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8篇-上床不代表愛

胸口被某種東西淹沒了,我不得不伸出手把Ban緊緊抱住。我不知道Ban是不是真的像說的那樣想,有可能只是為了安撫我,又或者只是為了哄我利用我,但就算是Ban騙我,也算是費盡心思騙我了,“下令吧,要我做什麽。”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6篇-妳現在真是不放棄任何壹個機會啊!

“我用我的生命起誓,我不會那樣做。”我堅定地說道,“不會有什麽隱瞞,從現在起,我所說的事情都是事實。我現在想讓妳跟我待在壹起,不要去別的地方,直到聽完……可以嗎?”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5篇-妳現在真是不放棄任何壹個機會啊!

“消失的無影無蹤?那是因為妳真的死翹翹了!”我拉著他的胳膊,讓他跟著我走。他開始壹陣陣地幹咳,從昨晚開始,他咳得越來越嚴重,我必須盡快帶他去洗澡,然後讓他休息。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1篇-這麽主動的親上,難道就不發生點兒什麽嗎?

“香氣都飄到臥室了!”說完之後,他沒有去聞雞蛋,反而低頭在我脖子上嗅了嗅。我感覺我整條胳膊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八章-表白,互撩,來看KK夫夫談戀愛

“醫生。”Taen用手撐著下巴問,“妳不太經常笑呢。”
我轉過視線看著Taen壹會兒,“我認識的人消失了兩個,被歹徒潛入家裏襲擊了兩次,換做誰估計也都笑不出來吧。”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六章-就是妳是Gay(同性戀)的事啊

“沒見妳騎過摩托車。”而且我也不覺得所見的這道疤痕是交通事故留下的。
“前天我有騎。”Taen看起來還是很平靜,眼神沒有驚詫或迷茫,“話說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讓我怎麽稱呼醫生妳呢?”他著急的換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