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杀手J》History3圈套BL同人小说文-第22章

夜深的X-CLUB。

“杰,你终于来了。都怪你,害我站在门口这等你这么久,像个站街卖肉的鸭子一样,都被人调戏好几回了。”说话的男人跟JACK一般高,年纪也相仿。五官姣好,一言一行都显媚态,一颦一笑又风情万种,却出奇地媚而不娘,那双看人的眼睛仿佛能勾走他人的魂魄一般。

JACK对男人笑了笑,“我以为你会很享受这种被调戏的感觉,要是看到谁帅,还可以将错就错,顺便来个财色兼收,何乐而不为?呵。”

“我去你的!我安迪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虽然我看起来是很随便。”安迪无意间瞥见JACK身后有个男人举止异常,投射过来的眼神有些飘拂,敏感如他,立即攀手到JACK脖子上,故状亲昵的样子。安迪表面暧昧地笑着,“杰,有人跟踪你,你没发现?”

JACK没回头,伸手揽过安迪的腰身,回以同样的暧昧笑意,“哦?长什么样的?”

“身高比你我还要高些,装着西装,梳着背头,看起来很高冷的样子,不过蛮帅的,是我的菜。”安迪好像选择性失忆,全然忘记就在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什么他不是随便的人,可下一秒就啪啪打脸了。

“呵,我知道他是谁了,你帮缓住他,不要伤害他。我的礼物呢?现在在哪里?我要去拆礼物。”JACK问。

“伤害他?怎么会,我还想他‘伤害’我呢,呵。礼物我捆好了,放在巷子里,你去那找吧。”

“谢了。”

“谢什么,这是我欠你的人情,现在还你了,咱俩两清了。以后你若再敢在我面前提扒衣服那件事,我就可以不顾及情面的翻脸不认人,狠狠的抽你。”

JACK哈哈大笑,没想到这个会是安迪过不去的坎,他真不该在昨晚认出他时,为了证明,特地提及安迪在训练营时被人扒衣服羞辱的事情。

看见JACK走入酒吧,尾随其后的那个梳着背头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过来。刚到酒吧门口,就被安迪截住了。

“帅哥,一个人吗?”安迪双手像刚才攀上JACK身上那样,攀附在男人脖颈上。

男人皱了下眉,以为安迪是“鸭子”,满脸的嫌弃,“手拿开!不然都留下来。”

安迪乐了,这种说话的口吻,他似乎在很多年前听过。换作是以前的他,大概要被吓得腿脚一软,跪在地上。可他毕竟也不再是十前的他,现在谁还有能耐对他安迪颐指气使?

见安迪面对言语威胁无动于衷,那男人掏出手枪,抵在他下腹之下,“信不信我一枪打爆它。”

安迪不以为意的笑,摇头说道:“如果你想用你手上这把手枪来恐吓我,你恐怕不能如愿。如果你是用你身上的那把‘枪’,我如你所愿。呵。”

从来都没有人敢在他唐毅耳边说污言秽语,这人好嚣张、放肆!于是他举枪——可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神速的夺枪,并在数秒之间将枪分拆成件,拿在手中。

“你别这样,我会很害怕的。”安迪嘴上说害怕,但脸上丝毫未露畏惧神色。

这个人并不像他表面看得那么弱不禁风,能有这般身手也绝非等闲之辈。唐毅认真的打量起安迪来,冷冷的问道:“你是谁?跟JACK是什么关系?”

“JACK是谁?”

“别装了,你们刚才都抱一块了。”

“哦,你说杰啊,什么时候取了个洋名的?!我跟他什么关系?旧相好啰,呵。我倒要问问你,你跟他什么关系?你尾随他,不会是来抓奸的吧?哈哈哈。”

“我是他老板。”

安迪大笑。杰的老板不是唐爷吗?几时易了主?哦不对,还有唐爷的儿子,唐毅。安迪吓着手上的手枪零件都掉落地上,“我、我……我才不管你们什么关系,别挡着我开张大吉。”说罢,就转身欲开脱。难怪刚才JACK说不要伤害他了,混帐的家伙,居然不早说,害他这般高调的调戏了这么久。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JACK身边什么时候有这种厉害的角色?这是他们行天盟,或者说是他爸最想招募到的人物。唐毅一把抓住他,原以为他会反抗,毕竟像他这种身手,要反抗易如反掌,可不知怎的,他却像被人束缚手脚不得伸展一样,畏首畏尾起来。

“你快放手啦,我是谁跟你没关系吧?放开我嘛。”安迪不敢对唐毅动武,近乎哀求的口吻说。

“喂!干什么呢,堵在门口。”一个声音喝道。

二人循声回头,看见一男一女穿着极为幼稚的情侣衫出现在酒吧门口,两人明明已是二十六、七岁的成年人了,硬是穿着中小学生小情侣才会穿的情侣衫,显得好智障。

唐毅认出了那疑似智障的男人,孟少飞、孟警官。“孟警官穿成这样,实在可爱。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是零,果然没错,你成功的返才还童了,我说智商。”

安迪看着穿着卡通图案情侣衫孟少飞,得知他是警察,挣脱开来,躲到他身后,救助,“警官,救救我,他纠缠我,我怕怕。”

唐毅居然纠缠一个男人?孟少飞在心里偷笑,莫不是天下大同?弟弟唐杰好男色,他这个哥哥也如此,唐家是不是要绝后了?“任务在身,身不由己罢了。倒是唐大公子,你这是要逼良为娼吗?”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唇枪舌剑,完全没发察安迪不知几时逃之夭夭了。

“咦?人呢?学长,那人不见了。”孟少飞旁边的女孩说。

“钰琦,别管他了,我们快进去吧,不然老大要开骂了。”孟少飞搭上钰琦的肩,开始演上情侣的戏码。居然被唐毅取笑了,看着自己身上的卡通衣服,心里无限郁闷,只觉这个学妹的品味有提高。

……

“有蛇,速战速决速撤。”

赵立安手上那台不属于他的手机收到一条新信息,是ANDY文字留言。只有八个字,但他字是看懂了,但意思却没明白。但是有一点他晓得了,手机的主人JACK还未与ANDY碰面,至少现在没在一块。

赵立安又抬头,望向那通往巷子的后门,从他进入X-CLUB开始,他就坐在一个相对僻静隐蔽的地方,死死的盯着这扇门,但始终未有人打开过。他在求证,JACK到底是一个情场骗子,还是一个被他一而再、再而三误会的无辜傻瓜。这酒吧里,他所知道的老地方,只有这里了,也只能守株待兔了,哦不对,是守株待狐。

幕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他打开了那扇通往巷子的后门。

赵立安脱下戴在头上的鸭舌帽,起身悄悄地地跟了过去……

一开门,他就看见JACK举枪向他几欲开火,却在千钧一发间收住了。

“赵子,你——!”JACK放下枪,怯懦地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把手机落在我家餐桌底下了,我拿来还你啰。”赵立安搞不明白JACK在紧张什么,又在怯懦什么。

JACK摸了摸口袋,又看了看赵立安手上的手机,原来他看了ANDY给他的留言,那些他原是还不及删除,后来是忘了删掉的信息。“ANDY后来还有没有发什么信息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愿安迪这破嘴没说什么。

“有啊,八个字:有蛇,速战速决速撤。我还想问你,这是什么暗号呢?!偷情被我逮到了吧,方杰!”赵立安没有抓奸在床,但是这二人行为十分可疑,他就顺势这么炸他。

JACK伸手托住赵立安的下巴,用唇堵住他的嘴巴,有一会才分开,小声叮嘱道:“在外面不要喊我的真名,乖。”

“行啊,唐二公子,那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

唐二公子?孟少飞这个多嘴多舌的条子还跟他的小兔子科普了什么?“呵呵,别这样,我的小兔子。我不是有意隐瞒,我不过是唐家的义子,没什么地位,说出来也没面子。在唐家,我确实就是为了保护他们儿子而存在的,我不是保镖是什么?”

“你是谁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要做‘坏事’?”

JACK偷笑,没想到这只小兔子占有欲还挺强的,还学人抓奸来了。这么说来,他是看重自己的,想到这里,他乐呵傻笑起来。“来这里撒泡尿也算是坏事的话,我认罪。”

撒尿?“那个ANDY说的又是什么回事?”

“我不是六月十九日生日吗?虽然过了一个月,但他硬是要补回生日礼物给我啊,盛情难却,我怎么好拒绝?哈。”

“真的吗?”

“真的。我几时骗过你?”

“经常的事,虽然我没有证据。”

“哈哈哈,我的小兔子真可爱。”

正聊着,忽地在巷子深处,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双手被反绑着着,嘴巴被胶布缠绕,脖子上还被人用粉红色绸缎打了个蝴蝶结。他一只脚还勾着松开的绳子,狼狈的跑出来。向JACK求救,但嘴巴被堵着,无法发出声音。

赵立安是背对着那中年男人,只看到异响,刚想回头,就被JACK托后脑勺深深的吻了起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JACK举枪躲向那男人,枪是消音枪,只听到闷闷的响声,那男人就倒地不起了。

“什么声音?”赵立安问。

他还没审判这男人,就这么解决掉了,实在是太便宜对方了。但是碍于他的小兔子在,他也只能是这样做了。他本该检查那人是否还有一口气,如果有就再补一枪,可惜他现在必须先稳住赵立安。

“没有啊,我只听到你呼吸的声音。”JACK收回手枪,抱起赵立安走回酒吧,不让他有机会回头看那惨状。

“喂,你放我下来,酒吧里人这么多,被看到不好。”要是撞上熟人,例如他的同学什么的,就尴尬了。

“太晚了,已经看到了。”孟少飞说,“我说,你们俩怎么在哪都不收敛?”

赵立安从JACK怀中跳了下来,“少、少飞哥,又是你啊?”

“对,又是我。”

钰琦小声的问孟少飞,现前这二人是谁?

孟少飞介绍道,“这是我邻居赵子,这个名称忽略……他男朋友。”

钰琦打提量着眼前的帅哥和美少年,涩涩地笑着打招呼。

“少飞哥,还不承认你有女朋友,都穿情侣装了,我回去告诉奶奶,让她别操事你的感情事了,哈。”

“别乱讲,我们在执行任务,上级让我们俩演情侣呢。”虽然情侣衫是钰琦私下安排的。“你知道你未成年吗?还混入酒吧来。”

“对不起……”

“走吧,赵子,我们回家做些成年人做的事。”JACK说。

孟少飞又被恶心了一回。

“你给闭嘴。”赵立安瞪了下JACK,又不好意思的向孟少飞道别。

JACK在嘴巴上作状的拉上链,正得意之际,发现对面不知几时站着一个人,他的少主唐毅。

“唐杰,你跟我回去,现在!”唐毅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道。

作者:Miwa73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91763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