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杀手J》History3圈套BL同人小说文-第15章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今天继续给大家更新 Miwa730 小姐姐的小说文章《少年与杀手J》第15章的故事啦! 今天的故事或是甜蜜或是惊心动魄呢!请大家继续阅读!

李至德好崩溃,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借他的手来对付JACK?如果他不能以绝对性优势击倒JACK,定会遭其反杀。虽说古道一挟持少主,迫令他们就范,可生死攸关,谁愿放弃挣扎?JACK当真会乖乖就范呢?

“JACK,得罪了。”

李至德俯首拾起掉在JACK面前的蝴蝶刀,望了望JACK,又看了看古道一手上的少主,拿着蝴蝶刀的手有点抖。与JACK相处十一年,晓得他不怕死,但不意味他愿意送死,总感觉有个不祥的预感——白刀子过去,红刀子从自己身体里出来。

JACK慢慢地解开衣衫上的前三颗钮扣,敞开前胸说:“德哥,我心脏位置跟平常人不一样,我的是靠右点的,你扎准一点,给个痛苦。记得,靠右啊!”他胸前有道触目惊心的刀疤,从锁骨下方贯彻到胸腔。

李至德只得听从地往他胸前偏右的地方捅过去——

果不其然,JACK一个闪身躲开了迎面而来的蝴蝶刀,与此同时扬手一挥,手腕上黑色皮质手绳两端的环扣松开,好像有一条细尖的线朝着对面飞射而出——

唐毅反应敏捷,迅速往右边侧了侧头,不过一秒,就听到一声惨叫,“啊啊——!”

古道一捂着右眼惨叫起来,握着枪的手胡乱的扫射起来。

阿德前一秒正处于傻愣愣的懵B状态,后一秒恢复训练有素的本能,护红叶小姐周全。毕竟在场的人里就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哪像少主唐毅,打从他们进入行天盟训练营开始,每到周末都来与他们一同训练。虽身手不如他和JACK,但对于自保以及对付像古道一这样小角色,倒是绰绰有余

唐毅好似总能在关键时刻与相处七年的贴身保镖保持高度的默契感,得益于此,这七年里总能逢凶化吉。其实他第一次见到JACK时,是在更早之前,在行天盟的训练营里。

行天盟的训练营是他爸为了他的未来而提前铺设的道路之一,虽然当时他才十三岁。训练营里来了一拨人,又一拨了一少年……少年们只是从训练营里转到行天盟里效劳。直到他十六岁那年,他第一次见到十三岁的JACK,木无表情的站在训练营讲台上,言简意赅的作自我介绍。

“我叫杰,十三岁。”

别人再多问,他也不回应。就这样他成训练营少年们眼中的孤僻、沉默寡言的软柿子。小打小闹的欺负不免有时,有一回,他洗澡时有人偷偷的拿走他的衣服,丢在卫浴室外面的垃圾桶里。

唐毅撞见古道一将一堆衣物往垃圾桶扔,然后心情愉悦地走了。他就好奇进卫浴室瞧瞧,他看见隔着浴帘有水的声音,打开浴帘——看见JACK就定定的站在里面,不喊不叫,不哭不闹。他胸前有道触目惊心的刀疤,从锁骨下方贯彻到前胸胸腔位置。

从那道刀疤之深来看,可见那下手的人狠毒且有心致其于死地。这么小的孩子招惹了谁?所以现在他就不会反抗了吗?唐毅唤人带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他换上。

有一天,唐毅点名叫JACK充当他的临时保镖,陪他出去逛逛。其实那时候JACK刚进训练营没多久,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哪里有资格当什么保镖? 唐毅不过是怜悯JACK,顺便带他出去玩玩罢。

那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游乐场,因为离训练营近,唐毅就领着JACK进去玩耍。

两人从机动游戏下来,看见一个男人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急匆匆从身边走过,嘴里骂道:“小崽仔,不听话,还哭,回家去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小男孩哭喊道:“我不认识你,我要奶奶,我要找我奶奶。”

JACK快步过了上去,拽住那男人衣角,“他是我弟弟,你抱他做什么?”

男人四处看了看,好像没人听到,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的拉扯,于是一脚将JACK踹倒在地上,抱着**飞快的离开。

唐毅虽才十六岁,但身子已像成人般健壮,身高也像那男人差不多,冲过去就着**的同时,顺势将男人放倒的地上。周围的人看到这边打架,都围了过来。

“抢小孩啦,谁帮帮我报警啊。你们俩小小年纪的就这么坏,我帮你爸妈教训你们。”男人挣扎着一手夹着**,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红色手柄的蝴蝶刀,对着他们比划起来。

围观的人大多时些中小学生,其中是有些大人的,但碍于手里牵着自家孩子都不敢轻举妄动,何况是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只听到男人嚷嚷,都袖手旁观起来。

唐毅习武三年,自然可以躲避开这毫无格斗技术的招数。只是才训练几个月的JACK就没这么幸运了,蝴蝶刀向他刺了过来,他居然空手接白刃,好像没有痛感一样压过蝴蝶刀,反手一记“见血封喉”,吓得周围的人尖叫连连。

血喷射而出,喷了JACK一脸……头发上,衣服上都是斑斑血迹。

唐毅也呆住了,一个在训练营的人眼中的懦弱少年,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凶狠毒辣。

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眼里没有半点惊慌,看着周围的人尖叫,原来还在哭闹的他,止住了哭,傻愣愣的看着他眼前的少年。

男人倒下的瞬间,JACK手明手快地接住了因他松开手而掉落的**。

“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要说‘救救我’,懂吗?小家伙。”JACK微微一笑。

他居然笑了,唐毅从未见他笑了,顿时觉得好不可思议。

“哦。哥哥,我要找我奶奶,她上洗手间了,我就在外面等她的。那个坏蛋就来抓我走了。”

不知谁报了警,警车声由远及近。

JACK心虛抱住**就走,唐毅紧跟其手。“哥哥,现在就带你去找奶奶。”

JACK进男洗手间洗了把脸,把衣服一脱,反穿过来。他发现男人那把蝴蝶刀不知何时被他揣在裤兜里了,也顺便将它洗干净了,再收起来。

“哥哥,这是男厕所,我奶奶是女的。”**说。

唐毅险些滑倒在男洗手间地上,这时只听JACK哈哈的笑,“哈哈,小家伙好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奶奶说,名字不要随便告诉陌生人。他们会扮成认识我一样,将我带走。你问人家名字之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的。我奶奶说的。”

JACK又笑,“好吧,你可以不说,我叫杰。”

“JACK?我看的卡通片《XXX》,那个也叫JACK。你看过吗?”

是杰,不是JACK。

JACK摇头。

唐毅催促JACK离开,他只好将放在女洗手间门口前,并叮嘱说:“小家伙,你记住,要在这里等你奶奶,如果还有坏蛋抱你走,一定要喊救命啊。”

JACK与唐毅一同离开……

至从游乐场那件事后,唐毅才晓得,JACK并不是软柿子,他只是失去了求生的欲望同时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只有苟活。他把事情始末告诉了他爸,提醒他栽培一下这个少年。他爸像发现宝藏一样,没多久便将别墅一角的那栋一层带阁楼的小房子允了给JACK。

JACK开始在训练营开启开挂模式了,总天嬉皮笑脸的,也不知道乐什么。
唐毅二十一那年,他不再去训练营了,开始接触行天盟集团的事务。他爸自知年纪渐大,很多事有心无力,也无暇顾及训练营了,觉得也是时候半闭训练营了。他要求他爸将JACK配给他做贴身保镖。

JACK当他的贴身保镖第一天,就将头染成了栗红色,当时他爸很反对,因为他暗地里的任务,都不允许他这般张扬。他笑着说,“看到我执行任务的,都不会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在执行任务的七年里,他只在半年前失手过一次,其实也不算是失手,因为目标四和会柯桑已经解决掉了,但是因为负伤过重,没能顺利摆脱其手下,被追捕,险些落入对方手中。

他吩咐阿德沿途找人。据说在一间花店门口找到他时,他伤势很重。可在江医生医治的一个月后,他又活蹦乱跳起,说到外面伸展一下筋骨,可一去就是一天。唐毅发现后,立马召了他回去,以免他伤势刚愈,又在外面惹事。
……
JACK一跃而起,飞身扑古道一,按着他握枪的手,狠狠的拍打在床沿边上,直到枪掉落地上。古道一想滚到地下拿枪,却被抓着金属细丝丝,反身收拢,将古道一咽喉处拉紧,扼杀最后口气。

那肩上的人好似不再挣扎,JACK才松开手。一松手,那人就侧倒在病床上。

红叶心情复杂而矛盾,一方面觉得古道一死有余辜,一方面又觉得惋惜心痛,于是在诊室里泣不成声。

JACK收好手腕上的手绳,然后去捡起地上的枪,放回腰间。蝴蝶刀呢?一转身就看到李至德向他递过来一把蝴蝶刀,他的蝴蝶刀。他接过,并收了起来。“少主,天亮之前我不会回来,如果您不放行,那我只得又爬墙了。”

“你又要去哪里?”不是刚回来吗?唐毅问。

“我去订婚。”

唐毅知道他又要去找那少年了,“唉,去吧。”

“喳。”JACK好像就差没跪下来谢主隆恩了。

李至德以为JACK又莫名其妙地进入了疯癫状态,跟疯子不较真,顺应着他说:“新婚快乐啊。”

“德哥,十一年以来,你只有这句才像人话。”

呸,我看你说反了吧。我这十一年来,没说过这么疯的话好吗?以前你是在猎杀时候抽疯,现在时不时就抽一下疯。 李至德在心里反驳道。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68526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