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39章-只有我們就足夠了!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7章-不要再在我這樣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39篇,在最精彩時結束了,Bai是內心攻身體受,Ltt是身體攻內心受… 跟著是30天後的告白,會更甜,更讓人期待!

Waang的火把與Dhanan的膚色

開放日活動的閉幕式表演就快開始了,深紅色的幕布隨著後臺的滾軸從舞臺上緩緩升起,音樂演奏的聲音開始響起,擔任學校代表的演員逐漸就位,燈光也準備打開。Bai深吸了壹口氣,自己壹定要讓大家看到校之月和校之星,除了華麗的外表,還具備更好的能力。
‘Bai’飾演Waang… 亞洲男性,黃皮膚,手持壹把長度不超過手肘的短劍。
‘Namdan’飾演Lin…亞洲女性,黃皮膚,紮著亂糟糟的辮子,穿著矮跟的鞋子。
‘Itt’飾演Dhanan…非洲男性,黑皮膚,身穿廉價的布衣,雙手持短刀。
‘Khem’飾演Radhear…非洲女性,黑皮膚,黑色面巾蒙面,只露出壹雙眼睛。
‘Fok’飾演Micheal…歐洲男性,膚白金發,身穿昂貴的盔甲,手持長劍和盾牌。
‘Dong’飾演Michelle…歐洲女性,白皮膚,身穿法式長裙,金色的頭發整個盤起。
“誰!”
是Lin的聲音,黃皮膚的亞洲男性呵斥出聲,手中的火把在寂靜的黑暗中找尋,似乎沒有生命在這場絕望的戰爭中存留。Waang伸出另壹只手護住Lin,這個壹起逃出來尋求保護的亞洲女性。兩人都是漂洋過海來到新地方謀生發財的商販,但現在國家正在戰亂,而他們正在逃亡。
“呿~”
對面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Waang舉過火把,看到的是身材魁梧的黑皮膚男性和另壹名黑紗蒙面的女性,兩人的膚色都很黑,看到對方手裏拿著武器,Waang拿起戰爭中偶然獲得的壹把殘劍小心提防。
他們所在的地方正要被戰爭摧毀,歐洲列強各自發動自己的革命試圖改變政權,權力所屬正要逐漸易主,幾百年來飽受壓迫的人民,正要拿起鋤頭和鏟子與統治階級進行反抗。壹直以來居住在宮殿的人正在逃離,而壹直在田間地頭的人正要為自己做主。反抗的聲音和火把從四面八方匯聚,舊的政權和新的政權正要壹爭高下,而受到牽連的人卻只能逃離。事態越嚴峻,危險就越大,形勢越緊張,給中間的人留有的余地就越小。本無牽連的外國商販和奴隸仆人也難逃這緊張的戰爭形勢,只剩下唯壹的兩條路:
不逃走就等死。
“原來是奴隸。”
Waang看清眼前的兩人後開口說道。這個國家長久以來壹直都讓黑人做奴隸,如果出生就是黑皮膚,或者是移民過來的黑人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黃皮膚的人還能賣賣東西或者雇傭成為勞力,但黑人卻不是,他們被規定只能在家裏當傭人或者在田間幹活,被貶稱為奴隸也不奇怪,因為在這個國家,沒有什麽身份不受膚色的限制。
“我叫Dhanan,她是Radhear。”
皮膚黝黑的男性聲音有明顯的怒意,但他還是做了自我介紹,還介紹了身旁的女性。
“我叫Waang,她是Lin。”
Waang不經意地回答,眼睛小心地註意著周圍,身旁的女性害怕的躲到後面。
“把火滅了吧。”
Dhanan堅定地建議,他們四人已經接近國境線,如果他們能跨過去,那就能躲開他們現在提心吊膽擔心的死亡,只要跨過橫在戰火和和平的兩個國家之間的這條河流就好了。
“我們就快走出國境了。”
手持火把和短劍的商販Waang並不贊同。他們應該趁著天亮前趕緊過去,要是等到天亮再這樣光明正大地跨過去幾乎不可能。唯壹的辦法就是逃,趁著現在這樣天黑黑的時候就逃,逃過去重獲新生。
“岸邊全部都被革命軍控制了,想死就去試試看。”
Dhanan再壹次堅定的強調,Waang緊咬嘴唇猶豫不決。旁邊的Lin和Radhear則只能沈默,等待自己依靠的男人來主導決定。
“那些革命軍為什麽要殺我們呢?我們又不是統治者。”Waang開口說道,卻更像是自言自語,而不是問眼前的人。
“明天革命軍會舉兵攻打宮殿,他們遇到的每壹個人都會被要求是選擇和他們壹起,還是選擇死。從黃昏的時候開始,我就看到10個想要跨越國境的人,幾乎都被繳了劍,重新加入到戰爭。有3個人拒絕參與,他們就成了岸邊的屍體。”Dhanan回答道。
“這些畜生!”
Waang氣憤地咒罵出聲。他們已經逃到了國家邊界,卻沒辦法再逃,幹糧也快沒有了,要是勉強堅持,不知道會不會從原本的被刀劍刺死,變為活活餓死。
“那妳們打算怎麽辦?”
Waang問Dhanan和Radhear試圖商討,現在的他們就是拴在壹條船上的螞蚱,他們的目標壹致:都是想要逃離這個國家,而且是活著逃出去。
“我們要等到明天,我偷聽到革命軍明天會舉兵攻打宮殿,他們應該會召集全部的兵力參與到這場大戰,我想到時候邊境應該會安全。”
Dhanan說著伸手摟了摟旁邊的Radhear以示安慰,因為她被剛剛驚魂的鳥叫聲嚇得不行。
“該怎麽辦啊,哥。”黃皮膚的女性Lin不知所措的開口詢問,擡手扯了扯Waang的衣服尋求答案。
“趁革命軍還沒發現我們,妳先把火滅了。”Dhanan開口催促對方按自己說的做。
“。。。”
Waang並沒有說話,只是把手中壹路舉著過來的火把懟到地上,再用旁邊的土蓋了蓋想要遮住煙霧,他盡可能放輕動作,不發出多余的聲音。
“跟我來。”Dhanan再次開口,帶路走向藏身的地方。
“妳們是誰!”
當他們推開門走進壹間只能勉強遮風擋雨的小破屋,質問的聲音就響起。聲音的主人是有著白色的皮膚,金發碧眼的男性,身上華麗的服裝很好的展示了他的身份地位。手中的長劍和盾牌不知道是真的用來打過仗還是只是墻上的裝飾,但不用問也知道是偷偷摸摸逃命的舊統治者。
“我們也是來躲革命軍的,別聲張,不然壹會兒全部死光光。”Dhanan有些生氣的開口。
“原來是奴隸和商販。”Micheal半諷刺道。
“都快死了還嘴硬呢。”Waang開口表示不服。
“都閉嘴,壹會兒都死在這裏。”
Radhear開口,聲音隱約有哭腔,不遠處傳來的馬蹄聲,讓她看上去很害怕。
“那位女士是不是生病了?”
細心觀察的黃皮膚女性Lin開口詢問,她看到身穿華麗裙子的高貴女性臉色像是生病似的慘白,並不關心周圍的壹切。
“Michelle下午就開始發燒了,身體燙的不行,但我不知道該怎麽治療。”白皮膚的Micheal放輕了聲音,壹旁的Michelle就那樣顫抖著身子躺在床上,沒有開口說話。
“讓我先看看癥狀吧,說不定能幫上忙。”
黃皮膚的女性說著走向壹旁躺在床上失去意識的另壹位女性。六個人的小小房間裏沒有任何反對的聲音。Lin伸手碰了碰Michelle的皮膚,被那火燒般的溫度嚇得驚呼。
“妳怎麽樣?”Lin對著Michelle耳語。
“我。。。我 我。。。我冷。”Michelle咬著牙齒回答,難以控制身體的顫抖。
“能起來吃藥嗎?”Lin說著伸手想要扶對方坐起來。
“妳是誰?妳。。。妳為什麽要幫我?”Michelle壹半疑惑壹半感激地回問。
“我也就是壹個普普通通的女人,我幫妳是因為妳也是人類的壹位朋友。”
Lin說著拿出研碎的藥粉和瓶子裏剩余不多的液體混合到壹起,溫柔地餵給對方。對方那雙藍色的眼睛裏傳遞出滿滿的感激。
“妳是奴隸嗎?”
Micheal用差不多耳語的聲音詢問坐在旁邊的人,他們輪流值守保證安全,Micheal抽簽抽到和黑紗蒙面的Radhear壹起值守。
“嗯。”Radhear用明顯客氣的語氣回答。
“不用那麽客氣的,我不會把妳怎麽樣的。”Micheal放松著說道。
“平時我是不能和貴族直接說話的。” Radhear悶聲解釋。
“沒有皇室了,統治就快倒臺了,我也就是壹個會生老病死的普通人,和妳壹樣。”Micheal說得像是看透了自己的命運。
“嗯。”Radhear應聲,不知道該回答什麽。
“如果我們被抓了,我和Michelle應該會先被殺,妳們就說是被我們威脅,讓妳們帶我們逃跑,妳們可能就不用死,就歸順革命軍吧,無論如何舊的統治者都要倒臺了。”Micheal說著擡頭望向暗黑的天空。
“不會的,我們會壹起逃出去,明天革命軍會攻進城,我們就可以漟過河,您就可以安全地抵達其他國家。” Radhear開口,仿佛多了壹些交談的勇氣。
“妳這樣帶著頭巾不難受嗎?”Micheal回問,話題卻與上壹句話截然不同。
“不會的,我已經習慣它了,我從小就戴的。” Radhear簡單的回答。
“平時妳的頭巾都能打開給誰看?”Micheal繼續追問。
“我只能給壹起的女性或者是我愛的人看。” Radhear垂下眼睛回答道。
Micheal不再開口繼續交談,他向前伸出自己白色的手,禮貌地碰上那塊黑色的頭巾,順著往下牽住Radhear的手,仿佛壹團溫暖的火苗,想要驅散黑夜的寒冷與害怕。
破房子裏六個人的心飄了很遠很遠,仿佛在找尋壹個地方,那裏不會用民族、宗教、膚色、家族或是性別來評判是否合適或是其他什麽。
禮堂的燈漸漸熄滅,音樂聲逐漸響起,六個不同的人擠在小房間裏的畫面漸漸消失在視線中,臺上最後只剩壹片黑暗。
歌曲:沒有枷鎖(天地相連)
請與我對視,親愛的妳有我呢
第壹束光打到了舞臺的左邊,現在房間的畫面背景已經不在了,就只剩下Micheal和Radhear兩個人,高貴的白皮膚男人伸出他的手溫柔地握住面前女人的手。
從現在開始,請不要害怕
Micheal伸手禮貌地碰到頭巾,然後輕輕地揭開兩人之間這層隔閡,頭巾從Radhear身上取下的瞬間,她蜜色的皮膚顯露無疑,那雙眼睛裏滿是滿足,那張漂亮的臉蛋從未在別人面前展示過
我會照顧妳,我發誓
在壹片廢墟和絕望之中,Micheal和Radhear幸福地擁抱在壹起。用愛澆灌的樹苗也能煥發勃勃生機。
請和我在壹起,絕望的時候牽住我的手。
第二束光緩緩打到舞臺的右邊,出現在燈光下的不是壹對男女,而是兩位女人:生病發燒的Michelle雖然臉色慘白,但她半靠在來自另壹個階級世界的黃皮膚女人Lin的懷裏,臉上露出了微笑。
寒冷的風,刺痛我的心
Lin扶著對方戴滿飾品的頭靠上自己肩膀,Michelle伸出白凈的手摟住這個擁抱的主人,慢慢將自己的身子依靠在對方身上。
用妳的手溫暖我的心
Michelle和Lin慢慢推開彼此好與對方對視,兩人伸手在這個寒夜交握,兩人慢慢靠近,最終額頭緊貼,在這個沒有光明的黑夜裏分享溫暖與希望。
伸出雙手與妳相擁
最後壹束光打到了舞臺中央,燈光下是背對背站著的兩個男人,兩人各有各的想法。
親愛的請不要哭泣
Waang和Dhanan轉身相望,黃皮膚的男人手中是火把和短劍,黑皮膚的男人手中則是兩把刀,他們握緊了手中的武器,氣勢洶洶誓要與對方壹決高下。
我們會跨越今天
Waang先拿起手中的劍小心地刺向Dhanan,對方輕易就擋住了攻擊,黃皮膚的男人趁機用手中熄滅的火把打對方的身子,Dhanan微微側開身子抓住對方攻擊的手,輕易就讓對方扔下了手中的火把。
伸出雙手擁抱我,成為我的勇氣
Dhanan打了壹下對方的手臂,黃皮膚的男人就松開了手中在戰場上撿到的短劍,Waang原本就不是英勇善戰的人,壹看就知道拿劍反抗不過是走投無路為了求生,Dhanan強健的手臂壹撈,Waang單薄的身軀就落入了對方溫暖的懷抱。
請不要害怕
求生無望、無計可施的Waang失敗地發出抽泣聲,他無助的把頭埋進那個寬厚的胸膛,想要活下去的人發出有節奏的抽泣聲,這樣黑暗的夜裏,他只能躲在那個堅實的懷抱中找尋希望。
不會害怕
Dhanan擡手輕輕地撫摸著懷中人的腦袋。
今天的妳有我
Dhanan拉出懷裏的人與自己對視,雙手溫柔地擡起Waang的臉。
當這個世界燒得只剩灰燼
Micheal伸出壹只手摟住Radhear的腰,另壹只與女人緊握的手則緩緩擡起。他的壹只腳向前邁出,Radhear跟著音樂的節奏後退,他們在這場絕望的戰爭中歡樂的起舞。
周遭的壹切終將淡去
兩人幸福的被音樂圍繞,Micheal伸手取掉身上用來表明社會身份地位的標誌,脫了身上那件裝飾了高貴飾品,卻無法讓他感受到溫暖擁抱的盔甲,他拿掉了束縛他的壹切,身上只留下壹件單薄的內衣。
才會看到妳,會明白,會理解
正跟著音樂節奏舞動的Radhear也取掉身上壹直以來的束縛,她取下了頭巾和身上亂七八糟用來遮住身子的物件。
只想有妳在身旁
Radhear擁住面前高貴的男人,兩人繼續跟著音樂起舞,在彼此的懷抱中,他們沒有身份地位的隔閡,也沒有信仰不同的障礙來阻擋他們的相愛。
當這個世界沒有枷鎖
Michelle取下自己的假發,褪去身上滿是昂貴飾品卻感受不到高貴的外衣,脫下標誌身份地位的厚厚的裙子,只留下壹條單薄的褲子。
就摧毀內心的偏見
Lin也回身取下頭上的發卡,讓長長的秀發自然垂下,把身上和包裏壹直以來積攢的錢財盡數拋開,錢攢著是為了逃生,但現在她沒什麽要逃的了。
丟掉妳自己
Michelle終於落入等待已久的Lin的懷抱,沒有什麽階級能阻隔這個擁抱。
我也會消失
Lin也展開雙臂,彎身幸福地與對方相擁。
就只剩下我們
不分階級,無關職業,甚至沒有性別之分來將我們阻攔。
團結為壹體
只有愛能將我們融為壹體。
不再有種族和階級的城墻
Micheal和Radhear擁抱在壹起,Lin和Michelle擁抱在壹起,在這樣最後壹個絕望的夜晚,各自都隨著快要結束的音樂節奏舞動身軀。
在今天壹起飛抵天邊
兩對人再壹次與彼此微笑對視,他們彼此額頭緊貼,幸福地分享著溫暖,嘴唇漸漸靠近…靠近..再靠近,最終兩束燈光熄滅。
當這個世界燒得只剩灰燼
Bai伸手擡起Itt那被塗得黝黑的臉頰,他們的目光追尋著彼此,仿佛已經帶著他們離開這個容納了上百名觀眾的地方。
周遭的壹切終將淡去
Bai雙手撕開Itt身上的衣服,露出滿是肌肉卻仍被塗得黑亮的皮膚,他白凈的手疑惑著在對方身上來回摸索,按壓在胸口的手也被染上了黑色。
才會看到妳,會明白,會理解
Bai低頭好奇地看著自己被眼前人染黑的雙手,就著擡手抹黑了自己臉。那個區分兩種人的膚色沒有了,那個攔在兩人之間的區別也沒有了。
只想有妳在身旁
Itt伸手溫柔地制止對方的舉動,眼中訴說著千千萬萬的感受。Bai找尋、感知也明白那暗藏在那雙眼中的深意。Itt緩緩擡手解開Bai的紐扣,輕輕脫去他的衣服。現在兩人的上身除了全場的視線,沒有任何衣服的遮攔。
當這個世界沒有枷鎖
白凈的身體與黝黑的身體緊緊相擁,仿佛已經互相找尋了許久。Bai擡起雙手撫上寬厚的身體,Itt也伸出雙臂擁抱對方,Itt身上的黑色在兩人的觸碰中逐漸淡去,有些也直接沾染到Bai的身體,臉上、手臂、肩膀、胸膛,壹直到腹部。
就摧毀內心的偏見
沒有階級,不分職業,無關性別,更沒有周遭的社會地位。
丟掉妳自己
Bai擁上眼前思念的寬厚身軀,自己壹直以來想了這麽久的這幅身軀,這麽久以來,自己的視線只看著眼前的人。
我也會消失
Itt從懷裏拉開眼前的人,微笑著用手指擦拭Bai眼角溢出的淚水。
就只剩下我們
對,就只剩下我們彼此的目光,再也沒有人能插足到我們之間。
團結為壹體
沒有Waang
沒有Dhanan
沒有Bai
沒有Itt
沒有Panthun
沒有Ittthigon
只有‘我們’
我們
就足夠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39篇到這裏了,兩個人在緊緊貼著都可能有空隙,但當兩顆心都無比接近時,那麽縫隙什麽的,都是不存在的!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38章-妳是我唯壹擁有的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