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MakeItRight中文版BL文-愛來了別錯過第20章-Fuse的決定

MakeItRight中文版BL文-愛來了別錯過第6章-Fuse你個死小子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純愛小說泰劇MakeItRight小說中文版,愛來了別錯同名小說分享推薦第20章,Fuse可終於想好了,不然妳知道讓壹個喜歡妳的人跟妳的現任若無其事壹起回家是有多殘忍的事情嗎?雖然我沒體驗過,但我還是明白的!

Decision-Fuse的決定

前腳一踏入操場,嘈雜的人聲便迎面襲來。今天天氣不錯,太陽不大,多雲多風,別的就跟平時一樣瞭。唱校歌的還在排練唱校歌,負責鼓掌的學弟們則戴著七彩手套坐在看臺上練拍手,Mek學長和Nine就站在看臺前指揮。
後勤部的學長們扛著冰桶把飲料到處分發給學弟們(有的自己喝瞭……喲呵,我看到今天的飲料終於不再是白開水瞭,好像是紅糖水什麼的,真會享受啊你們)。
看臺另一邊,兩根儀杖靠著柱子放著,然後那個叫Rottung的傢夥……正躺直瞭身體閉眼睡著!臥槽,你的耳朵到底是怎麼長的,這麼吵的環境下也能睡著!我揮揮手,和Nine他們打招呼。
(當然,對那些打趣我和Jean的人,我就揮瞭幾下拳頭。你們這幫傢夥在學弟們面前也不註意下形象!)然後轉向看臺另一邊走去。那裡Rottung還渾然不知地躺著,嘿嘿嘿,馬上你就知道瞭!
我對Jean和Tee做瞭個‘噓’的手勢,他倆雖然一臉茫然,但還是點頭照做啥也沒問。我躡手躡腳走到那個躺著的傢夥身旁,然後用十萬分貝的音量沖他喊道:“醒啦!!!!!!!!!!!!!!!!!!!!!!!!!!!!!!!!!!!!!”
“槽!!!!!!!!!!”他一躍而起,眼睛猛地一睜,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看他捋著胸脯驚魂未定的樣子,真是活該啊!Tee和Jean看瞭也都跟著我笑瞭起來。
“學長啊,你幹嘛欺負人傢啦!”
“誰讓你偷懶的,你這睡姿分明就是在昭告天下想要被欺負嘛。”
“還不都是因為學長您啦,也不知道去哪瞭,這麼長時間不來,我都等得睡著瞭。”
他臉上還掛著困意,卻不忘把責任往我身上推。
你Fuse大爺自古以來臉皮就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他嗤之以鼻(不知道Rottung的後宮們要是知道我對她們主子這樣,會不會將我生吞活剝瞭?)
“那個,這位是?”Jean的聲音突然插進來,我回頭望瞭一眼她驚愕的表情,才忽然意識到,我還沒給她介紹呢。“哦,Jean,他叫Rottung,就是我跟你說過的練儀杖的那個高二小毛孩,他負責陪我練習。”我介紹算是介紹過瞭,但你們也別指望我會多麼禮貌,隻要能讓Jean看清我指的是誰就夠瞭,嘿嘿。
“這位是Jean,是……我女朋友。”我猶豫瞭一下,因為註意到剛才Tee看向我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詞突然讓我很不好意思開口。
“噢噢噢,終於見到真人啦,比傳說中的還可愛,你好你好!”他一骨碌起身,給瞭Jean一個很友好的微笑。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Jean露出迷煞萬人的笑容,她很擅長處理這種人際關系,我一點都不擔心……“說起來我還跟你念同級呢。”
“噢,你在國際學校上學吧,真瞭不起,人又漂亮,嘻嘻。”喂喂,差不多就行啦,收起你這副諂媚的嘴臉。我還沒來得及做出肢體反應,Tee已經替我先教訓瞭這個不懂禮數的小子。
“你小子收斂點,她男朋友還在呢。”呃,要是別人說這話我估計早就笑噴瞭,可偏偏這個人是Tee,我隻是覺得怪怪的,潛意識瞄瞭他一眼。而他正巧也看著我,一副想要問我怎麼瞭的表情。這會兒Tee看起來又變得很正常,我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也是哦,哈哈,對不住瞭Fuse學長。”喂喂,你幹嘛拜我,要折壽啦喂!
“沒事。”我幾乎快要匍匐到地上去接Rottung這個大禮,“欸,我們還是快點練習吧,一會兒天都黑瞭,今天還有點冷呢。”我打斷對話,把手裡的零食和飲料都一一放好,一邊還跟他們說想吃自己拿,結果那個厚臉皮的小子拿瞭星巴克就猛吸起來。呵呵,你還真是會挑啊。
今天我一定要好好鞏固一下昨天練習的成果,那個旋轉儀杖我可是練得相當順手。但當我拿著儀杖打算在胸前劃出一個‘8’字型的時候,居然覺得,這特麼哪裡是人能練的!還要一隻手轉圈,完瞭後揚過頭頂再來一圈,沃滴媽,手都要打結瞭!難不成我還要把手臂也折成8字型的嗎,我去你媽的破棒子!就當我跟儀杖勢不兩立僵持不下之際,另外兩人則坐在一旁的看臺上吃著零食談笑風生。
從我開始訓練起,他倆就聊得沒停過,一個小時瞭!雖然不知道你們在談論什麼,可是從你們的表情上我能看出,話題裡肯定有我。對我指指點點,嘻嘻哈哈。
有沒有搞錯,知不知道這是我近幾日來表現最好的樣子瞭!隻不過今天的動作真的是太難瞭啊!!還有你個死Rottung,今天也不知道出什麼神,教我的時候一直心不在焉的樣子。
“Fuse學長啊,當你舉過頭頂的時候手腕一定要收起來,劃出一個8,你那樣隻是個2,根本連不起來。手不能彎呀,你那樣不對,啊啊啊……OK,看我來一遍。”我也挺服他的,居然這麼有耐心。也不知道要是換做別人,他是不是還會這樣(連我都受不瞭自己瞭)。今天就讓我好好愛你一天吧,Rottung!
“啊,怎麼弄,今天我狀態不太好,抱歉啊。”我抬手抹瞭抹額頭的汗,媽的,風吹來還真是有些冷得受不瞭(你們可以去試試,挑個涼風習習的日子,頂著滿頭大汗吹著風,口裡還吸著冰水。)我緊盯著他拋儀仗時的姿勢,可惡,到底是怎麼轉的啊!這會兒我又瞄到Tee和Jean在偷笑瞭,啊啊啊啊,讀者們求你們別再看下去瞭!
“我可算知道瞭。”嗷,你知道啥?Rottung突然停下動作,拿儀杖指著我,帶著點仿佛看穿一切的語氣笑瞇兮兮地對我說,“就是因為這樣您才無法集中精神好好練習的!您總是看著女朋友!”哈??是麼……說話間,我又不自覺地朝那邊望瞭兩眼,要不是Rottung指出來,我還真沒意識到。隻不過,我的眼神更多的是停留在Tee那張笑臉上。我又看瞭一眼,他嘴裡正嚼著零食,卻還是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
“怎麼,怕女票被Tee學長搶走嗎?”
“槽,你說啥呢,什麼狗嘴!”哼,你就是皮癢討打!
“那我們換個方向,這樣你就不會分心瞭。”說著我們便挪瞭下位置,隻能看到一支男生樂隊,扛著各種樂器在訓練。這樣就沒什麼值得註意的地方瞭,更助於我集中精神好好練習(早就該這麼做瞭)。
“接下來,您可看好瞭,我隻演示一遍,您可別再轉頭看女票瞭。”記得我剛剛還說要愛你一天的,我現在能不能收回這句話。
“好瞭,別廢話瞭,開始吧。”
“嘿嘿嘿。”別笑,聽著煩!淡定啊Fuse,別被這種臭小子擾亂瞭心境。我做著深呼吸,冷靜地看著Rottung再做一邊轉‘8’字型的手勢。
我看著Rottung專註的動作,內心不禁暗想,這傢夥今天有點奇怪啊?他居然沒有跟往常一樣的戲弄我,比如強吻,比如誇我唇紅臉白,比如說我可愛,就連那些小動作都沒有瞭?也許大概可能是因為Jean在場吧……呃,貌似是從昨天開始他就這樣瞭。難道說這傢夥變心瞭,去追別人瞭?這對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
還是說,這傢夥打從一開始就是在玩我?欸呀,管他的。
至少像現在這樣的兄弟情是最適合我們的瞭: )正如Rottung預料的那樣,自從換瞭方位,我真的專心瞭不少(甚至連他們吹的是小號還是喇叭我都沒註意)。
之前那個轉‘8’字的動作現在練起來就跟剝香蕉一樣容易,就算轉出個八百八十八都不在話下,哦嚯嚯(偶爾自戀下哈)。
接下來練習轉儀杖就更簡單瞭,半小時我就練會瞭,連Rottung都對我超人的學習能力贊不絕口。
嘿嘿嘿,簡直小菜一碟嘛。之後Rottung就說今天先練到這兒,他憋尿憋瞭好一會兒瞭。背後同時傳來一陣鼓掌聲。
“Fuse真棒!!!!!”Jean的聲音,那張標準的美女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手也拍個不停,“很累吧,給你。”說著把那超大杯的咖啡遞給瞭我。
看呀,還剩這麼多,我早說瞭喝不完的。我接過來大口地吸瞭起來,“謝謝啊,哈哈,對瞭Jean你一會兒回去不?”我看天色不早,就順口問瞭一句。也不知道幾點瞭,一個女孩子傢傢長得又挺可愛,就這麼獨自回去肯定不太安全,現在的社會不安定因素太多瞭。
“要回瞭,剛剛我媽還給我打瞭電話。
好可惜啊才陪瞭你一會兒,可是能來看你訓練我就很滿足啦。”
“啊,是嗎,哈哈哈。”還沒來得及跟Jean說上幾句,一個高高的身影忽然從她背後冒瞭出來。
Tee笑得很燦爛,“你小子剛才還蠻帥的嘛。”他還豎起瞭大拇指,對我挑瞭下眉毛。媽的,這傢夥光動動眉毛都帥得不行,還讓別人怎麼活呀。
“什麼話,我一直都這麼帥。”不好意思這就是我平時說話的口氣,哇哈哈哈(狂妄自大怎麼瞭)。
“好好好,不跟你吵瞭。”Tee半路剎車,害我剩下的半口氣撒不出來。
算你狠,我對著Tee嘟瞭個嘴,然後視線下調重新回到Jean的臉上,“額,那Jean你怎麼回去啊,我送你啊?”正好我們兩傢住一個方向,以前出去玩都會拼個車一起回來,特別是shopping累瞭不想乘BTS的時候,打車最方便瞭。
“好的呀!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回傢啦!”Jean笑得格外開心,眼角都瞇到一起瞭。
“Tee,你也一起走吧。”我也顧不得Jean或者其他人會怎麼想,下一秒就轉頭對Tee說出這句話。
也許在其他人看來,多一個人隨行一點都不甜蜜。可是越是在這種時候,我知道Tee就越是會退縮,我不想看他默默地躲避。要知道,比起那樣Tee才是我更關心的。
我是不會讓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回傢,我絕不會這樣混蛋。
“反正順路,一起走唄。”希望Tee能從我的眼神裡看出一絲我的真意。
“一起走吧,平攤車費也好,嘻嘻。”看來Jean也沒有多想,她對Tee展開一個難以使人拒絕的微笑,這讓Tee頓時深思瞭幾秒。
“嗯。”最後他還是點瞭點頭,輕聲應道。一路上我們相處得倒還融洽。
我才知道原來他們這麼談得來,光電影這個話題就新的舊的聊瞭好幾部,以至於我這個夾在中間的人(我們坐在後排)聽得迷迷糊糊隨時就會睡過去。反正也聽不懂他們在聊什麼,一個耳朵進,令一個耳朵就出瞭。
比如Insect in the back yard(一部講變性人追求美麗真我的文藝片,那種沒有人會願意花錢進影院看的小眾電影,看瞭個兩分鐘的預告,全程沒有一句臺詞,隻有單調的配樂,看完我立馬關瞭),還有Shakespeare must die(沒看過,但一聽名字就沒啥看的欲望瞭,呵呵)。
在商業大片上他們也有著相同的口味,比如漫威的超級英雄系列裡他們都喜歡鷹眼和黑寡婦(我終於能插上話瞭),額,不過話說電影上映那天他們難道都去看瞭同一部電影?我咋一點印象都沒瞭呢?這個小女生歡快地叫瞭一路,直到車子駛過輕軌Nana站開進她傢門口的小巷子裡她還沒說盡興,抱怨著下次要是有機會再一起出去玩一定要叫上Tee,她還接著說(額,這樣真的好嗎?)Jean揮手跟我們告別,還叮囑我們把零食都吃光光。面對那張燦爛的笑臉,我們也回以微笑,一直揮著手直到那個小身板消失在視線中。“還真能聊啊你們。”我挪到原先Jean坐的那個位置,一邊打趣他道。還是這樣坐著舒服多瞭,剛才蜷縮瞭一路真是不自在(還被這麼多零食壓著)。
“嘿嘿嘿,怎麼,你吃醋瞭?”你看看,總要跟我過不去!
“滾你爸的!不過,我才知道原來你跟Jean一樣喜歡看文藝片啊?”Jean我是知道的,愛情片、文藝片、腦殘小說是她的人生三寶,不過對於Tee,長得就是一張根正苗紅關註國民經濟時政新聞類的臉,再不濟,看得也是莎士比亞大文豪類的東西。“看呀,幾乎都看過,你是不知道,我傢收藏瞭很多碟片。
不過Jean這小丫頭真厲害,1990年到2000年間的老電影竟然都知道,都能看得懂,我可真是欣賞她。以後有機會真想跟她組個社團。對瞭,你想要看嗎,我可以借給你。”“不瞭,我也不是沒有嘗試過,實在是接受不瞭,你還是放過我吧。”呵呵,拜托以後先看完我臉色再問行嗎,你以為所有人的大腦結構都跟你類似哦。
“欸,真可惜。盡管很難看懂,但我們的確能學到不少東西。很多故事都超級精彩的,高潮迭起,環環緊扣,我太喜歡瞭。”他說著說著眼睛裡似乎放出光來,就像一個孩子描述著自己最心愛的玩具,笑得合不攏嘴。每當看到Tee這樣活靈活現的時候,我就覺得他超級無敵的可愛。
"OK,既然你都這麼說瞭,那等哪天我比較空的時候就拿來看看,但你要跟我一起看啊,我一個人看肯定看不懂,你要在一旁給我解釋的,嘿嘿嘿。”對方點瞭點頭,對我咧瞭下嘴。
哼,我刮瞭一下他的鼻子,卻被他鄙視瞭一眼,不過他還是乖乖坐著隨我捏他的鼻子。我忍不住笑瞭出來,惹得Tee疑惑地看瞭我一眼,“笑什麼?”
“想笑就笑嘍,怎麼,你有意見?”
“嗷,什麼話,哈哈哈。”Tee爽朗地大笑,對我擠瞭下眼睛,一把摟住瞭我。槽,把我當你的玩具瞭麼!
“我很累啊,讓我休息會行不?”我料Tee也不肯放手,隻好轉換成問句的形式。
“那就睡唄,快到瞭我就叫你,瞧這架勢估計還得堵一會兒。”
“肩膀借下。”我狡黠地望瞭他一眼,不過他似乎還沒get到我的點。
“哈??肩膀怎麼借啊?”我哭笑不得,一頭栽到Tee廣闊的肩膀上,他這才哦的一聲反應過來。我終於盼來這一刻瞭,要知道從昨天開始我就沒和Tee好好相處過。他們班連考兩門試,上午一門下午一門。
午休的時候作為好學生的他還被圍起來給他那幫朋友劃重點(隻有在去小賣部的時候匆匆見瞭一面,兩分鐘都不到!)下午放瞭學他還要去上補習,那邊說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去落瞭不少課瞭。也就傍晚我們才有那麼點時間能聚到一起。我趁機把手放到Tee的膝蓋上(他的腿可真暖和,甚至有些發燙,正好可以用來烘烘手)。
不用抬頭看就能猜到這傢夥害羞的樣子,我從他熟悉的笑聲裡就能聽出,哈哈哈。
“幹嘛,我是沒機會給你撒嬌嗎,嗯?”Tee把手從我頭上撤走(快利索點拿來,這是我的頭不是給你玩的球),緩緩圈住我的腰,然後緊緊抱住。被這散發出的體溫包裹著,讓我都要忘記瞭現在車內外的溫度有多低。
“撒嬌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呀。”裝傻誰不會。“就是你這樣的。”“討厭,嘿嘿嘿。”我捶瞭一下他的大腿,但是他不給我放肆的機會,伸出另一隻大手把我箍得死死的。“我好想你,你知道嗎?”我聽見他熟悉的聲音在我耳旁蕩開,讓我嘴角不自覺上揚。這也是我想告訴他的話,但我卻不敢……
“嗯…”要怎麼說出口啊,好不習慣啊!
“那你呢?”
“我怎麼瞭?”
“你想我嗎?”你幹嘛問得這麼大聲,嚇得我潛意識就往司機大叔那裡瞟瞭一眼。幸好,他隻是認真聽著廣播裡的新聞,並沒有註意到後面。
“嗯——”給你個嗯,自己體會。
“這個‘嗯’是幾個意思?要我猜嗎?”啊呀,你這傢夥能不能再不要臉點,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壞的人!
“就是‘嗯’的意思啊!”
“想或是不想,回答我。”你麻痹還敢威脅我昂!“我管你明不明白,那是你自己的事。”
切,我會有這麼容易認輸?笑話!
“OKOK,那我明白瞭,你肯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想我~”隨你怎麼理解,你開心就好。
Tee把我的手握得更緊些,一陣陣體溫從他身體傳來,向我輸送著那絕無僅有的溫暖。隻要有他在我身旁,我就能感到足夠溫暖瞭。時間在這刻凝固,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地沉溺在彼此的思緒裡。
沒有人能看到我們,也沒有人知道我們在想些什麼。連我也不知道Tee現在在看什麼,想什麼,臉上是什麼表情。但我在這份寧靜裡,想到瞭更為重要的東西……我已經決定瞭,讓Tee明白我的心意。
“Tee。”我輕喚他的名字,想引起他的註意。
“嗯?”“我想好瞭。”
“什麼?”他回得很快,我還來不及清下喉嚨。
要把這句話說出來,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做瞭下深呼吸,把視線轉移至車窗,腦海裡思揣的東西卻遠遠超越瞭眼前的事物。
“我要和Jean分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推薦純愛小說泰劇MakeItRight小說中文第20篇到這裏了,分手的戲碼延續了好久,其實明白Fuse要去“傷害”壹個人的決定其實也是很難做出來的,雖然Jean事先背叛了,可是自己也有在背叛吧!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 分享來源B站文集號:rl100673

上一篇:MakeItRight中文版BL文-愛來了別錯過第19章-一點都不像個男子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