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19章-可我若是非要當真呢

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19章-可我若是非要當真呢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offgun,爸比小個子的同人衍生文第19篇,劇情翻轉得很刺激,這下爸比就沒有後顧之憂了,只是這回吃了壹把狠狗糧!SKcp那邊也飛速發展,哈哈!王慧偵同學,妳是想當攻嗎!

活動結束後,New帶上簡單的行李就出發瞭。兩天兩夜,先是飛機後是汽車再是摩的,一路磕磕絆絆的總算是到瞭Tay的傢鄉,一個民風純補的地方。
沒有高樓大廈,沒有車水馬龍,連摩的都很少見,在物欲橫流的世界,這裡就像是一個世外桃源,New想,他大概知道Tay為什麼會回來瞭。
隻是,現下更為棘手的是,誰能告訴他為什麼這裡沒有門牌號?!而這裡的人們所說的傢鄉話口音很重,他一個堂堂朱大的高材生,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硬是豪無用武之地。
最可氣的是,Tay都不出門的嗎?怎麼給誰看他的照片都不能確切的指出他傢的地址?一個指這兒,一個指那兒,如此以往,他又兜回瞭起點…
New深吸一口氣,“哎,看來隻能一傢一個的挨個兒找瞭。”把Tay的照片收好後,開始瞭堅辛的追“妻”之路…
在跟Off他們聊過之後,Krist心情好瞭很多,不好意思的向Ohm道瞭歉,幸好Ohm並不介意,還很哥們兒的說會幫他看著Singto。那剩下的,就是找Singto談一談瞭。但他需要個膽子,於是托Ohm約瞭Singto在一傢氛圍比較輕松的酒吧,嗯,他需要借酒壯膽兒。
“再來兩杯啤酒,”Krist坐在吧臺邊,喝一口酒看一眼門口,或許是酒精作用,他現在一點也不慫瞭,而且格外期待Singto的到來。
Singto沒想到Ohm會約他去清吧,他還以為這個活潑的大男孩隻會去些熱鬧的酒吧呢,就像Krist一樣…Krist,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呢?Singto陷入沉思。等再回神過來,才發現要遲到瞭。於是趕忙穿上外套出門瞭。
Singto踏進清吧時,Krist已經有些醉眼迷離瞭,看到人來,就主動的迎瞭上去。
“P Singto,你終於來瞭,我已經等瞭得久瞭呢。”Krist一邊說著,一邊靠瞭上去。
不像平日裡那樣傲驕的Krist,讓Singto有些征仲,再回神,Krist已然環抱瞭上來。
“我都放下身段,讓Ohm約你過來瞭,你也不要再生我氣瞭,好不好?”
“Krist,你醉瞭。”
“我哪有?!我都這麼道歉瞭,那你能不能告訴我,”Krist的嘴唇就要貼上Singto的耳尖瞭,“能不能告訴我,你喜歡的人,是我嗎?”
如此共撩人的Krist,是Singto沒有見寸的,而且如此誘人,Singto的喉間肉眼可見的上下滾動之後,扶過Krist的臉頰,吻瞭上去。
“唔…”
這段日子,Oab的感覺最糟糕,想約Gun見面,又害怕被拒;想給Gun打電話,又怕無話可說;想給Gun發信息,臨瞭還是收回瞭手指。所以,就在傢裡混混沌沌的喝酒,要怪就怪Tanapol送的酒太香瞭,好喝到讓他停不下來。不過再多的酒也是會喝空的。
Oab使勁倒瞭倒酒瓶,確是滴酒未剩,惱怒的將酒瓶推倒,東翻西翻出手機,給Tanapol撥瞭過去。
“Tanapol,你快來給我送酒啊!太不經喝瞭!”
Tanapol眉頭一皺,抬眼看瞭眼時鐘,“Oab,這個點瞭,你還要喝?”
“要!酒入愁腸,解憂解怖,呵呵,你趕緊送!”
“你到樓下買不更快嗎?”
“不要。都沒你送的好喝,我就要你送!你要不來,我就去找你!”
“可別,我在外面拍戲呢,不在傢。”哎,我跟個酒鬼拉扯啥,Tanapol無奈的爬起來,“你等著,我就來!”
響聲擾醒瞭同住一室的Darvid,“這麼晚,你又要出去啊?”
“嗯,給朋友送酒。”
“這大半夜的還能請動Tanapol大少親自送酒,關系匪淺吧?”
“戲真多,他就我一朋友,好嗎?”
“切,誰知道呢?搞不好,今兒晚上一過,就親密瞭呢?”
“快收瞭你這齷齪的想法吧!我走瞭!”
“明天下午三點拍戲,別忘瞭!”
“忘不瞭,比我經紀人還操心,你來當算啦!”
老遠傳來Tanapol的吐槽,Darvid搖瞭搖頭,轉身接著入睡。
大半夜的,Tanapol回傢取瞭三大箱酒,再開車送到瞭Oab傢裡。
“終於來瞭,你太慢瞭!”
“慢?這就是我,換個人才不管你呢!”
“哼。你也來點吧,我一個人喝,有些寂寞。”
Oab的臉色緋紅,在燈光的輝映下好看的緊。沒瞭平日裡的剛硬,看起來有些脆弱。Tanapol勸道,“不就是失戀瞭嘛,至於嗎?”
“你又沒失戀過,你懂什麼!”
“誰說我沒失戀的?”Tanapol將酒一飲而盡,“Tay拒絕瞭我。”
“哈,那咱倆可真是同病相憐瞭!來,為失戀幹杯!”
兩個人一口一杯,幹脆利落,“你說,愛,怎麼就這麼難呢?”
“是啊,為什麼呢?”
些許的殘酒從Tanapol的唇角滑過,沿著脖頸落入衣衫,Oab的眼神一沉。
“Tanapol”
“嗯?”
“你要不要試試我?”
Oab的熱吻突如其來,Tanapol扶住他的雙肩,“Oab,我不希望你後悔。”
“怎麼,你不行?”
受到刺激的Tanapol用行動代替瞭回答,從客廳到臥室,山間無事論風月,低頭不語酒花香…
“哥,你最近跟P Oab鬧翻瞭嗎?”
飯桌上,Pim猶豫再三,還是問瞭出來。
“沒有啊?怎麼瞭?”
“我聽說,P Oab跟你告白瞭。”
“嗯,但是我沒答應。”
“然後你們就沒再聯系瞭嗎?”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是最近太忙瞭。”
“噢。”
吃完早餐,收拾餐桌時,Gun算瞭下日子,的確,從上次事情之後,Oab就沒再聯系他瞭。難道,他怕太尷尬?還是說,出瞭什麼事?Gun不太放心,決定去看看Oab。
“Pim,我有兩張電影票,你帶朋友去看吧。”
“哥哥,你不跟我一起去嗎?”
“不瞭,我一會還有事。”
“什麼事啊?”
“見朋友。”
“噢。”
“我走瞭,你出去玩記得註意安全哈。”
“好。”
與Pim道別後,Gun便開車出門瞭。Pim開心的給Off發信息,“P Off,我哥哥沒有再跟Oab有聯系噢。”
“那我就放心瞭。他現在在做什麼啊?”
“剛剛出門瞭,說是去探望朋友。”
“有說是誰嗎?”
“沒,不想讓我問的樣子。”
“好吧,我大概知道是誰瞭。”
Off收好手機,撥動方向盤,偷偷的跟上瞭Gun的車子。隻要跟不丟,他就一定能知道他的小傢夥要探望誰…
不同於前些日子,今天早上的陽光格外燦爛,二樓落地陽臺的窗戶還大敞著,陽光直直照射在Tanapol的眼睛上,想用手掌遮擋一下,手臂卻被壓住瞭,不得動彈,Tanapol不解地睜開雙眼,想要查看原因,裸著上身的Oab便映入瞭眼簾,他的身上還有他昨夜噬咬出的吻痕,而自己也沒好到哪去,後背也被撓得不輕。
想想昨夜的瘋狂,Tanapol溢出淺笑,誰能想到他竟然跟Oab攪在一起瞭呢?而他,也確實沒有想到,Oab竟然也是第一次。食髓知味的兩人,不知疲憊的做瞭一次又一次,直到天邊魚肚泛白…
睡著瞭的Oab眉眼彎彎,Tanapol忍不住想輕戳一下,指尖剛接觸到皮膚,Oab就醒瞭。
“醒瞭,還,痛嗎?”
看見Tanapol坐在自己的床上,Oab瞬間想起瞭昨夜種種,拽起被子坐直瞭身子,說出的話卻格外無情,“你怎麼還沒走?”
“你希望我走?”
“我以為你應該明白”
“明白什麼?”
“我們都喝醉瞭,這隻是一場酒後亂X,不是嗎?”
“誰說我喝醉瞭?!還是說,你借酒泄欲,利用完瞭,就想丟棄?”
“拜托,你一個有錢人傢的大少爺,一夜情的次數還少嗎?不用這麼當真吧?”
“可我若是非要當真呢?”
“你,”門鈴聲恰好傳來,打斷瞭Oab的話,“我先下去開門,你收拾下自己吧。”隨便套瞭件T恤,Oab強忍不適,移步樓下,一路上東一件西一件的衣服讓他皺起瞭眉頭。等走到大門外時,才發現來人竟然是Gun。
“Gun。”
“是我,快開門啊。”
“噢。”
“我帶瞭些杏仁餅幹,是我自己做的。之前你不是說想吃來著嗎?我就特地送過來瞭。還好你在傢,要不然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瞭呢。”Gun一邊走一邊碎碎念,隻是還沒邁出幾步,就被拽住瞭衣角。
“Gun,你能來看我,我很開心。但是,我,我們還是出去吃吧?”決對不能讓他進去,屋子裡那個樣子,正常人打眼一看就明白瞭,更何況Tanapol還在呢。一定要想辦法阻止他!要不然他得怎麼看我?!
“為什麼啊?現在這麼早,也不到吃午餐的時間啊?”
“就,就我剛好要出門,你就來瞭。”
“噢,這樣啊,那我們走吧。這個,給你。”單純的寶寶並沒有多想,爽快答應瞭Oab,並把餅幹遞瞭過去。
“你們不用走,我走。”
這個聲音是?Gun和Oab循聲而望,Tanapol正立在大廳門前,眉尖陰鬱,不怒自威。Oab攥瞭餅幹盒子,指尖都有些微微泛白。
“Tanapol,你怎麼在這兒?”Gun懵懵的問。
“我?呵,”還未等他說什麼,Oab就急急的切瞭進來。
“他是來接我一起出門的!”
Tanapol歪著頭斜睥瞭一眼。將Oab剩下的話全封在瞭唇畔,空氣一下子凝結起來。
“喲,這麼熱鬧呢?”Off突然推門而入,打破瞭寧靜的空間。還想騙他?!你們脖頸上的紅痕這麼明顯,誰還看不出來?
“Off,你怎麼在這兒?”Gun的註意力一下就被轉移瞭。
“呃,我去你傢找你,碰到瞭Pim,她說你來探望Oab,我就一起來瞭。”
“Pim?我跟她說瞭嗎?”
“嗯。這不重要,我們還是先關心下Oab和Tanapol的事吧。”心虛的Off趕緊轉移話題。幸好,他的小傢夥很容易被吸引。
“Oab,你和Tanapol要一起去哪啊?為什麼他穿著你的衣服呢?”不通情事的Gun觀察起細節,可真厲害。
Oab沒有作聲,但餅幹盒子幾乎快被十捏變瞭形。
“我和Oab,做瞭。”
Tanapol的話讓Oab瞬時盯瞭回去,他怎麼能就這樣說出來瞭?不是說瞭,這隻是一夜qing嗎?
“做什麼?”Gun懷疑自己聽錯瞭,又將問題復述瞭一遍。
“做ai啊。不然,你以為呢。”
Tanapol的回復讓Gun吃驚極瞭,Oab什麼時候跟Tanapol搞到一起去的。為什麼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那剛剛,Oab又為什麼要支開自己呢?Gun覺得自己的腦細胞不太夠用,習慣性的看向瞭Off。
Off隻好又做瞭一次口型,“sexy。”
Gun也以口型回復:我知道,然後呢?
“然後?”Off腦海裡飄起瞭各種少兒還宜的動作畫面,兩隻手隻這樣又這樣的交叉給Gun看,以至於Gun都想找錘子敲他瞭,直到Oab的聲音又起…
“雖然我們做過瞭,但這也並不能說明什麼,我們隻是喝多瞭。”
“不,我很清醒。”Tanapol不急不徐,“從第一次到第三次,我都很清醒。”
“你,”
“你雖然起初是醉意沉沉,但後來不也酒醒大半瞭嗎?”Tanapol逼近Oab,“所以,別再拿醉酒當作借口,我不想聽也不會聽。還有,你可以繼續和Gun交朋友,但也隻陷於朋友。否則,我會讓你後悔的。”
Oab被逼的連連後退,直到後背要撞上瞭身後的原風石墻,Tanapol的手掌很體貼的扶住瞭他,從而免於受傷,“我,”
“噓,我不聽解釋,隻看行動。”教訓完Oab,Tanapol才有時間應付其他兩人,“Off,Gun,我還要趕回去拍戲,先走一步,你們好好聊。”
“好的。好。”Gun和Oab真正的做瞭一次吃瓜群眾,而且剛剛Tanapol真的好A,下意識的就隨聲附和瞭。再想跟Oab說點什麼,卻見他一腳踏進正廳,“哐”一聲摔上瞭門,隻剩兩人面面相覷…
Krist一醉方醒,有點惺忪,隱隱約約似乎看到瞭Singto的臉,“啊,Singto的臉。”似乎他還朝自己微笑瞭一下,真好。等等,Singto的臉?!
Krist瞬間清醒,瞪大瞭眼睛,“P Singto?”
“嗯。醒瞭?我給你準備瞭醒酒湯,快起來喝吧。”
“呃,好。”慘瞭,我一定是喝醉瞭,搞不好還把Singto給強上瞭,偷偷瞄一眼身上的內衣。我X,全都換瞭。再扭動下身子,但似乎並沒有什不適啊?難道說,受的一方是Singto?!
“怎麼一副活久見的表情?你想什麼呢?”
“我,我是不是把你給,給…”
“想得到美!”
“可我的衣服…”我是被小瞧瞭嗎?為什麼Singto的語氣這麼撩人?啊,啊,啊!我果然還是沒有成功,白白喝瞭那麼多酒。
“你喝得太醉瞭,一身酒氣,熏人熏得很,我就給你換瞭。”Singto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讓Krist有點吃癟,“還是說,你更希望發生點什麼?!”
“我沒有!”被一語中的的Krist馬上否認,“我,我去喝醒酒湯瞭。”
“Krist,我也喜歡你。”
本來想要遁走的Krist立時定在瞭原地,嘴角掀起瞭月牙一樣的弧度……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泰星offgun同人文第19篇到這裏啦,下壹章應該taynew專場吧!講真好想他們現實中 is real,就好了,著實很配,但,NEW是百分百直男的,難過的故事!

文章来源: gunlovestory b站UID号: 4557912

上一篇: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18章-Singto可能也喜歡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