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2章-屬於他的世界是什麽

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2章-屬於他的世界是什麽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2章,小說的話說得好直白。。。特別是慧慧跟女主的嬸嬸對話哪裏。。。劇裏的處理還是蠻合理的!

夜店老板的兒子Tull的做事效率總是那麽高,Tian在家裏焦急的等了壹整天,在午夜的時候,突然有壹份郵件發了過來,Tian立馬拿起手機打開來看,心情很是緊張,資料不是很多,但都跟那天晚上的事故有關。
‘壹輛銀色的保時捷跑車在Latchadaphisek路上的刑事法庭門前,撞死了壹個在人行道上步行的女生,肇事者是耀華力路非常有名的金店老板彭瞻蠆的小兒子彭世洛,那位因事故去世的人叫:TorfunCharoenphon,時年23歲,家住……’
讀到這裏,左胸的心臟突然傳來壹陣劇痛,心臟跳動的非常快,少年趕緊伸手拿起放在床頭的藥,立馬就著水吞了進去。
Tian滿頭大汗地卷縮在床上,服進去的藥物也漸漸開始在減緩他的疼痛。
他滿腦子裏都只顧著這件事情,以至於忘了服用防止這顆心臟出現排斥反應的藥物了,他慢慢地深呼吸著,心臟也漸漸恢復了正常的跳動節奏。
Tian漸漸地睜開他緊閉的雙眼,他需要驗證壹下最後壹點信息,如果事情不是像他猜的那樣,他發誓他這輩子都不會再追尋這件事情的真相了。
他暗下決心,立馬從床上起身離開了自己的房間,慢慢地邁著步子朝著二樓走去,然後輕輕地打開右邊走廊盡頭的父親書房的門,快速地閃了進去。
Tian打開手機的照明燈,照著每壹個角落,他知道他父親習慣將重要的文件鎖在辦公桌的最後壹個抽屜。
但這些都不是什麽問題……他知道鑰匙藏在什麽地方,因為小時候他經常偷偷地跑進來玩。
他移開書架上方佛像的花環,果不其然看到有三四個鑰匙放在那裏,他開始嘗試著每壹個鑰匙,試圖打開那個抽屜解開自己心中的疑團,突然聽到門外響起了壹陣腳步聲。
這個偷偷摸摸在父親書房的少年露出開心的微笑,他已然打開了父親緊鎖的抽屜,他翻了翻裏面的資料……什麽都沒有發現。
Tian皺了皺眉頭,難道是他父親並沒有將文件放在這裏麽?但是要找遍整個書房也不現實,感覺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了,他肯定來不及。
他坐在凳子上心如死灰,覺得自己肯定沒辦法找到想要的真相了,他想起身準備離開書房,突然胸口的壹陣劇痛使得他下意識的彎著身子摸著胸口,手機的燈光照在桌子上的文件夾上,在燈光的照射下,壹個印著’機密文件’的紅色字樣映入他的眼簾。
不知道Teerayut將軍是忘了將它收好還是並沒有將它放在心上,但好在運氣依然是站在他這壹邊,Tian吞了吞口水,然後拿起了那份文件看了起來。
……..心臟的捐贈者是:
TorfunCharoenphon女士
不可能!!!
他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壹股惡心的感覺快要吐出來了壹般,Tian定了定神,飛快地拿起手機將這些拍了下來作為證據,之後便立馬離開了父親的書房,生怕被別人撞見。
…….他告訴自己,如果已經驗證了之後,他便不再追查這件事了。
但他卻忘了,如果證實了’是’呢?
那又該如何?
接下來的幾天,前指揮官的小兒子都感覺心事重重的,就連不經常著家的Lalita夫人都感受出來了,她瞟了眼正在撥弄蝦粥的兒子,很是心不在焉。
“兒子,不好吃嗎?媽媽讓傭人給妳做份美式早餐好不好?”
聽到母親叫他的時候,他突然回過神來用奇怪的眼光擡頭看了看母親,然後搖了搖頭:“沒有啊,挺好吃的”。
“好吃就多吃點,坐那裏撥來撥去都快涼了”。
少年點點頭應和道,遵從著母親的話,饒無興致地將蝦粥送進嘴中,Lalita夫人見狀不免嘆了嘆氣,覺得他被關在家好幾個月,估計早就受不了了吧。
“Tian,妳是不是想要出去玩啊?”
Tian從那個無比擔心自己身體的母親的嘴中聽到這句話後很是驚奇。
“我可以嗎?”
“可以啊……但是我不希望妳出去,萬壹發生什麽意外,要怎麽辦?”光是這壹句話就已經完全切斷這個病人的希望了,剛剛還很高興的表情瞬間又變得跟原來壹樣無精打采了。
“那還有什麽好說的”。他忍不住輕聲抱怨道,他知道母親是在擔心他,心懷著這兩年來行事不端的愧疚,他才願意如此安靜地忍受著。
“……如果妳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時候,我只有壹個條件,那就是讓Chat叔跟著妳壹起去”。她指的是家裏的禦用司機,今天剛好空閑在家。
清純俊逸的臉龐仿佛像是被澆了水的花壹樣,壹掃無精打采的樣子,立馬起身趕緊擁抱母親,生怕她改變主意:“謝謝妳,媽媽”。
Lalita夫人露出笑容,拍了拍懷裏已經長大的兒子:“妳少來這套”。
“那我先去洗澡了啊”說完他跑回房間開始收拾自己了,身後傳來甜甜的聲音。
“不要跑呀,孩子,還有吃完飯別忘記吃藥啊!”
……Tian跑回房間後立馬反鎖了門,心情很是激動,他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打開昨晚Tull發過來的郵件看了看。
‘TorfunCharoenphon女士家地址:77/xxPrahcasan小區Romthaira巷……’
少年長長地呼了口氣,然後擡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胸,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多麽的瘋狂,但是既然’她’的’心臟’已經被移植到這個’新主人’身上了,那麽他是不是也有權利去了解壹下她呢?!
Tian像往常壹樣來到城市中心的奢侈品商場逛街,要說比較突出顯眼的就是身邊那個穿著深灰色緊身制服的中年男人,如果要是換成壹個小美女那該多好。
小少爺懶散的逛著街,不斷的穿梭在各種名品店,以致母親派來盯著自己的大叔都快筋疲力盡了,最後他走近壹家咖啡店,然後讓Chat叔幫忙排隊買壹杯焦糖可可。
小少爺翹起二郎腿舒服的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然後沖著正在排隊Chat叔笑了笑,此刻他正小心的看著他,但也心甘情願地幫少爺排隊買他最喜歡喝的可可,他將在各種名牌店買來的包裝特別大的東西放在桌上,然後擋住了別人的視線。
……Chat叔將他最喜歡喝的可可買來之後,卻發現此時少爺早已不見了人影。
Tian此時早已跑到商場外面的大馬路上了,他攔著壹輛剛好行駛過來的粉色出租車,在他告訴司機目的地之後沒超過5分鐘,他手機就不停的響了起來。
家裏打來的,Chat叔打來的,母親打來的,就連已經回到外府醫院的Te也打了電話過來……這消息傳的真快,少年立馬將手機關了機,防止對方通過他手機信號找到他的位置。
時間過去了壹個小時,那輛粉色出租車已經駛離了曼谷區界,壹路暢通無阻的開進了春武裏府的壹個很大的鄉村,他要找的那個地方在壹條很窄的巷子內,這裏大部分都是獨棟建築,他告訴司機那個在他心中久久揮不去的門牌號碼,最終停在了壹戶差不多40多平,被古老的圍墻圍著的院子前。
連同辛苦費,他給了司機壹張1000銖的大鈔,然後下車站在了這座仿佛沒有人打理的院子的鐵門前。
‘77/xx號’
……就是這裏了,他咽了咽口水,眼光朝裏面望去,院子裏坐落著壹棟2層樓的木屋,安靜的仿佛裏面沒有任何人在居住。
不壹會兒,屋後開始傳來狗叫聲,壹只棕色毛發的大狗從屋內跑了過來,不斷的在鐵柵欄前跳著以至於他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Mee,別叫了,煩死老娘了!”屋內傳來壹陣咆哮,只見這只狗立馬轉頭鉆過鐵門進了院內,依舊在不斷的吼叫著。
Tian站在門外激動地看著這壹切,這是他以前從未見過的模樣,他正想離開,但已經遲了,壹個身穿寬松衣服的大嬸從屋內走了出來。
“妳來找誰啊?”
少年被問的有些不知所措,幾次張嘴才支支吾吾的說著:“我……額…….”
“支支吾吾的幹嘛呢,如果是來推銷凈水器的話,妳去別家吧,老娘吃飯的錢都快沒有了!”大嬸沒好氣的說道。
“不是的,我……”Tian止住了呼吸,脫口而出道:“……我是Torfun學姐的學弟!”
對方楞了楞,這位年過半百的婦女上下打量著這個穿著得體,滿身名牌的少年“有什麽事嗎?Torfun已經被火化很久了,妳要是來看望她的話就去那個寺廟!”
雖然他並不認識這位捐贈者,但聽到如此不尊敬死者的語氣,他感到很是生氣。
“大嬸,您是Torfun的親戚嗎?”
“怎麽?老娘就是她親嬸子,她那個父親壹點用都沒有,要不是老娘將她帶回家,恐怕這時候都不知道在哪條街上做雞去了!”壹提起她,感覺大嬸更是停不下嘴了。
“……她也是個沒心沒肺的東西,還沒來得及報答我的養育之恩呢,就去山區支教去了,回來的時候還出車禍被撞死了!好在肇事者家裏又有錢又有地位,給了我壹筆錢了事”。
Tian緊皺眉頭,雖然他們不想跟肇事者打官司將他送進大牢,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問道:“給了妳壹筆錢,就不想讓他們得到應有的懲罰了麽?”
……沒想到金錢可以這麽輕而易舉的就能收買壹個人的性命!
“嗷,妳個混小子!”中年婦女有些悶悶不樂:“……我也要吃飯要用錢啊,打官司只會花更多的錢,而且這也不能讓Torfun再次活過來啊!”
“感覺妳壹點都不愛妳侄女”Tian毫不掩飾的將心中的想法脫口而出道,導致對方聽到後氣的開口大罵著。
“……妳是不是也是那個福利院的混小子啊!所以都把這個世界看的這麽美好,麻煩睜大妳們的狗眼看看,有錢的人有錢的要死,沒錢的人又窮的要死,施舍壹點給我們這種窮人又能怎麽樣?這壹點只不過是他的身上的壹根毫毛而已,妳跟她其他幾個朋友沒什麽區別,不用妳們來教我怎麽做人,妳滾回去吧妳!我才不怕死後墜入地獄,我怕的是這輩子沒錢吃飯了!”
看來不僅僅只有他壹個人覺得Torfun死的很沒有價值,Tian盡可能的穩住自己的情緒,他今天來這裏的目的並不是來和她吵架爭論的。
“我和您所說的他們並不是壹夥的,我已經告訴過您了,我是她……大學時候的學弟”。
“哪個大學?她是技校畢業的!”
少年發現自己快要穿幫的時候,他抿了抿嘴唇說道:“我指的就是技校啦”好在這位大嬸她沒有什麽文化,所以就沒在意這些小細節了。
“所以妳到底來這裏幹什麽?”
“額……”他怔了怔,趕忙想了壹個借口:“Torfun學姐之前借了我壹本書,所以……”
“哦,所以妳來要書的”大嬸沒好氣兒地說道:“不過是本書而已,妳要拿回去就去拿吧,不然我也要把她的東西給論斤賣了”
Tian松了口氣,最後終於如願以償地進入了屋子,他看了看那只被拴在樹上的壹只大狗,不停地在對著他吼叫,讓他很是心虛,生怕它會跳過來咬傷自己,大嬸無精打采的朝著屋後的骯臟的儲物間走去。
“她所有的東西都在那個箱子裏面了,妳拿了東西就趕緊走吧,別在這裏引得我家狗狗亂叫亂吼的”說完她的老式手機便響了起來,讓這個少年知道了原來大嬸的主要工作就是幫別人買非法彩票的。
少年趕緊將心思轉移到自己的事情上,他跪在地上搜尋著,絲毫不怕地上的沙子和灰塵會弄臟他的褲子,瘦弱的手將裝著衣服的幾個袋子拿了出來,直到發現壹個很大的紙袋子,裏面放著Torfun的私人用品。
他激動的慢慢的將它打開來,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壹個塑料相框,照片裏壹位可愛的女子正在站在開滿花的花叢中,清晨的第壹縷陽光灑在他們身上,背後還有些許依然沒有散盡的霧氣。
少年的面部有些畸形,感覺胸口的那顆心臟又開始異常跳動了……知道啦!是想說就是’她’對嗎?他輕聲呢喃道,心臟也慢慢地平靜了下來,然後在這個陌生人的家裏繼續找著東西。
Tian拿起壹張沾著已經幹掉的血跡的工作證看了看,似乎並沒有人在意這些……‘……金色陽光福利院’
“Torfun的東西就只有那麽壹點,妳還沒有找到麽?”那個粗俗的大嬸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驚醒了這個正在發楞的少年。
“找到啦!”他大叫著回應道,Tian再次看了看箱子裏的東西,他拿起了兩三本課本以及壹本手工做的筆記本,剛走出儲物室便在門口與那個大嬸打了個照面,似乎要找茬壹樣。
“我看看妳都拿了些什麽啊?”
這個被當作小偷的少年,將手中的東西拿給滿臉猙獰的大嬸看了看:“……就只有這些東西啦,都不知道這些垃圾有什麽好讓人偷的?!”
“是呀!妳覺得它只是些垃圾罷了,但是對於我來說,只要能賣錢的,他都算是有價值的東西!”她很無禮地伸手趕著這個不速之客:“走吧,妳趕緊走吧,老娘我要睡午覺啦”。
這位前指揮官的小兒子就這樣被趕出了鐵門,他搖著頭看著吱呀關上的鐵門,換做是在幾個月前,要是被大嬸這麽無禮對待的話,早就不顧壹切的上去狠狠揍她了。
Tian用鼻孔呼著氣,擡起腳踢著空氣,很是悶悶不樂,他覺得追查心臟捐贈者的信息應該到此為止了,覺得這些對於他美好的生活來說,是壹件特別無趣的事情。
這次結果感覺就和沒有結果差不多,他並沒有因此而更加了解這位女生,這和Tull發給他的資料並沒有多到哪裏去,除了知道了這位女生是來自壹個貧窮的人家,家裏有壹位極其無禮粗鄙的大嬸。
……既然家裏的情況都已經如此艱難了,那又是什麽力量支撐著她做了壹位……‘支教教師’,不知道這個職業能給她帶來什麽回報,但是有壹點可以肯定的是,這肯定是沒有‘錢’的工作。
Tian搖了搖頭想要趕走腦海中的這些疑問,但是已然遲了,他太了解自己了,自己心裏壹旦產生任何疑問,就很難再將它抹去!
纖細的身軀在午後的烈日下行走著,額頭不斷的冒著汗珠,他特意在這烈日下走了將近壹公裏就是為了走到村子的大馬路上打車,他應該要趕緊回家了……消失了這麽久,估計再過壹個小時,他那位母親就要逼著他父親用他的資源,出動整個軍隊在整個曼谷幫他找人了。
漂亮的花園裏坐落著壹座八角的木涼亭,前指揮官的小兒子正拿著ipad躺在帆布床上玩遊戲,他的手機在幾天前為了躲避母親派來監視他的Chat叔而弄壞了,打車回來後,他想著他所能想到的任何借口來解釋,哪怕是最差勁的。
‘剛好遇到了朋友,他想炫耀壹下他的新車,所以便跟著過去試壹下他的新車了’
……Lalita夫人瞇著眼睛質疑地看著自己兒子,特別是聽到接下來的話後更是想扁他壹頓!
‘本想著在加油的時候給您打個電話的,結果手機卻摔了’他壹邊說著壹邊拿起證據出來看,只見最新款的smartphone的屏幕黑漆漆的,上面還有壹些摔出來的裂紋。
其實盡管他母親不是百分百的相信,但看到自己兒子毫發無損的回來,便也懶得去追問到底了,而迎接他的懲罰就是再也不讓他出去玩了,而且每天還得忍受各種嘮叨與牽掛。
Tian郁悶的翻著身子,然後便關掉了遊戲打開了瀏覽器,他想要找壹些資料,手指在大腦的支配下開始搜索著。
‘……金色陽光福利院’
他大致地掃視了壹遍資料,除了說了些福利院建院的歷史並沒有很反常的地方,他點了壹下上面寫著支教教師的網頁,越看越是覺得很奇怪,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那是另壹個世界……是這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所無法體會的世界。
他從來不知道有這麽壹個年輕女生的群體,壹個為了別人完全不計回報的群體。
“不過是想要樹立自己的形象罷了……”Tian不屑的嘟喃著,他依然選擇相信是自己所認為的那樣。
遠處傳來呼喊少爺的女聲,她趕緊拿起電話往外跑,壹邊給少爺電話壹邊說著是Techin少爺打過來的,不用覺得奇怪為什麽這個醫生會打家裏的電話,因為從到現在為止,他都還沒有機會出去買東西呢!
“餵,Te,有什麽……”少年拿起電話很是無聊地說著。
“打電話來聽聽悲嘆的聲音啊”Te咯咯地笑著說道,聽到來自對方的嘲笑的語氣,他便回道:
“妳打電話來就這個事情麽?那我掛啦!”他正打算掛掉電話,便聽到電話裏面開始叫了起來。
“等壹下啊,先聽我說完嘛,我是來告訴妳下周我剛好連續有好幾天的假期,還說準備帶某個人去買個新手機呢”
“……妳要回來麽?那太好了,在家裏都快無聊死了”估計也就只有這個醫生能經過母親的同意,將他帶出這個煉獄了!
“但是首先……妳是不是有什麽事情要向我坦白呀?”
Techin突然轉移了話題,雖然他母親告訴過了他,說他去了哪裏,盡管鐵證如山,但他依然不信,不過是壹臺smartphone而已,像Tian這樣的富豪之子,故意弄壞手機並沒有什麽稀奇的。
“沒……沒有啊”Tian的語氣感覺並不是很自信。
“到底有什麽事情在瞞著我啊?我希望妳不是在做什麽壞事啊”
Tian咬著自己的嘴唇,差點都快咬出血來了,他很討厭這種反應很快的人:“…….真的沒有做什麽不好的事情啦,妳不相信我就算了”。
“妳就嘴硬吧,等我回曼谷了,妳就知道我的厲害了……”還沒說完他便安靜了下來,好像有人突然出現打斷了他的對話:“……剛剛護士過來告訴我說壹會和主治醫生有個會議要開”。
“好的,那妳先去準備壹下吧”Tian立馬打斷他的話題,他瞟了壹眼ipad上還未關掉的網頁,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那種不求回報的付出,真的會讓人覺得幸福嗎?”
如果是面對面的話,這個少年肯定不會問出這種問題,Techin不由得睜大了眼睛,仿佛是聽到了什麽驚悚故事壹般。
“額……”,他回了回神,雖然他不知道這位從未在乎過別人想法的富家子弟是受了什麽刺激,但是此時,他覺得自己應該要認真回答他的問題,而不是跟他開玩笑。
“就像我之前跟妳說過讓妳去孤兒院做功德壹樣啊,但妳又說把錢打過去就好了,懶得麻煩……”準醫生頓了頓,仿佛在整理著說話的語句。
“我只是想要告訴妳……如果妳不親自去試試看,妳又怎麽會知道,不求回報的給予,是不是真的會讓妳覺得幸福?”
Tian緊閉著嘴唇,用著很輕的語氣說道:“難道我是個不幸福的人?”……就因為他從未學會給予?
聽到這種天真的話,Techin不禁露出溫柔的笑容:“不是的,妳只是還不曾看到過這世界的另壹面罷了”。
等Tian回過神來,電話的那壹頭早已掛掉電話去開會了,這位學生少年將自己的頭埋進軟軟的帆布床中,滿腦的疑問。
屬於他的世界是什麽?
世界的另壹端又是怎麽樣的呢?
Te的話讓人感覺很難去理解,還是因為學醫的人都喜歡想這些深刻的哲學問題?這張英俊的臉龐下滿是各種焦慮的疑問。
雖然他不是壹個自私的人,他知道金錢可以買來身體上的幸福與愉悅,那麽心理上的呢?
這雙棕色的眼睛掃視著這諾大而又幹凈舒適的莊園,家裏有很多自己可以隨時使喚的仆人,讓人很是羨慕,都渴望這種生活。他的父親,母親,包括哥哥姐姐,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物,經常出入社會上的活動,各大雜誌新聞報紙滿是他們的報道,以至於Tian覺得自己有時候和他們……很是不同。
Tian並不喜歡追求名利,他回想著自己以前走過的時光,似乎感覺到了那早已被自己忘記了的小小的幸福。
他想起11歲的時候,自己幫某個保姆修好車子的收音機後,那短短的稱贊,讓這個任性的少爺露出大大的害羞的笑臉。
開心……比得到父親送他壹整套機器人的時候還開心。
越想越離譜了,Tian!少年壹邊拍著自己的腦門壹邊罵著自己,他起身走進屋子裏換了身衣服,準備出去跑步以掃除內心裏壹天比壹天嚴重的困惑,都快把自己給逼瘋了……還在康復期的病人在自己可以行走的時候,已經搬到自己原先二樓的房間了,這個房間很大,可以騰出壹塊地方弄個設備齊全的家庭影院,以及壹些其他的設備,包括特制的3D眼鏡以及可以玩X-Box遊戲的最新款遊戲機。
Tian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用毛巾擦著頭上還帶著水跡的頭發,看著剛剛隨機打開的價值幾十萬的屏幕。
少年輕輕的笑了笑,看到是壹個上流社會的人互相炫耀珠寶的慈善會,每壹個人都在爭搶著上舞臺獻出他們美妙的歌聲。
他饒有興致的看著這種帶有娛樂性的社會活動節目,拿起旁邊的壹杯新鮮的橙汁,替代了以往的罐裝啤酒,當他聽到主持人宣布名字的時候,差點沒把橙汁給噴出來。
壹位穿著淡粉色絲綢、帶著很吸引人眼球的珠寶首飾的中年婦女走上臺來,讓這個在家稱贊的人正撓頭不知如何是好,他簡直是哭笑不得,這是捐了幾百萬,才得到這個連續唱5首歌的機會啊?
這個做兒子的差點沒笑出聲來,Tian趕緊伸手去玻璃桌上拿著遙控器準備關掉,就在此時,他的手碰到了放在邊上快掉下來的壹堆很舊的書籍,那是他從那個屋子拿過來的東西……是Torfun老師的……之前聽別人說過將死者的東西帶進房間裏是不吉利的……Tian聳了聳肩並沒有太過在意,Torfun並不算死者,因為她的心臟還在他的胸腔裏鮮活的跳動著。
有那麽壹刻,他想把這些東西都拿去扔了,因為覺得這些東西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麽用,他的眼神率先看到了那本奇奇怪怪的筆記本。
少年第壹次將它拿來仔細地看了看,那是壹個很硬的彩色封面,上面貼著很多大大小小的星星,下面還有壹排字母……‘千星傳說’
“傳說?”……寫的跟兒童睡前故事壹樣。
那雙淺棕色的眼睛不以為然的看著,他打開來看了看,壹手很可愛秀氣而有圓潤的字體,讓人不難讀出來。
‘很久很久以前,壹位叫Torfun的女孩的故事因此開始了……’
讀到這裏,他的心悸動了壹下,這似乎好像是在訴說她自己的故事,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去看別人的私生活,正打算將它合上,沒想到從筆記本裏面掉出了壹張紙。
不對……是壹張照片……
這是壹張偷拍的照片,照片發黃而又充滿生氣……挺實堅硬的背影,身穿著壹身軍綠色的吉利服,背著壹桿槍走在陡峭崎嶇的路上,黑漆漆的影子將他回轉的頭埋在其中,他微微向上看著天空中出現的太陽,仿佛看到了上面正等著他的希望。
此時,Tian覺得他整個身子有些麻木起來……但是他的心臟卻蹦蹦地跳個不停,是那麽的劇烈,仿佛像是有人拿著錘子在他胸口狠狠壹擊,巨痛無比,少年很痛苦的躺在沙發上卷縮著。
他忍著疼痛保持著清醒,盡可能的努力保持呼吸平靜,直到感覺胸口的痛感漸漸弱了下來,身體不自覺的輾轉著仰天躺著,他看著什麽都沒有的天花板,手裏依然緊緊地握著那張軍人的照片。
……是誰,躲在了這顆’心臟’的最深處……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 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2章到這裏啦,小說的Tian似乎比較叛逆的明顯,說明這小說估計得好多章,而劇的話,估計要縮水很多,人物的感情遞進應該可以慢壹點!

文章來源:天腐泰剧字幕组

上一篇: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一章-這顆心臟並不是他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