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1篇:時空穿越的際遇

《終極三國同人/原味修》第1篇:時空穿越的際遇

最夯bl小說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欣賞閱讀曾今風靡壹時的臺劇《終極3國》同人文第1篇,知道終極3國的小夥伴們至少得是98前的吧!現在00後應該不是很清楚,不過沒事,先品品文,後面去找劇看哦!真的很nice的!

跨時空相遇

金時空,芭樂校園天臺。“看來你們完全恢復瞭。”雖然很高興,修的臉上並沒有太多表情。
“渾身又充滿力量啦,真是爽呆瞭~~耶!”汪大東雙手握拳,語調和表情一如既往的誇張。
“謝謝你,修。”亞瑟王和丁小雨說。
“不用謝。”修淡淡地說。
汪大東跟亞瑟王、丁小雨飛快的交換瞭一個眼神,語調突然變得肉麻,“修,我們悶很久瞭耶,可不可以帶我們出去玩玩啊?”
這可是你們的地盤,怎麼要我帶你們玩?修有不祥的預感,看這三個人的眼神,好像有什麼預謀啊。
“修,穿越時空之門不是要6000點戰力嗎?”汪大東笑嘻嘻的面孔讓修後脊發涼。
“是8000點啦。”亞瑟王糾正。
“不管是6000還是8000,反正我們都已經破萬點瞭,修,你能不能……”
“不能。”修明白這三個傢夥在打什麼主意瞭。
“修啊,你最好瞭,我們真的很想看看別的時空耶,我們保證聽你的話,你說往東我們絕不往西。”
“不行。”
“拜托啦,修。”汪大東纏著修又是裝可愛,又是撒嬌,鍥而不舍,修實在抗不住他的黏勁答應瞭。大東歡呼著連蹦帶跳,一直在旁敲邊鼓的亞瑟王和丁小雨也露出高興的神情,修皺著眉頭思考:去哪個時空呢?
去鐵時空肯定會被盟主發現,不如隨便去一個別的時空吧,銀時空的時空之門在一座山上,風光不錯,人跡罕至,帶他們去轉上一圈,快去快回。
金時空,時空之門。
大東他們幾次看修穿過時空之門神奇消失,這下可以親身體驗瞭,不由又是興奮又是緊張。
“時空和時空之間的差異叫時差,會聚集在穿越的瞬間,壓力相當大,之所以要求戰力超8000,是因為練到8000以上的人都能扛得住時差。”修說。
“沒問題,快過吧。”那三隻已經急不可待瞭。
塔姆斯貝斯斯路,嗚拉巴哈。
銀時空。
大東誇張地晃著頭,“真是耶,好像暈機一樣,不過還蠻爽的。”亞瑟王和丁小雨沒有言語,從臉色看,情況和大東差不多。
“修,你完全沒事嗎?”修好像完全沒受影響啊。“我習慣瞭。”修負責調查時空異動,三不五時就要穿越一次時空之門,為瞭幫助大東他們,更是在金、鐵時空之間頻繁往來。
丁小雨道:“這裡就是銀時空嗎?”
修點點頭。亞瑟王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說:“看上去和我們那裡沒什麼不一樣嘛。”
“各時空的地理環境都差不多,隻是各有各的歷史和發展,人也差很多。”修說道。
丁小雨道:“既然在各時空都互有分身,人應該也差不多吧?”
“外表雖然差不多,實際上卻差很多。”
汪大東大點其頭:“就是,那個夏天呆呆的,根本不像我這麼帥。蘭陵王像個沒嘴葫蘆,哪像自戀狂那麼愛掉書包?還有你們盟主,那麼愛吃,連斷腸人的料理都吃得那麼帶勁,還不如我們小雨更像盟主一點呢。”
“除瞭個性差異外,能力也很不同,像你們的戰力和我們的異能就完全不一樣。”
丁小雨思索著,“不知道銀時空有什麼樣的能力?”
“我也不清楚。”鐵時空有種裝置能警示各時空魔的異動,除非接到預警,否則東城衛不會在某個時空多做停留。
“這裡挺漂亮的,來拍個照留個紀念。”汪大東對他們討論的話題不感興趣。
“不行,金時空的相機是拍不出銀時空的景色的。”修趕緊阻止。
“不試怎麼知道哩?”汪大東說著就往外掏相機,一不小心從口袋裡帶出瞭一枚硬幣。
硬幣滾落,引起連鎖反應,竟致使一塊大山石滾至山下。山下有一片桃園,還有一些房子,大石頭正好砸到一座寺廟的中庭,傳來瞭一聲慘叫。糟瞭!砸到人瞭。四人趕忙往山下跑,跑到廟門口瞧見大石下果然壓瞭個人,旁邊還有兩個人在爭執,其中一個手裡拿瞭把形狀誇張、隻有戲文裡才看得到的關刀。
爭吵的兩人發現瞭修他們四個,高個的趁拿刀的分心,一掌把他給打昏瞭。廟門口四個懵瞭:這是什麼情況?
待高個子看清來人,也懵瞭,喃喃道:“大哥…”他看看地上的又看看面前的,糊塗瞭:“怎麼有兩個大哥?”大傢也發現被砸的那個和修長得一模一樣,汪大東這個惹禍精還沒心沒肺地傳音開起瞭玩笑:“好巧不巧砸到修的分身耶,樂透大獎也沒這麼好彩吧。”
修瞪瞭大東一眼,闖瞭大禍還這麼輕松。
修和丁小雨一起上前查看傷者,大個子跟瞭過來,運氣出拳,一下就把大石頭推開瞭,好驚人的拳力!
因為修和分身長得一樣,大個子完全沒有瞭剛開始的戒備,搭話道:“我叫張飛,那個是我二哥關羽,我們剛剛在這裡結拜兄弟……”
大東“嗤”一聲笑瞭,“躺那兒的一定是劉備嘍?”“你們果然認識我大哥,這位大哥,你是我大哥的雙胞胎兄弟吧!”張飛激動地說。
“他才不是呢,他叫修,我們是從別的時空來的……”未及阻止,嘴快的大東已經用壓縮傳音術把他們的來歷全盤托出,不過像這樣的事即使說出來也會被當成精神病看待吧,不料張飛煞有其事地點點頭,“原來如此。”哇,接受力還真是強耶!
想不到張飛突然一咧嘴笑開瞭,“就是說你們是神仙嘍?”
呃…這智商和大東真有得一拼啊。
“不,我們來自另外的時空。”修站起來很認真地糾正著張飛,然後向大傢說:“劉備傷得很重。”
“求各位神仙一定要救救我大哥,如果大哥掛瞭,我二哥也活不成瞭。”其實張飛對新結識的劉備的死活不太在意,關鍵是劉備的生死攸關從小一起長大的關羽。
“我們可不是神仙。再說我們明明看到關羽是你打昏的,怎麼說他也活不成瞭?”亞瑟王說。
“結拜兄弟不就是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嗎?”
“還真妙耶,你們在唱戲嗎?”大東不適時宜地調笑起來。
“請不要侮辱我們神聖的誓詞。”張飛突然嚴肅起來,在大傢以為他要發飆的時候,張飛又換瞭一張苦臉,“雖然我也很希望這個誓詞是放屁,可是二哥不肯啊,剛才他要自盡,我才打昏他的。”
“修,你看一般的醫生能治好劉備嗎?”丁小雨問。
“我不清楚銀時空的醫療程度,不過在鐵時空除非是黠谷醫仙,一般的醫生是醫不瞭的。”
“我看也是,你們銀時空有什麼名醫嗎?”小雨問張飛。
“這一時半會兒到哪兒去找啊,看大哥這個樣子等不瞭啊。”張飛急道。“我倒有個主意。”小雨為人沉穩,出的主意應該靠譜,大傢都期待地看著他。
“既然劉備是修的分身,不如我們護送劉備去鐵時空治療,修留在這裡假扮劉備,以免關羽自殺。”
這個主意可真是…一點也不靠譜。
“我不要。”修直直地說。
“這可是維護時空秩序唯一的辦法啊。”亞瑟王引用瞭修一直掛在嘴邊的話。
“修,救人一命,勝造七級葫蘆啊。”大東動情地勸說著。
呃,大東你是勸人呢,還是搞笑呢?不過大東想表達的意思修很明白,他正猶豫間,張飛“撲通”一聲單膝跪地,抱拳道:“請這位神…這位英雄一定要幫這個忙,不然我大哥死定瞭,二哥死定瞭,我也死定瞭,一屍三命啊,英雄。”
那是三屍三命好不好!不過別說是難辭其咎,就是萍水相逢,修也不能置之不理啊。
“可是我不瞭解劉備,怎麼假扮他呢?”
大傢一看修的口氣松動,連忙趁熱打鐵。張飛先拍胸脯,“都包在我身上,反正我大哥才從小地方出來,京城也沒什麼認識的人。”
亞瑟王接上,“人生就是一個大舞臺,每個人都是演員,修,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得到。”
大東一拍修的肩膀,“yoman,我看好你哦。”
唉,事已至此,好像也別無選擇瞭,“好吧,我現在就和東城衛聯系,讓他們到時空之門接你們。”
亞瑟王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可是劉備的戰力應該沒到8000點啊,他能穿越時空之門嗎?”
“東城衛知道怎麼把傷害減到最低,他昏迷瞭,不會有感覺。”
說罷,修使用時空通訊器呼叫東城衛,簡潔明瞭地說明瞭情況。收起時空通訊器,修對大東他們說:“你們現在就帶劉備去時空之門等著,東城衛五分鐘以後到。”
“等等,你們要換下衣服。”丁小雨果然縝密。
這時,躺在地上的關羽突然輕哼一聲,眾人嚇瞭一跳,趕緊七手八腳地幫二人對換瞭衣服,大東他們扛著劉備飛步退出大門,躲在墻後,修剛躺倒,關羽就摸著被張飛打疼的脖子,慢慢地坐瞭起來。好險!
“明明是大東闖禍,為什麼要我一個人留在銀時空演別人?為什麼我永遠不會拒絕他們?”修一邊躺在地上裝受傷,一邊忍不住哀怨地想。
修在鐵時空身份極高,平常又不茍言笑,除瞭遊手好閑吃定他的上司灸舞外,旁人還真不敢隨便向他提什麼要求,但是對大東他們來說,修是可信、夠義氣的好朋友,朋友之間不是用不著客氣的嗎?所以每每拖著修做這個做那個。
“二哥,你看大哥醒瞭耶!”為瞭掩飾剛才打昏關羽的行為,張飛趕緊轉移關羽的註意力。關羽立馬沖向修,關切地喊著“大哥,大哥”,修裝作悠悠醒轉,睜眼一看…這張臉…是神行者老前輩耶。
修還在發呆,關羽已經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大哥,我背你去醫院,不,你的背受傷瞭,還是抱你去吧。”修還沒來得及反應“抱”的含義,身體已經悠的騰空瞭。
天哪,誰能想象堂堂鐵時空首席戰鬥團東城衛的團長呼延覺羅修,有朝一日竟被另一個大男人用公主抱的手勢橫抱瞭起來!一瞬間,修的腦子裡閃過無數念頭:用急凍術把這小子定住,或者用瞬間轉移術逃走,再不然用倒帶刪除術把他們的記憶洗掉…可是時空秩序啊時空秩序,不可以在銀時空隨便使用異能,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一時間瞭不起的東城衛的修呆在關羽懷裡百轉千回。
墻外那三個忍笑忍到快要岔氣瞭,還好可以傳音入密。
“第一次發現修好嬌小哦。”
“我的相機呢,這種百年一遇的鏡頭不拍下來一定會百年遺恨的。”
“還相機呢,都是相機惹的禍。走吧,還要救人呢。”
小雨和亞瑟王拖著劉備矮身撤退,大東心裡吶喊著:“不要,我還想看呢,喂喂,你們兩個等我啊。”
不提這三個傢夥,修掙紮著想脫離這尷尬的懷抱,可是關羽的手臂如此有力,修的掙紮就像小孩一般無力,關羽還不停用著緊的口氣說:“大哥,你不要亂動啊,小心傷。”
修已經鬱悶得快要氣絕瞭。
“我沒事,不用看瞭。”來硬的不行,隻能來軟的啦。
“不行,一定要去看。”關羽執著著。
“我真的沒事啊。”修無奈地向張飛飄眼色,快救救我啊。“對啦,二哥,其實那個大石頭,”張飛抓抓腦袋飛快地編著理由,“其實,其實是空心的啦,我輕輕一推就推開瞭,大哥真的沒受傷,要不他肯定掛瞭,哪裡還能說話?”
好瞎!誰會信啊?
“真的嗎?”真是服瞭,關羽還真信啊。
修隻好趕快點頭,“是真的,我隻是嚇暈瞭。”
“太好瞭,大哥。”關羽欣喜得熱淚盈眶。
“是啊是啊,二弟,可不可以放我下來瞭?”“哦,”關羽把大哥放回地面,伸手連連摸著修的後背和胳膊,“真的沒事耶,太好瞭!大哥。”
修尷尬得直縮,張飛又來解圍,“大哥,二哥,我們可不可以把剛才的誓言再說一遍啊?”
“為什麼?”關羽疑惑。
“我想把那句同年同月同日死拿掉。”
“不行。”關羽斬釘截鐵。
“拿掉沒關系啦。”修趕緊幫腔,改掉誓詞起碼可以少死一個。
“不行。”關羽的執著勁又上來瞭,炯炯有神地掃視得大哥和三弟都低下頭去,他豪氣幹雲地拍著大哥三弟的臂膀大聲說:“來,我們把剩下的誓言說完。”

東漢書院新生報到

“同學們,大傢安靜!今天老師要給大傢介紹三位轉學生。”
關、修、張三人出現在教室門口,關羽、張飛氣勢昂昂大踏步走進教室,修卻怎麼也擺脫不瞭懊惱的心情——他完全沒想到留下來扮劉備的後果,居然是要學著校服背著書包去上學。
聽張飛說,銀時空實行二院制學校教育,初級院相當於鐵時空的國小國中,高級院則相當於高中大學直至研修班。
所有學校的校長都是當地最有錢有勢的傢族長,他們在自己的學校中培養勢力,產生未來的智囊和武將,並以學校為中心,擁有著延伸到各行各業的校產,甚至包括軍隊,實際上各區校盟的總校長就是該區的最高行政長官,全國十幾個區校盟共同效忠一個總盟主,即全校盟盟主。
全校盟盟主學校東漢書院便是全國地位最高的貴族學院,在其中讀書的都是真正的貴族子弟,像張飛這樣的有錢人傢,如果不是和劉備拜瞭把子,沾瞭劉備皇族血液的光,是根本進不瞭東漢書院的。同樣,窮酸的劉備縱然有高貴的血統,支付不起東漢書院高昂的學費也是枉然。
此外,如果想在全校盟擔任高職,沒有東漢書院或者是各區校盟總校畢業的學歷,是絕無可能的。
修可無心去管銀時空奇怪的架構,雖然東漢書院是高級院,但是仍然要穿統一的校服,從來沒有穿過校服的修,連走路都覺得很別扭。要是被鐵時空的歌迷們看到他們的偶像――搖滾天團最酷的團長兼主音吉它手修現在的服裝和發型,不知道會笑死還是會氣死?反正ACHORD一定會笑死。修好像看到瞭夏天他們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更加後悔帶大東他們做這次時空旅行瞭。
“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吧。”老師笑瞇瞇地看著三位帥哥在講臺邊一字排開。
“我姓張名飛,字翼德。大傢好!”張飛聲音洪亮。
“我姓關名羽,字雲長。請多多指教!”關羽禮貌地打著招呼。
仍然神遊天外的修信口跟著他們的句型說,“我姓呼延覺羅名修…”
“咳咳咳…”張飛趕緊咳嗽打暗號。
修反應過來,趕忙掩飾,“字玄德,號劉備,大傢可以叫我劉備。”
臺下的同學開始議論紛紛,特別是女生。
“哇,關羽好帥,和趙雲有得一拼耶。”
“張飛好高好壯,真威猛。”
“劉備好小巧,長得也好秀氣哦。”
“聽說劉備是中山靖王的後人,還是盟主少帝的遠房表叔,真正的貴族耶。”
“對哦,斯斯文文的真是貴族氣質耶,這麼一說,關羽和張飛一左一右的好像保鏢哦。”
在眾人的八卦中,關羽看見瞭貂嬋,臉瞬間變得通紅。修嚇瞭一跳,書上說關二爺是個紅臉,原來是這樣來的。不知道張飛的黑臉要在什麼情況下出現,臉很黑不是臉很臭的意思嗎?
三人落座,老師宣佈要進行抽考。看到同學們緊張害怕的樣子,修也開始緊張瞭,雖然修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鐵時空異能學院,但是他們的文化課都是用壓縮術在最初的兩年完成的,十幾年前學的東西不知道還剩下多少?再說總不能用大學的方程去解高中的式子吧!也不知道銀時空的程度如何?看他們用Siman來藏武器,通話時還可以顯示對方影像,科技根本就很發達。也許我根本跟不上,呼延覺羅修好孬是鐵時空首席戰鬥團團長,給同學笑比來上學還要丟臉耶。
修還在胡思亂想,老師已經宣佈瞭今天的考題,考的是“人人聞風喪膽的九九乘法表”。
不會吧,這是國小的內容欸,莫非銀時空的九九乘法表非鐵時空的九九乘法表嗎?
老師開始提問瞭,“蔣幹,二一…”
“得八。”
“錯,抄一百遍。”
“夏侯淵,五二。”
“十四。”
“錯,抄兩百遍。”
修更加迷惑瞭。
“劉備。”
修繼續神遊,不,也許是對“劉備”這個名字繼續忽視,全無反應。
“劉備!”“劉備!”老師在抓狂邊緣,這麼文弱的男孩我是不舍得罵啦,但是你不要挑戰老師的愛心好不好?!
“呼”,一個東西砸過來正中修的後腦勺,是張飛。修猛的反應過來,趕緊站起來,“有。”
老師的臉色緩和下來,轉學第一天就要測這麼難的內容,這孩子可能是嚇到瞭吧!要知道我們東漢書院可是貴族學校,程度不是一般學校可比的耶。
老師軟聲道:“不會沒關系啦,老師隻是想知道一下你的程度而已。”可別再嚇著這孩子。“第一題,三七。”
不管啦,隻能按鐵時空的答案來說瞭,“21。”
老師驚訝瞭,是蒙對的嗎?再出一題,“二八。”
“16。”難道是對的嗎?修也很驚訝。
接下來的幾題修輕松應對,全班的同學炸開瞭鍋,活瞭十幾年,他們終於見到瞭天才,這下可以向別班炫耀瞭。
關羽崇拜地看著自傢大哥,“大哥真瞭不起!”
張飛洋洋得意地環顧四周,享受著同學們的尖叫和驚嘆,好像他自己也會九九乘法表一樣。
修茫然地面對自己在銀時空意外得到的崇拜,天知道那位開發出Siman的天才,是怎麼在這白癡的教育下產生的呢?
午間休息,東漢書院天臺。
“大哥,你真是太聰明瞭。”關羽由衷贊嘆!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這麼聰明。”修說的是心裡話。
“大哥,我們不陪你吃飯瞭,我和二哥正在減少對食物的需求。”
“哦,為什麼?”修想不到這兩個人高馬大的漢子可以不吃午飯。
“因為真正的高手可以練到完全不吃東西。”
這樣也行啊?銀時空還真猛!“你們都是從小就練武嗎?”
“對啊,現在是亂世,我們從小的夢想就是練好武功,幫助好人,打敗壞人。”關羽說起夢想來頭上好像有光環耶。
“我的夢想是有一天要當當大哥。”張飛一臉憧憬。
“啪”,張飛頭上挨瞭一下,關二哥嚴肅地說:“在大哥面前說什麼當大哥?!”
“說說都不可以啊?”張飛扁扁嘴——沒辦法,誰讓他從小和關羽一起長大,一起打架到大,性格雖然完全不一樣,但就是沒辦法不聽關羽的。
“唔,所以你們這個時…時代會武的人很多嗎?”修差點漏嘴說出“時空”二字,但硬說成“時代”也夠勉強的,好在木頭關羽不是很註意細節,“是啊,好多女孩子也會武功。”
“那我不等於是麻瓜嗎?”修心想,銀時空的武功和鐵時空的異能真的很不一樣,他們身體強健,動作靈敏,自己的身體素質並不差,可是完全不能和這些武人比,簡直就是銀時空的麻瓜。
“什麼是麻瓜,大哥?”
我有說出聲嗎?修一驚,在銀時空的兩天裡,修大師不停地用一個謊言去掩蓋另一個謊言,正因為本性太誠實瞭,更加容易不停地說漏嘴,真的好累啊!可是再累也得先解釋啊,“麻瓜是我傢鄉的土話,就是不會武功的人。”
“哦,就是菜鳥啊。”張飛給出瞭正解。
菜鳥…聽起來好遜啊!
“大哥,沒關系。”關羽用力地摟住修的肩膀,“我和三弟會保護你的。”
“對啊。不是吹牛,我和二哥聯手的話,打遍天下無敵手呢!”張飛對自己挑起大拇哥。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張飛的自我陶醉被一個彬彬有禮的聲音打斷瞭。

最夯bl小說腐文網的小編給大家分享臺劇《終極3國》同人文第1篇就先到這裏啦,歡迎繼續關註的我的更新哦!有想法的小夥伴可以去看看劇,很可愛,也很搞笑,也很熱血!

文章來源:陽光的天蔚藍小,如有任何侵權請聯系刪除
b站uid:27883076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