眼,世人對他們倆的關系誤解頗深,雖然在此前也曾是他的誤解。眼見不得法子進入,而站在座位上的高仕德又從剛才開始一直在假裝沒看見他們拉扯,於是周書逸就朝裏面喊話:“高仕德,我發誓,我真的是來愛你的。”
“轟隆——!!”又是一聲雷響。
高仕德不以為然的冷笑了下。看吧,老天都知道周書逸在撒謊,說著違心的話。
他自然曉得是COCO讓周書逸對自己好些、要相親相愛,可萬萬沒想到對方會做到這個份上——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下高調“表白”,弄得人盡皆知,不過妄圖化敵為友罷。至於嗎?不至於、不至於。
近四年的針鋒相對,忽然一朝相親相愛,誰信!師生眾人一致質疑,揣測周書逸意欲何為的同時又深感這人說話惡心又虛偽。
“多謝周同學擡愛,小的受寵若驚。”高仕德利索地收拾課本,快步從教室後門離開。
他大概就是那種人——再情深款款對他說100句“我愛你”,落入他耳不過是一句輕描淡寫的“你好”。
高仕德一出後門,周書逸就追了上來,“高仕德,你不信我?要不要我把心掏出來給你看看我的真心?”
殊不知高仕德當真攤開掌心向他討要:“要。”
周書逸一時語塞。
好狠的家夥!行吧,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高仕德,只要你要,只要我周書逸有,你都拿去。
“拿去!”周書逸伸手進衣服裏,再拿出來時,拇指與食指交疊,比出小小的心型。
“……”
“好像‘心’太小了,這個怎麽樣?”周書逸雙手比心,在胸前比出拳頭大的心型。
高仕德望著嬉皮笑臉的他,一言不發。這人竟然是為他人而百般討好自己……想到這個,他便不再理睬周書逸耍寶賣乖,加快離開的步伐。
看著高仕德離開的背影,看那個讓他追逐了十二年的背影遠去,周書逸霎時紅了眼框。他又追不上那個人、那個背景了。
不要跑、不要跑……
他恍惚陷入曾經夢境裏,目睹高仕德從過去一路跑來,跑到眼前與他擦肩而過,繼續將他遠遠拋離身後,他不由地沖口而出:“高仕德,我要抓住你,然後打斷你的腿!”
夢與現實交疊、重合……
“看吧,我就說他沒安好心,存心找茬約架的,虧他剛才那般惡心虛偽說是來愛高仕德的。”
“我聽說,他從小到大沒少欺負我們系學神高仕德。”
“那些諸事八卦的人要亂嚼舌根拜托也小聲點,不然要遭報應的。小心出入平安、鴻運當頭啊。”蔣聿欣的出現,讓仿佛陷入人言可畏、孤立無援的周書逸有了那麽一點依靠。
沒想到平日裏和顏悅色的學姐蔣聿欣嗔怒起來那麽有震懾力,周圍嘴碎的人自然抱頭鼠竄。
“聿欣——!!”周書逸撲過去想抱住蔣聿欣求安慰,人還沒碰到就被趕來的方政文攔截下來。
方政文拿雨傘頭抵在他胸膛:“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哈。”
“政文你別這樣對書逸啦。”蔣聿欣伸手撫摸周書逸的頭,“書逸,你又去找高仕德麻煩,給自己找不痛快了吧?我說你們都打打鬧鬧十二年了,你若真那麽討厭他,為什麽非要去招惹他,找存在感呢?”
招惹他找存在感?
確實好像……這麽多年來都是他主動找事、挑事,而高仕德的確一直安守本份地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討厭一個人,難道不是嫌多看對方一眼汙了雙目,嫌對方多說一句話擾了耳根清靜,嫌棄對方的一切,恨不得永不相見?可是書逸,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麽要一直追著高仕德跑?”
他追著高仕德跑?
似乎是那麽回事……無論在夢裏,還是在現實裏,他都追著高仕德跑。他是想抓住對方,而不是要追上對方。
“聿欣,我發現……我心裏一直有高仕德的存在。我是想要他的!我想要他。聿欣,怎麽辦?他不喜歡我……高仕德他不喜歡我。”周書逸雙手嵌入頭發裏,懊惱的亂抓頭發。他以為自己對高仕德的愛意是最近萌芽的,殊不知愛情的種子早已經深埋。可是高仕德不喜歡他呀!
這小子終於開竅了。蔣聿欣欣然微笑,不枉費她一翻唇舌開導。“他親口對你說的?”
“那倒沒有,就是很反感我親近他。就像剛才,我死皮賴臉的纏他,他嚇得人跑得沒影了。”
“書逸,男人嘛,臉皮得厚點,不拒絕就當作答應啊,哈哈。”方政文在一旁偷樂,說完被二人瞪眼看,才閉嘴。
“政文,你說什麽?!”二人異口同聲。
“我、我什麽都沒說。”
“不,你說了,你說‘不拒絕就當作答應’。政文大師,我悟了。”周書逸雙手合十,向方政文鞠躬,末了朝校門奔去……看見周書逸疾走如飛,方政文和蔣聿欣不約而同地說,“男大不中留。”
一出校門口,周書逸就坐上那輛候在路邊多時的自家轎車,還命司機沿途找人——他知道高仕德會坐捷運回去,去捷運站的必經之路上看見步行中的高仕德,天雨路滑,他撐著雨傘緩慢的行走著。
周書逸故意讓司機加大油門從高仕德身邊開過,將路邊的積水激起,濺得他一身濕。
“我、幹!”高仕德罵了句,擡頭發現停在身邊的轎車後座坐著周書逸,便沒繼續罵,閉嘴繼續走。
他走,轎車也緩緩隨他挪動。
“哎,高仕德,不好意思啊,剛不小心弄臟你的衣服。你上車,我帶你去買身新的衣服啊。”
“不必,舊衣衫不值一錢,反正我也準備扔掉的。”高仕德也不看著他說話,自顧自的走著。
周書逸推門下車,一把拉住高仕德,“不行,我周書逸不要欠你高仕德什麽!”糟糕!他又用這種惡劣的口吻跟高仕德說話。這十二年都習慣了用這種口吻與對方說話,一時半刻還改不掉。不能怪他!
可惡,這人翻臉比翻書還快,那樣反而讓剛才一系列的裝乖討好舉動更顯更加虛假可笑。高仕德不悅的推開周書逸,“周書逸,你搞清楚,不是你想給,我就一定要拿的!”
他這麽一推,周書逸踉蹌後退,不穩跌倒在地上。等他反應過來要去扶周書逸時,霎時間不知打哪沖過來兩人,風馳電掣之際將他放倒在地上。
他被鉗制著,他的臉死死的抵在地面。雨水沖刷下的混凝土路面再幹凈,可也沒有他這張剛“康復”的臉、嘴角幹凈呀。對了,這熟悉的感覺……是怎麽回事?!
司機立馬下車摻扶起周書逸,“少爺,您沒事吧?”
周書逸望著被自家兩位影子保鏢按壓在地上的高仕德……咦?為什麽少爺的臉色不太對勁?趴在地上的男孩側臉也似曾相識。兩位影子保鏢心中暗叫不妙!不好的預感。
周書逸反手各賞了二人一巴掌,這次是另一邊臉領賞。打完才去扶高仕德起來……——糟糕,又誤打了少爺的情人了。還得要假裝不知他們二人的關系,這怎麽好開口道歉?好為難哦!————你們倆個蠢替可不要亂吠,我可不能讓高仕德知道我還記得那晚喝酒後的事情,更不能讓他知道那晚我在裝醉的事情!————咦?這兩位不就是周書逸喝醉酒那晚,忠心護主而誤毆我的“家犬”嗎?不行,不能讓周書逸知道那晚是我背他離開酒吧的。——於是乎……心懷各事的四人八目,你看我,我看你,均不再作聲。
氣氛有些尷尬,只有不知情的司機打破僵局,“少爺別站著,先上車吧,小心淋著雨。”
“嗯。”
周書逸使了個眼色,兩位保鏢立即心領神會,小心翼翼地扶高仕德坐上車後座。
雖說他們尊敬有加,但在高仕德眼裏可不是那麽回事,他只覺自己被兩個壯漢挾持上車。如果他們的主子不是周書逸,他都有種被綁、架的錯覺了。
“餵,周書逸,你想幹嘛?”
“我想……抓住你呀!嘻。”玩笑過後,周書逸認真想了下,才說:“走,帶你去個地方。”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8章到這裏啦,最近看唐綺陽小姐姐的星座運勢,然而好像運勢很不錯,但是好像不行哦!沒事,要相信相信的力量!

文章來源:Miwa730 b站:29732157

上一篇: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7章-壞習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