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杀手J》History3圈套BL同人小说文-第27章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今天继续给大家更新 Miwa730 小姐姐的小说文章《少年与杀手J》第26章的故事啦! 今天更新的内容又是如何的发展呢!想必大家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唐杰,赵子不见了一个星期,你却若无其事的没日没夜的在这酒吧里醉生梦死。你这算什么?!”

在一个星期前的清晨,赵立安和奶奶在家里半夜遭遇不测,奶奶被杀死,而赵立安下落不明。孟少飞是和唐杰一同出撞进赵立安家的,唐杰却在他拨打报警电话时冲出门口。他原以为唐杰是想到了什么思绪,跑去哪里寻找赵立安了,殊知那一跑就彻底没影了。赵立安一个星期没消息了,而唐杰却终日流连在这X-CLUB里,孟少飞终于忍不住冲进X-CLUB去当面质问这个行天盟唐二公子。

在一酒台旁沙发椅上,一个打扮时尚的男人凑在唐杰耳边说着什么,二人行为十分亲密暧昧。

孟少飞记得那天他们俩一同闯入赵立安家的情形,那时唐杰慌作一团,那情绪真情实感,不是假的。何以赵立安失踪了,他却像变了个人似的,反脸无情、薄情无义,如今只对新人笑了?还是说,像他这种富二代公子的情爱皆凉薄?!

“孟警官,在外面请不要喊我中文名字,你可以叫我JACK,谢谢。”JACK似是而非地笑了笑。把正与他贴耳密语的男人的头按在自己肩上,用手轻抚对方的头发,就像在顺自己的宠物的毛发,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看向孟少飞。“赵子不见,你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是警察。”

“你这个混蛋——!!”孟少飞一把拉开JACK身上的男人,上去就给了JACK一拳。

JACK就生生的吃受了他一拳,也不还手,只是笑。“孟警官打人,理由是什么?是我杀赵子的奶奶?还是我让赵子失踪了?抑或是因为我对不起赵子?请问,我是不是要每天以泪洗面才对得起他?你一个警察,不去查杀死奶奶的凶手,不去找失踪的赵子,竟然来管起我对赵子的忠贞?!我该说你不务正业,还是多管闲事呢?呵呵。”

孟少飞怒不可遏,举手又想给JACK一拳,却被他刚才从JACK身上拉开的男人给挡了下来。

“孟警官是吧?如非在公,请您不要搔拢我的客人,不然不要怪我不待见您。”那男人怪声怪气的说道,之所以认为是怪声怪气,是因为一般男人都不会用这么阴柔的腔调说话。瞧他长得仪表不凡,怎得言行举止这般……媚?这个字浮现在孟少飞脑海里,居然不是“娘”这个形容。媚而不娘的男人。

然而,男人虽为阴柔,但绝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相反手劲不小,一出手就轻而易举地将孟少飞挥出的用力拳头截挡了下来。

孟少飞打量起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竟觉得眼熟。哦,他想起来了,就是十天前在这酒吧门口,向求助的那个男人,那时男人声称被唐毅纠缠。怎么今天却投向唐毅弟弟唐杰的怀抱了?关系混乱而复杂。

客人?呵,看来是只“鸭子”!

“呵,以色侍君,卖肉求荣的人,你待见我,我还不待见你呢!”孟少飞满是不屑,又被JACK气得无以发泄,便迁怒于他,鲜有的出言不逊。

男人冷冷地笑,打了个响指,身边便多了两个牛高马大的壮汉。“把我们尊敬的孟警官请出去,温柔客气点。”

“是的,经理。”两个壮汉异口同声应道,“孟警官,请——!”

经理?孟少飞一脸蒙地看着男人,又看看坐在沙发上偷笑的JACK,“呸”了声,“唐杰——你对赵子的那番表白,现在看来,假得恶心,什么‘从此这世界只有你和他’,我呸!!’”

看着孟少飞被请了出酒吧,男人才开口取笑JACK,“‘从此这世界只有你和他’?好深情的告白哈,原来我们家杰这么爱他呀!”

JACK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安迪,我的小兔子现在什么情况?”

“困在囚笼里的小兔子,还能怎样?这一个星期都是这样,太饿了就吃一口半口食物,太渴了就喝一、两口的水,还有一点求生欲的,你放心。我好好一个家,被你当监狱就算了,你还当我是狱官呀,狱长大人?”

“他若不逃开,我哪里愿囚他?他若不是不愿见到我,我哪里需要你管着?他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事问!”

“狱长大人,别忘了我现在的常人身份是章广辰,我是要过正常人生活的,自然也要上班谋生的呀。我是这酒吧的经理,得迎来送往,我已经隔三差五的去瞧瞧他了,你还想我怎样?幸好我的住处离这儿就那几步路,不然,我分身乏术了。”

一个星期前,当JACK杠着一个年若十七、八岁的少年出现在他安迪住处时,他惊讶下巴都要掉下来。

他肩上的少年像是昏迷过去,四肢都垂了下来,安迪乍眼一看,以为他扛了具尸体回来。当他轻手轻脚的将少年放在他家沙发上时,他才晓得这少年还好好活着。

“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只是吸了点迷、药昏过去了罢,很快就会醒来的了。”

“你想对他做什么?”安迪看了看仰面躺在沙发上的美少年,问JACK。

“他看到我杀人了……要逃走……”

安迪愣了下,竟然是这样,按理来说应当灭口,何以这般怜惜这少年?莫不是……?不知自己猜测是否正解,于是试探他的反应。“行,我帮你解决后顾之忧!”安迪出手,掐住少年的脖颈——

“安迪?!”JACK疾速掐住安迪的手,一个反手将他推开,“你若敢动他一根寒毛,我便解决你的有生之年!”

安迪愕然,随即大笑起来,“糟了糟了,我们家杰终于有致命弱点了。”

那个与他初见的十三岁少年,离别时才十七、八岁的少年,在安迪眼里是个无欲无求、不畏生死,只剩手刃杀母凶手的信念而活下去的少年,如今有了情爱。少年不死,便是这杀手最大的致命的弱点;少年若死,即就摧毁这杀手的最后一根稻草。少年或生或死,都是他的弱点。

“废话少说!你看着点他,我去煮些粥给他吃,粥易进食易消化。”

“行吧。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小兔子。”

“……”

JACK在厨房里张罗。

安迪拉了张椅子,坐到沙发前静静的看着昏睡在沙发上的少年,低声说道,“小兔子吗?呵。小兔子,杰也许不是一个好人,但他也不是一个坏人……至少对你而言,他不是……”

昏睡中的赵立安隐约听到耳边有个人在碎碎念,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一张漂亮的脸蛋,阳刚不足,说阴柔又不妥当,这分明是一张男人的脸蛋。

“你醒啦?”男人问。

“你是……谁?”

“我叫安迪,你呢?”

赵立安看了看屋子四周,陌生的地方。“我、我叫赵立安,我怎么会在这里?等等,安迪?你这名字很耳熟。”到底在哪里听过呢?他一时想不起来了。

“耳熟?是不是杰跟你提过我了?呵。”安迪浅笑。

杰?

这个说话的腔调……赵立安立即联想到JACK手机上语音留言的那个男人。想到JACK,忽地唤起他早上的记忆——JACK在他面前杀了丁伟,当他害怕得要逃开时,又捂上了他的鼻子……等他再醒来,就到这里了。

正当他这么回忆着,JACK就端着一碗粥出现了。“赵子,你醒啦?”

赵立安立即起身,惊慌的双手抱膝卷在沙发另一端,“你、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JACK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乘了一匙子粥吹凉了,就往赵立安嘴边送。“你这么久未进食,先吃点东西好吗?乖,张口。”

赵立安别开脸。

JACK拿眼横了下坐在旁边的安迪,安迪就立即识趣的起身,走到一边,远远的窥视。JACK把手上的碗放到椅子上,伸手去扳过赵立安的脸,企图强硬地喂食。

赵立安不顺从,挥手打掉JACK手上的匙子,那匙子是瓷器,掉落地上,立即碎成两半。

安迪这厮自觉的从厨房找来家里全部的匙子,三只,统统放在碗里。JACK瞪了下安迪一眼,没说什么。安迪又闪到一边,隔岸观火。

“赵子,我不会伤害你,你不用怕我。”

赵立安亲眼目睹他残忍地将丁伟杀死,手段之凶残,怎么能叫他不害怕?如今想来,他从前说的保镖这等说辞,大概也是假的吧,说杀手也不为过。偏偏这样的“杀手”独独对自己展现柔情蜜意的一面,一副非他不可的样子,让他不知如何面前这份的感情。只是现在,畏惧已占据了情爱的份额,情爱此刻变得不值一谈。“我不想看到你……如果你不杀我,就放我走吧。”

“如果我说,都不呢?”JACK说。

“那我不吃你们的东西、不喝水……饿死也好,脱水而死也罢。失去自由,活着也没意思了。”现在的他失去了唯一至亲的奶奶,孤苦无依地独活于世上,本是痛苦;若又不得自由,那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JACK脸有愠色,这个世界上本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的人与事,现在眼前的少年便是他唯一的弱点,致命的弱点。如今少年竟然拿下自己的性命威胁他?!“行吧,如果你死了,我就送孟少飞以及他全家给你陪葬。”他就赌他不敢。

孟少飞一家大概是他赵立安在这世上仅有的牵挂,毕竟两家人虽为邻居,但实际亲如一家。孟少飞恍如他亲哥,其母如同他养母,他可以不活,都绝不能连累于他们。赵立安情绪激动,抓起身边的东西就砸JACK,“你、你——你这疯子!!”

“你说我是疯子,我便是疯子。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你先冷静冷静,我过些天再来看你。”JACK起身走开,然后走到安迪身边,小声的说,“安迪,人你给我看好。未来几天,恐怕有条警犬会咬着我不放,我得避嫌。有什么事在X-CLUB碰面再说,那是你地盘,好掩护。”

“YES,SIR!我尊敬的狱长大人,您慢走哈。”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9746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