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杀手J》History3BL同人小说文-第30章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今天继续给大家更新 Miwa730 小姐姐的小说文章《少年与杀手J》第30章的故事啦! 今天的故事或是甜蜜或是惊心动魄呢!请大家继续阅读!

“喂,陈廷轩,这里!都放学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家附近新开了一间射击游戏铺,叫‘JACK对百分百中射击乐园’,听说那老板是个傻子,把气球吹得特别、特别大,眼瞎都能打得中。十枪打中五个,就可换得公仔一个:狐狸或小兔子,换完即止。十枪皆打中,就免单一回,虽然只限免一回。爽吧,那店位置偏僻,不是住那附近都不知道有这等好事,我带你去哈。”

一个十三岁左右的男孩在校门口抓起那名叫“陈廷轩”的男孩的手,对方跟他年纪相仿。两人往学校旁侧的巷子里走。

“我们抄近路走,那附近好多小孩都知道这事了,我们要是晚去了,可多人呢,得排队,排长龙啊!”

“庆华、喂~卞庆华,别拉我,我自己会走啦,你拉着又走这么快,我要跌倒了怎么办?你家,我不是老去吗。那商铺是在哪里呀?”

“陈奶奶花店正对面啊,就是我妈妈经常去的那间花店。噢,至从陈奶奶去世后,她孙子那个叫赵什么子的把花店名字改成 ‘想开就开花店’了。现在我妈妈隔天就骂他——”

卞庆华耳边好似回响起妈妈臭骂那个赵什么子的话……

“那花店当真没改错名字,想开就开!或许早上开、或者下午开、又或者晚上开;也许今天开、可能明天开,大概会后天开……他到底想不想做生意了?要不是他那儿的花都比外面便宜近半,谁稀稀罕帮衬?!”

“JACK对百分百中射击乐园”的商铺位于 XX街,城中老街,本不起眼,可因门前排起了长龙,且都是些中小学生,特别引人注意。尤其是在这商铺不远处还停着一辆豪华的黑色轿车,显得特别张扬、高调。陈廷轩随卞庆华来到传说中的这商铺……当他看着“墙板”上悬着十个灯笼般大的气球,且射击距离不过三米,当即面露不可思议。顺着卞庆华指的方向,看见一位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坐在档位旁正玩手机,在他旁边就放着一个钱箱,钱箱上贴着几个字:“诚信钱箱,自觉投币,谢。”卞庆华说,他就是这商铺的老板。可陈廷轩有点怀疑,因为这所谓的老板旁边站着一位比他还像老板的男人,那男人一脸不情愿又不得不为之的样子,正用工具给气球打气,给墙板上被打掉的气球的位置上一一补满。大概是机器打气,并不费劲,三两下功夫就补满了墙板。和这边守规矩排队玩耍的小孩子相比,对面那间花店的顾客明显很不守秩序,女孩、妇女争相购买。这里的花比外边卖的都便宜近半,就像是成本价一样,买到就是赚到。这花店开门营业时间很任性,不知哪日哪时开门营业,又不知哪分哪秒打烊。撞见了,机不可失,唯有血拼。买了花的女人们又舍不得马上离开,忍不住去偷瞄对面商铺那两个帅哥,一个笑容如春日般温暖人心,一个高冷得让人如坠冰窟,一热一冷皆是赏心悦目,看得她们心猿意马。

“JACK对百分百中射击乐园”

门口挂着一个营业时间的牌子——营业时间:跟对面花店同步。看见孩子们各各都换得公仔,卞庆华得意地笑问陈廷轩,“怎么样?这回你肯信了吧?这老板就是个傻子,别人投多少钱也不看,只顾着玩手机,等人枪完十枪,竟像纯粹为分派公仔一样。”“嗯嗯,是傻子无疑了。”陈廷轩说。

“JACK,你这铺什么时候打烊?”老板旁边的男人,边给气球打气边问。“少主,稍安勿躁,对面花店什么时候打烊,我就什么时候打烊哈。”JACK抬头看向男人,“不好意思,一时改不了口,我该叫你唐毅,我已不再是行天盟的人,你也不再是我的少主,咱地位平等哈。是你主动提出要做我的兼职店员哈,我可没强迫你。你别老扳着一张脸,小心吓走我的小客人们,不然我这生意没法做了啊?”唐毅翻了翻白眼,这算哪门子的生意?!赔本生意好吗!

“你说你太忙了,没头绪,想不到章广辰会躲去哪里。我这不帮你忙了吗?都三个小时了,你还没想起来是吗?”JACK不停的在手机屏幕上按动手指,“没看到我在忙吗?”

“……”

唐毅咬牙,手劲没控制,一个气球在他手上被撑破了,尸骸遍地。

“你、们……就在对面,这点距离,大声一点都听得见了,能不能不发信息?”JACK笑,“不好吧,这么隐私的话。你看这里的小客人都未成年,我还是有点道德心的。”

“……”

又一个气球在唐毅手里灰飞烟灭,“你们非得每句话都见不得人吗?能不能晚上回去再说?”

“唔……”JACK认真想了想,“好像只有标点符号可以说出来。晚上还说个屁啊,直接?就是了。”

“…………”

唐毅忍无可忍了,拔出腰间的枪,对着墙板上的气球一阵扫射,墙板上千千疮百孔,吓着小孩子一愣,但毕竟不知道那真枪,只是被响声响住了而已。

“哥哥,你这枪好大声哦,我们都要聋了。”

排到卞庆华他们俩,还没拿到射击用的枪,墙板上的气球都被这个店员哥哥给打完了。

“打烊了、打烊了,走走走!”唐毅自知失态,又怕伤及无辜小孩,立马收起枪,放回腰间。小孩们都不情不愿意的离开,只有卞庆华不依不饶的,明明轮到他们的了,怎得白排队这么久!不悦的放话,“你们又不是小孩子,跟我们那样射几个气球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射远点啊?

”死小孩!唐毅脸有愠色,却不屑和小孩子交手。

“小朋友,看到对面花店拿着花束的那个小哥哥了没有?我在这里开枪,如果我射中他心脏的位置,你们就明天再来玩,我免单。如果射不中,我这商铺今天不打烊,你们自己玩到几时是几时,我们先撤,如何?”

老板收起手机,走到卞庆华和陈廷轩面前说。虽然这儿离花店虽近,但以这距离,还要命中随时移动的人的身体部位,命中机率渺茫。至少像他们这种普通人来说,简直不可能。这老板果然是个傻子,二人在心里说。

“好啊,说话算数啊。”卞庆华就赌这傻子办不倒。JACK拿起柜台前的射击枪,放了一颗“子弹”,向对面花店瞄准……花店那少年在门口招呼客人,来往挪步。他扣下扳机——花店门口的少年心脏的地方受袭,低头看见自己胸前被染了一摊蓝色墨水之类的液体。回头看向对面,喊道:“JACK——!!你搞什么鬼?!”

“没搞什么。赵子,收摊没有呀?”

“没,还有几盆多肉没卖出去呢。”

“哈?我还想提早收摊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呢!”

“哈,这样啊,那收摊吧。”赵子回答。

“好嘞!”

唐毅:“……”

卞庆华:“?”

陈廷轩:“??”卞庆华得到JACK承诺,说明日免单任玩,才善罢甘休的与他的朋友陈廷轩一同离开。唐毅死盯着JACK,看着他把商铺门拉上后,心情愉悦奔向对面花店那去了,全然当自己是透明。

“累了吧?我背你回去哈。”

“呵,好啊。”

赵立安跳上JACK后背,发现唐毅黑下脸看着他们,“他怎么了?”

“我也不确定,但应该是被甩了吧。”JACK说。

“你们俩当着我说话,能不能小声点?我还可以当没听见。”

唐毅握紧拳手,“我再问一遍,章广辰在哪里?你们不说,我就、我就——整晚就你们旁边死死的盯着,两只眼睛盯着你们,让你们有?做不得!”

“好狠哦!”JACK回了看了看背上的赵立安,“我真的不知道,赵子,你知道的话快告诉他吧!”

“我真不知道!”唐毅短叹一声,“你们最好不让我知道你们在骗我,不然我诅咒你们下半辈子没有?生活。”

“幸好我真不知道。”

JACK小声的说。

“幸好我也是真的不知道。”赵立安说。唐毅还是驾车离开了,找章广辰是重要,但他实在不想看这对狗男男没有下限的秀恩爱。XX街距离赵子家才几分钟步程,JACK跟赵子步行回家。快要到家门口时,迎面走来一位妙龄女子,她抬头看见JACK这样一位大帅哥身上背着一个美少年,忍不住眯眼偷笑。

JACK看见她,驻足不前了,目送女子离开。肩上的赵立安凑近JACK耳边,无比温柔地问道:“她……好看吗?”JACK咯咯地笑,“她的眼妆是不错,耳环也很有个性……”

他故意让赵立安吃味。其实他是觉得那女子有点像他妈妈年轻的时候,便停下脚步来多瞧了几眼。吃醋的赵子真可爱,呵。他心想。

“你——好啊你,方杰,今晚不准进我房间睡!”

赵立安从JACK身上跳下来,掏钥匙,开门进屋里去。JACK跟了进去,一把抱起赵立安,赵立安像本能似的双脚自觉地夹到他腰上。

“赵子,开玩笑还不行呀?我发誓,这一辈子只?你一个。”

“来日方长,我姑且相信你。”赵立安在他唇上浅吻了一下,像盖章一样。         

 “来——日!”“来啊!”JACK将赵立安按在墙壁上,伸手进他衣服里,却被他制止。

“有、有人……JACK……停、停住!”JACK回头,借着窗口投射进来的光线,看见安迪站在旁边,一手拿着他的蝴蝶刀当水果刀用,一手拿着被削了一半的苹果。安迪回神,继续削剩下的苹果皮,“你们继续啊,当我不存在就行。我吃我的,你们吃你们的哈。”

赵立安从JACK身上下来,整理了下衣服,就把屋里的灯都开了。

“章广辰小哥哥,你家的唐毅烦了我一整个下午,天快黑了,又轮到你来了。有什么事不能干一回解决的?如果不能,两回。”JACK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第一、我叫安迪,章广辰非我真名,请私下里一如既往地叫我安迪;第二、他不是我的,当然我也不是他的;第三、我只跟他做过一回,没有第二回,没有,也不会有。谢谢。我也不想打扰你们二老生活和谐,但是我无处可躲了,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就进来躲躲了。”

安迪看着已将那头栗红色头发染回黑色的JACK,又看了看自己手上这把蝴蝶刀,已不再是从前那把红柄的蝴蝶刀,而是换了一把全新的银黑色。这新的蝴蝶刀还不带他也不带在身上。赵立安赋予了JACK的新生命。

他记得三个半月前,他在JACK的病床前问:“杰,如果赵立安那天没有跑回去找你,你真的会如你说的那样,还他自由,余生不再纠缠他吗?”那时JACK云淡风轻地说,“自然当真。

我才不要像丁伟那样,得不到就要毁灭它。我要他好好的活着……你知道吗?那天唐爷跟我说,行天盟已经彻底清理门户完毕了,我可以好好休息,或者金盘洗手了。他还说,十几年前撞见丁伟对我下毒手,确实是救了我,可这些年来,我也救过他儿子无数回,我欠他的其实早就还清了,也时候还我自由了。

我忽然不知道自己如何是好,若这时没了赵子,我也没有活下去的信仰了。如果他不要我,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我自己了。我会在我的心脏上再补一枪,制止自己再纠缠他,兑现‘余生不再纠缠他’的承诺。因为唯有我死,才能做到不纠缠他。我就想用生命赌一回,输赢也无妨。

他要我,我留;他不要我,我走。”

“傻子!疯子!”安迪那时骂他。

“是又如何?反正我赢了,呵。”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告诉您,我们的同人文小说《少年与杀手J》就要接近尾声了哦!大家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在评论区说出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