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8章-你和Captain早就認識,你早就鐘情與他

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8章-你和Captain早就認識,你早就鐘情與他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offgun,爸比小個子的同人衍生文第28篇,哎喲餵,White這是渣男的行為呀,還我幹凈善良的No,No不該是這樣的,嗚嗚!然後White妳要堅決點呀!

Tanapol沒想到竟然會接到Gun的電話,猶豫再三後還是接通瞭,“喂?”
“Tanapol嗎?我是Gun,你知道Oab去哪瞭嗎?我聯系不上他呢。”
Gun的語音剛落就聽到手機傳來“嘟嘟”的兩聲,他被掛瞭電話…
“哈哈,我就猜他不想接你的電話。”Off坐在一旁開心的鼓掌,要我我也不接…
“為什麼啊?”Gun想不明白。
“你好好想想,自然就懂瞭~”
“呃,我跟Oab隻是朋友吶。”Gun終於後知後覺,“他不能小心眼到這種地步吧?”
“不會的。Tanapol很寬容的。”
Tay馬上發表瞭自己的見解,卻引來瞭New的不滿,“他就這麼瞭解他?!”
“我,我就是覺得…”
在Tay聲音漸小之時,Gun的手機鈴聲響瞭起來,“啊,他回我電話瞭!”頓時,屋內三人表情各異…
Gun馬上就接通瞭,一點也沒把剛才被掛的事情記在心上,聲音格外的清脆“Tanapol”
“嗯,是我。”Tanapol看瞭一眼身邊的Darvid,見他頻頻朝自己示意,於是又道,“Oab在我這裡,養傷,你要是想見他,我帶你去。”
“養傷?Oab怎麼受傷瞭?”
Gun有點擔心的聲音讓Off和Tanapol聽瞭都有些不舒服,甚至是煩燥,“說來話長。你想好什麼時候來,再聯系我吧。”Tanapol忍瞭又忍,終於較為和善的講完瞭話。
“噢,好。”
“Gun,你去看Oab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啊?”Off油膩的抱著Gun的胳膊撒起嬌來。
“嗯?”
“作為朋友,我也很擔心Oab的啊?”
“哈哈,Off你真是夠瞭,你這朋友怕是在往相反的方向擔心吧。”New橫插一嘴,Off的小心思可瞞不過他,也別想忽悠我們傢可愛的Gun寶寶。
“你就好好看著你傢Tay就行瞭,什麼都來插一嘴,小心沒看好人,在跟別人跑瞭!”
“你說什麼?!”
眼看著兩人懟來懟去,就要劍拔弩張瞭,Tay趕緊出聲阻止,“你倆別鬧瞭,今天是給Gun接風的不是?別沒事就檸檬精瞭……”
“嗐,你這是——”這下輪到Off和New聯起手來要懟Tay瞭,Gun趕緊輕咳瞭兩聲,用筷子敲瞭敲盤沿,“吃飯,吃飯。”
至此,室內才又恢復瞭寧靜,當然還有New和Tay膩膩歪歪互相夾菜和Off被喂狗糧喂到撐的表情。適才要不要帶著Off一起去看Oab的話題,就這樣被糊弄過去瞭……
Tanapol掛上瞭電話,對於自己答應瞭Gun讓他看望Oab的事情有些懊惱,垂著眼眉瞧著地面不說話。但Darvid很清楚他在想什麼,拍瞭拍他的肩膀後,說,“你不是說你要盡量的彌補Oab嗎?這隻是一個開始。Oab以後認識和接觸的人會越來越多,你不可能把他封閉起來隻跟你一個人交流的。”? ? “我知道,我這不是正在適應嘛。你先忙去吧,你不跑通告嗎?”Tanapol不想再聽Darvid嘮叨瞭,雖然他知道他說的都對。
“好吧,我先走瞭。不過,你還是多聽點梵音吧,消消你心中的戾氣……”
“你!”
被Tanapol瞪瞭一眼後,Darvid才哈哈大笑著離開瞭。
古有民歌,“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傢歡樂幾傢愁,幾傢夫婦同羅帳,幾傢飄零在外頭?”在Off、Gun、Tay和New其樂融融之時,他們的友達White、Earth和Captain正水深火熱吵鬧不休:
White被Earth看待背叛者一樣看待自己的眼神刺痛,下意識的就想解釋,“Eatrh,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Captain……”
“你和Captain早就認識,你早就鐘情與他,跟我不過是逢場作戲,是嗎?”
“不是的。”
“我不過是你隨時準備拋棄的備胎是嗎?我才是你和他真愛的第三者,是嗎?”
“不,”
“不?你別騙我瞭,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怎麼會帶他來我們的公寓、在我們的床上做這樣的事情?!你為什麼絲毫都不顧及我的感受呢?White,我那麼愛你,我一直勸我自己,隻要你心裡有我,我可以把之前的事當做從未發生,我可以不計較過去,隻要你不再背叛我!可是,你看,這世界就是這麼殘忍。明明是我先告白,明明我們才是戀人,但最後受傷的卻隻有我一個人!”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之前”,什麼叫“過去”?我自認為從未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你怎麼會如此看我?!”
“呵,是嗎?直到現在,你還想瞞我!White,我真想知道,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你怎麼能如此婊氣!怎麼,光有膽子做卻沒有膽子但承認嗎?”
“你別說White!這不是他的錯,都是我……”White煞白瞭的臉色讓Captain很是擔憂,馬上打斷瞭Earth的話。
“當然是你!不然你以為是誰?!”Earth說著,就要給Captain一拳,但White卻沖瞭過來,就擋在他的拳頭面前,Earth苦笑著,倒退瞭兩步,“我真傻,竟然還怕你孤單,特意大晚上的趕瞭回來。我到底,是怎麼把自己搞到如此地步的?還卑微的愛上一個從未在乎自己的人?”Earth長嘯一聲,摔門而去。
“Earth!”White想要去追,又被Captain拉住瞭手,等拽開手後,又看到自己身上隻著內褲,再等穿上衣服跑到樓下,哪裡還瞧得見Earth的身影……
沖出門的Earth沿著大路一直往前跑,不知跑瞭多久,直到胸中悶氣全部變成氣喘籲籲,這才停瞭下來。前面剛好是一間同志酒吧,他甩瞭甩頭,走瞭進去。
“酒保,這裡一杯威士忌。”此時,除瞭灌醉自己,Earth再沒別的想法。隻是剛坐下不久,竟然碰上瞭一直潔身自好且從未有同向緋聞的Lee……
“Lee?”Earth不太確定,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瞭人。
“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瞭。”Lee平時很少來這種地方,因為以他的樣貌來這裡風險太大,所以,他都會僑裝打扮一下。隻是沒想到,今天會遇上公司裡的人,是那個比自己小一歲的Earth,還一眼就將自己認出來瞭。他隻好走瞭過去,扶瞭扶厚重的帽沿,問,“Earth,你不在傢裡陪你的戀人跑這裡做什麼?”
“戀人?隻怕他早就不屬於我瞭。”一大杯威士忌下肚,Earth又要瞭一杯,接著又來一杯。
“你這樣會醉的!”Lee趕忙伸手罩住瞭杯沿。
“醉?那又怎麼樣?!來酒吧不都是奔著醉才來的嗎?”Earth說著,就掙脫瞭手,轉而拿起另一杯接著倒進瞭嘴裡。
Lee嘆瞭口氣,“怎麼?跟White吵架瞭?”
“我,不想談這些。”雖然Earth被White傷害瞭,雖然是White的不對,但他並不想將原由公佈於眾,他不想讓人抨擊White,這件事,他想就此爛在肚子裡。於是,趕緊轉移話題,“你,怎麼來這兒瞭?難道,你是…”
“是,我是。”Lee也點瞭杯酒,“但我偶爾才來,也不找人,就是孤單太久瞭,也偽裝太久瞭,想出來透口氣,看看別人的生活。”
“那你的確得好好透透瞭…”
“是吧。”Lee苦笑瞭一下,跟Earth碰瞭下杯,兩人便接著喝瞭起來…
Earth摔門而去後,White整個人都僵在瞭那裡,腦海裡隻在重復那一句—“他不信我,他不信我!”
Captain見Earth和White終於鬧掰,嘴角掀起一抹幾不可查的微笑。他伸出手,將White抱在懷裡,安撫道,“White,你別難過。你還有我,我會一直陪著你,一直。”
堅定的聲音在頭頂上響起,但White卻並沒有到開心,他推開瞭那個看似溫暖的懷抱,“不,你走吧。你既已醒酒,就該回你自己的傢瞭。”
“你還放不下他?!”Captain因著這個想法變得幾近瘋狂,他做瞭那麼多,為什麼他還是看不到他?!他的心裡難道並沒有他?他難道隻愛Earth嗎?Captain急切的想要求證,他再次附身而上,將White撲在自己的身下,強硬得親瞭下去。
然而,White卻將頭別在一旁,顯然是不願接受他的親吻,“Captain,我想一個人靜靜。”
“你,不愛我?”
“我,我,我也愛他。”
White幾不可聞的回復重重敲擊在Captain的心口,一個“也”字讓他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難過。開心White終於承認他心裡有他愛他?還是難過White的心裡不止有他,還有他?!Captain失魂落魄的從床上爬下,晃悠悠的走瞭出去,隻是臨瞭臨瞭還是留下瞭一句話,“White,你會不會太貪心瞭?”
適才還“熱鬧”不已的屋子,瞬間冷清瞭下來,White把自己扯瞭扯被子,把自己抱在瞭懷裡……
不知誰曾說過,時間是治愈傷疤和吵鬧的一劑良藥。當第二天的朝陽升起,即便事情沒有變的更好,但也不會更糟瞭。
在Gun終於擺脫瞭粘人的Off、Tay和New之後,登上瞭Tanapol派人來接的車子,一路駛向瞭那個傢族式私人醫院。
此時,Oab正在享用早餐。自從上次品嘗過Tanapol的手藝之後,Oab便不再推卻他的刻意討好和示弱瞭,甚至對於每日變著花樣的餐飲,也開始產生瞭期待。現下,Tanapol正坐在他的身邊,守著他吃飯,兩個人誰也沒有說話,隻能聽見勺子碰撞碗沿的聲音,在安靜的早上,這聲音似乎演奏瞭一曲美妙的樂符,但它馬上就被另一個清脆的聲音蓋住瞭——“Oab!”
“Gun?”
Gun快速的穿過悠長的走廊,伴著嘹亮而清脆的聲音,一下子沖瞭進來,將要抱住Oab時,險險的被Tanapol伸長的手臂攔瞭下來。緊接著便聽到瞭一個隱忍的聲音,“他身子不便,像摟摟抱抱之類的大幅度動作還是免瞭吧。”
Gun奇怪的瞧瞭瞧他,忍不住想,什麼樣的傷連抱抱也不行呢?而且,Tanapol的表情怎麼跟聲音一樣,一臉便秘……雖然Gun並不怕他,但還是收起瞭手腳。
Oab卻不願意瞭,直直的看著Tanapol,直到對方認輸。
“好吧,但也要適可而止。”Tanapol不情願的讓開瞭,然後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愛人跟他的白月光抱在瞭一起,其實也就幾秒鐘,哪有那麼久。隻是陷入愛情的人吶,眼神和記性都不怎麼好,算數就更差瞭。
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Tanapol,忍瞭又忍,實在看不下去,索性走開給兩人騰出地兒來敘舊瞭。
“Oab,你怎麼受傷瞭?”
“Gun,你怎麼來瞭?”
兩個人同時提問,對視一眼後,又同時笑瞭起來。好一會兒,才停瞭下來。Gun便繼續前面的話題,“Oab,你到底是怎麼受的傷?”
“這個,我,不好說。”Oab本身就是個愛面子的人,對於自己被人幹到住院這樣的事巴不得沒人知道,但又不擅長撒謊,隻得硬硬的來瞭句“不好說”。
Gun一聽就知道不是不好說,而是不想說。當下就把他的十八般演藝使瞭出來,委委屈屈抽抽搭搭的道,“沒想到,不過是幾日不見,Oab你就有瞭自己的小秘密。昨日那些兩小無猜的話都是我自己的錯覺嗎?嗚嗚嗚……”
Oab知道Gun又開始戲精發作瞭,但這軟糯糯的可憐樣真的讓他狠不下心來。對別人狠不下心,就隻能對自己狠心,“好瞭,我告訴你就是瞭。”
“真的?!”Gun馬上抬起瞭臉蛋,幹凈的臉色一滴淚水也為瞧見。Oab,氣結。
在Oab講述事情的經過時,因為Gun時不時的“他怎麼能這樣!”
“太可怕瞭!”
“呀,你會不會很疼?”
“好在你沒事”等激動的反應,Oab不得不多次停下來提醒Gun,“你好好聽,好好聽,好好聽”,而Gun卻是要求Oab,“你講詳細點,再詳細點,再詳細點”……硬是將三五分鐘就能over的是足足講瞭一小多時。
語畢,Oab的頭都快低到塵埃裡瞭,他覺得他從剛開始就犯瞭個錯誤,他為什麼要答應Gun啊!這時,在門外偷聽許久瞭的Tanapol走瞭進來,倒瞭一杯溫熱的水,遞給瞭口幹舌燥的Oab。
Gun奇怪的看著Oab接過水來,一飲而下,嘴角還微微上翹,很是懷疑的問“Oab,你莫不是得瞭斯德哥爾摩綜合癥瞭吧?”
Tanapol接回杯子的手頓時一頓,眼睛裡流光波轉,盡是期盼。Oab卻笨的要死,“什,什麼斯德哥爾摩?”
“真是有人寵,還不讀書,哼。”
“你也有資格說我?你倒是說說,你自己什麼時候讀書瞭啊?”Oab對於Gun嫌棄他沒文化不讀書簡直不能忍,要知道Gun還是個不認字的“外國人”……
兩個人吵來吵去,到讓一直嚴陣以待的Tanapol有些釋然瞭,他想,他們可能真的隻是好朋友,而自己確實是小心眼瞭。
Gun告別瞭Oab,被Tanapol送出來時,猶豫瞭一下,說,“Tanapol,Oab其實是很驕傲的,你,你不能再那樣對他。”
“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跟他隻是關系好一點的朋友,他其實已經發現自己喜歡你瞭,但心裡有個坎兒…
“什麼坎?”
Gun想瞭想剛才趁著Tanapol去洗水果,偷偷跟Oab咬耳朵的事:
“Oab,你不知道斯德哥爾摩沒關系,但你知道你的心吧?你對Tanapol有感情,對嗎?”
“我,即便我有,我也不會輕易就接納他的!”
“為什麼呢?你們不是連最親密的事都做過瞭嗎?”
“所以,我才不能放過他!我,我跟他,不是酒後被壓,就是強迫被上,除非,除非他也讓我上一次!”
“…”
“Gun?”
Gun被Tanapol的聲音拉回到當前,他跺瞭跺腳,雙手遮住耳朵,大喊一聲“Oab說,隻有你躺下來讓他上,他才能邁過那道坎!”喊完後,Gun便一溜煙的跑掉瞭。
深秋的花瓣飄落在Tanapol的身上,可他卻對著那個早已跑遠的小人,道瞭聲“謝謝”…
自從接到Tanapol的短信後,Off就坐不住瞭,但被工作拖住的他隻能幹著急,跑起通告來心不在焉,一會兒想Gun不會瞧著Oab可憐,心軟之下就答應瞭他吧?一會又想,不會的,Tanapol就在跟前看著,肯定比我著急,有苗頭早就掐滅瞭!但Gun怎麼還不回來吶?Tanapol為什麼不回自己短信瞭?這都大半天過去瞭,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
而那個被等著回短信的Tanapol,在吃瞭一劑定心丸後,早就把那個可憐的等著回信的人忘幹凈瞭…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8篇到這裏啦,是怎樣,gun真的很天然呆呢,太可愛了,要看妳跟Off膩歪!

文章来源: gunlovestory b站UID号: 4557912

上一篇: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7章-倒底誰是誰的男朋友啊

One thought on “可能我不會愛妳-泰星offgun同人文第28章-你和Captain早就認識,你早就鐘情與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