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1章-我以為,你隻是不相信我而已

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1章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offgun,爸比小個子的同人衍生文第21篇,這節奏是悲劇的嗎?我的offguncp不要bad ending阿!!!哦莫!!!

“哥,你終於回來瞭!”
Gun剛邁進正門,Pim就跳瞭出來,差點被嚇到彈起,“怎麼瞭,這麼激動?”
“P Tay來瞭呢,等你好一會兒瞭都。”
“Tay?”
“嗯嗯,在你房間呢。”Pim使勁點頭,“不過,他真高啊,健康的小麥色,我至還看見他的腹肌瞭!不像哥哥你腰若軟骨,讓我都自愧不如。P Tay真是好Man吶!哥,你跟他關系怎麼樣啊?親密不?”
“還是先止住你的花癡吧,他早已名草有主瞭。我去看看他,等回再一起吃晚餐。”
“嗯,我等著,不過,別太久噢~”
看著Gun進入臥室後,Pim飛速的掏出手機,啪啪啪的給Off發瞭條信息,適才的花癡作派全然不見…“Tay,你不是在老傢嗎?怎麼突然回來瞭?”Gun把包包扔在瞭一側,抬眼卻發現Tay已經躺在床上睡著瞭,還抱著他的寵物狗狗…Gun走近床頭,隨意坐在瞭地毯上面,小小的腦袋正好俯伏在床沿之上,從一側抽出瞭一跟長長的“狗尾巴草”,悄悄的探向瞭Tay的鼻間。
被“狗尾草”搔癢的不行,Tay揮手揉瞭揉鼻子,後又沒忍住,“啊嚏”一聲,愣是把自己“打”醒瞭。然後,就聽到Gun“咯咯咯”的笑聲,無奈極瞭“Gun。”
“我就是想叫我的寵物起床而已嘛。不過,Tay,你怎麼突然就出現瞭?之前,我以為你回老傢瞭,還讓New找你去瞭。”
“我是回老傢瞭,但前兩天偶然看到你和New的新聞後,就坐不住瞭。而且回來的路上,還看到瞭你的“新寵”視頻。”說到這裡,Tay又往Gun身邊挪瞭挪,小心的看著對方的臉色,輕聲問,“Gun,你,你是把New和Joss一起“吃”下瞭嗎?”
“?!”Gun簡直要被Tay的腦洞嚇死瞭,抬起手指照著他的腦門狠狠一彈,“你到底在想什麼呢?!你喜歡New的事情我都知道瞭,我難道還會跟New有什麼嗎?而且New,他喜歡的人是你,他都跑到你的傢鄉找你去瞭!”
“他去找我瞭?!”
“是啊,都好幾天瞭呢,而且還給你留言瞭啊。”
“可是我,一看到你倆的新聞就趕緊回來瞭,這下怎麼辦?他沒有找到我,會不會很難過啊?”
“應該不會吧,他還怕你生氣呢。對瞭,你既然看到瞭我們的新聞,那應該也聽到他給你的留言瞭吧?”
“留言?啊!我回去的時候把手機弄丟瞭,所以一直不知道他有給我留言啊!”Tay這才反應過來,而且很是懊惱,如果手機還在,那他應該早就知道New的心意瞭。還能跟他一起回來,路上也能有個伴兒。
“所以說,你是特地為我回來的?”Gun總算見識到瞭Tay那清奇的腦回路,自己男票的電話不接信息不回,反而對“主人”的事情那麼上心,“Tay,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New啊?”
“當然是New啊!但你,才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我是你的寵物,不能離開你太久的。而且,如果New是和你在一起的話,我會祝福的。”
“別,我可不喜歡New。那個新聞隻是個誤會,我還是從你傢門口把他帶走的呢。你不會,自己都沒發現吧?”
“呃。”不想承認自己“眼拙”的Tay,趕緊追問另一件事情,“那個Joss又是怎麼回事呢?”
“就我剛收下的“寵物”啊!是不是很高大很兇猛啊!你們以後要好好相處奧。”
“哪裡就高大兇猛瞭,哼。我不管,不論你有多少個寵物,我必須是最重要的那隻。”
“好。不過,最重要的那隻,你先起來洗漱一下吧,我們該吃晚餐瞭。”
“嗯。”
聽話的寵物Tay起身去洗漱自己瞭,Gun也來到瞭廚房,跟Pim一起做瞭一頓豐盛的晚餐。三人有說有笑的大飽一頓後,Pim因為第二天還要上課就先休息瞭,Tay還是擔心自己第一寵物的地位會有不保,又央求著留瞭下來,還睡在瞭Gun的床上。等醒著的人就隻剩下Gun時,他才想起來忘瞭給New打電話!
New終於打探完所有的人傢,坐在村子裡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傢的門前氣喘籲籲的休息,就接到瞭Gun的來電。
“New,Tay不在老傢,他回來瞭!”
“噢,我早就知道瞭。”
“怎麼知道的?”
一小時前,New快要敲壞這扇門的時候,隔壁的小男孩聽不下去過來趕他。兩人一番“較量”之後,New才知道這棟最後的房子的主人就是Tay,但兩天前看瞭小男孩的手機後就走瞭,所以,這幾天他是白白遭罪瞭麼…但他不想告訴Gun,“自然而然就知道瞭。”New深嘆一口氣,繼續說道:“我明天就返程,你幫我看著Tay。”哼,別讓我逮到你,Tay!
“哦。”不知道為什麼,Gun似乎聽到瞭老虎磨牙的聲音打瞭個冷顫後,裹好被子睡瞭…夜深人靜的時候,有些人安然入睡,有些人奔波趕路,有些人,則在商量“要”事,Tanapol就是其中之一。
“Darvid,你說,如果你喜歡的人總是想要推拒你,你該怎麼做?”
“你又有喜歡的人瞭?”
“嗯。”
“擦,原來還以為你多癡情呢,說變心就變心瞭!誰啊?”
“Oab。”
話音剛落,Darvid就打開瞭床頭燈,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Tanapol,“你怎麼跟他搞到一起去的?!那是Tay的朋友圈啊?你就不尷尬嗎?”
Oab一把拍上瞭自己這一側的床頭燈按鈕,“所以,我才在關上燈之後說的啊!但即便尷尬,我也不會放手的。更何況,我跟Tay也做什麼出格的事。”
“但是,你和Tay做瞭?!擦,該不會,真的被我說重瞭,酒後XXX瞭吧?”Darvid再次敲開瞭床頭燈,信息量有點大,他實在是需要消化一下。
Tanapol睥睨瞭對方一眼,皺著眉頭又拍瞭下開關,屋子又黑瞭下來,“嗯。我和Oab的開始確實並不美好,甚至還有點色情,所以他總是回避著我,堵瞭幾次都沒堵到。而且我擔心,Oab還是對他的“白月光”有所眷戀…我戀愛經驗有限,想不到什麼好法子,就想讓你給我出出主意。”
“哪個白月光?”
“Gun Attaphan”
“操,那可不好對付吶。Gun attaphan的魅力可是在圈裡出瞭名的,最近那個剛剛冒頭的Joss就迷戀他迷戀的不行。”
“我知道。所以才問你啊!”提到這個,Tanapol的心情就更糟糕瞭。
“其實,也好辦。正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你和Oab都這關系瞭,就不必再走清純小男生的戲碼瞭,你啊,就直接搬他傢裡吧。一來,可以陪養感情,二來,也可以監控他和Gun。怎麼樣,敢不?”
“有何不敢!”
於是,第二天清晨,當Oab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門就被“呯”的一聲推開瞭,然後陸陸續續的進來瞭好多搬傢公司的員工,大大小小的物件都被挪瞭進來。隱約還能聽到有人在安排佈置,各種混雜的聲音絮絮叨叨的讓Oab煩燥不已,隻得下床一探究竟。
“早上好,Oab。”Tanapol心情愉悅的跟Oab打招呼,“我先把傢裡佈置好,然後再一起吃早餐。”
“你,誰讓你搬進來的?!不是,是,你怎麼進來的?!”
“愛讓我來的啊~而且,上次我走的時候就已經拿走備用鑰匙瞭,你沒察覺到嗎?”
Tanapol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讓Oab跳腳不已,“你偷我鑰匙!”
“別說的那麼難聽嘛,拿自己老婆的東西怎麼能叫“偷”呢?你們說是不是啊?”
搬傢的工人們沒回話,隻是那嘿嘿的笑聲便也已經很明顯瞭。Oab就更急躁瞭,“你,誰是你老婆瞭!你別亂說!”
“奧,不想讓我亂說啊。”Tanapol幾步走過去,俯首帖耳的挑逗,“那,我能亂做嗎?”
誘惑的聲音從耳邊傳入,耳側的皮膚像被“燙著”瞭一般,紅紅的很是撩人,Oab被撩撥的無法言語,Tanapol卻趁勢而上,在那撩人的紅色耳側上吸吮瞭一口,剛沾上邊,Oab就像炸瞭毛的貓,一下子跳出去老遠,“你,你別亂來,這麼多人在呢,你也太不知羞瞭!”
Oab的言行取悅瞭Tanapol,而且他也不想讓別人看到Oab的風情,便就此放過瞭他,“好啊!那我們來商量一下傢具和這些東西的擺放吧。”
被迫著放棄瞭柔軟的床圍,Oab開始瞭忙碌碌的早上,要是有人從門前走過,就能聽到兩個“小夫夫”打情罵俏的聲音:
“哎哎,這個不能放這兒,我要騰出來給Gun用的,他來的話,可以在這裡玩遊戲。”
“那放這就對瞭,對,就放在這兒。”
“哎哎,他的衣服別掛我屋裡啊,我有客房的!”
“沒事,就放衣櫃裡就行,把他的也收拾一下。”
“不行不行,我的酒櫃不能挪!”
“挪瞭吧,我給你換更好的。”
……
愛情雖然隻有兩個字,但書寫的方法並不相同,有些人是磕磕絆絆、打打鬧鬧,有些人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有些人是南墻高高,層層疊疊……從昨晚收到Pim的消息之後,Off就一直沒有睡好,雖說Tay喜歡的是New,但他的小傢夥那麼可愛又好看,萬一Tay獸欲一起,把小傢夥給XXOO瞭呢?以小傢夥的身板,定是逃不瞭Tay的魔掌啊,而Pim又是個女孩,也指望不上啊。所以Off一晚上擔驚受怕的,終於熬到瞭天亮,麻溜的收拾好東西,就奔向瞭Gun的“老巢”。
Off到達樓下的時候,天才蒙蒙作亮,雖然有指紋開鎖,但總像個小偷,縮手縮腳的就潛入瞭Gun的房子。將吃的擺滿一桌後,悄悄的趴在瞭Gun的臥室門外,想探聽裡面的聲音,卻被打著哈欠的Jim撞瞭個正著,兩人窸窸窣窣的小聲爭論:
“P Off,你怎麼在這啊?”
“啊,嚇死我瞭,你怎麼起這麼早?”
“你還知道早啊?你這要是讓我哥看見瞭,咱倆不就穿幫瞭嗎?”
“怎麼會呢?Gun沒那麼多心思,不會想那些的,你就說我是來送早餐的就好。”
“我哥是不聰明,但不會傻成那樣的!”
“噓!再吵就把他吵醒瞭。我就偷偷看一眼,要不然我老想東想西的會擔心。好嗎?”
Pim看著Off真誠的眼神,Off又這麼帥氣,真心拒絕不瞭,隻能微微點頭。而且,她也有點好奇,哥哥和Tay的睡姿……於是兩人趴在門邊上,偷偷給門開瞭個兒縫兒,腦袋剛伸進去,就被站在門前的Gun嚇傻瞭,“哥哥(Gun)……”
客廳沙發上,Gun盤腿而坐,似青天審案一般瞧著前方屈膝而跪的兩人,剛一抬手,Pim就頗為狗腿的奉上瞭一盞清茶,然後又端正的“跪”瞭回去,Off卻是啥討好的機會都沒尋到,隻得更為端正的跪在瞭原處。
“哥哥,我是自願的,你別怪P Off。我隻是太心疼哥哥一個人瞭,P Off又這麼緊張你,我就想幫幫他。”在Gun的註視下,Pim的聲音越來越小,但也委屈的要命。
眼看妹妹要落淚瞭,Gun不忍心的嘆瞭口氣,“Pim,隻要可以照顧好你,我一個人又有什麼關系呢?而且,對於愛情,哥哥還沒做好想要去嘗試的打算。”
“可是,哥哥,你身邊的每個朋友都有情人瞭,你不孤單嗎?而且,如果哥哥有瞭喜歡的人,他不是也會幫助哥哥照顧我嗎?”
Off看著Pim,使勁點頭,“Gun,我保證會好好照顧Pim的,比親妹妹還親的那種!”剛想表明心跡的Off,又被Gun的一記眼刀殺得老老實實。
“Pim,你坐過來,哥哥有話跟你講。”Gun拉著Pim的手做在瞭自己的身邊,幫她擦拭瞭眼淚之後,才繼續剛才的話題,“Pim,你不要有什麼壓力,哥哥一直單著也並非全都是因為你。媽媽走後,雖然爸爸也傷心難過瞭好一陣子,但他還是找到瞭新的愛人,然後結婚生子瞭。”
“所以,我一直不明白,愛情到底是什麼。如果不能一生一世,那先走的一方會有多大的遺憾,而後走的一方又要承受多少痛苦?如果不能一生一情,那當初的誓言又有何用?我不明白,也不想嘗試,它太痛苦瞭,我,不想體會。”
“哥哥……”
“乖,現在時間尚早,你還可以再睡一小會兒,去吧。”
“嗯。”Pim聽話的離開瞭,走前深深的看瞭Off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好像看見瞭那個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的人流淚瞭。
等Pim回到自己的臥室,Gun才回頭正視起Off,“Off,你也聽到瞭,我不想再多解釋,也不想再提起這件事情。我們,就當個好朋友,做個營業CP不好嗎?這樣,你我以後才能都有餘地,也不會鬧的太難看。”
“Gun,我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看待愛情的。你那麼可愛、活潑、堅強,我以為,你隻是不相信我而已。沒想到,卻是我還不夠瞭解你。但,你這樣,不疼嗎?我都快心疼死瞭……”Off聲音哽咽,賺著地毯的手指已經泛白,他好想向前抱住他的小傢夥,但他不能……
“Off,你別哭。”Gun還是沒有忍住,那個跪在地上替他心疼的Off在哭,那個演戲不在行哭戲更不行的Off在哭,那個高高大大的陽光燦爛的Off在哭,Gun走過去蹲在瞭他的Off面前,伸手扶起瞭他的臉,“爸比,我們是永遠的Offgun,是嗎?”
Off滿臉淚水,心疼不已,他看著他的小傢夥,他不想說“是”啊,他不想。但他的小傢夥卻輕輕的親吻瞭他的眼淚,還在問他,“是嗎?”一把抱住Gun,違心回答,“是,我們是永遠Offgun,Offgun is real,不是嗎?”
“是的,爸比。原諒我,爸比。”
相擁的兩人,在彼此看不見的角度,留下瞭心疼彼此的淚水……朝霞之下,晨光微露,燈光縈繞,連悲傷都美成瞭一幅畫。但,總有些人特別會“入畫”。
Tay終於睡到飽飽,身瞭個大大的懶腰後,就推開瞭臥室的房門,然後一臉懵逼的撞上瞭同樣尷尬的OffGun,“呃,那個,呃,吃早飯嗎?”

Gun。”
“我就是想叫我的寵物起床而已嘛。不過,Tay,你怎麼突然就出現瞭?之前,我以為你回老傢瞭,還讓New找你去瞭。”
“我是回老傢瞭,但前兩天偶然看到你和New的新聞後,就坐不住瞭。而且回來的路上,還看到瞭你的“新寵”視頻。”說到這裡,Tay又往Gun身邊挪瞭挪,小心的看著對方的臉色,輕聲問,“Gun,你,你是把New和Joss一起“吃”下瞭嗎?”
“?!”Gun簡直要被Tay的腦洞嚇死瞭,抬起手指照著他的腦門狠狠一彈,“你到底在想什麼呢?!你喜歡New的事情我都知道瞭,我難道還會跟New有什麼嗎?而且New,他喜歡的人是你,他都跑到你的傢鄉找你去瞭!”
“他去找我瞭?!”
“是啊,都好幾天瞭呢,而且還給你留言瞭啊。”
“可是我,一看到你倆的新聞就趕緊回來瞭,這下怎麼辦?他沒有找到我,會不會很難過啊?”
“應該不會吧,他還怕你生氣呢。對瞭,你既然看到瞭我們的新聞,那應該也聽到他給你的留言瞭吧?”
“留言?啊!我回去的時候把手機弄丟瞭,所以一直不知道他有給我留言啊!”Tay這才反應過來,而且很是懊惱,如果手機還在,那他應該早就知道New的心意瞭。還能跟他一起回來,路上也能有個伴兒。
“所以說,你是特地為我回來的?”Gun總算見識到瞭Tay那清奇的腦回路,自己男票的電話不接信息不回,反而對“主人”的事情那麼上心,“Tay,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New啊?”
“當然是New啊!但你,才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我是你的寵物,不能離開你太久的。而且,如果New是和你在一起的話,我會祝福的。”
“別,我可不喜歡New。那個新聞隻是個誤會,我還是從你傢門口把他帶走的呢。你不會,自己都沒發現吧?”
“呃。”不想承認自己“眼拙”的Tay,趕緊追問另一件事情,“那個Joss又是怎麼回事呢?”
“就我剛收下的“寵物”啊!是不是很高大很兇猛啊!你們以後要好好相處奧。”
“哪裡就高大兇猛瞭,哼。我不管,不論你有多少個寵物,我必須是最重要的那隻。”
“好。不過,最重要的那隻,你先起來洗漱一下吧,我們該吃晚餐瞭。”
“嗯。”
聽話的寵物Tay起身去洗漱自己瞭,Gun也來到瞭廚房,跟Pim一起做瞭一頓豐盛的晚餐。三人有說有笑的大飽一頓後,Pim因為第二天還要上課就先休息瞭,Tay還是擔心自己第一寵物的地位會有不保,又央求著留瞭下來,還睡在瞭Gun的床上。等醒著的人就隻剩下Gun時,他才想起來忘瞭給New打電話!
New終於打探完所有的人傢,坐在村子裡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傢的門前氣喘籲籲的休息,就接到瞭Gun的來電。
“New,Tay不在老傢,他回來瞭!”
“噢,我早就知道瞭。”
“怎麼知道的?”
一小時前,New快要敲壞這扇門的時候,隔壁的小男孩聽不下去過來趕他。兩人一番“較量”之後,New才知道這棟最後的房子的主人就是Tay,但兩天前看瞭小男孩的手機後就走瞭,所以,這幾天他是白白遭罪瞭麼…但他不想告訴Gun,“自然而然就知道瞭。”New深嘆一口氣,繼續說道:“我明天就返程,你幫我看著Tay。”哼,別讓我逮到你,Tay!
“哦。”不知道為什麼,Gun似乎聽到瞭老虎磨牙的聲音打瞭個冷顫後,裹好被子睡瞭…夜深人靜的時候,有些人安然入睡,有些人奔波趕路,有些人,則在商量“要”事,Tanapol就是其中之一。
“Darvid,你說,如果你喜歡的人總是想要推拒你,你該怎麼做?”
“你又有喜歡的人瞭?”
“嗯。”
“擦,原來還以為你多癡情呢,說變心就變心瞭!誰啊?”
“Oab。”
話音剛落,Darvid就打開瞭床頭燈,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Tanapol,“你怎麼跟他搞到一起去的?!那是Tay的朋友圈啊?你就不尷尬嗎?”
Oab一把拍上瞭自己這一側的床頭燈按鈕,“所以,我才在關上燈之後說的啊!但即便尷尬,我也不會放手的。更何況,我跟Tay也做什麼出格的事。”
“但是,你和Tay做瞭?!擦,該不會,真的被我說重瞭,酒後XXX瞭吧?”Darvid再次敲開瞭床頭燈,信息量有點大,他實在是需要消化一下。
Tanapol睥睨瞭對方一眼,皺著眉頭又拍瞭下開關,屋子又黑瞭下來,“嗯。我和Oab的開始確實並不美好,甚至還有點色情,所以他總是回避著我,堵瞭幾次都沒堵到。而且我擔心,Oab還是對他的“白月光”有所眷戀…我戀愛經驗有限,想不到什麼好法子,就想讓你給我出出主意。”
“哪個白月光?”
“Gun Attaphan”
“操,那可不好對付吶。Gun attaphan的魅力可是在圈裡出瞭名的,最近那個剛剛冒頭的Joss就迷戀他迷戀的不行。”
“我知道。所以才問你啊!”提到這個,Tanapol的心情就更糟糕瞭。
“其實,也好辦。正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你和Oab都這關系瞭,就不必再走清純小男生的戲碼瞭,你啊,就直接搬他傢裡吧。一來,可以陪養感情,二來,也可以監控他和Gun。怎麼樣,敢不?”
“有何不敢!”
於是,第二天清晨,當Oab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門就被“呯”的一聲推開瞭,然後陸陸續續的進來瞭好多搬傢公司的員工,大大小小的物件都被挪瞭進來。隱約還能聽到有人在安排佈置,各種混雜的聲音絮絮叨叨的讓Oab煩燥不已,隻得下床一探究竟。
“早上好,Oab。”Tanapol心情愉悅的跟Oab打招呼,“我先把傢裡佈置好,然後再一起吃早餐。”
“你,誰讓你搬進來的?!不是,是,你怎麼進來的?!”
“愛讓我來的啊~而且,上次我走的時候就已經拿走備用鑰匙瞭,你沒察覺到嗎?”
Tanapol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讓Oab跳腳不已,“你偷我鑰匙!”
“別說的那麼難聽嘛,拿自己老婆的東西怎麼能叫“偷”呢?你們說是不是啊?”
搬傢的工人們沒回話,隻是那嘿嘿的笑聲便也已經很明顯瞭。Oab就更急躁瞭,“你,誰是你老婆瞭!你別亂說!”
“奧,不想讓我亂說啊。”Tanapol幾步走過去,俯首帖耳的挑逗,“那,我能亂做嗎?”
誘惑的聲音從耳邊傳入,耳側的皮膚像被“燙著”瞭一般,紅紅的很是撩人,Oab被撩撥的無法言語,Tanapol卻趁勢而上,在那撩人的紅色耳側上吸吮瞭一口,剛沾上邊,Oab就像炸瞭毛的貓,一下子跳出去老遠,“你,你別亂來,這麼多人在呢,你也太不知羞瞭!”
Oab的言行取悅瞭Tanapol,而且他也不想讓別人看到Oab的風情,便就此放過瞭他,“好啊!那我們來商量一下傢具和這些東西的擺放吧。”
被迫著放棄瞭柔軟的床圍,Oab開始瞭忙碌碌的早上,要是有人從門前走過,就能聽到兩個“小夫夫”打情罵俏的聲音:
“哎哎,這個不能放這兒,我要騰出來給Gun用的,他來的話,可以在這裡玩遊戲。”
“那放這就對瞭,對,就放在這兒。”
“哎哎,他的衣服別掛我屋裡啊,我有客房的!”
“沒事,就放衣櫃裡就行,把他的也收拾一下。”
“不行不行,我的酒櫃不能挪!”
“挪瞭吧,我給你換更好的。”
……
愛情雖然隻有兩個字,但書寫的方法並不相同,有些人是磕磕絆絆、打打鬧鬧,有些人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有些人是南墻高高,層層疊疊……從昨晚收到Pim的消息之後,Off就一直沒有睡好,雖說Tay喜歡的是New,但他的小傢夥那麼可愛又好看,萬一Tay獸欲一起,把小傢夥給XXOO瞭呢?以小傢夥的身板,定是逃不瞭Tay的魔掌啊,而Pim又是個女孩,也指望不上啊。所以Off一晚上擔驚受怕的,終於熬到瞭天亮,麻溜的收拾好東西,就奔向瞭Gun的“老巢”。
Off到達樓下的時候,天才蒙蒙作亮,雖然有指紋開鎖,但總像個小偷,縮手縮腳的就潛入瞭Gun的房子。將吃的擺滿一桌後,悄悄的趴在瞭Gun的臥室門外,想探聽裡面的聲音,卻被打著哈欠的Jim撞瞭個正著,兩人窸窸窣窣的小聲爭論:
“P Off,你怎麼在這啊?”
“啊,嚇死我瞭,你怎麼起這麼早?”
“你還知道早啊?你這要是讓我哥看見瞭,咱倆不就穿幫瞭嗎?”
“怎麼會呢?Gun沒那麼多心思,不會想那些的,你就說我是來送早餐的就好。”
“我哥是不聰明,但不會傻成那樣的!”
“噓!再吵就把他吵醒瞭。我就偷偷看一眼,要不然我老想東想西的會擔心。好嗎?”
Pim看著Off真誠的眼神,Off又這麼帥氣,真心拒絕不瞭,隻能微微點頭。而且,她也有點好奇,哥哥和Tay的睡姿……於是兩人趴在門邊上,偷偷給門開瞭個兒縫兒,腦袋剛伸進去,就被站在門前的Gun嚇傻瞭,“哥哥(Gun)……”
客廳沙發上,Gun盤腿而坐,似青天審案一般瞧著前方屈膝而跪的兩人,剛一抬手,Pim就頗為狗腿的奉上瞭一盞清茶,然後又端正的“跪”瞭回去,Off卻是啥討好的機會都沒尋到,隻得更為端正的跪在瞭原處。
“哥哥,我是自願的,你別怪P Off。我隻是太心疼哥哥一個人瞭,P Off又這麼緊張你,我就想幫幫他。”在Gun的註視下,Pim的聲音越來越小,但也委屈的要命。
眼看妹妹要落淚瞭,Gun不忍心的嘆瞭口氣,“Pim,隻要可以照顧好你,我一個人又有什麼關系呢?而且,對於愛情,哥哥還沒做好想要去嘗試的打算。”
“可是,哥哥,你身邊的每個朋友都有情人瞭,你不孤單嗎?而且,如果哥哥有瞭喜歡的人,他不是也會幫助哥哥照顧我嗎?”
Off看著Pim,使勁點頭,“Gun,我保證會好好照顧Pim的,比親妹妹還親的那種!”剛想表明心跡的Off,又被Gun的一記眼刀殺得老老實實。
“Pim,你坐過來,哥哥有話跟你講。”Gun拉著Pim的手做在瞭自己的身邊,幫她擦拭瞭眼淚之後,才繼續剛才的話題,“Pim,你不要有什麼壓力,哥哥一直單著也並非全都是因為你。媽媽走後,雖然爸爸也傷心難過瞭好一陣子,但他還是找到瞭新的愛人,然後結婚生子瞭。”
“所以,我一直不明白,愛情到底是什麼。如果不能一生一世,那先走的一方會有多大的遺憾,而後走的一方又要承受多少痛苦?如果不能一生一情,那當初的誓言又有何用?我不明白,也不想嘗試,它太痛苦瞭,我,不想體會。”
“哥哥……”
“乖,現在時間尚早,你還可以再睡一小會兒,去吧。”
“嗯。”Pim聽話的離開瞭,走前深深的看瞭Off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好像看見瞭那個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的人流淚瞭。
等Pim回到自己的臥室,Gun才回頭正視起Off,“Off,你也聽到瞭,我不想再多解釋,也不想再提起這件事情。我們,就當個好朋友,做個營業CP不好嗎?這樣,你我以後才能都有餘地,也不會鬧的太難看。”
“Gun,我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看待愛情的。你那麼可愛、活潑、堅強,我以為,你隻是不相信我而已。沒想到,卻是我還不夠瞭解你。但,你這樣,不疼嗎?我都快心疼死瞭……”Off聲音哽咽,賺著地毯的手指已經泛白,他好想向前抱住他的小傢夥,但他不能……“Off,你別哭。”Gun還是沒有忍住,那個跪在地上替他心疼的Off在哭,那個演戲不在行哭戲更不行的Off在哭,那個高高大大的陽光燦爛的Off在哭,Gun走過去蹲在瞭他的Off面前,伸手扶起瞭他的臉,“爸比,我們是永遠的Offgun,是嗎?”
Off滿臉淚水,心疼不已,他看著他的小傢夥,他不想說“是”啊,他不想。但他的小傢夥卻輕輕的親吻瞭他的眼淚,還在問他,“是嗎?”一把抱住Gun,違心回答,“是,我們是永遠Offgun,Offgun is real,不是嗎?”
“是的,爸比。原諒我,爸比。”
相擁的兩人,在彼此看不見的角度,留下瞭心疼彼此的淚水……朝霞之下,晨光微露,燈光縈繞,連悲傷都美成瞭一幅畫。但,總有些人特別會“入畫”。
Tay終於睡到飽飽,身瞭個大大的懶腰後,就推開瞭臥室的房門,然後一臉懵逼的撞上瞭同樣尷尬的OffGun,“呃,那個,呃,吃早飯嗎?”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1篇到這裏啦,taynew線是有點明朗了,可是offgun線進胡同了,這爸比要放手的節奏了!

文章来源: gunlovestory b站UID号: 4557912

上一篇: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0章-攻受互換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