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4章-他們的關系就像壹個秘密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4章-他們的關系就像壹個秘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24篇, 彼此之間情感變化,自己感受最切實,看來雙方心裏正在萌發不壹樣的感覺。

倒敘片段4–WilaiWaan老師

他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把那天對Itt的記憶鎖進抽屜。
然後把眼前這個Itt當成另壹個人。
自從那天他哭得死去活來萬念俱灰以後,他就把自己的眼淚擦幹,然後再次重新開始。這件事沒有誰對誰錯,他只是喜歡他,而他只是喜歡不了他,他選擇面對現實然後跨過去,至少有那麽壹天,他也能跟Itt就像壹般普通朋友可以做到的那樣說話聊天,而那個他最愛的Itt,灰大褂吊墜的主人,他會把他藏到只有他壹個人知道的記憶中去。
他跟這個新的Itt的關系正逐步向好的方向發展。
他不知打哪來的好心情,在他們壹起補習的這段時間以來,第壹次主動跟他打招呼,等到他們真正開始對話,已經是第三個星期了。第壹個星期,他把他女朋友壹起帶來了,然後第二個星期,他去參加體育訓練,壹早就來了,等到下午的時候,倒頭大睡去了,直到到了第三個星期就是這個星期,他開口跟他打招呼,然後那就是讓他們後面開始聊天對話的開始。
他知道了Itt的平均學分並不是很好。
WilaiWaan老師,送他去參加學科奧林匹克競賽的老師親口告訴他的,Itt的學分平均分大概在二出頭而已,他學習情況比較不好,要是他還想繼續上大學,可能要趕緊懸梁刺股快馬加鞭惡補學科知識了,以便爭取體育生名額錄取的評選】,而且今年的學分也不應該再低於二,因為要是他綜合平均學分低於二的話,他連報名參加體育生名額的要求都達不到,而根據現實的情況,他要沒不能以爭取體育生名額的身份去考的話,他考上大學的的機率就非常渺茫了。
‘Itt就交給妳了。’
他還記得WilaiWaan老師將對體育俱樂部主席囑托於他的聲音,臭阿Itt,只註重武力值的,而忽視自己學習百分百的金剛。
‘什麽意思呀?老師。’
他不明白的問道,那天他被叫去,被告知說是要補課時,但是其主要任務反而變成了,囑托讓他幫那個學習方面完全徘徊在很邊緣地帶的Itt。
‘Itt是個好孩子,但是不相信自己在學習方面的能力,指導老師來跟我說Itt去咨詢過不繼續上大學的事了,然後要去做職業體育生,事實上老師也沒意見,要是Itt原來就沒打算繼續上大學的話,但事實是Itt想要繼續上大學,並且去找指導老師了解大學體育生名額的事情找了好幾次。’
‘嗯’
‘Itt的學分必須達到2.0才能有爭取體育生名額的資格,Itt現在的綜合平均學分是2.02,意思是今年必須不能得低於2.0的學分,Itt去參加青年國際比賽缺課缺了壹個月,我努力說服其他的老師讓Itt來補課,這樣才能容易點的給學生學分,但是其他老師都不贊成,然後換成布置作業讓他做來交代替,要是交來的作業不好呢,我擔心Itt就沒有用體育生名額的資格了,要是這樣的話,這下要上好大學的機會就幾乎是沒有了。’
‘老師的意思是讓我幫Itt做作業嗎?但要是這樣的話,跟抄同學作業也沒兩樣啊?’他不理解的反駁道。
‘別讓他按照妳說的寫,但是要教得他理解,Itt是壹個拒絕了全校老師給他灌輸知識的孩子,現在我只希望要是把教的人變成他的朋友,那孩子興許能聽得進壹些。’
‘老師的意思是讓我給Itt補習考大學的課嗎?’
‘Bai,妳壹定要教他做作業,讓他能在今年取得個好成績,然後幫給他補習壹些能考上大學這個層次的基礎知識,我已經去看過了,Itt他想進工程學院,有好幾處是招有國家隊參賽成果的體育生名額的,報考的人數和招聘的人數幾乎是不用競爭的,選拔的門檻也不高,只有百分之四十而已,我都已經把歷年考試真題都準備好了。’
‘老師妳為什麽要這麽做?’
他疑惑不解的脫口而出的問道,事實上它並沒有覺得去給另壹方補習這件事,是什麽多麽糟糕的事,因為不管怎麽樣他每周六下午都是要花費這個時間的了,做或不做都不是重點,但是讓他疑惑不解的是,為什麽WilaiWaan老師對Itt特別上心。
‘要是有壹天妳成為了老師,妳就會理解,像妳這樣的學習好成績優秀的學生沒什麽可操心的,不管怎麽樣妳們在學業方面都會有個光明的前程,但是對於像Itt這樣面臨人生轉折點還不完全定性的孩子,才是老師該特別上心的,成功考上大學繼續深造,可能代表會完全改變這孩子下半輩子的整段歲月,我們壹定要幫助他們,這是作為老師的責任。’
“這。”
Bai在補習第四周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在看見眼前之人拿出化學計量的書來看,然後在要點跟公式之間的內容來回切換的時候,開口打破了沈寂。
真誠點的承認吧,自己對眼前的這個人還抱有諸多牽掛與擔心。
盡管心裏很清楚自己的愛完全是不可能的,而且他自己也認輸了,但至少他也希望眼前的人能夠在生命中獲得成功,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麽身份來擔心他,但他只是覺得想要讓眼前的他能有個好的人生。
“說。”他從來回切換打開閉合書本的狀態中擡頭看向他。
“請,呃,想給妳點建議可以嗎?”知道說他不太喜歡他,所以每次要跟他說什麽,他總是每次都先征得他的同意先。
“可以啊。”
另壹方隨意的回答道,看起來他沒有像以前那樣先對他挑毛揀刺再回他,上周幫他糾了那麽多作業的錯,看來是起了點作用。
“就是先別重點關註在公式上,但是要先理解計算的本質是來自哪裏先。”
“對我說平語也行。”當看我磕磕絆絆的不知道該選什麽稱呼的時候解圍道。
“就是,就,呃,就別著急該套用哪個公式,但是,呃,妳先理解把要拿來計算的變量從哪裏來,要是,呃,還啥啥都不理解的話,就應該先把各項分類提取出來,然後根據數學三法則對其分析對比。”他解釋的結結巴巴的,因為還不太習慣跟他壹樣用“老子”和“妳小子”這樣不太禮貌的用語。
“是怎麽樣哇?”
然後自打問了那個問題後,他和他曾經喜歡的人妳來我往補習功課自此正式拉開了序幕。他深深的吸了壹口氣,為自己打壹次氣,在開始講解之前,Bai刻意從他拿到的體育生名額招考各科目歷年真題中選常考的典型題目來下手,壹方面的看在WilaiWaan老師的囑托的份上,但另壹方面是出於自己的私心。
“妳想考哪所大學啊?”
他主動找話題撩他聊,盡管跟眼前之人用“老子”“妳小子”這樣的稱謂說話說得有點磕磕絆絆的,但他也盡量的適應,為了完成WilaiWaan托付給他的使命。
“想上工程學院啊,但是對於哪所大學倒沒太有所謂,但要是能上Nawawiwat也好。”
他壹邊回答的同時還沒有從剛剛教過的物理練習題中仰起頭來,當他開始學會套用公式之後,他就壹直拿題來練,完全是停不下來呀,像是不知道打哪兒發現新大陸的魚搖頭晃腦上躥下跳樂不可支。
“有體育生名額呀。”他意有所指的說。
“嗯,但是勞資考不上的,操,勞資幾乎每題都做對了耶,為啥物理老師教的時候不像妳教我的那樣咧,讓我傻傻不懂了這麽久。”Itt轉過頭來激動的跟他說,當他去翻答案的時候發現只答錯了壹道題。
“要不要試試呀,還只有三個星期就要直招入學考試了。”
“怎麽來?”他壹臉疑惑的轉過來問他。
“我有往年直招考試的真題,妳跟我所考的試題是同壹套的,但妳是青年運動員,有特招名額,按照往年歷屆招考情況來預測的話,妳只要能答對百分之四十就能考上,考題也不是怎麽難,而且主要是考高壹和高二的內容。”
“啊。“
“怎麽地勞資都是要來跟妳壹起補習的,要不要讓我直接給妳多講講常出的內容來復習不啦?勞資也復習,妳也能復習,怎麽滴也都是考的同壹套題的。”
“能成嗎?勞資學習可不好捏。”他看起來不太有信心。
“勞資沒覺得有啥損失呀,妳只要再耐下心來苦讀壹下,不得就不得,又沒什麽大不了的,還有那麽多有直招的大學呢,體育生名額不難的。”
“謝謝。”
“等下哈。”
Itt開口道,當他們正在補習的時候響起的電話鈴聲插了進來。不知道天空是什麽時候開始暗下來的,他們倆渾然不知的在補習,直到低頭去看表才發現,時間已然到了晚上八點,站起來走去撥開另壹邊的窗簾看,就發現家裏派來接他的車已停在外面等著了,他把窗簾拉上,坐了回來,在Itt正拿起電話來接的時候。
“Paeng,對不起。”
在他接起電話後聲音立馬就變得溫柔甜蜜起來,那把聲音映射進他的腦海中,來回晃悠壹而再再而三的頻頻浮現。雖然那抹疼痛感比第壹次的時候要減輕些,但要是說不痛了,那肯定不是真話。
Bai從男方壹方的言語中所聽到的進行壹番歸納總結,也就能想象出事情大概是他們壹對情侶,約好出去吃晚飯,然後Itt應該是補習得超了時,他猜應該是另壹方見Itt晚到了超過十分鐘,所以打電話來催的,但是看這形勢,等到他坐公車到約好的地方,可能還要好幾十分鐘,所有時間加起來,應該也足以讓另壹方怒火攻心火冒三丈的生氣。
“不好意思呀,勞資可能要先走了,剛好跟女朋友有約,晚了半小時了都。”掛完電話後,他轉過頭來跟我說。
“約哪兒呢?”他問。
“修道院門口,就這附近,我女朋友學校門口,勞資要趕緊走了,等我去到那兒可還要花點時間。”他匆忙的收拾著包包,並大步流星的要離去的樣子。
“坐我的車去吧,等下我讓司機開車送妳壹程,不管怎麽樣,我回家都是要經過那裏的。”
“Itt哥妳晚了五十七分鐘三十二秒。”這是到達他們小兩口喜歡的冰淇淋店,他身子壹軟在椅子上坐下後所聽到的第壹句話。
“Paeng,對不起。”
他愧疚的說,今天他壹不小心忘乎所以補習補的有點久,小白臉講解的好幾科的內容都很詳細,當他能做從前沒曾做得了的練習題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其中的樂趣,直到忘乎所以忘了時間,等察覺的時候已經過了約好的時間了。
“道歉了,會好嗎?”另壹方火大的回道。
“我真的很抱歉,Paeng,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跟同學壹起補習的,快要考試了,我要抓緊時間多看看書。”他努力的解釋。
“意思是和我的約會不重要對嗎?Itt哥才這樣輕易就能忘?”
“哦,Paeng先冷靜壹下,不管怎麽樣對於我來說,Paeng在我這兒就是最最重要的。”他盡量在哄她。
“要是最重要的怎麽會忘了跟我的約會?”另壹方壹副火氣絲毫不減的反駁道。
“Paeng,我真的只是去看書而已,就要考大學入學考了,我並不是到哪兒去野了,壹從學校出來就直接來這兒了。”
“Itt妳不用來找借口,事實是妳就是把約我的事情給忘了,別拿什麽看書的事來搪塞我。”
“我真的是去看書,Paeng,不然把我做的題給妳看啊。”他努力想要證明自己的無辜。
“意思在妳眼裏補習比我重要咯。”另壹方壹副找茬兒的態度。
“Paeng,這關乎我整個未來的人生。”
他不理解的抱怨出聲,他是真的來晚了,他真的錯了他承認,但是她也不應該把他的付出看得這麽輕。
“妳這樣說是指責我,指責我拖妳邁向光明未來的後腿對嗎?”他的女朋友用明顯更火大的情緒說道。
“我沒有那樣說,我只是說我的未來也很重要而已。”
他解釋,但是其辯解的努力程度明顯減弱,看來像是覺得越說,眼前這人那可愛而招人待見的程度越低。
“妳說了。”她開口說。
“我沒說。”他反駁。
“好,既然妳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不能死皮賴臉的厚著臉皮纏著妳不放,繼續拖累妳了。”他女朋友揚起大嗓子重重的扔下這句話,並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Paeng!”他驚訝的喊道,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我們分手吧!我不想成為誰生命中的負累。”另壹方說,同時做出要走出店去的樣子。
他伸手拉住眼前的人的手臂,在她要離去之前,不管怎麽說,今天這次爭吵的導火線是源自於他,他來晚了是他的錯,而且他不想讓這壹切就這樣結束。
“放開我,我真是煩透了要忍受跟妳壹起坐公車的日子。”
過去他那些如過江之卿的女朋友說這話並掙紮甩手,然後氣急敗壞的從店裏離他而去,他可以做的就是放手放任自流,然後服輸的放任自己有氣無力的坐在椅子上。
要是她離開,是因為他所犯的錯的原因,他會挽留。
但要是她離開,原因是因為討厭他與生俱來的東西,他也許只能放任她離開了。
因為他可能改變不了自己,跟他可能也改變不了她的心境差不多是壹樣的。
他拖著自己像被抽幹了所有的力氣的身體去坐下等公車。
事實上他覺得他已經跟別人壹樣,正慢慢走近自己的夢想—繼續上大學。打從用壹句不可能的盒蓋把可能裝進去之後,有壹天,當再次看見希望的曙光,他也很希望有個人能理解他,站在他身旁,分享他的夢想將實現的喜悅。
他生命裏也沒剩誰了。
他最愛的母親突然離他而去,這也差不多要兩年了,父親也完全不顧他的不同意,再婚了。在同壹個屋檐下,但是卻又像是茫然的各自過各完全沒互相打過照面。看起來跟他關系最近的並且最了解他的人,都選擇離他而去了,可笑的是,在今天他以為他生命中將將要迎來壹份新的希望,但過去沒多久,這份希望就被澆熄了。
他在將近晚上九點的時候才上的公車。
但是今天他沒有坐原來的那路車,卻選擇了壹路新的公車,車緩緩向著離家越來越遠的方向行駛而去,他用平靜的眸子眺望車外面經過的風景,在這個他誰也沒有了的夜晚,Itt靜謐的放任時光流逝,對於他來說,誰也沒有了的意思是,他的世界裏真的誰也沒有了。
“能行嗎?”
眼前的人在第五次補習的時候開口問道,事實上說是第二次比較好,因為他真正開始讓眼前的他給他補習的從上周才開始的,這還有兩周就要考試了,他還沒有把壹直來回在他腦海裏徘徊的Paeng的事情摒除出去。
“可以可以,繼續繼續。”他努力把註意力再次拉回放到眼前的事情上來,今天講的是三角學,說是他的苦藥也不為過。
“妳的生活OK對嗎?怎麽妳今天看起來悶悶不樂的,是不是為什麽事情煩躁呀?”另壹方開口問道。
“沒有啊,也很正常啊。”他不是很想說太多給Bai聽。
“要是因為考試而煩,我覺得大可不必,我覺得妳能行。”
Itt轉過頭去就看見,說是給他鼓勵加油的眼神都不為過的視線。可笑的是他只顧著想要得到從沒有跟他共同經歷過什麽的人的身上獲取希望和諒解,反而對眼前這個幾乎可以說是在他跌落人生谷底,把他拉起來的人,從沒說過壹句感謝的話。
“非常謝謝妳,要沒有妳,我可能走不了這麽遠。”
他打從心底的說謝謝,從互看不順眼的人, 直到現在滿口稱之為朋友可能也還言之過早,因為從圖書館的自習室出去之後,他和他兩個人都各自形同陌路人壹般,他從沒開口跟Bai打過壹次招呼,除了在這個房間的時候,他們倆的關系還挺奇怪的,從他不喜歡的人,到現在反而是多次對他伸出援手的人。
“沒有啦,妳原本就是壹個腦子很靈光的人,勞資只是說道說道重復重復,也是考我自己啦。”他壹副完全中規中矩的口吻回道。
“嗯,要不是妳,我可能甚至都不會去考。”他說真的,壹開始他都死心了,都打算不去考了。
“試壹次吧。”他擦拳抹掌鬥誌昂揚的說。
“額,就是要這樣子嘛。”
“下個周末,妳有空嗎?”他突然問道。
“也有空啦,也沒要做什麽。”另壹方回道。
“妳還有壹個周六是空閑的,在考試之前,我就是想讓妳來教教我,再給我加壹個星期的時間,以便能讓我能做更多的準備。”
Itt壹副不太敢用正常音量小心翼翼的樣子說,若是按傳統意義上來說,這就是開口請眼前的人幫他的意思了,盡管他曾厭惡眼前的人,但也必須要承認的是,過去的這兩周時間裏,Bai在學業上幫助了他很多,包括在教室裏的時候,以及他回家去做題的時候,慶幸的是在此之前他沒再對他做比捉弄他更嚴重的舉動,不然的話,他可能都不敢開口讓他這樣幫他。
“可以啊。”
另壹方壹副沒多想,甚至還有點很高興的樣子回答道,他現在的身份也就像是小白臉的學生了,他努力想要爭取延長學習的時間,他可能也會因為他更有積極性而高興吧,說真的,他都不知道下個星期他們補完習之後,他們倆的關系將會怎麽樣呢。
但要是讓他猜,他覺得可能會恢復以前那種互為陌生人那樣吧。
Itt充分利用盡了直招考試前的最後壹丁點的時間。
他努力投入了所有他這樣腦子的人可投入的時間和能力,至少也為了那個壹直指導他規勸他,直到他成為國家青年運動員代表,並且能夠參加大學體育生名額招考資格的Khoch老師;還有為了Bai,這個特地為了他花了那麽多的時間給他補習,盡管其實他完全大可不必這麽對他這個曾經對他言語不善的人這麽做的,他壹直想要向他為他曾對他出言不遜而道歉,但奈何歉意實在太重,重的他總張不開口來說。
現在Bai可真的稱得上是我唯壹壹個能說關於考大學的計劃的人了。
可能說他是唯壹壹個知道我為了這次考試投入了什麽程度的準備也不為過,別的朋友或者說像Pheaw這樣的好朋友,都不知道他現在比以前多勤奮讀書到什麽程度去,Pheaw也是跟他同壹批次考的,但只是參加的是壹般的直招考試,而他也壹點都不擔心Pheaw,他比他學習好多了,他的學分也壹直是三點多的。
他和Bai的關系就像是壹個秘密。
在所有人的面前,體育俱樂部和學術俱樂部壹直是水火不容的,在所有人的面前他們相互都沒開口打過招呼,而且有時候雙方之間還橫著要為各自俱樂部出彩的事情進行比賽,但是所有這壹切,他也知道這都只是小打小鬧的爭執,沒什麽大不了的,而且Bai的好足以蓋過讓他來在意這些細枝末節的事情。
要是真按照所定好的時間的話,爭奪九零五室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好幾天了。
賽果是學術俱樂部是失敗的那壹方,因為他和他都登上了光榮榜,從獲得成果之後壹直到現在,只是他先從賽場上凱旋而歸的,弄得要是算綜合的時間的話,毫無疑問他也是勝利的那方。
但是過去的這段時間裏,也證明了兩個俱樂部之間輪流共同使用辦公室的法子也是可以的。
他們用單雙日的方式分著用辦公室,學術俱樂部的主要工作就是開會準備學校的各種活動,使用辦公室的頻率也不至於每天都要用,而體育俱樂部呢,活動開展都是在球場上,有時要開會就自己選擇避開有安排日程的日期就好。
事實上他們倆之間的比賽並沒有俱樂部裏的人知道。
他們倆各自都沒有跟俱樂部裏的人提起過,直到兩個俱樂部的人都默認是采用這個法子來用辦公室了,不知道得出這樣的結果是好還是不好,關於他們倆的爭執,是只有他們倆自己心知肚明的事情而已。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24篇到這裏了,寫的越來越詳細了,越來越細膩了!兩個人的感情也在潤物細無聲中逐漸升溫!真的好棒!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3章-他“超級”有關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