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章-妳輸定了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章-妳輸定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1篇,哎呦餵,感覺是醫學院攻的節奏是吧,然後Bai不要不信愛情,因為妳即將遇到,然後也送給我自己!

灰色的醫生大褂

“不要啦學長,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答應的。”
身著潔凈白色校服的少年回答著電話那頭,語氣十分堅決。他剛結束學院的導學課程,正往回走,他決定在進入那個搬來還不到壹個星期的宿舍樓前,勢必要和電話那頭的學長說個明白。
“Bai妳就幫幫妳的學長吧!這可是關乎到學院臉面的大事啊!”電話那頭仍然不死心地求他。
“不要吧,學長。您也知道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讓Waan去吧,他那張臉絕對能迷死壹片。”Bai回答得很平靜。
“不行,Bai。妳聽我說,現在學院的聲音都向妳這邊壹片倒,妳怎麽能辜負眾望所托呢?這可是院之月啊!多少人擠破頭都想當的!”電話那頭的Phak仍然不死心。Phak是Bai以前學校的學長。現在,倆人同在醫學院,順理成章的,他現在仍還算Bai的學長。
“學長,我真的不方便。那些準備得比我充分的、長得帥的大有人在,學長還是另請高明吧!”Bai的語氣雖然弱了下去,但是他內心的想法仍固若磐石。
“Bai不要掃了大家的興嘛,就當是幫幫學院也好啊!妳也許還不知道吧,咱們醫學院有多久沒出過壹個院之月了!我們都已經連續兩年輸給了工程學院了,今年我可是把希望寄托在妳的身上了啊!”電話那頭還是不死心。
“話可不能這麽說啊,學長。就算工程學院贏了,也沒見有啥變化啊!院之月又不能代表什麽,贏了也沒有什麽的。學長別想那麽多了。再說了,Waan也有壹副好皮囊,如果讓他知道學長打電話來找我參加院之月的比賽,他肯定會生我的氣的!”
“現在妳在大夥心中都已經算是半個院草了,妳們這壹屆的都極力推薦妳,現在就算妳說妳不當也不行了。Waan少說也是妳的朋友,是我的學弟,放心,他不會怪妳的。”
“學長,我真的不想當什麽院之月,您就不要再逼我了。”Bai再壹次表明了拒絕的態度。
“這樣吧,妳先睡壹覺,然後好好想想。三四天以後,我再打給妳。妳慢慢想,學長可以等。”Phak還是沒有放棄。
“不管是今天還是三天後,我的回答都是壹樣的,學長。”Bai的語氣雖然柔和,但卻充滿了堅決。
“三天後我再打給妳,希望到時候妳不要再拒絕我了。”
電話那頭又再壹次地強調了最後壹遍。他掛電話之前都沒對學長壹聲再見,他皺著眉頭,心裏很不是滋味。他根本就不喜歡有人逼他做這做那,不管何事或者何人,即便對方是和他關系要好的學長,他也不能接受。
“弱雞。”
聲音從不遠處傳來,Bai左看右看,沒壹會兒,他終於發現了聲音的源頭,那人不是別人,正是Itt——這人說不上是朋友,也談不上是敵人,說是高中時認識的朋友比較恰當。
“多管閑事…”
Bai壹臉冷淡地答道。壹般來說,和陌生人這麽說話,純屬沒事找茬。但是對於他和對面那人來說,這麽說話還不至於讓雙方打起來,壹來他倆談不上是陌生人,二來他倆對彼此都知根知底。
“我沒有多管閑事的意思,妳在電話裏說到了我的學院,還提到了我,妳說我多管閑事?”Itt坐在間隔Bai壹個桌子的地方,壹副找茬的模樣。
“妳是工程學院的?”Bai輕挑眉毛問道。
“顯而易見,小學弟。”Itt也挑眉答道。
“哼,我很同情妳們學院,能找的最帥的人就只有妳,妳們學院是沒人了嗎?”Bai的語氣裏充滿了不屑。
“彼此彼此,像妳這樣的,真是帥得慘絕人寰。”Itt絲毫不怕惹事,還毫無保留地諷刺道。
說起來,Itt和Bai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Bai就讀於醫學院,身材高瘦,他的校服襯衫底邊永遠整齊收在褲腰裏,他皮膚白皙,頭發烏黑,富有光澤——而且從沒有染過。如果說誰最中規中矩,那肯定非Bai莫屬。他從來都是規規矩矩的,不喜歡多事,也不喜歡惹事。他唯壹喜歡的就是能夠壹個人安安靜靜地看本書。
Itt,本名Itthikon,就讀於工程學院。他的穿著從頭到腳沒有壹處是符合規定的。深棕色的頭發,長度剛好到頸部,校服襯衫上留有淡淡的汗水味道,腳上著壹雙亮色刺眼的帆布鞋。如果說Bai是中規中矩的“老實人”,那麽Itt則完全相反,因為Itt除了不喜歡遵守那些亂七八糟的規定以外,還喜歡和別人對著幹。
“不敢參加院之月的比賽,是怕輸給我吧?”Itt提高音量,這話很明顯就是在諷刺。
“無聊。我根本不care。”Bai邊說著便轉過身準備離開回宿舍,不想再理睬對面那人。
“妳壹定會輸給我的。”當看到Bai正要“逃走”的時候,Itt再次拔高了音量。
“輸給妳又如何?我不覺得這對我的生活有多重要。”Bai顯然很不耐煩了。
“噢,也對。差點忘了,妳就沒贏過我。”
Itt像是有意激怒Bai,說著便伸手摸向那只戴在右耳的耳釘——耳釘是很迷妳的醫生白褂的形狀,但原本白色的耳釘現在因為時間的原因褪成了灰色。Itt玩味地、慢慢地撫摸著這個耳釘,他心裏很清楚這耳釘對Bai來說有多麽重要,重要到足以讓他停下來和自己說話。
“如果我贏了,妳怎麽說?”Bai的語氣出人意料地平靜,仿佛是在和他講條件。
“如果妳能贏我,我可以答應妳壹件事。就像曾經妳輸給我時,妳答應我做任何事那樣。”
Itt輕笑道。不錯,Bai曾經的確是輸給了Itt,賭註就是輸的壹方答應贏家壹件事。那時候Itt還不知道要讓Bai做什麽,後來他決定拿走Bai最愛的那枚醫生白褂形狀的耳釘。到現在,那枚耳釘還在Itt的手裏,這也意味著,和Itt相比,Bai總是還差著那麽壹點。
“我知道了。我會去比賽的,等到時候我贏了,妳就得把耳釘還回來。”
Bai壹臉不悅地答道,隨後便轉身進了宿舍樓,不再理睬對面的Itt。而Itt則是滿臉愉悅地喝著放在壹旁的咖啡,另壹只手還在饒有興致地玩弄那枚醫生白褂形狀的耳釘。
“妳輸定了,小Bai醫生。”
“如果我去參加院之月,妳會生氣嗎?”
電話接通的時候,Bai提高了音量。當Bai正好推門進入自己的房間時,他還是決定給Waan打個電話。Waan是繼Bai之後,第二個有望參加“院之月”的人選,也是Bai之前和學長在電話裏提到的那個最適合參加院之月的人。
“哈,我生氣?妳想參加就去參加啦,我生啥氣啊?”電話那頭的Waan笑著回答。
“就…之前我讓妳替我參加比賽啊。”
“我都沒答應過妳啊。這麽說吧,我就沒有想過這事兒!哈哈哈!”
聽聲音,Waan的心情應該不錯。Waan——和Bai同在醫學院,是Bai高中時期要好的朋友,他們從那時起到現在,關系壹直不錯。而且Waan脾性很好,為人還很風趣。和Bai那沈默寡言的性格完全不同。
“話說,是什麽讓妳改變了想法?”電話那頭的Waan疑惑地問道。
“沒什麽,別管了。”Bai回答道。
“給我從實招來,Bai。本來我還不懷疑的,但是現在我倒是好奇了。是什麽讓我們的Bai大少爺又惦記起回院之月的位置了?”Waan饒有興致地追問道,不過他真的也很想知道是什麽改變了Bai的想法。
“我都說了沒什麽。”
“Bai。”
“今天我遇見了Itt。”
“Itt,那個喜歡搞事情的家夥?”
“就是他。他考上了工程學院,我也是今天才遇見他的。”
“然後呢?”
“他是院之月。”
“那還挺適合他的。那肌肉,壹塊壹塊的。他這顏值,也難怪是院之月了。高中的時候就有壹大票女的愛他愛得不得了。他是院之月,不足為奇。”Waan分析道。
“就是這樣。”Bai打斷了話。
“那妳接下來該怎麽辦?我不覺得Itt是院之月這件事和妳有啥關系啊。還是說妳想贏過他,成為校之月?應該不是吧?”
“他說如果我贏了,他就會把耳釘還我。”Bai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
“這樣啊。”
“是的。”
“看來妳們之間的戰爭還沒有結束啊。我還以為妳們之間的戰爭在高中畢業之後就已經over了。”Waan笑著說道。
“鬼知道我們還能在這裏見到。”
“也是。這樣吧,妳想做啥都取決於妳自己,有什麽幫得上的,告訴我就行。”Waan說道。
“現在有壹件事,想讓妳幫我。”
“啥事兒?”
“妳能不能幫我給Phak學長打個電話,告訴他,他已經成功說服我,讓我成為院之月了。之前我拒絕他拒絕得很幹脆,我可不想那麽尷尬。”Bai輕聲道。
“哈哈哈!妳啊,就是不肯扔掉妳那套紳士作風哈?”Waan忍不住笑他這個“多事”的朋友。
“好啦,妳就幫幫我嘛。”
“哈哈,如果其他人知道我們的Bai醫生居然是這種性格,他會怎麽想哈哈哈!”
“這樣,如果下次妳見到心儀的女孩,我就去幫妳要壹次電話,就當作是替妳犧牲我的色相了。”
“妳幫我要電話?那我喜歡的女孩不都跑去追妳了?哇噢,Bai大帥哥,趕緊瞧瞧妳的Facebook吧!不然妳恐怕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爭著來加妳為好友,還都不帶停的。”
“無聊。”
“嘿!話可不能這麽說!愛情讓生活多姿多彩啊!妳啊,該不會是念書念到變成壹臺沒有情感的機器了吧?”Waan說道。
“不覺得生活必須要有什麽愛情,無聊透頂。”Bai輕聲說道。
“說真的,妳沒有喜歡過誰嘛,大哥妳的荷爾蒙沒有紊亂吧?妳肯定是有喜歡的人,告訴我啊,我幫妳。”
“我哪有?我就喜歡壹個人靜靜地待著。”
“說謊下地獄。”
“地獄可不會歡迎我這樣的人。”
“拉倒吧,肯定歡迎得不得了。”
“好啦好啦。妳就放過我吧!妳記得幫我和Phak學長說壹聲。我去找點東西吃了。”
“OK,周壹見。”
“好。”
Bai掛掉電話,順勢將手機扔到旁邊的床上。他托著下巴,眼神飄渺,他漫無目的地望著窗外,愛情對他來說既麻煩又難懂,可事實上,他也不知道愛情到底是本身就難以讓人捉摸,還是他壓根就沒有好好地去理解。
“唉。”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到這裏了,愛情真的很難理解的,誰也不知道能愛多久,更不知道自己幾時才可以遇到那個人,而如果壹直遇不到的話,那又該是怎麽樣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