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3圈套同人文:《少年与杀手J》JACK vs 赵立安 第一、二章

少年被吵杂声吵醒,醒来发现自己趟在他人的床上,一张陌生的床。床是陌生的床,但房间以及里面摆设并不陌生,他不是第一次进来,却是第一次躺在这房间的床上。那是他朋友JACK的房间,他的床。 少年年若十八岁,面容清秀,皮肤白晳,个子估摸有173CM高, 身子仍像未长开似的稚嫩。他捂了捂额头,努力回想自己究竟为什么昨晚会留宿在JACK家——残存在他脑海里的记忆,最后一个片段就是花店打烊,陪奶奶走回家。快到家时,奶奶发现今晚要拿去洗的围裙忘了从自家花家里带出来,虽说花店离家也不过几分钟步程,少年也不想奶奶来回折腾,就让奶奶先回家,自己去取取就。

“赵子,别去了,明天再洗也不迟。”

“奶奶,没事,就几步路嘛,我跑步去,很快的,去去就回哈。”

少年叫赵立安,是个孤儿,从小便由奶奶抚养长大。从小奶奶都管他叫赵子,慢慢的,街坊邻里也这么叫他。小时候,奶奶就在种些花花草草的,做些小盆栽,个小买卖。经年赚些积蓄,便在家附近开了个小小的花店,日子也凑合着过。今适逢他暑假,就陪着奶奶一同打理花店,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归。 当赵立安站在花店门口掏钥匙时,有人突然从背后捂住他的嘴巴,他挣扎没几下,就全身乏力,意识也迷糊了…… 不知昏睡了几时,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

“唐毅的男人吗?哈哈哈,真是要笑死我了。”

那人的手粗暴地扳住他的脸

“居然好这口,挺稚嫩的嘛,有十八岁了吗?”

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厚重,听起来像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赵立安的脸被扣得有些生痛,下意识侧了侧脸,眼睛吃力地睁开,却看不清面前的这个人这张脸,模糊得无法分辨五官。 唐毅是谁?赵立安目光涣散,想发问,却始终吐不出一个字。 男人见赵立安不回答,心知药效未退,扬手就打了旁边不知道谁一个耳光,

“我让你下药了吗?”

“陈爷,我、我……我错了。可是唐毅老是跑去看他,很时候都是我开车去的,他应该是见过我的。我怕,万一……他指认我,我还怎么继续为陈爷您鞍前马后呢?” 陈爷不屑冷笑一声,脸上却没有半分笑意。

“你就一个叛徒,何必把话说得这么动听。听着,你怕他,我可不怕。我陈文浩就是要踩他的底线,看他什么时候像疯狂一样乱叫,老子就将他连窝端了。你们,都他、妈的给我滚出去!” 门被关上的声音。

男人欺身压上赵立安压,一手掐住他脸蛋,盯着这张天然美少年的脸,在药力下变得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惨白的脸蛋居然有几份阴柔的美感。

男人当即身子一热,笑道:“难怪唐毅会看上你” 他在做梦吗?为什么听不懂这些人说的什么跟什么? “呯”一下!房门被人踹开了。 赵立安忽感身上一轻,那人已没压在自己身上了。接下来听到闷闷几下声响,像他玩过的气枪开枪的声响。可惜很快他就在房间吵杂的声响中昏过去了…… 再醒来,赵立安已在JACK床上。 醒来前,他隐约听到有人惨叫、哭喊求饶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弱……接着就是闷闷的劈砍的声响,是金属砍在骨头上的声音,他见过邻居宰杀猪,他感觉像那么一回事。

“JACK?JACK,你在吗?”

赵立安打开房门,一路走出去,走过客厅,站在门口前就看到石板铺成的路,连接着通往别墅的大路。

其实JACK的房子只是这豪华别墅里旁,毫不起眼的一个小房子,类似这样的小房子有好几栋,都分布在这豪华别墅的四周,把别墅围在中央,形成一个保护垒。而这豪华别墅的主人赵立安只是远远的见过几眼,大多时候是坐在车里的,看到的是侧脸居多,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至于姓什名谁,他无从知晓,只知JACK一直唤他作少主。JACK说,他是这位少主的保镖。 赵立安沿着石板往外走,在庭院一角的喷水池旁看见JACK木无表情的扬手到水帘下洗手。水洒落他手中,原来的清澈瞬间杂成血红色,然后顺势落入水池中。

“JACK?”

赵立安站在JACK身后,轻声唤他。 JACK身体明显一僵,却装作没听到,迅速地清洗手上、脸上的污物 .

“JACK?”

赵立安提高了嗓音。 这时,JACK像才听到人唤他一般,转身换上一张天真烂漫的笑脸.

“赵子,你醒啦?哈,你真能睡。昨晚我去你花店找你,发现你晕在花店门口了,我没去过你家,不知道你住哪,就把你带回我的住处了。我们少主有私人医生,江医生,我让他帮忙给你看了看。他说没什么大碍,就是疲劳过度。”

“哦?是吗?是有点累,但也不至于——”

那昨晚听到的,难道是做梦?这算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呀? JACK突然坏笑,挥手,将喷水池垂落的水珠拍打向赵立安。 赵立安被浇了一身湿,可对方还不打算饶了他,不间断地进攻,他无处可逃,亦不得法子还击,索性扑过去和JACK.

“同归于尽”——两人就这样双双跌落喷水池。 赵立安半开玩笑的给了JACK几拳,对方毫无还手的意思,只嘻嘻地笑,真被打疼了就一把将他抱住,抱在怀里不撒手。赵立安闻到JACK身上的腥味,疑惑皱眉,还没说话,就听到对方说

“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身上味道一定很难闻吧。都怪我们家少主,他忽然想吃烤猪,我这不给他宰猪了吗?我一个做保镖的,还管杀猪,说出去一定会被同行笑死的。”

JACK比赵立安年长七岁,身高约180CM,长得非常阳光帅气,时常挂着一张笑脸,好像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说起来,他们二人认识还是在半年前…… 赵立安站在花店门口给花修剪着花枝花叶,这时JACK就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两人相视未语。赵立安看着眼前这个遍体鳞伤的栗红头发男人,一手握着枪,一手捂着身上的伤口一瘸一拐艰难的挪步,最后在自己眼前倒了下去。 JACK朝赵立安伸手,发出微弱的求救

“救……我……求、求……你……”

赵立安左顾右盼,正值清晨时分,路上行人没几个,也没有人注意这个角落躺着一个人。有人向自己求救,他怎可置之不理?幸好一向劝他平日不要多管闲事的奶奶不在花店里,没人能阻止他了。 他小步跑过去,蹲下,还来不及询问究竟,那人把枪口抵在他胸前

冷声道:“扶我进去花店里。”

声音冷酷又无情,跟刚才那个气若游丝的人,判若二人。 赵立安害怕得要死,果然得听奶奶的,不要多管闲事。他吃力地扶起男人,走了没两三步,男人又撑不住地倒下,连带着他一并跌倒在地上,而男人手里的枪又掉落在一角,失去要挟的武器。 赵立安本可以就此远离他或逃之夭夭,可偏偏鬼使神差地去拉这男人一把,连拖带拉的将男人拖进花店里,将地上还来不及解开来修剪的花束一捆捆地解开,铺在男人身上,小声地叮嘱

“你不要动,不要出声,我救你就是了。”

说罢,一群面目并不友善的男人汹涌而至,他们逮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走过,人人都摇头说没有。这时带头的男人发现花店门口前有一滩可疑血迹,血迹到了这儿就突然腾空消失了一样,迈步过去,才到门口,就看到赵立安捧着花束淡定地走出店门口,装模作样的修改剪剪起来。 有人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她

“喂,小子,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走过?栗红色的头发的。”

“有、有……”

花束堆掩盖下的男人心一惊,却仍抱一丝侥幸心理,所以未敢轻举妄动。

“说,在那里?!”

“刚在门口前,我看见他上了一辆车,朝那个方向走了。”

那人将信将疑的推开赵立安,又朝花店里面走,看见地上堆满了未修剪的花,想往里面走却找不到立足点,嫌碍脚的踢了脚花堆

“哎,哥,你别踩我的花呀,踩了卖不出去了。” 一眼观内,也好像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谅他也不敢撒谎,还面不改色的。于是一波人朝他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等人走远了,赵立安才拨开花束,扶起男人。“能走吗?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吗?” 男人木讷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第二章 “我叫JACK,你叫什么名称?”栗红色头发的男人问。 “谁想要知道你叫什么?为什么要问我叫什么呀?想干嘛呀?”赵立安在心里想,嘴巴支支吾吾的回答,“我、我……” JACK看出他的不情愿,也不恼,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青涩的少年——他怕他,这时自然的,一个纯良的少年自然后怕他这满身是血且不明身份的人。 没等赵立安吐出自己的名字,JACK就转身走开了,没走几步,一辆黑色小轿车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等JACK走了,赵立安才舒了口气。 一个月过后,JACK再出现在赵立安家的花店前。他借着街角的路灯杆掩护,偷偷张望花店那处,观察着在花店打点,进进出出,忙得不亦乐乎的赵立安,以及不时出现在他身旁的老奶奶。 暗中观察良久,JACK终于现身,出现在赵立安眼前,并露出真诚友善的笑容,企图一改初次见面那种不好的印象。

“你、你、你……”

显然这个笑容没让赵立安感到友善,反而在他眼里,这是一种不怀好意且危险的笑容。

“还没死?”JACK帮他想好了接驳的台词,又自顾自地回答

“哈,对,我没死。” “我、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啊,你、你……是、是个、结结结结、巴呀?”JACK故意逗他。

“我不是!”咦?这个人真的是一个月前那个冷酷的“坏人”吗?感觉像变了一个似的,现在更像个痞子。

“你找我哦?还是想买花?” JACK轻眯双眼,耍起了他手中的蝴蝶刀,“你说呢?”

赵立安看了看那把在他手中玩出花的蝴蝶刀,开玩笑说道:“找我?不会是要灭口吧?”

JACK蝴蝶刀“哐咣”一声掉落地上,他边俯身捡起边偷笑,一站直身子,对上赵立安的视线,立即换上阴狠的目光,那是他面对对手时露出频繁的表情,但这一次不是对手,“你很聪明。” 赵立安咽了下口水,他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了,就算对他有救命之恩也要被灭口。“等等等,看在我对你有救命之恩的份上,就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和我奶奶说几句话,很快的,求求你了。” JACK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表,严肃地说,“5分钟。”

“好好好,谢谢。”

赵立安冲了进花店里,“奶奶、奶奶——” 奶奶应声抬头,“怎么了?” “奶奶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先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来。”赵立案把奶奶手上的东西抢了过来,往旁边一放。 “搞什么鬼啊?说吧。” “奶奶,你给我的零花钱,我没怎么花,都存着,存折本放在床底下的月饼盒里,密码是你的生日。我本来打算存下来,等到时有女朋友了,需要花销时用的,现在用不上了,你记得去拿啊。奶奶,如果我不在了,或者突然消失了,不要太伤心,伤身体。还有,我爱你,奶奶。下辈子还要做你的孙子。”

说完,奶奶一巴掌呼了过来,打在赵立安脸上,“你胡扯什么鬼?遗言吗?你欠了人很多钱吗?要逃路是不是?赵子,别啊,我给你算过命的,你的命长着呢,还能找个照顾你,让你衣食无忧的人。” 赵立安不信,上次奶奶明明跟他说,他是个异性缘极浅薄的人。现在为了安慰他,居然哄骗他了。 赵立安不理会奶奶的劝慰,含泪跑走出花店,看见JACK在门口侧听墙角,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他拐进旁边巷子里,边跑边低嘀:“我还有几个月才满十八岁,我还没恋爱过呢,我的初吻都还在,就这样完了,好不甘心哦。为什么是我?” JACK追了上来,“因为你遇上我了。” “算我倒霉,就在这里吧,给个痛快啊。”赵立安站在原地,闭上眼睛。 忽然,一个软软的温热的东西覆盖在自己的唇瓣上,他慌张地睁开眼睛,看见JACK在亲吻他,就一把将他推开。“你、你干嘛,这是?” “现在你初吻没了,是不是就甘心了?” “呸!!”赵立安擦了擦嘴唇,“士可杀,不可侮。”

“哈哈哈哈——”JACK抱腹大笑,“赵子,是吗?你好可爱啊。哈。”他揉揉他的头发,“跟你开玩笑的啦,谁要杀你了。我是保镖,又不是杀手。” 保镖? “那天你之所以看到那样子的我,是因为我在保护我们的少主时受了伤,我也伤了对方的主子,对方要抓我回去而已。我不是坏人啦,那天拿枪对着你,要挟你是我的不对,我在这里对你说声抱歉,同时感谢你救了我。我养好伤了,特地来找你,说声‘谢谢’。你就是想太多了,太好玩了,就忍不住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赵立安怒目瞪着JACK,咬牙切齿的道:“不必谢,就这样。” 他一转身就被JACK拉住了,“别啊,我要怎么做,你才不生气?” 救了他,还被他这般耍弄,真要不惩罚他点什么,都对不起自己。

赵立安在心里想,“做什么都可以吗?” “尽我所能。”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685267
出处: bilibil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