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1章-可真膩歪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7章-不要再在我這樣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21篇,還以為要開始甜甜蜜蜜了,結果開始倒敘,不過也得開始倒敘,不然劇情沒法推進不是,而且回憶也是美好的,就是不要跟火影後期那樣,簡直了!

倒敘片段—腰帶扣

“馬上給我把腰帶扣給我脫下來,妳個臭小白臉,要是不想被踢的話。”
威脅的聲音從距離他不遠的地方傳來,今天他想試試壹個人坐班車回家看看,所以才壹個人避開開車的師傅偷偷出了學校,但沒想到只此壹次的任性妄為,會讓他遭受這樣壹場到死都會記得的經歷。
才上高中的年紀的Bai伸出顫抖的手去解開腰帶扣,他從不曾想到過說自己會遇到這群流連在公車上的小混混,最後他終於把腰帶扣解了下來,然後毫不反抗的遞給坐在離他不遠的位置上恐嚇他的外校學生,趕緊給他好讓他也趕緊走。
“把妳的衣服也壹起脫了啊,勞資想要件妳們學校的校服來留作紀念。”
楞楞的低著頭彎著腰,心驚到了嗓子眼,他怎麽敢脫衣服給他呢,要是就此屈服不就相當於放任他在朗朗乾坤大庭廣眾之下羞辱他了嗎,盡管距離家沒有多遠,但是他也沒那個膽敢這樣不動聲色的在經過生鮮市場的時候脫衣服呀。
“嗷,妳這是,要違背我的命令這樣嗎?勞資說讓妳脫衣服!”
那把聲音威脅的大聲喝道,他只能萬般無奈的低頭沈默,Bai感覺到因懼怕和傷心而從眼角滲出的眼淚,別說是挺直腰背來跟眼前的小混混抗爭,只是擡頭直看向他的勇氣都沒有。
“勞資就只再說壹次,脫衣服,不然妳肯定要嘗嘗我拳腳功夫的厲害。”
打鬥的聲音再次響起,與此同時說話的人站在了他的耷拉的腦袋前面,此時的Bai坐在車子左邊的最後壹排位置上,那個臭流氓把他的去路給堵了個嚴實,他才只能耷拉著腦袋壹臉慫樣的沒法跟他對抗,心裏很想拿起手機打電話給現在應該正在這壹帶找他的司機師傅,但也覺得說應該是遠水救不了近火,而且要是拿出來可能還會從他手上強奪了去。
只能耷拉著腦袋拘著身子坐著,毫不反抗也不想反抗。
自打出生以來他就沒發生過打架鬥毆的事情,他是個學習好的學生,是討老師喜歡的學生,放學了就有司機等著接回家去,從沒有過壹次像現在這種讓他自己身陷囹圄,處於壹片因打鬥而呲聲不斷讓人無從逃脫的情況當中。
“這垃圾對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倒是有張利嘴。”
壹把聲音從公車的另壹邊飄來,而且這把聲音也有足夠的威懾力,能讓我眼前的這個人把註意力從我身上移除,轉過去看向說話之人,Bai偷偷提了提眼角向那邊瞥了壹眼,看了個大概,對方是穿著跟他壹樣的銀色的學生褲,Bai差點要再次喜極而泣的哭出來了,有救兵要來幫他從這亂七八糟的情況中解救出去了。
“妳啥意思啊?”眼前的流氓轉過身去大聲呵斥,然後壹副要找事兒的樣子沖著語出不遜的那個人走了過去。
“勞資的意思是那些像妳這樣的混賬也就是嘴皮子功夫,只會欺負弱勢群體,壹旦遇到有真本領的人就縮了,咱家那邊管這種人叫狗日的,壹般吠聲很大,壹旦被潑點水,就嗚嗚的像個傻比的狗崽子,哈哈哈哈!”
新來的這個人無疑變成了引爆這群混混的導火線,他拿出了帶在身上的刀,劈頭蓋臉的劈向目標,誓要剁了來幫他的那個人,像是有深仇大恨壹樣。他擡頭看過去都不免為他感到寒意陣陣臉發白,他應該壹開始就服軟的把衣服脫給他的,其他人也不用因為他而陷入這樣苦逼的局面。
砰!
“誒誒…!”
難以置信的目瞪口呆,那個來幫他的人輕易的便收拾了那個混混,都是肌肉的手臂伸過去抓住混混的手腕,並快速接住了正沖他來的刀子,結果就是刀子從手腕快速的跌落,彈到駕駛座附近碰撞出很大的聲響。那個混混呼痛的聲音響炸鍋,因為他的手臂被擰得脫就變形了都。
當公車正好停在壹個站牌上的時候,那騎著白馬來解救他的騎士微微轉頭向我,並用手指指向我,然後再指向車門,Bai臉看他壹眼的勇氣都沒有,只能磕磕絆絆的像是明白他的意思的猛點頭,他趕緊跌跌撞撞的以最快的速度從車上下去,正當要轉過頭去向眼前的他表示感謝的時候,那個男子卻正好轉過去跟那個現在怒火中燒正奮力用另壹邊的手來劈他的混混幹架中。
做不了更多的事情,只能把那壹幕銘刻在心中。
眼前的人穿著跟他壹樣的校服,衣領上繡的五角星有三顆,標誌著他跟我壹樣正念高三,胸前繡的名字叫Ittikorn,Bai剛轉過來這個學校第壹年,因為以前壹直都是在國外,他必須要回來參加統考而且壹定要在這上高三,如果不這樣的話,他就沒辦法通過普通全日制考大學的途徑考上醫學院。
認真的把眼前這種臉給記在心裏,默默對自己說下次見面壹定對他的所作所為報以感謝。
他要找他的話應該不難,來解救他的這個人可以說是長得那叫壹個帥,膚白,濃眉大眼,盡管被曬得有點黑也比壹般人要白,個子高而且壹身像運動員壹樣的肌肉,甚至可以說要是不穿校服,外人看來都像是上大學的了,因為身形高大並且身材看起來很好。
從公車上下來,跟那個人對視了壹眼,不到壹秒的時間。
最後看到的壹幕是,那個誰還忙著跟那個拿走他腰帶的混混斡旋著,盡管是沒有任何必要來幫他的,但是跟他壹個學校的朋友也幫他,Bai壹副驚魂未定的伸手捂著左胸口,心失控的劇烈跳動,真的差壹點兒,只因為想要在開學的第壹天自己做公車回家的這壹瘋狂的念頭,就差點讓他帶傷而歸。
要不是遇到了騎著白馬來救他的騎士…
“小少爺!”
還沒等到那冤孽的公車駛離,來自他開車師傅著急的聲音就在距他不遠的地方傳來了,Bai只能長長的嘆了口氣,看來今天回家後要被訓慘了,開車師傅這樣找到了他,表示這個事情壹定會傳到他爸媽耳裏,而他爸媽肯定用Find my phone 的軟件找到了他。
除了差點被打到鼻青臉腫的毀容之外,看來回去壹定會被念到耳朵生繭,而且這兒的公車壹點都不好玩。
今天凈遇見些倒黴事兒了都,除了壹件事,那就是…
意興闌珊的點頭示意,然後跟著司機師傅走向那輛他無比熟悉的豪華面包車上車,男孩安靜的望著車窗外的氛圍,壹句話都沒有從他嘴裏吐出,除了腦海中不斷反復回想著今天所發生的壹幕幕場景之外。
必須要承認的是這是壹件特別糟糕的事,但也可以說還有很多特別值得讓人難忘的記憶參雜在其中。
鈴鈴鈴
提示時間到的鈴聲響起,Bai壹臉敗興不喜的看著裝在教室墻頭的振鈴,為什麽學校不能采用比這更溫和且不傷神經的提醒時間方法呢,數學科老師邁出教室的同時跟邁進教室的生物老師擦肩而過。
“今天老師會公布昨天讓同學們考的關於測試高壹高二舊知識的得分,誰考的分數沒到總分的壹半的可以回去好好復習了哈,在今年之內,會陸陸續續大學開考,我明確的告訴妳們要是這樣放任自流忘了所學的知識這樣的情況不容樂觀哈。”老師在教室上面公布,先報學號後念分數。
“學號第5,得22分。”
我班裏的朋友大多數都得這個分數左右,總分是30分,可以說比他預想的得分要低不少,Bai用手支著下巴無聊的聽著,他是新生所以學號是班裏的最後壹位,等到他的可久著呢。
“第18號,得29分。”
輕微的嘩聲在教室響起,從壹開始的鴉雀無聲,環視四周大部分的目光都知道得分的人是誰,正在教室的右邊那皮膚白凈面目清秀的男孩正是教室的焦點所在,看來這位學習很好,還沒記錯的話名字叫Waen,或者別的什麽之類的。
“第28號,得18分。”
“第29號,得24分。”
“第30號,得30分。”
“嗬”聲在教室內再次響起,但這壹次比之前那次聽起來還要微微響壹點,大家紛紛側目看向了他,Bai只好不知所措的微微扯了扯嘴皮的笑,首先是他覺得試題很簡單,再者就是他沒想到大家會考成這樣,讓他就這樣脫穎而出了。
開始上課回歸課本之後,班裏再次恢復了平靜,老師在本學年的第二天開始教高三課本的新內容。Bai坐在教室的最後壹排,只有他壹個人坐的壹排,而他分外喜歡,因為安靜而不需要跟誰有交集。他用手支著下巴聽老師講課,壹副油鹽不進的放任老師講的左耳進右耳出,老師所講的他早就都懂了,而且不知道要記什麽到本子上,因為都已經記在了他的腦裏面了。
事實上他想趴在桌子上睡覺,但無意要讓自己的風頭過剩,所以只能無神安靜的坐著看黑板,然後放任自己的意識飛出天際。
但奇怪的是他的心反倒飄去了他沒想到會去的地方。
“薩瓦迪。”
聲音從他眼前傳來,他才擡起頭去找尋聲音的來源,原來是那個Waen得分差點滿分的主,他走到跟前來跟他打招呼,在大家紛紛向外面走去吃午飯的時候。
“薩瓦迪。”Bai隨意的回答道。
“妳好厲害啊,拿到滿分。”對方沖他稱贊道。
“沒啦,走運罷了。”Bai回答,其實心裏跟他所說的正相反。
“想加入這個學校的學術俱樂部嗎?本校的學術俱樂部實力雄厚,而且也經常出戰外面為學校爭奪獎杯,妳應該有效的把妳的實力展現出來。”
“是嗎?”Bai無聊的回答,聽起來還挺有趣的,但是他相當不喜搞活動的咧。
“不管怎麽樣,今天先去聽聽俱樂部的詳細介紹試試吧,不喜歡也沒關系。”
“嗯,非常感謝,回頭就去哈,今天傍晚在會議室是嗎?”
開口答應,事實上他也打算要去聽這個會來著,他們學校還要求算學生參加活動的時數,去走馬觀花學校俱樂部還可以收集到兩個小時的活動是誰,而且還是幾乎什麽都不用做,好值啊。
“回見,哦,對了,我叫Waan,很高興認識妳。”
嗷,叫Waan啊,記成叫Waen了好長壹陣子呢,幸好沒叫出來丟人,丟臉丟到家了。
“十分!”
學校體育以及特別體育訓練課老師大聲喝彩聲響起,當他把最後壹個球以完美的姿態投進了籃中,Itt回頭對著掀分數的那群聲音來源處,他在最後壹項體育項目測試中取得了滿分十分,這代表著他是這學校裏唯壹壹個在體育能力和身體潛力方面的所有項目測試都取得滿分的學生。
體育俱樂部或者叫Knight Club(騎士俱樂部)的主席之位非他莫屬了。
正在Big Day 或者全稱叫俱樂部年度大會的現場。
這個大會所有本校的學生都要代表自己所在的俱樂部出席,為了壹起計劃整個學年將要舉辦的活動,這次大會最重要的議題是評選俱樂部主席,並且各個俱樂部也會放出主席評選的招募令,而參加評選的人在今天要通過評選規則直到得出勝利者的名字為止。
每個俱樂部都會在今天選舉各自的主席,參選的人必須是在上高三的學生,而且壹旦被選當上這個主席,就必須履行該職務直到從這學校畢業為止。體育俱樂部的評選方式是讓參選者自主選擇三樣自己拿手的項目,然後俱樂部的指導老師會對那項體育項目進行測試考核,他選擇了射擊、足球和籃球,Itt是本校唯壹壹個這三項體育都取得滿分的人,所以俱樂部主席之位毫無疑問的成了Itt的囊中之物。
“操,太兇猛了吧,剛剛那三箭全都正中靶心。”
喝彩聲隨著他最後壹箭中靶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原來臭阿Pheaw,他的至交好友,他也是另壹個參加Knight Club(騎士俱樂部)主席之位的競選人之壹,但是他在最後壹項體育項目的時候沒有取得很好的分數。
“額,好確幸啊,隨手拿了個滿分,這下子肯定成了這科的愛徒。”
他開心的說,同時壹派平靜自若的收拾東西進包包,Pheaw順便來找他,當他洗完澡換好衣服了之後。
“那妳接下來要去哪兒呀?”Pheaw開口詢問。
“打算去找壹下Paeng呢。”他回答的同時背上了背包。
“操,可真膩歪,剛交往不是嗎,打得可真火熱啊妳。”
“跟妳壹樣打得火熱啊,我只是跟他壹起去吃飯而已,我不是妳哈,臭阿Pheaw,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他開口反駁的同時搖搖頭。
“約在哪兒呀?”
“她學校前面的雪糕店,她老爸可兇了,去那遠的地方不太行。”
正在女校上高二的學生,他剛上任不久的女友,應該正在店裏等他,他跟她約的是下午六點,但她總是會提前先到。
“額…,祝好運哈,老牛吃嫩草別忘記多註意身體哈。”
“妳個畜生。”
“我請求反駁!”
打破氛圍的聲音通過音箱在學校三樓會議室響起,正往外邁步離開的Itt只能回頭望向那個會議室,當然他啥也看不見除了阻隔在外的墻壁,那把聲音從音箱傳出的同時伴隨著起哄聲壹片都在會議室響了起來,他沒法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除非折返回去。
音箱裏的那把聲音,除了是學術俱樂部或Bioshop Castle主席這壹堪稱流程跟體育俱樂部主席評選最像的評選活動之外,不做他想,那把聲音的男孩,應該是參加評選中的其中壹位。
究竟是什麽之類的,他也說不清楚,促使他回頭張望之後折返回到了那個會議室,就為了看對他來說就像壹劑苦藥的學術俱樂部主席競選比賽,他超不喜歡看書。
“我的回答是胃炎的不是由微生物引起的,是由於情緒煩躁不安和抗炎藥導致的。”
聲音在他邁進人擠人的會議室的時候響了起來,現在其他俱樂部主席評選比賽應該都結束了,在校的人就都壹起湧到會議室裏看學術俱樂部的這壹場僅剩的最後的評選比賽,Itt記得剛剛作答的那個人,Waan,他知道他,他是King班(尖子班)學習得第壹的人,今年學術俱樂部主席之位的第壹候選人。
仰起頭疑惑的看向剛才聽到的那把聲音的人,他很確定剛剛那低沈沙啞的聲音不是Waan的,他記得他的聲音,那把聲音的主人是誰,為什麽他會覺得不熟悉,視線掃視舞臺的另壹側後他有了答案,另壹位參選者並不是他所熟悉的人,應該是King班(尖子班)的新生,他在他們科系的最後壹班,就不太能記得住學習好的同學,只覺得說那把撩得他折返回到這兒的那個家夥的神色超級傲慢,那個猴腮臉塗粉塗的死白的Waan壹副甩臉不看並面無表情恍如死人的在舞臺的另壹邊,就像是在場的所有人在沒有能引起他註意的人了。
“我請求反駁!”
聲音從他正在心底偷偷腹誹的人口中傳出,話音剛落,悄聲討論以及呵氣聲在會議室下面響起,他只能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那個小白臉,他要怎麽反駁Waan的答案呢,Waan這可是本校學習好的第壹人啊。
“我反駁的依據是胃炎可以由微生物引起,巴裏·馬歇爾教授做的研究表明,對於在食道鏈接至胃部的潰瘍,可以是由細菌感染名叫幽門螺桿菌引起的,才在2005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因此我才申請反駁前壹位作答者的答案並非事實。”
那小白臉神色如常的說,就像是正坐在象牙塔塔尖上向下俯瞰似的,他的回答再次贏得了會議室臺下的喝彩聲,他意興闌珊的決定轉身朝會議室外走去,學術俱樂部還是照舊,只有壹群學霸瘋子,而且那個新來的學生壹副高高在上的傲慢德行,看了超想掄起拳頭。
“Itt哥!”
甜美可愛的聲音中蘊含著濃濃的的焦慮火氣,把他從幻想中拉了起來,他轉過頭去看向他的女朋友心下微微驚訝,這他任由她自言自語了多久呀這是。
“咋了呀,Paeng。”
他用男式嗓音問的同時咧嘴笑,先笑容滿面的安撫,在Paeng發火之前。Paeng要是真生氣了的話可以說就是無理由無底線,他就是砧板上的人任人宰割的那種,他們倆正坐在Paeng學校門口的店裏吃著蜜色的冰淇淋,趕在她要生氣前,他趕緊討好的舀壹勺冰淇淋往她嘴裏送,,旁邊桌低聲議論著的同時看向他,但是這也沒啥呀不是,他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
“誒,看哪個美女呢,Paeng可是看到了。”另壹方像是抓到了把柄壹樣說道。
“沒有啊,Paeng,自從跟妳交往了,我眼裏就沒有別的女的了。”
討好的說,事實上他也沒撒謊,因為剛剛那個人已經把他的註意力全都吸走了,並沒有別的人,但卻是競選上學術俱樂部主席的那個小白臉,而且他也不是女的。
“要是被我抓著,有妳好看的。”
壹幕壹個坐在豪華面包車上戴著厚厚眼鏡的男孩正吸引了他的註意。
那個他自己也不知道叫什麽名字的新生,坐在壹輛價格昂貴的面包車上,他只在這個距離看就能知道車的型號和牌子,都不需要看標誌,日本Hi-end面包車,價格好幾百萬,只看這壹點就知道這小白臉是位有錢人家的小公子,都不用去查。
看起來像是他正讓司機跑去店裏拿什麽東西之類的。
司機開車下去,然後身影消失了壹會兒才回到車上,但還來不及啟動車,司機就又跑回來再跑回去了壹次,不久就提著個袋子裝著什麽東西之類的,跟第壹次折返回來拿的壹樣,但這次沒再折返,而是上了駕駛座,而副駕駛上坐的是那小白臉。
他按下車窗玻璃,伸手拿起他的袋子來看,不到半分鐘他就放回原處並關上了車窗,還是那個司機再次跑回店裏,然後再把東拿回來給他看,Itt坐看著司機來來回回跑了三四次開始煩躁,第壹印象分數本就低的了,現在更低了。
“只要妳壹開始就下車自己去,這事兒早完了,就只會支使別人,那些公子小姐們小題大做,看了這些象牙塔裏的含在嘴裏怕化了壹般的精致人兒真是超煩的。”
“Itt哥要打包點回家嗎?”
他那剛走馬上任的女朋友舉著手裏那杯冰淇淋問,他搖頭表示不需要,她才領著我走出店,而我則背著她的書包尾隨其後。
“等下我去蛋糕店前面等我爸哈。”
他的女朋友開口說的同時笑的很甜,他配合的把她的書包遞給她,盡管他跟Paeng是真的男女朋友,但是她也沒跟她爸媽說過,所以他只能跟她發信息和打電話聊天,要是哪天想見面就要約在Paeng學校附近的地方,利用等她爸來接她的這段時間空隙來約會。
走去公交站牌那兒坐,當偷偷躲在暗處看著Paeng的爸爸把她接走了之後。
他坐等了好久的公車,感覺今天經過他家的那路公車來的特別慢,但他其實也沒什麽很著急的,Itt拿出舊手機來玩,打發等車回家的時間,他手機的屏幕破碎到幾乎要看不到左邊角了,但他也不想換,他家不是有錢人家,平時在家以外的地方他都不開網絡的,因為太浪費,Paeng也很清楚,要是有什麽急事就打電話,因為他不是壹直掛在線上的。
站了起來,當看見他等待已久的車正入站而來。
天黑了,要是看表的話就知道他坐著等車等了將近壹個小時,等車到他家那站看來肯定是夠晚的,但也罷了,事實上家也不是個什麽多好讓人愛回去的好地方。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21篇到這裏了,所以基本的愛情故事的交集在於“英雄救美”橋段永不變呢!我打算去救帥哥了!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0章-彼此相爱,地久天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