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32章-我已準備好和妳重新開始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15章-緊緊依偎在壹起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32篇,pure就這樣回頭了嗎,fok妳可不能輕易低頭啊,可是戀愛中的男男,理智是沒有的,不是嗎!

Panthun的信用卡

Fok脫了鞋之後,心滿意足地光腳踩在了沙灘上。
他擡起頭看著天空,看著那藍天漸漸漆黑,只覺得渾身都輕松了不少,他此時正在普吉島的壹片沙灘上,剛壹考完試他便從原來的世界裏逃離了出來,要說是為了逃避問題也不為過,但如果這個時候逃避問題能讓他感到好受些的話,那他應該還是會選擇這樣做的。
“等壹會兒考完試我就直接回去了,不用等我。”早上考試之前,Fok便和Bai提前打了招呼。
“啊噢,妳去哪兒啊?考試完當然要跟我們壹起去慶祝啦。”出聲回復他的人並不是Bai,而是坐在桌子的另壹邊的Waan。
“我想出去旅遊散散心,心裏很煩。”他懶得解釋,敷衍地回了壹句。
“呃。”
Bai沒有出聲,Fok在前幾分鐘才剛拿了Bai的信用卡支付了酒店的費用,他做出壹副了然於心的樣子,沒有多說些什麽。
“什麽嘛,那妳就先跟我們吃頓飯,吃完飯再走嘛,要放好幾天的假呢,妳這麽急幹嘛?”Waan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嘴裏嘰裏咕嚕的說了壹通。
“我已經訂了下午三點的機票,考完試就得出發了,要不然會趕不上飛機的。”他直接說道。
“臥槽,妳至於逃到那麽遠的地方去旅遊嗎?”Waan有些吃驚地問他。
“呃,我心裏悶得慌,想換換環境,回來之後才能更有活力。”Fok回復。
“那妳要去哪兒啊?”Waan接著問。
“我回來之後再跟妳說哈。”Fok兜了個圈子,沒有直接回答。
“妳連這個都要保密嗎?!”Waan不滿地吐槽。
“我只想從原來的世界,所有的事情中逃離出來。”
在過去的壹個星期裏,Fok只能說備受煎熬,不僅有感情帶給他的痛苦還有考試帶給他的折磨,此時再回頭看看,他簡直不敢相信當時他是怎麽熬過來的。
Bai回去之後的那個夜晚,Fok就已經想好要收拾東西回家住了,他已經沒有勇氣再望向那扇門了。這扇門意味著他在感情上輸得壹塌糊塗,就像在壹遍壹遍的告訴他那個人不會再走進來了,他只要壹看到門,他曾經擁抱過的,那人的身體的畫面就不自覺地浮現在眼前。他心裏已經下定決心要從這棟公寓裏搬出去,因為他想那個十字架耳釘的主人要想瘋了。
就這樣,將近十天他都是每天開車在家和學校之間來回,也沒有再回過公寓。
即使每天都要在路上花費三個小時,但至少能讓Fok不再陷入哭泣,也不再無止境地想念Pure了。而且幸運的是,Bai壹直在他身邊幫助他,每次他要陷入悲傷的情緒中的時候,Bai就會拉著他去看書,還有Waan也會故意說些好笑的事情吸引他註意力逗他開心,而Itt卻消失的沒影,估計是跟Pure壹起復習去了,整個考試期間,他都沒怎麽見過這倆人。
好端端的,在考最後壹門科目之前,他就突然生出了想要逃去壹個很遠的地方旅遊的想法。
Fok反復想了想,覺得去壹個很遠的地方旅遊散散心沒準兒可以遠離這些糟糕的事情讓他從負面情緒中走出來,等旅遊回來之後,他應該會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那扇門了吧。
這壹次的旅行,Bai給予了極大的幫助。(幫到這份兒上了,就算讓他叫聲爸爸也不為過。)
他想要坐飛機去旅行是因為他想離原來的世界離得越遠越好,所以他訂了下午三點的機票,也就是說他考完試就得直接坐上出租車來到機場,壹開始他觀望了好幾個目的地,有清邁,甲米,但最後他還是選了普吉島。
當時就在最後壹場考試的考場門前,選好之後他就立馬訂了酒店,但問題來了,他訂的那個酒店需要用信用卡提前支付定金,但他又沒有信用卡,Bai就把信用卡借給了他先付了定金。
“我來辦理入住。”
他對著酒店前臺說話的時候也壹並把身份證遞了過去,在來酒店辦理入住之前他先去附近的沙灘上走了壹會兒,他坐下午的航班過來的,等他走到酒店來的時候天空已經開始黑了。他住的這家酒店坐落在普吉島上的壹個半島上,每個房間都位於山坡上,從房間裏往外望去可以看到很漂亮的景色,而且私密性也很好,就是離市裏或者比較著名的海灘遠了些,所以他落地之後就先在沙灘上散了壹會兒步才搭車來到了酒店。
“請問是用Panthun Wonworawech先生的信用卡訂的房間,對嗎?”
酒店工作人員的聲音終於響起。就在他把身份證遞過去等待了將近十分鐘之後,酒店服務人員這才說出Bai的名字跟他核對。
“嗯?”他擡高音量,有些不解地表示疑問。
“Panthun Wonworawech先生是酒店和銀行之間聯合品牌信用卡的VIP客戶,所以我們會提供特殊待遇,幫忙在這個地方簽壹下字吧。”
話落,酒店人員便遞給了他壹個小文件,他目光隨著那人的動作移了過去,停在了酒店特權的那份文件上,文件的首行寫著Bai的名字,再往下便是關於酒店特殊待遇的壹些細節,還有空著的簽名處。Fok看見享受這些權利不必支付額外費用,但他不太敢確定,如果這些特權有次數限制的話,就算是免費的他也不敢收啊,要是下次Bai再來的話,Bai是不是就不能行使特權了啊。
“這個需不需要支付額外費用啊?我只是借的朋友的信用卡訂的,不用使用特權也可以的。”Fok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回答。
“這個特權是不需要支付額外費用的,而且這些是沒有限制次數的,簽署了特權書之後不會對以後的入住產生任何影響的,下次還是可以繼續享受特權的。”酒店人員壹邊指著卡片上寫的細節壹邊向他解釋著。
“確定不會有額外費用發送到卡主的信用卡上讓他支付嗎?”他還是有些不確定,又問了壹遍。
“絕對沒有的,這本身就是信用卡VIP客戶的特權。”對方說著拿筆在紙上圈了壹行字跟他確認說確實不需要再支付其他費用了。
“那特權裏都包含些什麽呢?”他問道。
“顧客可以享受到兩份免費飲料,兩份早餐,從大床房升級到特大床,還會享受到酒店的壹日導遊服務。”酒店工作人員跟他介紹著,然後用筆在文件上把特權服務都標示了出來。
“壹日遊的話,請問是去哪裏呢?”Fok接著問道。
“壹日遊的地點是根據季節而不斷變化的,這壹次是乘遊艇旅行,可以欣賞到大海的景色還可以在船上享受晚餐,這次旅行是團體遊,現在已經有五名顧客買了這項服務,如果您對這次的旅行有興趣的話,將會成為我們的第六位乘客。”
“團體遊?”
“這個旅行其實是需要額外購買的,但如果是VIP客戶的話將可免費享受這項服務,現在銷售處那邊已經有五位顧客買了這個遊艇行,但您可以放心,這個遊艇很大而且是私密性很好,晚餐也是分桌吃的。”
Fok沒有了其他疑問便向工作人員道了謝,然後在特權書上簽了字,這次回去他要重新正視壹下Bai了,光是壹個信用卡都能享受到那麽多特權,Waan還老是打趣說Bai是富家公子的話真的不是空穴來風啊。
這位少年就這樣花了第壹個夜晚從原來的世界中逃離了出來。
他的房間非常漂亮,打開窗戶便能看到壹望無際的大海,Fok躺在床上欣賞著這美麗的夜色,困意漸漸襲來,但是這深沈的大海還是不能遏制住他內心深處依舊想著某人的心思。
星期五的時候,Fok在沙灘上玩了壹整天。
很幸運的是,他訂的這個酒店為客戶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他可以不用自己出去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前往沙灘上,酒店會提供往返於海灘的接送服務。他在沙灘上散步,找吃的,拍照,遠離社交網絡,忘掉所有的事情,只覺得渾身愜意。
Fok壹大早就起來了,就是為了去吃普吉島上有名的點心。
他早上七點就乘坐酒店的班車到了點心店前,他感受到了不曾熟悉的南方氛圍,他點了三樣點心和壹杯熱茶,找了個空桌坐下看著從店前走過的路人,就這樣呆呆地坐著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也是讓人舒心極了。
他把手機拿出來想要拍張照,所有的消息提醒都被他關閉了,自從來到這裏之後他還沒有開過漫遊數據,手機也打開了勿擾模式,想要給他打電話聯系他的話需要撥打兩次他才能接到。
自從那天之後,Pure也聯系過他,但他從來沒有回復過。
發信息給他,他也沒有看,打電話給他,他也沒有接。如果Pure用別的電話號碼打來,他接了之後知道是Pure就會立馬掛斷,他沒有想要無理取鬧到絕交不再來往的地步,但他也需要些時間,壹些可以不再那麽在意那個人的時間,Fok深知這個時候的自己還沒有強大到可以聽到那人的消息而內心毫無波瀾的地步。
昨晚考完試之後,Pure就壹直不停的給他打電話,而且信息也是連番轟炸了過來,但他沒有回復,那邊便沒了動靜。直到現在他也沒有再收到來自那個人的消息了。
這樣也好。
他理解Pure。
他也理解自己。
這樣也好。
Pure有他的人生。
他也有他自己的人生。
這樣也好。
這樣結束也挺好。
終有壹天,
他會做到像從前那樣,再見面還是好朋友。
有時候可能就像是Bai說的那樣,
他也會有重新翻開新的篇章的那天。
Fok將目光從前方的海上收回,被手機上的來電吸引了註意力。
他心猛地壹頓,那人的臉龐便浮現在腦海裏,等他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才意識到不是那人,來電的不是別人,而是他的哥哥,他這麽費勁才來到這個地方就是不想被外界所打擾,但看現在這樣,這人完全不配合啊。
(Fok!)電話的另壹頭在電話接通的那壹秒立刻喊道。
“什麽事啊,Fiat?妳小聲點兒,我聽得見。”Fok輕聲回話。
(妳在哪呢?考試完了怎麽不回家啊?)電話那邊的人降低了音量,但聽著還是有些焦急的樣子。
“出來玩了。”
(去哪兒玩了啊?)
“就…在這附近周圈。”他敷衍答道,他不想聽他哥吐槽了。
(去哪兒啊?)對方不停地追問。
“呃…普吉島。”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坦白。
(哈?!妳家在清邁,妳跑去普吉島而不是回家?)他哥聽到他的回答之後又是壹頓吐槽。
“好啦,好不容易出來玩壹次嘛。”他回答。
(是因為那個人的事兒吧?)電話那頭問道。
“嗯,差不多。”
(那妳跟誰壹起去的啊?)Fiat接著問他。
“…”
(到底跟誰去的?)對方催促道。
“壹個人來的。”他還是吐露了實話。
(Fok!為什麽不跟朋友壹起去?壹個人去很危險的妳知道嗎?)電話那頭又開始了壹頓嘮叨。
“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妳不用擔心我,我知道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他向對方保證著。
(現在都學會頂嘴了啊?)他哥哥又要開始吐槽。
“Fiat,我已經大壹了,我真的可以照顧好自己。”
(那妳每天都要給我打個電話報備壹下,知道了嗎?)對方命令他道。
“…”
(知道了嗎?)對方催促他回答。
“也行。”他最後還是退讓了壹步。
(嗯,好好照顧自己,玩完記得趕緊回來,這次回來之後別再哭唧唧了。)
“妳別再拿我當小孩子看待了。”他忍不住吐槽。
(那妳像不像孩子啊?)他哥哥也不服輸地懟了回去。
“不像,我已經要二十歲了。”
(是嗎?Fok,只有小孩子失戀之後才會躲到別的地方去療傷。)Fiat打擊他道。
“只是來旅遊的。”
(那妳發誓。)對方用激將法激他。
“呃,不跟妳說了,話真多,先這樣啊,掛了。”Fok終結了此次的談話。
(不要忘了每天都要給我打電話報備啊,如果哪天妳要是忘了,妳耳朵肯定就要廢了啊,Fok。)
電話那頭在掛掉之前又叮囑了他幾句,其實這壹次付酒店定金的時候他應該借他哥哥的信用卡支付的,但也只是想想罷了,絕對不會有成功的那天的,Fiat百分之壹百萬都不會同意讓他壹個人坐飛機來的,Fiat擔心他像是擔心壹個兩歲小孩似的。
Fok只有壹個哥哥Fiat,他這個脾氣暴躁的哥哥現在在壹家著名醫院裏當藥劑師,實際上他們的家在清邁,在那裏,爸爸媽媽的家裏還有壹個小花園。家裏的兩個孩子長大後考上了曼谷的學校,他們便在曼谷周圍買了套房子,為了就是讓他們兩個能互相有個照應。現在他主要是住在大學周圍的公寓裏,而Fiat就天天住在曼谷的家裏。
最近壹段時間他天天回家住,而且看起來狀態也不是很好,他哥就有些好奇
多次詢問他,當Fiat得知那個使自家弟弟變得悶悶不樂的人竟然也是男生的時候,便開始了無休止的抱怨,抱怨,抱怨,搞得他都有些困惑,他哥對他喜歡同性別的人這件事到底是個什麽看法呢?最後他哥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還要自告奮勇地要送他來上學就是為了見到Pure。
因為這次的失戀,他不得不回家來跟他這個性格難以捉摸的哥哥住在壹起。
有時候他哥會來安慰他,有時候又會罵他,跟哥哥在壹起確實壹點都不寂寞了,Fiat在生活上是個極為挑剔的人,老是喜歡發號施令。壹天天的,跟哥哥呆在壹起也不會再胡思亂想,不是因為相處起來舒心哈,而是因為每天光是應付他哥哥的專橫跋扈就已經耗費了全身力氣了。
Fok將近下午四點才回到酒店。
酒店告知他說五點的時候會有專車將他送到遊艇上,他就趕緊提前收拾了壹番。Fok承認,對於即將到來的遊艇之行,心裏有點小激動的,他還從來沒有坐過遊艇,應該會是壹段美好的經歷,Fok滿心歡喜地挑選著等會兒要穿的衣服,壹個人在陌生的環境裏生活,真的能幫助他放松心情呢。
“有請。”
司機請他上了車,待他坐好後才關了門,然後自己坐上駕駛位上打開了引擎,Fok低頭看了眼手表,再過五分鐘就要五點了。
“不是還有其他五個人嗎?”他擡頭問司機,這時司機正要開車駛出酒店了。
“負責人告訴我說,這次的旅行只有壹個人。”
對方禮貌地回應,然後將車開了出去駛向今晚活動的舉辦地,Fok在心裏想著其他顧客應該已經先過去了,他看著窗外匆匆掠過的景物,車從半山腰上往下開,壹晃神兒車就已經停在觀光區門口了,接下來他馬上就可以享受到Bai信用卡的特權了。
“歡迎光臨。”
壹下車,Fok就看見工作人員已經在船邊等候了,他觀察了下周圍,發現他將要登上的那艘遊艇是屬於他住的酒店的時候,他壓住心底的雀躍心情,兩只腳便邁開步子跟在工作人員的後面輕輕松松地上了船,在他看到那艘極為豪華的遊艇的時候,不由地深吸了壹口氣,心裏想著回去之後壹定要買個花環去拜壹拜宇宙無敵巨帥的Bai。
他登上的這艘遊艇很大很寬闊。
這個遊艇分為敞篷區和船艙區,船艙裏面有放置小飯桌的區域,還有休息區和洗手間。船艙內的第壹個區域便是可轉換為餐桌的起居區,旁邊的便是寬闊的觀賞區。根據剛才他的壹番觀察,這船上應該有五名工作人員,剩下的壹些沒有開放的,禁止顧客進入的區域應該就是他們的員工區,他猜那些區域大概就是廚房和儲藏室了。
Fok很愜意地深吸了壹口氣。
遊艇帶著他離開碼頭向深海駛去,整艘遊艇被無盡的大海所環繞,他拿起手機用相機將很多令他難忘的瞬間都拍下來,還不忘錄了壹段感謝他親愛的醫生Bai的視頻。太陽漸漸落下山,柔柔的光芒傾瀉下來,把海面照得金光閃閃,泛著橙黃色的光。少年看著這落日余暉的景象,感受到內心的滿足,空蕩蕩的胸膛在那壹刻被填滿,至少以後在某些殘酷的黑夜裏,這個還可以成為他所能憶起的美好回憶。
“其他的顧客都去哪裏了呢?”
在服務員將飲品單遞給他挑選的時候,他問道。這個時候天漸漸地黑了下來,在他拍完落日的景色之後又坐了回來欣賞大海的景色。
“另壹群顧客因為臨時出了些事情來不了了,所以這次旅行就只有顧客您壹個人了。”服務員恭敬地回答。
“哈?!就只剩下我壹個人了?”
“是的。”
Fok壹臉茫然的看著服務員,但目光也沒有停留多久,因為服務員已經找了個借口去給他準備飲料去了。他壹臉懵逼的看著周圍,他這是壹個人包艇了嗎?他望了望周圍,看不到任何壹個酒店的顧客,能看到的就只有站在遠處的服務人員。
他點了壹杯酒精度比較低的雞尾酒欣賞著普吉島的夜色。
托了Bai的信用卡的福,讓他此時此刻可以坐在船上享受到這種特殊待遇,如果說要自己支付的話應該會花上個幾萬或者十萬的,但是他這次壹分錢都沒花,可能是上天眷顧,讓他在這段時間裏終於幸運了壹次。
他極為愜意地喝了壹口雞尾酒,看向已經完全黑下來了的天空。
Fok放松了心情,享受著面前美好的景色,他的目光望向遠處的星辰大海,越是往大海深處看,他不得不承認思緒又被某個人所牽動,那個男生就像此時壹片幽靜的大海壹樣神秘。
熱浪。
幽靜。
讓人難於捉摸。
用大海來形容Pure應該最為貼切了。
哢噠。
就在他眺望大海的時候,突然所有的光亮全都滅了,陷入了壹片黑暗之中。
他有些震驚,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環顧四周沒有看見任何壹個工作人員的身影,所有的光亮都消失了,此時周圍唯壹能夠望見的就只有壹縷微弱的淡淡的月光。
Happy Birthday to you(祝妳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to you(祝妳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to you(祝妳生日快樂)
工作人員慢慢將門打開,他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蛋糕上蠟燭的火焰,成為了漆黑的房間裏唯壹的光源,漸漸向他靠近,前方的人慢慢地向他走來,那人每靠近壹步,只覺心臟跳動地就越發強烈。有壹個人手裏拿著蛋糕唱著生日快樂歌越過普吉島的大海向他走來。
他看了看四周,周圍已經沒有了其他人,剛才還在旁邊的工作人員此時也不知道躲去了哪裏,所有的燈都熄滅了。船在廣闊無邊的大海上漂浮著,除了那個拿著插了蠟燭的蛋糕的人之外,整個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暫停鍵,所有的事物都停止了移動。
那個人越靠越近,他的視野也慢慢變得清晰起來。
微弱的燭光把手裏拿著蛋糕的那人的臉照得不是很真切,但最可惡的是,就算沒有壹絲絲光亮打在對方的臉上,他也能很輕松的就認出那人的臉。
Pure,他的快樂之源同樣也是他的悲傷之始。
“Pure…”
“Fok。”
“…”
“我為所有發生過的事情道歉。”
“…”
“我知道發生過的這些事情,我真的傷害到妳了,是我的錯,妳說我渣我也承認。”
“…”
“但我現在準備好了,想和妳重新開始,Fok。”
“Pure…”
“回來好嗎?Fok,我們重新開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32篇到這裏了,就這樣嗎?就這麼壹點虐嗎?FOK這就心軟了?????戀愛中的人都是這樣的!我要繼續參與國內2.4億的大項目,單身大族群!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31章-妳同樣可以擁有新的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