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3圈套同人文:《少年与杀手J》JACK vs 赵立安 第九章

“你、你这人怎么老这样?很奇怪哎你。”赵立安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握花束对着JACK,那架势恍如手持佩剑,攻守兼备。

“奇怪吗?可我和我的朋友都是这样表达友谊的呀。”JACK手指划过自己的唇瓣,好似意犹未尽般,步步逼近对方。其实像他这类人,哪里有什么朋友,不过是他一番胡扯。

赵立安后退,直到脚跟碰到巷子墙根才停下来,“你骗谁呢!”

“骗你啊。”

JACK与赵立安隔着一束花,只见他悠悠的伸手抽出一枝花,径自低声数了起来,花瓣一片片掉落地上,“亲、不亲、亲、不亲、亲……不——!”最后一片花瓣孤零零在花托上苟延残喘。

他抬头看了看赵立安,赵立安也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他没有数下去,也没摘掉那最后一片花瓣,而是不以为意地将它直接扔在地下,用脚碾踩起来。“这片不算。”说罢,将赵立安手中的花束抢过,一并扔到地上,托着他的脸,深深吻了起来。

赵立安被亲得上气不接下气,怎么挣扎都无果,唯有在交缠时,狠狠地咬了下对方。

疼痛使JACK 本能的脱开对方,血从他嘴角浸了出来。他不仅不恼怒,反而露出得逞的笑容,“友谊万岁。”

“唐杰!!”

“我不姓唐,我本姓方,叫方杰。这个世界上,活着的人中,只有你和我知道。”JACK擦拭嘴角的血迹。

“我管你是叫唐杰,还是方杰,抑或JACK!好玩吗?我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赵立安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像调戏女生一样调戏他?他转身要走,却被JACK从背后抱住。

“赵子,下个月联考要加油啊,如愿你考上警校。我等你长大,等你出来工作,等你……”JACK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等你抓住我,我愿死在你手上。”

要等他什么? 赵立安没听清他最后那句话在说什么,恍惚不过是他在喃喃自语。应该也是一句祝愿的话吧,赵立安心想,便讷讷的应了声,以示回应,“好。”

……

JACK坐上车,古道一在后视镜看见他嘴角有血迹,好奇地问他怎么了?

“没事,被我的小兔子咬了而已。”JACK十分得意地回答。

唐毅那只原本枕着下腭的手顿时滑了下来,自我感觉有些失态,立马自我调整了回来,冷声道:“你应该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个傻子。”

JACK抬头看后视镜中的自己,做了个鬼脸

“嘻,好帅的傻子啊。”

古道一方才有看到JACK跟花店的少年一同拐进巷子里,所以当他看到JACK回来时嘴角流血的样子,一度猜测二人在巷子里打架什么的,直到他又看到刚才那个少年安然无恙地从巷子里走出来,走回花店,他才晓得事实并非如想象的那样。再看后视镜中的那个人,活像陷入恋爱中的傻子。

唐爷说得没错,最近JACK是变了……变得很不安份,不听话,经常失联不知去向。忽然之间,不再是那个惟命是从,执行迅速,做事干净利落不留后患的杀手JACK了。特别是两个月前,清理门户的目标明明只是王坤成一人,可他明明完成任务可以开溜的,却要逗留不走,因而撞见了王坤成的几个手下,只好一并清理干净了。这一事件当时造成一时轰动,气得唐爷不行。唐爷问他原因,他只是吃吃的笑,说要去找他的小兔子。

找什么小兔子?这疯子!对他们而言,这只是JACK的疯言疯语罢了。

现在他终于明白JACK口中那只小兔子便是这个少年。原来这个骨子里天生噬血的冷血不知温情的杀手,居然爱上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少年,然后伪装成普通人去接近对方。

如果那个少年知道了,会怎样呢?会逃走吧?如果杀手失去了他的少年,会怎样呢?会更像疯子吗?

古道一摸了摸他并不存在的右耳耳郭,仿佛划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神色。

……

被唐爷下命未经允许不得出唐家大门的JACK等同于被软禁,他百无聊赖地蹲在房子前院的草地上,逗着白绒绒的小兔子玩,还自言自语起来,“小兔子啊,你说,他会不会想我?”看小兔子自顾自的玩耍,他又笑了,“我买只狐狸回来陪你好不好?哈。”

“什么时候,你们都爱找小兔子当宠物了?一个两个都像个娘们似的。”李至德突然出现在JACK身后。其实也不算突然,反正从JACK被“软禁”开始,他就被唐爷叮嘱,要看着点,别又跑出去惹事了。唐爷说,JACK以前的疯狂体现在猎杀上,现在的疯狂是不知缘由的失控。所以必须要看着。

“德哥,你刚说‘你们’?呵,还有谁也喜欢小兔子吗?”JACK抱起小兔子,笑问李至德。

“道一啊,接红叶小姐回来后,又开车出去了,我听见红叶小姐问他去哪?他说要去抓小兔子。切,快天黑了,还能上哪去抓小兔子?也不知道真假。”

“你想知道不会去查吗?车不是有定位追踪的吗?”

“我查啦,XX街口,城中老街,除了老鼠,还有什么可抓的?更别说兔子了。对了,不会是你告诉他在那买的吧,所以他才跑那去的?你们现在有这么要好吗?后悔十年前一时冲动把他的右耳给割下来了吧?!”李至德刚说完,发现JACK脸色铁青。

JACK将小兔子塞给李至德后驾车离开,车开到在唐宅大门口,被拦截住了。那安保人员说,唐爷有命,他不得擅自外出。

JACK举起枪向着那人,“我只说一遍,开门。我说真的。”如果他要离开,唐宅根本囚不住他。

安保人员咽了下口水,左右为难时,从对讲机传来少主唐毅的声音,“让他出去。”

唐毅刚收到李至德上报,说JACK突然像疯了一样飞奔到车库,驾车一路往外开。他追不上,于是立即打电话向自己呈报。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能让JACK如此慌张,好像没有什么大事情了,除了那个少年……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68526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