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0章-剛剛好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5章-戲假情真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臺劇腐劇《永遠的第壹名》同人文第20章,書逸謝謝高仕德一直以來沒有放棄的愛,我覺得真的是很感謝,感覺一直在默默愛著我,這樣的情感實在很偉大!

愛,等一個人的時候,一天一年一輩子也不過一朝一夕一剎那的事情。
只要等到,多久都算為時未晚,不過剛剛好。
剛好你發現愛,剛好他還在。

“十、分、認、真。”高仕德情深款款的凝視周書逸,一字一頓鏗鏘有力地如此回答道。
周書逸莞爾一笑,笑問:“那……男朋友,私奔嗎?”
都是聰明人,聽得他這句看似玩笑的話,高仕德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呵,正有此意。”
於是乎,二人“狼狽為奸”,合計如何擺脫佐佑兩位影子保鏢。
周書逸借下午濺濕高仕德衣服為由,買了兩套新衣服賠償他,假稱雙倍奉還。說來好笑,周書逸徑直走入專賣店,拿起兩套衣衫就結賬,只拿了對應的尺碼,試都沒試。一結賬就塞給高仕德,旁人看來像極在打發乞丐。
然後二人在商場閑逛了一會後相續上洗手間,而守在洗手間門口的佐佑二人等了好久都不見他們出來,就進去探究竟,才發現這兩人憑空消失在洗手間裏。
他們怎麽會猜到金蟬脫殼的二人,早已搭乘上觀光升降電梯潛逃。
“你說,佐佑他們會不會以為我們掉進馬桶裏了?哈哈哈。”周書逸將鴨嘴帽帽檐擡高了些許,讓遮擋的雙目顯露出來。鴨嘴帽是他剛在洗手間裏面,從別人那兒買來的,帽子出奇的搭配穿在他身上這套新衣裳。
電梯裏,同樣換了一身新衣服的高仕德看周書逸洋洋得意的樣子,笑得十分可愛,看得他心裏癢癢的。“有可能,也許現在他們正順著排汙管道爬到化糞池找我們呢,呵。”
“哈哈哈,然後人沒找到,找到遺失的珠寶手飾若幹。”
“哈哈哈,最後發現意外之財價值金額巨大,至此洗手不幹,衣錦還鄉。”
在他們倆笑得前仰後合時,電梯門開了,外面站著一波要搭乘電梯的人。那些人用異樣的目光打量電梯裏兩個身材頎長的帥哥手牽著手,眉飛眼笑。
見狀,高仕德才反應過來剛才拉著周書逸逃竄的手還沒松開,眾目睽睽下,他也不好意思牽著周書逸的手,牽連他與自己一起接受世人的非議,於是立即松開了手。
就在他松開手的一剎那,周書逸抓住了他的手,繼而與他十指相扣。“誰先放手,誰是狗!”
高仕德本來要被他主動十指相扣的舉動感動得幾欲要哭,卻又被他話逗笑。
搭乘電梯的人們一湧而入,讓原本只站著兩人的電梯像擠滿了沙丁魚的罐頭。可哪怕擠成這樣,裏面的人還有心思歪頭側腦袋地偷瞟他們一舉一動。
被看得渾身不自在,高仕德趁大家收回視線之際,將右手手背抵在唇上吹氣,發出像放屁一樣的悶響。
聽得異響,眾人不約而同的捂住鼻子。有人瞪高仕德,也有人急忙按下一層的樓層鍵,急欲出電梯呼吸新鮮空氣。
只有周書逸全程看著高仕德作妖,曉得是惡作劇,憋笑配合他演戲。
下一層到了,電梯門一開,大家又像剛才那樣一哄而出。站在外面本來要搭乘的人看到這形勢,自知情況不妥,也不敢進去了,眼巴巴的看著電梯門合上。
“哈哈哈——!高仕德,你好壞哦。”周書逸見電梯門閉上,才放聲笑,“我也學學,咘~~~!咦?怎麽沒你剛才弄得像呢?”
“要這樣……唇要貼合手背。”高仕德揚起與周書逸十指相扣的手,吻下去才發現是他的手,擡頭沖他癡癡的笑,“我男朋友的手不該做這等粗鄙的舉動,該接受我虔誠的親吻,呵。”說罷,虔誠無比地在周書逸手背上親吻下去。
“叮”一聲,電梯又不合時宜的打開了——
兩人無視眾人的目光,十指緊扣地走出電梯。
離開商圈,他們沿街漫步,有說有笑。
這一天,高仕德等了十二年,只是忽然等到夢寐以求的,反而美好得不敢置信。像作夢,很不真實。可手牽之人的手心分明就是溫熱的,千真萬確。
“高仕德,你看,這兩條黑色編織手繩醜死了,居然還還擺在玻璃櫥櫃裏當寶展示!何德何能?”周書逸經過臨街飾品商鋪,一眼瞥見玻璃櫥櫃裏擺放著兩條黑色編織手繩,手繩被環成三圈放在禮盒裏展示。跟擺放在它們周遭琳瑯滿目的珠寶首飾形成強烈的對比,於是忍不住停下腳步去看。
“你不知道嗎?這是‘全臺’唯一一對情侶手繩,純手工打造,歷時七七四十九天,傳說戴上這對手繩的情侶,就像在三生石上糾纏三周,糾纏三生三世。”
“買!”
“騙你的也信。你沒聽出很牽強的編排說辭嗎?”
“我知道你在說笑,但是我願意當真。高仕德,我想和你有一樣定情信物,來紀念交往的第一天。雖然你給它們編了這麽爛的傳說,但也是你賦予了它們在我心中的的意義。買下來好嗎?”
“好,去買!”
兩個從手牽手踏進店裏那一刻到結賬後雙雙戴上手繩,全程都被店員們人盯著看。二人所毫避諱的言行舉止,看得她們一個個臉紅耳赤。
“你以後只能戴我送的。”高仕德當即給周書逸戴上手繩,系上後看他一臉憋笑,疑惑問道:“哪裏好笑了?”
“誰先放手,誰是狗!嘻。”周書逸挑眉,得意地笑。
“……”高仕德才曉得剛才結賬時松開了他的手,於是自覺得吠了聲:“汪!”
“哈,好乖的狗狗!”周書逸摸了摸他的頭,像順犬只的毛發一樣溫柔,順完才牽著愛犬離開。
可一出商鋪門口就撞上佐佑二人。
這兩只家犬,嗅覺如此靈敏,都嗅到這兒來了。
“少爺!很晚了,周管家讓我們帶您早點回去。車子在那邊等候您呢!”
“知道了。”周書逸心知周管家周叔大多時候僅是傳達他爸的意旨罷了,平日裏斷不敢這樣讓保鏢逮住他往家裏帶的。
大概是今晚他爸又不知道抽了哪條筋,去他床前幫蓋被子籍此表達一下深沈的父愛如山,結果發現兒子夜不歸宿,於是喚周叔緝拿他歸家吧。
回去就回去,犯不著違抗不從。周書逸揮手,喚佐佑二人先車子那等。打發二人走開去,他才與高仕德道別,“高仁德,那我們明天見啰。”
“嗯,明天見。”
沒走幾步,周書逸又轉身,看見高仕德依然站在原地目送他離開。“高仕德,對不起,我發現太晚了,愛太晚了。我以前那樣對你,對不起。還有,謝謝你一直喜歡我。”
“呵,傻瓜說傻話。不晚啊,在你我正值風華正茂的年紀,不遲不早,剛剛好談一場美好的戀愛。”
一切才剛剛開始。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0章到這裏啦,之前看以你的心詮釋我的愛的時候,歐爾說,我不敢保證和好之後我還會像之前一樣去與你相處,所以還好,書逸的跨出還來得急,他還在原地等候的感覺太好了!

文章來源:Miwa730 b站:29732157

上一篇: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19章-淚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