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7章-妳能答應我妳不會再做任何傻事了

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7章-妳能答應我妳不會再做任何傻事了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7章,劇跟小說搭配看是最幸福的,可以無限遐想,看完劇後慢慢品嘗小說,不亦樂乎!

早上七點四十五分,Tian依然覺得自己有點迷迷糊糊沒睡醒的感覺,不過用自己燒的熱水洗澡,那感覺不是壹般的幸福,搞得他完全忘記了時間。為了避免成為壹個老師的第二天上課就遲到,他跑著去學校,當他終於爬上了山進到學校的時候,發現學生們已經站好等著升國旗了,他用眼神大致掃了壹眼,發現至少有五個學生沒來上課。
他就知道肯定是因為自己的教學水平太低,所以有些家長大概因此覺得這位新老師很差勁,可能以後都不會讓他們的孩子再來上課了。
當阿卡族的孩子們看到昨天剛認識的蠟筆老師向他們走來就舉起手來行合十孔,每個人都開心地向老師問好。雖然此時此刻的他心裏真的很難受,但Tian還是微笑著向他們打招呼。他環顧四周,看見有兩個偵察兵在昨天的同壹個地方繞圈巡邏,但好像不是昨天巡邏的那兩個人。
教室墻上的時鐘指針指向八點時,兩名學生代表站到了旗桿前。
盡管這裏沒有音樂,也沒有管弦樂隊,只有風吹動樹葉的聲音,自然而然形成的節拍,但這可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聽到的。
Tian站在壹根用竹竿做成的旗桿旁,眼睛看著這些邊遠山區的孩子們,他們正整齊地唱著泰國國歌。可他只是站在原地壹動不動,他嘆了咽口水,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麽似的,然而卻只聽見他沈重的呼吸聲。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時尚都市的現代人都開始羞於表達自己對於國家的尊重。
但這裏沒人感到害羞。
突然….那個壹直默默站在隊伍中的人也開始和他的學生們壹起唱起了國歌,泛白的老舊旗幟被那個生銹的滑輪帶到了旗桿頂端,那旗幟迎風飄揚在這邊界之處。
現在的Tian不知道該用什麽樣的言語來形容自己唱國歌後的感受,他只覺得自己內心的枷鎖得到釋放,想要大聲笑出來。他深呼吸仿佛做了什麽決定般,邁開步子朝著學生們走過去,當他走到學生身邊時,才大聲地說道。
“….從今天開始,希望大家稱呼老師叫‘Tian哥哥。”
Tian看著身邊這些安靜站著的阿卡族孩子,看著他們壹臉懵逼地註視著自己,讓他瞬間變得手足無措。
“‘Phee’這個字的意思就是兄弟姐妹,明白不?”
“為什麽我們不叫妳‘老師’啊?”雖然今天好奇大師Mee和哥哥沒來上課,但班裏還是有同樣對世界充滿好奇心的小朋友提問。
… 因為他這個老師實在是不是壹個合格的老師啊,他不知道該如何備課,也不知道如何與這些孩子們相處,每當聽見別人叫他老師,就仿佛聽到壹聲聲嘲笑聲,嘲笑著自己的無能,說來他這行為也不過是掩耳盜鈴罷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心中的固執。
Tian尷尬地笑了笑,只是開口說:“就老師想要妳們當我的弟弟妹妹,所以我可以當妳們的哥哥嗎?”
孩子們歪了歪頭還是壹臉懵的樣子,不過最後還是乖巧地點了點頭。
“好啊,蠟筆哥哥。”
終於說服學生不叫自己老師,改口叫自己哥哥的Tian終於松了壹口氣,轉身帶著學生們走進了教室,他大致看了壹眼昨天讓孩子們帶來的以前的作業本,發現以前的老師主要教的都是泰語基礎知識,英語那壹塊只教了他們寫A到Z。
其實昨晚的Tian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了大半夜,淩晨兩點的時候終於有了點思緒,既然他沒辦法像壹位師範生壹樣正規的教學,那他就嘗試用自己的辦法,竭盡所能地教這些孩子,就從自己最擅長的開始教就好了。
Tian轉身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了幾個阿拉伯數字,寫完之後還在下面寫上了泰語。
“妳們可以讀壹下這些數字給我聽壹下嗎?”
雖然孩子們還是有些地方讀錯了,但這讓他知道孩子們已經有了壹些基礎知識,所以他開始試著寫了壹些簡單的加減法的題目讓他們試著做壹下,但是最後的答案在告訴他,沒有壹題是對的。
看來他們只是可以讀出這些數字,但是並不知道該如何計算。
Tian撓撓頭想了想,突然有了壹個想法,於是將所有人喊到自己面前圍坐著,他盤腿坐在講臺,然後舉起雙手。
“兩只手加起來十根手指。”接著就開始用手指作為教具從1數到10 ,全部數完後,他只伸出壹根手指。
“這壹根手指。”說完就伸出另外壹只手的食指放在壹起。
“….再加上壹根手指是幾根手指呢?”
孩子們看到兩只手指後都搶著喊著回答“二!”
接著Tian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和左手的兩根手指嘗試著問道。
“那這樣等於多少?”
“五!”孩子們的聲音開始變得充滿自信感,這也讓他開始放松下來。
“這樣組合在壹起叫做‘加’….”Tian壹邊說壹邊指著黑板上的“+”字符號,然後又向孩子們提出了壹個新問題。“如果先有這樣的五根手指….”說完他就把右手手指全伸開舉起來,然後再收起兩根手指問道。
“還剩幾根手指?”
“三!”
Tian開心地笑著,試著加大難度,他將十根手指都伸了出來,“現在哥哥有十根手指。”然後彎曲小指和無名指,“少了兩根還剩下多少?”
看到這些孩子們用出乎他意料的速度回答對問題,他忍不住為他們拍手鼓掌,接著他起身站起來走回黑板前,將黑板上的算式改得容易後才開口說道。
“這樣好了….今天下午如果妳們能把這些數學題都答對了,我就給妳們發獎勵。”
孩子們的高聲歡呼著,那聲音吸引了在外面走動巡邏的偵察兵的註意,他兩轉過身來饒有興趣地看著孩子們開始用手指數著數字,有些人手指不夠用就用腳趾來救急,那畫面可真是超有趣的。
皮膚白皙、臉龐清秀、身材修長、身穿著時尚的衣服,讓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可以清楚的知道這位誌願者和這裏的人是天壤之別,宛如鶴立雞群。雖然聽Ja Yord和其他見過新來的誌願者的戰友都講起過這個人,但是還比不上親眼見壹見。
這位誌願者老師渾身散發著富二代的氣息,讓他們特別好奇大少爺來這片偏遠的貧瘠之地做什麽?
就算是之前那些抱著高遠誌向的人,也基本就是壹個月就收拾行李逃跑了,搞得現在大家都會拿誌願者待的時間長短打賭取樂來著。
不過,這位誌願者老師身上那些引人註目的特征就在這短短三個小時內和周圍的氛圍和諧的融合在壹起,他們有默契地對視壹眼,忍不住笑出聲,決定這次回去他們要打賭這位新老師可以待滿三個月,直到這個學期結束,這位老師的教學工作可不是壹般的順利。三天後,阿卡族的孩子們依然沈迷於他們的蠟筆老師給的獎品。壹到課間休息,他們就會拿剩下的紙片折成大大小小的鳥。壹開始,Tian折這個紙鳥只是為了給孩子們獎勵,但被他們纏得受不了,就教了他們如何折紙鳥之後,每次課後都會有壹堆紙鳥留在地板上,搞得他只能去找Beanglay 村長要了壹些塑料瓶把這些紙鳥裝進去。
Tian和自己學生們坐在壹起,壹邊吃著 Beanglay 伯伯每天托偵察兵帶給他的飯盒,壹邊忍不住地想著,他已經很多天都沒看到Ayui來學校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自己不滿意所以才不來上課?畢竟那個孩子看上去非常喜歡Torfun老師。
“Mee,妳哥哥為什麽沒來上學呢?”Tian挪到那個吃著肉幹拌糯米飯的女孩旁邊坐下。
“我父親後背受傷了,所以Ayui哥哥不得不替父親去菜田幹活了。”
….壹個小小的孩子就必須像大人壹樣幹活了嗎?他忍著心中疑問開口說道,“很累吧?”
Meechu搖了搖頭滿臉都是自豪的微笑,“累啊,但是有飯吃,媽媽這樣和Meechu說的。而且我之前幫忙去收過茶葉哦~”
八歲孩子天真無邪的話,卻讓Tian心裏特別不好受。他想起了小時候的自己,他把電心當做玩具扔著玩,還總是剩飯,每天還玩著許多國外的遊戲,那生活簡直就是舒適得不能再舒適了。
但為什麽他卻感覺不到幸福呢?為什麽他沒辦法不露出如此燦爛的笑容呢?
Tian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當他看向窗外時發現,今天天空飄著許多雲彩,遮擋了大部分的陽光,吹拂到臉上的涼風讓他特別想出去走走,順便看看這裏的村莊到底是什麽樣的。。
“大家~”他拍了拍手吸引所有孩子們的註意,“下午我們壹起去外面好了,上節戶外英語課,快點收拾東西吧。”
所有人的眼睛滿是不解地看著他們的蠟筆老師,Tian瞬間反應過來,用孩子們更容易理解的話說道。
“我們出去外面走走,然後壹起學習英語。”
孩子們大聲歡呼著,讓Tian覺得不管是城裏的孩子還是城外的孩子,只要知道自己不必呆在教室裏上課時反應都是壹樣的。Tian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講真的,其實他這個老師也不想呆在教室裏了,所以孩子們想要出去玩玩什麽的也很正常。
當看到新來的誌願者老師和十多個學生壹起走出來的時候,兩個偵察兵迅速跑過來問道。
“老師,妳們要去哪兒?”
“我看著天氣不錯,陽光也不是很烈,所以打算在村子裏走走”
年輕的士兵們對視了壹眼,其中壹個人開口說道,“老師妳最好就是在周圍走走,這邊到處都是森林。”
Tian沒有理由反對,於是直接點頭答應了。阿卡族的孩子們帶著他們的蠟筆老師沿著山脊小路走著,他們路過了國家分配給村民種植食物的茶園,Tian壹邊走著,壹邊用手指著周圍的各種事物,然後教身邊的孩子們相應的英語單詞。
“Sun-太陽,Sky-天空,Cloud-雲…..”
壹陣微風吹來,Tian聽到了無線電通訊的聲音中摻雜著山區部落孩子們用方言聊天的聲音。他知道這是那兩個偵察兵在遠處跟著他們,保護他們的安全。
結束戶外英文教學,他們就來到了沿著山脊形成梯田般的美麗茶園。壹到這兒就有很多孩子說自己家在這不遠處,Tian幹脆讓他們直接回家了,現在他身邊只就沒有多少孩子了。
“茶用英語怎麽說?”Meechu好奇地問。
“Tea-T-E-A,意思是‘茶’。” Tian還將茶的英文拼讀出來,因為據他了解,之前來這裏的誌願者老師都教過孩子們讀泰語和英語字母了。
聽孩子們說這條小路是去往Phapandao村主幹道的捷徑,Tian就幹脆走進茶樹間的小路,壹路上,他和三個孩子揮手告別,現在身邊只有Meechu壹個人。
“妳家在哪裏?”他問著那個開心地給他帶路的女孩。“就在那兒…”壹根小小的手指指向茶園後不遠處的山麓。
“那我先送妳回去。”
Meechu高興地拍了拍手,轉身就看到壹輛小型皮卡車和圍在菜田邊的人,她瞬間瞪大了眼睛,仿佛就像是看到相熟的人壹樣,拉著老師的手就往那邊走過去。
“Ada,我爸爸媽媽就在那兒!”
Tian被小女孩用力拽著走到那群人旁邊。他發現這些穿著民族服裝的人正賣力地搬著壹袋袋裝滿東西的麻袋放在皮卡車上,車旁站著五六個穿著城市服裝的人。
灰頭土臉的Ayui轉過身就看到妹妹和老師壹起走過來,於是舉起手來行了合十禮,而其他成年人正在與壹位會說泰語和阿卡族方言的翻譯談話。
“妳們在幹什麽?”他問著消失多日的學生。
“來賣茶葉。”
Tian應了壹聲就好奇走過去,村民們將茶葉塞滿麻袋再縫好袋口,接著放在秤上,最後才搬到茶葉販子的皮卡車上。
“四公斤….”他聽到稱重那人說話的聲音,接著茶袋就被擡起來了。
Tian緊皺著眉頭,深刻懷疑自己的眼神是不是有問題,他看到明明是指向“5”的指針,但當他看到第二個、第三個麻袋也是壹樣的情況時,不管數量是多還是少,那個人還是報著同樣的數字,他又看了眼站著旁邊像是監督的阿卡族人也沒什麽反常的樣子,於是趕緊轉身問Ayui。
“妳們知道壹公斤有多少克嗎?知道數字4和5有什麽區別嗎?”
然而Ayui臉上確是完全聽不懂的表情…“什麽是公斤?”
“公斤是壹個重量單位。”Tian指著正在使用的稱重秤,“那臺機器稱出來的重量就是以公斤為單位。”
“單位?”
Tian瞬間向把自己頭發全都薅光,他猛地吸了壹口氣,然後換了個新問題,“平常妳們是怎麽交易的?”
男孩撓著頭解釋道,“他們來買,我們就裝在麻袋裏賣。”
“那錢怎麽算?”
“就按那個人寫在那個收據裏的數字給錢。”Ayui 看了眼那個拿著重量簿的城市男子那邊。
“這意味著….”妳們被騙了都不知道!他在自己爆發之前咬住了嘴唇,這些商人們也太過分了,居然玩這壹套,僅TM幹些斷子絕孫的破事兒,居然欺負偏遠山區不識字的人。Tian大步徑直走到那個稱重的人面前,此時正好有壹個麻袋放在秤上。
“4公斤…”
“5.2公斤!”
當登記的人聽到 Tian大聲反駁的聲音突然停了手中的筆,他擡頭看見壹個穿著時髦夾克的帥氣年輕人站在眼前,但是這人怎麽看都不應該出現在這裏。
“妳是誰?”
“妳知道怎麽區別數字4和數字5的吧?”Tian直接伸過手想要拿寫滿重量的本子,“請讓我看下那本簿子。”
那個稱重的人急忙把簿子關上,然後兇神惡煞地看著 Tian,大聲道“妳又不是賣方,關妳什麽事,滾開。”他揮手想要趕走Tian,但是前高級軍官的兒子會怕他?
“不讓看就表明妳是故意詐騙!”
“詐騙什麽了?妳這個小屁孩在胡說八道什麽?老子給的價格是八十壹公斤,按照重量給錢。”這男人甩了甩手中的本子,“這就是證據”但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讓Tian看那本子。
“我TM親眼看到茶袋重五公斤多,但是妳居然說四公斤!”既然這煞筆不會禮貌待人,自己也沒必要給他好臉色看。
“妳別多管閑事,小心不得好死!”當看到Tain還在堅持說出正確的數量時,他就威脅Tian,但是這煞筆完全是威脅錯人了,Tian不屑地笑了笑,直接走過去將裝有茶葉的麻袋從地面上擡起來放在秤上,旁邊村子裏的人全都看向了這邊。
“這針指向數字五,還是妳們也壹樣看不懂數字?沒關系,我是這裏的誌願者老師,有空妳們順道過來學習,我教妳們。”
這位城市奸商的收下被眼前這個乳臭未幹的小毛孩氣得直喘粗氣,這小子簡直就是赤裸裸的侮辱人,那個名為Siasakda的老板趕緊走過來付錢給當地人。
“怎麽回事?”
Tian轉過身來看著插話的Siasakda,從他那肥胖的身材就知道,這人應該是這些人的老板。“稱得的茶葉重量比妳們支付的商品價錢要多。”
那老板微笑著繼續說,“我們付的錢和登記的壹樣。”他從下手中接過那本簿子,打開壹看,“這裏面寫的是每袋四公斤,賣方也認同的,也沒有提出什麽異議,妳壹個局外人為什麽要鬧事?”這話的言下之意就是說,妳不要多管閑事。但Tian拳頭緊握看著村民們壹臉懵逼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麽的無辜面孔時,讓Tian感到更加生氣。這些豬狗不如的雜種,不過是幾百幾千泰銖而已,居然來欺騙這些可憐、勤奮的窮人!
Tian轉身迅速走到小型皮卡車後面,直接跳上車數了數麻袋的總數,還有幾個堆在車旁的麻袋數量,接著就跳下車去找手裏拿著從茶販子那拿到錢和收據的阿卡族人。
“請讓我看壹下。”雖說是請求,但他並沒有等他們的同意。Tian從那雙粗糙的手上裏拿起錢和收據看了眼,接著點起了錢。
“二十三袋,每公斤八十,每袋五公斤,等於九千二百泰鐵,然後這是什麽?”他舉起所有錢展示著,同時氣憤地叫喊著:“七千三百泰銖,另外六十泰銖作為燃料費扣除,這簡直不是壹般的詐騙行為,簡直是喪盡天良的詐騙。”
“妳可別輕易下結論,我們是按照收據上的金額給的錢,妳這樣指控我們,我們要報案,告妳誹謗罪,讓警察把妳抓起來!”大腹便便的老板繼續恐嚇著。
Tian不屑地笑著,他掏出他那因為習慣,依然隨身攜帶但是早就沒電的手機,假意威脅道,“那我們再稱壹次麻袋的重量,我會把拍下留著當為證據,然後我們壹起去警察局啊。”
Siasakda咬牙在心中暗道,這該死的小子既聰明又勇敢,不像之前那些滿腦子理想主義的誌願老師,就算他們幫助村民,但當被他威脅的時候就會忍不了直接回到城裏去了。看來這人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那妳們還要不要這麽些錢了?”胖老板叉腰對阿卡族村民叱喝道,翻譯差點沒來得及急忙翻譯。
這位應該是Meechu父親的人有點尷尬,他被兩個孩子都緊緊抱住腰,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正在對峙的雙方,不知道該怎麽辦好。但當兒子簡單地翻譯了壹下事情經過給他們聽時,瞬間就猜到他們被這個茶販子騙了,而這位老師卻正在幫他們爭辯。
“再給壹千八百四十泰銖,還是妳要扣除四十泰銖燃油費也可以啊。”Tian挑釁地揚了揚眉,刺激地對方憤怒到快腦中風了。
“談不下去就不要談了!既然妳們不要這個錢,妳們幾個把袋子扔下來。”
SiaSakda 大聲叫嚷著所有手下把麻袋扔下車,搞得麻袋口被撕裂開來,茶葉碎片散落壹地,他們還跳下來踩在麻袋上將那些已經破損的茶葉踩碎。
村民們看到他們的貨物被毀,便蜂擁而上插手勸阻。Tian瞬間腦子壹熱就沖到離自己最近的人前對著他壹頓猛揍,其他手下看到弟兄被到出血,就轉身過來幫忙,所有人陷入了壹場混戰。
突然之間,幾聲槍聲讓所有人都停下了手裏的動作,大約10名身穿盔甲和防彈背心的士兵生氣地走過來,他們迅速把撕扯著對方衣衫的人分開。
Phupha連長手裏拿著壹把剛朝著地上發射的 M-16 槍站在壹旁,盯著現在已然冷靜下來的痞子老師,這銳利的眼神如刀壹般,誰與之接觸都會忍不住腳軟,但這些人絕對不包括 Tian Sophaditsakol,那個滿臉淤青的人高傲地昂著頭。
“妳消息可真靈通啊,連長。”
“妳還有臉說,如果我沒及時來會怎麽樣呢?!”好在他正好帶領士兵在Phapandao村周圍巡邏,剛好壹直跟著的偵察兵看到局勢不對,就趕緊用無線電通知了他們,好在他們來得及時,還沒有人受重傷。
“妳為什麽罵我?去抓那些厚顏無恥的騙子啊。”Tian指著那些也被打得遍體鱗傷的商販們。
“詐騙是詐騙,打架是打架,如果他們手裏有武器,妳要怎麽做!妳這樣做,事後妳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這些村民怎麽辦?”
“我看到他們騙村民們的錢,難道還要裝死等官方來處理嗎?等下輩子吧!”
Phupha看到爭辯的人絲毫不退讓地說著,同時完全沒有意識到他自己造成了什麽嚴重的後果,還敢在那兒發火。Phupha伸手抓住 Tian纖細的手腕,用力將他拉到身邊,用低沈卻充滿冷意的聲音說道。
“Tian,妳那麽聰明,妳知道除了用武力解決問題外,還有很多方法可以處理這些人。”
Tian薄唇微張想要回擊,但當他看到 Phupha凝視著自己的目光中隱含失望時,他轉而緊緊地閉上了嘴。
不論他做什麽都不對!
Tian甩了下胳膊,從 Phupha手中掙脫出來,壹言不發地轉身離去。
Phupha連長沒法挽留他,只能壹直擔心地看著他遠去的纖細的背影。
Phupha命令讓兩個偵察兵跟上去,送Tian回到宿舍。在事態升級變得更糟糕之前,他必須得留下來收拾這位小祖宗遺留的爛攤子。小木屋中亮著油燈的光,Tian穿著皺巴巴的T恤和質地柔軟的平角短褲俯臥在那張還沒拉潔白蚊帳的床上,修長的雙腿在空中晃著,手上拿著壹本小巧的手工筆記本,裏面寫滿了壹個年輕女子的生活故事,而他延續了這位女士的生命。
Tian嘆了口氣,覺得自己渾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Torfun來這的第壹周壹大早就起來,興高采烈地去幫村民采茶葉,但他自己卻找事吵架把所有的東西都搞沒了。
他們兩人完全沒有可比性!
在回到宿舍之前,他順路去了村長伯伯家,希望告訴他今天發生的事,但發現Beanglay 村長早上就去清萊城裏開會,現在都還沒回來,他懷疑這些奸商可能是趁機來占村民的便宜。
Tian無聊地合上了那本少女的日記,順手將它扔進了背包袋裏,隨意翻了個身仰面躺著,被翻身動作牽動的傷口疼得要死。就算洗澡時沒有鏡子,但從嘴巴和全身火辣辣的灼熱感也知道自己應該挺慘的。只是不知道他回來後,士兵們會怎麽處理那件事。
生氣嗎?
當他壹想到連長那張深色但棱角分明的俊臉充滿怒氣的樣子時,他的心中充滿了內疚感。但他太固執了,依然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Tian看了看鐘,上面顯示時間是晚上十點半。雖然到睡覺的時間了,但他卻睡不著,於是起身走到屋前狹窄的陽臺上,坐在微涼的風中看著懸在天上的月亮和星星。
不遠處那崎嶇不平的路上,壹輛摩托車正穿過黑暗駛在村子的交通要道上,最後停在了誌願者老師的宿舍樓下,大高個把車停在之前那顆樹下,關閉上引擎拿出放在車前籃中塑料袋和旅行袋。
他徑直走進現在還亮著燈光的小木屋,他吃驚地看著坐在陽臺上彎曲著雙膝的身影。
“妳幹嘛坐在這裏餵蚊子?”然後他壹張口就自帶諷刺技能,讓Tian怒視著他,“還是在等我?”
“妳喝醉了嗎?說什麽瘋話?!”Tian壹臉不耐煩的樣子但是這人卻說對了壹半。
本來應該穿著迷彩服準備上床睡覺的Phupha,現在卻是騎著摩托車冒著寒風來到這兒,Phupha爬上低矮的樓梯,將手中的塑料袋遞給坐著的人。
“傷痕藥膏和祛瘀藥膏都是我找醫生要來的。”事實上,醫生自己還想要撒嬌跟著過來,自己照顧這小子,但是他先跑來了。
“替我謝謝醫生大哥”Tian伸手去拿袋子,但 Phupha卻不肯放手。
“那我呢?”
看著那雙看向自己的眼睛,Tian知道這人並不只是因為藥膏的事情討壹句感謝,還因為今天下午幫他善後的事情,Tian低下頭別扭地說。
“謝謝。”
“闖禍的時候妳可牛了,現在怎麽聲音跟蚊子叫似的”
“妳又諷刺我!”原本還在難過的人瞬間變得暴躁,Tian壹把搶過塑料袋,但Phupha又壹把搶了回來,塑料袋差點被撕破。
“趕緊的,進屋吧,等下我親自給妳塗藥。”Phupha說完不等 Tian的回復,直接進入門後,那個受傷男子只得喘著氣起身跟上去喊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妳回去吧!”
Phupha轉過身看著那張白皙的臉,“我說過我要回去嗎?”
“別告訴我,妳要留下來過夜。”
“對啊,妳今天闖了禍,不知道那些商人今晚會不會回來找麻煩啊….”Phupha沒說實話,Siasakda 那夥人已經壹臉記恨的回去了。
“他們要是來壹堆人,妳壹個人能做什麽?”Tian輕蔑地笑著,但當他看見Phupha 擡起襯衫時露出塞在腰帶上的手槍時就瞬間啞了。
“我已經命令部下對村莊周圍的治安秩序多加註意,尤其是今天。”
痞子老師覺得很焦慮,因為自己的沖動才會搞得那麽多人跟著受苦。他走向自己背包拿出藏在裏面的錢遞給Phupha。
“這是那些奸商的錢,打架的時候我把它放在褲子口袋裏。至於這個是我自己的錢,可能有點少,但這是我現在全部的現金,妳幫我告訴村民們,我很抱歉給他們造成的損失。”
Phupha接過屬於Siasakda 的那部分,“這些妳留著吧。事實上,他們甚至托我來感謝妳幫他們處理了騙子的事情。”他抓住那人纖細的手嚴肅地說。
“但妳能答應我妳不會再做任何傻事了,如果妳有什麽事,妳知道有多少人會擔心妳嗎?”
“擔心的人….”包括妳嗎?Tian搖了搖頭想要揮去臉頰上下壹秒就要浮現的羞澀。
“妳猜我會不會答應妳,還擦藥不?動作快點,我困了。”他趕緊開口說著,想要掩飾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但是沒想要下壹秒就聽到壹個讓他原地社會性死亡的問題?
“那妳就脫衣服坐下來”Tian聽到了那低沈的聲音說道,然鵝他只是懵逼地站在原地,“什麽!妳要…..”
“給妳搽藥,不知道妳在想什麽。” Phupha皺著眉責罵道,而且還走過來做出壹副要幫Tian脫衣服的樣子。
“我自己來!“Tian趕緊大聲喊道轉過身去,將圓領T恤從頭上脫下後,他生氣地盤腿坐下。
Phupha也跟著坐了下來,當他看到Tian現在滿是紫綠色的印記的光滑白皙的後背,覺得自己也仿佛被人打了壹樣,看著眼前的少年不耐煩的樣子,只得搖搖頭擠出藥管中的藥膏。
沾滿氣味刺鼻藥膏的手指沿著傷勢嚴重的傷痕滑動著,下壹秒Tian大聲喊出聲。
“妳稍微輕點啊,妳手底下這個是人不是木頭!”
“跑去和別人打架的時候,沒發現妳怕疼啊…”Phupha繼續專心地將藥膏揉開,好讓皮膚吸收藥效減輕瘀傷。
被調侃的Tian不服地爭辯著,但抗議聲聽起來太小了,完全沒啥用。當背部擦完藥後,Phupha就讓Tian轉過頭來,Tian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嘿!不用了,前面我可以看到,等下我自己處理。”
“別婆婆媽媽的,我的手已經都是藥膏了,趕緊塗完了事。”Phupha沒有放棄伸手將這人轉了過來,Tian將襯衫緊緊地報在胸前,好像害怕他會被強奸似的。
“妳….換個別的地方擦吧。”Tian閉上眼擡起頭,讓Phupha看他自己也同樣被打了的的嘴角和臉頰。
就這也害羞….但就在他說出這個詞之前,腦海中卻浮現了瀑布的某些畫面,Tian可能是不想讓別人看到他胸膛的長傷疤吧。Phupha搖了搖頭,想著自己全身上下都有傷痕,沒啥好不讓人看的,這有錢人真難理解。
“那妳先穿上衣服吧,等下感冒了。”
臉皮薄的 Tian瞬間松了壹口氣趕緊轉身穿上衣服後又轉身來無奈地問Phupha:“有很多傷口嗎?”他用手指著自己的臉,因為沒有鏡子可以照,其實他也不知道傷口啥樣。
Phaupha 笑抽了,但手上動作卻沒停,手指擠壓著藥管。“怎麽?怕以後不帥了嗎?”
“怕啊!我刷牙的時候吐出來都是血。”
“還是很帥,但如果比這嚴重壹點,妳的顏值就壹定回不來了。”Phupha咧著牙說著,喉嚨裏發出輕微的笑聲。
粗糙的手指在柔軟的臉頰皮膚上按摩,臉上都是為這張俊臉上有這樣的瘀傷感到惋惜的表情。突然那雙明亮而細長的眼睛慢慢地睜開,這時他們都在對方的眼睛裏看到了彼此的身影,整個世界仿佛都停在這壹秒。
Phupha擡起另壹只手撫摸著Tian的下巴,那粉紅色的薄唇略張著,仿佛在邀請他靠近品嘗。他低下頭靠近,直到鼻尖相互輕觸…..但後來兩人都嚇了壹跳,趕緊從對方身邊跳開。
Tian壹邊幹咳壹邊撓著頭想要緩解尷尬,直到頭發都弄亂了,剛才發生了什麽?他趕緊走過去把蚊帳放下來罩住床褥,然後鉆進去安靜地坐了好幾分鐘,想要平復自己瘋狂跳動的心。
外面的Phupha正撫摸著自己的臉,眼神卻滿是茫然不知所措。直到他聽到從蚊帳後面的人說話。
“妳不是要留下來過夜嗎?快點上床睡覺,我困了。”Tian超尷尬所以口齒不清地說道,但是也沒像個剛開苞的少女壹樣,再怎麽說大家都是壹樣的男人,即使不太確信這個死面癱的性取向。
但是有誰知道他用了多少力氣才說完這句話嗎?!
油燈發出的燈光逐漸變暗直到熄滅,Tian躺下去背過身來,接著就看到大高個掀起蚊帳進來,雖然床很小,但兩人還是能在彼此之間制造很大的距離。
Phupha枕著自己胳臂側臥著,躺在他旁邊剛剛還在發脾氣的人突然的沈默讓他感到奇怪。
“Tian,晚飯吃了什麽東西?”說完他就想扇自己犯傻的嘴巴。
“Beanglay伯伯給我準備了炒芥蘭和米飯,我燒水熱壹下就好了,還弄了煎蛋吃。”
聽著身後響亮滿是自豪的低音響起,Phupha故意調侃道:“不是做得燒焦了,直接偷偷拿去倒掉丟了?”
“又瞧不起我了!邊緣有點焦,但是大廚也需要時間來培養的。”新手爭辯道,以至於他完全忘記了剛才自己和 Phupha有多親密。
“明天早上,妳證明壹下。”
“不要,我要去上課,光醒來燒水洗澡就快遲到了。”
在壹頓抱怨後,Phupha翻過身來強忍著笑意用淡定的聲音說:“Tian,明天星期六,沒有孩子來學習啊。”
“什麽!”
這位勤奮的誌願者老師猛地睜大眼睛找到摘下來放在方枕邊的手表,溜圓的眼睛盯著表盤上寫著的小字母,‘FRI’ 星期五!那明天真的就是星期六!可以休息!
Tian開心地咧著嘴笑,換了個姿勢俯臥著,心情大好地對著不速之客那邊看去。
“那我就不急著睡覺了。”
“那妳要幹嘛?”
淺棕色眼睛頑皮的來回轉動,仿佛在思考什麽壹樣,隨即看向身邊的人。
“和妳聊天。”
“妳之前不是說妳困了?”
“現在清醒了。”
Phupha安靜了壹會,然後指著自己,“是嗎….但我很困。”他超清醒的說著,卻毫不留戀地轉過身去,留下吃驚Tian瞪著眼。
這家夥怎麽敢拒絕他,刺激了神經的任性小孩伸手去搖晃著像木頭躺著壹動不動的 Phupha,直到不知道自己從什麽時候突然睡著了。
那雙纖細的手仍然緊抱著迷彩服不肯松開。
Phupha連長嘴角滿是微笑,盡管平時的他從不曾熟睡進入夢鄉。
但是今晚他覺得肯定會做個好夢。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 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7章到這裏啦,幸福有時很簡單,如果沒有很強的欲望的話,可以過得很幸福的,畢竟現在每個國家的基礎保障還是有的,但是非洲的壹些小地方還不行吧!

文章來源:天腐泰剧字幕组

上一篇: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6章-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是我們是家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