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3章-他說喜歡妳的時候,妳臉紅了嗎?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9章-太近了,他倆之間的距離太近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13篇,為什麽要想以後,及時行樂確實很重要,也很必須,但是有些時候,我們太弱小了,如果現在的快樂是建立在未來某壹時刻的天塌的話,也許,我們應該選擇逃避吧!

4個枕頭和2床被子

“Fok喜歡妳嗎?”
Itt洗完澡後躺在床上看著漫畫,他把手裏的漫畫書拿開,對著剛洗完澡從洗手間走出來的人問道。
“怎麽了?” Bai反問。
“沒什麽,就問問。”Itt答道。
“就是啊,為什麽好端端的突然問這個?”
“就前幾天Fok給我發信息問我跟妳什麽關系。”他說話時眼神有些不自然的躲閃,壹直往漫畫書上瞅。
“那妳怎麽回的他?”他拿了條毛巾在頭上擦拭著濕頭發。
“我就回他說妳是我學弟。”他擡起頭挑了挑眉用著有些挑釁意味的語氣答道。
“學弟個頭啊。”Bai罵道。
“妳真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Itt罵了回去。
“嘁,說得好像妳很正經似的。”Bai又懟了回去。
“所以說Fok到底喜不喜歡妳啊?”
“不要啊,不要插手學弟的私事噢。”他挑眉回了個很欠扁的表情。
他們倆又嬉鬧了壹會兒便關燈睡覺了,臥室裏的床是把四個單人床拼在壹起的。因為每張床都合在壹起之後,很寬很大,他們兩個睡在上面還有很大的空隙,兩人之間隔個兩米都還有空的地方。
“媽的,如果妳晚上再挪過來我就把妳踢下床。”
Bai閉著眼睛突然出聲,那只金剛正小心翼翼往另壹邊挪動著,突然被抓到,身體僵在了原處。
“我那邊太冷了,空調對著我吹呢。”壹道聲音在黑暗裏響起。
“空調對著妳吹就下床去調啊。”
“空調沒辦法調啊,它只能開關。”
“那妳就蓋被子。”
“我跟妳壹樣都只有壹條毛巾被好嘛,妳讓我去哪兒蓋被子去。”他們拿到的床上用品只有四人用的四個枕頭和兩條被子。
“行。”
他把身子挪到了最邊上躲開,然後拿了個枕頭放在了兩人中間當三八線。
“妳今天怎麽脾氣那麽差啊。”
“Fok喜歡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突然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
“我跟他說不要等我,我不相信愛情,這輩子也沒打算跟誰會有交集。”他突然有了傾訴的欲望。
“那他怎麽說。”Itt接著問。
“他也理解,但看起來挺傷心的。”Bai頓了頓說道。
漆黑的夜裏,另壹個人語氣輕柔地問:“是嗎?”
“嗯,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我不想讓別人因為我難過。”Bai喃喃自語道。
Itt緊接著問:“那妳為什麽不想擁有愛情呢?”
Bai沒有立刻回答,反問他:“妳怎麽規劃妳退休之後的人生的?”
“退休之後的人生。”另壹個人又重復了壹遍,像是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對,就是妳六十歲之後。”Bai又重復了壹遍。
“我應該會和家人還有我愛的人在壹起吧,找壹份清閑差事做做。存錢買壹棟房子,沒事的時候養養花種種草,修修房子,養幾條鯉魚,差不多就這樣。”Itt在沈默了半晌後答道。
“那妳呢,妳怎麽想的?”睡在床的另壹邊的人問Bai。
“我想到的畫面就是我會有壹個超大的書房,待在爸爸媽媽身邊照顧他們直到死去,除了這些也想不到別的了,應該會壹直讀書讀到讀不動了吧”他回答道。
“這哪裏是有關於愛情的啊?”Itt有些不解地問他。
“我從來沒有把愛情列入我的人生規劃裏。”Bai無所謂道。
“為什麽啊?”提問的那個人聲音裏帶著濃濃的不解。
“我的爸爸媽媽是醫院的院長,自打我有記憶開始,我就是在醫院裏長大的,已經數不清見過多少次的生離死別了,我感覺不應該把感情寄托在別人身上。”Bai在黑夜中轉過頭看向對面。
“…”
接著Bai又說:“我喜歡看書是因為看完這壹本,還會有新的壹本可以看。我喜歡看電影是因為看完這部還可以看其他部。但如果是人呢,我應該怎麽辦,如果我愛的人先離世了,我該怎麽辦呢。”。
Itt反駁他:“但每個人都會死啊。”
“就是因為每個人都會死啊,所以我選擇孤身壹人。如果我很愛很愛壹個人的話,我是受不來他先離去的,我都已經數不清見過多少次這種失去摯愛的場面了,這種感覺真的很煎熬。”
“但兩人在壹起時候的回憶也是很美好的不是嗎?”Itt又反駁道。
“妳說的也對,但對於我來說,美好的感情回憶不壹定非要從愛情裏面獲得,我自己壹個人也可以生活,雖然可能會有壹些並沒有想象中美好的回憶,但我也樂在其中。”Bai接著說道。
“我們的人生就只有這壹次只能活這壹輩子不是嗎?”Itt嘗試說服他。
“…”
“妳為什麽非要去想以後呢,此時此刻妳開心幸福,難道這不就夠了嗎?”
“…”
“如果我們總有壹天要離開這個世界,就壹定會死啊。妳生下來就只有這壹次人生啊,如果這壹輩子妳都沒有壹個陪伴妳的人,妳不覺得很可惜嗎?”Itt接著問他。
“有什麽好惋惜的,我從來沒有得到過。”Bai也是很不解地懟了回去。
“可惜錯過了本可以擁有的幸福啊。”另外壹個人急忙回答。
“噢。”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妳只是個普通人,為什麽要想那麽多有的沒的。”Itt實在是不解。
“我只是…”
“妳有擁有幸福的權利,和其它人壹樣都可以擁有愛情。”
Bai沈默了,沒有再回答些什麽,如果讓他壹下子就轉變對這件事的看法是很難的。愛情真的是道難題,它很難被定義,它是多變的,每個人遇到的愛情都是不壹樣,它無法被控制,所以他不喜歡愛情。
他沈默了壹會兒又突然開口問道:“我是不是應該去跟Fok道個歉啊。”
另壹人有些疑惑:“因為什麽事去道歉?”
“不知道,我感覺我做錯了,好像我不應該那樣對他。”
“妳喜歡他嗎?”
Itt的聲音傳來,很幸運的是房間裏壹片漆黑,對方看不見他此時的臉色,不過Itt也應該很慶幸對方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方面。”Bai回答他。
“是嗎?”
“我覺得呢。”
“妳有沒有對著他的時候心跳加速過?”Itt開始試探道。
“…”
“就是他跟妳表白的時候,妳心跳得快嗎?”
“…”
“他說喜歡妳的時候,妳臉紅了嗎?”
“我不知道,說實話,我對愛情這方面真的是壹竅不通。”Bai無奈道。
“呃,如果妳對愛情這東西的理解能及妳學習時候的壹半,那就簡單多了。”
“妳從來沒有喜歡上過誰嗎?”Itt的問題使他不由得深吸壹口氣。
他又沈默了壹會兒才出聲回答:“當然有過啊,我也是人啊,怎麽可能沒有喜歡上過別人。”
“那後來呢,妳有沒有對那個人表白?”
“沒有。”Bai回答。
“啊噢,為什麽啊?”Itt實在是想不通。
“我覺得沒有希望,如果妳已經知道結局會是怎樣的話,就算說出來了又有什麽意義呢。”他答道。
“妳他媽真是個膽小鬼。”
“…”
“妳告訴他了,還有壹點機會的不是嗎?但妳選擇不說,當然是把那壹絲希望都扼殺在搖籃裏了。”
“呃,妳是個勇士,哪兒呢,妳對象呢,拿出來顯擺顯擺啊。”Bai惡狠狠地懟回去。
“沒有。”那人老老實實地回道。
“嘁。那妳還來說教我,妳也是個人生輸家啊。”Bai繼續懟他。
Itt語氣堅定,說:“我正追著呢。”
Bai有些好奇:“那戰況如何啊?”
“…”
對方沈默不語,把Bai急得出口罵:“臥槽,妳倒是回答我啊,我激動得都快尿出來了。”
Itt吞吞吐吐:“他看起來對我沒什麽興趣。”
“妳開什麽玩笑呢,妳這樣的臉蛋還有哪個女生不喜歡妳啊,人人承認妳是學校校草呢。呃誒,還是說她是蕾絲邊啊(同性戀)?”
“妳嘴真是不帶把門的,說話的時候能不能考慮下我的感受。”
“呃呃,對不起啊,是我嘴碎了。”
Itt 接著說:“但我已經準備要跟他表白了。”
“人家都對妳不感興趣,妳還要說啊?”
“嗯。”
“妳不怕失望嗎?”Bai好奇的問道。
“當然怕啊,怕得要死,但即使只有百分之壹的機會,也要用力壹博吧,這就是我的愛情觀。”
“哇塞,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
“媽蛋。”
“呃,我要睡覺了,Fok的事妳不要告訴別人啊,我總感覺對他有些愧疚。”
“呃。”
呲呲呲。
汽車輪胎劃過地面的聲音呲呲響起。Fok帶著Pure剛從舉辦夏令營的大學裏開車出來沒多久,前方突然有輛摩托車沖上來,他趕緊踩住剎車,這壹舉動差壹點兒讓另壹方摔到在地。
他是遵守交通規則行駛的,那輛摩托車毫無預兆變道的時候騎車的速度還很快,這時他的心都快蹦出來了,緊張的渾身冷汗,生怕真的把人撞到,不過還好的是沒有車禍發生。
咚咚咚。
他的心跳還沒有平復下來,便聽見有人在敲他的車窗。他聞聲轉頭,看見車窗外站壹個年紀在三十歲左右的男的壹臉怒火。
“不好意思啊哥。”
Fok趕緊開門下車雙手合十向著那人道歉,他不是壹個喜歡惹事的人,不管是誰對誰錯,趕緊道歉這件事就這麽翻篇了。
“啊噢,臥槽,妳以為妳道歉就沒事了嗎,如果我摔倒崴到脖子死翹翹了,誰來負責?”
誰給妳的勇氣說這話啊,是妳自己沒長眼睛沖到我車前的,我是不想惹出是非才道歉的。Fok在內心腹誹,脾氣也上來了,他都主動退讓壹步了對方還這麽不知好歹。
“啊噢,妳怎麽能這麽說話呢。我們遵守規則好好開車,妳突然開到我們車前,也沒開信號燈,真是騎車的人跟他的嘴壹樣狗呢。”
這話不是從Fok的嘴裏說出來的,而是跟他坐在壹起坐在車上的Pure說的。他聞聲轉頭看向那人,剛上來的脾氣突然被澆了盆水壹樣滅了火。平時Pure的形象看起來就像是溫和儒雅的公子,不會發脾氣,別人開他玩笑的時候,他也只是笑笑永遠都是壹副溫和的樣子,而此時的他就像是壹個隨時要爆發的炸彈。
“妳還真是能說會道啊,看我不把妳打個鼻青臉腫,妳是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蔥了啊,就妳這小弱雞的樣還敢找我的事兒。”
雖然他是Pure這壹方的,但還是要承認事實,現在的場面確實很虐。Pure的身板不像Itt那樣硬朗,他身材是挺好但是屬於肌肉緊實卻沒有很多塊兒的那種,跟對面那個看起來就像是黑社會的人比就更是不行了。
“媽的,妳倒是來試試啊,我正想用畜生的血來洗洗腳呢,像妳這種連畜生都不如的人的血來泡腳,肯定要爽死了。”Pure全然不顧周圍,大聲的向那人罵道。
只見那摩托車主徑直朝這邊走來,朝Pure的胸口狠狠的推了壹把,真的要鬧起來。
Fok趕緊對他喊讓他小心但好像並沒起到丁點兒作用,他不想挑起事端,但是現在Pure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在被那人推了壹把之後,他的臉因為憤怒迅速紅成壹片。
那人毫不猶豫地大步走來揮上壹拳。
Pure躲開的時候還是偏差了壹點兒,右邊的臉被那人狠狠地打了壹拳,嘴角滲出了不少的血,他吐了口血水然後轉頭去躲緊接著揮上來的另壹拳。
這壹次Pure輕而易舉地躲開了。
他躲開了那人用盡全力揮過來的拳頭,就在那人拳頭揮空的空檔,Pure抓住機會立馬擡起右腳用力踢向那人的臉。接下來的反應猜不都用猜,那人緊接著就壹臉痛苦地跟隨著Pure踢的方向倒下去,哐的壹聲撞在了他的腳上。
“妳他媽…”
他還沒來得及罵完,只見壹群大壹的工程學院的男生跑了過來站到了對面。Fok站在離他們得有三米遠的地方張大嘴被剛才的情景震驚的咽了口口水,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光是在旁邊看著,後背都冒了壹層冷汗,可想而知被踢了壹腳的人得有多疼啊’
摩托車主壹臉痛苦地轉過頭來的時候,Fok大聲呼喊制止住Pure讓他收手,也許是動了惻隱之心,但更多的其實是怕那人死了Pure要吃牢飯。
那人嘴裏流出的血比Pure的還多,鼻骨直接變形了,不知道是因為被Pure踢歪的還是倒下的時候撞歪的,他整個人都虛了,猩紅的雙眼腫的都要看不見瞳孔了。
“臥槽,Pure快住手,再不停下他就要死了。”
他趕緊跑過去拉住Pure的胳膊怕他再揮上壹拳,Pure沒有回答仿佛沒有聽到他說話壹樣,繼續上前走作勢要再揮出壹拳,Pure看起來個頭並不壯,力氣卻很大,在拉住他手臂的時候差點兒被Pure的反力甩出去。
“Pure,夠了,現在他的鼻子已經骨折了,妳再這樣下去他真的要死了。”他用力拽住沈浸在怒火情緒中還要上前加壹腳的Pure。
“他罵妳的賬我還沒算呢,讓我再往他臉上踢壹腳。”他怒火中燒完全沒有消氣的跡象。
“操,趕緊走吧Pure,妳還要回去簽文件,要是警察來了把妳抓了妳就完了,別忘了妳從夏令營出來是幹嘛的!”Fok試圖說服他。
“操!”
他出聲咒罵了壹句,忍住了走出去再給那人壹腳的沖動。他們完全不用去擔心摩托車主會趁著不備爬起來報復,因為那人現在奄奄壹息的躺在地上,被踢了壹腳後就完全沒了站起來還手的力氣。
“妳跟他道個錘子的欠啊,妳又沒有做錯什麽,妳跟這種人好好說話,他只會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Pure不解氣的埋冤道。
“不就是個對不起嘛,道完歉事情也就解決了。”
Fok想的就是這麽簡單,這時他們已經從事故現場出來了壹會兒了,再過不到半個小時就能到Nawiwat大學了。
“操,妳又沒做錯,跟他道的哪門子欠啊。”Pure接著數落著他,像是剛才的怒火還沒發泄完。
“我也沒想到他這麽不講理啊。”對啊,他也沒想到他明明沒做錯,只不過是先退讓壹步道個歉,那個人還偏偏不講理,張口就是汙言穢語。
“這種人就該被踢上兩腳長長記性。”
“嘁,妳以為我能打得過他嘛,妳看看我的身板,再看看他的,他推我壹把我都能被推飛咯。”
Fok帶著自嘲的語氣抱怨著,他長這麽大還從來沒有跟誰或者見過誰打過架,今天是他人生中唯壹壹次這麽近距離地看到打架的場面了。幸好今天Pure是跟他壹起出來的,他想都不敢想,如果他壹個人出來的話,他應該就會是趴在地上茍延殘喘的人了。
“媽的,都有手有腳,妳有什麽可怕的啊,擡起腳就把他踢暈。”Pure又接著說道,但現在的他看起來總算冷靜了些。
Pure笑罵:“妳好好看看我,媽蛋,誰敢來惹我啊,管他三七二十壹,上去幹他啊,他還打了我壹拳呢。”
說完他又接著吐槽:“妳這樣的就得經常有朋友在身邊,萬壹出什麽事還能有個照應,什麽情況啊,他都要罵妳爹娘了,妳還站在那兒無動於衷。”
“妳先看看我們組裏的人,Bai啊,還有Wan,壹個個都是文弱書生的樣兒,只有Itt壹個人看起來是不太好惹的。”Fok哀怨。
“呃,那以後妳要是有什麽事兒就喊上我好了,把妳手機拿來。”他說話的時候把手也伸了過來,雖然Fok正開著車但還是伸手把手機掏出來,壹臉懵逼的遞給了他。
“我已經把我的手機號存在裏面了,妳按緊急聯系人撥號,我的手機號就在第壹個,有什麽事就打過來,滴壹聲我就趕緊來幫妳把他踢飛。”他壹邊說壹邊把手機塞回了Fok的口袋裏。
“嗯嗯,謝了啊,搞得像是催高利貸的壹樣,哈哈哈哈哈哈。”Pure還真是講義氣啊。
他忍不住笑答,“要是雇我的話,我可以考慮接下噢,人狠話不多。”
“妳為什麽會這麽厲害啊,我看妳是輕而易舉的就躲開了,我還沒來得及看清,妳就壹腳把他踢倒了。”
“奧,我家是開拳館的。”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13篇到這裏了,應該及時行樂嗎?這好像是個哲學問題呢?其實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答案,但無論答案如何,其實自己不後悔就好,我們沒有理由去強迫別人按照我們的想法過活!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2章-三角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