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30章-我受夠妳床伴的身份了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7章-不要再在我這樣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30篇,what,pure居然退出去了,what!我的媽呀!好氣,好氣!

房門

Fok雙唇緊閉,壹臉陰郁。
“Fok!!”
Pure盯著他喊了壹句,視線慢慢在Fok和這位剛到的人之間遊走,眼神裏抱怨意味十足。
Fok煩躁地想要說什麼卻無從開口。
他側頭看過去,視線碰上剛來的人凝重的眼神,對方仿佛從眼神就傳遞出堅決的命令,Fok只能大口呼吸緩解壓力。Pure緩緩放開緊抓著Fok手臂的手,最終轉身離開。
“Feyot,怎麼了?”Fok轉身詢問身著全套工作服的人,壹臉疑惑。
“妳和我說的就是他是吧?”來者走近坐到Fok身旁開口反問。Fok掃視了食堂壹圈,發現很多人都在看向他們這邊,剛才的畫面估計夠他們發揮想象的了。
“呃。”Fok煩躁的應聲。
“妳好!”Bai的聲音從桌子的對面響起。
“Feyot,這是我朋友Bai,就讀於醫學院。”Fok率先開口介紹朋友。
“妳好!”來者微笑著問好。
“Bai,這是我哥,是醫院的藥劑師。”Fok介紹道。
“哈?”Bai迷惑的回應。
“呃,就是我哥,實打實的親哥。”
Fok接著說,Feyot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Bai的臉上閃過壹瞬間的疑惑,轉而又恢復正常。
“來幹嘛呀?”Fok問身旁淡定坐著的親哥,看那樣子沒有要起身離開的意思。
“妳把資料忘在家裏了,這星期不是不回家嗎?我就給妳送過來,以防萬壹用的到。”
Feyot遞過手中的資料,Fok這才註意到原來他手裏壹直拿著,Fok伸手接過輕聲道謝。什麼時候忘了不好,偏偏今天忘了,讓他送過來逮個正著。Fok努力表現出自己沒有再喜歡Bai的樣子,還讓Itt向Pure透露自己已經知曉Bai和Itt的事情。按計劃接下來自己只需要狠下心,等對方忍受不了自己對他的無視,主動為了自己做出選擇就可以了。
但就剛剛的情形來看,自己的計劃估計是泡湯了。Pure剛剛看到Feyot時怨憤的眼神也讓Fok意識到,兩人之間的距離並沒有拉近,只是把之前矛盾的源頭“Bai”換成了“Feyot”而已。
“Pure的事情怎麼樣了?”Fok成功把親哥趕去上班後,Bai第壹時間開口問道。
“從那天之後他就壹直發消息給我。”也就是自己靠在眼前人的肩膀哭了壹場的那天。
“那妳怎麼做了?”Bai繼續問。
“就不做什麼,就像妳說的那樣不回也不聊。我周六晚上就回家了,就是為了防止他來宿舍找到我。”Fok回答。
“他發消息讓妳去找他嗎?”Bai擔心對方介懷,放低了聲音。
“差不多那個意思吧。”
Fok有些激動地說著,自從那壹夜發生關系之後,兩人還是斷斷續續有擦槍走火,Pure就像會讓人上癮,壹碰就再難戒掉。壹聽到他的聲音,看到那雙眼睛,自己的堅決就壹次又壹次地被擊垮。越想越覺得自己可悲,Fok側過臉不想讓眼前的Bai看出自己眼中藏不住的難過。
“妳說他會不會誤解妳和妳哥?”
Bai開口問道。自從那天自己失戀和Bai坦白之後,Bai壹直就以妳我相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Fok覺得自己和Bai的關系更親近了。
“能不會嗎?”Fok煩躁著回答。
“沒事,等我之後暗示他壹下,但要先找到機會。”
“嗯。”
“先別忙著難過了,計劃才剛開始,多些耐心啊朋友。”Bai醫生微笑著安慰道。
“我都想放棄了。”Fok氣餒道。
“別急呀,他吃妳的醋,說明他對妳還是有幾分情意的呀。”
“如果真是那樣就好了,我就怕他只是惡狗護食。”Fok說完轉頭看向食堂外面,任憑思緒隨風飄遠。
“今晚Gun約了在學校旁邊的酒吧慶生,Pure和Itt都去,妳去不去?到時候我叫Itt喊妳坐壹起,Gun妳在領導營也見過了,人不討厭的。”Bai開始出謀劃策。
“這樣好嗎?我覺得我有點累了,Bai,可能我這種人就是不適合和他那樣的人吧。”
Fok灰心喪氣,自己和他就像兩個世界的人,今天可能可以勉強在壹起,那未來呢?兩人之間像這樣天差地別的關系又能有多遠?
“妳自己考慮考慮。”
“….”
“….”
“嗯,我去也行,告訴我該怎麼做。”
Fok最終作出決定,看到Bai和Itt壹直在努力幫忙,Fok也想再試壹次,如果還是不行,自己就親手放他走。
“嗷,Fok,妳來這兒幹什麼呢?”
伴隨著酒吧嘈雜的音樂聲,Fok聽到熟悉的聲音,Itt在距離舞臺不遠處的桌邊跟自己打招呼。Itt約了讓自己獨自壹人到吧臺喝酒解悶,之後他會找機會拉自己過去坐壹桌。Fok假裝面露驚訝,微微側目就看到了那個讓自己快發瘋的人,對方耳朵上依然帶著自己熟悉的十字耳釘。
“嗷,Itt妳呢?我想自己來喝點酒,最近考試有點煩。”
Fok全程跟著劇本走。Pure拿起桌上的酒杯晃了晃,微微瞟了壹眼他們之後恢復壹副若無其事的樣子。Fok看到他的舉動恨不得立刻就轉身離開酒吧。
“嗨,Fok,今天我生日,我請壹瓶酒,超出的均攤,怎麼樣?感興趣壹起嗎?”
Gun——工程學院壹年級主席友好的發出邀請,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桌上還坐了自己不認識的三個人。
“好啊。”
Fok簡單答應,走向桌子打算加入他們。Itt挪了挪身子,在自己和Pure之間空出壹個位置。Pure就這樣看著Fok,並未開口打招呼,Fok走到空出的位置上坐下,壹樣不和對方說話。
“幹杯!!!!”
Fok的聲音和桌上其他六個人混雜在壹起: Gun——今天的壽星,Itt——自己的上壹個情敵,Pure——不知道,不做釋義,因為他那張臉太討厭,還有自己不認識的Gun的三個工程學院的朋友。剩下自己——壹個不知道怎麼就坐到工程學院桌上的牙醫學院的學生。
“我叫Fok吶。”Fok舉杯自我介紹,拿起琥珀色的酒開始喝。杯子裏的酒度數很低,Itt已經幫自己調過了,他不想讓計劃因為自己喝醉而泡湯。
“我是Jet。”
對方舉杯輕碰同時自我介紹。Jet長得還算不錯,沒有太帥,但幹凈清爽,是個把自己照顧得很好的大學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周圍都是像Itt、Pure、Waan、Bai這樣的帥哥的緣故,現在自己看別人都很難覺得帥氣了。哪怕現在看向Jet,Pure也還是出現在視線範圍內,因為他坐在橫在自己和Jet之間的沙發的最邊上。
“讀的牙醫是嗎?”
看他笑著沒什麼回應,Jet順勢接著問道。Fok聽到對方在問自己,轉身準備回應,可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Jet,而是Pure那張郁結的臉。
“是的,妳怎麼知道的呢?”
Fok說著好奇地低頭看看身上穿的衣服,他回去換了身自己的衣服,因為Itt囑咐要穿的帥氣些好讓Pure覺得可惜,既然如此,Fok幹脆開車回宿舍換了貼身的T恤和窄腿褲,梳了個新發型,還把胡子給刮了。其實自己也想打扮的比現在更帥壹些,但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更帥,唯壹能想到的就是重新做了壹下發型。
“當然知道了,Fok是牙醫學院的院之月,星月大賽那天那個浪漫短故事的作者。”對方臉上綻放大大的笑容回答道。
“噢。”Fok這才反應過來。
“星月大賽那天我可是給Fok加油的,Itt我都不給他加油,因為實在是看厭了他那張臉。”
“喔~那太謝謝妳了。”
“Fok的酒沒了,我來給妳調吧,我可是工程學院調酒壹把手呢。”
Jet伸手過來想要拿走自己的酒杯,Fok向Itt發出求救的眼神,結果Itt正和旁邊的Gun聊得正嗨。Fok別無選擇,只能將杯子禮貌性的遞給對方。
“謝謝妳。”
Fok拿回酒杯嘬了壹口,發現Jet調的酒度數很高,Fok不知道對方是故意調成這樣,還是工程學院的都喜歡這樣喝。可還不等Fok細想太多,對方就過來碰杯示意自己幹杯。
“我來喝!”
坐在兩人中間壹直沈默不語的人熟練地伸手拿走自己手中那杯Jet調的酒,Pure和Jet碰杯後壹口幹了那杯酒,就像剛進來時自己和Jet喝的第壹杯那樣。
Pure…
“Pure,我給Fok調的,不是給妳的。”
Jet看Pure壹把搶過自己手中的酒壹飲而盡,大聲強調了壹遍。Fok轉頭看向始作俑者,對方表情並沒什麼改變,壹臉坦然地把只剩冰塊的酒杯遞回到自己手中。
“他壹個人來的,不要讓他喝了,不然壹會兒沒辦法開車回去。”Pure解釋道。
“要是他喝醉了,我開車送他也行,反正我又不會喝醉。”Jet緊接著開口,語氣有些生氣。
“妳到底怎麼了?Pure。”Jet抱怨。
“不用妳管。”Pure淡定地回答。
“Fok快考試了沒?”Jet發現無法和Pure溝通,轉頭問自己。
“他不是說因為考試的事情心煩才來喝酒,如果不是臨近考試,他煩什麼?”
回答的話並沒有出自自己的口中,而是來自坐在自己和Jet兩人中間的Pure。Pure的回答有些敵意,但臉上卻依然從容淡定。Fok吞了吞口水,擔心坐在身旁的人暴跳如雷。
“我在問Fok。”Jet再壹次迂回。
“我想替他回答。”Pure也絕不認輸。
“Jet,要加點什麼下酒菜嗎?我要點些炸雞,這家店味道還不錯。”
Fok伸手扯了扯旁邊Itt的衣服尋求幫助,Itt轉身看了眼就明白了當下的形勢,這位工程學院院之月只好強勢插入問了壹句。
“呃,我也不知道啊。”Jet轉頭回答Itt的問題,壹臉茫然。
“我想要點炸拌拼盤,妳吃嗎?不然壹會兒點了吃不完。”Itt淡定地繼續詢問,假裝不知道這奇怪的氛圍都是Pure的手筆。
“呃呃,點就點吧,壹會兒大家壹起吃。”Jet回答。
100% PURE:回去
褲兜裏只開了震動的手機震了壹下,好像有人發消息過來。Fok從褲兜裏拿出手機,看到綠色的聊天程序有人發來消息。發消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黑著臉坐在自己旁邊的人類。
100% PURE:回去
Fok並不在意發來的第壹條消息,只是透過手機鎖屏看了眼信息就把手機揣回了褲兜。沒過壹會兒,手機又再次震動。Fok拿出手機,看到的是相同的人發來同樣的信息。
100% PURE:回去
Pure看Fok並不在意,第三次發來信息。Fok側頭看了看對方的臉,壹臉疑惑卻並未開口說話。他壓根就沒想著要對自己認真,那還來和自己扯些什麼?
“Gun,我先回去了,明天還有課。快考試了,不想缺席,否則就跟不上了。”
Fok最終決定向壽星說明。其實自己沒有要順從Pure的意思,但要壹直坐在這樣的黑臉旁邊,自己只會自討沒趣。
“嗯,那妳快回去休息吧,妳們學院學業應該很重。”Gun簡單地說。
“祝妳好運!”
Fok從沙發上起身,向桌上的朋友招手示意自己先行離開。自己只喝了壹杯而已,而且那杯還是Itt給調得很淡的,開車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也回去了。”Pure也起身,壹副要跟著自己出門的樣子。
“嗷!Pure!幹嘛這麼快回去?”Fok不認識的其中壹位朋友開口問道。
“困。”Pure簡短回應。
“妳困?Pure,現在可是才晚上十點,平時妳什麼時候在淩晨兩點之前睡過?”Gun也質疑道。
“呃,昨晚我沒睡。”
Pure丟下這句就緊跟在自己身後出來,明明並未獲得自己的允許,他也該提前說壹聲要蹭車回宿舍。但Fok不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和他爭論不休,反正最終自己應該也擋不住他。
兩人就這樣沈默著走到Fok的車旁。Fok心累地偷瞄了壹眼對方。雖說自己對Bai和Pure的感覺都是喜歡,但卻大不相同。
Bai對自己壹直很清晰明了,直來直往,會告訴自己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最重要的是,Bai壹直尊重自己對他表達出的感情,所以自己才能全心全意的追求他而沒有後顧之憂。雖然最後得到的答復是拒絕,但至少也讓自己明白自己的付出是有價值的。
但和Pure卻是截然相反。他們之間的關系不是從感覺開始,而是從身體開始。可以肯定的是,那壹夜所發生的事情絕不是失誤,而是雙方的心甘情願。但那天之後,壹切都變得不再明朗。有時他也會表現出吃醋的樣子,但有時候又完全不在意。更重要的是,他身邊的女生都不帶重復的。而自己呢?又是身處怎樣的地位?
“有什麼就說吧。”等兩人都坐上了車,Fok率先開口。
“沒什麼。”坐在副駕駛上的人回答。
“早上不是要和我說清楚嗎?現在我準備好了,說吧。”Fok作出決定:自己應該像Bai所說的那樣,再試壹次,如果真的不行,自己也好和他告別。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Pure開口詢問。
“妳讓我以什麼身份接呢?”Fok回問,像是心底早已有了答案。
“…”
“…”
“就以Fok的身份啊。”Pure沈默了壹會兒開口回答。
“妳口中的Fok是不是就是床伴?”Fok追問,語氣滿是悲傷。
“…”
“我受夠妳床伴的身份了,Pure。”Fok見對方壹直沈默不語,繼續說道。
“…”
“我承認和妳的第壹次我很幸福,我想著那只是身體上發生關系,妳幸福,我也幸福,大家就雙贏。”
“…”
“但現在我覺得它變了。”Fok繼續說,Pure繼續閉口不言。
“…”
“我覺得現在的我並不幸福。”Fok再次強調。
“為什麼?”Pure輕聲說道。
“妳有想過嗎?我和妳做了之後,妳離開我的房間,我看到鏡子裏的自己是什麼感覺。”
對!Fok討厭自己每次都成為眼前人發泄欲望的工具,恨自己只是壹個沒有靈魂的空殼。
“我傷害妳這麼深嗎?”對方沈思著開口。
“妳沒有傷害我,是我傷害了我自己。”
開車的人發動車子準備帶車上的人離開停車場,汽車發出器械運轉的聲音。車內壹片寂靜,只剩下空調輕輕運作的聲音。車上壹人聚精會神的盯著前方的道路,另壹人則透過車窗眺望遠方的天空。
還沒等手表上的秒針走完20圈,汽車就帶著兩人抵達了彼此都熟悉的Fok的宿舍樓。Fok把車子熄火,沈默著走下車,對方也做出相同的舉動。Fok靜靜的走向宿舍樓入口,回頭就看到自己熟悉的紋身的主人就緊跟在身後。Fok沒有開口詢問對方到底需要什麼,決定就這樣互不提問的走回房間。
“好運!”
Fok打開房門走進房間,向送自己到房間門口的對方道別,準備關門。
“等等。”眼前的人用力伸手擋住,不讓自己關門。
“怎麼了?”Fok開口問道。
“…”Pure不說話,用力推著房門,想要進到房內。
“夠了,Pure!”Fok也用力抵住房門,不讓對方進入自己的房間。
“為什麼?”Pure開口問道。
“我不想再身處這樣過夜的關系。”Fok說著,難掩悲傷。
“…”
“Pure。”Fok沈默了壹會兒,重新開口。
“…”
“我喜歡妳。但是…”Fok繼續說。
“但是…”Pure重復道。
“但是我也不能壹輩子都當妳的床伴。”Fok最終鼓起勇氣說出口。
“那妳要我怎麼做?”
“如果妳還想再進這個房間,妳就要走進我的世界,和我重新開始,像壹切應該發展的那樣。”
“妳是說要和我交往?做我的男朋友?”
“差不多那樣吧。如果妳還想要進這扇門。”
那雙自己已經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眼睛,傳遞著自己難以理解的意味。自己親吻過的粉紅嘴唇,擁抱過的寬厚肩膀,牽過的雙手,撫摸過的胸膛。壹切都還在自己的記憶裏清晰顯現,不曾淡去。
自己課桌和床榻上的朋友並沒有開口說話。
Pure沈重地慢慢後退,十字耳釘的主人最終松開緊抓著房門的手,不再努力闖入自己的世界。
自己熟悉的手,最終抓住房門的把手,然後關上了自己房間的門。眼前的舉動勝過千言萬語的解釋。
他離開了。
而且帶著自己的心壹起離開。
關門的聲音仿佛宣告著兩人關系的破裂。
沒有了,那對自己眼熟的十字耳釘。
他關上了自己世界的門離開,就像自己也選擇離開他來過的世界。
那扇門關上的聲音尖銳的撕碎了自己的心。
結束了。
壹切的壹切真的都結束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30篇到這裏了,好了Pure這是要挑戰vee渣男的地位嗎?但顯然,他比vee渣多了,可憐的fok,以後不要原諒他了!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9章-要做選擇了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