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9章-要做選擇了嗎?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章-妳輸定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29篇,fok跟pure都有床戲了,ittbai是時候了吧,ITT可以不要那麽紳士的,哈哈!

ITT-BAI之博弈論

現在整個房間仿佛被按下靜音鍵。
正在安慰為情所困的Fok的Bai,看到對方開門,嚇了壹跳。此時的Bai看不到Fok是什麽表情,但Itt眼裏的落寞,自己卻壹目了然。Bai看到自己熟悉的手就那樣握住房間門的把手,仿佛在猶豫該推開門進屋還是關上門離開。
“Itt,妳不用離開,壹起過來這裏坐下。”
Bai看到Itt壹副決定關門離開的樣子,開口挽留。Bai看到了Itt眼中壹瞬間的委屈,但對方還是聽自己的話進屋到旁邊坐下,Fok也從自己身上移開,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理了理頭發重新坐好。
“Fok。”
Bai最終決定開口,雖然嘴裏叫的是坐在旁邊的人的名字,但眼睛卻始終註視著另壹個人,心裏打定主意要讓自己跨過這道坎。
Bai曾經壹直在想象,某壹天自己會站在那個在公交車上幫助了自己的人的身旁,但等真的經歷了,卻沒有再想過接下來的事情。站他身旁之後會怎樣?自己需要接受或者承擔些什麽?
“嗯。”Fok應了壹聲,聽上去狀態好多了。
“我和Itt正在彼此了解中。”
Bai深吸了壹大口氣才把話說出口。自己和Itt的關系除了Waan之外還沒有其他人知道,自己本來就不喜歡成為別人的飯後談資,這次站出來坦白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但無論怎樣,那個壹心只想穿白大褂的男孩終於發自內心的笑了,因為自己終於做出了決定。
“其實我很久之前就已經做過心理準備了。”
Fok微笑著說。Bai努力想要讀讀他的眼神,但那雙眼睛裏沒有看到絲毫的悲傷難過。至於在場的另壹位主人公,就不用多說了,黑著的臉瞬間雨過天晴,綻放出大大的笑容,那樣子和剛剛的陰郁委屈相比簡直就判若兩人。
“妳情緒變得還真快呀!”Bai打趣道。
“那都不壹樣好吧?知道和理解可是兩碼事哎。”
Fok自然地接話,應該是剛剛大哭了壹場也有幫他減輕內心的痛苦。Bai放松地呼了壹口氣,Fok看起來也能理解自己,Itt也沒有其他暴躁的跡象。
“呃,我就當妳知情了Fok,之後我可不會再讓妳靠Bai的肩膀了,我舍不得。”
Itt在回到房間後第壹次開口,壹副舍不得自己玩具的孩子模樣,讓Bai忍不住跟著臉紅。Bai努力控制面部表情,但看起來成效不大。
“呃,我可是失戀,不是無緣無故要靠妳男朋友的肩膀。”Fok抱怨出口,樣子不帶認真。但“男朋友”這個詞讓Bai好不容易恢復正常的臉再壹次溫度飆升。
“不是男朋友,還在了解中。”Bai大聲糾正。看Bai反應越大,Itt就越高興。
“妳臉都紅了,心口不壹啊妳,哈哈哈哈..”Fok輕松地調侃。
“不會太久的,Bai心軟了很多了。”Itt對著Fok說道,仿佛Bai不在現場。
“呃,要趕緊追,Bai魅力可大著呢,誰靠近了都會深陷其中。”Fok回答道,也是壹副當房間裏的Bai不存在的樣子。
“哦咦!!我都說了不是男朋友!”Bai大聲強調,臉紅的就像熟透了的蘋果。
“我也是這樣想的,不能讓其他人靠得太近,免得節外生枝。”Itt轉頭對Fok的話表示贊同。
“妳還是好好註意那些牛鬼蛇神的,現在當了校之月,任誰都想伸手撈月壹睹芬芳。”Fok假裝壹本正經的分析道。
“我已經準備好了步槍,什麽東西沖上來我都會打它個壹幹二凈。”
“操!”
“那妳沒遇到Waan嗎?”Bai轉移話題問Itt道。
“遇到了。”Itt簡短回應,伸手拿起旁邊的汽水喝了起來。這位校之月亞軍開始正常說話,像是不打算再繼續調戲眼前的人。
“嗷,那他去哪兒了?”Bai壹臉疑惑地問。
“他嫌煩,就先下去吃飯了,壹會兒再上來。”Itt回答。
“煩什麽呀?”Bai不明白。
“我們站在門口聽妳們說了有好壹會兒,他懶得繼續聽,就先下樓去吃飯了,等回來讓我總結給他聽。”Itt說得壹臉坦然。
“臥槽!”這回輪到Fok臉紅了。
“妳還真是喜歡多管閑事。”Bai指責了壹句,但對方不為所動。
“本來也不想管,但事情牽扯到Bai就需要管壹下了。”Itt聳聳肩說道。
“那既然妳覺得不好意思,幹嘛還要開門進來?”Bai故意找茬反問。
“剛開始沒想要打斷妳們,但後來聽到了‘兩個人的事情’覺得煩,就想幹脆進來當個打狗棒好了。”
“那Pure的事情該怎麽辦?”這回輪到Itt認真的發問。
“就不怎麽辦。”Fok勉強回答。
“嗷!”Bai壹臉懵。
“我放下他不行嗎?”Fok輕聲說道,極力掩飾還是沒能藏住眼裏的悲傷。
“妳們倆真是夠了,妳和Pure都是!”Itt搖著頭壹副嫌棄的模樣。
“什麽呀?”這回輪到Fok壹臉懵。
“妳這邊不解釋,壹直纏著Bai。他那邊又不上心,兩邊都這樣不清不楚的,什麽時候才能好?”Itt坐在桌子對面抱怨。
“Fok!”Bai語氣認真。
“說。”
“所以妳喜歡Pure是嗎?”Bai想再壹次確認。
“….”
“如果妳需要我們幫忙,我們就會幫妳。”
“….”
“但如果妳還不確定,我們就不會插手,因為Pure也是我的朋友。”Bai趁著Fok仍然沈默不語,把話說清楚。
“嗯。”Fok應了壹聲。
“嗯那是什麽意思?”Itt追問,語氣嚴肅。
Itt想要確認Fok的想法並不奇怪,因為Pure是他最好的朋友。
“嗯,我喜歡他。”Fok憋了壹口氣才開口回答。
“Itt,妳覺得Pure怎麽想的?”Bai看到Fok明確了自己的心意,轉頭問另壹方的好朋友。
“我知道的和妳壹樣。”Itt回答。
“也就是說妳也覺得Pure表現得有點意思吧?”Bai繼續追問。
“我覺得是那樣。”Itt回答。
“等會兒,妳們說什麽?”Fok插進來問了壹句。
“Pure應該也對妳感興趣。”Bai轉過頭去回答。
“真的嗎?”Fok的臉微微泛紅。
“呃,妳是真傻還是裝傻呀?當時妳關心Bai的事情,Pure氣得把筆芯都摁斷了妳沒看到嗎?”Itt說完伸手指了指桌上Pure沒帶走的草稿紙,上面還有鉛筆的痕跡。
“我看他經常說變就變。”牙醫學院院之月緩緩開口。
“怎麽樣Itt,妳幫不幫?”Bai問坐在對面的人。Itt是Pure的朋友,如果他不想,自己也不會強迫他來幫助Fok。
“都行,但如果什麽時候Pure真的覺得不行,那到時候我再退出。”Itt說道。
“OK。”Bai應了壹句。
“這個Waan到底去哪兒了?還不回來,吃的什麽飯要吃這麽久。”Itt抱怨。
“呃呃,管他的,等用到了再叫他吧。”Bai回答道,仿佛對Waan的脾氣壹清二楚。
“怎麽辦呢?”Itt詢求意見,Fok還在靜靜聽著別人的建議。
“我們就用博弈論。”Bai笑得壹臉狡黠。
“博弈論是什麽?”Itt滿臉疑惑。
“我去,妳怎麽連博弈論都不知道?”Bai抱怨。
“Bai,我也不知道啊。”Fok輕聲附和。
“呃呃,那我就先簡單解釋壹下好了。”Bai說道。
“噢。”Itt接著應聲。
“其實現在Pure沒有必要做出選擇對吧?因為不管他有沒有別人,他都已經和Fok發生關系了。”Bai說得壹臉坦然。
“我沒…”Fok欲開口反對,最終卻難以啟齒。
“妳不用騙我,現在還有和他睡對吧?”Bai恢復正經。
“也就額….”Fok語塞。
“怎麽說?”Bai繼續追問。
“有時候也算意外。”Fok回答,臉逐漸泛紅。
“這就對了,如果妳壹直這樣,Pure就更不用做出選擇了,因為不管他有沒有別人,妳都會給他。”Bai像在解釋數學方程。
“那這個和妳說的博弈論又有什麽關系?”Itt問道。
“博弈論說的就是壹個人的決定,無論身處何種情形,人往往都會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獻計者開始解釋。
“啊。”Fok應了壹聲。
“所以現在Pure不需要選擇,因為他已經得到對自己而言的最大利益。”Bai繼續分析。
“那該怎麽辦?”Itt還是不明白。
“首先Fok要逼他做出選擇。”Bai繼續說道。
“哈?”Fok驚呼。
“妳要先從拒絕他開始,Fok,妳要讓他意識到如果想要得到妳,他必須認真。如果他不認真,妳就絕對不能順從他,這樣他之前的最大利益就不存在了,也就意味著如果他想要繼續和妳走下去,他就必須對妳認真,只選擇妳壹個人。”
“我…”Fok不知該說什麽。
“聽上去挺好玩的。”Itt笑著說,壹副看好戲的樣子。
“就這麽定了,如果他不對妳認真,Fok妳絕對不能對Pure心軟。”Bai嚴肅地作出最終總結。
咚咚咚…
“請進,門沒鎖。”
Bai還沒把話說完,來者就推門而入。這位工程學院的院之月熟練地開門進入房間,今天是星期天,但Itt約了到房間和自己壹起看書,本來昨天約了壹起到Waan的房間看書,結果基本都沒怎麽看,全忙著幫Fok出謀劃策了。
“好想好想Bai呀~”
正在喝水的Bai聽到Itt的話,水差點從鼻子裏噴出來。身穿休閑服的Itt甜蜜地向Bai打招呼,壹到只有兩個人的時候這人就開始沒完沒了。
“書看到哪兒了?”Bai無視他的話開口問道。
“看都看不懂,腦子裏都在想著Bai。”
Itt走到日式矮幾對面坐下,沒有絲毫要拿書看的意思,雙手托腮兩眼緊盯著Bai。
“搞笑。”
“我可不覺得搞笑。”Itt笑著說。
“那妳就趕緊拿書上來看,要是妳考了F就等著被我罵吧。”Bai邊說邊伸手去拿對方的包,想把包裏的資料拿出來放到桌上讓他開始看。
“就這樣先坐著看看Bai不行嗎?好不容易才能兩人單獨在壹塊兒。”Itt說著仿佛沒有看到對方拿出來擺著的資料。
“別來這套,我不是每天和妳壹起往返學校嗎?而且基本每頓飯都壹起吃,我見妳的次數比見鏡子裏的自己都多吧。”
Bai絮絮叨叨說個不停,剛開始還以為和他在壹起自己會有些不自在,但等他真的進入自己的生活才發現,自己非但沒有不自在,還感覺更舒適了。
“好嗎?反正有其他人在Bai不是也看不進去嗎?”Itt眼裏滿是愛意。
“那妳必須先保證回去後妳會自己看。”Bai說道。
“保證。”
話剛說完,Itt就輕松擡走橫在兩人之間的日式矮幾放到壹旁,剩下兩人面對面坐著。Itt慢慢傾身把頭靠到Bai的腿上,倆人的視線找尋著彼此,仿佛眼中有塊磁鐵在吸引著壹般。
“已經過了壹個星期了,有對Itt心軟壹些了嗎?”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微笑著問道。Bai用手輕輕撫摸著眼前人的臉,像是要證實眼前的壹切是真實發生的。
“要是再繼續多話,腿就不給躺了。”Bai玩笑似的開口。
“Itt不會同意的,Bai的腿這麽軟。”
Itt說起來像個舍不得玩具的孩子,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膝蓋,壹副不可能從這專屬枕頭上起來的模樣。Bai見狀伸手在Itt腦袋上壹通亂揉,把梳理整齊的頭發弄得亂七八糟。
“Itt,妳知道我之前喜歡了妳很久對嗎?”Bai也適當打開話題。
“Itt都是猜的,Bai沒有說過,Itt也不敢問。”
眼前自己曾經渴望的人擡手輕輕抓住自己正輕撫著他後背的手放到他的胸口。
“妳之前在公交車上幫我擋過小混混,不過妳可能不記得了。”Bai開始緩緩講述。
“嗯?”躺在腿上的人疑惑著回應,眉頭壹皺。
“當時我躲開司機偷偷坐公交回家,不巧碰到小混混以為我是他們對手學校的學生,所以就來打我,還好有妳幫了我。”
“完全不記得了。”
“學校的校草怎麽會記得壹個剛轉學來的新人呢?對吧?”
Bai笑著說道,用另壹只尚且自由的手輕輕撫上腿上人的眉心,緊皺的眉頭隨著自己指尖的觸碰開始慢慢舒展。
“這麽說來Itt已經錯過了最佳機會了是嗎?”眼前的人開口問道。
“妳現在不是還躺在我腿上嗎?妳是不是忘了什麽?”Bai反問。
“嗯,真的好幸福哦。”Itt邊說邊把胸口握住的手往裏壓了壓。
“嗯。”Bai簡短地回應,沒有多說什麽。
“不想等到三十天了,想今天開始就讓Bai做我的男朋友。”躺在腿上的人輕輕捏了捏握住的手微笑著說,看向自己的眼睛愛意滿滿。
“多事!”Bai打破對方的願望,嘴角的弧度輕輕揚起。
“隨口壹說而已,不會停的,否則Bai又該說我連這點承諾都遵守不了,未來又怎麽照顧Bai。”
“做不到幹嘛還自己求著要?”Bai伸手覆上眼前人高聳的鼻梁,壹臉嫌棄。
“謔,Bai知道Itt那天約Bai去活動室見面,要鼓起多大的勇氣?”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Bai故意打趣道。
“完了,我愛上了壹個狠心的人,要我怎麽辦呢?”Itt接話繼續這個玩笑,臉上是大大的笑容。
“就別愛了唄,反正沒人管。”Bai繼續開玩笑,尚且自由的那只手在這位工程學院院之月的鎖骨附近流連。
“Bai!!”躺在腿上的人伸出另壹只手制止那只壹直擾亂自己心神的手。
“怎麽了?”
“Bai這樣Itt身上正在…著火哦。”Itt故意加重“火”這個字眼。
“那是妳的事,又不是我的事。”Bai故意說道,想要掙脫剛剛被禁錮的手。
“現在還是Itt的事,但火要是繼續燒,也會變成Bai的事哦。”Itt邊說邊把視線轉向Bai,眼神意味深長。Bai雙頰的溫度再壹次敗給了這雙眼睛。
“Ohm姐有打來電話嗎?”Bai見話題走向有些失控,轉口問道。
“Ohm?”腿上的人再壹次確認問題。
“就是星月大賽時遇到的那個俱樂部主席啊。”Bai柔聲回答。
“沒有啊,她打給Bai了嗎?”Itt邊問邊抓住對方的手放到頸邊。
“嗯,她說今年的學校開放日要邀請星月大賽的冠亞季軍上臺表演,所以我想她是不是也打給妳了。”Bai接著說。
“還沒呢,估計是我這個亞軍沒有Bai這個冠軍重要吧。”Itt嘴上說著委屈,眼睛卻亮晶晶的。
“妳這嘴!!”校之月開口威懾。
“想嘗壹嘗嗎?”Itt抓起Bai的手貼上自己的嘴唇。
“嘿!!!!”
Bai發現自己轉移話題的努力功虧壹簣,有些生氣的驚呼壹聲,白凈的手報復性地就著捏了捏惹事的嘴。
“妳好!”
考前最後壹周伊始的早晨,Bai坐在食堂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擡頭壹看正是帥氣的牙醫學院院之月。雖然今天他的臉色看上去明顯有些糟糕,但還是無法遮擋他的帥氣。今天他不知道發什麽神經,做了個帥帥的發型,女生的視線從他走進食堂開始就壹直盯在他身上。
“眉頭緊鎖啊妳。”Bai開口打招呼。
“嗯,有點煩。”Fok邊說邊在餐桌旁邊坐下。今早工程學院在本院上課,Itt壹吃完飯就先趕過去了,因為接近考試,再遲到可能內容就跟不上了。至於Waan應該是堵在路上了,像這樣周壹的早晨,他都是從家裏回來,而不是像往常壹樣從宿舍出來。
“煩什麽呢?”Bai問道
“不就那件事。”Fok抱怨出口,而Bai的視線卻看向壹群正在偷瞄Fok的女生,等Bai壹看過去她們就紛紛回避視線。Bai回頭仔細觀察Fok的臉,今天的Fok到底怎麽了?怎麽就頭戴光環成女生的特別關註了?
“妳沒有刮胡子嗎”Bai發現Fok臉上的區別,原來是沒有刮胡子,臉上已經冒出壹些胡茬。但這並沒有讓他的臉看起來不幹凈,只是比Fok曾經青澀小弟的形象更嚴肅壹些,今天完全就是白面小生,頭發整齊利落,微微冒出的胡茬性感得剛剛好。
“呃,完全給忘了。”Fok伸手摸了摸臉頰才回答,壹副剛知情的樣子。
“像這樣也很帥,女生都在看妳呢。”Bai笑著打趣道。
“現在變心來不及了,別壹會兒Itt來踹死我,哈哈哈…”
“Fok!”
聲音從Bai身後傳來,Bai轉身壹看,正是Pure。今天他新剪了頭發,把之前的三七分剪短了,中間墊高,兩側剃短。頭發用了發膠固定造型,與兩側剃短的頭發相稱,露出耳朵上的十字耳釘。Fok的新造型帥氣十足,Pure的也不相上下。
“妳好!”Fok擡頭看了Pure壹眼,禮貌回應後繼續低頭看手機。
“發的消息為什麽不回?”Pure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生氣。
“沒有玩LINE。”Fok繼續低著頭回答。
“妳不是還在臉書上上傳了位置動態。”
Pure不滿的情緒暴露無遺,Bai想要逃離眼前的情形,這種時候自己真的很需要Itt出現解救壹下,可恰巧他現在沒在這裏。
“嗷,我玩的是臉書,沒有玩LINE。”
Fok擡頭回答,語氣不像自己認識的Fok。今天的Fok不似往常那樣笑咪樂呵的,他看上去有點生氣,說話帶刺,比平時刻薄了許多。說實話要是Fok偶爾成為這樣的人,也沒什麽。但不該是現在面對Pure的時候,因為Pure平時就是急性子,加上現在看到Fok壓根不在乎自己,現在的Pure看上去完全就成了易爆燃料,壹點就著。
“去外面和我說清楚。”Pure邊說邊伸手抓住Fok的手臂,像是要把他從座位上拉起來。這位Itt的摯友仿佛到了忍耐極限,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想把人拉出去找個更安靜的地方。
“夠了Pure,要是妳繼續這樣我就退出好了,繼續僵持下去對誰都沒好處。”
Fok冷靜認真地開口,將秘密深藏於心。要不是自己知曉內情,Bai自己都快相信Fok話中所說的“這樣”指的就是火爆脾氣。但自從上周六這人當著自己的面哭了壹場,Bai覺得自己能明白這裏的“這樣”到底意味著什麽。
“去外面說清楚。”
Pure拒絕回應,但堅持要眼前的人出去外面私下說清楚。Pure沒有使用暴力強迫Fok,但就從他不願意松開Fok的手臂來看,他還是通過肢體接觸充分表達了自己的意願。
“妳現在就放開Fok!”
聲音從Pure和Fok的身後傳來,語氣冰冷卻堅決。說話的人就在Bai的面前,但自己並不認識他。Bai壹臉疑惑地看著說話的人,眼前的人身穿印著國家壹級國際醫院徽章的白大褂,襯衣整齊幹凈,壹看著裝就知道已經工作了。臉尖尖的,皮膚白得讓周圍的人感到耀眼。Fok在聽到的瞬間轉身看向聲源,被嚇得驚呼壹聲:
“Feyot!”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29篇到這裏了,等會等會,這是幾角戀的節奏,哈哈,現在的學生們都這麽可愛的嗎,老阿姨我壹臉姨母笑!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8章-壹不小心跟他發生了關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