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9章:如果能夠住在你的身邊

2021年臺劇腐劇《永遠的第1名》同人文第25章-盲盒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9篇,講真有時候很想跟別人聊天,可是我又很煩跟人聊天,所以我只是沒有遇到那個對的人而已嗎?

在被Hin久久地纏著要什麽簽名之後,我回到公寓時估計已經是下午兩點鐘了。我打開筆記本電腦處理了一下小說,就躺下來繼續追看昨晚剩下的那部劇。看了一會之後,就在沙發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才隱約聽到調了靜音模式的手機在桌子上震動的聲音。
nubsib:吃飯了嗎?
我看了一眼對方發過來的文字,眼角余光還瞟到了此刻的時間,發現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看來劇組應該是剛剛收工,所以Nubsib才有時間給我發信息。
Gene:還沒有,正準備去。
nubsib:今晚來我家裏過夜嗎?
不知道你這種邀約是幾個意思…
Gene:不。
我坐在那裏跟Nubsib發了好一會信息,直到對方讓我趕緊去吃飯,我才停止。
但其實呢,我也想見見Nubsib…
自從他搬走之後,我和Sib就經常發信息聊天,而且每次都會聊很久。平時我不是那種很喜歡用手機發信息聊天的人,但是對著Nubsib,我卻沒有絲毫厭煩的情緒。能夠這樣跟對方聊天,也讓我這種獨守空房的寂寥感消失殆盡。
吃完晚飯之後,我再一次回到筆記本電腦的前面,開始繼續碼字。我是那種一有靈感就能夠洋洋灑灑寫出一大段一大段的作家,但是如果那段時間文思枯竭,就很有可能會把文字工作擱置在一旁一個星期之久。而現在我的文思如泉湧,所以就坐在位子上,把雙手手指在鍵盤上不斷地輕舞飛揚起來。當然中間也會起來跑到冰箱那裏搜刮點零食出來吃。等我再度反應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蒙蒙亮了。
又是通宵達旦的一天呢。
我按了保存之後,就長長舒了一口氣。雖然身心俱疲,但是當我看到眼前的初稿又多了七頁紙,心情還是舒展得如同盛夏的向日葵。我伸了伸懶腰,然後走過去按下熱水壺的按鈕,心裏盤算著,一會吃點東西墊完肚子之後,就趕緊上床睡到天昏地暗好了。
咖啡的香醇味道飄蕩到空中,我在烤吐司上面塗上一層像雪山一樣高的果醬之後,走過去打開陽臺的門。我看著市中心的高空風景,然後慢慢咬著手中的烤吐司,細細品味著咖啡,直至將兩者全都消滅幹凈。
泰國啊,就算是大清早的都這麽熱了呢。
“吃這麽少能飽嗎?”
“…!!!”
我大吃一驚。
那個空的馬克杯從手中脫落下來,然而我眼角的余光卻瞄見來自某人的大手已經伸了過來,並把杯子穩穩接住。
“小心點啊。”
“Nub…Nubsib!?”
這個穿著大學制服的高個子男生正站在我左邊的陽臺上——而這段時間,這個小子的形象一直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你…”
“嗯,是我。”
我並沒有因為睡眠不足而出現幻覺。眼前這個身材健壯、長相帥氣的完美男生,當然就是他本人啊,連聲音都是如此真切的呢。
我靠!我又被這個小子耍了。
這棟公寓大樓的房間布局有點相近,只方向是相對的而已。如果走進我的房間,我的臥室就是在右手邊的,至於我隔壁房間的那個臥室,就是在進門左手邊的。一般都是每兩間房重復著這樣的布局,所以有一些房間的陽臺就會靠得尤其近。住在我隔壁的一開始是一個三十八九歲的銀行中層職員。當時她也是一個人住在我隔壁,但是好像到了近兩三年,她就不是經常過來住了。因為她結婚之後就搬到了丈夫的家裏。
至於現在…
“為什麽…你會跑到那邊去?”
“我買過來了啊。”
“…”
買過來…買過來,買…過來了。這句話就像一句空谷幽響在我的腦子裏回旋不休。我的嘴巴張得異常大,擺出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而那個雲淡風輕地說從別人手中接手了這個房間的人,則站在原地微微地笑著。
“你瘋了嗎!你很有錢還是怎樣?雖然這個公寓的房價不算很貴,但那也不是一筆小數目啊!”我聲音顫抖地吼著,感覺到自己的心在隱隱發痛。一想到這個臭小子花錢買了間房子來住著玩,我就幾乎要昏過去。我又想到Wat叔叔肯定給了自己兒子很多零花錢,恨不得幫他老人家拿起棍子來教子了,“你付錢的時候不心疼錢,起碼你也要想想你爸媽賺錢有多辛苦啊。”
“不用擔心,我是用自己的錢買的。”
“淦!那你這麽浪費自己的錢,不會覺得更心疼嗎?”
“如果能夠住在你的身邊…”
“…”
“就不會心疼錢的啊。”
“但是我覺得很可惜,如果當初我知道你傻到買了我隔壁的房間,還不如直接讓我租給你?”
難怪Nubsib不纏著我讓他跟我一起住了呢。
“那我馬上把房子放盤。”
“你都已經買了,還說這些幹什麽?哈!?”
看到我的眼珠子在滴溜溜地轉,Nubsib在喉嚨處發笑。他把身體往我這邊靠近了一下,然後把手中那個馬克杯遞到我眼前——就是之前我差點摔到地上而被他及時接住的那個。
看到他這個舉動——盡管我的臉是緊繃著的,我還是走上前去接了過來。但我卻再一次中了他的圈套,因為Nubsib迅速低頭在我的臉頰處輕輕吻了一口。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趕緊把手伸過去大力推開對方的臉,沒想到他卻乖乖地往後退了一步。
這個臭小子…
“沒事啊,反正這個房子我也買了很久呢。”
“買了很久?什麽時候?”
“大概…是去年買的吧。”
“去年?”這一回,我的臉部馬上變得霧氣彌漫、一頭霧水,曾有一剎那我的眉毛迅速上揚、繼而緊緊地碰撞在一起。
去年?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去年Nubsib剛剛從國外回來,然後剛剛進這裏的大學讀書呀。
“去年年中的時候,我已經打算住在這裏了。”感覺Nubsib看到了我一臉蒙圈的表情,所以用他那個輕聲細軟的語調慢條斯理地解釋給我聽,“但碰巧知道了你的小說將要被拍成劇。”
“…”
由於我比之前更加了解Nubsib的性格和為人,他只說了這一句話,我就已經完全明白過來了。
從這個小子的話中,我可以輕松得出結論,他從去年年中的時候就已經計劃好要搬進來這個公寓住的了。但是他一得知自己有機會出演我那部小說改編劇的男主角,他就幹脆讓Tum帶他來我家裏“騙住”了…應該是這樣。
你也太下重本了吧。
一開始說好住滿一個月就讓他搬走的時候,他並沒有提出什麽異議,估計就是因為他留有這個後著吧。
看到Nubsib這麽直接地坦白,雖然我心裏有點開心,但是另一邊廂卻又覺得有點不自在。於是我突然很想把手伸過去搗亂對方那已經做好造型的頭發,讓自己痛快淋漓一回。昨天我內心深處暗自在承認,自從Nubsib搬走之後,我的心就像一個沒人眷顧的秋千似的,孤零零地蕩來蕩去的。甚至一度想著,就算不逼他搬走,應該也不會有什麽問題,但是現在…我不是生氣,更多的是心裏有點不平衡,至於心不心疼錢呢,超級!
“你這小子,真是名副其實的臭小子啊。”我再也忍不住,只好借用了Tum的話來說。
“在。”
看到Nubsib那個波瀾不驚的微妙表情,我更是覺得無法釋懷。腦子裏在快速運轉著,看看能不能想到一些讓眼前這個人著急的事情,最終,我嘴角上翹。
“Sib弟弟。”
“…”
‘弟弟’這個稱謂獲得了始料不及的效果。
Nubsib的神色馬上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那雙睿智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笑容也從他的臉上消失了。毫無疑問他的笑容已經轉移到了我的臉上,我心滿意足地笑了出來,然後又喊了一次這個稱謂。同時在心裏盤算著說,自己站在一個這樣的位置,對方肯定是無法靠近我這邊的了,而當然他也不可能直接從那邊的陽臺爬過來吧。因此呢,我就把這個舉動當作是自己對之前他所做的一切的一種報復咯。
“你忘記我怎麽跟你說的嗎?你如果這樣喊我,我就會親你。”
“沒有忘記啊,但我就是要喊。”
“你想讓我親你,為什麽你直接跟我說呢?”
“Sib弟弟。”
“三次了哦。”
“那又怎樣?你去親Tum吧,我才不會這麽笨,開門讓你進來的呢!”
“…”
Nubsib沒再說什麽,而是微微一笑。但是他的表情,則讓我的後脊梁開始閃過一股電流感。換了是之前的我,我倒不會想到有什麽異樣,但是現在我的直覺正在提醒著我的腦細胞,讓其迅速活躍了起來。
我如履薄冰地盯著對方那個表情,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麽一樣把眼睛睜大,接著立刻跑進了房間。
我火急火燎地找出自己的錢包並打開,然後找出前天Nubsib還給我的那張門卡。這張厚厚的門卡,除了正面印著公寓名稱的小小字體之外,後面某個角落裏還印了一行小小的黑色數字——‘1714’
這不是我的房號啊…
我的房間是1713,至於隔壁就是1714。媽蛋!Nubsib居然把自己房間的備用門卡給了我!所以說,他還沒有把我房間的卡還給我,他想什麽時候打開我的房門都可以。
“…”
我拿著那張門卡站在原地楞了足足有一分鐘。
“Gene先生。”
陽臺上的落地窗還在打開著,而對方那個溫柔細軟的聲音也順著敞開的窗門鉆進我耳朵裏,使我打了個寒戰。一開始我還以為Nubsib準備拿門卡打開門闖進來,但是他並沒那樣做。
於是我靜悄悄地走到陽臺的門框處,並慢慢把頭伸出去偷窺對方的舉動,然後發現那個高個子的家夥還站在原地。
“我搬來這裏住,你不生氣吧?”
“…”
“我只是想近距離地看到你,讓我能夠放心而已。”
我瞬間石化,但是目光緊緊鎖定在對方那張臉上。此時他的臉上掛著一個輕微的笑容,眼神深邃而毫無掩飾。最後我慢慢搖了搖頭,並輕聲回應。
“沒,其實…沒生氣。”
而我自己,到了此刻,才發現原來竟也是如此希望Nubsib留在自己的身邊,這種感覺跟對方毫無二致。
“你過來一下嘛。”
看到對方那只擡起來揮動的大手,先前那個疑神疑鬼的警覺性竟不知遛到哪裏去了。我的腿竟不知不覺地往前邁了一步。當我把手放在陽臺的圍欄上時,Nubsib就把他那只揮動的手輕輕放在我的手背上。接著他把臉垂下來,並用嘴唇在我的左臉頰處輕輕印下一個吻。一開始我還是有點錯愕,但是當對方把嘴唇移到我的右臉頰時,某種難以名狀的熟悉感居然讓我瞬間放松了下來。
“還沒有睡對嗎?我看到你開了一晚的燈。”
“嗯。”
“那還是趕緊去睡吧…好夢哦。”
“嗯,好夢。”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了。我看到天色還是有點亮,也感覺到自己精神了不少。盡管我已經習慣了這種夜貓子生活,但是如果醒來的時候看到天空還是黑的,我還是會覺得一天的光陰過去得太快。我坐在床上玩了一會臉書、看了一會新聞,就下床去洗澡。但是正當我在鏡子前擦幹頭發——我還沒來得及穿上衣服,門鈴就響了起來。
我眨了眨眼,趕緊抓過某條褲子穿上,然後走過去開門。
“來啦~”
“…”
“Nubsib?”
怎麽會是這個家夥?
對方還是穿著早上那件大學制服,但是現在的臉色有點焦灼,“怎麽穿成這樣出來?”
“我怕按門鈴的人會走掉…”
“以後記得先把衣服穿好哦。”
Nubsib沒有問我一句就直接把其中一條大長腿插進門縫,並施施然地鉆進了房間。我並沒有說什麽,因為我還在為對方這個不速之舉感到一臉茫然。但我還是選擇轉身走進自己的臥室,拿起一件上衣穿上,並戴上有框眼鏡。
我沒有想到Sib會來,因為我睡覺之前已經見了他一面。所以我就以為是物業管理員或者是那些可以進來公寓的清潔工。其實我的心裏還是以為Nubsib會用他那張還沒有還給我的門卡直接進來,就像之前他還在我家借住的那段日子一樣。但是當我看到他按了門鈴讓我出來開門給他的時候,我心裏還是悄悄覺得開心,因為他還是挺在乎我的感受的。
…如果我剛才從臥室裏走出來,就看到他翹起二郎腿坐在客廳沙發上,我估計會撲過去當場把他給殺死。
“拍完了嗎?”
“嗯,四點鐘就結束了。”
“哦!”
“一起去吃飯吧。”
“也好,去哪裏吃?”
“你想吃什麽?”
“我也不知道,還不餓,所以一時想不出來。要不先逛逛看咯,看到想吃什麽再進去。”
還是跟以前一樣,我提什麽建議,Nubsib都會服服帖帖地點頭。於是我讓他稍等一下,然後回浴室把有框眼鏡換成了隱形眼鏡。我只是拿了錢包,並沒有說什麽。但是細心的Nubsib看到之後馬上就知道了我的想法,到了樓下的時候他徑直領著我來到他那輛豪車的旁邊,並打開了車鎖。
我一進去之後就留意到在車頭窗臺上的那個奶油色天鵝絨小熊玩偶,這熟悉的一幕讓我不由得回想起那天我喝醉酒,並第一次坐十八號選手的車的情景。
雖然這個玩偶跟Nubsib的人設有點格格不入,但還是挺可愛的呢。
“你又調皮了,如果你弄掉了,我要收你粘合費哦。”
“搞笑,我這麽輕地摸一下,怎麽會掉呢?你這也太寶貝這個小熊了吧?”我禁不住酸了他一句。
“Gene先生,你連小熊的醋都要吃嗎?”
“我才沒有吃醋呢!”
深井冰~
看到我扁著嘴巴,Nubsib輕聲一笑。此時車正好駛到一個拐彎處,他趕緊打轉方向盤,並沒有多說什麽。
花了將近一個小時,車才在附近一個商場的樓上停車場內停穩。我們的車在商場門口堵了很長時間,我本來是不餓的,但是無奈我的肚子被堵塞的交通弄得開始發出轟隆聲。但是當我們下車在開滿餐廳的那一層逛了一圈之後,我還是無法決定吃什麽好。
“我想吃壽喜鍋,但又想吃披薩。”
Nubsib挑了一下眉毛,“想吃這麽多啊,一會該吃不完吧。”
“那你選一下吧。”
聽到我這麽說,Nubsib就微微傾斜了一下腦袋,最後他說,“那我們先去樓下買壽喜鍋的材料,然後上來買披薩帶回去好了。”
“要買回去吃嗎?”
“如果你想兩種都吃到,就要回房裏吃,不是嗎?”
Nubsib的話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有點任性的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段時間以來Nubsib過於遷就我,才導致我變得如此“任意妄為”的。但是我一想到自己在這個年紀比自己小五六歲的小男生面前任意妄為,我就有點接受不了。
“那…還是在這裏吃吧。”
“沒關系。”
“不不,就在這裏吃。”
我堅持己見,但是Nubsib用他那只厚實的大手撫著我的後背,然後把我推著繼續往前走了。
最後我們還是來到了商場樓下的超市,買了一些做壽喜鍋的食材回去。我不會做飯,而Nubsib這麽個大少爺,也不會做。還好壽喜鍋並不是一種很難做的食物,只是把食材放進去煮一下就搞定了。選完食材之後,Nubsib果然帶著我去點了披薩,點完之後還幫我付賬。這一番操作簡直讓我更加難以接受了。
“那下次我請你吃飯。”回到公寓下車之後,我說。
“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我就是要請客,請你吃什麽都行,去酒店高層吃高空晚餐也行!”
“好好,你最可愛咯。”
“你這是嘲笑我嗎?”
“哪有啊,我是開心,因為你想跟我約會啊。”Nubsib笑著說。
“才不是呢!”
“你的腮幫又鼓起來了哦。”
“這是我的事…嘿!你住手!”我趕緊把那只空出來的手擡起來,把對方那張湊過來的帥臉推開。
他那張輪廓分明的嘴巴和那只高挺的鼻子壓在我的手掌心裏,我頓時覺得自己的掌心開始發燙。
“Sib Gene。”
“…!”我嚇了一跳。
一個男人的淩厲聲音讓我和Nubsib都楞住了。
一個穿著精致西裝的高個子男人正站在入口處,他正在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我們這邊,手中正拿著手機。但當我清楚看到對方那張英俊的臉龐以及那個往上梳起的發型時,我的嘴巴已經合不攏了。
“NubNeng…哥?”
Orn阿姨的大兒子看過來我們這邊,眼神從Nubsib的臉龐轉移到我的臉上。接著他的目光移到我那只正在推開Nubsib臉龐的手上,然後他的一邊眉毛就馬上挑了起來。
那個眼神讓我馬上意識到了什麽,趕緊把自己的手收回來,並往後退了一步,遠離那個沒大沒小地往我身上靠過來的小子。
“出去逛街了嗎?打給你都不接。”
“有什麽事嗎?”
“沒,母親想知道你的近況,聽說你搬來這裏了,所以我順便過來看看。”
“哦!”
“那…”Neng哥把目光焦點轉移到我的身上,此時我正在試圖靜悄悄地把Nubsib的手從自己的腰間掰開,“你呢,Gene?你怎麽會跟Nubsib在一起?你們又聯系上了嗎?我怎麽都不知道。”
“我…我也住在這裏啊,哥。我媽說過我住在市區,其實就是住在這裏啦。”
“住在這裏?”Neng的臉色有著一種明顯的疑惑,但是一秒鐘之後就舒緩了下來,“哦!我懂了。”
“…”
懂了?理解能力真好啊。
Neng哥又看了我們一會,我的神色有點慌張,而Nubsib則還是保持著淡淡的笑容。他哥哥則呵呵一笑,然後邊輕輕搖頭邊對自己的弟弟說,“你還是得手了啊,別忘了好好跟父親母親坦白啊。”
“我會找時間帶Gene回家的,你不用擔心。”
“那就好。”
我的目光在兩人的臉上來回遊弋,而眉毛仍在緊鎖。最終我決定轉過臉去對著另一個人擺手搖頭,“沒關系啊哥,我自己也能回家的,到時候我會過去探望一下Orn阿姨和Wat叔叔。”
…Neng哥對著我嘆了一口氣。
“好啦好啦,什麽時候回去告訴我一聲吧。”
“嗯。”我回答。
“OK,上去吧,難道要站在這裏被蚊子叼走嗎?”Neng哥用臉示意了一下門。
“哥你要在這裏過夜?”
“不是,我要一起吃飯,你們不是買了吃的嗎?”
“準備做壽喜鍋。”
我悻悻地回答。毫無疑問我不希望讓Neng跟我們一起吃,並不是因為自己吝嗇,而是害怕對方會發現我和Nubsib之間的那些小秘密。
所以現在我的舉動有點張皇,還左顧右盼的,像是無法做出正確的抉擇。直至感受到那只仍在觸碰到我腰部的手微微發力,而Nubsib也低頭在我耳邊輕聲說了一句。
“既然他都這麽說了,就說明很難把他趕走的了。那就幹脆讓他上去坐一會算了。”
“就我一個人不會打擾你們很久的,吃完坐一會我就回去,我還有文件需要處理。”Neng哥的表情不像是在偷笑,也不像是呈現一種厭煩的情緒。於是我轉過去用手肘撞了一下Nubsib的手臂,然後邀請對方。
“不會不會,什麽打擾不打擾的啊,我怎麽會趕你走呢?一起吃呀。”
盡管我並不是房間的主人,而那些吃的也不是我付錢的。
我的房間裏沒有任何的烹調工具,本來就不打算買這些,因為我是個不會煮飯的人。但在逛商場的時候Nubsib說他那裏什麽工具都有。雖然他也不太會用這些廚具,但是他當初在買下這個房子的時候也拜托了前任業主幫他把房間裏的各種家具電器什麽的安排妥當。而事實證明,對方也童叟無欺地幫他準備周全了。
電磁爐被擺放在了飯桌上,當然那些盤子勺子也一應俱全。在那裏涮著東西吃的時候,我還以為現場的氣氛會讓我顯得很不自在,但幸好Neng好像並沒有在意這些,或者說並沒有留意到我那些微妙變化的表情。
因為好久沒有見到Neng哥了,所以他就有一句沒一句地詢問了我最近的喜怒哀樂。至於Nubsib,他除了坐在一旁安靜地吃東西,並偶爾幫我夾菜之外,並沒有別的舉動。
這麽明目張膽地對我好,我只好在桌子底下輕輕碰了他一下,讓他收斂一點。
我趁Neng哥低頭吃東西的時候,迅速把嘴巴湊到Nubsib的耳邊,“Sib,你給你哥也加點菜啊。”
“為什麽?他自己也有手。”
“你就隨便夾一點嘛。”
“…”
於是Nubsib用筷子夾了一根蔫掉的白菜梗放到他哥哥的碗裏,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心的,因為他夾起來的好像目光並沒有停留在那根菜上面。
這情形讓我不由得想大力揉捏起自己的太陽穴,並咬緊牙齒說,“我靠,你是故意的嗎?”
“怎麽了?”
我轉動眼珠,趕緊幫忙夾了一大坨東西過去蓋在上面,希望這樣能蒙混過關。
“不給我夾一點嗎?”
“咋啦?你自己不是有手嗎?”我直接拷貝他的臺詞。我一看到這個小子那忍俊不禁的表情,就馬上知道對方只是開個玩笑,並不是要跟我較什麽真的。
“不好意思。”Neng哥的聲音讓我趕緊從Nubsib的身上挪開,“我感覺自己正在被人耍了。”
“呃…誰要耍你啊哥?”
Neng哥噴出一口氣,把我剛剛夾給他的那塊東西夾回到我的盤子裏,“我不吃內臟,你們兩個互相給對方夾吧,不用假惺惺地關心我。”
“我沒有假…”
“你們就當我沒有坐在這裏唄,隨便你們卿卿我我,我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吃吧。”
“…!”
Neng哥的話讓我差點被湯嗆到…
吃完之後,所有的餐具廚具都被堆放在了洗碗槽裏,因為Nubsib滿不在乎地說要讓保姆來處理。我也懶得強迫這個大少爺來幫忙洗碗洗盤,只好聽之任之。
就在那時候,Tum給Nubsib打來電話,應該是工作的事情。於是我走到了客廳。
客廳和陽臺之間相連的那一扇門被打開,因為我們想驅散一下食物的味道。兩層窗簾在微涼晚風的吹拂下輕輕起舞,一股淡淡的煙味也隨即飄了過來。那個用手肘撐在陽臺圍欄上吸煙放松的人是Neng哥,我看到之後猶豫些許,但最終我還是決定走出去站在他的身邊。
只見他稍微瞄了我一樣,深深吸了一口煙,然後緩緩噴出來,並笑著說,“咋啦?不害羞了嗎?”
我輕輕咳了一下,並沒有做出回應。
“Sib和你的事,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Sib壓根就沒有想過要隱瞞啊。”
“…”
“在一起了?”
“呃…還沒…”
“哦!那你就趕緊從了我弟弟吧,他都等了你很久呢。”
“…”
我覺得那個讓我陷入進退維谷境地的人,是Neng哥你才對吧。
“什麽時候談好了,就一起回去告訴我父母。我母親這麽愛你,應該不會有什麽意見,反而會很開心吧。這樣她就可以趕緊把你認作兒子了。”
我不知道,當我聽到這番半開玩笑的話時,我的反應是怎樣的。
之前我一直都沒有想到過這一層面的事情,根本沒有想到這麽長遠說,如果我和Nubsib真的成為了愛人,我們雙方的家人會怎麽說。我的爸爸會有什麽感受呢?畢竟一直以來我都是跟他說,我雖然寫的是BL小說,但是我實際上是一個鐵打實錘的大直男。而現在我居然要跟他說,我的愛人是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還是我隔壁家的小弟弟…Nubsib的爸爸Wat叔叔也一樣。
“不用想太多啦。”看到我沈默良久,Neng哥像是看清了我的心思,於是馬上用一種輕松的口吻說。
“…”
“我父母都是成年人了,雖然我父親是有點愛家族的臉面,但他也不是那種老古董,否則他也不會讓Sib自己跑到外面來拍電視劇賺錢的,對吧?”
“…”
對方說完之後把煙頭摁進自己隨身攜帶的煙盒裏,“但如果這事情讓他們自己發現的話,才有可能會鬧大。雖然你也是個成年人了,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作主,但是你爸媽還在,有什麽事情還是需要跟他們商量的,畢竟你們的事這麽重要。”
“等一下啊哥,我跟Sib還沒怎樣啊。”
“嗯,我知道。我只是先提醒你一下,你們很快就會那什麽的了,Sib是我弟弟,我怎麽不知道呢?”
“…”
“你是跑不掉的了。”
Neng哥差點再一次害我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9章到這裏啦,你知道,果然沒車,sib啊,看看隔壁臺灣的永傑弟弟,也是覬覦哥哥好多年了,人家送自己的20歲生日禮物是什麽。你這滿滿的套路,但是行動力太差了!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8章:我想跟你一起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