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Y First Love 泰劇誰的青春不亂愛小說第五章-愛情超越了命運

GenY First Love 泰劇誰的青春不亂愛小說第五章-愛情超越了命運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誰的青春不亂愛》第5篇,固體的東西,還有動物才不會變心,人心是很難保證的,所以壹定要且行且珍惜的!

……以後,沒我在的日子裏,要照顧好自己……
……Wayu,對不起,我們之間卻要以此收場……
……我們之間緣分已盡……
……我們……
……分手吧……
Wayu隨著夢中的壹句呼喚,猛然睜開眼,從夢中驚醒。無論過了多久,他還是會日復壹日的重復著這個夢。
沒有得到答復的問題…..也沒有機會問出口的問題。
他坐起身來,將整張臉埋進掌心裏,雙手觸及到臉上的淚漬…他的眼底和心底壹樣,都布滿了如同決堤般的淚傷。
何時才能習慣呢。
Wayu就這麽靜坐在黑暗中,整個人被黑暗包圍,雙肩微微顫動,屈起膝蓋,雙手環住雙肩,蜷縮起來。他再也不能…觸碰到那人的溫柔。
拿起手機壹張張翻看著,照片裏的那人如今看上去依舊很帥氣,偉岸的他曾是他的避風港,過往種種恍如昨日,歷歷在目,每壹個動作…每壹句話…每壹次觸碰。
從第壹天交往……到那天。
Pha學長從自己生活中離開的那壹天。
他不是沒想過刪除掉、忘卻掉過往種種…但屢次嘗試,最終還是會回到原地…無法改變的心情。
妳怎麽能如此狠心…轉身離開,徒留我壹人。
為什麽要騙我呢,當初是誰說的要壹直在壹起的。
夢裏的那個世界,還是最初那個只有彼此,交頸頡頏的世界。
但是清醒後的世界…要適應這個自己孤身壹人的世界真的太難了。
Wayu翻開line聊天記錄,翻看他們以往的聊天,翻來覆去的看了壹遍又壹遍,壹詞壹句都爛熟於心。他每次都控制不住自己,在空白的輸入框壹遍又壹遍的輸入著,即便內心清楚,自從那天以後,這個聊天框就再也沒人看過。
長串的文字隨著指尖的壹次次落下靜靜的停留在輸入框裏,他停頓片刻,將要傾瀉的情盡數咽了下去,最終把文字都刪了,換成簡短的壹句話。即便那人看不到,但這至少能舒緩他現在的心情。
我想妳了。
………………………………..
經過多天興奮的等待後,學校為了讓學生們能夠更好的了解到書本和校園之外的大社會,豐富學生的人生經歷, 以及出於對學生持續專業發展的考量而特意開設的新的選修課。這些孩子們終於迎來兼職的最後壹天。
這家咖啡店裝潢精致華麗,有飲品和甜品售賣。即使知道他們只有周末才有空,但是老板還是很好心的接收他們來上班。
Sab拿起圍裙抻了抻,隨後系好,“Sandee,妳比我們先來兩周,覺得咋樣啊,工作累嗎?”
Sab口中的Sandee是和他同壹級的同學,Trisadee Thanachaipak是他的真名,同學們更多的會叫他Sandee…光看臉可能會覺得Sandee很嚴肅,但是只要和他聊上幾句,就會知道他其實是壹個溫潤如玉,體貼入微的人。
“還挺有意思的,客人群體幾乎都是附近的大學生,因為現在嘗試24小時營業,晚班可能會相對累壹些。”
“我哥也在這個學校…Kit學長說他下午會過來看看”,Phai或者是Sandee,他們的同校同學,已經換好服務生衣服。與同齡人相比,Phai的身形會偏瘦小壹些,但是他有壹雙blingbling的杏眼。
“可能會和Wayu壹起過來…世界可真小啊,我還真不知道我哥(Wayu)和Phai他哥(Kit學長)竟然認識。”Sab還比了個“壹線牽”的動作,姑且算是Mark家的。
“就是說啊,這就很巧了嘛………Sandee,這啥啊?”Phai饒有興致的拿起那個裝了很多折好的便簽紙的玻璃罐。
“…愛情的定義”
“哪兒啊,給我瞅瞅。”Sab壹臉八卦地竄出來。
“我就隨便向老板提議了下,說讓進入店裏的客人可以把自身對愛情的定義或看法寫下來放進罐子裏,當然也可以打開看壹下別人對愛情的定義。”
“妳真是老聰明了….那Sandee妳打算把這些愛情定義拿來做什麽。”說著Sab將手伸進玻璃罐裏拿出其中壹張便簽紙並讀了出來。
…愛情是無法逃避的命運…
Sab嗤之以鼻地將便簽按原樣折好後就丟進罐子裏…想了想還是控制不知想回敬壹二,隨手拿起手邊的紙筆寫下了自己的看法。
“這是記在我本子上的…我喜歡研究愛情,它具有多種形式,多種角度和多種故事,”Sandee拿起壹本字跡滿滿的白色筆記本,看得出來筆記本的主人對愛情投以高漲的興趣,並將其轉化為文字記錄在冊。
Phai認真聽著,還不時的點點頭,與此同時,他拿起壹張便簽,這張便簽字跡雜亂,難以看清,字寫的極重,可以看出,寫這個的人應該是壹個很剛強的人。
…愛情就是去尋找壹個教會妳‘愛’這個字意義的這麽壹個人…
尋找?為什麽是尋找呢。
Phai對此不予茍同,匆匆壹瞥間並沒有註意到結尾處有壹張小弓,就像Sab壹樣折好丟進罐子裏了。
“上班期間有些小消遣也挺好的,不然就太枯燥了,以後咱就每天來看壹兩張….Sab,幹活了。”Phai叫上正在埋頭寫字的Sab,Sab應了聲好,便將已經寫好的便簽折好並精準的投到玻璃罐裏。
“好的,好的…馬上就好了,Sandee,我的好兄弟,傳授些經驗唄。”
Sandee便開始事無巨細的給自己的朋友講解工作細節,Phai和Sab也仔細的聽著…最上面的那張便簽由於寫的人沒有把便簽折緊,可以清晰的看到Sab龍飛鳳舞的大字。
…愛情超越了命運…
Kit帶著Wayu來到倆人弟弟正在實習的咖啡廳,大少爺Sab正笨拙的拿著掃把掃地,而Phai呢,壹臉凝重的在收杯子擦桌子。
“妳昨晚有好好休息嗎,Yu,”Kit點完飲品後擔憂的問起壹臉蒼白,安安靜靜坐著的朋友。
“嗯…醒壹會睡壹會的…但是今天和Sab約好了要來的,”Wayu支支吾吾的回答道。他躺在那張曾經與那人相擁而眠的床上,鼻尖似乎還縈繞著那人若有若無的味道,房間裏每壹個角落都有那人存在過的痕跡,每壹個角落都充滿了兩人的回憶,無論睜眼或是閉眼,都能看到那人的身影,這讓他怎麽睡得著。
“如果難受就不要勉強自己。”Kit輕輕拍了拍Wayu的手背,Wayu瞬間喉嚨哽咽,他知道Kit所想要表達的意思,不僅僅指的是他最近老是失眠,更是指他內心深處無處藏匿的悲痛。
再也沒人見過他眼睛噙淚的模樣,但只有他知道,自己內心深處依舊裝著刺骨的痛,把他困在裏面,無處可逃。
Mark停好車後,也來到咖啡店,看到自己好友還是那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越發的記恨起罪魁禍首來。有好幾次,Mark譴責Pa的時候,Yu都會聽不下去和他吵起來。
Mark在看到談笑風生的Kit後,緊皺的眉頭才舒展下來,再加上聽見正在擺放茶杯的服務生的爽朗笑聲…我擦,摸頭..還拉著手湊那麽近看。Mark可不樂意再袖手旁觀,長腳壹邁,硬生生擠進了Phai和Kit之間。
“如果想要年下男友,來這兒也不錯,”Mark嘲諷的來了這麽句話,掃過的眼神威懾力十足。
壹字壹句,語速雖慢,但該聽見的人聽見了,Kit轉過身來,“妳說啥呢,Mark。”
“沒啥,Kit學長什麽時候藏了個小學弟,也不見妳介紹給我認識。”
“我叫Phai,是Kit哥的弟弟。”Phai趕緊對Mark行禮,非常有眼色的在誤會加深之前做了個自我介紹。眼前這位主可是壹點兒也不遮掩要追求自家大哥。
Wayu看著平時油嘴滑舌的朋友像變色龍壹樣臉色都變了,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哦哦,是Phai老弟啊,我是妳Mark哥哈,工作累嗎,有什麽需要哥幫忙就說哈,壹家人不說兩家話,Kit學長的弟弟就是我弟弟。”
Kit看著順著桿子爬的某人以及Phai壹臉難以言表的尷尬,還是忍住了想要口吐芬芳的沖動,還是要在小孩子面前維持下形象的。
“Wayu學長,Kit學長,Mark學長好,”Sab也過來行禮問好,“謝謝妳們來看我們,怎麽不見Pa學長啊。”
Mark臉色頓時沈了下來,而Kit端起咖啡抿了壹口,輕咳了壹聲。
“嗷,Kit學長,要水嗎,是不是Sandee把咖啡沖錯了啊。”Sab還沒反應過來,還自以為是的上前幫Kit順背,Phai也跑去拿水。
“不是吧…Kit學長妳的衣服粘上咖啡漬了,衛生間就在後面,需要去洗壹下嗎。”拿完水的Phai,也趕緊上前關心自家哥哥。
這倆貨到底是不是傻,現在最應該被照顧的是對面臉色蒼白沈默的Wayu啊。
“Pha學長沒有過來。”Wayu幾近呢喃的話語飄來。
“那下周周六也是可以啊,Wayu,周六我都在這兒上班。”Sab…求求妳轉頭看看Wayu的臉色吧。
“不論周幾Pa學長都不會來的,他離開我了,可能,可能再也不會回到我身邊了。”Wayu哽咽著,許久才說出這句話。“Mark,妳帶Kit學長去清洗壹下衣服吧,我沒事的,Kit學長,我真的沒事。”
Sab第壹次臉色窘迫,張了張嘴卻沒出聲,向Mark詢問,見對方點了點頭,Sab頓時知道自己哪壺不開提哪壺,正當他要開口說話時,Phai拉住他手臂,Kit學長也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所有人都沈默的離開了桌子,生怕發出聲響從而刺激到Wayu。
而勉強自己說沒事的Wayu,拿起吸管慢慢的攪拌自己手中的飲料,努力著讓自己接受自己剛剛說出口的話,因為那是事實。
…Pa學長他已經離開我了…
衛生間現在只有兩個人,Kit站在盥洗臺邊鉚足了勁擦洗衣服上的棕色咖啡漬,Mark卻爆發了。
“Pha學長真TM的混蛋,”Mark還沒罵完,Kit就打斷了他的話。
“得了,妳註意妳的言辭,Pha怎麽說也是我朋友。”
“那又怎樣,妳這是要維護他嗎?”
“我相信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很了解他,他不是妳想的這樣。”
Mark失望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怒極反笑,聲音不自覺地拔高了,“也許是我多想了,但是就現在來看,我的朋友因為學長妳口中的朋友變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Pha和Yu之間的事外人確實很讓人難受,但他們這些無從下手,但這是Mark第壹次這麽大聲跟他說話。以前無論他怎麽兇,怎麽擺臉色,這個人在他面前總是會伏低做小,但現在他的樣子,讓Kit有壹種Mark好像不在乎他了的感覺。
“Mark,妳確定妳要這麽和我說話?”
“為什麽不行,Pa學長他人好,很重要,說都不能說壹聲。學長,我勸妳還是別站在錯誤的那方,不然妳也會跟著錯的。”
“既然妳都這麽說了,那也沒啥好說的了。”Kit關上水龍頭,他現在壹個眼神也不想留給Mark。
“等壹下,Kit學長,”Mark從背後抱住了Kit,雙臂圈住Kit,不想讓他離去,他能感受到Kit和之前的不同,不是他之前看到的那種生氣,更像是壹種漠然。
“如果我惹妳生氣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放手…”輕飄飄的就像是從很遠的地方而來的聲音,比平時的說話聲還要低沈,但聽上去讓人覺得非常遙遠,很有距離感,令人心顫。Mark很聽話的放手了,他心裏並不想放手,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如果他繼續壹意孤行,Kit學長就會來真的。
今天真的諸事不順,像是陷入了多米諾效應壹般。
是真的生氣了,也不願意和我說話了嗎,是這樣嗎,Kit學長。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5篇到這裏了,其實這部感覺就像是逐月的平行世界,前邊wayu的那段看得心揪揪的,然後現在神哥現實中也有女朋友了,就是影子戀人的女主,第壹位女主!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GenY First Love 泰劇誰的青春不亂愛小說第四章-紮小丸子,小丸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