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6章-為什麼阿日學長成為一年生負責人

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2章-學長的每個問題都必須要答得上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16章,這裏的劇情拍的好好看,他泰的海邊都好好看,又想說一句,疫情幾時過去啊,讓世界正常運作起來吧!太可憐了!

Kong: Arthite學長,我有事想要和你說。
Arthit不得不停下來,沒有給予任何回應。Kong隻能再開口,直接說出重點。
Kong: Arthits學長,我想要和你道歉
Kong嚴肅地說著他唯一能說的話,他心裡希望 Arthit能夠知道,並再給他一次機會Kong帶著希望看著 Arthit,但另一個人說話的語氣卻是冷冰冰的。
Arthit:為什麼道歉?
Kong:我做的所有讓你生氣的事情
Arthit:既然你知道我會生氣,那你為什麼還要做那些事呢?
雖然隻是簡潔的對話,但卻深深刺中瞭聽者的心。
Kong被難住瞭,他也找不到理由去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他自己也回答不瞭他為什麼要那樣做。
他不是沒有想過,他自己也問瞭他自己很多次,為什麼要去捉弄Atht學長,為什麼要惹對方生氣。以至於最後,他還要擔心如何去想辦法和Athⅰt道歉。
Kong:我
Kong笨拙地想要嘗試組織語言解釋,但聽者不耐煩地說。
Arthit:夠瞭,我懶得再和你吵架
Arthit打斷瞭對話,然後離開桌子,就留下Kong一個人站在沙灘上。
Kong的心碎瞭。
結束瞭。 Arthit不會再給他機會瞭
他應得的。他不隻一次惹 Arthit生氣,經過那麼多次,可以想象 Arthit已經厭煩瞭他,不想要再和他有任何交集。
他沒有想到,一個隻是認識三個月的人,會對他有那麼大的影響。但是他們的一切,他都記得很清楚。是誰變成他的動力讓他願意做事。是誰讓他可以因為一點點小事就開心。
是誰讓他想要更瞭解,更靠近。
Arthit學長是第一個讓他這麼覺得的人。
但從現在開始,他再也不能接觸他瞭。為瞭讓 Arthit感到舒服,如果不想再打擾到 Arthit,他需要消失Kong收起所有思緒,轉過身子,準備走回去。
但另一個人突然拿著冰冷的東西碰瞭Kong的脖子,讓他嚇瞭一跳。他看過去,眼睛不由自主睜大,原來是剛剛忽略他的人。Arthit拿著一罐啤酒對他說。
Arthit:要喝嗎。
Kong用手接過冰冷的啤酒罐,他以為 Arthit再也不想見到他瞭Arthit坐下來,打開啤酒罐。
Kong:我以為學長你不想和我說話
Arthit:我和你說過我懶得再和你吵架,但如果你想和我聊天,就坐下來好好聊,還是你不想聊?
Kong:我想。
Kong看著有機會立馬回答。他在沙灘上坐下來,隔壁是 Arthit。他不知道Arthit在想什麼,但從對方的動作來看,很明顯對方還是很生氣。不過他還是拿瞭啤酒給自己, Arthit一直對他那麼好。
Kong打開啤酒罐,抿瞭一口,欣賞著夜晚的海色。仰望天空,皎潔的月牙和閃爍的星星看上去和平常一樣。涼爽的海風輕輕吹來,海浪在不斷敲打著沙灘。岸邊的氛圍很好,直到某人想打破僵局,開始聊天,他帶著好奇問瞭對方問題。
Kong:為什麼阿日學長成為一年生負責人?
Arthit:被逼的。一個簡短簡單簡潔的回答。
Arthit繼續說著他的故事。
Arthit:Dum學長的學號也是0206,當我是大一新生的時候,他是大三的大當傢。他強迫我跟隨他。
Dum學長即將和同是0062的Fon學姐舉行婚禮。兩個星期之前,他們還一起吃過烤肉,可是當時他不知道Dum學長就是 Arthit大一的時候的大當傢。
Arthit:說實話其實我也不想做大當傢的。當大當傢難得要死,責任重大,不符合我的個性。我是沒有耐性的人。第一次集會拉扯你衣服的時候,我差點就被開除出練官隊伍瞭。因為我違反瞭訓練官守則,不僅說瞭臟話還碰瞭你。我的朋友請求同樣開除他們,因為當時沒有人阻止這個錯誤,所有人都是一樣的。Dear學長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情況,於是改為懲罰我圍著操場跑20圈來代替。
Kong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件事。這讓他第一次感覺到能夠理解 Arthit的感受。自那以後的集會, Arthiti就不再有粗暴的話語和動作,而是變成和他解釋為什麼那樣做。所有讓 Arthit生氣的原因都是因為他。
Kong後悔當初和 Arthit說瞭那樣的話
Kong:對不起。
Arthit:忘瞭它吧,都已經過去瞭,而且我也懲罰過你瞭。
Arthit舉起啤酒,看上去不再想那件事。他看著大海,然後又聽到某人提出瞭一個新問題。
Kong: Arthit學長,還記得校園先生比賽之前我們的打賭嗎?
這個問題喚起瞭Atht差點忘記的回憶。但是 Arthit是那種說過什麼就會去做的人,於是他點點頭回復Arthit:我記得,我記得你想要從我這裡要一樣東西。
Kong:是的,下周六學長忙嗎?
Arthit:恩,應該有空。
Kong:我想去買東西,可以請學長陪我一起去嗎?
Arthit:就這樣? Kong
Arthit疑惑地看著提出請求的人,他以為Kong留瞭2個月的要求,會是一個很大的請求,或者是想瞭一個計劃讓他沒面子。可實際上的請求怎麼那麼簡單?
Arthit:好吧,可以
Kong聽到瞭以後笑瞭。
Kong: Arthit學長,可以告訴我你的手機號碼嗎?到時我再打電話給你Arthit看著Kong急忙把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然後聽他的話按下10個數字。這時,他才註意到一樣東西.
Arthit:什麼時候你才要把那個繩結取下來?
Kong身體一僵,目光離開瞭手機。
他看到Arthit正看著他拿著手機的左手腕上。
那個隻有一根神聖繩結的手腕。
Kong:怎麼瞭?我覺得這樣很好,我不會摘下來的。
Kong露出瞭一個笑容,一雙眼睛直直看著 Arthit,閃閃發亮。 Arthit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他隻能躲開某人的視線。正想要繼續交談的時候,他聽到後面很遠的地方有人在叫他。
XX: Arthit,你在哪裡?快過來!
一個訓練官責怪他,讓他趕緊回到桌子那邊。 Arthit站起來,準備離開沙灘走回去。
Arthit:我先走瞭。
Kong: Arthite學長,等一下。
Atht還沒來得及走,Kong很快就站瞭起來。
Kong:我有東西想給學長。
Arthit:什麼?
Kong:伸出你的手。
Arthit被要求看向另一邊,這讓他很焦急,但並沒有忘記放下啤酒。他的責備讓Kong迅速走過來,把一樣東西放在他的手掌上。那是剛剛被派發給幾百個一年生的,銀色的東西。齒輪。
Arthit:為什麼你把這個東西還給我
Arthit爆發瞭,對Kong大喊。他以為他們剛剛友好的交談,不隻是為瞭知道他的故事,然後繼續和他作對。可是把齒輪還回來的行為,很明顯是對大當傢的侮辱。
已經被定罪的某人很快做出瞭解釋
Kong:我隻是想留給你。
Arthit:為什麼我要留下它?
Kong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驚奇地問到。
Kong: Arthite學長不知道嗎?我以為你知道齒輪的含義。你可以去問下Dea學長這代表什麼吧。
幸運的是,他們當中有個人知道他想要知道的含義。
Arthit:Dear學長,請問齒輪有什麼含義嗎?
大四的大當傢看著比他年輕的大當傢,然後走過來坐在桌子旁邊。
Dear:什麼奇怪的問題?我有點醉瞭,讓我想想。齒輪,象征著團結,因為很難拿到它,所以對於我們工程來說非常重要。
Arthit越聽越疑惑,他覺得0062說的含義有別的意思,為瞭想要讓他生氣。很好,他一定要解決這個疑惑。
Arthit打開一罐啤酒,緩解自己的怒氣。Dear學長繼續剛才的解釋。
Dear:額,因為它很重要,對於工程來說就好像心臟一樣。所以工程學院有一種說法,“齒輪即心,心即齒輪。齒輪在哪,心也在哪。
啤酒從 Arthit的嘴裡噴出來,被嗆到的他忍不住咳嗽起來。坐在隔壁的Dear學長拍拍他的肩膀幫他放松。
Dear:慢慢喝這個酒,你看被嗆到瞭吧。我們喝的是一瓶酒嗎?
Dear學長在開玩笑,但是 Arthit並沒有被逗樂,他沒有辯駁隻是點瞭點頭。
Arthit:是的,我喝醉瞭。
是的,因為他醉瞭。他的心裡,一一種陌生的感覺觸動著他。他的臉感到很熱,不是因為風,天空,大海和啤酒感到有點醉,而是因為齒從某人手裡拿到的齒輪。
開頭部分介紹
眾人啟程回學校。一共5輛車把他們載回去。學弟所在的3號車因為發動機出瞭問題,所以停在瞭路邊。 Arthit所在的4號車和Dea所在的5號車紛紛停下來查看情況。而1、2號車由於在3號車前出發,所以隻能慢慢開等後面的問題解決。最後,3號車不能繼續開,3號車上的學生隻能先登上4、5號車,坐一段路,再分配一些人到前面的1、2號車。(每輛車本來就沒有坐滿人,很多位置都是拿來放東西或者空著的,所以3號車的人可以分配到其他車。)學弟坐上瞭學長所在的4號車。因為人多瞭,地方擁擠,所以很多東西隻能拿在手裡瞭於是這章的互動開始瞭。
Arthit作為大當傢,需要負責拿一些設備。他站在車上,隻手抱著箱子,另一隻手握住扶手。他聽到坐在附近的人說。
Kong:讓我幫你拿著吧。
Arthit看向和一年生朋友們坐在一起的Kong。一年生們都把裝著水的背包放在瞭地板上,所以手都是空著的。
於是, Arthit把箱子給K。ng讓他抱著。不僅如此,Kong還挪動身子,打算騰出位置給 Arthit坐。
Kong: Arthit學長坐下吧,我移一下位置
Arthit:沒關系,我可以站著。
Arthit拒絕瞭Kong的提議,抓住扶手保持平衡,然後看向瞭另一邊。車又開始前進瞭。
因為車上載的人比較多,所以車開得很慢,就像在馬路上爬行那樣,花瞭比平時更長的時間才到達下一個停留點。很多人站瞭快1小時,腿都僵硬瞭。當車停以後,很多人都下車休息。
Arthit:我們會把車停在這裡。一部分一年生可以換車坐,不過請記住把你們的名字以及要坐的車號告訴我Arthity在一年生們下車前,和大傢說明瞭註意事項。M提出瞭想法。
M:換車吧?你們看2號車那麼空,我們可以過去坐。
Kong被朋友們說的話吸引]瞭註意力。如果他們換一輛車坐,他們就可以和其他一年生坐一起,那裡的氣氛肯定會比和學長們坐一起熱鬧。但是那是以前在Kong想要回答的時候,在旁邊站著的人插話瞭。
Arthit:你拿你的東西走吧,把箱子放這裡就好。
大當傢 Arthit邊下命令,一邊把箱子從Kong的腿上拿到自己的手裡,然後走到瞭過道另一邊的座位旁。
因此,Kong沒有別的選擇。
Kong隻能拿起書包衣服,跟隨隊伍下車。 Arthit把箱子放在座位上,直到一年生們差不多全部下瞭車,他才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他疲憊地嘆瞭口氣。
Arthit站瞭很久,腿也僵硬瞭,其實心裡很想坐。昨晚上他沒有睡覺,因為好久不見其他畢業生(應該指Dear學長),他們一直在喝酒,後來又和他們一起看日出。
現在這樣對他來說真是太好瞭,他隻想要在車裡小睡一會兒,而且他也不想看到某人接近他。
那個讓自己保管屬於他的齒輪,而且對自己隱瞞瞭某些東西的人。
事實上他現在把齒輪放在口袋裡。他其實並不想幫他保管,可是當時那個情況太匆忙,來不及給回他,現在已經無法改變瞭。
如果對方隻是假裝離開,最後又回來,他肯定會感到很生氣。但結果Kong就安靜站在那裡,然後和其他朋友一起下瞭車。為瞭避免和Kong直接對抗,他剛剛才會躲著對方。他要把齒輪還給對方。
困惑和惱怒讓 Arthit有點頭疼,他不擅長想這些東西他決定閉上眼睛,小睡一會兒,釋放自己的壓力。可是沒多久就被一個聲音妨礙瞭。
Kong: Arthit學長睡著瞭麼?
Arthit:你回來做什麼,忘瞭東西嗎?
Kong:沒有,我要坐這輛車走。
Arthit:你的朋友呢?
Kong:他們已經坐在另一輛車瞭。老師說車輛的人數要平均,所以我又回來瞭。
我可以坐在Arth學長旁邊嗎?
因為 Arthit隔壁的座位上放著裝有設備的箱子,所以Kong提出瞭請求。可是大當傢不想移開東西。怎麼辦? Arthit已經避免不去看他瞭。或許他可以讓Kong一個人坐著,自己過去和朋友們坐?這時,Not走瞭過來。
Arthit準備開口和Not交流,結果對方先開口瞭。
Not: Arthit,你要讓學弟一路站著回去嗎?你把箱子放到地上,別人才可以進來不僅不幫忙還幫倒忙, Arthit心裡罵瞭Not-頓。站在Kong附近的人都等著Kong坐下。
最後, Arthit沒辦法拒絕,隻能不情願地把箱子放在他前面的地板上。 Arthit看向窗外的景色,突然聽到隔壁的人打開書包的聲音。
Kong:Arht學長,要吃點心麼?
Arthit轉過頭,看見Kong從背包裡拿出XX,XX,XX點心讓他選。說實話, Arthit有點餓瞭,但是為瞭三年生的尊嚴,他隻能強迫自己拒絕。
Arthit:我不需要。
但是Kong並沒有放棄,繼續問。
Kong:那要喝東西嗎?我剛剛下車的時候看到這個,所以買來給你。
Arthit再次看過去,當他看到對方手裡拿著的東西時眼睛不由自主睜大。一杯粉紅奶凍。
Arthit:你是故意買過來捉弄我的嗎?
Arthit看上去對另一個人很生氣,突然買粉紅奶凍,是故意讓他窘迫嗎?因為知道瞭自己的秘密,所以挑戰自己?被誤解的人立馬搖搖頭,解釋道。
Kong:不是,我隻是看到你很累,所以買瞭點心和冷飲給你。但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點心,就都選瞭一點。至於粉紅凍奶,我知道你很喜歡,所以買來給你。如果你不想喝,我這還有綠茶。因為距離學校還很遠,我隻是想讓你吃點東西,怕你路上不舒服。Kong說的理由讓 Arthit放空瞭一會兒,看著對方的眼睛和聽著對方的聲音,他可以感覺到對方不是在假裝認真而是更多,從他的話中可以感受到他的照顧和擔心。
大當傢猶豫瞭一會兒,看著對方手裡的東西,拿瞭粉紅奶凍喝。他轉過頭,看向窗外,車子繼續出發。粉紅奶凍甜甜的味道,讓 Arthit變得精神起來。可是,粉紅奶凍卻不能減少他的想法,相反,越來越多他不太確定,喜歡做英雄,喜歡照顧別人,是不是Kong的個人習慣?
他不太確定,有時候開玩笑,有時候又很認真,Kong到底想要傳達什麼意思?
最重要的是,他不確定到底kong是對每個人都這樣,還是僅僅對他特別?他想要忽略Kong不去看他,但是他註意到Kong給他建議時候的眼神,除瞭溫和,還有甜蜜。
這讓他再次想到Kong給他齒輪的意義。他不是蠢的,從來沒有一次那麼清楚地知道Kong隱藏瞭一些想法。Kong喜歡捉弄他讓他生氣,可是最後他都會和自己好好道歉直到這次, Arthit不可避免感覺到不舒服,想要問他為什麼。可是如果真讓他提起這個話題,他又感覺到很奇怪。Arthit搖瞭搖頭,不再去想讓他頭疼的事情。他喝完奶凍後,把杯子扔進瞭垃圾桶,然後又看向窗戶外。而旁邊的人雖然一直安靜地坐著,沒有說一句話,但在他心裡他有很多問題想問對方。
Kong不敢問 Arthit是否已經知道瞭齒輪的含義他覺得對方並不知道,因為如果 Arthit知道瞭,應該會大聲責罵他。但Arthit一直很平靜,僅僅有一些對他不滿的跡象,看上去還沒有平時嚴重.
他沒有忘記,Atht是男生,他也是男生。他害怕 Arthit知道瞭自己對他的感情,會非常生氣。他把齒輪給 Arthit已經足夠大膽瞭,盡管當時他還不清楚自己真正的感覺不知道是因為海邊美好的氛圍,還是因為和 Arthit進行瞭第一次閑談,他做出瞭這個決定。可是責怪當時的氛圍是沒有用的。實際上,他內心裡有一種感覺越來越清晰,而且想持續下去他喜歡看著 Arthit,他想要接近 Arthit,他想要照顧 Arthit。
隻有這些他是確定的,但除瞭這些,他的心裡還沒有找到真正的答案。
在Kong躊躇的時候,他感受到肩膀上傳來的重量,這是因為某人睡著瞭把頭靠在自己身上。 Arthit看上去睡得很愜意。Kong笑瞭,清楚地知道瞭一種感覺。
盡管Kong不能說出對 Arthit怎麼想的,但毫無疑問 Arthit對他來說是特別的一個人,是他的唯一。
Kong: Arthit學長, Arthit學長,快醒醒,馬上就要到學校瞭被叫醒的人看上去仍然睡眼惺松,第一樣註意到的東西就是他的脖子正靠在座位上的枕頭。慢著,他什麼時候有瞭一個枕頭?
Arthit立馬把頭從枕頭挪開,坐在隔壁肩膀被靠的人立馬感覺到有東西離開瞭自己。 Arthit對自己很生氣,因為他害怕另一個人看到自己不得體的一面。可是另一個人並沒有取笑他。
Arthit摸瞭一下眼睛,裝作和平常一樣,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車到達的時間已經是晚上6點,因為有車壞瞭所以他們比原計劃遲瞭2小時回到。每個人都想趕緊回傢休息Arthit拿起裝著設備的盒子抱在懷裡,然後看到還有一瓶水、兩個背包放在椅子的下面。他彎下腰想去把包裹拿出來,可是並不成功。 Arthit隻能多走兩步過去把它拿出來,另一人這時向他伸出瞭援手。
Kong:我來幫你拿。
Kong再次志願幫忙, Arthit點點頭。兩人從車上下來,一起走回學院的南大樓Kong: Arthit學長,請問要放在哪裡?
Arthit:放在鼓的旁邊就好瞭。
Arthit指向鼓所在的位置,Kong照著指示把東西放好,然後離開去找在另一輛車的朋友。他剛走沒多遠,就聽到背後有人叫他。
Arthit:額,等等。,
Kong 恩
Kong停下來轉過身子,看著 Arthit。但是大當傢卻沒有說什麼。
Arthit:恩,沒什麼瞭。謝謝你幫我
Kong:沒事,我很樂意去做。
Kong笑著說出這句話,眼神看上去很真摯,然後離開瞭。
Arthit內心仍沒決定好要不要問。
Arthit想問,Kong是不是對他有什麼想法?
沒問,不是因為害怕聽到對方的回答,而是他不確定聽到答案後要說什麼如果kong回答“想”,那他要繼續假裝不知道嗎?
如果kong回答“不想”,那他可能隻會說一句話,“以後不要再這樣對我瞭。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16章到這裏啦,假裝不知道不如自己拒絕,因為假裝不知道的話,傷害會更大吧,如果不喜歡就直接說了吧!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5章-不要給教官學長惹麻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