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1章-人家只是怕比不上其他人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1章-人家只是怕比不上其他人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12篇,Bai好搶手啊,當然,優秀的人都是這樣搶手的,我也要變成這樣,哈哈!

甲型肝炎病毒

“等下,妳要去參加夏令營的事,竟然壹個字兒都沒跟我提過。”
朋友憤憤不平地吐槽著,這使Bai從盛滿粥的碗上擡起頭來,他眉頭緊皺若有所思,今天是周壹而且他們早上還有化學課要上,Itt自從昨天分開之後就消失得沒影了,Fok在星期五的時候去拿他加急在辦簽證的護照了。現在圍在飯桌旁的只有他,Waan,還有Pure了。所以妳怎麽在這呢,Itt不在妳應該跟他壹塊兒消失了呀。
“我覺著這個沒什麽值得提的所以沒告訴妳。”他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臥槽槽槽槽,妳覺得學生會的事不重要嗎?!”Pure佯裝生氣地質問,他都差點兒忘了Bai也在學生會做事的事情了,所以當面提起這件事的時候還是有些驚訝地提高了聲量。
“學生會的事就算重要,Waan也沒必要知道啊。”他毫不在意地回答,而且他確實覺得這個學生會組織的夏令營也沒什麽值得提的。
“怎麽能不重要呢,妳們都去了,把我壹個人丟在這裏給學校看大門兒啊。”Waan嘰裏咕嚕地說了壹大堆,憤憤不滿的抱怨著。
“什麽意思?”Bai聽著暈頭轉向沒理解到他的意思。
“妳也去,Itt也去,Fok也去,Pure也去,整個組裏都要去光了。”Waan像個怨婦似的抱怨。
“啊噢,Fok也要去嗎?”Bai疑問道。
“嗯。”這次的回答倒不是從Waan的嘴裏說出來的,而是除他之外在場的另壹個朋友回答的。
“那Pure妳今天沒課嗎?”Waan扭頭看向旁邊這個工程專業的哥們問道。
“當然有啊,妳以為我閑的沒事兒幹啊,要不我穿著個制服來幹嘛。”Pure語氣裏帶了些嘲諷。
“嘿!Pure妳,我調侃妳壹句妳還頂回來了。”Waan又是壹頓牢騷。
“那妳在哪個樓上課啊?”Bai此時也問了壹句。
“工程學院的那棟。”Pure回答。
“那妳來醫學系幹嘛?”Bai接著問。
“還不是因為Itt他放我鴿子,不來上課也不告訴我,壹開始他說要先來跟妳們吃飯的。”Pure回答。
“那他死哪兒去了?”Waan疑惑地問。
“我也不知道,Bai妳知道嗎?”Pure轉過頭把問題拋到了Bai的身上。
Bai無語,“我現在跟妳們擱這兒坐著,我怎麽會知道他跑哪兒去了。”
這段時間大學裏組織的新生運動會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所以每天晚上每個系裏的學生放學後都要去體育館裏按照分好的小組進行比賽,他這才知道Waan參賽了好幾個體育項目。其實醫學系男生人也不少,但他們大多數對這些體育項目都沒什麽興趣,所以比較倒黴的是每人需要報名好幾項才能讓湊夠參賽人數,今天Waan要打籃球賽,明天足球賽,後天比遊泳,想想都可憐的不行。不過他也只能幫到這兒了,他唯壹能參賽的項目就只有象棋了。
他們的大學是把象棋也列入運動會項目的,這也許會是他人生中唯壹壹個機會能讓他以運動員的名義名聲大噪(他滿懷信心地預想)。每個系裏都可以選出壹名象棋選手,無論男女都可以參加,總共三十人。按照淘汰制選拔,三十進十五,十五進八,然後再淘汰到四個人,兩個人,最後壹人奪冠。
不過很搞笑的是,大學裏總共有三十個系,可最後報名參加象棋比賽的只有十四個人,而且他還很幸運的抽簽抽到了後出場,也就是說他啥也沒幹呢就進了八強。這個星期他沒什麽事可忙的,等下周從夏令營回來之後才會輪到他比賽。
“Waan醫生,加油加油啊啊啊~。”
為Waan加油吶喊的聲音從體育場中傳出,今天Bai沒什麽事兒幹,便來球場觀看Waan比賽幫他加油。其實他是籃球隊的替補隊員,但最近的體育比賽不怎麽多,所以Waan找來了系裏的幾個朋友來捧場,不過礙於他有象棋比賽要忙,在邀請他來的時候也是有點兒不好意思的。但其實邀請的Waan不知道的是,那三十進八,他進入的八強是他躺贏來了,到時候他比賽的第壹場就已經在八名以內了。籃球是熱門項目,人人都喜歡,所以根本不愁得沒人報名。
“Waan醫生,加油加油啊啊啊~。”
他茫然環顧四周,發覺坐在醫學系啦啦隊裏的女生們他都不認識,觀察了壹會兒才發現她們掛在脖子上的姓名牌上寫的科系都各不相同,有財務管理系的,農業系的,還有臨床護理專業的。等等,Waan什麽時候這麽有名氣了,怎麽突然那麽受歡迎了呢。
“哎呦臥槽,妳竟然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受歡迎啊。”
在中場休息的時候他遞了瓶水給Waan順便調侃了他壹句,Waan接過之後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其他科系的人都是聚在壹起喝壹桶水,但醫學系是跟他們分開來,喝自己準備的,Waan就是提出這個鬼主意的人,說是大家那麽多人喝壹桶水容易被別人傳染到甲型肝炎,他們科系要給大家夥兒樹立壹個好榜樣,普及衛生及安全意識。雖然這樣做了,但好像沒有壹個人被他影響到。
他因為剛下場的緣故,說話的時候還微微喘著氣,但壹出口還是往常那副欠扁的語氣:“好好看著學長的臉噢,學弟。”
“妳從哪兒忽悠的這麽多妹子給妳加油的啊?”
“我就大面積撒網啊,比如上英語公開課或者專業課的時候就跟她們說來看我比賽,就是逢人就說。”他說的時候還向著啦啦隊那邊的方向笑得壹臉燦爛。呃,妳倒是比我還像系草。
“騷的不行。”
“這叫做會社交。”
“就妳還擔心得甲型肝炎,估計先染上了艾滋病。”
Bai嘴上不饒人卻伸手接過了遞回來的水瓶,Waan醫生轉身在啦啦隊女生們的尖叫中跑回了球場開始了下半場的比賽。期間他還看見Waan時不時對著他的那些粉絲們眼神放電,笑得花枝亂顫,這個渣男,他還以為自己是樸寶劍不成。
“Waan醫生,我們可以跟妳壹起合張照嗎?”
籃球賽結束後,壹群七八個女生等在籃球場的出口處。醫學系以懸殊比分贏得了比賽,這麽壹輪比賽觀察下來,他發現Waan的實力還挺強的嘛,為什麽高中的時候沒進Knight俱樂部呢。算了,管他呢,如果當初他沒來他們這個Bishop組的話,他們幾個關系應該也不會變得這麽好。
“當然可以啊,我先整理壹下頭發擦壹下汗哈。”
他用低沈的嗓音對那些女生說著話,仔細聽就能知道這家夥是為了耍帥刻意壓低了嗓音。這個死Waan,真是渣男,還用這種語氣勾搭妹子,我可是聽見了啊,以後我肯定要笑妳笑到兒子輩。
Waan把頭上和身上的汗擦幹以後,站在壹群女生的旁邊擺了個耍帥的姿勢。擺什麽姿勢好呢,他就好像是個有粉絲團的偶像明星,在結束了舞臺活動後,女孩們就蜂擁而至,讓他幫忙擺這種姿勢那種姿勢的,比個心比個耶啦什麽的。Waan醫生,可不可以來張很高冷的照片。唔誒,光是坐在旁邊看著都起了壹身雞皮疙瘩,這到底有什麽可拍的啊,快門聲壹響就哢哢哢拍個不停。
“Bai,幫我把包遞給我壹下,我要拿東西。”
Waan的聲音從女生堆裏傳出,他起身不情願的拿起包遞給他,他身體是想拒絕的,但Waan在發出他的指令之後完全沒有想要聽到他回答的意思。
“呵誒!”
他毫無防備地被Waan拉了壹把,拉進了還在拍照的女生堆裏,Waan的胳膊已經極為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待他反應過來扭過頭的時候,快門聲已經哢哢哢響了起來。
“給妳們介紹壹下我朋友,他叫Bai,是醫學系的系草。”
哼。
“他不太會說話,容易害羞。”
哼。
“妳個混蛋,等我出去之後,妳死定了。”Bai臉湊到那個正笑得壹臉燦爛的人旁邊小聲警告道。
哼。
“我這是在幫妳啊,妳不是想贏過Itt嘛,這不是嘛,我會幫妳坐上校草之位的。”
哼。
“我朋友單身哦~,長得這麽帥就是不會追女孩子。”
嘁。
“但如果有人想追我朋友呢,還是要先過我這壹關的。我這朋友啊,不怎麽會看人,所以我要好好幫他篩選壹下。”他笑著對這些女生說話的時候,眼睛瞇的彎彎的,女生們的臉頓時紅了壹片。
Waan妳個死東西,下次再讓我給妳補習,我得往死裏整妳,讓妳考試門門掛科,妳這麽會找事兒,我讓妳留級。媽的,Waan妳個混蛋。
自從那天Waan向別人介紹了他以後,他就感覺認識他的人多了不少。怎麽說呢,就是他不論去哪裏就總感覺有人看著他然後跟旁邊的人小聲討論些什麽,但還好的是,沒有發生什麽亂七八糟的事情影響到他。偶爾會有人上前來想拍張他的照片,他也會同意然後拉個旁邊的朋友壹起拍,但從來不會自己單獨拍。他因為經常板著個臉,表現出壹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搞得有些人望而生畏,也不敢上前來搭話了。偷拍就偷拍吧,只要不讓他發現就成。
“不好意思,我可以給妳拍張照嗎?”
壹個個子小小的女生手裏拿著手機走到他面前,她有些害羞低著頭,都不敢擡頭看他的臉。這個時候的他手裏正提著書包等Fok壹起去學校舉辦的夏令營活動,學生會讓他們自己選擇是跟校車去還是自己開車去。他們組呢,選擇的是自己開車過去,Itt和Pure昨晚就先過去準備了。
“可以,嘿,Fok過來合張照。”他喊了壹聲正在車子後備箱收拾的Fok。
“等壹下哈。”
“不是的,我想給兩位學長拍張照。”說這話時女生的臉又紅了許多。
“當然可以,沒有問題。”Fok走上前來,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臉上露出壹個標準笑容。
“妳小子動作還挺快。”Bai用手肘輕輕捅了捅旁邊的人,隨後對著拍照的女生擺出壹個笑容。
“Bai學長跟Fok學長關系很好嗎?”前方的女生擡起臉來問道。為什麽要叫他們學長啊,他們還是大壹新生呢。
“很好的。”
Bai都沒來得及張口,牙科學系草搶先回答。今天他看起來怎麽這麽著急忙慌的,不像他啊,像是被燒了尾巴壹樣急急忙忙的。
“怎麽了嗎?”Bai反問。
“我在臉書上經常看到Bai學長跟Waan學長的合照轉發。”
“噢,他也是我的好朋友。”應該是當時那張在籃球場的合照,Waan實施的計劃還挺有效果的嘛,竟然還有人對那張照片感興趣。
“學長和Itt學長的合照也很多。”
“好有名氣啊,Bai。”Fok坐上車後立馬調侃了他壹句。
“我也不知道這事兒,我不怎麽玩臉書。”他不以為意地回道。
“Bai,行啊妳,跟好多人都傳了緋聞啊。”他邊說邊開車看著前面的路。
“什麽緋聞,人家指的是合照。”
“那為什麽會有那麽多和別人的合照呢,Bai?”他頓了頓,改了壹下句子重新說道。
“就都是朋友啊,我不喜歡壹個人拍照。有人上來要拍照又不想跟我壹起拍,我就只能拉個旁邊的人壹起拍緩解尷尬。”他解釋道。哪有什麽緋聞啊,都是些朋友。
“真的好想讓妳只跟我壹起拍呢~。”Fok故意捏著嗓子說道。
“Fok,我跟妳說清楚啊,妳不要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行不,我聽著難受。”他是真覺得難受,每次Fok做出壹副委屈兮兮的樣子,搞得他有種他就是讓Fok這麽委屈的罪魁禍首的感覺。
“人家只是怕比不上其他人。”Fok接著說道。
“Fok!”
“Waan和妳認識了這麽久,久到人家都不知道該怎麽做才能替代他,Itt又那麽帥,帥到全校女生為他傾心,人家都沒有什麽能拿出手的東西給妳這個系草呢~。”他輕聲說道。
“妳要讓我說幾次啊,他們都是朋友。”Bai已無語吐槽。
“Fok知道不應該說這話,但如果有壹天Bai很喜歡很喜歡壹個人,Bai就會知道,即使不應該說的話,有時候都是抑制不住我們內心的想法的。”
“呵誒,妳也想太多了吧,不過是張合照的事,冷靜些。”不過就是張合照,怎麽那麽多事兒呢。
“如果Bai經常上臉書的話,就知道不僅僅是合照那麽簡單了。”
“那又怎樣,妳就把別人的話別人的想法拿來跟我吵嗎?”
“對不起啦。”
“不要想太多,妳也是我的好朋友啊。”
“Bai,不用次次都提醒我…人家心痛痛。”
Navawat Pattana夏令營是主辦方,夏令營沒有在酒店或者旅行景點舉行,而是在Navawat Pattana大學的蘭實分校舉辦的。休息的地方在大學裏,連帶著所有的活動都要在學校裏舉行。
等他們到了之後,他們只是把背包先拿了下來,其余的要用來過夜的行李都被留在了車上。今天是周六,他們只是在這裏住壹個晚上就回去了。
“過來登記壹下。”Bai走到放有登記名單的桌旁準備登記。
“啊噢!Bai,Fok,妳們剛到嗎,我已經給妳們登記好了,來我這邊拿姓名牌好了。”Pure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懷裏抱著個箱子,他把箱子放在了地上,把姓名牌給他們遞了過去。
他從登記桌旁走開後跟Pure說:“呃,謝啦,妳給我們登記了也不跟我們說壹聲。”
“工作人員讓登記完後就選房間,我就把妳們兩個的名也壹塊簽了。壹個房間可以住四個人,我們房間有我,Itt,還有妳們兩個人。”Pure解釋道。
Fok問他:“那Itt人呢?”
“他已經入場了,妳們倆也趕緊進去吧,活動要開始了。我要先去忙了,得先去準備壹下下午的活動,妳們先過去吧。”
Pure說話的時候對著不遠處會場的方向努了努嘴擡了擡下巴,他們兩個便輕輕松松的找到了位置走進了會場,也不知道這兩天會有什麽活動要舉行呢。
他們大學時代的夏令營經歷真是令人難忘。
壹開始Bai以為這個夏令營的活動就像往常他參加過的那樣,壹起玩遊戲,睡前表演,參加BuddyBudder的活動,最後再來壹個如何成為壹個領導者的活動。
但這個夏令營活動舉辦的就有些不壹樣了,這個活動是‘Deal wItth difference’,目的是呼籲社會認識到推動殘疾人賦權和平等的重要性,早上他們有機會和職業學院的聾啞人們溝通交流,大壹的學生代表會分成六個人壹組,每組都會有壹個聾啞人還有壹個手語翻譯者坐在壹起。
他們需要做的就是和殘疾人代表交流,目的就是想讓他們用另壹種眼光去看這個世界,讓他們知道有很多人生理想是可以去追逐的,可以感受到他們除了聽不見之外,沒有什麽不同的。上臺的演講者講了壹個關於二十歲女孩的故事,她很在意她的身材,會為了控制體重而減肥,她暗戀跟她同壹所學校的朋友,她看愛情小說,喜歡在推特上追逐韓流,還喜歡吃冰沙。
他們的生活其實跟正常人沒什麽兩樣,所以越是把他們當作同類看待,他們就不會覺得自己是殘缺的了。在這之前Waan從來都不知道,也不曾了解過,在有聽力障礙的人的眼裏,他們看到的世界會是什麽樣子的,只是知道她聽不見,僅此而已。這次來參加夏令營給他們帶來了不壹樣的體驗,推翻了他們以往對殘疾人的淺薄認知,至少Bai是學到了很多。
“我想成為學生。”
十壹點鐘的活動,在采訪完聽力障礙者之後,牙科專業的系草Fok第壹個站了起來。主持人讓大家又分了壹次組,這壹次不再是討論關於特殊人群的夢想,而是關於他們自己的。
“為什麽會想要學這個牙科專業呢?”
Pure有些好奇的問,他已經忙完了下午活動的準備工作,現在已經回到他們組裏了。
“我從小的時候就很喜歡看書,很喜歡文學之類的書,長大了之後就喜歡寫作,想以此為職業,但又覺得如果只靠寫作的話,收入應該不會很多養活不了自己,所以我就來學牙醫了,這樣生活就能多份保障。”
此時組裏的氣氛有些安靜,現在壹圈坐在壹起的人只有Bai,Fok,Itt,Pure,醫學系代表Khao,工程系代表Gun還有牙科專業代表Puifai。
“是嗎,那妳有沒有真的寫出過什麽東西啊?”此時出口的是跟他同專業的Puifai。
“高中的時候有寫過,然後發表在了網上,但後來為了考來這裏就沒有再寫過了。”Fok答道。
“我覺得妳可以試著寫部可以讓殘疾人讀的小說,從他們的角度出發,今天我正好跟很多采訪的弟弟妹妹們,哥哥姐姐們交流過這個話題,他們大多數都喜歡看書,也有很多人想要看壹部他們這種人可以有同感的小說,現在好多人都想看殘疾人為主角的小說呢。”Pure提出壹個建議。
“嗯,可以啊,等我心裏有壹個框架了再來壹起討論,只要知道有人想看,寫的時候就更有動力了。”
Bai托腮坐在旁邊認真聽著牙科系草說著話,在心裏嘀咕著“還真是活久見啊,他這種人竟然喜歡寫小說,真是意想不到。”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12篇到這裏了,Bai人不可貌相可得學習壹下呢,鐵漢也柔情,這個還是蠻常見的!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0章-妳倆是特意穿了情侶裝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