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5章-緊緊依偎在壹起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5章-緊緊依偎在壹起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15篇, 白色齒輪副cp床戲部分,沒想到,主cp還沒在壹起,副cp就上車了,這節奏,bai妳幾時上啊!

禮物盒

他眼神躲閃著低下頭不知道要回答些什麽。
Pure語氣輕柔,帶著些許討好和誘哄的意味。以前Fok和Pure碰見就會用男生之間大大咧咧的語氣打招呼,他對每個人都這樣,只有跟Bai在壹起的時候語氣才會變得很正經。Pure也沒有被特殊對待過,但此時他們用著特別正經的語氣稱呼,句子的結尾還加上了敬詞。現在的氣氛使他的皮膚止不住的緋紅片片,壹
層蓋過壹層,全身血液都在逆流而上。
“那我就當作Fok沒有拒絕哦~。”
說完對面的人又低頭吻了上來,Fok心跳混亂,牙關被撬開,對方的舌頭寸寸滑過口腔,舔舐著內壁,壹陣酥軟幾乎從骨頭縫隙裏彌漫出來,他身體忍不住輕
顫,對方像是把他全身的力氣都吸走了。Pure從Fok的嘴上移開,他的吻不斷往下遊移,自嘴角至雪白的脖頸上,兩只
手抓住Fok的胳膊把他的身子托起靠在床邊防止他的身體下滑下去,Pure撐著身子俯身虛壓在Fok身上不覺疲倦地品嘗著他的每壹寸肌膚,Fok眼神躲閃的時候
瞥見了對方身上的紋身,燈光照在Pure胸口處的太陽紋身顯得格外鮮紅,不知道什麽時候Pure的上衣已經被脫了下來,而他亦同。
“唔,啊~”
“喜歡嗎Fok?”
Fok忍不住悶哼,Pure從他的胸口處擡起頭在等他回答,但最後聽到的只有身下傳來的陣陣嬌喘聲,Pure此時就像只獅子壹樣,而Fok便是等待被吞噬的獵物。
Pure見對方沒有回答,便又低頭含住粉紅色的蓓蕾。因為身體的敏感反應,Fok抑制不住地輕吟出聲,他擡起剛被對方放開的雙手想要推開這個像野獸壹樣的家夥,但真的要死了,他不僅沒能成功把對方推開,那人的手還放在了他的頭上輕輕撫摸著他那柔軟的發絲。
“啊啊,Pure,啊啊~”
他從喉嚨裏發出的聲音斷斷續續的,Pure從他的胸口處擡起頭壹臉溫柔地看著他,繼而又吻住了他的嘴唇。這個吻持續了很久,直到Pure得到了滿足,他這才又回到原處繼續舔舐著那顆粉粒,這壹次Fok情不自禁地大聲呻吟起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便忙不叠地用雙手捂住嘴巴,但身體上因為對方的挑逗做出了回應。兩人歡愉的喘息聲和呻吟聲,不時的在房間回響著,整個房間裏都充滿了旖旎的氣息。
“Pure,不要…”
他想要阻止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Pure那灼熱的雙手已經將他的外褲和內褲壹連帶地褪到了腳踝處。
Fok壹驚,雙手本能地捂住自己的隱私部位,只見對面的人慢慢傾身,溫柔地吻住了他的雙手,慢慢地將他的雙手拿開,Fok身子壹僵,壹時沒了動彈的力氣,
只能任由對方擺弄控制。
“Pure,不要…”但話還沒說完,Fok便抑制不住地呻吟出聲,只見Pure壹臉深情地含住了他的某處品嘗著味道,Fok想要把埋在身下的頭推開但是卻沒有起到絲毫作用,他白皙單薄的身體升起壹種不同尋常的感覺,使他快要忍耐不住了。
“Fok,喜歡嗎?”
對面的人松開嘴挪動身子湊到Fok的耳邊低聲撩撥道。兩個身體在這時觸碰在了壹起,Fok這才回過神來發覺他們兩人已經脫得壹件衣服都不剩了。
Fok臉上壹紅,聲如蚊蚋:“嗯。”
“妳說什麽?”
Pure像是沒聽清又問了壹遍,隨後唇慢慢往上移,順著肩部壹路吻上了鎖骨處,最後重重地在Fok的鎖骨深處留下壹個吻痕。
“Pure,不要~。”他把Pure的頭推開。
“妳先回答我說妳喜不喜歡?”Pure把Fok壓在身下,兩只手捧住Fok的臉扳正過來等著他回答。
“喜…喜歡。”Fok斷斷續續地回答。
“喜歡哪裏?這裏?這裏?還是這裏?”
Pure的右手沿著他的身體慢慢下滑,摸索著他的敏感點,當Pure觸碰到他的敏感部位的時候,他無意識地叫了出來。
“唔啊啊~”
“喜歡這裏嗎?”他的手便停在了那處反復撫摸,像是壹個小孩抓著他心愛的玩具不肯放手。
“唔~啊啊啊啊啊~”
“Fok還是個未曾被打開過的禮物盒呢。”
“啊…嗯…啊…”
Pure又挪動身體將頭埋在了他的雙腿中間,Fok不受控制地大聲呻吟,不得不咬住嘴唇防止發出聲響。這壹次他很快便有了反應,Fok用盡全力想要推開Pure
的頭,對方的挑逗動作快要讓他窒息了。
“啊…不要了,唔~”他想要拒絕的話在說出口時斷斷續續的,最後被抑制不住的呻吟聲所覆蓋,想要推開對方的手也沒了力氣,Pure壹臉饜足地擡起頭,像是還沒有完全盡興地回味著剛才品嘗到的味道,他挑了挑眉然後用雙手反握住想要推開他的那雙手,禁錮在了被壓得皺巴巴的床上。Fok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壹個溺水的人想要攀爬上岸,想要抗拒的聲音被堵在了喉嚨裏,想要推拒的手也被禁錮住掙脫不開,Pure的服侍讓他感覺到了壹種無法言喻又抵抗不了的快感,他的身子隨著對方的控制漸漸軟了下來,Pure帶給他的快感使他無法喘息。
“Pure…”
他央求的話語被對方吻住堵了回去,Fok雙手抓住Pure的肩膀上想要懇求他住手。Pure的手也沒閑著,每根手指都在貼在對方的身上沿著他的身體曲線不斷遊離,被侵犯了私人領域的Fok感覺到壹種異樣的刺激湧向了他的全身,他忍不住顫抖,不由得扭動著身體,雖然這不是壹件讓人多麽驚慌的事情,但確是他過往的人生裏未曾經歷過的。他對面的男子在他的敏感點上溫柔地撫摸著,Fok不由得拱起身子然後大口喘息著,他就像溺水的人,在下沈之前搖搖欲墜,不斷的浮動身子,浮上水面再沈下去,然後再浮上來,陷入了這種永無休止的循環之中。
Pure伸直上身,兩只膝蓋跪在Fok的雙腿之間將他的腿撐開,Fok仿佛被抽幹了所有力氣,連自己的身體都控制不了,此時的他被禁錮住,就像是被囚禁在監
獄中的奴隸壹般,無法抗拒主人的命令,唯壹能做的便是滿足主人的欲望,放松身體配合面前人。
“不要移開視線,Fok。”
Pure的兩只手托住對方想要躲閃的臉龐扳正過來面向他,橘黃的燈光照在他壹絲不掛的身體上,Fok的目光僵住,方才那人裹著浴巾的畫面給他帶來了多大的
震撼,而現在眼前的畫面便使他的感官直接放大了百倍,只覺身體猶如被火燒般地燥熱起來。Fok無力地仰倒在床上,他完全無法抵抗住對方的吸引,哪怕壹秒都抗拒不了。
“啊啊~嗯~”
跟隨著Pure動作的節奏,Fok嘴邊溢出微弱的呻吟,Pure的右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不斷遊離,薄唇在他身上落下了壹個個吻,炙熱的男性氣息壓迫而來,Fok
感覺全身的力氣仿佛被抽幹,渾身酥軟無力,Pure的左手放在他嘴唇上來回摩娑,自己的嘴唇也慢慢往下移,停留在了Fok胸前硬挺的突起上,伸出舌頭慢慢舔舐著品嘗著味道,酥酥麻麻的快感使Fok不由自主地不停呻吟著,Pure此時就像壹頭告別戰場已久終於有機會回歸的獅子壹般,動作兇猛,熱烈又霸道地將Fok抵在床上動彈不得。
“忍耐壹下。”
壹道低沈而略帶磁性的嗓音響起,溫熱的氣息灑落在他的耳邊,他感覺到壹股很奇妙卻又難以言說的不適感襲身而來,Fok聲音有些嗚咽地想要央求對方,誰
知Pure並沒有理會,後面想要說出口的話直接被壹個情迷意亂的吻堵回了喉嚨裏,Fok終於不再按耐自己的情緒,跟隨對方的動作和自己身體的反應,生理的
刺激讓他不再羞澀,逐漸放松身子開始迎合對方,喉嚨裏也發出了陣陣毫不掩飾的呻吟聲。他耳上的十字架耳釘隨著他的動作有節奏地來回晃動著。Fok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唇,怕自己不小心又會控制不住呻吟出聲,兩人的身體在此刻終於合二為壹融為壹體,壹滴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Fok無法形容此時身體帶給他的感覺,像是壓迫感,被撕扯般的疼痛感,頓時百感交集,但更多的感覺還是像是被拉進了壹個甜蜜的漩渦。Pure薄軟的嘴唇吻在他的眼瞼上,作輕柔,像是對待如世珍寶壹般,將Fok的眼淚壹點壹點吻去。但Pure絲毫沒有放慢自己身下抽動的節奏,Fok上半身酸軟,下半身酥麻快感壹浪接著壹浪,感覺快要被這種極致的快感弄到窒息了。兩人就像潘多拉魔盒,不應該被打開。兩人此時的關系就像是剛被燃起的火苗被淅淅瀝瀝的細雨所熄滅,就像是這場情愛裏沒有愛情,只是為了滿足生理需求,壹人想要抑制自己的內心,而另壹人就像是火焰壹般將對方的猶豫不安瞬間燒成灰燼,最後只剩得滿屋春色,沈重的喘息聲與嬌喘聲交織在壹起在屋中回蕩。
“準備好了噢。”低沈沙啞的嗓音中帶著濃濃的情欲,每個字都蘇得人骨頭發軟,壹個人逐漸粗
重的呼吸聲和另壹個人歡愉的呻吟聲交替響起傳入他們耳中,壹直傳到了內心深處不斷回響。這種感覺就像在荒蕪的沙漠上行走了很久,終於看到了壹片汪洋可以躍身而下頓時覺得渾身清爽舒暢。他就像奴隸壹般迎合主人的所有要求,兩人的精液像大雨壹般揮灑而下,Pure伸手將床邊的浴巾扯了過來,幫面前看起來已經筋疲力盡的人動作溫柔且仔細地將Fok因歡愛而汗濕的全身擦幹。Pure翻身躺在床上,把頭緊貼在枕邊人的旁邊,隨後擡手動作極為自然的將
Fok的頭托住枕在他側彎的胳膊上圈在了懷抱裏。兩人都已筋疲力盡,緊緊依偎在壹起,整個夜晚就這樣,赤身裸體,沒有拿上任何衣服鋪蓋在身上。
沒有任何情緒。
沒有任何動靜。
沒有任何解釋或者言語。
在這靜謐的夜晚裏,在這寂靜的氣氛當中,就連呼吸聲都顯得格外響亮。
他們之間的情愛只是跟隨身體的欲望而享受魚水之歡,並不代表誰擁有了誰,誰又是誰的主人。
即使兩人之間只隔了壹掌的距離,但兩人的心又好像離得好遠,以至於完全聽不到對方砰砰有力的心跳聲。
但至少在這寧靜的夜晚裏,兩人的身體是緊緊擁抱在壹起的。
“Waan醫生,可以跟妳壹起拍張照嗎?”
“可以啊。”
他很爽快地對著壹個長相可愛的女孩回答,他打籃球賽的時候,這個女生是來為他加油的,比賽結束以後才走上前來要合照的。這是八強進四裏的最後壹場籃
球賽了,結果當然是醫學院壹路披荊斬棘殺進了四強,最後剩下的籃球隊有醫學系,工程系,建築系還有體育系的。其實今天Bai應該來這裏坐著當替補隊員的,但他今天正好有象棋比賽。他還給Waan發信息說他拿到了銅牌,說實話他壹開始預想的是Bai能拿到金牌的,但上壹輪的時候聽說他遇見了強勁對手,因為他的對手是國際選手,還是國際賽事的選手,所以Bai甘拜下風,最後他還是拿個銅牌回來,也就是說其實他只是輸給了得金牌的人。還挺可惜的,如果這次能得冠的話,Bai贏得校之月的幾率就會更大了,這樣象棋這個比賽項目也能看起來更有含金量更受歡迎些了。時光如梭,他們已經開學壹個多月了。上個星期校之月終於公布了BuddyBudder的神秘名單,抽到成為Bai的Budder的那個人是健康科學系的,但他從來沒有照顧過或者給Bai買過禮物。Fok呢,
第壹天就跟Bai攤牌誆騙他說抽到了Budder要照顧Bai,所以不用問也知道他是存了什麽心思,也就是說Fok的情意壹開始就表現得很明顯了,可Bai偏偏沒看出來,就像他對自己的顏值沒有任何信心,以至於在外貌這方面都沒有個正確的認知,而且他還是個對愛情沒有任何幻想的人。這段期間Fok還天天接送,這樣
Bai都沒有感覺到,唉,真是個小笨蛋。(寵溺的語氣)
Itt抽到Buddy這張牌,也就是說Bai要照顧Itt,這就有點搞笑了。等揭曉答案的時候,Itt就跟維尼小熊壹樣在旁邊委屈抱怨,說Bai從來都沒有照顧過他。Bai聽見這話壹楞,隨之開始開口懟Itt懟到對方說不出話來,如果Itt沒有抱怨以至於被Bai罵的話,大家都不知道Itt還曾喝的爛醉如泥,頓時引得大家哈哈大笑,Itt壹聽提起這事趕緊低著腦袋住了嘴,Fok沈默不語,Pure也哈哈大笑了幾聲便住了嘴。(啊噢,也就剩Waan他自己擱這兒笑得跟個傻子似的。)Pure也是平白被朋友用來泡妞的時候使了名號。前幾天,Waan去跟Namhom系裏的美女堆裏打情罵俏的時候,他才剛知道,Namhom告訴他說都沒有工程系的男生來追她,他就跟她保證說,會讓工程系系草來追醫學系系花的,但Pure並沒有答應他直接選擇無視,他答應的事沒辦到也就失了信譽。越想越覺得郁悶,如果他當時沒有說那些跟Namhom保證的話,
那他又能找到什麽理由天天往醫學院跑呢。(話說回來,他來追Namhom怎麽樣呢~)
說到這裏又想到壹件事,最近Bai真的好有名氣啊,但當事人神經大條根本沒有感覺出來。
Bai有著白皙的皮膚,身子單薄,還有壹張厭世臉(這裏單純是想罵他才這麽形容的),最為有趣的是他和他們組裏的另壹個人Itt被視為壹對,Itt和Bai兩人的CP黨陣容最為強大,起因就是因為兩人穿著看起來像情侶裝的社團衣服壹起吃飯的時候被拍了合照,還被打上了標簽#象棋就要和棋盤配天生壹對,因此
這張圖片爆火。接下來就是Fok了,他跟Bai的緋聞也不少,Fok是那種喜歡表現出來的人,每當有人上前搭話想拍他和Bai的時候,他就會做出跟Bai很親密的動作,所以在別人的眼裏看來是Itt和Fok都在追Bai,當然Waan他自己和Bai也被炒過CP,但因為他喜歡經常對著女生放電,最後他倆的緋聞也就不了了之。不像Itt和Fok他倆完全沒有跟哪個女生走近過,這就更讓人浮想聯翩了。噢,還有壹個Pure,
他是唯壹壹個沒有和Bai湊成壹對過的人,他的名聲在外就是每天帶不同的女生回宿舍,這風流的做派以至於沒有壹個人想讓他和Bai在壹起,應該是怕她們眼裏最單純無害的Bai會被傳染上艾滋病。(好搞笑)“所以我能不能不去做妳的籃球替補隊員了啊,下個星期校之月就要開始選拔
了,這段時間我真的巨忙。”他親愛的醫學系系草的聲音把他從思緒中拉了回來,他們兩個是逃課偷偷跑下來買咖啡喝的,因為這節課的老師簡直太催眠了也不知道Fok今天去哪兒了也沒來上課,最近他經常翹課,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偷偷準備校之月比賽的事情。
“妳忙什麽啊?”他問道。
“要表演特長啊,我真的是郁悶啊,妳說我要是上去背五十個數學公式評委會給我點兒分嗎?”他問的問題也太搞笑了吧。
“那妳唱歌好了,妳不是會唱歌嗎?”
Waan給他提了個建議,Bai會唱歌,而且很好聽,高中時期的時候他還被邀請上臺演出,比較可惜的是他當時對背誦動物類名稱比唱歌更有興趣。
“如果真的想不到辦法就只能唱歌了,但要是有的選的話我肯定是不想選唱歌的,觀眾那麽多,我可不想丟人。”
“嗯,替補隊員的事妳不來也沒事,但最後比賽的時候,不管是拿了冠軍還是拿了亞軍,妳都壹定要來啊,人數是正好的,籃球賽,足球賽還有接球賽都排在
同壹天裏,我恨不得把系裏全部的男生都拉來當替補。”Waan哀怨。
“妳接下來跟哪個系比啊?”Bai問他。
“這壹次是先跟建築系比,下次不知道會不會是工程系或者體育系,每個系的實力都挺強勁的,我都有點懷疑我們系是怎麽贏到今天的。”Waan吐槽。
“哎呀,妳打得也很好啊,我上次去看妳比賽的時候妳真的很厲害,直接把對手甩了好遠。”Bai鼓勵他道。他有些分不清到底是真的在誇他,因為平時Bai
比這毒舌很多。
“妳是在說實話還是在安慰敷衍我啊?”Waan不太確定的問Bai。
“啊噢,臥槽,我好不容易誇妳壹句,非得讓我罵妳妳才信是嗎?”Bai被氣到笑出來,又開啟了毒舌模式。
“呃,反正人數是正好的,籃球需要五個人,正好有五個人會打籃球,完全不能缺席消失,我每次比賽都心驚膽戰的,害怕有誰受傷了或者有什麽不舒服的地
方就真的麻煩了,因為足球賽他們要參加,接球賽也要參加,每壹樣比賽都需要好多隊員。”他突然想起壹件事擡起頭問,“呃,對了,那個神經病還在給妳送禮物嗎?”前壹段時間Bai跟他說有人給他送信表白,而且還是個男生,臥槽,他這個好哥們咋這麽有魅力,這麽招男生稀罕呢。
“還繼續送著呢,有信還有禮物。”對方回答。
“是嗎?那他現在還給妳發短信嗎?”
“差不多每天都會發,我有時候會回有時候就不回,想回他都不知道要回些什麽。”
“那妳不好奇那個人是誰嗎?”他又問道。
“我只知道他以前跟我是壹個學校的,現在也在這裏上學。”
“呵誒,這樣搜索範圍就小了很多啊,要不我們找找線索,我挺想知道他是誰
的。”
“算了吧,他說校之月比賽之後會跟我坦白的。”
“這跟校之月又有什麽關系啊?”
“我也不知道。”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15篇到這裏了,結論:想要跟自己喜歡的人在壹起了,首先壹定要出現在他的面前,不斷引起他註意;這也是我咋晚看完的韓國腐劇短片《Mr.heart》,然後好帥,腿好直,好瘦,幕了!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4章-妳喜歡男生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