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36章-妳的幫助從來都不是義務的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7章-不要再在我這樣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36篇,這部小說的作者壹定是喜愛看日本小說,因為總是用主語的模式在讓人物對話,這個說話方式實在太可愛了!說不出的溫柔!

吊橋效應

“Itt來啦!!!!!”
伴隨著黏人精愉快的聲音,Itt鉆進Bai的房間。Bai不耐煩的搖了搖頭,對方幾乎每天都要來接他,而且每天都這麽活力滿滿,自己也很好奇,他到底是哪兒來的那麽多精力保持熱情。
“每天都說壹模壹樣的話,妳不煩嗎?”Bai說著跟在對方身後進屋。
“那Itt還每天都刷牙呢,也沒見得煩呀。”對方故意鉆空子說道。
“妳故意的是吧?嗯?”Bai伸手推了壹下眼前人的肩膀,裝出壹副小混混的樣子。
“喔?生氣啦!?來來,來給Itt抱著安慰壹下。”
只見眼前身穿制服的工程學院小子張開雙手湊過來,仿佛早就等著此刻的到來。Bai迅速擡起雙手抵在對方胸口,也是壹副早預料到對方想法的樣子。
“抱著安慰妳大爺,我就不能掉以輕心。混蛋!”Bai順勢推開對方,完全不在乎對方壹臉的哀求。
“我們不再繼續研究研究了嗎?現在離去學校還早著呢,上次Bai的表現可還是不錯的喲。”Itt壹邊說笑,壹邊擡手看了看手表。
“做妳的玩伴嗎?算了吧,走走走,磨磨唧唧,我都餓了。”
Bai擺了擺手,表示已經準備好去學校了。盡管極力掩飾,但Bai也知道自己藏不住臉上浮起的壹抹紅色,因為眼前的人早已滿足的笑得前俯後仰。還好他不知道自己之前說的中文意思,否則他豈不是要上天了?
Bai壹如既往地坐上Itt司機的車,從宿舍出發。Bai偷偷觀察對方,發現Itt長得是真的帥,可以說完全是長在了自己的審美上。自己在學校也不認識幾個人,但就星月大賽看來,在各個學院的院之月之中,Itt可以稱得上是最帥的了。雖然Pure也很帥,但和Itt相比還是差了點兒。可是最難以想通的還是Waan,明明不管是從哪個角度或方面來看,他都比自己好太多,但院裏的同學們還是選擇自己來當院之月,Bai甚至壹度懷疑是不是Waan故意在整自己。
“親愛的朋友Bai來啦!!”
Bai壹走進教室,剛走到Waan的位置旁邊就聽到他大聲打招呼。現在桌上就坐著Fok和Pure以及壹副要開口抱怨點什麽的Waan。
“怎麽啦?”Bai懵著臉回問。
“我想吐,這倆人整天甜甜蜜蜜,搞得我血糖飆升到眼睛了,妳快來幫我治療壹下眼睛。”
Waan張嘴嘰嘰喳喳嫌棄的不行,壹看就知道是要故意開桌邊剩下兩人的玩笑。Fok臉上開始泛紅,而Pure的臉還是壹如既往的不為所動。
“我沒有…”Fok立即開口反駁。
“我覺得妳應該是搬錯救兵了吧,親愛的。”
Itt壹邊說話,壹邊熟練地擡手摟住Bai的肩膀,順帶扭頭附贈壹個燦爛的笑容。Bai控制了壹下面部表情才擡頭面對,要是不做做準備,自己的臉肯定紅透了,到時候除了Itt,還要被Waan取笑個沒完。
“親愛妳個大爺!惡心死了。”
Bai擡起右手,用手肘向後拐了拐,好讓對方從自己身上退開。Itt順勢用手捂住肚子,假裝壹副很痛的樣子,Bai見狀越發嫌棄。
“真慘!我這是躲了雷公,又遇上霹靂呀。”
Waan壹副極度厭惡的樣子抱怨出口。手中的筷子卻趁著Pure進默不語的時候,悄悄從他盤裏順走了剩下的兩個丸子。
“操!這麽辣!”
Waan大聲叫喚,急忙在周圍找水喝,想要緩解口中的火辣。看樣子Waan是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因為Pure是個超級能吃辣的人。
“給..給..”Fok邊說邊遞過手中的咖啡給Waan。
“活該!”Bai說著搖了搖頭。
“操!黑咖啡!”
Waan差點把滿心歡喜喝到嘴中的咖啡給噴出來。牙醫學院院之月遞過去的咖啡完全沒有加糖,又濃又苦的味道全在喉嚨裏散開。
“哈哈哈…”剩下四人忍不住大笑出聲。
“妳們聯合起來整我!我要把這件事公之於眾!妳們在遊泳池的照片,我都會給賣光光!”Waan大聲嚷嚷,但看上去就是在開玩笑,並沒有真的生氣。
“這不叫整,這叫蠢的代價。哈哈哈哈…”Bai轉身繼續挖苦朋友。
“對了,今天我約了Nam dan和其他的校之星壹起開會,Itt、Fok妳們晚上也壹起去。Pure要是能去就更好了,剛好以組織部的角度給點建議。”Bai說道。
“那我呢????”Bai話還沒說完,Waan就插了壹句。
“去呀,大家都壹起去,剛好缺個舉背景板的朋友,哈哈哈…”Bai故意打趣。
“操!!”Waan咒了壹句。
“行啦,校之星可都還單身呢。”Pure也跟著逗起了Waan。
“Pure!!”Fok立即開口傳喚。
“怎麽了?”Pure迷惑的回頭。
“妳怎麽知道人家還單身?”Fok半真半假的質問。
“我就只是知道而已,又沒有做什麽,我可只有妳壹人。”Pure壹臉坦然的解釋道。
“操!勞資要吐了!”Waan說著擡手假裝掐了掐脖子。
“先回歸正題,別瞎起內訌。”Bai開口制止,Itt則壹臉微笑的坐在壹旁。
“噢噢。”Waan回頭擺出認真的模樣。
“我想讓大家幫忙出出主意,到底做什麽比較好。Pure和Waan也壹起想。去和女生那邊開會之前,我想先大概有個主意。主要擔心要是什麽都不準備,到時候亂不清楚,最後就會來不及,因為時間真的已經很緊了。”
Bai開口說道,仿佛已經深思熟慮。之前說的還有兩個星期排練,其實也不足兩個星期了。因為下周三就是學校開放日了,要真算起來,剩下構思、準備、排練等等的時間已經不足十天。
“行,我贊同。”同樣身兼職責的校之月亞軍表示贊同。
“那妳有些什麽想法?”Fok開口問道。
“我打算做壹個舞臺劇搭配壹首歌。”Bai開口回答。
“嗯。”Pure應了壹聲。
“我想著時間很短,只有五分多鐘,要是其他的表演還要介紹內容,需要時間帶動觀眾情緒,所以我想著幹脆搭配壹首歌。但內容該表現什麽我還沒想好。”Bai說明道。
“挺好的。”
Pure點了點頭表示贊同。Pure經常和組織部的人壹起開會,所以他對表演的時間限制等方面應該很了解。
“內容表現哪方面好呢?其實我想要和活動的主題相關,但也還是很難。”Fok接著建議道。
“嗯,表演的核心就是要與眾不同,我們可能要用歌曲來調動觀眾的情緒,因為時間太短了。”Bai接著說道。
“我們要不要做戰爭主題,我覺得會比較好表現。”Itt也開口建議。
“嗯,也不錯啊。”Waan表示贊同。
“嗯,或者我們以沖突為主題再去展開其他的故事。”
Fok提出疑問尋求建議。五個男生為近在咫尺的活動認真出著主意,轉眼就到了早課的時間,幾個人各自分開去自己的教室上課,約好了晚上和女生們壹起開會時再碰面。
當天晚上的會議進行的很順利,效率也很高。
Bai發現女生那邊也壹樣有所準備。她們打算選擇歌曲搭配走秀或半唱半跳,這樣看來,雙方的想法其實是很接近的,只是男生這邊偏向舞臺劇,而女生那邊偏向舞蹈。雙方共同討論得出最後的結論還是選擇男生這邊的舞臺劇搭配歌曲,因為排練的時間太少了,如果排練舞蹈會耗費太多時間。
女生那邊由商務會計學院的Nam dan主導,接下來還有來自理學院的校之星亞軍Khem和來自經管學院的校之星季軍Dong。三個女生都很聰明,理解的很快,溝通迅速,而且也明顯能感覺到她們對這次活動的用心,Bai自己也對這次會議和節目的安排感到十分輕松。
平時Bai也不太喜歡在很多人面前表演節目,但他卻深深感受到此次表演的意義與往常大不相同。雖然他們是以校之月和校之星的身份來參加,但大家都認為這次活動要展示的不是各自美麗或帥氣的外表,而是通過大家共同努力帶來的表演來傳達此次活動的意義。Bai想要展示出更深刻的畫面,告知每壹個人,校之月和校之星並不僅僅是華麗外表的代名詞。想要告訴大家,他們除了恰好成功配對的DNA優勢讓自己的外表看上去不錯以外,他們也同時具備與之相匹配的內在、頭腦與能力。
活動準備緊張卻高效的進行著。Bai負責梳理活動主要內容的框架與亮點;Fok負責節目的故事構架;Khem和Dong負責每個人的造型設計以及舞臺位置轉換;Nam dan則主動請纓,負責歌曲和圖片的剪輯處理;Itt和Waan負責幕布和場地。除此以外,還有很多女生那邊的同學壹起過來幫忙設計服裝。而Pure則答應幫忙看燈光音響和技術設備等等,他還表示會請壹些中間的人來幫忙布置舞臺。
“那我就先回去了,謝謝大家每壹個人。”
Bai開口致謝,向到場開會的每壹位同學揮手告別。雖然是第壹次正式和校之星那邊合作,但自己在溝通過程中卻沒有感到絲毫的尷尬或者麻煩。也有可能是因為每個人都認真對待,所以看到出來的成效還不錯,就都還挺高興的。
Bai和大家告別後坐上了Itt的車,Itt拿起手機放到眼前的支架,準備打開地圖導航,因為今晚兩人打算出去吃晚飯。Itt發動車子緩緩駛出學校範圍。
“叮鈴鈴,叮鈴鈴~”
放在支架上的手機鈴聲響起,手機的主人習慣性的點開接聽。可是由於之前導航系統開著公放,所以電話裏面的聲音也不可避免地通過公放傳進了坐在身旁的Bai的耳朵裏。
(Itt哥在學校嗎?)女生的聲音從電話聲筒中傳來,聽上去有些著急。
“在的,Paeng有什麽事嗎?”
Itt雙眉緊湊,看上去壹臉不解。Bai聽到電話裏傳來的聲音,選擇保持沈默。其實就算Itt沒叫對方的名字,自己也記得那個聲音,而且還記得很清楚,因為她就是Itt高中時的前女友。
(Paeng在Nawawiwat前面撞車了,Paeng給爸爸打電話了,但爸爸估計要久壹點才能到。Itt哥可以先過來陪陪我嗎?Paeng不想壹個人待著。)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難掩遭受到的巨大驚嚇。
“可以的Paeng,我現在馬上過去!”
Itt的回答仿佛完全不需要經過大腦的思考。Bai面色平靜的側過頭看了壹眼對方,Itt掛斷了電話。
“Bai…Itt對不起。”Itt轉過頭來看了Bai壹眼,又重新回頭註視前方的道路。
“妳為了什麽事要和我道歉?”Bai壹臉平靜的反問。
“因為Itt…”對方語塞。
“要回去找前女友。”Bai將對方未說完的話補充完整。
“Bai!!”Itt震驚的開口。
“Itt's a fact not an opinion.(這是事實,不是意見)”Bai接著說道。
“Bai妳先冷靜。”Itt擔心Bai生自己的氣,開口解釋。
“她是妳前女友,而妳現在正要去找她,那不就是要回去找前女友嗎?我說的是事實。Itt,我沒有意氣用事,妳不要誤解我。”Bai平靜的回答。
“Bai生Itt的氣了嗎?”對方開口詢問,壹副猜不透自己情緒的模樣。
“我說真的,Itt,我沒有生妳的氣,壹點也沒有。”
Bai繼續說明。車窗外的雨,比剛剛從停車場出來的時候下的更大了。學校門口原本就擁堵不堪的交通,現在更是水泄不通。仿佛老天也在刻意為兩人延長此刻的時間。
“那壹會兒Itt還是先送Bai回宿舍好了,這樣Bai就不用等了。”Itt最終作出決定。
“不用了,來來回回還浪費時間,何況車還這麽堵。”Bai說著轉頭看了看窗外下得正大的雨。
“Itt抱歉吶,Bai。但學妹她撞車,聲音聽上去受到了很大驚嚇。”對方開口解釋。
“我理解。”Bai回答道。
“Itt可以發誓,Itt從來沒有聯系過她,不管是電話還是聊天。全都沒有過。她換了電話號碼,剛剛打來的時候Itt都不知道是誰。”Itt連著說了壹長串。
“我也是這樣想的,要是妳真的藏有貓膩,妳也應該不會當著我的面接聽電話。”Bai回答。
“這和對方是Paeng無關吶,Bai。如果是Itt認識的人請Itt去幫忙,Itt都會去幫忙,把Paeng換成Waan或是Fok,只要他們以剛剛那樣的語氣請我幫忙,我都會去。”Itt面向自己認真的解釋,而車前的交通卻幾近癱瘓。
“我明白,Itt。”Bai回頭微笑著向對方開口。
“Bai真的沒有生Itt的氣對嗎?Itt只是去壹小會兒,等她爸爸到了,我們就還是照常去吃飯。”工程學院院之月語氣不像是在解釋,更像是在強調。
“妳看上去比我還緊張,Itt。”Bai開玩笑似的調侃。
“或者說Itt還是不去比較好?Bai可以直接告訴Itt嗎?Itt猜不透Bai在想什麽。”對方說著開始猶豫不決。
“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麽大家遊行或者集會時,都會邀請樂隊壹起參加?”Bai開口問道。但所說的事情仿佛與剛剛的話題毫不相幹。
“呃…”Itt張口應了壹聲,表示完全搞不懂現在的狀況。
“妳能猜出來嗎?”Bai轉過頭繼續詢問。
“Itt不明白Bai想要表達什麽,Itt完全懵了。”對方並未回答,只是皺緊了眉頭,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感受。
“人的感覺和外在的肢體表達是有關聯的,妳知道嗎?”Bai繼續說著,看上去這位醫學院院之月要完全轉變話題。
“…”Itt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麽,只好沈默應對。
“當人類有所感受,他會通過肢體表達出來。比如我們遇到愛的人,我們的身體會分泌腎上腺素,心跳會加快,眼睛瞳孔會放大,血液會回流,而氣管也會擴張吸入比平時更多的空氣。” Bai繼續說著,完全無視眼前人不解的模樣。
“Bai,Itt真的不明白Bai剛剛說的事情。”Itt回答,壹副想不透的樣子。
“壹般人都能感覺到,所以才會有外在的肢體進行表現。比如受驚會心顫,害怕會手涼,很奇怪吧?科學家也很好奇。想要繼續研究,如果肢體表現先於感覺之前呢?如果我們心顫前沒有任何感覺,我們會怎麽樣?”Bai緩緩繼續。
“…”Itt不做任何回答,只能將目光轉向Bai。
“人類的身體會把當時產生的最接近的情緒,註入到當時表現出的肢體動作中,以迎合行為保持壹致。就像遊行集會的時候會請樂隊進行表演,可以渲染氛圍,讓心跳加速。讓聽眾也會跟著興奮。在領頭的人把觀念傳達進那些情緒中之前,因為我們心跳加速,身體也會迎合。所以說話的人更容易引導我們喜歡或討厭什麽事物。”Bai繞了壹圈,終於回到壹開始的問題。
“嗯,Bai。”
Itt伸手抓住對方的手,看上去並不明白對方提起研究的事是為了說明什麽,因為Itt不覺得所說的與現在周圍的壹切有什麽關系。
“妳知道吊橋效應嗎?”Bai再次提問。
“好像知道。”Itt轉過頭回答。
“那妳聽說的是什麽樣的?”Bai繼續追問。
“就像當我們在危急時刻得到幫助,我們就更容易愛上別人。”Itt說著,臉上漸漸明了。仿佛這位工程學院院住院開始明白了點什麽。
“妳想的沒錯。”Bai說道。
“Bai…”Itt開口,看上去像是開始理解。
“我們在危急時刻感到害怕某種事物,身體會被喚醒本能進行反抗。心跳會加速,腎上腺素會開始分泌,內心感覺會是勇敢和害怕,各占壹半。”Bai緩緩道來。
“…”對方沈默著傾聽。
“遭遇危險和遇到愛情的表現是壹樣的。等危機壹過,我們的身體就只剩外在表現,而沒有感覺。此時我們就開始找尋某種感覺,去迎合所發生的事情,而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都會將這種感覺稱之為…”
“…”
“愛。”Bai最終完成自己需要的說明。
“Itt覺得Itt明白了。”眼前的人捏了捏自己的手,想要表達點什麽。
“Itt…”Bai輕聲喊了壹句。
“在。”對方堅定的回應。
“妳想好了嗎?”Bai開口問道。
“Bai…”Itt回頭看向自己,眼中仿佛訴說著歉意。
“那個女生現在正在擔驚受怕,她的自動模擬神經系統正在運作,腎上腺正在分泌荷爾蒙。她的瞳孔正在放大,心跳正在加速,心臟也加緊工作,把血液輸送到受驚的全身上下各個角落。”Bai難掩語氣裏的悲傷。
“…”Itt沈默,不知道該如何插話。
“妳去到的瞬間,妳就成為了她所有肢體表現的答案,那個女生就會再壹次輕易愛上妳。”Bai眼中流露出壹絲責備。
“Bai,對不起,Itt真的對不起。”對方認識到錯誤,開始道歉。
“我不會阻止妳去,Itt,妳可以去,可以去陪她,我也可以發誓我完全不會生妳的氣。”Bai堅定地說。
“…”
“但妳可有留心想過之後會發生的事情?如果學妹她回頭,前女友回頭再愛上妳,再壹次走進妳的生活,妳有想過自己是否能承受?”Bai開口說道。
“Itt應該多想想的。”對方嘟囔壹句。
“我沒有生妳的氣,Itt。只是想提醒妳。”Bai繼續說明。
“…”
“我只是想提醒妳,妳這次下車可能會讓我們之間的關系回不到從前,我只是想讓妳留點心。”
Bai說完的同時,車也平穩地停了下來。壹眼掃過去就能看到不遠處的女生。她身穿高中的校服,坐在撞到保險桿的車裏,那輛車閃爍著車燈尋求幫助,仿佛無聲的求救。歪斜著停在雨中的車,車頭的燈破碎不堪,壹切足以證明車內女生的心情應該也是壹樣的沈重。
“我要說的都說完了。”Bai看向遠處的那輛車開口說道。
“嗯。”Itt應了壹聲。
“妳要下車或是不下都是妳的權利,我不會插手。這是壹起做的決定,Itt,如果未來我們的關系真的出了什麽問題,也都是我們兩人共同的決定。”Bai堅定的說出口。
“…”
Itt此刻並沒有開口回應,只是握緊了自己的手,轉過頭來看向自己。
“Itt…”Bai說著對上對方的視線。
“…”
“妳的幫助從來都不是義務的,Itt,它壹直都有自己的價值。”
“…”
“就像…”Bai停頓了壹會兒才繼續。
“就像…”Itt輕輕復述,仿佛等待著接下來的話。
“就像妳曾經讓壹個男生義無反顧的愛上妳那樣,因為是妳,在壹年前的公交車上幫他擋住了小混混替他解圍。”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36篇到這裏了,baibai理智的有點可怕……但是又不得不贊嘆,果然是雙商高的存在,因為itt這壹去真的有可能讓彼此回不去現在的關系,並不是無理取鬧!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35章-男朋友妳個頭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