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5章-盲盒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5章-盲盒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臺劇腐劇《永遠的第壹名》同人文第25章,雖然有點突兀一點的劇情,但看起來還是很揪心,劇中兩個的人誤會的場面浮現腦中,相愛的人是不是都難免會有誤會的時候呢!

愛來勢不可擋,愛去悄無聲息,來去自如。
他不停翻找裝載愛情的盲盒,一個、兩個……
這個沒有,那個沒有。
它躲在哪個盒子裏呢?
是潘朵拉盒子,還是月光寶盒?

周書逸站在四野無人的荒山野嶺上,而高仕德正站那條通往不知何方的路彼端,眉歡眼笑地朝他揮手。然而,卻在下一秒轉身跑開,邊跑邊回頭望他。
跑去哪?可是不管他要去哪裏,周書逸都不答應:“不要跑、不要跑。”
可是高仕德好似沒聽見,仍舊邊嬉笑邊跑。
其實二人相隔也不過二三十米,只要說話便可聽見,可高仕德始終不應聲。
周書逸緊跟其後,拼盡全力都追不上,只得追在後面放狠話:“等我抓到你,我就打斷你的腿。”
他不知道為什麽不直呼其名,勒令他停下腳步;也不知道為什麽不去央求,求他留步。他明明害怕對方一走了之,害怕得想哭。
可他不敢哭,他怕這樣會嚇著高仕德。
聽到周書逸這般威脅,高仕德非但不怯,反而越發樂笑,邊笑邊繼續跑……——高仕德,求求你,不要跑。你回來啊!——
周書逸喊不出來,心裏堵得慌,委屈的眼淚終於奪框而出。
同時,他的夢也醒了。
他擦幹眼角的淚痕,走下床,坐到飄窗臺上。環抱雙膝,瞭望窗外夜景。
這兒淩晨時分,而高仕德現身處的美國正是白晝。
他又一遍一遍的撥打那個已停機的手機號碼……他的愛,失聯了三個月。
再次撥打高仕德媽媽的手機號碼……提示音:關機。
誰來告訴他,發生了什麽事?
五個月前,高仕德媽媽再婚,遠嫁美國。他去參加婚禮,並計劃在那兒暫住數月與繼父培養增進一下親情。
餞行時,高仕德戳著他的腦門說:“等我哦。”
二人約定好的五月為期,今日期滿,然而高仕德未如期歸來。
他低頭摩挲纏在手腕上的黑色手繩,喃喃自語:“高仕德,你回來好不好?我好想你。只要你出現在我眼前,我會原諒你失聯的這三個月帶給我的所有煎熬。好不好?”
——高仕德,你回來好不好?我好想你。——
周書逸坐在飄窗臺上,埋頭於雙膝之間,不多時睡過去了……他看到高仕德了。
高仕德穿著運動服在郊外樹林四處轉悠,不時低頭搜找著什麽。
——高仕德!!——
周書逸歡喜若狂,大聲叫喚他。
可不知為何高仕德全然沒聽見,始終低頭在地上搜找什麽,不曾擡頭看他。
——高仕德!!餵,你在找什麽?——
高仕德還是沒聽見。
周書逸無可奈何地走過去,怎料有人搶在自己前面,從高仕德身後勒住他脖子,索要他身上財物。
見狀,他飛身撲過去,施援——卻撲了個空。
他望著自己若隱若現的雙手,不明狀況,眼睜睜的看著二人廝打在一起。
那人體型健碩,輕而易舉地來了個過肩摔,將高仕德摔落旁側的小河裏。末了,還撿起地上的石塊砸他。
——高仕德,你喊人啊,喊人!快呼救啊!你這笨蛋。——高仕德左躲右閃,成功避開石頭襲擊,迅速爬回河邊。
他一上河岸,並沒有立即逃離現場,因為他好似發現了什麽,俯首拾起,拿在手中,喜出望外大喊大叫:“找到了,我找到了!原來剛才慢跑時掉這兒了。”
周書逸看見他親吻手中黑色手繩,又氣又好笑,罵道:“高仕德,你是笨蛋嗎?還不快走?”
忽地,飛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塊,正正砸中了高仕德腦袋,讓他失去重心,跌回河中。
消失在河中……
——高仕德!!——
“高仕德——!!”周書逸驚醒過來,發現自己還坐在飄窗臺上。
只是此時已天色破曉。
他受不了了,這種煎熬已撐到極限,現已一刻都受不住了。
他收拾行囊,想要趁爸爸還沒睡醒,偷偷出發前往美國找高仕德。
過去的三個月,爸爸答應幫他查高仕德蹤跡,若是不他以傾盡全力查找為由,極力阻攔他獨自尋找,他早就動身起程了。然而他爸查來查去,無果。最後告訴他:該住址沒這號人物,查無此人。只有入境記錄,但無出境記錄,也就是說,人還在美國。
如今期限已到,人未到。他必須親自去一趟,哪怕人海茫茫,也要挖地三尺尋找,否則不會善罷甘休。
高仕德失聯的這三個月,他爸生怕他一時沖動不辭而別,所以對他各種嚴防死守,從他踏出房門的那刻起,影子保鏢如影相隨。他們不會在他眼皮下招搖,但是隨時而至。影子保鏢表面是保護,實質是監視他的一舉一動,控制他的可活動範圍。他自知如若不能擺脫他們,自己根本踏不進機場半步。
於是乎,他提著簡易行李袋偷偷翻窗而出,貓著身子從後院遊泳池邊躡手躡腳走過。這兒是家裏不設防的地方,所以也只能從這兒經過,翻墻出去了。
可天不從人願,他還是被神出鬼沒的周叔逮到了。“少爺,您要去哪?”
“呃……呵,晨遊……”周書逸指了指旁側的遊泳池。
“書逸,你覺得我會信嗎?!”書逸爸爸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爸爸,您是剛睡醒呢,還是根本沒睡?為了盯我,您老人家至於嗎?”
書逸爸爸打著哈欠,“也不想想大清早的,誰不停的叫喊‘高仕德,快跑!’,擾人清夢。”
“那您繼續睡,我去找他,找到就回來。”
“找不到呢?”
“怎麽會找不到呢?!爸爸,您如何斷定我會找不到?您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撓我去美國找人,為什麽?您是不是知道什麽?”
“我、我……我不知道,我什麽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個人有心要躲著你的時候,你一定找不到。況且美國這麽大,你上哪找去?書逸,聽爸爸的話,忘了他。忘記一段感情最好的辦法就是重新一段新的感情,爸爸答應你,不管你下一個對象是男是女,我都不反對了,好嗎?”
他確實有意隱瞞兒子真相——三個月前,他派去美國探查的人順利聯系上了高仕德媽媽探究竟,才曉得高仕德這廝那天野外晨跑後失聯了,他家已報警,但至今仍音訊全無,生死未蔔。
“呵,爸爸,您說得倒是輕巧,如果不是他,我不要。不必多說,我要去找他。”周書逸轉身要走。
“攔著少爺。”書逸爸爸一聲令下,周叔和相繼前來的影子保鏢將周書逸圍在中央。
拉扯之間,纏在周書逸手腕上的黑色手繩松開,掉落地上。
他蹲下來要撿,怎料被他爸一腳踢落遊泳池裏。
類似這麽一條黑色手繩,他也見高仕德戴過,為防兒子睹物思人,幹脆不讓他再戴回去了。眼不見為凈。
怎麽知,周書逸隨即跳入遊泳池……搜找……
……
…………
………………
“周書逸、周書逸?”是高仕德的叫喚聲。
高仕德?
周書逸顧不上不知跌落遊泳池哪兒的手繩,急不及待地遊出水面……——高仕德,你終於回來啦?——
浮出水面,周書逸扶著遊泳池邊,只看見周叔一人候在一旁,爸爸不在,影子保鏢也不在。
“少爺,您晨遊完了是嗎?早餐也準備好了,你換好衣服就可以吃了。時間來得及,老爺叮囑了,不可為了趕時間上課空腹。”
晨遊?上課?
他剛不是跳入遊泳池找手繩嗎?又何來晨遊一說?
他現在不是在大四實習期間?又何來上課說辭呢?
還有,他剛才明明聽得高仕德在叫喚自己,那麽真切,如今人影沒見著。莫不是他的幻聽?
等等,自己又是何時換穿泳褲了?
哪裏怪怪的,一時半會又說不出來。
“周叔,我去換衣服,你叫人幫我到池裏找那條黑色手繩,找不到就抽幹池水再找找。”
“好的,少爺。”
周書逸打算換上幹凈的衣服,拿回手繩後再出發去找高仕德。
待他換好衣服從房間出來,走下樓,無意瞥見那掛在客廳墻上的掛歷——周書逸蹙眉,問從室外走進來的周叔,“周叔……這掛歷為何不換?”
“呵,少爺是嫌它款式老舊是嗎?是老爺選的,如果您不喜歡,那我問一下老爺再換行嗎?哎,諸事大吉。呵,少爺,您生日這天是諸事大吉,真是好日子啊。對了,少爺,您剛才說的手繩,我們抽幹池水都沒發現,你確定是掉在池裏了?”
諸事大吉?這話耳熟,好像大三那年,周叔在那天早上也是這般對他說的。
再瞧瞧掛歷上的年份,是兩年前。
所以他生日的今天就是大三那年,也就是高仕德大三轉學來的那一天。
他又在做夢了吧?
周書逸這猜想。
如果夢境會按從前發生的事情一一上演,那接下來,他知道會發生什麽事情了。
他做著兩年前做過的事情,不同的是,在司機送他回校前,臨上車多帶上一把傘。
車子停在他校門口,周書逸下車即刻撐開傘——從天而降的鳥屎落在他的傘面上,而不再是像以前落在他的鞋面上。
他應對自如,隨即收起傘交給司機善後。
有這點印證,他更加堅信當他踏入學校門口,會有個人在那棵大榕樹下……等他。
果不其然。
踏入學校,周書逸在學校門口不遠處那棵大榕樹下,看見那個久別五個月的高仕德頂著兩年前的面容,捧著資工教材資料沖他微微一笑。
“好久不見,周書逸。”
他們二人立於大榕樹下,四目相對……
周書逸就這樣盯著他看,久久未移開目光。是啊,好久不見。多久呢?有五個月了。
他開始耳鳴,嗡嗡嗡嗡……
霎時間天旋地轉,頭暈目眩。最後乏力倒下——
“哎,周——書——逸……你、還、好……嗎?”高仕德接住了他倒下的身體,只是聽到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周書逸感覺到高仕德的體溫了……五個月沒觸碰過的體溫,他想念的溫度。
“你好輕哦,有好好吃飯嗎?”高仕德將他背起,不知朝哪兒走,邊走邊喃喃。
——高仕德,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
如果這是夢,請不要讓他醒來。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5章到這裏啦,還有小夥伴在關註我的網站,真的很感謝,也很感動,我會繼續加油下去的!

文章來源:Miwa730 b站:29732157

上一篇: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4章-黑色手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