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ItRight中文版BL文-愛來了別錯過第18章-不會的,隻要有你在,我幹嘛還去找別人

MakeItRight中文版BL文-愛來了別錯過第18章-不會的,隻要有你在,我幹嘛還去找別人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純愛小說泰劇MakeItRight小說中文版,愛來了別錯同名小說分享推薦第18章,有妳了,我就不會去找其他人了,這情話不是很棒嗎,可是,fuse感覺跟女朋友分手!

Keep me warm

不過看起來這小子還是值得信任的…在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裡,他隻是不停拋擲著手裡的儀杖,有板有眼地示范給我看,不得不說他教得的確淺顯易懂。難得看到他這麼嚴肅認真的樣子,真的跟之前那種吊兒郎當玩世不恭完全不同。有時候看得恍惚居然忘瞭跟上他的節奏(所以他也時常停下來讓我吃點小零食稍作休息,一切都很太平,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害怕)。
“手還有勁嗎,學長?”
“應該可以。”我應聲答道,跺瞭一下腳,兩手奮力一拋。我覺得自己已經做到極致瞭,看瞭一眼Rottung,沒想到他居然能熟練地轉動儀杖,就像直升機轉動的螺旋槳那樣。天哪,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你是怎麼做到轉得那麼快的,隻能不停練習嗎?”
“要練啊,熟能生巧,不過走步的時候就不需要這麼快瞭,手會受不瞭。”
“噢……”還真的欸,我現在手特別酸。別看隻是一根小小的儀杖,一拿才知道原來這麼重。而且又很長,每次拋過頭頂的時候都要穩穩地接住。小學的時候拿來玩過,現在才發覺原來真的沒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去他媽的,我要罵臟話瞭。我停瞭下來,癱坐在地上。接近六點的天空開始泛出一層淡紫色,涼風越過草坪向我們吹來,真舒服。Rottung也不拋瞭,他最後一次完美地接住瞭儀杖(反正我是看瞭很多遍都沒掌握要領),然後就在我身邊坐瞭下來。
“累瞭嗎學長,那就坐下休息會兒。”其實我也沒有很累,倒是這小孩……又是拋擲,又是跑跳,該累的是他才對。看他都出瞭一身的汗瞭。“我還好,你看你,一直練到現在,全都是汗。”
“不累不累,我可以陪您練到半夜都沒問題。”我怎麼有種士可殺不可辱的感覺,這傢夥看到男的就想親近,我算是瞭解瞭。
“別瞭,我得趕緊回傢…”我還跟Tee約好瞭一起吃晚飯呢,也不知道現在他還在等我不?說起來我到現在還沒看過手機呢…我趕緊拿起手機,一小時前就有信息發過來瞭。
From Tee‘我也剛好有些事,等結束瞭我過去找你。’額,你什麼時候結束啊,都六點瞭還沒見到你人。我猶豫地想著該不該給他回個電話,還是先別去打擾他瞭,繼續安靜地坐著拍打叮上來的蚊子。Rottung突然說話打斷瞭我的思緒。“喲,學長您在跟誰聊天呢!女(男)朋友?”額,我看起來像是在跟女(男)朋友聊天嗎,不過他剛才說什麼來著?他是不是也已經知道我是個有女朋友的人?所以才沒有上次那麼放肆的行為?“你是不是知道我已經有女朋友瞭?”
“啊!!!您真的有女朋友啦!?”他眼睛瞪得就像看到金子或者一沓沓鈔票掉下來似的,難道剛才的口氣不是已經知道我有女朋友瞭麼!
“真的嗎,Fuse學長!是誰?在哪?能讓我看看嗎??”他把胳膊搭在我的肩上,趴過身子來看我的手機臥槽!!!!!!!!!!!!!!你這是在侵犯別人隱私啊,嚇得我趕緊按掉!不然要是被他看到Tee的名字那還得瞭,我都不敢想象。
“你個Rottung多管閑事!”我擰瞭一下他挺直的鼻梁,疼得他哇哇大叫(我一般都是暴打別人的頭,因為這傢夥鼻子長得太挺直瞭,我氣不過,恨不得擰斷瞭才好,嘿嘿)。
“動作可真快,我都沒看清是誰。”他一邊安撫著自己的鼻子,一邊呢喃抱怨。“你隻要知道我有女朋友就夠瞭。”你要是再敢對我毛手毛腳的……好吧,這句話我沒好意思說出口,連心裡默念起來都覺得怪怪的。
“等下,Fuse學長,你別動!”啥啥啥?Rottung的神情一下子嚴肅起來,嚇得我一動不敢動。“有奇怪的東西在你臉上,是樹葉麼?”欸?我皺瞭下眉毛,順著Rottung指著的方位摸瞭下,“不對,左邊一點…上面一點。你別那麼高啊,再下來點…再下來點。”到底在哪兒啊,我都摸瞭一遍瞭再摸下去都要長瘡瞭!
“在哪啊,我看不到。”
“欸,你過來。”他有點厭煩瞭,直接上手幫我弄掉臉上的怪物(哦,真的是片樹葉),這不就結瞭嗎,還害我瞎摸瞭老半天。“Fuse學長……”怎麼突然叫得這麼正經,還不坐回去。
我盯著那雙明亮的巧克力色的瞳孔,正向我慢慢靠近而來,原本還停留在臉頰上的手也慢慢移到至下巴。“幹、幹嘛!”我驚呼,趕緊撤退一步,好久不見的那種浪蕩的眼神就像要把我整個人吸收過去一樣,好險啊。
“學長為什麼長得這麼可愛呢,好羨慕你的女(男)朋友哦…”又來瞭!!!!!!我連忙躲開那隻摸上我嘴唇的手,他還不依不饒,嘴角露出狡黠的微笑,露出好看的虎牙,說些沒羞沒臊的話。
“我真是對學長您的嘴唇沒有一點免疫力啊,每次看到都讓我忍不瞭,如果搶瞭別人的男朋友是不是不太好呀,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別人說…哈哈…”天知道他小小年紀究竟是從哪裡學的這一招,滿頭大汗的那張臉緊緊地盯著我,讓我也不得不回望著那對眼睛…我努力安慰自己,他已經知道我有女朋友瞭至少不會亂來瞭,可是看這架勢,我又分不清他到底是在耍我還是認真的。等我反應過來,那張臉已經又離我更近一尺瞭…………我已經能感受到他熱乎乎的鼻息。
“嗯哼。”我如夢中初醒!!!!!!(好險,差點就陷進去瞭!!)猛一回頭,卻看見Tee和Nine雙手交叉在胸口,正盯著我們看。
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啊,我張大嘴巴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就這樣和Tee對視著…誰快來告訴我,他們剛才什麼也沒有看見!沒有看見是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們是清白的啊!!我要怎麼解釋才好啊!!!
“哎呀,Tee學長,薩瓦迪卡拉佈。”你居然還有臉皮跟他打招呼,我也是服你!Tee隻是應瞭一聲,向這個頑劣小孩略微點瞭點頭。
“Nine學長,您怎麼又來啦。”這句話的口氣明顯帶點侍寵若嬌的意味。
“切,我愛來就來,還要你管。”Nine的語氣也是著實震驚到瞭我,這傢夥也是不知道哪根神經搭錯瞭,那臉色就像死瞭狗一樣,呃……他傢那條金毛叫洛基還是啥來著,難道真的死瞭??啊呸呸!好端端的我幹嘛非得詛咒他傢的狗啊,這樣不好不好…“哦,我問下不行啊,什麼臉色嘛,小心老得快。”“那也不關你的事,給我閉嘴。”
“你腳怎樣,還疼嗎?”Rottung顧自己說下去,根本沒有在意我們這位最難伺候的拉拉隊主教練的那些話。看著Rottung朝Nine的膝蓋張望,我便順勢看過去,居然看到那上面有一道大紅口子,介四啥情況!?“不疼啦,你好煩,別問瞭!”哼,這兩人絕對有something wrong,不然Nine不會這種脾氣,他眉頭皺得程度告訴我絕對有事。真是搞不懂瞭,憑我現在對Rottung這小子的瞭解,他對Nine的事情也太過關心瞭,我這位朋友想必也是被這小子纏上瞭。我看他倆打情罵俏瞭一會兒,然後這事就算這麼過瞭,因為Tee還一言不發地站在我背後,“去吃飯吧,你餓瞭嗎?”讓我先來個溫柔地試探。盡管贏得瞭他的一個回眼,那是那眼神冰冷的就像北極終年不化的冰塊,令我不寒而栗。還不都是剛才那檔子荒謬的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個混小子凈陷我於不仁不義之中!
“嗯,走吧。”
“嗯…Tee…剛才……”
“Nine,Rottung,要一起去吃飯嗎?”
“Tee…”我輕輕拉瞭拉他的手臂,希望他能回過身來好好跟我說會兒話。“我們剛好要去吃飯呢。”他總算願意轉過來,但他隻是越過我走去找那兩人而已。可是我話還沒說完呢,於是追上去抓他的肩膀,他居然抖掉瞭我的手!連個正眼都沒瞧!我抓抓頭皮,這下真的無計可施瞭,隻能眼睜睜看著他離開去取書包。
欸,怎麼辦…算瞭,隻能另擇良時方好解釋瞭。等我們取瞭書包離開學校天都黑瞭,氣溫也開始下降,我不禁打瞭個寒顫,在涼風中抱瞭抱自己的手臂。街頭小巷,每傢店面都打亮瞭招牌,路上車輛川流不息,無不彰顯著大城市的繁華和熱鬧。我們沿著馬路牙子慢悠悠地走著,時不時與下瞭班匆匆回傢的行人擦身而過。這些放學後的景象都讓我熟悉無比。不一會兒我們就來到瞭這一帶很熱鬧的購物街,但我們的目標卻在另一邊——一傢烤鴨店,從初一開始我就時常來這裡吃,至今都還沒吃厭。
嘻嘻,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吃(不然這傢店也不會一開就開瞭105年,三代真傳!)。
“Nine學長,您餓瞭嗎?要不要我來背你,就您這速度走下去等會兒都沒吃的瞭。”背後又想起瞭Rootung這傢夥的聲音,我為什麼說‘又’呢,因為從我們離開學校的這五分鐘裡他已經嘰嘰喳喳不下八百回瞭,我都快要克制不住自己想打爆他腦殼的怒火瞭。看Nine走路的姿勢,傷口還是疼得蠻厲害的。“就是啊,你疼不疼啊,等會兒吃完送你去醫院看看,就在前面不遠。”這麼暖男標準式的問候,除瞭一人之外還會有誰。Tee轉身向身後的人問到,還在學校的時候Tee就不止一次建議Nine來校門口這傢醫院檢查傷口瞭,但是Nine嘴皮硬,非得撐到現在……
“不太疼瞭,我回傢自己處理就行。”
呵呵,你看看自己的樣子,還好意思逞強!可是看他執意如此,我便也不再說什麼。“你被什麼東西撞瞭嗎,傍晚看你的時候不是好好的嗎?”擦!我是哪裡說的不對麼,我已經盡可能突出擔心的語氣瞭啊,為什麼Nine這傢夥還來敲我的腦瓜子,好痛!有沒有良心啊你!!!!!!!“我大中午的時候就跌傷瞭,你算什麼朋友啊,一點都不關心別人。”
這前半句為什麼是看著Rottung說的,而且這小子還擠眉亂眼,你們這倆傢夥是要搞事情呀!我皺著眉頭,上下打量這倆,心裡不禁納悶到,他倆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熟絡的?管他的……店裡飄出的烤鴨味兒開始吸引我的註意,還是美食比較重要,嘻嘻。我們一進去,發現一路都沒座兒瞭,小小的桌子有的還擠瞭五個人(除瞭上班族,還有學生,還有修道院一些女生也在),沒關系,二樓還有座位。我們踩著老舊的扶梯上瞭樓,果然樓上人就少瞭(還有三張桌子),我們跟著Rottung坐到最中間的那張。他的確會選座位,空調的力度和風向都是剛剛好,很舒服。
“要一份鴨排蓋飯,一份蝦餃…飲料就來一杯菊花茶吧,你們呢,要吃什麼趕緊點,不然一會兒人更多瞭。”呃,你一個人能吃的掉兩份嗎Tee,至於餓成這樣嗎,還是你胃口本來就這麼大…欸,身材還能保持得這麼好,一點都不顯胖。手臂是手臂,大腿是大腿,肚子上也隻有肌肉,你特麼到底把肥肉藏哪兒去瞭!“一份叉燒面,再一杯冰水。”我告訴服務員,他飛快地在紙上記錄下來,然後微笑地等待著其他人,“你是真餓瞭,點這麼多。”
我試探性地問瞭問Tee,聲音壓得很低很低,另外兩個人正埋頭研究菜單。
“嗯,餓……”你看看他這回答,什麼態度嘛。心累,我嘆瞭口氣。看著那邊Rottung和Nine歡聲笑語互相打鬧的樣子,我真想拍案而起縫住他們的嘴巴,凈給我添麻煩!“你剛才傍晚幹什麼去瞭,在做作業嗎?”
“不是,幫朋友解答一些問題而已。”看Tee的臉色平復瞭不少,手裡一直把玩著那隻茶杯(好玩嗎??),最要命的是他還是不願正臉瞧我。“還說我愛使性子,你嘞,搞得比我還嚴重。”我把語氣放得撒嬌些,他應該能聽出來我不喜歡他這樣。怎麼會有這種人,斷章取義不說,還不願聽人解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Rottung隻是幫我弄掉臉上的樹葉,然後你們不偏不倚地就出現瞭。”
“你們臉都貼一起瞭。”嚇,這可讓我作何回答。“那是他在耍我罷瞭,根本沒有要當真的意思啊。”雖然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耍我,我現在隻知道千萬不能讓眼前這個人誤會什麼。我把椅子拉近,直到我們大腿相碰那種距離,Tee靠著墻坐當然沒有辦法躲避。我摩挲著對方的大腿,並且睜大眼睛無辜地盯著他看。
我壓低聲音,近乎耳語地跟他交流,一方面也是怕邊上吵得火熱的這對聽到什麼,“怎麼啦,你是擔心我和他會做什麼麼?”
“不知道,誰看見你們那種樣子,都會瞎想的。”
喲喲,聽起來怪委屈的,就像剛剛被教訓瞭一頓的小孩。我情不自禁揚起瞭嘴角,我們傢Tee真是怎麼看怎麼惹人愛呀。
“你不相信我?”我伸手去握緊他正來回摩擦著自己膝蓋的那隻手,他疑惑地看著我,我當然用一個特別真誠的微笑回應他啦,“相信我,我幹嘛要騙你的。”
“……………………”
“我要是真想做什麼,還不如回來找你呢,是不是啦?”聽瞭我這麼肉麻的話,他才終於露出一點笑容,然後又馬上收起笑容轉向一邊。但是那隻手還是乖乖地被我拽著。我偷瞄到他的側臉漲的紅紅的,嘿嘿,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啦,嘿嘿嘿。
服務員端來瞭Tee的那盤鴨排蓋飯還有看起來像是Rottung點的超大份量的豬腳飯外加一大份烤鴨,天哪,這小子食量跟Tee可有得一拼,這些食物夠我們大傢夥兒一起吃瞭。
因為別的食物還沒上來,我們就吃這些是不是也行?(居然還能加大分量點,為什麼不早說)。當然最終我們各自的食物都上桌瞭,而且看上去我的東西最少,這幫傢夥怎麼這麼能吃!
“嗯,這盤是Tee的,那麼這個是誰的呢,叉燒面…Fuse,是你的嗎?”這個小孩熱心地幫大傢分配食物,但是看起來好像有點頭疼,我正往杯子裡倒冰水,“嗯,我的,拿來。”
“這個是Nine學長您的吧,你自己拿還是我拿給您?”Rottung坐在最外面,指著那盤蝦餃對著腿傷的Nine擠眉弄眼。
這小子真是欠揍,在這麼囂張下去總有一天會被人擰斷脖子的,如果Nine是第一個的話,我就是第二個。Nine嘆瞭口氣,搖搖頭(看起來是口幹瞭,我看他們吵嘴到現在,我都替他們感受到累),他艱難起身打算自己拿。但是卻被Rottung推瞭回來,“槽,我開玩笑噠!您也太開不起玩笑瞭吧,給您。”
他把蝦餃放到Nine面前,接著把我剛倒好的冰水也拿瞭過去給他,“還有這個,您請慢用。”
“謝謝,但是以後不用瞭。”呵,排練都結束瞭,你怎麼還是這副官腔,入戲太深瞭。
“我這不是在做善事嗎。”Rottung又開始裝瘋賣傻,“Fuse學長,Tee學長,你們看呀,Nine學長對人傢好狠心,就知道欺負我這個小孩子,我長得帥是我的錯嗎。”啊呸,見過婊臉的,沒見過這麼婊臉的,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信不信我一瓢醬油潑你臉上。
“是呀,你怎麼能對學弟這麼說,是不是太兇瞭點。”
Tee笑瞇兮兮地說道,然後舀瞭一大勺飯送進嘴裡,看起來也隻是隨便一說。嗯…我也要收拾收拾心情專心對付我的大塊叉燒啦。哈哈哈,真香,肉質鮮美讓人欲罷不能。“對這傢夥再兇都不為過。”
“Nine學長!!你說我幹嘛,要不是看你腿受傷瞭,我早就一腳踢過去瞭。”我猜他們已經在飯桌底下開戰瞭,這對真是怎麼看怎麼奇怪。
“我還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這麼要好瞭呢。”我咬瞭一口鴨肉,然後用筷頭指瞭指他倆,沒想到他們的反應居然這麼激烈。
“誰跟誰要好啊!!才不是那樣呢學長!!”我和Tee差點沒笑噴出來,難得看到他們這麼默契地矢口否認,說完還互不服氣地瞪瞭一眼,哈哈哈,可樂死我瞭。飯桌上你來我往嘴仗打得不亦樂乎,可不都拜Rottung這小子所賜,一直在逗樂子,牛皮吹得一陣一陣的。還說到去年那場聖誕文藝匯演的事,現場勁爆到自己連連和臺下的觀眾互動,然後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體型巨大的娘娘腔,一招咸豬手插進瞭自己的褲子裡,嚇得自己驚聲尖叫。觀眾還以為是興致所致,氣氛更加高漲瞭!但是The show must go on,所以隻好任由那隻咸豬手做作。
哈哈哈,我和Tee笑得眼淚都飆出來,旁桌的顧客肯定很奇怪地看著我們。至於Nine也忍不住時常抽動嘴角(要笑就笑嘛,扭扭捏捏的算什麼大丈夫)。
現在Rottung又講到去年學校臨放假前,那些低年級的小孩來學校操場踢球,一踢就踢到大半夜,聲音很吵,丟瞭滿地垃圾也不清理。
然後重點來瞭,踢球的孩子不小心把音樂教室的彩燈打碎瞭,那天剛好Rottung他們在裡面練習,於是就打算裝鬼捉弄他們,那些小孩都嚇得屁滾尿流逃回傢找媽媽瞭(也真是可憐)。
“那場面真是笑死人啊,特別是當Gunt掐掉操場燈光,然後用手電筒照自己臉的時候,哈哈哈哈!!隻見那些小孩大叫一聲有鬼呀,然後四處逃串,我看有些人肝膽都嚇裂瞭!哈哈哈,我們四個人都笑得捂著肚子攤在地板上為止,哈哈哈哈。”他笑出瞭眼淚來,還把桌子拍得啪啪響,碗裡的湯汁都要晃出來瞭!Nine也終於忍不住瞭,夾起一塊豬腳趁著Rottung哈哈大笑的時候塞進瞭他的嘴裡,可憐的Rottung一下嗆瞭出來……可是……你也別朝我嗆啊,你對面坐的可是我啊,“喂,啊呀!你居然敢吐我!!”他趕緊捂住嘴巴,我分明還聽到瞭他幸災樂禍的笑聲。
“你就笑吧你,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哭。”這下倒是把Nine樂笑瞭,不過Rottung也不在意。
“給!這個可好吃瞭,Fuse學長您嘗嘗。”說完,他夾瞭一點豬腳蘸瞭蘸醬,就放到我盤子裡。
“真的很好吃,為瞭讓你吃到滿足,我還特地夾瞭塊大的給你呢。”我扒拉著那塊肉,撕成小塊的吃。嗯,好吃。我怎麼能固步自封,隻把眼光鎖定在自己那盤食物裡呢?都不知道原來別人傢的食物才是最好吃的!那甜甜的蘸醬,帶著辣辣的刺激感,讓我舌尖上每個味蕾都激動地跳躍起來。正當我享受著食物帶給我的美妙滋味時,忽然背部感受到某種力量,我向旁邊瞥瞭一眼,卻看到Tee那對尖銳的雙目正凝視著我。這是幹什麼?
“這個挺好吃的,吶。”他麻溜地分瞭塊鴨排給我,你筷子倒是用得非常嫻熟。不對不對,我要說的是你幹嘛給我這麼多,我連自己的蝦餃還吃不完,“還有這個,這傢的肉肥而不膩,口感正好。”
你確定不是在撒嬌嗎????嘿嘿嘿,我記得我曾經說過,這傢夥就是個大醋王,眼裡容不下一個情敵,“這個裡面有很多蝦肉,給你……”
“夠瞭Tee,我這馬上就變成一碗肉類大雜燴瞭!你快吃吧。”
我趁機給他夾瞭點豬肉回去(我還貼心地蘸瞭醬哦),可是他一點都不關心自己的食物,還在契而不舍地給我夾大蝦餃過來,“這個餃子也很好吃。”呃,你難道沒看到我也點瞭嗎,幹嘛還夾給我?有時候真是搞不懂這傢夥。但也好,那我就都把它們吃完,這件事上我Fuse是不會認輸的!我們就這樣一刻不停地給對方夾食物(當然偶爾自己也會吃一點啦),直到現在幾乎都吃飽瞭,連最後一杯水都喝不下去瞭。可是另一對的狀況卻與我們截然不同。
他們幾乎全程都是搶著吃完的,邊搶邊互相捉弄。最後不得不抱著自己的盤子背對背躲著吃,這才安然大吉。呵呵,還是你們會玩。
手表時針慢慢向數字8靠攏,我們在花費瞭近一百塊的情況下走出瞭那傢烤鴨店(好吧,對於四個人來說也不是很貴啦,況且還這麼大份量)。AA制分找零的時候耽誤瞭很長時間(你們試試這麼多人計算找零有多麻煩)
Rottung和Nine坐BTS先走瞭,他們傢順路,隻是Rottung更近點,Nine到時候還得轉車(你倆在路上可千萬消停點,真是沒少讓人操心)。
我和Tee本來也是要坐BTS的,但……實在是懶得進站,幹脆等著出租車自己開過來好瞭,哈……五分鐘……十分鐘……現在已經十五分鐘瞭!我們還在等!眼看著前面十字路口的出租車半天開不過來,我心裡那個又氣又急,該死的曼谷,該死的紅燈!
“你說我們打車回去的話,四十塊錢夠不夠?”我問Tee,他剛剛和朋友打完電話,這傢夥就是事兒多。他揚瞭下眉毛,然後順著我的視線朝那邊集結的小汽車看去。街邊汽笛聲韓文歌聲很混雜,Tee不得不提高聲響回答我。
“隻能開到你傢吧。”他這樣說,也是,他傢比我傢遠(但也沒遠多少,都在Sukumvit區),看來車費不夠瞭。
“那怎麼辦。”這周我可沒有閑錢啦,我抓抓自己稀少的頭發,突然瞟到一輛剛好開來的藍色公交車,“對瞭!坐公交,這輛車是去你傢的吧?”Tee被我猛拍瞭一下後背,然後也註意到瞭那輛公交車,“坐摩托車還要再花2塊錢。”
“那就就這麼定瞭!”我們手忙腳亂地跑向站臺,生怕車子下一秒就會開走。萬幸最後我們還是在大媽大嬸的推擠下順利上瞭公交車。隻是我有點懷疑我們是否還能四肢完好地回到傢裡。車內空間本就狹小,體熱很難發散出去,幸好現在是涼季,不然我真擔心那些小學生會不會窒息昏厥過去。
“人好多啊。”看來Tee也是這麼覺得,他說完長籲瞭口氣。
“怎樣,下車嗎?”哇擦,就在我說完這句話的當兒,車子就哐嚓一下發動瞭,剛才你咋不開你開為啥偏偏這個時候開,擺明就是跟我過不去。
“來不及瞭,嘿嘿嘿。”Tee笑瞭起來,我有些愣瞭愣,因為從傍晚到現在他都沒怎麼開心過,難道現在心情突然變好瞭?他笑瞭一會兒,然後開始付車錢。
“笑得這麼開心,不生氣嘍?”
“你想什麼呢。”他又一下子板起臉來,你消氣就消得幹凈點,這是要鬧哪樣啊。
“不生氣瞭,是吧,耶!”我承認自己幼稚透瞭,但是為瞭讓Tee看在我這麼可愛的份上原諒我,我就豁出去瞭。不過這一招好像並沒什麼卵用,他臉色依舊嚴肅。他裝作看著窗外,嘴裡輕輕說道:“我也不知道……”你腦子好的吧,什麼回答!!
“喂,我不是那種擅長撒嬌的人,但是我該撒嬌該示弱都做瞭,你還是不相信我。”我扭過頭來,不去理Tee,這一轉空調剛好當面吹瞭過來,好涼快。
“我開玩笑的啦,我已經不生氣瞭,我肯定相信你的啊。”他一下子轉換成討好的語氣,身體向我靠瞭過來,他寬闊的胸膛幾乎覆蓋瞭我整個背部。
當我的耳背觸碰到他那挺拔的鼻梁時,我覺得整個臉部周圍的毛孔都一下子緊張起來。這傢夥!
“Rottung看起來也蠻可愛的,你難道不喜歡?”我被這句話問得一下子蒙瞭蔽,“不啊。”他這問得不是明顯討打嗎,我是那種水性楊花的男人麼。雖然說Rottung人還不錯,長得也行,皮膚好,身材高,唱歌還那麼厲害,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為他瘋狂。就算平時有些頑皮淘氣(其實也不算什麼缺點,這樣的人相處起來才比較好玩),不過看他今天這麼擔心Nine的傷口,還有排練時專註的神情,我敢打賭這小子長大瞭肯定是一個撩妹高手。
隻是……我對他就像哥哥對弟弟那種想法而已。我可以發誓,對他沒有別的想法,而且也絕對不會有那麼一天。
光現在的日子就過得足夠令我頭疼的瞭,Jean的問題還沒有解決,而我還在私下裡跟Tee發展關系……這亂七八糟的一切,我不是沒有考慮過,我每天每夜都在苦惱這些事情,欸……我還不知道這種狀況要持續多久,徘徊在Tee和Jean之間,我真的找不到回答。
“你問這個幹嘛,我和他隻是兄弟。”
“那就好,萬一你要是喜歡上瞭他,我可真不知道要怎麼辦瞭。”
“………………”我沒說話,我們倆都沒說話。車廂裡充斥著到站提醒聲和乘客之間雜亂的聊天聲,不過我什麼都聽不進去,我滿腦子隻有來自自己心底的聲音,我輕輕挨到那張胸膛上。
“不會的,隻要有你在,我幹嘛還去找別人。”
“嘿。”傳來Tee得意的一聲叫喚,我輕笑起來,想問他原因,“你別這麼說……我,會不好意思。”透過車窗玻璃的反光,我看到Tee臉上的笑意,光線雖然昏暗,可在我看來那張笑臉卻無比明媚。我對著車窗回笑,希望他也可以註意到。
“Tee。”
“嗯。”我默默地把頭埋得更深,“就這樣讓我靠會兒。”
“………………”
“………………”
“我也是……就這樣抱著你久一會兒就好。”Tee伸出手輕輕環住我的腰,雖然沒有抱很緊,可我出乎意料地覺得特別有安全感。
也許我們這樣的姿勢看起來很Gay,不過在這節人擠人的車廂內並不會很顯眼。我緩和著自己的呼吸,一邊慢慢地握緊Tee的手。這樣的感覺,讓我隻想一直繼續下去。那麼多的人中,卻隻有Tee讓我真實地體會著何為溫暖。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推薦純愛小說泰劇MakeItRight小說中文第18篇到這裏了,gay不gay的不重要,不是嗎,只要幸福就好,泰語幸福得諧音詞是ความสุข 框宿!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 分享來源B站文集號:rl100673

上一篇:MakeItRight中文版BL文-愛來了別錯過第17章-我還能從這個小惡魔手裡逃脫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