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杀手J》History3圈套BL同人小说文-第23章

最夯bl同人小说的小编今天继续给大家更新 Miwa730 小姐姐的小说文章《少年与杀手J》第23章的故事啦!

JACK将赵立安送回家,并车停在他家门前,自己上了唐毅的车,随唐毅一同回唐宅……

“JACK,你最近是不是有点放肆了?是我太放纵你了?你说要两百万现金,我就经你两百万现金;在你被我爸禁足那期间,你说要出去见他,我也一而再、再而三破例允你了;如今你居然敢假借我名义,谎称有任务指派,擅自提取枪械等配置外出。你到底想干嘛?”唐毅冷声质问。

按规定,无任务指派在身,只得配日常枪支一把、弹药数发,以备必时之需。当有任务指派,方可相应增加提取数量,兼可按提取人需求增添额外配置,例如JACK今天下午领取的迷药、三棱刀。

以他JACK的身手,取人性命大可不必动用枪支,更别说迷药、三棱刀之类多余的辅助配置了。那他到底意欲何为?

当唐毅知道JACK假传“圣旨”为了提取一堆平日他几乎不屑一顾的东西时,他选择按兵不动,亲自尾随他,一看究竟。殊不知这人跑来这酒吧,来会他的小男朋友。

“我可以不说吗?这是我的私事,我是说真的,我必须要作个了结。那两百万现金,我的小兔子不肯要,拿来砸我了。我扔到那车尾箱后,就给忘了。你现在调头回去,我去拿出来如数还你,还有那些配置也在那车尾箱,我应该是用不上了,也一并还你好了。”JACK说。

一句私事就能搪塞过去吗?必须要作了结,又说用不上,是什么意思?

唐毅叹息了下,“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私事是指什么,我只能知你最近的行为作风很反常,我希望你克制,不要做出有损行天盟集团的事。”他这么努力的漂白行天盟,真不希望JACK什么时候失控,给他们捅出什么娄子,让多年努力心血,功亏一篑。

JACK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表现出这种反常呢?也许是从他爱上了那个少年开始。

“少主放心,我心中的结已解,雨过天晴了,所有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开始,我愿多挣一口气,陪着我的小兔子……他成长,我衰老;他无忧,我无愁,足矣。”他,一个杀手为了爱情愿意金盆洗手,只是唐爷恐怕不会如他所愿。

现在唐爷身体每况愈下,拼了最后一口气来清理门户,企图在临终前将干净、局面稳定的行天盟交接到他的儿子手上。这正是需要动用JACK的时候,又岂容他在这个时候离开? 再说,当年救命之恩,他曾许诺,只要让他活下来,做什么都愿意,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理应言出必行,哪有背信弃义的道理?

可他不再是那个不怕死的杀手,他要活着,为了他的小兔子,能多挣一口气就多挣一口气。

爱情是什么鬼东西?竟让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盟生金盆洗手的想法。唐毅不懂,也不想。

谈话本该就这样结果的,可唐毅突然想到一个人,就是今晚在酒吧与他和JACK都与之交缠过,疑似“鸭子”的男人,便问:“对了,今晚你在酒吧门口抱着他的那个男人谁?我和他交手过,晓得他不是等闲之人。”

JACK笑了出来,唐毅认不出安迪是自然的,毕竟他跟七年前,逃出训练营时候的那个样子判若二人。若不是他左手臂上那块图案特别的红胎记,JACK也认不出来。

昨晚JACK来X-CLUB找赵立安,无意撞见安迪挽起衣袖和别人猜拳,他就过去问安迪能否借一步说话。

“安迪?”

安迪愣了下,当时没认出他是杰,于是故作泰然地回道:“你认错人了,我叫章广辰。”

“我是杰……训练营出来的,你不记得了吗?”

然后安迪将信将疑的把他领到酒吧后门巷子的地方验明身份。

安迪还记他胸前那道伤疤,正是他还记得他手臂上那块红胎记。该死的是,JACK居然为了增加可信度,将他十年前在训练营被扒衣服羞辱的事一并抖了出来,若不是顾及当年的人情,当即就翻脸了。

安迪无论从长相上,还是言行举止上都像变了另一个人,但初心未恋,还是顾及情面的,不然不会将十年前他的话牢记心中——JACK曾跟安迪说过,他一定要找到那个杀死他妈妈,还在他胸前划了一刀,挖心未遂的凶手,然后将他千刀万剐。先抽断手脚筋,再用三棱刀放血。

但在此之前,必须逼问对方,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他非要将他们赶尽杀绝?!他眼睁睁的看着凶手将意识尚清醒的妈妈心脏取出,在人断气后又给安回去,最后在她脸上刻上“丁”字。若不是今晚赵立安的突然闯入,他已经逼问出真相了。

一个月前,这个凶手事隔十二年再作案,按孟少飞所言,便是叫“杀手丁”了。安迪不知从哪听到的消息,挖地三尺,把人找了出来。但不敢与唐家有任何联系,毕竟已脱离苦海,哪肯再回去,他愁着呢,许是上天自有安排,让JACK再撞上他。

二人确认过身份后,安迪将JACK领回住处,将暗中偷拍到的照片拿给他看,问他的杀母仇人是不是这个叫丁伟的人。

JACK拿着杀手丁“丁伟”的照片,手有些颤抖……是他!不会错。虽然经过十二年的岁月洗礼,他已经是个将近五十岁的人,但他的样子就像是刻在JACK的记忆里,眉目神态依然如初,又怎会认错?!

照上这个叫丁伟的男人正是他十二、三年来的噩梦。“他人呢?”

“还在本市伪装着普通人,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呢。呵,想要吗?我把他送到你面前可好?明天,等我消息。”

……

JACK知道安迪不相让人知道他从前的身份,所以不打算出卖他,自然也不会向唐毅坦白了,于是谎称:“我的旧相好啊,呵。他叫广辰,你有‘性趣’?”

唐毅听出JACK在“兴趣”二字加重了语气,知道此“兴趣”,非彼“兴趣”,便冲他翻了下白眼。“没有。我女人没兴趣,对男人也没兴超,对不男不女的更没兴趣。”

唐毅,你真的不记得那个在十一年前哭着喊着求你放了他的少年安迪了吗?JACK在心里问道。

十一年前,安迪刚来行天盟训练营,其实跟JACK同一时期同入的,只是比JACK晚来报道十来天罢。由于长期孤身流浪在外,安迪营养不良,整个人都又瘦又黄,又因个性怯懦,扭扭捏捏活像个女孩子家,很快又成为训练营里又一个被孤立的孩子。

孤僻自闭少年杰和娘炮少年安迪多少有点同病相连之感。可不同是:杰,怎么欺负他都不会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欺负的人又不敢往死里折腾,毕竟行天盟训练营里的惩罚可是连坐法,一人犯事,全体遭殃,不顾自己还得顾别人,尤其要顾及训练营里那位最被唐爷看重的李至德,德哥。

欺负安迪可不一样了,有趣得很,打痛了会哇哇大哭,一边求饶,一边喊:“求求你们,别打了,我做错了什么?”他抓着为首的少年问。

“你错就错在你太弱了,还哭哭啼啼,像个娘们似的。”那少年面带微笑,一脸温柔的笑容,却说着阴狠的话。“你该不是女生吧,来来来,脱衣服来给我们检查一下。”

少年踩着安迪的一只手手背,唤其他人上前来扒他的衣服,安迪又哭哭啼啼起来,惹得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道一哥,饶了他吧。”杰第一次求饶 ,居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安迪。

这下,少年们都乐了。以古道一为首的一群欺善怕恶的少年们将二人一并调教,见差不多了,才散去了。

JACK和安迪两个人脸青鼻肿的躺在泥地上好一会才勉强坐起来。安迪看JACK捂着胸口的地方,呻吟,于是掀开他的地方看伤情,竟看到他胸前那道深深的刀疤,明明痊愈了,却因刚才的殴打,好像要渗出一点血丝来。

安迪问JACK这刀疤的来源,JACK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只是险些被人开膛破肚罢。那个凶手应该从他小时候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追杀他们一家三口,他爸在他几岁时就失踪了,他妈妈带着他东躲西藏的。直到他去年,也就是他十二岁那年,那凶手找到他和他妈妈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凶手杀死了他妈妈,自己也险些一命呼呼。

那时,JACK对安迪说:我觉得我快要死去了,但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反复说着,“活下去、活下去……”只要我不死,我就要用一生去寻找这凶手,若找到,定将他千刀万剐。

安迪看着JACK,不作声。

训练营的生活是清苦,但是三餐一宿得以保障,那个原来营养不良而导致身体瘦巴巴、又黄的少年安迪,营养跟上了,身体慢慢长开了,五官也依稀好看了许多。训练营里也都是青春少年,没女生,看着安迪也感觉心里痒痒的。有些少年虽明面上不敢张扬,但暗地里却吃他的豆腐,动手动脚的。

那天晚上,古道一逮到夜起上洗手间的安迪,又想扒他衣服。上次是为了取乐,这次很明显是为了泄欲。安迪踹了他一脚,跑了出去,他顺着围墙的铁网攀爬,想跑走。却被训练营教官逮住了,罚他跪着,一夜不得入睡,等第二天领罚。

第二天唐爷没有来,唐爷的儿子唐毅却来替代执罚了。唐毅明明才十六岁的少年,看人的眼神不怒自威,已有唐爷的风范。

安迪爬过去抓着唐毅的裤管,哭声求饶,“求求您,放我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手拿开,不然都留下来。”唐毅最反感男生哭哭啼啼的了。

安迪立即松开手,趴在地上,“呜呜……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放我走,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别哭!哭哭啼啼,娘们似的。行天盟不需要这样的人,你走吧!”唐毅说。

“少主,恐怕不行。唐爷有命,除非他亲口批准,否则不到死,不能离开训练营。”站在唐毅身边的总教官说。

安迪哭着被人架着回去了。

那一晚,古道一爬上了安迪的床……

之后的几天JACK发现安迪不太对劲,他居然找到他的蝴蝶刀,抵在自己脖颈上,所幸被JACK夺了下来。一翻追问,才知道古道一这家伙搞他了,还不止一回。

JACK立即去找古道一算帐,发现这家伙在唐爷刚送给他的小房子里鬼鬼祟祟的,上去与他撕打起来,并将他的右耳给割了下来。

“以后你再敢碰他,我就阉了你。这件事从现在开始,只有你我他三个人知道,再有第四个人知道,不管是不是你说的,我都唯你事问,听到没有?!”JACK警告道。

至那以后,古道一见JACK和安迪都绕道而行。

JACK锋芒毕露,得唐爷器重,在训练营开启开挂模式。他不忘鞭打着那个尚未成气候的安迪前行。

当他们站在鄙视链最高处时,只有一人敢一如既往地拿话呛他们,那个人便是李至德。这个曾经在训练营排名和一的少年,如今跌落排名第三,还敢对他们俩张牙舞爪。他们容忍 ,只是因为李至德是只会吠,但不会主动攻击的恶犬。从前也只有他从来未欺负过他们俩,虽然说话不太好听。

当安迪知道训练营要结营,营里戒备已经取消,他直接就溜走了。谁他、妈要当什么破镖,他只想要自由。他问JACK要不要一起逃,JACK说,我欠唐爷一条命,我得还。

安迪只好独自离开,临走前对JACK说,“杰,欠你的人情,我一定还。你等着。”

……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9254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