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一章-這顆心臟並不是他的

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一章-這顆心臟並不是他的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1章,等了壹年,終於等到了,球哥跟慧慧的盛世美顏,真的好養眼,演技也不尬,但是白啊!妳咋就這麽胖了呢!

在這個世界裏,除了金錢的權利之外,還有壹個詞,那便是“奇跡”,前指揮官的小兒子Tiansophaditsakol在因為心臟的原因被送進了醫院,雖然在救護車上挽救了他的生命,但是醫生說他的心臟已然快走到了盡頭,因為病人並沒有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導致心臟機能急速下降,而能夠救他的唯壹辦法就是進行換心手術。
醫院方面立即聯系了泰國紅十字會進行了緊急會議,不可思議的是,捐贈中心說不到壹個小時之前有位因車禍去世的捐贈者捐出了自己的心臟,在經過配比之後,他的血型和器官組織完全符合他們在兩年前填寫的的求捐贈的資料信息。
這個靠呼吸器維持生命的少年必須馬上開始進行換心手術。Teerayut將軍以及Lalita夫人正緊張地在手術室外等候著,那個化著艷妝的三十多歲的婦女神情顯得很淡定,內心深處卻無比的擔憂著自己的弟弟。
“離手術結束估計還有好幾個小時呢,爸媽妳們要不要去休息室等啊?回頭自然會有人去通知妳們的”Pim建議道,因為她自己也想去洗把臉。
“妳怎麽能夠這樣說呢?Pim,妳弟弟現在是在做大手術,能不能活命都不知道呢!”Lalita夫人轉身對二女兒說道。
Pim郁悶的泯了抿嘴唇,眼睛轉向手術室裏,裏面依然緊張的進行著手術,因為自己大了弟弟將近十歲,導致她與這個小弟弟感情並不是很深厚。
她不知道改怎樣表達自己的擔憂,每次見面,Pim都是各種抱怨,姐弟倆最終都是以吵架草草收尾。
“那隨便妳好了,那我去睡著等好了”說完Pim就走出了出來,完全不在意母親的眼光。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5個小時,手術室外等待的人心情越發的緊張,看到有人從手術室門後有影子在走動,夫妻倆立馬站了起來,站到門外等候著。
幾分鐘後主治醫生連同他的助手們面帶微笑的走了出來,家屬們見狀後,充滿希望的等待著醫生們的回復。
“不用擔心,手術進行的很順利,但是病人仍需要留在ICU監護室觀察5-7天,以防止傷口被感染”。
“您的意思是說我兒子算是脫離這種疾病了是嗎?”Lalita夫人在知道自己兒子很有可能遠離死亡的時候,她淚眼婆娑地問著。
“這個還是要取決於病人自己,有沒有活下去的欲望,在手術過後,在病人壹生中都需要服藥以防止心臟出現排斥反應,病人的免疫機能有可能會因此變得脆弱,雖然病人可以像正常人壹樣生活,但是還是需要比常人更加細心照顧著才行”。這位赫赫有名的主治醫生在完成換心手術後,給了他們很多建議,這些建議要實行起來並不難……但是也並不容易。
母親怔了怔,想起自己兒子以前的生活態度,她完全不敢保證,在換心之後的他,又能走多遠……她依然充滿希望的期盼著,希望Tian能夠好好珍惜這次機會,是自己生命變得更有價值,不僅為了他自己,也為了那個沒辦法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捐贈者。
……這位少年從未沈睡過這麽久,有時候感覺自己想要醒過來,卻又覺得有另外壹股力量讓自己繼續睡下去,將他的身體死死的按在病床上,絲毫動彈不得。
那雙棕褐色的眼睛緩緩地爭了開來,在掃視周圍環境之前他透過透明的呼吸罩看到鼻子下方的管子,壹直延伸到手上以及床邊的呼吸器和心電圖機上,雖然他才剛醒過來,但是對他來說不難猜測出這裏是什麽地方,而且自己手腕上還吊著生理鹽水以及血袋。
原來地獄裏面真的有醫院的存在呀……
此時Tian的意識也緩緩的醒了過來。
護士……他還沒有死!
身邊的心電圖機壹反往常的安靜,隨著心臟的跳動開始工作了起來,引起了在ICU病房值班護士的註意,他趕緊聯系主治醫生,他趕忙的往病房跑去,以便能夠盡快的檢查病人的狀況。
“Tian先生,保持心態平和哦,慢慢吸氣呼氣”。護士壹邊說著壹邊做著示範,完全遮掩不住因他醒過來而感到興奮的心情。
這個少年聽著護士的話跟著做了起來,但畢竟這胸口下的心臟並不屬於他身體的壹部分,從而使得這壹普通動作顯得異常困難!
過了壹段時間,也許是因為之前服的藥的作用下,Tian慢慢的深呼吸著,就好像是剛剛做了劇烈運動壹般。
“發生什麽事了?我記得……”他喘著氣吃驚地聲若蚊蠅地說著。
“您剛進行了壹場換心手術,但是不用擔心,手術壹切都很順利,現在還在恢復階段”,穿著白大卦的護士鼓舞著說道,然後轉身對剛進來的主治醫生和他的助理們報告著病人的情況,任由病人在壹副很吃驚的表情躺在病床上。
他的眼球慢慢地朝著自己跳動的胸口望去,很是害怕。
撲通……撲通……
他仿佛聽到了心跳的聲音,胸口下的心臟就像是個血泵壹樣強而有力地跳動著。
在意識到之後,指尖瞬間傳來壹陣冰冷而又麻木的感覺……這顆心臟並不是他的!!!
那次換心手術之後,主治醫生在親自過來檢查確定病人的傷口並無感染現象之後,新的心臟在他身體裏也運作正常,並無排斥反應,便同意了病人出院回家療養。
大約過了三個星期,Tian開始了新的生活,他想盡力的去忘記自己身上的某些東西並不屬於他自己的事實,他腦海中不止壹次的冒出疑問,這顆心臟到底是誰的?可他很清楚捐贈機構的規定,他們不能公開捐贈者以及被捐贈者的信息,以防止對方會因此而進行利益威脅。
穿著醫院的天藍色病服的少年透過開著的窗戶望向外面,白皙的皮膚看起來已經沒有以前那麽蒼白可怕了,已經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因血色而透出來的紅暈,這些現象無壹不在說明:這顆心臟是多麽的適應這副新的身軀。
Tian低頭望著自己那雙不再是骨瘦如柴的手,在醫院給出的營養餐的方案的幫助下,以及自己也沒有再去嗜酒嗑藥了,這雙手才變得那麽有血色,白皙而修長。他偷偷的聽到給他做換心手術的主治醫生說,在進行換心手術之後,自己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很幸運他及時做了這個手術,如果時間再晚壹些,那麽這個手術的風險將會大大的提升。
VIP病房裏堆滿了大家來看望他的禮品,有同學的,也有系裏老師們的……他掃視了壹周,眼神裏有些憂傷,沒有壹個人在他面前出現過,但他並沒有去責怪任何人,因為自從聽到那個噩耗之後,是他自己選擇背叛大家,遠離大家的,因為他沒有辦法忍受未來對別人的那種羨慕嫉妒的感覺。
……那他的那些賽車隊的朋友們呢?微揚的嘴角像是在苛責自己壹般,那些曾與他壹起玩的車手們,不過是為了和社會制造麻煩罷了,不見他們的影子也不足為奇,在他身子壹天比壹天虛弱的時候,他也沒有力氣去和他們壹起去制造各種麻煩了,對他們來說,也就失去了利用價值。
Tian瞟了壹眼房間墻壁上的鐘,皺了皺眉,已經過了母親約定的時間了,她說她去和醫生說會話就過來,他心裏隱約有些擔心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出現了什麽問題,而導致今天不能如期的出院。
門外傳來輕微的對話聲,在好奇心的驅使下,Tian有了想要下床的欲望,他拄著掛著血袋的吊桿蹣跚地走到門口,輕輕地將門打開壹條縫,站在門後聽著他們的對話。
……年長的主治醫生因為夫妻倆的請求而顯得有些為難,但他還是堅持著自己的醫職。
“我真的不能告訴妳們,就算妳們去問紅十字會,他們也絕不會跟妳們說的”。
“但是我們真的需要好好的去報答那位捐贈者的大恩大德啊,Kris醫生”。Lalita夫人請求道,雖然知道捐贈者是出於心地善良,但她依然想要對他們說聲謝謝,亦或是給些金錢上的幫助,也讓他們知道,因為他們的偉大善舉,從而使得另外壹個人的生命得以延續。
醫生深深地嘆了嘆氣,他能夠理解Teerayut先生與Lalita夫人的良苦用心,但他依然沒有辦法幫助到他們。“這樣吧,我將捐贈機構的名字寫下來給妳們,之後妳們要通過什麽方法去獲得那就是妳們的事情了”。Kris醫生還是心軟了下來,便招手請病人家屬朝另外方向的病房繼續聊去了。
……‘捐贈者’麽?他的手不自覺的摸向自己的左胸,那壹刻,他感覺到這顆心臟跳的有些反常,Tian再次朝著門縫望去,看到兩個護士正站在門外聊天。
“妳是Kris醫生的助理,妳知不知道那個捐贈者是誰呀?”站在旁邊的壹個護士問道。
“不知道啊,Kris醫生將資料保存的很嚴密,但是送心臟器官的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說心臟是來自於壹個出車禍的人,與Teerayut將軍兒子發病的時候是同壹天”。
Tian艱難地咽了咽口水,汗水爬滿了額頭,他努力的壓制著自己內心的激動,防止新心臟超負荷工作……這壹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所聽到的,到底應不應該聽到。
因為冥冥之中,這顆心臟好像正指引著他去‘知道’這些他‘不應該知道’的事情。
Sophaditsakol莊園依然林立在這座城市的中央,這個從未離開家超過三天的人,卻用新奇的眼光掃視著這漂亮的莊園,Tian覺得很是興奮,當他再次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心中有壹種說不出來的奇怪的感覺,因為那時候他覺得自己肯定要永遠地離開這個世界了。
病人的特殊護理人員將Tian扶到輪椅上,因為他身體依然很虛弱,就連他的臥室也從二樓搬到了壹樓,為了更加方便地照顧他。
他的父母已經幫他請好大學學期的假了,因為醫生說還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來進行康復,才能和其他正常人壹樣生活,少年得知這件事情之後並沒有在意,雖然學業會落後其他人,但是……他終於可以像其他人壹樣,活到那壹天了!
Lalita夫人照常進來檢查房間,然後坐到床邊,她摸了摸兒子柔軟的頭發,已經長到可以看到原本自然的棕色和染過的紅色,顯得大相徑庭。
“我回頭讓妳的專職理發師過來幫妳剪壹下頭發吧,這樣我兒子又可以像以前壹樣帥氣了”。看到自己兒子有生氣有血色的面孔之後,母親倍感幸福地說道。
Tian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自己的母親,他紅著眼,覺得很是羞愧,之前為了報復命運的不公,傷害了多少愛他的人。
“媽……”少年握著這世界最溫暖的手說道:“……您會生我氣嗎?”
Lalita夫人微微笑道:“我更生自己的氣,如果我早點帶妳去檢查,估計這病早就治好了”。
“媽,病毒性心肌炎在那次重感冒的時候就已經感染上了,就算早點檢查,還是壹樣治不好的”。他安慰著母親,似乎在告訴她這並不是任何人的錯。
“但是媽媽依然覺得很開心,噩夢總算過去了,以後妳壹定要好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啊,那些不好的習慣壹定要改掉才行”。Lalita指的是這兩年來那些嗜酒嗑藥的習慣,那些讓他不斷進警察局的習慣。
“我知道了”。Tian不耐煩的回道,因為此刻他根本不願去想以前做的那些荒唐事,而這時候,他突然想起了壹件事……“那個捐贈者……”他剛想要開口問,又好像壹直卡在喉嚨處說不出來。
“怎麽了?”母親看他突然止住了,摸了摸他額頭,充滿疑問地問道。
Tian緊閉著嘴巴,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麽,您早點休息吧,我想睡了,每次吃了這個藥之後都很困”。他轉移著話題,然後倒頭便睡了。
“那妳好好休息吧,孩子,等妳醒了,我再讓人端粥進來給妳喝”。Lalita夫人給自己兒子蓋好被子,便安靜地離開了房間,以便讓他更好的休息。
聽到門關閉的聲音後,Tian便睜開了眼,他皺了皺眉頭,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壹巴掌,差點問了自己不應該去問的事情。
雖然壹直不知道這顆心臟的主人是誰?但這並不代表自己會因此而活不下去。
但如果要是‘知道’了呢?
所有的壹切,還會像原來壹樣嗎?
Tian已經在家休養了壹個多月了,在營養師以及健身教練的正確方式指引下,此時的少年已然比之前健壯多了,透明的汗水順著他被剪斷的發絲流了下來,俊逸陽光的臉龐仿佛再次回到大壹新生的模樣。
身穿運動服的少年已經在跑道上笨拙地慢跑了將近半個小時了,要是換做以前,光是出力10分鐘就已經快累到休克了。
掛滿鏡子的房間充滿了空調吹出的冷氣,裏面掛滿了各種健身的DVD和教學視頻,房間裏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新式健身器材,震驚了這個剛開門進來的好友。
壹個戴著方形眼鏡的少年紳士無奈的搖著頭……要是沒完成就算不上Sophaditsakol家族的人了,他走到跑步機旁站在他身後看了看屏幕上的時間,然後將他聽著歌的耳機拿下了壹邊。
“上面寫著每天運動不能超過半個小時哎!”他拿起Tian的康復訓練計劃表說道。
“Te……”Tian看到他的到來不禁吃了壹驚,Techin是他們大學醫學系的大四學生,而且是他父親好友參謀部長的兒子,所以他們之間很熟識。
Techin伸手按停了跑步機說道:“冰凍三尺,非壹日之寒,超負荷的運動,也沒辦法讓妳在短時間內強壯起來,而且這會增加妳心臟的負擔!”
Tian聳了聳肩……停下就停下吧,他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臉上流下來的汗水:“是不是被我媽逼過來讓妳來看我的啊?”因為Techin與他的親哥哥親姐姐年紀相仿,所以他母親從小就喜歡讓他來幫忙照顧自己。
“妳這說的是什麽話啊?就算Lalita夫人不說,我也壹樣會來看妳的啊”。因為Te現在在外府的醫院實習,所以很難有時間過來曼谷。
“妳這次回來曼谷幾天啊?明天帶我出去玩唄,整天呆在家裏都快煩死了”。平時他也不會想著要去麻煩別人,而正因為他是Techin,這個壹直讓母親贊賞有加、無比信任、又超級能幹的醫生,換做是別人,他母親肯定不會答應讓他出門的,害怕不知道他又會染上什麽病……“我跟別人換了班,所以連續請了幾天假,回頭我幫妳跟妳媽說說吧”。醫學院的學生很心善地說道,事實上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這個像正常人壹樣的Tian了,兩年以來,他和眼前的這個人幾乎沒有辦法交談超過壹分鐘……那雙美麗的瞳孔深處,充滿著黑暗,仿佛要隨時撒手人寰壹般。
“Te,妳是壹個人來的麽?”Tian壹邊拿起礦泉水瓶喝水壹邊豎起耳朵等待著他的回答。
“沒有啊,我和我爸壹起來的,說是有什麽重要文件要送過來”。
“是什麽啊?”
Techin搖了搖頭,滿是疑問地皺著眉頭:“我也不知道啊……話說妳問這些幹嘛?”。
“就隨口問問而已”。Tian不屑地回道,其實也不難猜出Pitan上校,就是Techin的父親來幹什麽,因為每次只要家裏壹有什麽事情,Pitan叔都會出面幫忙解決,就連自己壹年之內進出警察局數十次也是他幫忙保釋的。
“我先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壹會再出來聊哈”。在頭腦靈活的Techin察覺不對勁之前,他立馬轉移了換題。
“我也想和妳好好聊聊,那壹會院子裏的亭子見吧”。這個醫生對著他跑出去的背影說道,對方也只是招了招手回應著他。
……在Techin禮貌而又紳士態度,溫柔的讓人心軟的聲音哀求Lalita夫人之後,最終,第二天,這個被囚禁在莊園已久的犯人終於在出院回家的2個月之後得以第壹次出門,Tian穿上修身牛仔褲以及光鮮寬松的T恤,深棕色的頭發上打滿了發膠,心情甚是愉快。
充滿血色的俊逸的臉龐在暗示著母親他的身體有多麽的健康,他註視著鏡子中的自己,薄薄的嘴唇露出微微的笑容……真沒想到他可以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敲門的聲音提醒著他,與自己約定好的人已經過來接他了,Tian立馬拿起他的單肩包朝著門口走去,Techin開門進來後趕緊說道:
”Tian,妳好了沒有?趕緊走吧,不然妳媽該改變主意了”。
“已經好了,快走吧”。Tian說完立馬拉著醫生的手臂向外走去,他很怕自己不能逃離這座監獄。
最後他還是如願的坐到了車上,讓Te趕緊帶他城市中心的豪華商場逛街吃飯,Tian手裏拿滿了各種名牌衣服和鞋子,拿著信用卡到處買東西跟玩兒似的。
今年春季推出的設計師限量款的那雙Vans的紅白相間的布鞋也很想要。
Techin充當了幫他提袋子的角色,手裏拿滿了各種各樣的名牌袋子,壹邊搖著頭壹邊跟著他走進了菲拉格慕店,Tian拿起來壹副茶色的太陽鏡試了試,看起來很適合他稚嫩的臉,他轉過身來問了問Te的意見。
“Te,妳覺得怎麽樣啊?”
少年微微笑了笑,感覺自己像個被包養的少爺壹樣帶著另壹個小少爺出來購物,但是這個小少爺家裏確實是富得流油,還不斷的問這個大少爺想要什麽嗎?
“挺好的”。準醫生說完便豎起來大拇指表示不錯。
Tian立馬向售貨員發出信號說要買,“……Te,妳確定妳什麽都不想要麽?妳特意帶我出來玩,我還沒好好感謝妳呢”。他打趣兒地說道。
Techin輕輕笑了笑說道:“不需要啦,我用的都是市井貨”。說完對方就白了他壹眼。
“妳這是在挖苦我麽?但是我告訴妳我才不在乎呢,誰讓我家有錢呢!”上流社會的少年不屑的聳了聳肩說道。
“知道妳有錢啦…..”他舉起滿是名牌的雙手:“……但是也別把錢花在這種無謂的名牌上啊,等哪天我帶妳去壹些福利院行善積德吧,去幫助那些貧苦孩子們”。
“我還是直接打錢過去好啦,誰會想要去那種地方啊,熱的要死!”。Tian壹邊說著壹邊在那張2萬的信用卡單上簽著名字。
Techin很心累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前高級指揮官的兒子,但他並沒有過多的去責怪他,因為他從小就是這樣被寵大的。
“這種輕而易舉的愛,又怎麽能夠積累功德呢?”
“我也不想去積累什麽功德啊”。Tian高傲的回答道:“……Te,咱別聊這個話題了,壹點勁兒都沒有,我本來就不太相信這種因果報應的事情”。包括他也不理解行動與給予,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幸福。
Techin揮了揮手表示願意認輸,然後便換了個話題:“妳餓了沒有啊?有沒有什麽特別想吃的東西啊?”
“日本菜”
“可以啊,那我們去之前那家店吧,我請妳,但是我得先去4樓的書店拿我之前預定的書”。
Tian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壹說到吃的他立馬感覺到自己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來到壹家大書店裏,他接過自己戰鬥的成果,然後將他們放在壹邊,在等候對方的期間,他拿起身邊的壹本雜誌看了看。
他隨意地掃過雜誌壹欄,目光突然停在了壹本專門八卦上流社會以及壹線明星的雜誌,雜誌封面赫然寫著擁有全國連鎖金店的少當家兩個月前開車撞死壹個窮人,想用金錢賄賂警察息事寧人的標題新聞。
封面是壹張在警察局拍攝的肇事者的照片,似乎好像是故意放出來引起大家關註的,Tian立馬拿起雜誌,打開看了看裏面詳細的過程,只見他的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額頭開始慢慢冒出冷汗,就連……他的心臟仿佛都快靜止了壹般。
Tian差點暈倒,但是被壹只大手輕輕的扶住了後肩,那個把他當作自己親弟弟壹般的Techin看到臉色白的像紙張的Tian,突然皺緊了眉頭。
“是不是有什麽反常的感覺啊?還是走太多路了,感覺累了?妳沒有忘記吃藥吧?”未來的準醫生發出壹連串的疑問。
Tian站在原地楞了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費力的逼迫著自己說著:“……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麽東西狠狠地沖擊了壹樣,我想先去趟洗手間”。沒等對方回應,他便放下了手中的雜誌,踉踉蹌蹌地走了出去,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沖進洗手間離門口最近的壹間,快速地反鎖著門,然後拿出手機打開電話簿搜索著電話名單,找到之前賽車黨中關系還算不錯的壹個人撥了出去。
不壹會兒,熟悉的聲音在電話另壹端響了起來。
“是Tull麽?我是Tian”。
“嗯,怎麽了,妳病好了麽?不好意思啊……沒能去看望妳,我被我爸強制送到國外去了,三天前才回到泰國”。
“我已經好多了……”Tian頓了頓,然後繼續問著那個壓在心裏的事情:“……我就直話直說了啊,妳知道彭世洛那家夥飆車出事故的事情麽?”
“知道啊,那天我也在那條馬路上飆車啊,但是我沒那麽倒黴,和他那樣撞上了別人”電話那頭的聲音仿佛將自己的思緒帶到了那壹天。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妳說要先回去了,彭世洛那家夥才過來飆車的,妳得好好謝謝人家啊,如果不是他代替了妳飆車,那個開車撞死人的人說不定就是妳了!”。Tull開玩笑的說道,根本不知道電話的這壹端的人,幾乎快要透不過氣來了,差點就要暈在廁所裏了。
零散的記憶碎片仿佛慢慢的拼接了起來……
Tian揉了揉快要爆炸的胸口說道:“去哪裏可以找到這件事情的詳細資料啊?”
“嗯哼?……”電話的另壹端發出質疑的聲音:“妳要知道這些幹嘛啊?”
“我自然有自己的原因,妳可以幫到我忙嗎?”Tian知道Tull是八卦小道消息的能手,因為他認識很多黑道上的朋友,大部分都跟他們家壹樣,做著酒吧以及其他副業的生意。
“好啦,看在妳跟我介紹不少小妞的份上,這次就免費幫妳啦,不需要啥回報”。最後Tull還是答應了他:“……我保證不會超過明天,就有消息了”。
“那就多謝了”掛斷電話之後,他擡起手不斷的拍著自己的頭部,覺得很是痛恨自己,又做了壹些愚蠢的事情。
……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又能怎麽樣?!
寂靜的空氣中沒有任何人回答著他的疑問,除了那顆跳動的心臟,撲通……撲通……急促地跳著……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 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1章到這裏啦,看完這個劇情的設定,後面估計會翻臉壹段時間,但總體劇情還算新穎,有壹點點新穎,還是不錯的!

文章來源:天腐泰剧字幕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