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杀手J》History3立克cpBL同人文-第31章

history3圈套立刻cp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今天继续给大家更新 Miwa730 小姐姐的小说文章《少年与杀手J》第31章的故事啦!30章是最后一篇了哦!感谢至今以来大家的喜爱,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love is love!让我们一起迎接更加色彩缤纷的世界吧!

“嗨!你一个人吗?”一个年若三十岁的男人在少年身旁坐了下来,“我叫TING,你呢?” 少年手里捧着杯喝剩了一半的果汁,双手托着杯身,百无聊赖的样子。只见他左手中指和右手食指都分别戴上银色戒指,左耳垂还戴着个简约的耳环,化个淡妆,涂抹了颜色极浅的口红,却配了十分妖娆的眼妆。那漂亮的五官仍透着稚嫩的可爱,让这份娇娆显得可爱,而不是骚浪。  TING跨进这间X-CLUB酒吧,第一眼便注意到这位独自坐在吧台旁的少年。 少年抬头扫了一眼男人,那双纯真无邪的双眼在娇艳的眼妆下,显得特别媚惑。男人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

“现在是。”少年淡然回答。 “哦?那这一秒钟开始不是了。”TING拉了拉椅子,坐得更靠近少年一些,“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KENNY。”心知对方不道真名,少年也不说真名。

“KENNY,呵。你好啊,KENNY,你看起来好小哦,真的成年了吗?”TING打量着KENNY,若不是酒吧门口前,那个挂着“未满18岁禁入”的牌子,他都怀疑对方未成年了。 KENNY抿嘴轻笑,今天刚好是他十八生日。不过,就算他未成年,他还是照样能进来的,因为这酒吧的经理是他的朋友,安迪。

见KENNY笑而不答,却也不排斥自己的靠近,TING又放肆地再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几乎与对方并肩而坐,“我家里新买了限量版XXCR37 GAME,无线电竟游戏手柄,你要不要来我家玩?你来,我就送你。好不好?” KENNY不表态,只是默默的望着TING,或者是在等他再开口,抛出一个更吸引人的条件。

“再送你一台新出的手机,如何?”

TING继续抛出诱惑条件,发现KENNY忽然眼前一亮,感觉有戏了,内心一阵窃喜。 KENNY由开始冷淡被动,转为主动投怀送抱。他撩了撩浏海,手指从眼角滑至耳垂,再从脖子侧滑落到锁骨上,笑靥如花:“我……好看吗?” TING咽了咽口水,“好看、好看,来我家吧,我想看得仔细点。手机送你,游戏机送你,你要什么,我给什么,好不好?”他伸手过去,想要触碰眼前这张美少年的漂亮脸蛋以及他锁骨之下的肌肤,可还没碰对方分毫,竟被身后的人抓住了手。

那人手暗暗的发力,手劲之大让他的手顿时变得软麻无力。 “别人的东西不要乱碰!”那人说话语调温,却说着凶狠的话语。 “别人的东西?你的吗?”TING回头看那人,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身高约180CM,长相出众,是他的菜,可惜属性不对,注定是竞争觅食对手。

“KENNY,你认识他吗?”

“KENNY?”男人挑了下眉,一脸疑惑的看向KENNY。

“你不会是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吧?那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是你的东西?不好意思,我先认识的,先来后到,懂吗?!”

男人不理TING废话,上前扛住KENNY就走。 KENNY像听天由命,任人鱼肉般,乖乖的被扛着,不挣扎、不呼救。倒是TING急了,追上去拉住那男人,大声嚷嚷,“我出来混这么久,没见过像你这样直接抢人的!猖獗。没看见人家不愿意吗?你再不放下他,我可要报警了啊!”TING的嚷嚷声引得旁人驻足围观。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银黑色的蝴蝶刀,展开指向TING,“放手,我数3声,你不放,我把你这只手卸下来。”

这时,男人肩上的少年恐慌了,挣扎叫嚷:“JACK,不要乱来!!”

“3!”

JACK说。JACK在TING眼皮下耍玩了几下那蝴蝶刀,只见对方衣领口处的钮扣瞬间掉落……刀刃锋锐,险些从他的喉咙滑过,只差分毫之距。 TING吓住了,一动不动的站着,咽了下口水,那喉咙上下滚动。幸好安然无恙!

JACK收起蝴蝶刀,腾出手去拍打了下肩上少年的屁股,“赵子,你慌什么?我就吓唬吓唬他。我就走开一下,你就偷人?该不该打?” 杵在旁边的TING闻言,方知二人是认识的,还是两口子,生怕JACK再对自己舞刀弄枪,立即逃开,没入人群里。

赵立安很是郁闷,前些天JACK明明在自己面前偷瞄女人,还大夸她眼妆好看,耳环有个性,让他心里好不爽。他就去打耳洞,去学人化妆了,学做个精致男孩。 今晚JACK带他来安迪的酒吧玩,说顺道给他庆生的。

JACK说去拿生日礼物,去去就回,可他走开没一会,就有人向自己搭讪了。被人用这么直白直接的搭讪,赵立安还是头一回,虽然不喜欢,但是能被搭讪应该能说明自己也是有魅力的,就默默观察别人如何出招。他本没想接招,却在看到JACK走回来那刻,起了恶作剧之心,主动陌生男人暗送秋波、准备投怀送抱,借此瞧瞧他吃醋的样子会是怎样的。 可没想到,这个为他金盘洗手的杀手,又开始舞刀弄枪起来了。赵立安慌了! “没、没偷、人。”

 “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别别别,安——迪——救我!我不要回去。”

赵立安看见安迪推着蛋糕出来,那应该是他的生日蛋糕,可看见此情此景,居然自己吃了起来,对自己的呼救声充耳不闻。吃了几口,大概是有点于心不忍了,便抹了抹嘴边的疍糕奶油,走过来,原以为是施以援手,殊不知是落井下石“赵子,生日快乐啊,成年了就该干成,年的事情。

XXX牌 AIR装,一盒10个。天亮之前,用不完,不要下床啊。”说完塞给赵立安一盒东西。 赵立安定眼一看,是安、全,套,于是拿它砸向安迪,“安迪,你这个混蛋!是人吗你?”

“不要就算,我自己用。”安迪俯身拾起,并目送二人离开。 JACK将赵立安扛上车,给他系上安全带。

“JACK、JACK,我今天生日,你今晚吃饭时不是问我许了哪三个愿望吗?我现在说,我现在就说。”

“说。”

晚上吃饭时问他,还故作神秘的,不愿说出来。说什么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了,现在倒自觉吐出来了! 赵立安双手合十,扮作许愿的样子说:“我希望你——消消气、消消气、消消气。我许完了。”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了,不是吗?我的小兔子。”

JACK捏起赵立安的下巴,笑道:“你不是怕我生气,你是怕我往死里?你。”

这是事实。JACK从来都不舍得打骂他,半句没有,各种宠溺无上限,可一旦上了床,如狼似虎,每每都要折腾个半死才善罢甘休似的。平时就算了,如今若在“盛怒”之下将他拖上床,那他还不把自己生吞活剥了?吃不消!!不得不求饶。

 “不要嘛,求求你了。”

赵立安撒娇求饶,求放过。 JACK突然刹车,看着赵立安,“你在勾引我!好像在说,?我,现在。” 反效果了?“你乱讲,我没有。你、你别乱来啊,这、是路边啊——我不陪你疯!”

赵立安急忙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没伸出脚,就被JACK拉了回去,把车门也关上了。 赵立安身子随车座降下而躺了下去。 JACK欺身压了上去,“赵子,你说过的,我可以在任何地方?你,车、震还没试过,试试吧。”

“没试过的地方多得去了,你是不是也要一一试试呀?”

 “我尽力而为。”

 “你——!!”

JACK给赵立安无名指上被戴上一枚铂金戒指,那是一个字母“J”形状拗成的戒指,笑道:“你,我的。” “嗯,我,你的。”赵立安拉过JACK的手,让他放在自己胸前的纹身上。 ……

“老婆,妈刚来电话说她老毛病又犯了,明天宝宝百日宴怕是来不了,等身体好转了再来看望宝宝。希望你不要介怀。”

 “怎么会,你叫妈养好身体,日后多得是机会抱孙子,呵。对了,你有没有问妈,我们俩给宝宝起的名字,哪个好?

“说了。妈说,你起的‘立安’太大众化,我取的‘肯尼’又太洋气,让我们多想几个出来,再选择。她老人家还说,在没决定取哪个名字前,暂且先叫‘赵子’。呵,赵子?好土哦。”

 “呵,有歧义就先搁下吧,等过了宝宝百日宴再决定吧。”

 “也好。哦对了,老婆,相片我取回来了,我发现有张相片晒重复了,以为是那店员失误重复晒所致,她却说是你要求多晒一份,是真的吗?”

“对啊,那张相片把方太太的儿子小杰也拍进去了,我就想着多晒一份给她们,留个纪念也好。等明天她母子到家里来吃饭,我再给她吧。”

 ……

“这是我奶奶珍藏的相册,你猜哪个是我?”赵立安翻开相册。 照片上一对年轻的夫妻抱着一个三个月大点的婴儿,并排坐在沙发上。同一画面中,一个七岁大点的小男孩趴在沙发扶手上,注视着夫妻怀中的婴儿。只有小男孩的视线没有投向镜头。 JACK静静的看着赵立安翻开的相册,放在最上面的那张相片,他一眼便认出了那个七岁大点的小男孩,伸手在上面点了点,“这个?”

 “你猜错了。哈,这个婴儿才是我,我还以为你会问我是不是还有个弟弟或哥哥之类的。”

 JACK指着相片上那个小男孩,明知故问:“他是谁?”

“我第一次看到他,我以为他是少飞哥,但是奶奶说不是,我也在少飞哥家看过他那个年龄时期的相片,不是同一个人,不是少飞哥。我也不知道是谁。可惜我爸妈都不在了,不然我可以问问他们,他是谁。”

叔叔、阿姨,好久不见!JACK在心里说。 “你怎么不说话了?”

 JACK拿过赵立安手中的相册,一页页翻看,照片是老式相机拍下来的,每张相片右下角都设有拍摄日期…… 未满周岁的赵立安穿着一件雪白的兔子造型的连体衣服,连衣帽上两只兔子耳朵,特别可爱。 六岁的赵立安和他奶奶在小游乐场那个射击摊位前拍照留念; 十岁的赵立安在理发屋剪了一个那时时下新潮的发型,有人当即给他拍照留念。相片里,与他背对背坐着一个少年,对方刚染好了一头栗红色头发,对着镜子臭美,但由于角度问题,并未拍到那少年的长相。 JACK傻傻的笑了。

“不准笑啦,都怪少飞哥,说什么是最潮的发型,硬是叫人给我理这个发型。我到现在为止,都没觉得哪里好看。少飞哥先斩后奏给我拍照的,奶奶居然还拿去晒了出来。”

 “呵,很可爱啊,我的小家伙。”

 “干嘛叫我小家伙,我都成年了好吗?”

“呵,我等十八年又两个月了,你知道吗?”

“你继续吹吧!我才刚满十八岁好吗?哪来等十八年又两个月了。”

 “还有你在你妈妈肚子里那两个月啊,呵。”

 “切,你还不如说,上辈子。”

 “人没有上辈子,也没有下辈子,只有这辈子。赵立安,你是为我而生的,我是为你而活的,我们注定要一起生活的……” …… 我赵立安愿:愿他这一辈子有赵立安作陪,原我这一生有方杰为伴,原我们有彼此。足矣!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告诉您,我们的同人文小说《少年与杀手J》就要接近尾声了哦!大家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在评论区说出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