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4章-說的好像妳會給我壹樣!

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4章-這胸口內小鹿亂撞的感覺又是什麽呢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4章,慧慧跟球哥真的好搭,顏值也很棒,雖然劇情現在還沒有特別的新意,希望GMM可以多些酷點的idea!這樣就會吸引更多人去喜歡他們了!

Sophadit家族上下都亂成了壹團,收到家裏傳來的壞消息後,Lalita夫人與他的丈夫立馬從活動中提前回來了。當他的母親看到兒子離家出走的信件之後,立馬變暈了過去。
Teerayut將軍趕緊讓管家找來鼻通給妻子聞,沒過多久,保安便過來報告了壹些情況。
“我已經檢查過監控了,大門以及周圍所有的監控,從昨日午夜開始就已經被人切斷了,似乎是有人故意為之”。
這有什麽難的呢?……對於工程學院的人來說要切斷線路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只見將軍握著拳頭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剛好此時聽到夫人的意識已經緩了過來。
“Tian,妳為什麽要這樣對我……妳到底想要幹什麽,為什麽不告訴我呢?妳想要什麽我都可以找來給妳”。Lalita夫人臉上落下晶瑩的淚珠,昨天還聽到自己的兒子說不會再讓她傷心,這才壹天不到,就已經讓她傷心欲絕了。
“夫人,妳冷靜點,事情也許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麽糟,咱們而已已經長大了”。
“估計只有身體長大了吧,作為壹個真正的大人,哪裏會這樣不辭而別,有什麽事情難道就不能坐下來好好說清楚嗎?”Lalita心痛的說著自己的小兒子。
Teerayut將軍長長地嘆了口氣,然後坐在了自己妻子身旁:“……就是因為咱們兒子知道,如果好好說的話,妳肯定不會同意的”。
“我看起來有那麽不講道理麽?”她很不服氣的白了壹眼自己的丈夫。
“不管任何事,妳都講道理,除了Tian的事”。前指揮官平靜的說道:“……特別是妳知道咱兒子有心臟病,妳就越是害怕,覺得他脆弱的像顆雞蛋,生怕他碰著石頭了,以至於兒子壹直都過的很壓抑,才開始報復人生,報復社會,在兒子進行換心手術之後,妳也壹直禁止他去這裏那裏的,如果沒經過妳的同意,就連出讓他這個家門都不讓”。
“……咱們的兒子不過是個在康復期的病人而已,並不是個囚犯”。
聽到這裏,Lalita夫人哭的更厲害了:“妳覺得我擔心自己的兒子難道’錯’了嗎?”
“妳並沒有錯,凡事太過了都會出現極端的壹面。佛祖經常說,做任何事情都要適可而止,生活才會遇見幸福”。
“Tian說他要出去尋找他的’幸福’……我不明白,咱家要錢有錢,要車有車,要房子有房子,咱家啥都不缺,他到底還想要什麽?”。
Teerayut微微笑了笑:“那不過是我們所認為的幸福罷了,但對於Tian來說,這顯然不是他所想要的”。
對於壹個軍人出身的他來說,看到自己的小兒子願意出去見見世面還是挺高興的,至少沒有被這美麗豪華的框架所束縛。
而現在最讓人擔心的是,Tian到底去了哪裏?是否安全?
前指揮官立馬拿起手機撥了壹個還在機關工作的下屬的電話,讓他用盡壹切辦法幫忙搜查他兒子的消息,壹旦發現,如果並沒有什麽性命之憂的話,他便讓人遠遠的看著他,讓他在外面體驗自己的生活,直到滿意為止。
在安慰了自己的妻子的情緒之後,他便再次拿起來這封告別信看了看。
‘致父親母親
在決定寫這封信的時候,心中掙紮良久。但是我想告訴二老,我真的沒有離家出走,自從因為奇跡而重新生活下來後,我似乎我所看到的壹切都非常片面,以至於覺得自己以前的生活都是在虛度光陰,不知道自己所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麽樣的?
我想出去感受壹下別人口中喜歡提到的、而自己從未有過的感覺。最後,我很認真的在此告訴二老,我所決定做的事情,並不是什麽壞事,也不希望妳們來找我,時間壹到,我自然會回來,勿念。
我愛您們!
Tian’
前指揮官很平靜地拿著這封信,他只希望自己的兒子能盡快地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壹輛火車從巴士旁颼颼的經過,正在窗邊打盹的少年因車輛的晃動而醒了過來,陽光透過厚厚的窗簾布照射了進來。Tian打了個哈,瞟了壹眼手上的手表,看到時針已經指到了數字2上,手伸進褲袋裏習慣性的拿起手機看了看……屏幕上沒有顯示任何未接來電。
是的!他關閉了所有的應用程序,就連電話號碼都給換了新的,又有誰會打電話進來呢?!
少年伸了伸懶腰,覺得全身都很酸痛。昨夜從家裏翻墻出來時險些摔倒了,然後走到了路口的大馬路邊才打到壹輛出租車,那時候已經是淩晨三點了,在趕到長途汽車站的時候,差點沒趕上車。
Tian拿起礦泉水喝了壹口,然後將窗簾拉開壹條縫,壹遍欣賞外面鄉村的風景。也不知道這個時候家裏人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他離開家的事情,如果已經知道了的話……希望他們會如自己留著房間裏的信中寫的那樣,成全自己。
巴士車緩緩駛入壹個加油站點,乘客們紛紛下車上洗手間。雖然這次行程比坐飛機所用的時長多上十倍之多,但是同樣也很難被追查出來。Tian堅信,沒有人會想得到像他這種嬌生慣養的少爺居然可以忍受到這種地步。
再過幾個小時就快到達清萊府了,壹想到這裏就無比激動,據給他的消息得知,他要去的那個鄉村,位於壹個軍隊管轄的邊境,路況極其復雜,那邊的軍隊還派了人過來接他以保證安全。
車子發出開動的信號以呼喚乘客們上車繼續趕路,沒過幾分鐘,巴士便離開了加油站開到了國道上,中途再也沒有在任何地方停留過,直奔終點。
四個半小時之後,巴士很準時的到達了清萊府的長途汽車站,Tian拿起放在頭上行李架上的背包,然後便下了車。新環境對他來說非常的陌生,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最後只得跟著人流走。
汽車站占地面積非常大,高高的屋頂,長長的凳子上堆滿了行人的各種行李以及各式各樣的水果,前面壹點地方停了壹輛很破舊的吉普車,上面掛著政府的車牌。Tian不確定這輛車是不是過來接他的那輛車,因為他並沒有看到司機。
他將沈重的背包放下,站在柱子旁邊拿起手機找尋著福利院給的緊急聯系人的電話,突然有人從背後向他打了個招呼,把他給嚇了壹跳。
“您就是金色陽光福利院派來的支教教師對嗎?”
聽到對方稱呼他為‘老師’……那個覺得自己是個冒牌老師的少年尷尬的笑了笑“叫我Tian就可以了”,他雙手合十的向面前這位穿著綠色迷彩服的軍人行了行禮,年紀大概與他父親下屬差不多。
“好的,Tian老師”對方似乎並沒有聽進去:“老師,我……叫JaSuebtareeyyordchai,妳可以叫我JaYord”。他操著壹口濃郁的本地口音介紹著自己。
“妳的行李就只有這些嗎?來……我幫妳拿”。
Tian並沒有阻止他幫自己將行李放進吉普車後備箱內,因為Tian早就習慣了這種被人侍候著的感覺,他跟著他後面走著,然後坐進了這輛沒有窗戶的車子內,破舊的車子哄哄的開始發動了起來,駛離了車站。
軍用車輛上只有簡單的布蓋著,其他的地方毫無遮擋,很是通透。Tian擡起手不斷抹著額頭落下的汗珠,JaYord見狀不免哈哈大笑了起來。
“現在這個時候是很熱,等老師妳到了山上,半夜的時候估計都來不及找被子蓋上呢”。
“我應該不需要住在軍營裏對嗎?”他之所以問這個,是因為福利院的人告訴他會有宿舍給他,只是沒告訴他在那個地方。
“妳住的地方在村裏,而我們軍隊就駐紮在離3公裏處的山腰上”。
Tian點了點頭,壹路上聽著Ja說著村裏的故事,還有將近2個小時左右才抵達目的地。
“板巖村是個很小很小的鄉村,幾個世紀前阿卡族就世世代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了,之前人們靠種植罌粟為生,在被禁止後,壹位得道的高僧便讓人來這裏教大家種植植物以便養活自己。
……現在大家都以種植茶葉,咖啡以及寒冷地區的花苗為主,壹會我們開車經過的時候,妳便可以看到那些壹層壹層像樓梯壹樣的梯田,那些便是他們的種植地”。
時間又過去了壹個小時,吉普車開到了壹條很狹窄的石子路上,道路兩邊種滿了樹木,JaYord說這條上山的路是軍人和村裏人在幾年前共同修建的,雖然只是壹條石子路,但是也為他們山下山而節省了不少時間。
夕陽漸漸西下,天氣也慢慢涼爽下來。Tian靠在車座上聽著司機哼著他們的東北民歌,歌聲很是歡快。直到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
“Tian老師,接下來我們要步行進去才行了”。JaYord轉身笑了笑說道。
走路……Tian擠出笑容回答道:“很遠嗎?”
“不遠,我已經繞過進村的路了,因為妳住的地方剛好在這邊,如果從村口走的話,大概要走5公裏的路,從這裏的話只需要走兩公裏就到了,很輕松的”。
哪裏輕松了!這個從未吃過苦的支教教師差點沒把眼珠子翻上去,對於他來說,50米左右的距離他都要開車,更別說要背包走上幾公裏的距離了!
JaYord見對方表情不對便立馬解釋道:“……裏面的路就只有壹點點的坡度而已”。之後便幫他背上了背包,讓這個少年幫忙打著手電筒了。
天色慢慢黑了起來,JaYord必須要在山裏的野獸出來前抵達目的地,Tian拿著手電筒照在前面,淺白的的燈光照在狹窄的小路上。好在手術之後,Tian經常按照醫生的建議進行健身,體力估計可以勉強支撐他抵達目的地。
JaYord指了指幾十米遠的黑色影子,少年正扶著自己的膝蓋喘著粗氣。
“老師,快到了,再堅持壹會兒”。帶路的人很疲憊的說道,畢竟他年紀也不小了。
Tian擡頭用力的呼吸著清爽的空氣,深深的呼了壹口氣後咬著牙繼續向前走著。忽而問道空氣中傳來的壹股焚燒木頭的炭火味,Tian順著白色煙霧望去,只見不遠處搭著壹個簡易的石坑,裏面燃燒著很多正被燒的焦黑的木頭,耀眼的火苗將置於黑暗中的小木屋照的很亮堂。
壹個很顯眼而又細長的影子在火光下凸顯出來……Tian仔細打量著,發現是壹個高大的男人,正在抱著胸口望著身後的小竹屋。
雖然他沒有背著槍,也沒有穿著軍人的迷彩服,但是Tian卻很清楚地記得這個寬大而又厚實的背影!
恍惚間,拿著手電筒的手不小心將手電筒重重的掉落在地上,手電筒的燈光也隨之熄滅掉了,那雙在黑暗中的眼睛應聲朝他犀利的看了過來,萬物仿佛靜止了壹般,只聽得見他胸口的心臟急促跳動的聲音。
新來的支教教師突然身子壹沈,在倒下去之前,這位奇怪而又陌生的軍人立馬上前及時地環抱住了他的腰。
Tian的臉緊緊地貼在了比他想象中要健壯許多的胸膛中。當他意識到自己被壹個男人給抱住了的時候,體內的血液立馬沖到了臉部,使得他的雙頰變得通紅而又發燙,少年閉著眼緊緊皺著眉頭……感覺這顆不爭氣的心臟就快要破胸而出了。
“……妳怎麽樣了?”
似乎是聽到了這細小的耳語聲……Tian微微吃了壹驚,飛快地推開了對方,然後定了定神站住了身子,以便自己不會再倒下去。
“老師!”JaYord嚇了壹跳,立馬跑了過來,扶著他的手臂,很是尊重老師這樣的知識分子。
Tian拍了拍牛仔褲上的渣滓,目似劍光地看著眼前這個高大的人……怎麽這麽任性的把惡魔放出來了呢!
“我沒事”,他轉身對擔心著自己的JaYord說道。
“老師……”JaYord張開手指著毫無表情的連長說道:“……這位是PhuPha連長,是3307號編制連的連長”。
Tian很郁悶的抿著嘴,那張苦瓜臉仿佛在說自己是個麻煩精。
“我需不需要給妳敬軍禮啊?”Tian沒好氣的說道,沒想到對方根本不接他的梗。
“不用,行合十禮就行了”。
少年楞了楞,只好擡起雙手行了合十禮,JaYord看到他們的初次見面並不是很愉快,便立馬開口說道。
“連長,Tian老師是來代替Aod老師的”。他說的這個人便是之前的老師,在這裏待了差不多三個星期左右,就在上個月,她最終還是被這裏的環境所打敗,收拾行李回家了。
連長點了點頭,然後指著後面的小竹屋說道:“妳把東西拿進去吧,壹些生活必須品我已經給妳準備好了”連長頓了頓,然後繼續說著,對方聽了差點沒跳起來踹他壹頓:“……希望妳會使用這些生活用品哈,Tian老師”。
“有使用說明書嗎?”Tian沒好氣的回道。
“這種基本生活用品要是妳不會用的話,明天我在讓人給妳寫個使用說明好了”。不知道他是否是在可以挖苦他,因為連長的聲音聽起來很認真。
“我謝謝妳勒!”Tian不想再繼續跟這個魔鬼糾纏下去了,JaYord幹癟癟地笑了笑,Tian便拿起自己的背包蹬蹬地走進了身後的小竹屋。
JaYord看到這位老師走上不是很穩固的樓梯,便轉身對連長說道:“連長,您還沒有讓人過來修壹下這個樓梯麽?”
“這幾天都忙著抓那些砍伐樹木的人了,所以便忘了”。PhuPha簡單地回道,似乎並沒有放在心上:“……而且這個並不著急,他估計待不了多久的”。
“連長,妳不要以貌取人啊,Aod老師看起來那麽能吃苦的壹個人,她還不是都待不下去”。
只見這位軍人長長地嘆了壹口氣,似乎有什麽難以開口的事情壓在心裏。
“Ja,妳覺得像他這樣剛出來的社會小青年,全身上下都是各種名牌,能待上壹個學期麽?……整整三個月哎”。他再次強調道。
作為他的下屬,他只得呵呵笑了笑,不敢再發表任何與這件事有關的意見:“話說回來,您是怎麽過來的啊?我開來的車子停在路口那邊”。
“我在連裏借了輛摩托車”雖然道路崎嶇不平,有些地方甚至是坑坑窪窪的,但是對於在這裏待了4年的人來說,並不是什麽大問題。
“要不要壹起坐車回去啊?晚上騎摩托車很危險的”。
“沒事,我都習慣了,部隊見,Ja”PhuPha連長掐斷對話,朝著停在不遠處的摩托車走去,他發動了車子,然後迎著冷風開了出去,沒過多久,他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麽。
……還沒有告訴那個新來的少爺老師明天該幹些什麽呢!
算啦!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個早起的人,等明天巡視完了之後再過來告訴他也不遲,想到這裏,他便騎著摩托著朝3公裏外的部隊裏開去。
小竹屋後有個窄窄的陽臺,屋子裏面是壹個方正的房間,Tian在黑暗中找尋著插座,才突然想起這裏並沒有通電,也沒有自來水……那這裏的人都是怎麽生活的啊?他將背包放在房間的壹角,突然瞟見了旁邊放著壹盞很大的油燈。
前指揮官的小兒子定了定神坐了下來,他拿起這個油燈就著窗戶照進的月光仔細地看了看,發現油燈的背後寫著品牌名字,在它下面還有用很小的英文字母寫著的使用方法。
Tian在周圍找著手電筒,這才想起剛剛掉在外面忘了將它撿起來了,他拿起完全沒有用的手機,因為這裏並沒有任何信號,他拿起手機打開了後面的手電筒照了過去。
少年費力地看到後面的英文字母,眼睛都快看瞎了,雖然他從未用過這些東西,但也不至於蠢到上面寫了使用方法也不會用的地步。
他將油燈放在竹子做的地板上,然後發現了壹個凸出來的塑料按鈕,他拿起來按了不下幾十次,將油門旋鈕全部轉到右邊然後按了壹下上面的按鈕,突然壹串很大的火苗串了出來把他給嚇了壹跳,下意識的往後面躲了躲。
過去壹分鐘後也不見火苗變小,生怕將這個小竹屋給燒了起來。Tian膽怯地伸出手將油門調到左邊。
只見火苗慢慢地變小了起來,在覺得安全了之後便繼續彎下身子,這個來自首都的少年摸了摸自己的的胸口,仿佛放松了下來。他將油燈放在挨在墻壁的壹邊,防止在這個狹窄的空間內將它碰倒,他掃視了壹眼周圍的環境,看到旁邊有壹張很矮的書桌以及壹張很舊的榻榻米床,上面放著壹床很破舊而又充滿腐味的被子、壹個很皺、滿是破洞的方枕以及壹張似乎用了很久很久的舊蚊帳。
好在竹屋內沒有灰塵,似乎是在他來之前,有人特意打掃過了衛生壹樣,他坐在竹地板上抱著自己的膝蓋,不壹會兒,便決定起身將蚊帳拿起來掛好,雖然他之前軍訓過,但是在那期間他壹直都是睡帳篷或者是睡袋的。
少年很楞楞地拿著白色的蚊帳,發現蚊帳四個角都分別有絲帶,大概可以猜到肯定是要系在什麽地方的,他擡起頭看了看屋內的竹子以及墻壁,剛好發現上面訂了4個釘子,他便將這些帶子系在釘子上,最終,壹個歪歪扭扭的蚊帳終於成型了。
Tian用力的呼吸著,全身無力地再次坐在了地上。肚子傳來的聲音打破了夜裏的寧靜,他這才想起來從中午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吃過什麽東西。Tian緊皺著眉頭,不禁怪起那個魔鬼連長來,也不知道他過來幹嘛,還是空著手來的,魚肉飯什麽的都不知道帶點過來。
少年挪動膝蓋朝背包移去,悶悶地翻著自己的背包,因為他記得在出門的時候往包裏塞了兩三包零食。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了壹個類似不銹鋼的三層飯盒和壹瓶礦泉水,放在門的入口處,以至於自己都沒註意到。
Tian吞了吞口水……呢喃地罵著Torfun的那個心上人,他聳了聳肩並沒有在意,因為對方並聽不見。饑餓的他立馬撲到門口將盒飯拿了過來,他打開盒飯,只見裏面有壹份煎蛋,壹份清淡的豆腐湯以及壹份白米飯。
……PhuPha連長是如何知道他不吃辣的呢?
他來不及去猜測了,胃酸已經將他的胃折磨的很厲害,就算此時眼前的飯菜巨辣無比,他也願意吃下去!
如果要是認識TianSophaditsakorn的人要是看到像他這樣的富豪,今天在此地如此津津有味地吃著幹巴巴的飯,估計下巴都要驚掉了。
在饑餓面前,及時只是壹份簡單的煎蛋,都是人間美味,那碗清淡的豆腐湯也被Tian狼吞虎咽的喝的壹滴不剩,隨後他便拿起礦泉水大口大口的喝了壹口。
“好飽啊”。他不知道跟誰說好,只得對著天地間的空氣表達出來。
之後,Tian便將背包內的東西拿了出來,因為他想在睡覺之前順便刷個牙洗個澡,但是天色都這麽晚了,去哪裏解決這些事情呢?他很郁悶的拿出了很小的壹瓶沐浴露,Phupha隊長和JaYord並沒有告知他這件事情,而且都這麽晚了,讓他自己出門找也不是個事情,因為這小竹屋附近除了樹林還是樹林。
那就這樣睡好了!
決定好之後便轉身鉆進蚊帳中拿起被子,壹股腐臭味幾乎讓人不敢將身子躺進去,但是要這樣壹整晚坐著睡覺也不是個事,Tian緊閉著雙眼,鼓起巨大的勇氣睡在那個很硬的枕頭上,他看著油燈散發出的燈光,像以往壹樣習慣性的拿起手機玩了起來,這才想起這裏不但沒有信號,也沒有網絡。
少年將手機扔在壹邊,仿佛此刻已然成為了壹個昂貴的鎮紙器,這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幾百次嘆氣了,壹陣微風夾雜著冷空氣吹了進來,他的眼角情不自禁地落下了幾滴淚珠。
妳到底來這裏幹啥呢?……Tian
日過三桿,Tian依然穿著昨天的衣服緊抱著自己東倒西歪的睡在歪歪扭扭的蚊帳中,壹位身穿迷彩服的高大身影走了進來,很無語的看著這個新來的老師,絲毫沒有要醒的意思。
年輕隊長放下昨晚城市少爺在門外掉下的手電筒,斜眼看到油燈已經燃盡了,看按鈕似乎是壹直開到壹半左右的位置,不難猜測出肯定是點了壹整晚才會導致油盡燈枯。
……雖然他沒有蠢到不會使用油燈的地步,也知道自己動手,但是睡覺之前並沒有關掉油燈,估計要等到小竹屋著火之後他才會想起這個油燈用的是油而不是電池吧!
Phupha很心累的嘆了嘆氣,告訴自己壹定要冷靜下來,然後伸出厚重的雙手將蚊帳重新在四角的釘子上系好,然後便站在床邊搖了搖那個緊抱著自己睡覺的人。
“Tian,起來了……”
Tian郁悶地將身子挪向另壹邊,隊長皺了皺眉頭,決定低頭在他耳邊大聲地說道。
“這麽喜歡舒適的生活跑來做什麽支教啊?滾回家睡在自己柔軟的床上不好麽?”
Tian立馬坐了起來,因為他意識到自己並沒有睡在曼谷的家中,以至於他的鼻子都快碰到Phupha隊長的臉上了。
是不是心動的感覺呢?剛剛是不是心動的感覺?!……那張帥氣而又泛紅的臉此刻依然楞楞的定在那裏。
隊長慢慢地起身站直,然後用著很生硬的語氣說著,仿佛在對自己的下屬說話。
“趕緊起來洗澡去!”
少年揉著惺忪的眼趕走睡意,然後叫著轉移話題:“知道啦!衛生間在哪裏呀?昨天妳們什麽都沒有跟我說,害得我得穿著昨天臭哄哄的衣服睡覺”。
“就在不遠處,但是我不建議妳晚上的時候去,如果想要解手的話,房子後面已經給妳搭好簡易的茅房了”。
Tian實在想象不出所謂的茅房是什麽樣的,但只要能解手應該就可以了吧?他拿起昨晚收拾到壹半的東西,隊長看了壹眼新來的支教教師手中的衣服牙刷和洗浴用品,便走了出去。
“跟我來吧……”
Tian幾乎沒跟上這個魔鬼的步伐,因為他說完頭也不回的便走了出去。外面的陽光非常刺眼,但也是第壹次清楚地看到板巖村的樣子,其實這裏的村民就住在離他幾十米不遠的地方,這裏的房子樣式幾乎都與他的小竹屋差不多,只是大小不壹樣罷了。
城裏的少年看著鄉裏的大人們和壹些身穿傳統服飾的小孩因為自己城裏的穿著打扮而露出很奇怪的眼光,有些人也穿著普通的現代衣服,不難猜出這裏接受外來文化已經有壹段時間了,也在積極的接受外來的教育,發展自己的村莊,比起那些完全封閉、依然在使用自己文化的村落要開放的多了。
Tian覺得很是奇怪,因為不管他走到哪裏,都會有人像看動物壹樣用奇怪的眼光看著他,當他回頭去看這對方的時候,對方卻低頭露出壹絲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Phupha隊長帶他來到壹所大房子面前,這座房子似乎是這裏最大的壹座。
“讓我使用這裏的洗手間嗎?”他問道帶路的人。
“不是”隊長依然像之前壹樣惜字如金的回答著:“……妳在這等我壹下,我去去就來”。說完便走上樓梯消失在裏面,丟下他壹個人在門前躲著炙熱的太陽。
沒多久,隊長便帶著壹位看著很善良的老者走了下來:“Tian,這位是Beanglay叔,是這裏的領導者以及管事的長輩,妳也可以叫他村長”。
出於禮貌,作為晚輩的他舉起雙手行合十禮:“您好”。
“妳好啊,老師,昨晚休息的還好嗎?”作為這裏的村長以及聯系外界的接應人,他用著標準的普通話回應道。
“還可以,就是蚊子有點多”。Tian壹邊說著壹邊摸了摸手臂上滿是蚊子咬的紅點。
“那是因為妳不會用蚊帳好不好!”隊長突然插嘴道,這讓Tian瞬間覺得很是尷尬。
“我又不知道,不是妳說會有使用說明的嗎?”。
作為軍人的他楞了楞,然後便若無其事的認真說道:“……不好意思,我沒想到妳真的需要用到那些使用手冊”。
他的嘴角露出壹絲壞壞的微笑:“妳不用費心去寫那個什麽使用手冊啦,只需要浪費妳壹點時間過來教教我就行了”。
“可以,壹會傍晚的時候我去妳家找妳”隊長不假思索地答道。
這下輪到對方有些詫異了……這家夥到底是個怎麽樣的壹個人啊?正想繼續與他爭吵壹番,村長便搶先將壹個塑料袋遞到這位新來的教師面前。
“老師,妳趕緊去洗澡吧,壹會到了中午會很熱的”。
Tian很疑惑地接過東西,看見裏面有壹個黑色的塊狀物以及壹個棕色的塑料瓶:“這裏面是什麽啊?”。
“竹制的肥皂以及中草藥洗發水,很好用的”。
他皺了皺眉頭,不知道為什麽要拿這些東西給他,因為這些生活用品他都有帶過來。
“壹會到了’衛生間’妳就知道了”隊長繼續補充道,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發現他的嘴角正微微上揚著,仿佛是在等著看什麽熱鬧壹樣。
他們兩個辭別了村長之後便繼續趕路,此時的日頭也開始越來越毒辣了,將這個城裏來的少年的皮膚曬的火辣辣的,汗水也不停地從額頭上流到脖子間。他望著前面那個堅強有力的後背的高大男子,此刻正不停地向前走著,似乎絲毫感覺不到疲憊,也不見他有任何怨言。
“為什麽要把衛生間建在這麽遠的地方啊?洗完澡往回走的時候,豈不是要出壹身汗!”
隊長聽到後面的抱怨聲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伸出手指指了指前面不遠的很寬曠的地方。Tian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禁張大了嘴巴,他趕緊跟上那位軍人的腳步,然後呆呆地站在前方瀑布流下來形成的水潭邊。
水流沖擊在石頭上顯得異常的清澈……清澈到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水底的壹些枯樹葉。
這位小少爺面色有些難看,轉身看了看站在旁邊的隊長:“衛生間在哪兒啊?”他明明知道答案,卻偏偏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因為答案就在他眼前。
“天然衛生間啊”隊長回答道。
“妳要讓我在這裏脫衣服洗澡嗎?不可能!”。
“還有壹個辦法,就是去村民那裏借水桶和水勺,然後打水去妳屋後的水缸裏”。
Tian睜大眼珠子盯著對方看,仿佛在大聲叫道……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隊長看了看他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他想要說什麽。
“我是說真的”他點了點頭非常肯定的說道:“這裏的居民,不論是誰,要用水的話,都是自己從這裏打水的”。
“那為什麽不在村裏鉆口井?……”其他外府壹般不都是有井水的麽?
放棄自己公務員來幫惹事的哥哥替職的軍人搖了搖頭說道:“政府的預算早就空了”。因為國家撥下來的錢,在到達老百姓手裏之前,早就被壹層壹層的給吞掉了。
“妳們部隊離這裏更遠,妳們又是怎麽生存的啊?”
“部隊有部隊的預算,部隊裏有壹口水井以及可以給部隊提供壹些電源的發電機”。
Tian很不服氣的用鼻孔出著氣“……壹點都不公平”。
“所以妳到底要怎麽樣?”隊長用著很兇的聲音說道:“我可沒有時間陪妳壹整天啊”。
Tian緊閉著嘴唇,手緊緊地拽著塑料袋,這比要買古馳的眼鏡還是鞋子更難做決定。
他加減乘除都用了個遍,深深地思考了壹番,然後咬了咬牙說道:“……就在這裏洗好了”。
“別忘了用肥皂以及草藥洗發水啊,我特意跟村長要了點分給妳的,這裏的瀑布都是天然的河流聚集形成的瀑布,這裏的居民都是依靠這裏的水源生存的,如果用妳自己帶來的洗發水和沐浴露的話,會汙染這裏的水源”。
Tian看了看手裏的那些天然草本植物制作的洗發水以及肥皂,露出壹副很厭惡的表情,難道自己真的要用這個黑不溜秋的肥皂以及像牛屎壹樣的洗發水洗頭麽?
隊長很不開心地皺著眉頭:“不要小看了村民的智慧,這些東西都是先祖傳下來的,比起妳那些新鮮玩意好用多了”。
“知道啦”少年搖了搖手打斷了他的話,他怔了怔,似乎想起了有什麽東西不應該在旁邊壹樣:“……我要脫衣服洗澡了,希望妳不會想要坐在這旁邊等我”。
“當然要等”隊長堅定的說道:“我還沒有正式將妳引見給村子裏的長輩們認識,對於村民來說,妳依然算是個陌生人,如果要是和村裏的女孩子發生什麽事,我……”脖子肯定會被掐斷掉。他將最後那句話咽進了喉嚨裏,但是對方似乎並沒有在意,只顧著大喊大叫。
“ok,隊長,雖然我是個男人,但妳也不是我朋友或者是親戚,要我當著妳的面脫衣服洗澡,就算妳不覺得羞恥,我也會覺得很害臊的啊”。
他會盡量去理解有錢人所謂的臉皮薄,連長心胸開闊的說道:“……那我壹會背過去好了”。
“謝天謝地!”Tian挖苦的說道,看著他正轉身走向前面不遠處的林子裏去了,Tian轉身看了看自己,深深地嘆了口氣,衣服上全是汗水的酸臭味,他立馬脫下那件顏色鮮艷的T恤,飛快的從大長腿上脫掉了那條牛仔褲,整個動作壹氣呵成。
整個身子只剩下壹條內褲掛在身上,他還沒有勇氣敢在這種露天的林子裏全部裸露,夾雜熱氣的風吹在他身上,加上毒辣的日頭,曬的他白皙的皮膚漸漸有些微紅,汗水流到關節處,感覺很是瘙癢,他擡起腳往水下的石頭踩去,然後拿起塑料袋準備開始洗澡。
Tian鼓起勇氣伸出手拿起那塊黑不溜秋的肥皂往身上擦了下去,鼻尖傳來肥皂的香氣,這讓從未用過這種普通物品的有錢少爺感到很是驚奇,他抹起身上的灰色泡沫聞了聞。
……還不錯,挺香的。
Tian開始拿起那個深棕色的塑料瓶看了看,發現這並不是像他想的那樣用牛屎做成的。瘦弱的雙手不斷的揉搓著頭發,泡沫都快流到臉上了,冰涼的水從他身上流過,這讓他感覺很是新奇,他決定向更深的地方走去。
泡沫在從他身後流到了水中,讓人感覺很是清爽,與剛才什麽都不知道的情況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另壹邊,那位正在樹下等待著他的人正低頭看著手表……他已經離開崗位太長時間了。
隊長站了起來,用手拍了拍迷彩褲上的沙礫,他走到原來的位置發現只有壹堆穿過的衣服以及放在旁邊的新衣服,本該在這附近洗澡的人卻不見了蹤影,Phupha在四周掃視了壹番,發現此時他正剛從瀑布下出來。
“Tian!不要去那個地方,那裏水下有漩渦!”他立馬疾呼道,因為瀑布經年累月的從這裏沖刷下來,導致這個地方經常會出現漩渦。
不知道哪個少爺是否聽到了他的喊叫,他的身子突然在他眼前消失到水面下了,而且沒有壹點要浮上來的跡象。
他等了將近壹分鐘,便飛快地脫掉了他的軍靴“……真操蛋!”四周響起了他的抱怨聲,之後便被下水的聲音給替代了。
Phupha遊到水下之後發現那個從城市來的少爺正壹動不動的呆在瀑布下,他伸出手抱起他瘦弱的腰,發現對方開始用手不斷的拍打著,似乎是故意讓這種事情發生壹樣,有意無意的嗆了幾口水,隊長只好抓住他的手,將他的手環在自己的脖子上。
隊長背著他遊到岸邊,背後還背著壹個帶著怨氣的鬼魂,Phupha從水中站了起來,轉身看了看後面正在將下巴托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壹股洗發水的草藥香氣撲鼻迎來,讓他意識到他們貼的多麽的近。
……不過是在水下閉氣而已。
Phupha將目光從這雙美麗的眼睛中移開,感覺對方很是狡猾,心中突然升起壹種莫名的憤怒……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將這股憤怒給壓了下去。
“妳騙我!”他壹字壹句的重重的說道。
那對紅色的嘴唇笑了起來……笑的讓對方看了有些出神:“雖然下面沒有漩渦,但是我的腿是真的抽筋了啊”。
“……是麽?”他壹臉不信的說道。對方咯咯笑了起來,他並沒有去理會,也沒有再和他爭論。
Tian暗自覺得很痛快,讓這個魔鬼弄濕了身子,而且還將自己給背到水邊。
“上去吧”隊長命令道,正要上去卻被拉住了衣角,他轉身看了看那張俊秀的臉,做出壹副很無辜的樣子。
“都說了我腿抽筋了”。
隊長楞了楞……然後俯身下去像抱新娘壹樣抱起這個假裝腿抽筋的少年,健壯有力的雙腿大步向前邁著,很快就到了岸邊,懷中還抱著壹個白皙無比的裸體少年。
心跳異常地跳動著……血液的循環讓他的臉顯得紅彤彤的,壹點男人的尊嚴都沒有了!Tian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害羞,他握起拳頭壹邊大叫壹邊朝著厚實的胸部打去。
“真是造孽!快把我放下來!”
“嗷,妳不是腿抽筋了麽?我就這樣把妳給抱回家不好麽?”犀利的目光朝他望了下去,似乎沒有壹點開玩笑的樣子。
就這樣讓他穿著壹條濕濕的內褲抱著他走回去麽?他是怎麽想的啊?真是個魔鬼!Tian環著他的脖子,用力的將他的頭按了下來,然後靠上去在他耳邊大聲的說道…….
“我已經好了!快把我放下來!”
話音剛落,隊長便將他放了下來,沒來得及反應的他差點摔了下來,Tian看著那張臭屁的表情,以至於沒有發現對方正在盯著他胸口的那道疤痕。
隊長最終還是選擇了沈默,他拿起浴巾向那個有著壹顆女人的心臟的裸體的男兒身扔去。
“……趕緊擦幹了把衣服穿上吧”。
“那妳呢?”看到他被打濕的白色的T恤以及迷彩褲,下面還不斷的滴著水,內心不免有些自責。
“我沒事,把妳送回家後我就回部隊了”他不以為然的說道,讓對方趕緊收拾好自己。
少年轉過身將身子擦幹後立馬穿上了新的衣服,因為開始感覺有些冷,嘴巴都打顫了。在回家的途中,他好幾次偷偷的看著那個深色肌膚、長相有些帥氣的純泰國人,好幾次想要將手中的浴巾給他……但還是沒有那麽做。
而這胸口內小鹿亂撞的感覺又是什麽呢?
不要再讓我有這種迷惑的感覺了好嗎?……Torfun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 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4章到這裏啦,其實tian壹開始是因為女主的心臟而在意隊長的吧!而愛是後面自己的心去愛的對嗎?因為按照戲碼是得這樣發展的!

文章來源:天腐泰剧字幕组

上一篇: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3章-說的好像妳會給我壹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