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7章-也不知道是誰,把我都罵成毒舌婦了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6章-靠靠靠,老子的生活怎麽這麽狗血!!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17篇,所以肯定950是itt了,太會了吧,明面上關心他,背後也甜言蜜語去撩bai,可以,可以!

左肩

Bai覺得自己的世界在這個懷抱裏停止了轉動。
他的目光只看到眼前抱著自己的人,耳朵裏除了始終如壹的腳步聲再無其他。那時他並不知道場內外幾百雙看向他的眼睛究竟是什麼感覺,更不知道他們又對自己做了怎樣的評判,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
他的目光仿佛被釘到了眼前人的臉上。
那張自己熟悉已久的臉,這麼近距離看上去膚色更暗了些,估計室外運動太多了,開學時剪的頭發現在也長長許多看不出造型。他的眼神看上去很強硬也很不爽,可能是輸了比賽還在生氣。活該!這回自己可真成大英雄了,Waan可要好好感謝自己,其他人也壹樣要謝他,是他在最後壹秒守住了球,他們學院才能打敗全校最熱門的奪冠隊伍。是誰說Itt投球壹投壹個準,今天怎麼沒見他投進壹個。
“Waan不是說不會讓妳上場。”
Itt壹臉不爽卻柔聲地問,腳步沒有停下,甚至都沒有低頭看向他,目光遊離在何處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還不是因為Waan受傷了。”
感覺自己像是在乖乖認錯,事實上自己也沒做錯什麼呀,上不上場難道不是他自己來決定的嗎。
“他受傷,妳就讓其他人上。”
“其他人也受傷了,替補也沒人了。”他實話實說。
“沒人就不用上了。”
“艹,混蛋,就剩兩分鐘,妳讓我坐在壹邊眼看著隊伍輸嗎?”
“那麼想贏幹嘛不說?”
“怎樣?要是我想贏妳能怎樣?”他沒有要故意說話很欠,因為自己說話壹直都這樣。
“不知道,可能會為妳認輸吧。”
“去哪兒啊?”
Itt把他放到車上的副駕駛,他開口問道。Itt輕輕關上副駕駛車門才繞到另壹邊上車發動車子。呃,有空調就好些了。
“額頭傷成這樣,可能要帶妳去酒店吧?”
他板著臉壹本正經地回答。什麼呀,自己可是病人,這個時候他暴躁個毛線,搞得像是自己做錯了!活該妳們隊輸!
“艹!”
“閉嘴!”
他壹邊半惱著說,壹邊拿了紙巾擦自己滿臉的血跡,Itt扶著他的臉扭來扭去直到找到傷口,他拿紙巾擦向眉頭位置的傷口,臉靠過來很近,近到可以看清睫毛,以及他徑直看過來的目光。
“疼嗎?”
“剛開始都不覺得疼,怎麼妳壹問我就覺得疼了。”
Bai小聲抱怨,最疼的就是眉頭的傷口,接下來就是可能已經脫臼的右手,因為當時姿勢不對用手去撐地,但低頭看卻沒有傷口或者血跡,有可能也只是扭傷。最沒感覺疼的應該是摔倒時擦到地面的大腿,還好球場地面是橡膠的,否則可能就皮開肉綻了。
他也不知道現在Itt到底在氣什麼,問他疼不疼,當然疼!但這都是體育比賽中正常發生意外而已,他還慶幸自己還算發揮了點作用比賽就剛好結束呢,不知道Itt自己壹個人嘀咕些什麼,只記得滿眼都是他咬牙切齒的樣子。
“飯後及時吃藥哦。”
漂亮的護士小姐姐滿臉認真地說。Bai在離學校最近的私立醫院看了醫生,也讓護士處理了傷口,檢查的醫生說沒什麼大問題,雖然臉上的傷口可能流血較多,但也不用擔心傷口留疤,因為傷口剛好在眉毛上,擦拭處理完也就基本看不出來了。所以他也不用擔心影響校之月的比賽,要是不註意看,很難看出他的傷口。
“我就說這點小傷不用來醫院吧。”
他拿了藥就轉身向Itt抱怨,Itt無視他說的話,徑直帶他去剛剛送他來的車旁邊。其實他的腿也沒有很疼,就是感覺火辣辣的,手也感覺好多了,護士纏了繃帶並告訴他要戴到完全好為止。
“等我拿到錢包就把錢給妳,我包扔球場邊上了,Waan應該會幫我收著。”看到Itt上前付錢他趕緊開口。
“不用。”Itt簡短地回了句。所以到底在氣什麼哇?
“不行,艹!是我受傷當然要我自己來付。”他幹嘛要幫我付。
“我說了不用。”
“妳幹什麼呀?”
“怎麼?我窮是吧,妳這樣的富家公子就不能用我的錢?”
“嗷,混蛋,我好好說話呢妳嗆我幹嘛?”看到對方還在生著氣說些混賬話,Bai的情緒壹下就上來了。
“對不起。”Itt大呼壹口氣輕聲說。
“呃,我這還是傷號呢,妳還來找揍。”我就罵,給他罵醒!
“妳不該上場的。”他繼續小聲說道。
“算了,我也沒事。”我慢慢冷靜下來回答他。
“死Waan就不該放妳上場。”他繼續抱怨。
“話說妳今天有點放水啊?”
Bai疑惑地問。之前中學時候Itt可是體育社社長,他不太可能會輸給醫學院的,這邊最厲害的就是隊長Waan了,但Waan和Itt相比還是有差距的。
“我今天沒什麼註意力。”壹開始Itt像是不打算回答,但看自己壹直等著,他只好開口。
“什麼啊,妳可是前國家隊選手,怎麼可能會這樣?”
“我那是射箭國家隊好吧?”他糾正道。
“呃,就是啊,上場後妳就不能想那些亂七八糟的哇。”
“有些事不能不想啊。”
“妳在擔心什麼嗎?”
“…”Itt閉口不言。
“校之月比賽是吧?下個星期就開始了。”Bai努力回想著問出口。
“可能吧。”開車的人敷衍著回答。
“妳到底怎麼了?”他壹臉疑惑地問。
“呃,別管我了,妳們學院贏了不就皆大歡喜了嗎?”Itt打斷話題。
“我們中學夜總會的名聲算是毀了。”
“聽聞妳還是會長啊,而且還很討厭我們社。”
“沒有討厭吧,只是煩。”
“但也不喜歡對吧?”
“呃。”
“呵。”Itt勉強漏出壹聲輕笑。
“還是說妳故意讓我們贏。”
“讓個什麼鬼?”他反駁。
“那妳沒發揮好就只是因為那個校之月比賽咯?哎喲,可把我相信慘了!”
“呃,也有其他原因。”
“是什麼?期中考試?”
“呃,妳就別管我是什麼了。”
“那看來應該對妳很重要吶。”
“呃,超級重要,還不自知。”
Itt不耐煩地中斷話題,卻小心地藏起秘密。他的舊車停到了理學院的停車場,Waan早在壹旁坐等,還有不知道哪冒出來的Fok和Pure也在。
“Bai,對不起。”
Waan壹臉緊張,他努力想要站起身,但還是被迫坐回了原位。其實看上去他可比自己疼得多,腿到現在都還敷著冰袋。
“嘿,沒關系,我沒事。”Bai發自內心地回答,本來也沒覺得是什麼嚴重的事情。
“妳感覺怎麼樣啊Bai?”Fok開口問道,他的眼神還是壹如既往地充滿關心。
“沒什麼啦,脫臼而已,腿有點點疼,傷口也沒什麼大問題,幸好撞在眉毛的位置,傷口也不明顯。”
邊說還邊擡起纏著繃帶的右手表示很輕松。Bai繞過去坐到Waan旁邊放著自己書包的位置,放任Itt少爺站在原地。
“來快給Fok看看傷口。”
沒等Bai同意,Fok這急性子話剛說出口就起身把臉湊過來,他用手撩開額頭的劉海,想要看清那個不認真看就只會看到壹點淤青的傷口。
好端端地氣氛突然就有點奇怪,Itt氣沖沖地過來坐到Pure的旁邊,仍舊板著臉。Pure也皺著眉盯著Fok。他又生什麼氣了?我轉過去用眼神向Waan詢問,Waan聳聳肩表示別扯上他。
最終Bai留下和Waan單獨談。
Bai再三強調不用等,就先把Itt趕回去了。至於口口聲聲說著要自己走回去的Fok,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Pure的副駕駛上。(他倆什麼時候關系這麼好了?)Bai打算好好和Waan商量商量校之月的事情。剛開始已經定好的表演,現在手受傷了,看樣子要讓Waan給自己當個手替補了。
To…BaiBai
想照顧妳更多,但自知沒有資格。
看到妳疼,我更疼。
沒有開玩笑,是我真情實感。
自….950
Bai拿起掛在門口的袋子,深吸壹口氣。所以950妳到底是誰?袋子裏裝著活血化瘀的藥和便利貼,Bai提著袋子甩甩腦袋走進房間。他把便利貼按時間順序貼在書桌上面,藥收進藥箱裏。
“還是說妳就是我想的那個人哇?”
Mr950:傷得很重嗎?Bai
Bai猶豫了壹會兒才解鎖桌面,低頭處理已經響了壹會兒的聊天軟件。
BAIBAI:沒怎麼傷著,壹點傷口而已。
Mr950:是嗎?當時我看到妳跌倒,就想跑過去看妳,妳就不該上場的。
BAIBAI:也沒那麼嚴重,更多的是驚嚇,也不是什麼大事。
Mr950:還疼嗎
BAIBAI:有壹點
Mr950:別忘了吃藥哦,妳現在吃晚飯沒
BAIBAI:呃,忘記吃了,謝謝妳提醒
Bai這才想起藥要飯後吃,剛開始想著吃了藥就睡,看來不行,還是先吃個泡面墊墊肚子再吃藥好了。
Mr950:想擁有更多照顧妳的資格,但我知道不可能。
BAIBAI:別演了,再說壹句就給妳拉黑
Mr950:對不起,我只是郁悶,不知道該怎麼說
BAIBAI:打過來啊,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然後告訴我妳是誰
Mr950:我不敢
BAIBAI:慫
Mr950:關於Bai的事,我從來都不敢
BAIBAI:偷偷調查我房間位置,在門口放東西,偷偷跟著我還不讓我知道,妳這樣還叫不敢嗎
Mr950:我只是想照顧妳
BAIBAI:呃 那是妳的事,說完了是吧?我要去睡了
Mr950:等壹下 Bai
BAIBAI:又怎麼了
Mr950:等校之月比賽結束後,晚上7點妳能來攝影社見我嗎?我有東西想給妳看
BAIBAI:事多,萬壹妳來搶劫怎麼辦?我可不是小孩子那麼容易上當
Mr950:我以男人的尊嚴起誓絕對不傷害妳
BAIBAI:把男人的尊嚴換成妳的名字怎麼樣
Mr950:哎呀 反正下星期我就會告訴妳了
BAIBAI:呃 那我想想吧,有時間就去
Mr950:我會等妳的
BAIBAI:要是7點半我還沒到就不要等了
Mr950:不 我會壹直等,等到天亮我也等
BAIBAI:別這樣 煩
Mr950:要來哦
BAIBAI:那我決定不去了,妳不用等了
Mr950:BAI
BAIBAI:我又不知道妳是誰,我怎麼去,萬壹妳真要陷害我,我豈不是完了。不是說妳就壹定是壞人,但還是要先保障我自己的安全吧?畢竟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妳還是不要等了,有什麼東西要給我看就拍照發過來好了
Mr950:我已經告訴Waan我是誰了,而且也說了約妳比賽結束後見面
BAIBAI:妳幹嘛要告訴他?妳應該告訴我啊
Mr950:告訴Waan,如果他沒有阻攔,妳就能相信我沒有居心不良
Bai立刻退出聊天窗口給剛剛出現在對話中的Waan打過去,所以Waan知道了為什麼不告訴自己?這混蛋到底在隱瞞什麼
(餵)
“死Waan”
(妳好好打招呼不行嗎?剛剛還在請教我比賽的事情,這才過去幾個小時)電話那邊像是在抱怨,但聽得出來就是嘴賤而已
“950說他告訴妳他是誰了。”Bai直入正題。
(呃,他早上就告訴我了)那頭大方承認。
“嗷臥槽,那妳幹嘛不告訴我?”Bai開始抱怨
(他讓我先別告訴妳,等比賽結束他再給妳驚喜)
“所以他到底是誰?”Bai迫不及待想知道
(嗷,我不是才說嗎他讓我先別說,他要給妳驚喜)
“死Waan,現在別人都比我重要了是嗎?”
(妳別來這套,今天知道還是下星期知道,也沒差啊)
“虧我還為妳上場比賽,受傷也要讓妳拿金牌…”Bai假裝哭訴,打算讓他愧疚坦白。
(Bai)
“嗯”
(我和妳認識這麼長時間,知道妳什麼時候說真話,什麼時候在耍賴)艹,他知道自己是裝的
“艹”
(還有其他事嗎)Waan回問壹句
“妳又不告訴我,我還能有什麼事?”Bai抱怨道,壹點都不順心,哼
(呃,那我先去睡了)
“別忘了準備節目,我手用不了可都是托妳的福”Bai再次強調
(呃,我知道了,要不再給妳弄個紀念碑)
“嘴巴真賤”Bai罵出口
(也不知道是誰,把我都罵成毒舌婦了)
Bai掛了電話,轉身去吃泡好的面,順便放了首歌舒緩心情。仿佛在他和Waan通話的期間,950又發來了信息,但還是先放著不管了,要是壹直順著他,他又覺得在給他希望。
籃球比賽就這樣結束了。
Waan告訴Bai,那天工程學院院之月抱著醫學院院之月下場的那壹幕早在學校傳開了。算了,Bai也沒怎麼在意,反正Itt也是朋友,他看上去對這些消息也沒什麼反應,自己的推特和Line也都正常,至於臉書就不知道了,反正也沒打開看,知道有這樣的傳聞就更不想去找不痛快。
看來被遺忘的就只有Fok的事了。
自從籃球賽結束,不對,自從那天他和Pure壹起回去,他就明顯安靜了許多,他說吃自己和Itt的醋,不難理解,當時Itt抱著自己出來應該被拍了照片,但他不問,也就沒想著要去解釋什麼。其實他越快做決定越好,自己也不想讓他難受。他就像壹個愛撒嬌的弟弟,喜歡抱著哥哥讓哥哥投食。但自己只把他當弟弟。後來Fok經常要去參加活動,而自己成為院之月,也要準備節目,他慢慢淡出視線也能理解,除了能讓他和自己呆在壹起,也做不了什麼,反正總有壹天還是會做回之前勾肩搭背的朋友吧。
最後的階段Bai幾乎每天都要去和Waan練習節目。
現在Waan的腿還沒恢復,不太能開車,Bai自然而然當起了司機接早送晚,有時候就在Waan宿舍附近或樓下練習,或者幹脆讓他把Met趕走就在房間裏練,反正盡量少走動以他方便為主。壹眨眼就快到比賽的日子了,原本想著不會緊張,但隨著每天不停地練習,緊張感還是難以言表。
想想就煩自己嘴快的毛病。
可以發誓,其實自己也沒有那麼想要贏Itt,但當時就是爭口氣,順口就答應了要贏得比賽。要是等相互熟悉點了他才來挑戰,腦子怎麼被門夾也不可能答應和他比賽,越想就越生自己的氣。本來Bai就不太喜歡關於臉面的事情,因為對自己的臉有自知之明,結果現在要來參加什麼關於臉面的比賽就感覺更煩了。嘿,再堅持壹下啊Bai,馬上就要結束了。
校之月的比賽場地安排在了他們籃球比賽的場館。
比賽在主舞臺上舉行,至於籃球場和周圍的圓形舞臺就用來做觀眾席,比賽的日子定在期中考試前兩周的周六。比賽十點開始,但Bai和Numhom從早上6點就開始準備,Numhom約了化妝師,原本自己沒想著要化妝上臺,但看到自己額頭上的淤青,就決定掏出腰包和身邊的院之星平攤費用,讓化妝師幫忙遮壹下。
差不多8點的時候Waan也到了,作為Bai的特殊才藝嘉賓,他拿到了後臺工作證。等看到Waan的臉,Bai才放心地笑出來,剛開始和Numhom坐壹起真的超別扭,原本兩人也不熟,但要是分開坐又覺得有點不對。等Waan到了,他正好可以光明正大挪過來和Waan坐壹起。
【歡迎來到本年度校之月和校之星的決賽現場】
伴隨主持人的開場白,場內響起的掌聲把Bai嚇了壹跳,聽上去觀眾好像蠻多的,他緊張地吞了吞口水,現在星月選手都已經在後臺候場完畢。每位選手都身穿最標準的校服。
Bai緊張地掃視了壹圈,Fok從頭到腳全套齊活就站在離自己不遠處,他送了壹個大大的微笑過來給自己打氣,繼續看過去就看到今天要迷倒眾生的Itt,他像是重新去做了頭發,現在看上去又回到了之前痞帥痞帥的樣子,雖然評委規定要標準著裝,但他依舊帶著耳釘,穿著院服。
(妳就等著被評委老師扣分吧!)
Pure也在後臺,應該是過來幫Itt準備節目的,Bai覺得似乎看到了Gun的臉,但又不確定。至於Waan,不用多說,看過去就撞上他看過來的視線,他做出封喉的手勢,Bai只好默聲咒他,Waan看到他碎碎念的樣子笑得更開心了。(先給我記著吧妳)
【下面有請我們的比賽選手出場】
男主持人的聲音在臺前響起,後臺的工作人員也提醒選手準備上臺,Bai壹步壹步走上舞臺的臺階,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等走到位置擡頭壹看,緊張得汗毛都立起來了:之前還嫌大的場館現在擠滿了學生,不管是籃球場、正中間還是周圍的圓形舞臺,總計絕對不止壹千人,本就沒打算要贏的他感到壹絲恐懼。
Bai察覺有人捏了捏他的左肩。
轉過頭壹看,是剛上場路過自己位置的Itt,他的站位就在不遠處,Itt偷偷轉過臉來對著自己張口在說什麼,但卻沒發出聲音。
“別 慫!”
Bai就這樣讀出了他的唇語。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17篇到這裏了,950等著妳告白!pure和fok的本章互動好少!期待小可愛們多互動!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6章-我做到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